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断章·小札【二】:人物的养家糊口之道
 
2007-06-21 00:00:00  作者:边城不浪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武侠小说里的江湖是一个独立于世俗社会之外的所在,不食人间烟火的奇人们在这里泛滥成灾。古龙,武侠江湖的缔造者之一,本人一向以放荡不羁著称,笔下人物也大都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孑然一身的浪子,似乎是无牵无挂、潇洒之极,自然不用考虑如何养家糊口这种焚琴煮鹤的琐事。但人要在这世界上生存,依鲁迅先生的话来说,“经济权是最要紧的”。仔细考察一下古龙小说中人物们是如何赚钱生活的,也是颇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由于资料和范围的限制,我们只能把目光焦点锁定在古龙各部小说的主人公身上。先谈谈古龙笔下文凭最高的知识分子,《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李寻欢。李寻欢乃书香门第出身,还是高干子弟,“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称号不是白叫的,单靠朝廷的俸禄,无疑够小李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可惜小李书读得太多,不可避免染上了文人们的闲散脾气,辞官之后就断了一条财源。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探花还拥有一座堪称豪华的庄园,依此推论,李家应该还掌握了相当数量的土地。这时李寻欢的阶级成分露出水面——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主。想想看,当李寻欢陷入三角恋爱无法自拔的时候,远处的农民们正挥洒着汗水为其耕作,保证小李能填饱肚子,继续谈情说爱。

  李寻欢能养家糊口靠的是祖先庇佑,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武林外史》里的沈浪本来也可以过上这种生活,他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遗产足够他挥霍一辈子。但沈浪的独立精神让人肃然起敬,他和那位哲人维特根斯坦一样,散尽万贯家财,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从小说的开头,我们得知沈浪靠追捕武林中的各色通缉犯谋生,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职业,与西方某些招牌响亮的私家侦探类似。后来,沈浪傍上了大款的女儿朱七七——我们就不用再去考虑他的问题了。

  同样值得敬佩的是《三少爷的剑》里出身世家的谢晓峰。此人活生生是从毛姆名作《刀锋》里蹦出来的主人公,放着大好前途不去享受,反而为了追求心中的“大道”而去从事常人以为低俗卑贱的工作。《刀锋》中的拉雷跑去煤矿挖煤(幸好不是在中国!),三少爷则走得更远,他去妓院打工。后来,两人都得到了他们孜孜以求的东西,拉雷顿悟成佛,谢晓峰则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古龙是一个绝对的个人主义者,从他的小说,我们可以看到他对政治的态度是敬而远之的。但他的笔下也写了不少公务员,当然都是一些底层小官吏,典型职业是捕头。《七杀手》里的柳长街,《离别钩》里的杨铮,都是官员级别金字塔里最下层的一级。唯有如此,他们才拥有了同可爱的市井百姓们直接打交道的机会。捕头们的生活不外乎柴米油盐酱醋茶,他们没有任何奢侈的机会,依靠一份微薄的薪水,自得其乐。

  古龙写捕头,以此来维护他心中的正义和法理,但如果我们抱着不为尊者讳的精神,总得承认古龙似乎更偏爱犯罪分子一些。楚留香,这个古龙笔下最让人惊艳的男子,就是一个小偷,好听点说,一个劫富济贫的侠盗。我们可以理解古龙,因为在那个浪漫的国度法兰西,侠盗亚森·罗平也曾是风靡万千少女的国民偶像来着。古龙给楚留香涂脂抹粉,把香帅打扮得光彩照人,让我们明白了犯罪可以是一门艺术;但我们不要忘记,这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赚钱手段。还有《霸王枪》里的丁喜,他从事抢劫这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职业,当然,后来他弃暗投明了。

  古龙笔下的犯罪分子还有比较极端的一类,如《流星·蝴蝶·剑》里的杀手孟星魂。据说杀手是有史以来最古老的两种职业之一,要命的是,古龙对这两种职业都很有兴趣。孟星魂可算是受雇于恐怖组织,放到今天来看就是一个掌握了各种杀人技能的恐怖分子。还好,此人总算是干了几件好事,后来与爱人归隐乡田,当了个老老实实的农民,也算是把自己不太干净的底子洗白了。还有萧十一郎,世人都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大盗,其实他本人是一个自食其力的果农,一只披着狼皮的羊,难怪穷得连靴子也补不起。

  前面说到楚留香,后面跟着的自然得是那四撇眉毛的陆三蛋陆小凤。要说这小胡子是够有钱的,常常在赌场里一掷千金,打发妞儿时也够豪爽。此人的赚钱手段真是五花八门,《陆小凤传奇》里,他似乎是专门帮人解决问题的,金鹏王朝要铲除叛徒就给了他不少佣金;《绣花大盗》里,我们知道他和一个黑社会老大有着过命的交情,找钱易如反掌;《决战前后》里,他莫名其妙弄来的几批绸缎都可以卖上个上百万两,不过更奇怪的是,这些钱他还都不要!江湖上流传一句话:有什么问题,就去找陆小凤。我们也看到此人和倒霉的私家侦探一样,经常插足一些谋杀案件,虽然是出于个人兴趣,但等到案件告破,当事人少不了也得意思意思——对这样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他再怎么奢侈,我们也挑不出毛病。

  古龙喜欢写懒人,可能是因为感同身受的关系,他笔下的懒人不仅写得多,而且写得好。《欢乐英雄》里的四个老友,自然得算是懒人中的代表。这些人没有固定的赚钱手段,借用本雅明一句话,可称得上是“发达封建主义时代里的游手好闲者”。王动拥有一座“富贵山庄”,搁在今天无疑算是个炙手可热的房地产商,单单靠出租就够捞一票了。可惜富贵山庄内部既无装修,外部地段太差,王某人又不懂宣传经营,结果落得个资源闲置,一文不名。看看《欢乐英雄》中众人绞尽脑汁捞钱的办法,倒也是使尽了千方百计:燕七常常下山,带回一些银两食物,这是靠父亲养着;王动的山庄后有一片果林,卖了水果之后也让他们小赚一笔,这是做生意;破了风栖梧的案子,顺手捞了一些财宝,这是撞大运;借约金大帅决斗来赚金弹子,这是耍无赖;实在没辙了只好上当铺了,或者靠各路神仙接济,这是最后一招。但这些人虽然穷,倒也活得开心,达到了庄子笔下“真人”的境界,你不服不行,你不羡慕也不行。

  还有一些神秘客,你永远不会知道他是靠什么生活的,如傅红雪。复仇成为此人的精神食粮——不过他的物质食粮是通过哪个手段弄到手的,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谜。以他对翠浓的态度来看,他显然认为自己挣的每个子都是干干净净的,这很有些奇怪,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傅红雪能够胜任哪个工作,姑且解释为此人在不报仇时也干些体力活?天知道。由此可见古龙对这个人物的偏心了。

  一番考察之后,才发现武侠小说虽是公认的空中楼阁,小说中的人物却也总得脚踏实地。古龙的聪明劲就是在这么一些细节上体现出来,他往往是通过一句话,或是一个暗示,让我们知道主人公在行侠江湖、谈情说爱之余,也少不了兢兢业业的干活。这使得别人置疑他小说中的人物为什么动辄可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几万两银票的时候,他能够举起一个入情入理的挡箭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古龙·断章·小札【一】:《白玉老虎》
下一篇:古龙·断章·小札【三】:大人物的自恋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