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泪──偶像不死,他只是换了名字
 
2005-03-23 13:02:00  作者:陈青眉  来源:清风阁  评论:0 点击:

  浪子三唱,只唱英雄;浪子无根,英雄无泪。

  想来让英雄流泪也实在是件煞风景的事。真的英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人间若有不平事,纵酒挥刀斩人头,自然是无须流泪的。《英雄无泪》里的英雄们长歌当哭狂饮以泪,而女人们其泪亦酒其哭也歌,用生命和尊严交织成一幕幕无可奈何的血与泪。

  司马超群直接被塑造成一个偶像英雄,同样是阐述偶像定义的还有《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里,公子羽还只是一个象征一个符号,而司马却干脆打造了金身奉在庙堂之上供人膜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卓东来的造星运动很成功,两个人由贫穷困苦的泥淖中爬到今天的地位委实不易。

  在这个基础上,我不认为卓东来有什么过错:捧出一个英雄成就一番伟业制造一段神话是多么不容易的事,而卓东来办到了!的确,司马活得像个傀儡,可他开始就该明白:走到这一步,是再也回不去了,怎样挣扎都于事无补。

  但司马似乎不肯放弃。在和卓东来单独相处时,他总是针锋相对,总好像要想尽办法刺伤他。耐人寻味的是卓东来完全不抵抗,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用司马的话来说:卓东来是把他当成自己,来成就他不可能成就的霸业。道理不错,不过司马理解错了。卓东来确实把司马当作自己的一部分,希望他能代替自己那一份一起功成名就。但从本质上来讲是一种惺惺相惜后的生死相许:因为知道他可以成功,所以拼了命也要让他成功,纵使他的成功要以牺牲自己为代价。

  印像中卓东来只生过司马一次气,司马大笑:“他是应该生气,我总是在他面前夸奖小高。”司马其实很明白卓东来的心思,但卓的能力与压力无边弗界令他窒息。当他对卓东来说:“现在我就要你走,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永远不要再管我的事。”卓东来仿佛被当头打了一棍子,站都站不稳了--被自己的灵魂背叛,如果你也曾真的在乎过,你就知道之于卓东来这样有心机有计谋有胆识的人来说,打击有多么大。

  卓东来总让我联想到温瑞安笔下的狄飞惊。当然了,狄飞惊更为哀感顽艳,卓东来身上男人化强者化的东西要多得多。以至于朱猛都要奇怪:“大镖局的老大实在应该换卓东来做才是。”

  热血狂情的朱猛敢于在死对头的地盘上说“洛阳大侠朱猛到此一游”何等气派,却不敢面对心爱的女人,只能逃避。“老子已经来过,现在要去了。咱们一路杀去,看谁能挡得住!”多么豪气冲天,可是蝶舞销魂一舞化作无翼之蝶,斗志便土崩瓦解,八十六条性命白白葬送。也许,无情未必真侠士,怜香如何不英雄?但我可以原谅小高,却不能谅解朱猛--对于小高,那个女人突兀得可爱可怜;对于朱猛,没有怜取眼前人,事后追悔也是徒劳。

  《英雄无泪》里的女人们一样地悲哀,她们都明确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拥有的时候不去要,非要等到失去后才坚持去追求。这样强烈的感情,就像一把双面开刃的刀,伤人伤已。爱到了这种程度,爱成了这种方式,受到终极时就是毁灭。蝶舞之于朱猛是如此,吴婉之于司马亦是如此,连同卓东来之于司马也是这样,都身不由已地沉沦又拚命挣扎。

  “我付出了什么?我又得到了什么?这个问题恐怕我不回答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能想像这么辛酸的话语出自岩石般冷静的卓东来吗?

  情到情深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惟一不挣扎坚定选择死亡的是卓青:足够的能干、足够的机智、足够的洞悉世事,却无法逃避;映在不悔眸光中的卓东来的匕首,竟如此锋利!他明知自己的才干是一块上好的璧,其罪大极,但仍要光芒四射。多可悲,知道聪明的代价又不愿意装傻。

  活着,好好地活着,好好地在江湖上活着,何等何等艰辛。

  平民英雄小高是个有点突兀的角色:在自己风格上成长起来的古龙,只有两次让男主角拚命去出人头地,另一个是丁鹏。

  他们明知弄清楚谁是谁非并不重要根本无法改变弱肉强食的局面,仍只能“功名揽镜看,悲歌把剑弹”,却还是积极入世让我非常惊讶。古龙一直欣赏的是李寻欢谢晓峰那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格调,不知是不是气数将尽的古龙用这股新血激励自己,还是古龙发现功成名就之后才能视富贵如浮云,没名气时还是得弹铗方信是雄才。

  另一个出色的市井英雄是钉鞋,永远不能忘却的是他拉着朱猛的马尾,穿着钉鞋在雪地上奔驰,手里尤自高举着竹竿“这就是叛徒的下场”。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报告堂主,小人不能再侍候堂主了。小人要死了。”每回读到此处,我都泪流满面。我不是英雄,我有流泪的权利。

  萧泪血是个莫名其妙的人物,神秘的身世神秘的武器神秘的生活都不能掩饰他本质上的贫血。结尾写到卓东来出场,一下子大局已定,场面尽在掌握中时,古龙实在不该让萧泪血莫名奇妙再跑出来,又给了卓东来一个莫名其妙的结局。

  瞎了眼的小女孩在一切走到尽头的时候,挺起胸膛说:“以后我还要唱,我要一直唱下去,唱到我死的时候为止。”

  啊,歌者的歌、舞者的舞、剑客的剑、文人的笔、英雄的壮志,只要是不死,就不能放弃。

  是的,走到这一步,是再也回不去了,只剩下明天还在继续:走到哪里,就是哪里;遇到什么,就是什么。因此高渐飞应该继续做他的无名剑客,或是选择卓东来,而不是雄心万丈要和朱猛去整顿大镖局。

  偶像不死,他只是换了名字,黄舒骏的歌里这么唱道。所以,卓东来死得很冤枉,高渐飞飞错了地方,而朱猛,朱猛找错了对象。

相关热词搜索:偶像 名字 只是

上一篇:名剑风流──温良淳厚俞佩玉
下一篇:绝代双骄(一)──鱼龙潜跃水成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