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绿花红看古龙<十七>:七种武器版本追昔
 
2011-03-21 00:00:00  作者:顾雪衣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今见安石先生所撰《重读古龙》系列,行文已至七种武器。笔者心亦有感,盖因此系列于古龙诸多作品中特秀独出,论份量,论影响,论立意,几近无与伦比。但时至今日,评论界对七种武器所包含的七部作品各有说辞。多年以来,许多读者已经习惯将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离别钩、霸王枪、拳头视为一个系列。但也有评论者指出,古龙实际只完成了六部。覃贤茂在十余年前撰写《古龙传》的时候,就曾指出“《拳头》并不是古龙本人计划的《七种武器》”、“将《拳头》收入《七种武器》系列,确是有些附会牵强”。陈晓林在认可这种观点的基础上,力主加入《七杀手》。意在凑足“七”数,“要给‘七种武器’补起缺了一本的遗憾”(《陈晓林先生对〈古龙全集〉的一些回答》)。而在二十余年前,武侠春秋二度连载《七杀手》时,更是刻意注明为“七种武器之七”。综观种种说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在此不论功过,不说对错,只将若干重要版本列出,以供大家雅鉴。

  论及七种武器之版本,必需提到两刊、一报、三社。两刊为香港武侠春秋和当代武坛杂志,一报为台湾联合报,三社为台湾南琪、汉麟和香港武林出版社。两刊实为孪生兄弟,皆由武侠春秋出版社出版。当代武坛杂志主要介绍中外武术、武术界人士及武林时事,武侠春秋杂志拢聚众多名家,以武侠小说连载饮誉两岸三地。一报(联合报)在1959年的时候,就成为台湾第一大报。从1976年开始连载古龙小说《大地飞鹰》,至1985年还在向古龙邀稿(《短刀集》),在这十年间,为推广古龙小说不遗余力。三社中的南琪,创办于1965年,与真善美、春秋,可并称为出版界的三大家。尽管出道较晚,而叶、林在《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中,又将其排在“八大书系”之末,但它出版古龙薄本的部数,接近真善美和春秋的总和。汉麟的创办者为于东楼,乃古龙挚友。所出版的古龙作品,多数成为今行本的祖本。尽管毁誉参半(详见拙文《古龙小说版本考》),但影响极为深远。武林和武侠世界同属环球出版社,亦印行过数十部古龙小说,其中不乏珍本和善本。如《玉剑传奇》、《大地飞鹰》、《流星蝴蝶剑》(初版)、《血鹦鹉》等书,皆为藏家所重。

