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婚姻VS古龙的婚姻
 
2011-06-04 00:00:00  作者:凌妙颜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金庸的婚姻

  金庸的第一任妻子:杜冶芬
  
  他们的爱情萌芽于1947年的杭州,那时年轻的金庸在《东南日报》工作(1947年10月6日,金庸辞去《东南日报》工作,进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国际法专业学习,10月底,考取上海《大公报》国际电讯编辑,半工半读,1948年3月15日,胡政之主持香港《大公报》复刊,金庸被派往香港),他因主编幽默副刊与杜的弟弟杜冶秋认识。杜家父亲在上海行医,母亲喜欢清静,用8根金条在杭州买了所庭院大宅,平时与女儿一起住在杭州,杜冶秋则跟着父亲在上海上学。

  有次,金庸编的“咪咪博士答客问”栏目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买鸭子时需要什么特征才好吃?”“咪咪博士”回答:颈部坚挺结实表示鲜活,羽毛丰盛浓厚,必定肥瘦均匀。少年杜冶秋不以为然,写了一封信去“商榷”:咪咪博士先生,你说鸭子的羽毛一定要浓密才好吃,那么请问,南京板鸭一根毛都没有,怎么就那么好吃。“咪咪博士”回信:阁下所言甚是,想来一定是个非常有趣的孩子,颇想能见得一面,亲谈一番。杜冶秋回信:天天有空,欢迎光临。

  金庸在一个星期天下午登门拜访,邂逅了时年17岁美艳的杜家小姐杜冶芬。第二天,他再度登门,送去一叠戏票,盛情邀请杜家一起去东南日报社楼上观赏郭沫若编剧的《孔雀胆》。之后杜冶秋与父亲回上海去了,金庸却成了杜家的常客,与情窦初开的杜小姐双双坠入爱河。

  结局:杜冶芬在香港的几年,金庸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陪她,她一个人在家寂寞无聊,生活不太愉快。最后,她回了内地,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两人没有子女。

  据金庸在《大公报》的老同事说,杜冶芬是杭州人,不懂粤语,在香港感到生活苦闷,加上金庸当时收入不多,她在吃不了苦的情况下,离开金庸。还有一种说法是,杜冶芬有婚外情,他们才离了婚。金庸在74岁回忆这段婚姻时,仍然眼含泪光地说,是她背叛了我,第一次结婚的时候,她很爱我,我很爱她,但后来离了婚,你问我后不后悔,我说不后悔。

  朱玫:金庸的第二任妻子

  她是新闻记者出身,美丽能干,懂英语。他们于1956年5月1日在香港美丽酒店举行婚礼。

  结局:1998年11月8日,朱玫病故于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享年63岁,替她拿死亡证的,既不是她的前夫,也不是她的儿女(朱玫与金庸育有2男2女,长子查传侠,次子查传倜,长女查传诗,次女查传讷),竟然是医院的员工,晚景之凄凉令人唏嘘,与金庸晚年的风光构成了巨大的反差。多年后,金庸说,我对不起朱玫……。我作为丈夫并不很成功,因为我离过婚,我心里感觉对不起她。她现在过世了,我很难过,如果可以补救的话,我希望可以对亲人好一些,对朋友好一些。

  林怡乐:金庸的第三任太太

  林怡乐是一间酒店里的侍应,时年16岁,比金庸年轻27岁,“容貌清丽脱俗”。那天,金庸刚与朱玫吵过一架,正失意至极,就到那家酒店闷坐。金庸引起了林姑娘的注意。林姑娘想请失意的男人吃碗面,而那失意的男人也从此注意上了林姑娘。一见钟情,四目相对,相投不分。二人结婚后,金庸送小娇妻到澳洲留学。至今,金庸仍伴着林姑娘到处旅游和讲学。

  当记者问及怎样维系良好的夫妻关系时,金庸坦言:“平时林怡乐很迁就我,到她发脾气时,我就忍住不回嘴。跟她的关系不算特别成功,又不算很失败,和普通夫妻一样。”关于婚姻与爱情,金庸曾经这样说,最好是一见钟情,从一而终,白头偕老。“好似吸毒,你明知那是不好的,但又抗拒不了引诱,又吸了,”金庸难受似的说。

  
  古龙的婚姻

  古龙在大学期间旷课太多,一度辍学。原因无他,为了一个女人-郑莉莉。他们相遇在台北的一个舞厅,一个嘈杂的晚间。一个是满怀理想与忧伤的青年才子,一个是楚楚动人的风尘少女。覆水难收。在瑞芳镇的陋室,他们同居,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刻。还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熊小龙,后改名郑小龙,长大后成为台湾的柔道高手。结局是注定的:分手。

  古龙迷恋上另一位舞女,名叫叶雪,她的名字似乎暗示着她的清雅与洁净。又一次相同的心路历程。同居。如胶似漆。爱的结晶──一个男孩。然后又是分手。

  这时,一个女高中生闯进了他的视野。中学生自然与舞女大不相同,纯朴典雅,是古龙梦中的小天使。他一见倾情,难以自拔,而且第一次想到了归宿,想到了责任。于是,他以婚姻──最古老而又最神圣的爱情承诺──向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这个女孩子就是古龙的第一任妻子梅宝珠。她应当算得上理想中的妻子。她是古龙的崇拜者,绝对依顺自己的大夫,生活上又是持家的能手。她性格沉稳、忍让。然而,在她生下3个儿子以后,他们的婚姻开始产生裂痕。再贤慧的妻子也无法长久地忍受丈夫在外拈花惹草。或者总是与狐朋狗友鬼混而不回家。他们最终还是分手。古龙想要一个家,但有了一个家,他又时时逃出这个家。

  离婚后,他没有立即考虑婚姻,而是真正过起了浪子的生活。就像他小说中的一个人物所说:只要有美女与美酒,无论如何,人生总是值得活下去的。他不羁地挥洒他的才华,也无忌地挥霍他的情爱,以及沉溺于酒乡。而写作,却一如既往地灵感如泉涌,佳作不断。生活与幻景,真真假假,他似乎不能分辨,不知道生活是小说,还是小说是生活。

  他与许多女人有过缠缠绵绵的经历,或短暂,或长久,或出于冲动,或出于爱慕。最终都如过眼烟云,随风而去。

  人们说:他每篇小说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但他小说中的女人总是那么扑朔迷离,若隐若现。看来,古龙是充满失落感的。女人并没能拯救他,而是使他更深地感到了世界的缺憾与不可知。人到中年万事休,这是古代人的说法,对于古龙,中年仍是热烈的,仍是想象的,实际年龄永远泯灭不了他的内心的青春火焰。

  当又有一位女高中生无意中出现时,他久已沉伏的温情与家恋又蠢蠢欲动,难以自禁,他第二次结婚,妻子就是于秀玲。据说不但漂亮,而且文静,是典型的江南少女。她爱好文学,通过阅读小说而知道古龙,因为喜欢他的作品而爱上他本人。爱情与崇拜混合,偶像与实际形象混淆。这样的爱情华丽浪漫。她为古龙带来许多欢乐和勇气。

  她陪伴古龙走完最后的生命历程。古龙临终前对她说:“真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那些爱过我的女人。”她回答:“只要你知道了,今后我们会生活得很愉快。”

  可惜,没有了“今后”。“今后”是永远的分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江湖人离开了江湖
下一篇:麾少:一杯大酒,遥寄古龙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