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可恨
 
2006-06-13 11:00:00  作者:杨书云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曾经有有段时间我每天晚上要经过一段让人头疼的街,也不怪街,怪那一群沿街有家的狗,每当在夜深时,精神疲倦而且极度放松的自己总要遭遇这群畜生,敌众我寡,所以不免会有因为紧张而带来的气愤,常常还要故做姿态的尽力表现的拘束和小心的样子,这是在向这些狗表示自己的弱势力,一求某种谅解吗?

想想后连自己都回脸红的笑的,我是多么窝囊啊,人虽然大可不必对畜生一般见识,而内心深处早已经怒火难以熄灭了,人的自尊怎可这样被触伤,自己又是一个超小心眼,自然难以忍受这些烦恼,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最过分只是心头企图一心头那恨火烧伤或烧的更伤他们,就这样我放了 差不多两个月的火,但好象效果几乎是零他们依然健康,冲着我的叫喊声依然如雷,我也依然、生气着,烦恼着,....

时间还在流着,又一个晚上我经过那多熟悉而不怎么喜欢的街上,很以外这次没那么多狗了,只有一只,更以外的是他不是站着而是躺着,细看时那已经死了,我的心马上软的和棉花糖一般,怎能人心多瞧几眼,与此同时,心中的那份恩怨好象也化为乌有了,还好如流水半般的车流阻断了我的视线,

我走开了,心中却总浮现着一幕:暴尸于街头车轮之下的一条死狗,这是多么另人痛心的啊,可是我曾经恨过他啊,我怎能原谅自己。为了能让自己解脱这种自责我决定在第二天晚上毫无抱怨的让这条狗的其他同伴冲我狂叫一番,可是自此以后的每一天我都没有在 那条街上见到任何一只狗。

相关热词搜索:可怜的可恨

上一篇:暴力与倾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