  一、两刊——当代武坛与武侠春秋

  《长生剑》作为七种武器系列的开山之作,首发于当代武坛杂志。据第8期(1972.12)目录页上“订阅办法”可知,当代武坛原定为半月刊:
  “半年(十二期)港澳连邮港币18元,外埠连邮港币22元。
  一年(二十四期)港澳连邮港币36元,外埠连邮港币44元。”
  可能有人会觉得笔者这两句引文有些多余。实则不然,这关系到以后的一系列推论。因为笔者翻看手中二十余期杂志后,发现它并非真是半月刊,而是多以月刊的形式推出。请注意我用的是“多以”语,也就是说,个别时候也不是月刊,出版时间较为随意。
  笔者手中最早的期数为第4期,1972年9月出版。如果按月刊计,当代武坛应该创刊于同年6月(至少是6月前后)。在第4期中,《长生剑》已经连载至第④回(目录页上标为“七种兵器故事之一”,里面连载页则改为“七种武器第一个故事”),可知第①回应该登在创刊号上。从此我们可以得出《长生剑》始发于1972年6月(?)的结论。后推两三个月,陆小凤系列就开始在明报连载。所以说,1972年对古龙的创作而言,至关重要。两大系列地推出,既稳固了他的大师地位,又使他的才华得以尽情施展,可谓是步步登高的一年。
  当代武坛连载了七种武器中的五部作品,分别是《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和《霸王枪》,共计57期。现据持有的资料,作出如下推断:
  ◇长生剑——连载于第1-6期(1972)
  ◇孔雀翎——连载于第7-13期(1972-1973)
  ◇碧玉刀——连载于第14-24期(1973)
  ◇多情环——连载于第25-36期(1973-1974)
  ◇霸王枪——连载于第37-57期(1974.7-1975.11)
                  ×        ×        ×
  在1972年,当代武坛开始刊登《长生剑》的时候,武侠春秋连载的《风流盗帅》已近尾声,同时还在连载《风云第一刀》(即《边城浪子》)。真正集中连载七种武器系列是在1978年,连载情况也较为复杂,而且众说纷纭。郭琏谦有《古龙武侠小说目录及创作年代商榷》一文珠玉在前,为我们提供了若干颇具价值的信息。笔者在此基础上,加上自己的所见所得,遂将七种武器的连载情况缕顺出来。
  需要注意的是,在郭文中并未指明《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在武侠春秋上的连载连况。但在提及《长生剑》和《孔雀翎》的开稿和完稿日期时,分别标为“(起止同为)1974/02”和“1974/02-1974/07”。《多情环》和《霸王枪》也是这样,开稿和完稿日期分别为“(起止同为)1974/10”和“1974/10-1975/03”。这就引起了一些研究者的误会,认为这几个日期就是此四部作品在武侠春秋上连载的起止时间。实则不然,这些应是郭琏谦所看到南琪本《武林七灵》和《多情环》等书的出版日期(详见后述)。至于《碧玉刀》的连载时间,郭琏谦明确表示“不知其确切创作年代”。他之所以这样说,一是他所看到的《武林七灵》是残本(淡江只藏九集),二是不知道《碧玉刀》在武侠春秋上的具体连载时间。实际上这部书在武侠春秋上是从第350期开始连载,时间也是在1987年。
  ◇长生剑——连载于1978年(第340-343期);结集本印行时间不详,但据当代武坛(1973年5月号)后附的“图书目录”,长生剑列于其中。由此可知结集本不迟于1973年5月出版。又考虑到第二个故事孔雀翎在4月就已印行,因此可以断定长生剑应出版于1973年4月前。
  ◇孔雀翎——连载于1978年(第344-349期);结集本于1973年4月印行。   
  ◇碧玉刀——连载于1978年;结集本初版时间不详,按常理应该印行于1973年4月至8月之间,也就是出版在孔雀翎之后,多情环之前。今见再版日期为1975年1月。
  ◇多情环——连载于1978年;结集本于1973年8月印行。
  ◇霸王枪——连载于1978年;结集本于1975年4月印行。
  ◇拳头(狼山)——首载于1975年1月1日- 6月11日(第229-245期);二度连载结束于1976年2月11日(第376期);结集本于1975年4月印行。   
  ◇离别钩——连载于1978年8月-11月(第359-365期)
  ◇七杀手——首载结束于1973年6月(第169期);二度连载于1979年1月-4月,标为“七种武器之七”;结集本于1973年8月印行。

  小结:
  以上虽然说的是两刊,实际上还带出了武侠春秋出版社出版的结集本。对比当代武坛连载、武侠春秋连载及武侠春秋结集本的印行时间,可以看出三者的出版时序来。
  长生剑——①当代武坛连载(1972年)→②武侠春秋结集本(应在1973年,4月之前)→③武侠春秋连载(1978)。
  孔雀翎——①当代武坛连载(1972-1973年)→②武侠春秋结集本(1973年4月)→③武侠春秋连载(1978)。
  碧玉刀——①当代武坛连载(1973年)→②武侠春秋结集本(应在1973年4-8月之间)→③武侠春秋连载(1978)。之所以将当代武坛排在武侠春秋结集本之前,是因为笔者持有当代武坛第15期,出版时间为1973年5月。而《碧玉刀》是从第14期开始连载。如果按月刊计,第14期的出版时间很可能是1973年4月。而这个月份,正是武侠春秋《孔雀翎》结集本出版的时间。按照武侠春秋出版七种武器的规律(每每间隔数月才出一部),《碧玉刀》和《孔雀翎》不可能在同一月份推出。因此大致可以断定当代武坛早于武侠春秋结集本的出版时间。
  多情环——①武侠春秋结集本(1973年8月)→②当代武坛连载(1973-1974)→③武侠春秋连载(1978)。之所以将当代武坛排在武侠春秋结集本的后面,是因为笔者持有的第26期出版时间为1973年12月。而《多情环》是从第25期开始连载。如果按月刊计,第25期的出版时间很可能是1973年11月。这个月份,远远落后于武侠春秋结集本的出版时间。
  霸王枪——①当代武坛连载(1974.7-1975.11)→②武侠春秋结集本(1975年4月)→③武侠春秋连载(1978)。

