徐江:另外一个古龙
 
2005-04-16 00:00:00  作者:徐江  来源:网络转载  评论:0 点击:

  “你最近为什么写不出稿?”“因为我心情不好。”“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因为我写不出稿。”这是倪匡和古龙,港台两位畅销书奇才之间的一段对话。古龙解释说:“这个笑话绝对不是笑话,只有以写作为生写了30年的人,才明白其中的酸楚。”

  这段内容,见于古龙随笔集《谁来跟我干杯》里谈武侠的《另外一个世界》一文中。除了库布里克的《闪灵》挨过一点边儿,我没见过谁把职业写家的苦说得像他这么到位。

  迷古龙小说那阵子就盼着读他的随笔。一盼已过10年。当初是凭他小说的那些自序和后记,认定此人是一随笔高手的。曾经一个与我有着狂读古氏作品同好的在医院上班的老哥对我感叹:“你看人家这序,写得还那么谦虚!”我当时也有同感。事隔多年,我明白自己错了。古龙那不是谦虚,是虔诚。也是对自己创作的坦然与自信。随笔里的古龙没有小说里的古龙洒脱,却更世俗与痛苦。虽然书中不少文字乍一看,作者仿佛是微笑着写的,但那实在是一个天才的强颜欢笑。“天才”,我认识的不少写诗的人近年也常常爱在网上和文章里动用这个词,不过我想,他们如果是个古龙迷,恐怕就不敢擅用它了。因为,那不只意味着一个人要时时在一个漠视他的环境里强颜欢笑,还意味着要不停地坚持他的乌托邦。

  古龙上学时排过话剧,演白痴。兄弟我也排过,角色同样是好不到哪儿去的若干龙套。如今有古大师事迹在前,本人以后回忆起来更觉理直气壮啦。除了女的,古龙还爱酒。这些,看武侠的地球人大概都知道。可把曾志伟在酒桌上灌翻,曾是他很得意的一件事。这就只有看过他随笔的人才能告诉你了。

  古龙写:“谁来跟我干杯?”写这句话时,古龙指的是他的酒友、弟子丁情(蒋庆隆,《那一剑的风情》、《怒剑狂花》、《边城刀声》的作者),其实也指的是他自己,他的寂寞。古来圣贤皆寂寞。古龙凭什么例外呢。于是,他只能叹叹气,把自负和心里的一点小小不服都写进小说,写进随笔里去。大家都爱把写武侠小说的人叫“大侠”。大侠金庸、大侠古龙,大侠梁羽生温瑞安黄易……但古龙在更多的时候,还是比别人更靠近本真的作家,甚至诗人。我这样看。

相关热词搜索:古龙 徐江

上一篇:倪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下一篇:东东宝:古龙式的古龙评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