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代笔分析
 
2009-03-05 00:00:00  作者:让你飞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从1993年购入《圆月弯刀》以来,我曾经三次试图把这部书读完,但都没有成功。每次读到第十一章《双刀合璧》中间,就再也读不下去了。

  原因是下面的篇章无论是语言还是情节,都让我有种呕吐的感觉。

  这样说也许过头了一点,但却是我真实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很好地帮助了辨别了代笔的部分。

  古龙的书情节大都很绝很悬,这本《圆月弯刀》更是在鬼狐上做文章,可谓绝得有些过头了。所以对于这本书,我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好感。但是,在第十一章之前,还是不乏精彩之处,尤其是开篇的丁鹏被陷害、艺成后的丁鹏和青青设计报复柳若松这两段,写得精彩而又巧妙,是古龙一贯精擅之笔。语言风格上毫无破绽,确实是古龙后期特有的风格。所以,首先应该肯定的是这一部分确实是古龙写的。

  陈青眉因其该书情节比较特别、人物性格特殊、缺乏朋友间的激情等等,干脆认为这一部分也不是古龙写的,这种想法无疑是站不住脚的。纵a观古龙各个时期的作品,无一不是朝着“求新求变求突破”的目标在走,《楚留香》、《陆小凤》重题材创新,《欢乐英雄》重思想创新,《天涯 明月 刀》重文体创新,《绝不低头》重背景创新,《碧血洗银枪》重人物创新,《午夜兰花》、《离别勾》、《风铃中的刀声》重意境和笔法创新,甚至到遗作《猎鹰 赌局》都还在创新,难道《圆月弯刀》就不能创新、不能独特一点?

  关于司马紫烟的代笔部分,实在只能用“恶俗”两个字来概括,相信有这样感觉的人不在少数。在这方面,我又同意陈青眉的意见了:
  其实最恶俗的当然还是司马紫烟代笔的那部分,谢小玉动不动就脱衣服真是看得人想骂三字经;还有春花秋月香香小云这些丫头,简直无聊得让人不忍心看;我每次看到青青叫丁鹏“爷”的时候,胃里都有些异样……

  确实,谢小玉在古龙笔下还冰清玉洁地被偷看洗澡就要杀人,到了司马笔下摇身一变就成了动不动就脱衣的荡妇,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曹正文在《古龙小说艺术谈》中评价该书时说到:“可惜的是,《圆月弯刀》写性爱太露骨了一些,文字不够洁净,这个毛病在金庸小说中是绝对没有的。”呜呼,冤死古龙也!

  其次,丁鹏也突然象是变了个人,不但比以前狂傲了几倍,而且色心大盛,对女人来者不拒。精神上也开始出现问题,好说些莫名其妙的废话,而且喜怒无常,坏起来突然就杀人,好起来对柳若松也是谆谆教导,废话连篇。

  谢小玉操纵连云十四煞敛财的这段情节,极不合情理,有胡编乱造、敷衍了事的感觉,再往后,神剑山庄收集兵器这个情节的引入,以及龙啸云后人的出现,小李飞刀的再现江湖,使得这个作品完全偏离了主题。

  叙事手法上,都是平铺直叙的流水账,如故事梗概;绕来绕去的连篇废话味同嚼蜡,让人生厌;描写决斗场面缺乏气氛烘托,清淡寡味。

  文字上更是恶俗无比,别说连古龙的“神”,就连“形”都差得太远。

  我一直很纳闷,居然有很多专家津津乐道于《圆月弯刀》的代笔部分,对司马紫烟赞誉有加。依笔者和众多古迷读到该书后半部都实在看不下去,甚至忍不住犯恶心的经验来看,这本书的代笔部分无论情节、语言、人物刻画,都应该是打不及格的。

  至于具体的代笔开始点,应该是在第十一章《双刀合璧》的中间,丁鹏一刀击垮铁燕长老的双刀,救了谢小玉的那段情节。

  熟读古龙小说的人,对这本书的代笔开始点应该是不难看出的,因为司马紫衣的文笔和古龙还是有非常大的相距。
  谢小玉也笑了。
  "就算他们真的是鬼,我相信你也不会怕他们的。"她的声音更温柔:"我相信不管是天上,还是地下,都绝对没有让你害怕的事。

  
这两句话是古龙写的,从这两句话往下,就是他人代笔的了。
  请看代笔起始点的这段话:
  天下有什么比十七岁的少女对心目中的英雄的赞美更令男人动心? (1)
  而这个男人恰好又正是被她赞美的英雄。(2)
  天下有什么比无邪的少女的全心信赖,更令男人觉得自豪? (3)
  而她又是个美丽绝伦的少女。(4)


  第一句和第二句语气是连起来的,但却主谓不分,语意混乱。前一句已经说“对心目中的英雄的赞美”,下一句却又是“而这个男人恰好又正是被她赞美的英雄”,典型的重复性病句。应该改成“天下有什么比少女对心目中的英雄的赞美更令男人动心?而这少女又是那么的美丽。”才算通顺。

  这四段话,已和古龙的语言文风有了明显差别,没有了从容、精确之感,更缺少了古龙语句特有的韵律感,显得局促、造作。

  再看下面的句子:
  她只有惶恐地回答道:“是……是的!”
  丁鹏更冷地道:“可是别人都说谢晓峰没有女儿。”
  谢小玉笑了起来道:“……”
  ……
  谢小玉吞了一口口水,艰涩地道:“……”

  

  古龙描写人物对话,从来不用“惶恐地”“回答道”、“更冷地道”、“笑了起来道”、“艰涩地道”这类拖沓的形容词和表述方式,就算在早期作品中,也极少使用,更别说成熟的晚期作品了。大家可以对比看看前十章的对话描写。

  “惶恐”这个词是描写心理的,而不是表情的,而古龙描写对话,一般都是用“冷笑”、“正色”、“微笑”、“悠然”等可以感官体会到的表情,而从不用“慌张地道”、“心虚地道”、“悲伤地道”、“高兴地道”这类多余的词,说话人的心理活动完全可以从他的表情和语言中体会。──有点象海明威的“冰山”描写法。

  在代笔的开始点上,我又和陈青眉的判断不谋而合:
  如果依我又看了第四遍的判断,我会说第二个人代笔是从第十一章《双刀合壁》铁燕长老击出双刀合璧起,这一章的前半部分及之前的内容是第一个人写的,后半部分及之后的内容是第二个人写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剑·花·烟雨江南》代笔考证
下一篇:司马紫烟续写《圆月弯刀》的几处败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