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松阁事件的真相
 
2006-05-14 00:00:00  作者:古龙武侠网  来源:网络首发  评论:0 点击:

  某大报社会版头条曝出大新闻,标题是:
  “北投吟松阁 古龙血溅当场”。
  该新闻的受害者竟是古龙。
  新闻的标题很大,非常题目,内容却很简单,仅有近百字,报道也颇含糊,好像有意心有意避开什么事情似的。
  它叙述了“宝龙影业公司”的老板古龙,和他的朋友赴北投吟松阁召妓作乐时,与另一电影公司的武生发生冲突,古龙被杀伤胳膊大动脉昏死当场......概略事件。
  北投是台北近郊的一处“风化区”,它始建于日本侵略者占领台湾初期,是五十多年前的遗产。
  “风化区”设有温泉旅馆大大小小逾千家,每家旅馆都雇有年青女郎,以招来寻乐的嫖客陪浴温泉,叫“鸳鸯浴”。
  洗“鸳鸯浴”收费按时间计算。每个小时多少钱,超过五分钟按另一小时计算。
  另外,陪浴女郎有档次高低,陪浴时另按小姐的档次收费。如果要在旅馆召女郎陪夜,另有特别规定及价格标准。
  古龙的朋友们乍看到这则新闻时怎么也理解不透个中原委。他们甚是不明,古龙在酒家、夜总会玩腻了,竟然风骚到北投“风化区”去?
  那些歌星,影星、长腿妹妹不再上他的钩了?难道风化区妓女肮脏的身子,比长腿妹妹更富有韵味吗?
  不过,他们这样想,既然已经发生了溅血事件,又登上了报纸的头条,问题可能相当严重。就有朋友打电话到熊公馆去询问事件发生的原因,及伤势程度等等。
  但是,古龙竟闭门谢客,造访者一律挡在门外,电话插头也拨掉了。这使朋友、记者、情人等等,一个也进不去,也就无法了解到他的现状。
  古龙的“宝龙影业公司”,是以他和宝珠的名字合并而成,“宝”是代表宝珠,“龙”是代表古龙。
  古龙将宝珠抬举为公司的董事长,但宝珠却虚有其名,在家里照看儿子,一切由古龙作主。
  《楚留香传奇》是宝龙公司开拍的第一部影片。
  该天,该片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古龙就大宴员工,吃了顿“杀青”酒。古龙吃完杀青酒后,就坐大礼车准备回家,他身边还有四个傍友。
  行到途中,傍友之一建议道:
  “听说北投新到了一批靓小妞,不妨去见识见识?”
     其实,这班傍友是想利用古龙的财资达到他们风流的目的。古龙去北投风流不止一次,听傍友这时一说,便来了兴致,叫司机“打道北投”。
  古龙风流成性,结交的新朋友也是一班风流浪子、酒肉食客。
  事有凑巧,古龙进入吟松阁温泉旅馆时,恰遇影业武生柯小生在座,他的身边也有几个随从。
  古龙因有几分酒意,在误会中身受重伤,险些丢掉了这条性命。
  当时香港的国语片武侠电影兴起,为时并不是很长。过去拍粤语片时多半以舞台戏服及表演方式拍摄。
  日本拍现代剧兴起的较早,他们拍武侠片有武士道、空手道、剑道等武术人才作底子,在野外拍摄。而且配有特技艺术,使故事反映真实画面,极受观众欢迎。他们的剧情表演拍的出神入化,收到了天衣无缝的效果。
  香港邵氏公司与嘉和影业公司借鉴日本武打片的方法,迅速训练出一批“龙虎武师”及“打仔”作为武侠片的指导底子,从舞台拍摄开始转向野外。
  过去,平剧界的一位著名武生名叫于占元,他落难香港后,曾收容了一批有志学武的难童。
  他教导他们习武竞技,当时称为“七小福”特技团。
