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制骗?──且说武侠电影 (文:古龙)
 
2009-02-06 00:00:00  作者:古龙  来源:网络首发  评论:0 点击:

  一部能娱乐别人,能令人愉快的电影,永远是有益的。因为“娱乐”本是人类活动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而且是极重要的一环。一个身心愉快的人,才能算是真正健全的人。一个国家中的人若都是愉快的。这个国家必定是富强兴盛,电影若人令人愉快,就已尽了它应尽的责任。

  电影正也和小说一样,绝不是说教,人们走进电影院的心情,也绝对和走入课室和教室时不同。他希望能看到的是一部能令自己生活调剂,生活愉快的影片。有时甚至希望去流一流眼泪,以求发泄,一个电影制片家若不能帮助观众达到这目的,他就要失败。

   可是观众的素质有高有低,趣味也不同,所以电影制片家必需寻找各种各类不同的素材,以迎合观众,因为没有观众就没有电影,没有人能强迫观众去看一部他不喜欢的电影。

  费里尼有权拍“八又二分之一”,观众也有权不看,我们绝不能期望所有观众都接受这类型影片,正如燕窝虽比肉珍贵,但有些人却偏不吃燕窝,那么,在他们眼中,燕窝的价值根本就不值一文,有些外国人甚至还将“吃鸟做的窝”这件事引为奇谈。

  我们必需明了电影公司是一种商业机构,既不是学校,也不是浸信会,假如观众的兴趣在武侠电影,我们就不能强迫他走“健康写实”的路线,因为“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却没人做”,何况,什么叫“健康写实”呢?难道一定要描写一群人养鸭子才算健康,一定要描写一群被生活煎熬,为生活苦苦挣扎的人才算写实?

  这类型电影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意大利导演们所兴起的,因为那时意大利的社会情况的确是如此,但是现在这类素材也早已被意大利的制片与导演所摒弃,我们虽不能否认它的价值,但也不必将之奉为经典。

  只要武侠电影能启发人性,令人愉快,我们就可以拍武侠电影。我们绝不能因为它是一部“武侠电影”,就完全否定它的价值。

  因为武侠电影的本身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只是一些“有问题的武侠电影”。

  这些“问题电影”是从那里来的呢?我认为最大的原因,是有些所谓“制片家”,做了粥锅里的老鼠屎。

  因为这些“制片家”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观众,他拍出的电影,根本不管是否能使观众愉快,因为他只要拍出一部电影,就已经达到他的目的──“赚钱”,至于这部影片是好是坏,他已完全不放在心上。

  我们可以将这种事说得更详细些:

  譬如说,某人是位“制片家”,但自己却不名一文,于是他就凭着他的两片嘴皮,说动了星马的制片商,付给他一百万(十五万港币),买了星马和香港地区的版权,又说动了台湾的影片商,付给他一百万,买了台湾的版权,这两百万就是他的资本,他若能只花一百五十万,就拍成一部电影,那么他就可以刁(录入者注:原文如此,疑应为“叼”)着大雪茄,翘着二郎腿,坐在高级夜总会里享他的清福了。

  他非但可以不管这部影片拍得是好是坏,甚至这部影片是否受观众欢迎,他也可以不闻不问,因为这部影片就算拍得再好,就算能赚进一千万,他也再不能到手一文,这部电影就算赔光,也和他全无关系,他赚进的五十万,反正再也不会飞出去。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再选择好的素材,好的故事,好的导演,因为凡是好的东西,就一定是要多花钱的,而他却只想撙节成本。为了还想拍下一部电影,他只有以不合情理的残酷,流血场面来争取某一部分观众。

  这些“制片家”们,自然和哪些以电影为事业的制片家不同,因为他制的是“骗”,而不是“片”,我们若要提高武侠电影的水准,就一定要扼断这些“制骗家”的咽喉,切断他的血脉,令他们不能活动。

  除此之外,我们还希望成功的编剧和导演们,能认清一件事,那就是:电影的观众,并不如他们想像中那么喜欢流血。

  大多数人去看“金燕子”是为了看王羽的英俊矫健,罗烈的沉稳剽悍,郑佩佩的妩媚明艳,是为了去看王羽和罗烈对峙时,那种扣人心弦的气氛,以及他们和郑佩佩之间,那种欲说还休,犹有回味的情意;并不是为了去看那些杀进杀出,血流成渠的场面。

  在大多数观众心目中,流血、打斗的场面若太冗长,反而会变得枯燥无味──“大刺客”中最后一场杀伐若能减短些,故事岂非就更合理?

  我们只希望看王羽的情感流露出来,并不希望看他的“肠子”流出来,假如武侠电影能将气氛制造得更感人,故事推动得更紧凑,主题刻画得更严正,我相信它一定会有更多的观众。

  本文由古龙武侠网(http://www.gulongbbs.com)首发网络,尊重别人的劳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2009.2.6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此“茶”难喝──小说武侠小说 (文:古龙)
下一篇:写当年武坛风云人物于酒后:其一 王度庐 (文:古龙)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