  二、一报——联合报

  《离别钩》是联合报连载的第二部古龙作品(1978年6月16日-9月3日)。同之前连载的《大地飞鹰》,之后连载的《英雄无泪》、《风铃中的刀声》,乃至短刀集系列一样,都属首发,都可视为原刊。因此可以说联合报是古龙晚期作品发表的高地,论重要性,唯有时报周刊上的《新月传奇》及大武侠时代系列能与之勉强抗衡。薛兴国在《问“剑”于古龙》一文中,亦有相关预告:
  “离别是为了相聚。
  其实我问的不是剑,是钩;是《离别钩》。是即将在联合报上连载的《离别钩》。
  古龙在作品中常说:没有相聚,哪有离别?可是古龙更强调,没有离别,又哪来的相聚?
  古龙已经有八个月没有推出作品了。
  古龙已经和读者离开八个月。”
  文中提到《离别钩》在联合报连载之前,古龙“有八个月没有推出作品”。这句话曾经引起许多读者的误会,认为古龙真的在这八个月间没有写作。实际上这不是薛兴国的本意,他所说的“古龙已经和读者离开八个月”是指联合报有八个月没有连载古龙小说,而非古龙未开新稿。在此其间,《七星龙王》先后在武侠小说周刊和民生报发表。当民生报连载不到一半的时候,联合报才开始连载《离别钩》。
  回顾七种武器的前五部(从《长生剑》到《霸王枪》),加上有争议的两部(《拳手》和《七杀手》),皆是在1972年至1975年之间完成。在此期间,古龙从未间断过这一系列地创作。而最后一部《离别钩》的发表时间,据《霸王枪》和《拳头》,时隔却近三年。在这三年间,古龙的心态越趋沧桑。这从他在这个时间段里发表的三部作品——《三少爷的剑》、《白玉老虎》、《大地飞鹰》就可以看出来。从三少爷厌世诈死,燕十三刻舟沉剑,到赵无忌心系父仇,却被造化捉弄,再到卜鹰时不时唱起“儿须成名酒须醉”,沉郁之情随处可见。之后的《离别钩》一样在渲染悲凉伤感的氛围,“无论钩住什么都会造成离别。如果它钩住你的手,你的手就要和腕离别;如果它钩住你的脚,你的脚就要和腿离别。”这样残忍的武器,肯定不会派生出欢乐的故事。

