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部惊魂──《血鹦鹉》代笔分析
 
2007-05-31 21:09:00  作者:让你飞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记得高中时读署名为“古龙著”的《吸血蛾》,直看得心惊肉跳、冷汗直流,在懒洋洋的春日里感到一股透骨的凉意。当时丝毫没有怀疑这不是古龙的作品。
 
  直到把古龙的每本小说都读过至少三、四遍以上,再回过头来看《吸血蛾》时,文字风格立判高下,立刻就看出这不是古龙的作品。接着看《血鹦鹉》,也同样发现部分章节的风格同《吸血蛾》完全相同,开始怀疑有部分是黄鹰代笔的。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都认为作为“惊魂六记”中第一篇的《血鹦鹉》是古龙亲自写的,而后五记是由古龙创意并由黄鹰完成。这种说法流传较广,以至得到大部分读者的认可。
 
  由于古龙和黄鹰这两位当事人都已作古,所以对这篇作品是否代笔其实已经无从考证,可以依据的只是现存的一些出版年表和一些专家的论断。但是,笔者认为,一个成熟的古龙迷,不能被这些论断牵着鼻子走,更不能因为现存的论断而遏制自己的想法和意见。现存的古龙小说出版年表也并非权威论断,只是于东楼等人的推测和整理而已。古龙作品的真伪考辨,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未完成的课题。
 
  也有些读者虽然已经看出《血鹦鹉》“不太好看”、“下笔不够干净,读来殊不痛快”,但都没有勇气去怀疑是否代笔,原因仅仅是因为“出版年表”上没有注明代表。这是很令人丧气的。
 
  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上也有一些颇有主见的古龙迷们对《血鹦鹉》是否古龙创作提出了疑问,事实上,有些网站已把这部书收入黄鹰的作品集里。
 
  这无疑对笔者的看法已稍有印证,下面就对这本书的代笔进行分析。 
 
  可以肯定的是,序言和前面的一部分确是古龙所作,和同期创作的《白玉老虎》、《三少爷的剑》风格统一,无论是语言的锤炼、叙事的手法和气氛的渲染,都非常高明。
 
  由击杀海龙王的片断引出主人公王风的出场,很吸引人,是古龙一贯擅长的手法。王风的人物性格虽然独特,但很鲜明。接下来,神秘老人的出场、血鹦鹉的出现、铁恨和谭家三兄弟的暴毙、杀人的魔石、鹦鹉楼上的血奴、血奴的妖异,无不描写得神秘而出彩,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到故事中去,渐入佳境。
 
  然而,从“开棺验尸”章中间往后,这个近乎完美的局面被打破了。这也是笔者认为的代笔起始点。具体大致在“秋日的阳光虽然艳丽如春,怎奈花树已凋零。”前后。
 
  笔者并非认为黄鹰的文笔差劲,事实上,他是众多代笔者中写得最象古龙的,短句多,对话密集,背景切割、时空转换等蒙太奇的手法用得也不错,文笔也较优美,擅用诗词描写景物。但是和古龙相比,还是弱了几分。
 
  大凡模仿古龙文风的人,都喜欢用频繁的分段和短句,认为这样才有古龙味道,而全然不管需不需要分段,忽视了长短结合。黄鹰在这方面也存在这种问题,其短句虽多,但很多都是为短而短,只有一个节奏,在长短句结合上功力不够,写不出古龙句子那种独特的韵律感和美感,读过之后没有回味。
 
  再次,黄鹰在模仿古龙的同时,有很多自己的习惯用语,而这些习惯用语是古龙从来不用或者很少使用的。这是判断黄鹰代笔的重要依据。下面列举一些片断,以供鉴别。
 
  秋日的阳光虽然艳丽如春,怎奈花树已凋零。   
  春已逝去,秋毕竟是秋。    
  走在秋日阳光下的花树间,心里总难免有些萧索之意。
  秋色满院,秋风满院。  
  天外突然吹来了一声冷笛。    
  何处楼台?谁家冷笛?   
  笛声中无限伤悲,秋也就更萧瑟了。   
 
  (故意卖弄诗词和拖沓的景物描写是黄鹰的一贯作风) 
 
  安子豪道:“谁说我知道,我只知道那个黑衣人倒在你的脚下之后,不久就化成了飞灰,连骨头都消蚀,你却说只是用石块打了他一下。”   
  王风道:“是以你那样推测?”
 