  从这儿开始,香港的几家制片公司,在由舞台转向野外拍摄剧情时的演员督导,就是从“七小福”中培养出来的那批武生。
  他们中有成龙、洪金宝、元奎、元彪等等。他们的武技很有造诣,才使香港的武侠片有了跨时代的发展,对台湾等地的影业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台湾在吸收香港的成功经验后,影业公司来了次改头换面的大变革,他们到处招募武生,或打造刀枪道具等等。
  在实在招不到武生的情况下,就雇请戏剧班子里的武生担任演员督导。于是武生人材成了四面争夺的对象,使各地的武馆如雨后春笋般地兴起。
  张三李四阿猫阿狗等等,都开起了武馆,形成了真假难分的局面。其中不乏滥竽充数者。有些名不符实的武馆在不堪登台的情况下就耍起了无赖行为。他们以“地头蛇”的方式到处轧戏,称为“赏饭吃”,使本地的、香港的外景队经常遇到麻烦。
  若不让他们参加拍戏,就动武“打戏”,把人家的器材砸的稀烂。如此,到处纠纷迭起,治安机构管不胜管,就睁只眼闭只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免没完没了的地搅合进去吃亏不讨好。
  正因为如此,台湾影剧界的许多影星和名人为了安全起见,都雇请了保镖在身边。
  柯小生是台湾影剧界的武生之一,跟在他身旁的散仔无聊汉较多。这些人来历不明,有的是道上的,他得罪不起他们,也躲不过他们,也只有认了。
  吟松阁血案的经过是这样的,他们并非争风吃醋,也非古龙与柯小生以往有什么结怨。
  其实,古龙与柯小生是多年的好友,他们一贯称兄道弟,两心无猜。
  北投吟松阁是一律的日式庭院馆舍。里面的装饰颇为雅致,招待宾客的酒菜也是名厨调制。
  这里的陪浴女郎一律不叫姓名,她们都编有“番号”。就像电话号码,招之即至。这儿的女郎也有名妓和水货,看嫖客的名气与手段如何。
  有的花了大价钱点到名妓也会因一时疏忽被调包成水货。就像花了高额价钱买了杯“糖清水”,一点名妓的“蜜味”也尝不到。
  古龙与柯小生的名气大,又是常来这来寻乐的主顾,老板不敢怠慢。
  他俩挽了名妓后,先后进雅室去饮酒。
  这是寻乐的序幕,先饮酒助兴,再陪浴调情,最后才在双方极度的兴奋中度过那消魂的一刻。
  这种玩法才有情调,有韵味。否则,花了钱匆匆一炮后,一切都成了憾事。
  古龙与柯小生各进一间雅室去了,他俩的随从各招来小姐在大厅里饮酒调情。
  因为他们花不起这大的价钱进“雅室”,也就这般资格。
  凡是进雅室,非阔佬不可。
  他们除了付出相当的资金,还要给女郎丰厚的小费或赠送珍贵物品,以换取芳心洞开。
  问题就出在柯小生这群“散仔”上。他们是玩真格的角色,而古龙身边的傍友都是一些溜须拍马的酒肉客。所以,古龙屡次吃亏上当,除他个人所致以外,有一半是由这帮傍友招惹的祸端。但他们惹了祸,无一例外地波及古龙本人。
  这些也与古龙的个人性格有关。他自己懒散,平时对傍友们过于迁就。他们除了跟着他吃喝玩乐,再就是出馊主意。一旦招惹了祸端,都成了鸟兽般散去。
  他的钱没花在正经事情上,雇请的保镖也是水货,真正到了动真格的时候都是一群饭桶。
  柯小生的“散仔”因吃喝他的,在行为上也颇具义气色彩,他们卫护其主,语气霸道,地对古龙的傍友喝道:
  “叫你们的古龙过来,替柯大哥敬酒。”
  古龙身边的傍友之一某上校狗仗人势,便站出来喝斥对方:
  “干嘛要古龙先过去?叫柯小生先过来。”
  “散仔”之一火了:“妈的,有你说话的份吗?”
