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耀华全传之青青的弯刀
 
2007-07-15 00:00:00  作者:风凉子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说明:本篇只是小样和初稿中的初稿,只是简单缩写,谢绝一切转载!请等待最终完整的版本。

三、青青的弯刀

  古龙生平可以说是风流韵事无数,但是还得数1977年弄出的桃色案件最为轰动,这就是当年影响较大的赵青青案。
  赵青青原名赖倍毓,当时是中视公司初出茅庐的小女星,艺名赵姿菁,三年前因为扯出和李登辉手下洗钱的官司又曾上过报纸。

  在一天下午,古龙打电话到李宅,他说:
  “大嫂,你和大哥有时间吗?”
  李夫人问: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节目?”
  原来古龙是因为好久没到郊外走走了,想约李氏夫妇同出去游玩,李氏夫妇交换了一下意见,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就同意了。
  大约两个小时后,古龙的大礼车来了,随同下车的还有一个女孩子,古龙介绍说:
  “她叫青青,是我的未婚妻……”
  李氏夫妇原本以为他会带宝珠来,这时就有点不高兴,他们实在不能理解古龙这种行为。
  事实上李氏夫妇也不知道见过古龙多少这类的未婚妻,懒得关心,可是古龙最近因为老是在外面拈花惹草,和一些小女星鬼混,正在和宝珠闹别扭。
  如果此事让宝珠知道了,无疑是雪上加霜,一定深受打击,李氏夫妇当即打消了同去郊游的念头,他们不想掺合进去。
  赵青青却很有礼貌地鞠躬说:
  “李伯伯,李伯母,我是丝丝仁爱国中的同学,以前到您们家来过一次的。”
  李氏夫妇这才记起她来,觉得真在哪里见过,丝丝是牛哥前妻所生的大女儿,正在念高中,这么说这位赵小姐也还未成年。
  想当年,古龙二十出头,常到他们家里来玩,时常为他们抱孩子,那时候丝丝才一两岁,还曾在古龙身上撒过尿。
  而今,一晃十六七年过去了,古龙竟然搂上了与丝丝同龄的女孩子,这种事情,为人父母的怎么能不痛心疾首,感到悲哀呢。
  牛哥对古龙摇了摇头,无话可说进书房去了,他不愿意再听古龙讲什么,李夫人总算看不过去,她对赵青青说:
  “赵小姐,你年纪轻轻,怎么会和古龙这种老花花公子弄在一起,别把自己的名誉搞坏了,多划不来啊。”
  “喂喂喂,大嫂,什么是老花花公子啊……”
  古龙急忙吼道:
  “大嫂,你自己老了,可不要把别人拉下水好不好,我可没混帐,我和她是真心相爱的嘛。”
  李夫人反感地说:
  “古龙,你几天没回家了吧,宝珠天天打电话给我,你儿子病了,你知道吗,还不回家去看看。”
  显然,李夫人是在提醒赵青青,让她知难而退,不要上了古龙的贼船,但赵青青似乎无动于衷。
  古龙却十分恼火,他说:
  “看样子,你们根本不打算和我们去郊游,这就告辞。”
  古龙拉着赵青青气急败坏地走了。
  他们走后,牛哥从书房出来,他责备夫人道:
  “你这不是多事吗,你没看到,那女孩子下的功夫可能比古龙在她身上下的还多,她刚出道,好容易搭上了古龙,当然想借着梯子往上爬……”
  李夫人想想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古龙图得就是玩新鲜,赵青青当然也不会在乎古龙有没有老婆孩子。

  可是,就在这次古龙和赵青青离开李宅之后的第三天,他们两人竟闹出了引起轩然大波的桃色纠纷案。
  这天大清早五六点,牛哥接到宝珠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那端哭诉道:
  “大哥啊,古龙被坏人绑架到西门町世纪饭店里,我找了去,房外两个男人不让我进去,又不许古龙出来,他们还说要宰了古龙,这可怎么办啊。”
  牛哥大吃一惊,没想到古龙这回这么混,如果事情牵涉到黑道上就很麻烦,他连忙安慰宝珠,劝道:
  “你不要紧张,冷静下来,把事情和我说清楚……你现在什么地方。”
  宝珠依然很紧张,她说:
  “我现在酒店外面的公用电话亭里,我好害怕……”
  “你一定要先沉住气,你说挟持古龙的是些什么人,以前见过他们没有。”
  “古龙好几天没回家了,听说他带了一个女人到台中石门等地去玩,我天天开了车出去找,终于找到了他的大车子,本想抓奸的,不料那两个人凶神恶煞一样要杀古龙……”
  牛哥一边在问,心里着实有点后悔,如果那天跟古龙一起出去,事情就一定不会发生了。
  “你有没有看清古龙在房间里面?”
