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一九七四
 
2013-05-06 00:00:00  作者:欧阳药师  来源:豆瓣网  评论:0 点击:

  

  十一年后,他死于疾病。

  在此之前,他也喝过很多酒,爱过很多女人,他一生中最富盛名的代表作品已基本写就,浪子似刀,美人如玉,他们经常相爱也互相谋杀,他从容地操纵着他们的命运,给予爱恨:恶人谷的小鱼儿和移花宫的花无缺已经破解了手足相残的难题,小李探花飞刀虽成绝响,叶开的余音却未尽,香帅风流,小凤倜傥,江湖之上,鲜衣怒马,名隆若雷。

  从这一年往前看去,牛肉汤还远不够可爱,西门吹雪还不会笑,陆小凤还有四个眉毛,但他们最终的命运却在冥冥之中等待他迟迟的营造,同样等待他营造的还有他一手塑造的诗酒刀花的世界,而这时金庸两年前写完了鹿鼎记封刀而去,他需要独自开拓。

  后人对金庸推崇备至,但金庸似乎对自己的江湖世界并不在意,他说:“武侠小说虽然也有一点点文学的意味,基本上还是娱乐性的读物,最好不要跟正式的文学作品相提并论”,而在其受聘北大荣誉教授时,校方表彰的是新闻学家,金庸演讲的却是中国历史,仿佛看来,众多粉丝所追捧的他的武侠作品在金庸看来不过是娱情寄托之作耳,其本人不愿被定义为武侠小说家,也常提醒他的读者:哥在政论和历史也是有学问的。惜乎武侠作品光芒过炽。于此看来,即便金庸在武侠小说上的成就再高,但内心中仍视己为士,而非游侠。

  而他拒绝人生和写作的分裂,不仅写浪子也常以浪子视己,同时他也是台湾武侠小说界的拉斯蒂涅,遗憾的是浪子并不适合写论文,在某部作品序言中,他说:

  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武侠小说不但存在,而且已存在了很久!

  他阐述起自己对武侠小说的看法时用的竟也是他写小说的笔法,徒予庙堂之上的哈罗德•布鲁姆们笑柄罢了,但随后他说:

  情节的诡奇变化,已不能再算是武侠小说中最大的吸引力。
  但人性中的冲突却是永远有吸引力的。
  武侠小说中已不该再写神,写魔头,已应该开始写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武侠小说中的主角应该有人的优点,也应该有人的缺点,更应该有人的惑情。
  写《包法利夫人》的大文豪福楼拜尔曾经夸下句海口,他说:“十九世纪后将再无小说。”因为他认为所有的故事情节,所有的情感变化,都已被十九世纪的那些伟大的作家写尽了。
  可是他错了。
  他忽略了一点!纵然是同样的故事情节,你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写出来的小说就是完全不同的。
  人类的观念和看法,本就在永不停地改变!随着时代改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野心勃勃的哲学小说
下一篇:觅得明月天涯老——读《天涯明月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