  某上校也不示弱:“论名气,古龙比柯小生高得多。”
  “散仔”卷衣握拳头地骂道:“妈的,你只要说句古龙不过来,有你好受的。”
  古龙在雅室里听到外面吵闹起来,就醉步蹒跚地出来。他不以为然地拍了下那个“散仔”的肩头,对方以为要动武,及时拔出扁钻。
  那时,枪支尚未泛滥台湾的社会上,黑道之流多半以日本武士刀和扁钻为武器。
  所谓“扁钻”,是用菱形锉刀磨成,三面有刃和血槽,锋利异常。
  古龙醉眼朦胧,他见对方拔出了武器,就摆出他作品的大侠风度,以赤手空拳抵挡对方的武器。
  扁钻菱刃,无论怎么握着,都有刃口朝外。
  古龙对这扁钻抬腕一拔,手腕上的大动脉正好迎上扁钻的利刃。因酒后血气运行急骤,动脉被斩断。顿时,血如喷泉,他当场栽倒。
  “散仔”见惹了大祸,拔腿就溜掉了。
  古龙的傍友连紧急救伤都不懂,他们呆愣了片刻,见势不对,作鸟兽散了。
  柯小和见状大惊,忙为他包扎伤口,并叫老板赶快打电话联系救护车。
  凶手逃之夭夭,警方逮捕了柯小生及两个保镖。
  柯小生巨额保外随时听传,古龙因失血过多险些丧生,在医院里输血抢救等等。
  柯小生近日要出境拍片,但警方却限制着他,要查明真相,逮捕元凶后再作裁决。
  要尽快解决这一事件,唯一的途径就是古龙能撤回投诉,实行私了。
  而柯小生请出台北较有影响,对各方人物都能通融的人物李全,周旋于古龙的好友群中,请求说情私了此事。但古龙却闭门谢客,不见外人。
  这天中午,李费蒙夫妇突然接到李全的电话。
  此时,李氏夫妇还以为“吟松阁”血案纯属古龙搞的宣传。因为他们打过几次电话,均因古龙拔了电话插头没有打通。近日又因事出境一次,昨天才回家。所以,她乍听李全一说就大吃一惊。李全说:
  “李夫人吗?请你们夫妇今晚千万别外出,我和柯小和会带酒菜与你们共饮,有大事商量啊。”
  他话一说到这儿,就挂上了电话。
  李氏夫妇反复议论柯小生李全到他们家来是什么大事呢?
  柯小生是“金马影展”中曾获过大奖的男主角影帝,誉满港台及东、西洋各华人聚集区,他到李家来干什么呢?
  因为李氏夫妇是搞写作的,而柯小生是电影演员,他们当时怎么也琢磨不透造访的意图。
  晚上,李全和柯小生按时光临,他们扛了一大箱绍兴酒和大盒小包的下酒菜。
  李氏夫妇的家屋顶上有座小花园,上面植着花草,养了金鱼、非洲龟等宠物。他们在一角空场上摆上桌凳,四个人各坐一方。
  柯小生是个乐观派,一向豪爽善于交际。但他今晚却脸色凝重,时而哀叹。
  李氏夫妇从他的表情上就看出了其中事情非比寻常。经李全一讲,才令李氏夫妇大吃一惊,并为古龙的伤势忧虑不已。
  李全讲道:古龙的伤势相当严重,当时因失血过多差点抢救无效。经医生急救,将他的大动脉缝合后,又到处采购大量血浆,计二公斤鲜血。因当时血库存血有限,只有边对他输血时,就边派人到处采购。直到把他从鬼门关前抢救回来。
  这件溅血被新闻界披露之后,引起社会舆论和政府的关注。
  柯小生解释道:“那个动扁钻的散仔跟我根本没有打过交道。当时,我和一个贴身兄弟小胖去吟松阁吃酒,那个散仔二话不说就坐上了座位。可能是他认为不能白吃,才别出心裁…..真是阴差阳错,惹下了大祸呀!”
  李全说:“古龙负伤倒地时,与他同去的几个傍友都吓跑了。还是柯小生重义气,及时为他包扎伤口,吩咐救护车……他又到处联系血浆,把他们几个人也折腾苦了。好在总算把古龙的一条命给拣回来了,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李全接着又说:“这次事件发生,闹到了警察总局,古龙一口咬定是被柯小生的保镖杀伤的,而伤他的凶手在逃。使柯小生的贴身兄弟小胖及小陈被扣押了,柯小生被指控为主使疑凶,以巨款交保候传。”
  “这几天内,他请了许多人出面调解,都被古龙拒绝了。目前,柯小生要去美国拍一部华语电影,因为涉嫌主谋刑事,被禁止出境。他很焦急。新闻界、影剧界的人都知道,古龙什么人的话都不肯听,唯有你们夫妇说句话才管用。所以,我俩晚上来打扰你们,希望你们能出面调解。”
  “柯小生的出境限制如解除,小胖与小陈也能获释。他们之间的积怨解除,大家都会感谢你们的。”
  李先生问:“两位仁兄的意思,是要我们当和事佬么?”