  “古龙光着身子在床上,还有那个女人……”
  当时,牛哥觉得这可能是仙人跳的把戏,想敲古龙的竹杆,目的是勒索钱,就对宝珠说:
  “你听我说,你先不要慌张,呆在原地,我马上叫大嫂过去陪你,记住过几分钟后你再打电话报警,到时会有警察来保护你的。”
  牛哥放下电话,一面吩咐夫人动身去陪宝珠,一面打电话到刑警部门找认识的朋友叙说情况,请他们帮忙。
  李夫人也很担心,急忙更衣,来不急吃早餐就赶去了,那里路边有一个卖香烟、槟榔及各类冷饮的小摊贩,李夫人拉着宝珠去买了饮料来喝。
  不久,牛哥也赶来了,同来的还有七小福中的朱二爷,原来朱二爷在城中分局有个姓巫的朋友,而世纪饭店离该局最近,是他们的辖区。
  李夫人对丈夫说:
  “看来这是一桩勒索案,勒索人是赵青青的继父和哥哥,他们还拍下了很多古龙和赵青青的照片,但古龙现在是拐骗未成年少女,事情可能很麻烦。”
  警察过来把一干人等全部带走了,宝珠因为哭得昏天黑地,她看到那些在床上拍的照片实在承受不了,大家只好看住她,提防她万一丢不起人而寻短见。
  古龙的那些跟班们也来了,可是他们大都前科累累,在警局门口转悠,不敢擅自进来,大家也没理睬他们。
  承办该案的刑警在做笔录,通过朱二爷的关系,古龙算是被优待,没给戴上手铐,正垂头丧气缩在角落里,赵青青的继父和哥哥则被隔离开来,防止他们动粗。
  朱二爷进去疏通关系后出来哈哈大笑,原来赵青青的继父在一家治安机关当巴士司机,负责接送该局上下的人,懂得一些采证的技术,所以这次特地带了照相机。
  笑话就出在这些所谓裸照上面,赵青青的继父自命懂得收集证据,可是他拍的这些镜头却没有头尾,只有局部特写,放大了之后相当难看。
  巫警官告诉牛哥和朱二爷,这种案子关系到未成年人赵青青的名誉问题,出于人道,最好是双方和解才不会让她丑名远播。
  这案子实在过于荒唐,按照台湾当时的法律,捉奸必须先报请治安机关,要会同警察一起行动,要么是该犯的直系亲属,如配偶之类,擅自捉奸是违法的。
  可是赵青青的继父只是与她母亲有同居之谊,并未取得合法身份,她哥哥实属这继父的儿子,顶多是个协同捉奸的人,更没什么权利干涉。
  这位继父此时更不敢把自己的证件拿出来,他怕弄不好会砸了自己的饭碗,因为他们是强行把古龙剥光拍照,属胁迫行为,很可能由原告变被告。
  就在这个时候,赵青青的母亲赶来了,她一进来就撒泼大骂古龙拐骗她女儿,开口闭口说私了必须要500万元,一分都不能少。
  想不到半路杀出个母夜叉,但她是赵青青的母亲,是法定监护人,最有权利说话,要想和解只能和她协商。
  此时宝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哭,赵青青也很可怜,她双手捂着脸,缩在墙角里哭泣,牛哥只好来到审讯室那边找古龙。
  古龙看见救星来了,犹如盼来了及时雨,连忙抱拳弯腰作揖,诉苦说:
  “大哥,我已经崩溃了,昨晚被他们抓住,折腾了一夜,精神实在撑不住……”
  牛哥怒气未消,骂道:
  “活该,早对你说过多少次,你这么玩,出事是迟早的事情。”
  古龙苦着脸说:
  “我现在好后悔,下次一定改过自新,大哥,你给去去买瓶白兰地来,公卖局生产的也行,我现在连坐都坐不住了,不吃点那东西简直不行了……”
  牛哥怒道:
  “我要不要撒泡尿给你,照样可以提精神。”
  朱二爷也从后面进来了,他说:
  “老幺,我怎么没见你什么时候改过,身边的女人倒真的是日日都新的。”
  古龙羞愧难当,掩面干号起来,其实他一点眼泪也没有,只是想博取两位兄长的同情,但牛哥和朱二爷这回终究没有给他买白兰地回来。
  这时候的古龙,你不教训他一下确实不行,牛哥说:
  “你先别装了,我现在问你,那个赵小姐给你毁了,你说说,愿意出多少钱摆平这件事情。”
  古龙摇头叹气说:
  “我只能拿出20万元,还要去筹措现金,要是宝珠肯帮忙,她手上应该会有些。”
  牛哥明白古龙的情况,也叹气道:
  “那就20万吧,但是你现在面对的是一只贪得无厌的母老虎,张开了大嘴,可是要吃人的。”
  这时候,巫警官过来对他们说:
  “那边已经问完了,案子没什么大问题,这要谢谢那位赵小姐的鼎力维护,她不承认与古龙发生过肉体关系,还有她可以提供月经证明,这些对古龙都很有利。”
  “只是这位赵太太十分厉害,一口咬定非要500万元不可,她现在要找一位能代表古龙谈话的人,你们有谁可以代表吗?”
  巫警官为难地笑笑,继续说着。
  古龙对牛哥作揖道:
  “大哥,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巫警官也认定牛哥是唯一最好的人选,请他立刻过去,牛哥说道:
  “我怎么可以与一个泼妇谈这种事情,我的内眷就在外面,她足够做古龙的代表。”
  李夫人被告之金额基数后,就到另一个房间里去了,赵家父子这对哼哈二将伺候在母老虎的左右,赵太太劈面就问:
  “你是什么样的身份,能代表古龙?”
  李夫人反问道:
  “‘古龙的妈’难道不能代表古龙吗?”
  “哦,原来是古龙的妈呀,我已经说过了,没有500万,这事别指望想私了。”
  “500万,古龙哪来那么多钱,你不如再考虑考虑……”
  “古龙和我女儿说过,他现在一部片子可以轻易拿到上千万港币,我只不过要点零头,还用考虑吗?”
  “你不知道古龙喜欢吹牛吗?”
  “不管他吹也好,实也好,他就算是亿万富翁,我也只要他500万。”
  李夫人平时脾气很大,这时候却表现出少有的耐性,她又说:
  “赵太太,令爱刚刚崭露头角,将来星途无限,如果把这事情闹大了,只怕对她会有严重的负面影响。”
  “什么话,做电影明星的,主要靠桃色新闻出名,影艺圈里这种事情我见多了,我对女儿这事并不在乎,新闻闹得越响越好。”
  面对这样一个泼妇,李夫人也没辙,她已不屑再谈下去,她们就从房间走出来。
  牛哥只好亲自出马,他走上去说:
  “赵太太,你听我说,刚才办案的警官都说了,假如调解无效,就会把案子移送到地检处去让你们自己打官司。”
  “你又是谁?”