  (不说“所以”、“因此”,说“是以”,古龙自中期后很少用这词,该书5章以后大量出现) 
 
  安子豪的面上立时露出了笑容。
 
  (不说“立刻”,说“立时”,古龙自中期后很少用这词,该书5章以后大量出现) 
 
  平安老店的老掌柜同样是个聪明人。    
  人老精,鬼老灵。    
  一个人活到那么大的年纪,即使本来是个笨蛋,也应已识相。    
  他看出安子豪引来的常笑绝非普通人。    
  普通人根本就不会十二个官差追随左右。    
  所以他非常合作。  
  他说的比安子豪更多,也更详细。    
  安子豪只是听说,他都是亲眼目睹。    
  可惜他并没有安子豪的口才,他的说话甚至没有层次。
  常笑听得虽辛苦,仍耐着性子听下去。  
 
  (为短而短,拖沓罗嗦,缺少古龙行文独有的节奏和韵律) 
 
  常笑大笑道:“好像你这种昏花老眼,世上还不多。”
 
  (不说“象”,说“好像”,古龙从无此用法,该书5章以后大量出现) 
 
  常笑非常满意这个结果。
  三个官差实在尽了心力,所提供的资料也已够详细。
  所以他让他们去休息。
  他自己却不休息,盯紧着正在剖尸体的三个人。
  这个人的耐力也同样可怕。
  三个时辰亦过去。
  店堂中已开始逐渐的暗了下来。
  现在即使还未到黄昏,也应已快到黄昏。
  验尸方面仍没有结果,解剖尸体的三个人却已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三条鱼。
 
  (为短而短,拖沓罗嗦,缺少古龙行文独有的节奏和韵律) 
 
  萧百草倏地插口道,“尽管暗器上淬有怎样厉害的毒药,足令中毒人迅速毒发身亡,血液亦未必同时停止流动。”
  常笑盯着宋妈妈,倏的一声冷笑道:“你还有月经?”
 
  (“倏地”这词,古龙从不用) 
 
  夜已深。
  一到了深夜,声音就多了。
  鸟笼的摇曳,秋虫的鸣叫,本来很微弱的声音,现在都已听得很清楚。
  天外还有风声,还有雁声。
  雁声更嘹亮,更凄凉。
  “深怕数秋更,况复秋声彻夜惊。第一雁声听不得,才听,又是秋虫第一声。凄绝梦回程,冷雨愁花伴小庭。遥想故人千里外,关情,一样疏窗一样灯。”
  秋声中的雁声,几乎被诗人普遍地应用,黄仲则这首词正是一个例子,他却说第一声听不得的是雁声。
  只因为一听到雁声,愁思很容易就来了。
 
  (卖弄诗词和景物描写是黄鹰的一贯作风) 
 
  林平已倒在地上。
  他整张脸庞都已扭曲,一脸惊惧之色。
  这惊惧之色,你说有多强烈就有多强烈。
  常笑没有解释,冷笑道:“谁知道铁恨那七八天是否一直都钉在棺材里?”
  安子豪道:“最低限度还有个人知道。”
  ……
  常笑点点头,目光转向放在那边墙下的棺材,道:“最低限度你也得搬走那副倌材,难道你不知道那副棺材就是僵尸的窝,僵尸随时都可能走回他的窝休息?”
 
  (鲜明的黄鹰用语,“你说有多……就有多……”、“最低限度”) 
 
  血奴奇怪道:“您怎知他是郭易?”
  常笑说道:“郭繁根本就只有郭易一个兄弟。”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举步走向门外。
  ……
  铁恨跟他认识只不过一天,他也在怀疑变了僵尸之后,是不是还认识他这个朋友。
  他默默举起脚步。
 
  (鲜明的黄鹰用语,“举起脚步”) 
 
  等等。不一而足,以上情况同样频繁出现于其他惊魂五记中,如果仔细阅读,黄鹰的笔法还是不太难分辨的。请大家共同讨论分析。
 
  题外话:此文其实写就很长时间了,但迟迟未发。古龙的文字对我来说,已经烂熟于心,是否代笔、哪些部分代笔一眼扫过去就能看出,根本用不着如此推敲鉴别。但要帮助别人分析,那难度就高了,非得费一番口舌不可。所以现在我也不太愿意花费这样的精力,分析了半天对方还分辨不出不说,还被某些人认为“无聊之极”,岂非好心当驴肝肺,冤枉得很。事实上,我前面发过对《剑神一笑》等作品的代笔分析,有人支持,有人不屑一顾,有人认为无聊。所幸的是,这样的文章没几篇可发的了,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相关热词搜索:血鹦鹉 代笔分析 惊魂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大旗英雄传》结局考据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