  柯小生说:“除了大哥大嫂,还有谁能办得到呢?”
  李夫人为难的说:“古龙发迹之后,他并不一定听我们的了。”
  李全说:“如果真的他不听你们的了,那也没有办法。不过,你们这儿是最后一线希望了,不管怎样,也得仰仗你们了。”
  李夫人问:“古龙的律师顾问刘云鹏在处理这事吗?”
  李全说:“翻来覆去的也没有结果,这回来请你们出马,也是刘律师的意思。这回,凭你们与我的交情,和柯小生多年的好友关系,你们夫妇可不能拒绝啊。”
  李氏夫妇交换了一下眼色,李夫人说:
  “实在没有办法与古龙联系上。我们曾经打过好几次电话,一次也没打通呀。”
  李全说:“那是古龙玩的花招。他白天把电话插头拔掉,到半夜才开放,是为了避免各种关照和骚扰。要打通,除非费许多时间才有希望。到了凌晨,你们不妨试试。”
  李氏夫妇是一对热心快肠的人,在这班朋友中,凡有求于他们者,都会尽量帮助。这时他们也就答应了下来。李先生说:
  “既为之,能否收效,可没有把握了。”
  柯小生感激不已,他对他们一揖到地,说:
  “大哥大嫂,拜托拜托。如果电话万一打不通,务必请大哥大嫂劳驾天母一趟,事情成否,小弟都会感激你们。”
  柯小生揉揉潮湿的眼圈:“我一定要等事情解决了才能出境,在美国方面的一切准备都停当了,档期也排定了,晚到一天,损失不小啊。再说,我和古龙平日亲如兄弟,也不想为这件事误会丧失兄弟的感情。”
  柯小生的演艺生涯也与古龙近似,同是在倍受人家歧视的艰苦环境奋斗出来的。在他们初次结识时,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这时,李先生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们四人喝了几杯酒,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时辰。李夫人笑道:
  “等电话开放时,只怕古龙已经醉了。”
  这时,一行四人下楼梯进屋去。
  李夫人抓起电话一拨,电话果然复活了,但已占线。这时就不能松懈,要接连不断地拨,一定要在占线者搁下话筒之际立即接通。
  天不负人愿,他们轮翻拨号,拨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拨通了,对方是一个女孩子在接电话。李夫人毫不犹豫地说:
  “叫古龙接电话。”
  对方不是宝珠。那女孩问:
  “您是谁。。。。。。”
  李夫人说:“我是‘古龙的妈’。”
  随即,古龙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里。
  李夫人说:“你写武侠小说多年,最应懂得‘冤怨宜解不宜结’。人在江湖道上混时,更不应在圈子里‘结梁子’。今晚,我是应各方面的要求,准备替你和柯小生和解,希望你能接受。”
  处理这类事情,涉及人情、是非、江湖道义等,绝不能拖泥带水,决不能让对方有“冤怨相报、以牙还牙”的反应心理,否则,就会适得其反。
  电话里沉静片刻,古龙可能在权衡什么。李夫人又说:
  “古龙,你平时与柯小生常来常往,吃喝闹酒也是经常的事,如果为了这件事反目,会被局外人笑话的。一切事情都可以放在以后再谈,先和解了再说嘛。”
  立即,古龙在电话里说:“你和大哥说了算数吧。”
  李全也接过电话说:“古龙,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好苦呀。”
  他们谈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
  为排解这件事,柯小生和李全奔走得够伤脑筋了。
  古龙的老师诸葛青云打电话与古龙谈过,但他正在输血浆,未予回答。
  他结拜的干爹葛香亭出面调解,被他断然拒绝。
  著名的武侠制片老板王小生出面,被古龙出尔反尔-今天答应明天变卦,惹得王小生暴跳如雷并声明要揍古龙等。