  赵太太显得不耐烦。
  “我是‘古龙的妈’的老公,总有资格说话吧,说实话吧,古龙目前只拿得出20万现金……”
  “20万?门都没有,我女儿只值20万,简直放屁。”
  牛哥只有勉为其难,依然沉着性子说:
  “赵太太,最好别闹到法院去,那样只会害了你女儿,还会连一分钱都拿不到,警官已经查明了,你女儿和古龙根本没什么,并且……”
  牛哥抓住把柄,认为可能会增加谈判筹码:
  “并且你们家父子剥了他们衣服拍照,这也是触犯中华民国刑法的,如果在法庭撒谎能够依法追究起来,我看你不如息事宁人,拿了20万走人,大家都好……”
  “都好?我看只好了古龙,20万我情愿丢到阴沟里去,叫古龙等着吃官司去吧。”
  赵母大怒,谈判陷入破裂,牛哥也很恼火,转身到另一边去了。
  这一边,朱二爷正在发话讨价还价,赵家父子有所动摇,最后希望以100万成交,但是看见母老虎过来,也就一起不说了。
  古龙对两位兄长说:
  “我本来还打算想办法凑出20万保住青青的名誉的,他们一定要打官司就随他们好了,现在我这想赶快回家……”
  双方谈判失败,警局只有依法处理,作为明智之举,这起糊涂的双重捉奸案还是及早移交地检处侦办为妙。
  宝珠是此案第一位报案人,当然要登记她的名字,赵太太控告古龙诱拐未成年少女,也登记了姓名。
  赵家父子犯下敲诈勒索的嫌疑,赵青青却极力否认与古龙存在苟合,只坚持她和古龙仅仅保持纯洁友谊,是自愿随古龙出游的。
  最后,一件单纯的捉奸案弄得千头万绪,谁是原告,谁是被告,乱七八糟,简直是鬼打鬼,古龙由于既是被告,又是受害者,交由律师保外候传。
  赵青青交由她母亲领回,赵家父子反而暂时给扣押起来,变成了被告,真是自讨苦吃。
  只是最可怜的还是宝珠,古龙刚出警局大门,就被他那些跟班们拥着去吃压惊酒了,她担惊受怕一天一夜,现在只落得形影孤单,由李氏夫妇送回家。

  古龙的桃色纠纷案于1977年9月开庭,造成台湾轰动一时的社会新闻,各大报纸争相报道,引起人们纷纷议论。
  法庭上,古龙昂首挺胸,一副大侠的姿态,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倒是赵青青苦得像个泪人,神情麻木,有她母亲搀扶着应讯。
  赵青青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先的笔录,只是补充了一点,古龙曾对他表示过要与宝珠离婚,向她求过爱,但因为月经之故,没成事实。
  检察官明察秋毫,整个案情很明朗,事实与之前的笔录核实无误,不存在翻供的可能,这点补充也只能算是色骗未成年少女未果。
  问讯结束后,古龙以5万元保外候传,事隔十天,法庭以古龙妨碍家庭案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处分,至于未征得家长擅自携带少女出游,其行为无法律依据可查。
  正如事前所料,赵太太贪心不足,她分文没拿到,结果把女儿害了,弄得丑名远播,演艺界为此还专门发起自清运动,赵青青坐影监一年,以后再也红不起来。
  古龙其实对赵青青颇有好感,曾表示要让她在自己作品改编的电影里当女主角,还说从她身上得到灵感,要为她专门写一本书做纪念的。
  这本书就是《圆月弯刀》,后来古龙没心思继续写下去,就交给司马紫烟来完成,并在第二年出版了。
  在《圆月弯刀》里,古龙把青青写成是神秘的仙女化身,武功卓绝,拥有一把圆圆的弯刀,然而这是一把魔刀,刀光闪过时,灾祸就会降临。
  魔刀最后被男主角丁鹏掌握,变成神刀,这是司马紫烟写的结局,古龙自己可没那么幸运,故事刚开始就因为掌握不了这魔刀惹出官司来。
  古龙原本打算花20万摆平此事的,现在意外地省下这笔钱来,正好拿来买酒吃,真是执迷不悟。
  可惜这回他高兴得太早了,没想到一波又起,使他的酒梦惊醒。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所读到的古龙—熊耀华全传之目录
下一篇:熊耀华全传之血溅吟松阁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