  三、三社——南琪、汉麟和武林

  南琪在台湾最先结集出版了《大游侠》和《武林七灵》。这是两部足以笑傲江湖的巨作,古龙曾因此名声大盛。作为出版者的南琪,亦可随之流芳百世。更值得称道的是“武林七灵”和“大游侠”两部书的书名,比今传本名之的“七种武器”和“陆小凤传奇”更耐回味咀嚼。“大游侠”之名兼具洒脱飘逸与浩瀚奔放之美。而且既有楚留香传奇在前,若还称陆小凤传奇于后,颇有江郎才尽之嫌。很多研究者认为《大游侠》没有分部,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它不是没有分部,而是没有详细分部(就是说有的分了,有的没分)。“武林七灵”的“灵”字,堪称玄妙。在赋予了武器生命和灵性同时,又将人(使用者)的精神或心意灌注其间。这正与书中所要表达的意绪暗合。在这个系列中,古龙真正想说的已经不是武器,而是由武器引发的妙理哲思。有关这部书,我们都知道郭琏谦曾言内含长生剑、孔雀翎和七杀手,实际上此书最后还印有碧玉刀,它与南琪另行出版的多情环、霸王枪和拳头,正好一脉直承,交相辉映。具体出版情况如下:
  ◇长生剑、孔雀翎、七杀手、碧玉刀——收入《武林七灵》(20册),1974年2月。
  ◇多情环、霸王枪——与血鹦鹉、吸血蛾四部合刊(书名为《多情环》,48册),为第一、二个故事,分别出版于1974年10月、1974年10月-1975年3月。
  ◇拳头——与天涯·明月·刀、三少爷的剑三部合刊(书名为《天涯·明月·刀》,35册),为第三个故事,出版于1975年。后易名为《愤怒的小马》(新版,一册),出版于1978年8月。
                  ×        ×        ×
  汉麟是续南琪之后,出版古龙小说的又一大家。先后印行“古龙小说专辑”二十种,“古龙早期作品”五种。汉麟版的重要性,体现在它的普及程度。武艺、武侠春秋、南琪(特指薄本)诸版,因为存世稀少,市场价位偏高,让许多读者望而止步。而汉麟版装帧精美,开数也大,加之印量多、易收集,成为许多古龙小说爱好者的首选。更让人侧目的是,现在许多今行本,也都采汉麟为祖本,这无疑加重了它地影响。单以“知名度”而论,汉麟较之武侠春秋及武艺,犹有过之。遗憾的是,汉麟只出版了七种武器系列中的五部,尽管在1979也推出过《七杀手》,但完全是以独立的姿态出现,与七种武器没有丝毫瓜葛。
  ◇长生剑——1978年9月,七种武器之一。
  ◇碧玉刀——1978年9月,七种武器之二。
  ◇孔雀翎——1978年9月,七种武器之三。
  ◇多情环——1978年8月,七种武器之四。
  ◇霸王枪——1978年8月,七种武器之五。
  如果稍加留意,会发现多情环和霸王枪出版的时间,要早于长生剑、孔雀翎和碧玉刀。碧玉刀标为“七种武器之二”、孔雀翎标为“七种武器之三”,明显顺序颠倒。值得一提的是,在长生剑的后面,附有欧阳莹之的两篇评论——《泛论古龙的武侠小说》(原载香港《南北极》月刊1977年8月号)和《边城浪子——〈天涯·明月·刀〉评介》。时至今日,评论界对这两篇文字依然推崇备至。难得的是,里面还提供了若干颇具价值的版本资料,让许多版本研究者也受益非浅。
                  ×        ×        ×
  如果写一部古龙小说出版史,在台自然少不了南琪、汉麟,在港则少不了武侠春秋和武林。武侠春秋结集本前面已作介绍,武林单行本所采底本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台湾春秋及其它出版社,另一部分则为武侠世界杂志连载结集。由于篇幅所限,在这里只列出七种武器的出版时间。武林本在出版这个系列的时候,并没有标出“七种武器故事”之类的字样。完全是以各自为政的状态出现。为了多提供一点信息,笔者把有争议的《七杀手》也列在下面。
  ◇长生剑——1977年秋季
  ◇孔雀翎——1977年秋季
  ◇碧玉刀——1978年夏季
  ◇多情环——1978年春季
  ◇霸王枪——1975年春季
  ◇离别钩——1980年春季
  ◇狼山——1975年夏季
  ◇七杀手——1979年夏季
  其中《霸王枪》和《狼山》的出版时间颇为引人注目。因为霸王枪是在1975年春季出版,武侠春秋结集本则印行于1975年4月,两者时间非常接近。这涉及到一个谁是最早单行本的问题。由于霸王枪只标“春季”,这就为谁先谁后的对比带来了难度。因为春、夏、秋、冬的月份划分向来有争议,有主张2-4月为春季者,亦有主张3-5月为春季者。如果霸王枪出版于2-3月,就比武侠春秋早。不过这是个谁也没有办法证实的问题,如今只能说武林本与武侠春秋本约略同时出版。再有就是狼山,出版时间为1975年夏季,比武侠春秋结集本(1975年4月)略晚一点,但据smsjsmsj兄分析,武林本结尾处有“第一部终”字样,从此可以推断当时古龙有写第二部的计划。换言之,武林可能有更早的单行本,或者它是某最早连载本的结集。武侠春秋连载《拳头》时标注“原名《狼山》”,也是《狼山》早于《拳头》的有力证明。

  以上是七种武器系列在两刊、一报、三社的出版情况。此外,台湾春秋本《离别钩》也不可不提。它出版于1978年10月,应为最早的单行本。另有风云时代本,因为陈晓林更改了《七杀手》的结尾,并将之收入七种武器系列而名声大噪。在1975年,武侠世界亦曾连载过《霸王枪》(第813-815期),虽比当代武坛迟发数月,但由于三期载完,结束时间却又早于当代武坛。总的来说,作为鸿篇巨制,七种武器因为众多出版社的出版而显得异彩纷呈。那时的古龙,处于创作的巅峰。那时的武侠出版业,也正逢盛世。笔者的这篇文字,在追溯七种武器过往版本的同时,也是在向古龙致敬,在向当年的武侠出版业致敬。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叶绿花红看古龙<十六>:古龙小说版本价值略说
下一篇:叶绿花红看古龙<外篇1>:古龙签名本问世始末及相关考证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