  在经过周密考虑之后,李氏夫妇才与古龙正面蹉商。他们在蹉商中得出一致意见:和解方式应简单厄要,不用太多的人参加,请出一位头面人物来作证。最后,古龙说:
  “大哥大嫂,你们看着办吧。”
  李先生说:“那你订在明天,证人由你去物色。”
  柯小生投资开有一家“双鹤”日式料理店,地址在天津街巷道内,是一栋木结构三层瓦楼房。主要以饮食为主,生意做得相当好。
  他们双方蹉商后,约定地点就在这儿,由柯小生做东。
  为防万一,李氏夫妇事前约定了位双方都认识的刑警到场。到场的除了李氏夫妇外,另约了一位《香港报》老板东方小马,还有刘律师。
  大家按时到达“双鹤”店。古龙从大礼车上下来时,随他一道来的是一位新面孔的女子。
  当时,宝珠因倍受精神打击带着孩子离开天母出走,但走向不明。古龙在家养伤,也不甘寂寞,在短短的几天内又有了新的“内眷”。
  随古龙来的还有位宝龙影业公司的武术指导,他此行担任着古龙的保镖。
  古龙手腕上的伤口未愈,缠着一扎纱布吊在脖子上,仍摆出一副大亨的派头。
  双方的人都到齐了,柯小生将他们请到二楼的一间雅厅内。
  这间雅厅是专供商贾议事的招待室,里头桌凳什么一应俱全,装饰得富丽堂煌。
  大椭圆形桌置于厅中央,应邀人士一一落座。
  日式菜肴用小碟盛着,形同一碟精美的浮雕艺术品,一份份摆到各人面前。
  柯小生开了XO白兰地酒,先向古龙告罪敬酒。两人碰响一杯,一饮而尽。
  当他们杯子搁下时,竟情不自禁地相拥相抱痛哭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弄不懂。
  但凡与古龙相交达十年以上者,都知道为他排解纠纷最多的莫过于李氏夫妇。
  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二日的《世界日报》的影剧版上,在刊登古龙逝世的消息时,有这样一则报道。该报道套黑线的正体字横批标题是:
  “掀起豪情,文艺圈陪思前缘”。
  在该篇报道中,有诸葛青云答记者的这么一句话,他说:古龙假如死过一次,李嫂一定救过他九百九十九次。
  也就是说,李夫人为古龙排解纠纷不计其数,但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古龙哭得如此伤心。他平常嘴巴说的硬,心肠却软弱的很。
  此时此刻,也许古龙在哭他能有幸不死,而与“冤家”和解?也许是朋友情长不应发生的东西竟出人意料的发生了?也许是两个从苦难中挣扎过来的苦难兄弟同时心照彼此、终于得到了谅解?等等这些,只有他们心里有底。
  也许他俩此时此刻心里反而一点什么都没有,满满的只有心酸难禁,只有痛哭才能发泄出来这些本不应郁积于内的东西。
  他们哭过以后,古龙擦干泪痕,慷慨地对刘律师说:“和解书,你怎么写,我怎么签字。”
  这时,邀请来的刑警从外面进来,把李夫人召到僻静处悄悄交待道:
  “这样的场面非常危险,危机四伏,双方稍有不慎,就会暴发出刀光血影,要小心提防。”
  李夫人警觉地在楼道上巡回一眼,只见二楼上的各个房间里都坐满了人。
  有双方极相好的人,也有黑道上“三山五岳”的人物。他们一个个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不难想象,古龙和柯小和今日都做了不测准备,以壮胆气。另外,这些行武的人又邀请各自的铁哥,所以才聚集到这儿来。
  他们各有各的关系,各有各的立场,甚至于还有平日与谁有积怨,今日趁机报复,伺机从中渔利等等。
  人多心杂,其势险恶。
  这些帮、派,老资格的刑警一目了然。他对李夫人指点一番后,李夫人当机立断地做出决定:尽快离开是非之地,另换场所。
  这时,刘律师正聚精会神地斟酌着写和解书内容,古龙带来的新女子正在和东方小马绘声绘色地描述古龙受伤时的情景,讨论古龙的医药费问题。
  李夫人担心这女子一语不慎撩起格斗,造成更惨的流血事件,她说:
  “大家都是十多年的好友,请你不要参与意见,由他们俩人协商。”
