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李寻欢正名(兼驳对李寻欢的诸批判帖)
 
2005-03-06 12:51:00  作者:边城不浪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我想说的是,《我不要你为我好》这个帖子虽然有几个值得注意的观点,但对李寻欢的批判却是彻头彻尾的人云亦云。
 
  李寻欢这个人物在网上差不多被人批判得滥大街了,我一直觉得这里面有两个重要因素作祟:一是人人都喜欢看翻案文章,造成文坛翻案风狂刮;二是古龙太喜欢在书里现身说法,动辄就主观赞颂李寻欢"崇高、伟大",某种程度上的确刺激了读者的逆反心理。另外一方面,不少小资用类似小女生文笔吟风弄月般表达自己对李寻欢的深情,看得多了也难免令人反胃。
 
  让我们看看大多数批判李寻欢文章所走的路子:几乎清一色先说初中时/童年时/年幼时(总而言之是正当幼稚的年龄)是多么多么地仰视李寻欢,但到了后来(自然是自认为思想成熟时)才认识到李寻欢不过是一个×××。这个×××如果是用"普通人"或"平凡人"代入,那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这是事实;但不少人代入×××所用的是"小人""神经病"或其他更为不堪的字眼,这就让我觉得有一些奇怪了。而攻击李寻欢的理由,大多集中在两点:一是李寻欢退出三角感情,拱手把林诗音让给了龙啸云;二是李寻欢对阿飞的控制欲较强,好像他想要安排后者的命运走向,令人反感。
 
  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个攻击李寻欢的理由。对于第一点,我不赞同李的做法,但我很佩服他居然敢于把最爱的人拱手让人,这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原因极其简单:大多数人都是自私的,包括我自己。不少人认为李寻欢忽视了林诗音和龙啸云的感受,但我们要知道龙啸云当时如果得不到林诗音,他很可能郁郁而终(意味着李要失去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救命恩人);至于林诗音,我想没有人(包括李寻欢)想得到她在随后的二十年里会因为失去初恋情人而郁郁寡欢,毕竟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会是难过一阵子,然后像一般人一样继续生活下去。还要注意的是,林诗音在和龙啸云生活的二十年里未必就过得不幸福,除了偶尔思念李寻欢外,林诗音的婚姻几乎是美满的,而这种美满安定的生活是身为浪子的李寻欢无法带给她的。我不希望有谁用"失去最爱的人,怎么会过得幸福"这样的观点来与我争辩,那只能说明你对生活的想当然耳。
 
  第二个关于阿飞的争论,什么也不必说了,看看《边城浪子》里阿飞的改变和他对李寻欢的感激,就知道李寻欢在他身上造成的是多么正面的影响。像阿飞这样一个背负着凄惨童年和不堪往事的性格极端的少年人,如果不是初入江湖时就遇到了李寻欢,那么他会变成个什么样还真是不好说。别的不说,如果没有李寻欢恳求吕凤先手下留情从而激发起阿飞的斗志,那这个冷傲的少年人很可能将浑浑噩噩像狗一般地度过余生。李寻欢对阿飞的感情其实有点像父子之情的,父亲一方面可以为儿子牺牲,另一方面又希望儿子可以沿着他布置好的道路走下去,却不知儿子早在不知不觉间已走出了他的视线范围。阿飞后来对李寻欢的痛责,未必不包含着反抗父权般的心理因素存在。
 
  古龙并不是一味无原则地吹捧李寻欢的伟大,他其实心里跟明镜一样,算是一个能入又能出的武侠作家,不要忘记阿飞对李寻欢的痛责就是古龙想出来写出来的,这一段可以视为古龙的自我反省。但古龙依然认为李寻欢伟大。我们要知道一个男人的生命里不仅仅只有谈恋爱和交朋友这两件事的,李寻欢在其他太多方面的行为都让人尊敬,没有他谁来揪出梅花盗,没有他谁来阻止金钱帮一统江湖?想想看李寻欢在田七、赵正义等人的严刑逼供下依然谈笑自若的风采,想想看李寻欢为了阿飞走出少林寺心树禅房这个避风港所需要的勇气,再想想看李寻欢对蓝蝎子的宽容、对郭嵩阳的仗义……嘿嘿,居然还有人敢说李寻欢不是个男人?真真可怜可笑。
 
  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是想说服那些一直看不起李寻欢的朋友,我想说服的对象是那些本身看了书对李寻欢有好感的,但看了评论后就把这好感抛到脑后,跟着大伙儿人云亦云痛骂李寻欢的朋友,或者是那些看了评论再看小说、任由自己的脑子被别人的思想跑马的朋友。要知道对"崇高"、"伟大"的批判正是现在最为流行的事--这并非难以理解,在最初一味的叫好声后自然会出现不同的声音,我所不希望见到的只是这种声音借助大众传播成为主流观点,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扭曲了事实的真相(也许只是我所以为的真相),这真是一件可悲的事。
 
  读者喜不喜欢一个小说中的人物,本来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但如果你抛开所有评论,静下心来读读《多情剑客无情剑》,你至少会发现李寻欢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物--假如你没有被洗脑的话。

相关热词搜索:李寻欢 正名

上一篇:也说邀月
下一篇:飞刀,又梦见飞刀——写给李寻欢和叶开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