  此话一出,都有些莫名其妙。李夫人又说:
  “古龙堪称大侠,以他的胸襟写遍天下英雄好汉;柯小生也是一向演大侠,饰演古今英雄人物。双方都是英雄好汉,再怎么棘手的事,也没有解决不了的。‘江湖道’上有例,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事情,到什么地方去解决。所以,我主张离开‘双鹤’,转移到吟松阁去,给来人留下一段佳话。”
  了解周围情况的人,立即表示赞成。东方小马说:
  “对,到北投吟松阁去解决问题,今晚上由我来做东。”
  李先生说:“我看,到吟松阁去,只需本室的人即可,其他人就不必凑这份热闹了。”
  经过大家的议论,达成了一致意见。
  柯小生这时去楼道上对各房间发话道:
  “和解已告结束,谢谢各位的关心,请大家在这儿吃酒,所有的开销是我的。”
  古龙邀请李氏夫妇坐他的大礼车去北投,里头墨绿色的坐垫上尚有无法洗除的大片血渍。
  这真是一部不祥之车,险些又送走一位新主人啊。
  由台北去北投,有一段漫长的路。
  一路上,古龙沮丧不已,他不时伤感感叹:“因失血过多 ,我在鬼门关前徘徊了一次,差点栽进去了。张开眼睛,发现吊着的输血筒,鲜血一滴一滴地往我体内渗入。当时,我才知道这条命还是属于我的。
  “宝珠带着儿子走了,人还没有死,就妻离子散。这种滋味……想想自己所受的苦,尚未成年就失去了父母之爱,家庭破裂,在饥馑中徜徉、挣扎,在案头彷徨了十多年……
  “我却像做贼一样,尽量掩饰着这些东西,但人家却认为我是玩世不恭、荒唐冷漠。我的辛酸苦楚有谁能理解?
  “假如那几筒血救不回我,我毕生的努力将半途而废。唉,荣华富贵的人生,也不过如此啊。有人称我是‘武侠霸主’。可是一个瘪三只凭一人锈扁钻就可以把我送进枉死城。做名人与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他的话,尤如人生的剖析,使李氏夫妇也倍感凄楚。
  是时,汽车已停在吟松阁旅馆门前。
  东方小马早已打电话过订妥了席位。旅馆的老板和侍女已等候在门侧相迎。
  古龙与柯小生都是这儿的熟客,又是解决问题的当事人,更是昔日溅血案的主角。他俩有着几重的身份,大家把他们簇拥进去。
  老板专门空出一间独院式的“榻榻米”套房,及时摆上酒菜再次扯起饮酒话题。
  在这儿,古龙和柯小生再次碰杯,抱头痛哭。古龙哭的更伤心,他哭过后说道:
  “我还能活着再到这儿来,真如做梦。不堪回想当时的情景。”
  大家安慰了古龙一番。刘律师写好和解书,对大家字字珠玑地念了两遍,古龙和柯小生都很满意。于是,就请他俩在上面签字,法律手续即告完成。

  凌妙颜注吟松阁事件至今有多种说法,详见/kaogu/spkz/474.htm

  虽然这几种说法看似矛盾,但你如果仔细看下主贴就会发现,其实他们说的都有道理,只是角度不同而已。当然,金庸的说法似乎远了一些。

  另外还有一点可以证明其真实性,那就是诸葛慕云所写【动作小说杂谈6——司马中原篇】中提到:将司马先生的小说也归于“动作小说”,是牵强了些,“路客与刀客”,“龙飞记”。“刀兵塚”现在都已断版了。而如最有名的“狂风沙”,其实写北方关外,唐家堡内部挣斗之遗事,但全书,跌荡起伏,历史隐线连绵不断,国内战争年代年代老百姓的困苦,北方帮会的内幕,中国西北部的风土人情,主人公的侠义,司马写来娓娓动人,此书出版后,有襃有评,而此书,篇幅极长,给拍成了电影,当然拍不出其中的“神韵”,李翰祥导演在他的“三十年细说从头”称,将这部小说拍成了“武侠片”,言下之意,不很满意。
这部电影,我们都没看过,主演是金马影帝“柯俊雄”,“柯小生”的另一件“名事”是他的手下将古龙的手砍伤。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巧得丁情(8.31重大更正)
下一篇:关于“吟松阁”事件的几种说法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