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被砸碎的时代──外行看《新上海滩》
 
2007-12-08 08:37:00  作者:风行天下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在这许多畏畏缩缩的叫化子和穷人中间,不时走过一些高贵马车,里面或者坐着狐狸,或者坐着偷东西的喜鹊,或者坐着捕食小生物的猛禽。”——《木偶奇遇记》
就象83射雕一样,80上海滩被认为是不可超越的经典之作,但是,新上海滩成功的把经典颠覆了。当然,我不懂得影视艺术,只能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来发表我的观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所看到的,大多也是热闹。

人物

黄晓明版许文强

许文强

在传说中,许文强之于周润发,正如楚留香之于郑少秋,黄蓉之于翁美玲,已经将人物演绎到了极致,后来人只能模仿,不可超越。对于黄晓明,周润发的拥趸多以“嫩”、“矫情”、“做作”来形容,然而黄晓明果真就一无是处么?不然!

同样是从北平到上海滩讨生活的学生,周润发的许文强是以赤祼祼的利益以行为指南的,理想幻灭后的许文强,周身洋溢着黑道的气息,他到上海直接了当的要攫取利益。而黄晓明的许文强,则更多了一些侠气,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与抱负,始终不愿为他人所左右,始终在义与利的冲突中选择前者。他与冯敬尧的冲突,并非是因为利益冲突,而是义——民族大义。当然,这样的定位对于愤青们来说,是十分乐于看到的——狂砍日本人么。但是,抛开其他不论,对于“义”的选择,使得黄晓明的许文强始终保持着独立——独立的人格,独立的自由。这与“侠”的定义,不是很接近的么?

自然,对于人物的定位,是编剧改造的结果,但是正是这种改造,使黄晓明增添了重新诠释许文强的空间,也因此与周润发的许文强拉开了距离。新上海滩中的许文强,处处以先知的智者形象出现,也正是他抛开了利益,才能擦亮自己的眼睛。

败笔:不得不承认,黄晓明还是没有走出周润发的影子,不管是造型还是抽烟的动作,都是活脱脱的周润发。就算把西门吹雪当成自己的偶像,叶孤鸿也不必一身白衣胜雪啊。有时想想,不再抽烟的许文强,又应当是个什么样子?
 

丁力

未发迹时的丁力是一个水果小贩,最大的梦想是能够做到象冯敬尧一样的地位。这并不奇怪,对于一个民工或苦孩子来说,他的偶象很可能不是雷锋,而是当地的黑社会老大。象丁力这样的人,不可能暮为田舍郎,朝登天子堂,传统意义上的上流社会的大门对他来说已经关闭了,他只能通过其他的途径实现自己的梦想。在旧上海这样经济畸形繁荣政治一片混乱的社会(姑且让我们这样认为),走黑帮路线显然是一条捷径。富人的儿子生下来就是富人,贵族的儿子生下来就是贵族,穷人的儿子如果想成为富人成为贵族,只有用血汗与生命去换取。丁力做到了,是用自己的血汗与生命去换取的,虽然在剧终时他开枪打死了许文强,但是依然值得我们去尊重。

故事中有一个剧外人许文强就足够了,不能苟求每个人都站在旁观者的高度去指手划脚。假如你是丁力,一个指望卖点水果养活母亲的街头小贩,时时被有执照没执照的街霸流氓收取保护费用,没有房子,没有本钱,没有文化,你能好意思要求他甘于困苦平淡,默默终生至死么?

和尚动得,为何丁力就动不得?冯敬尧苦力出身,靠着一路砍杀,照样成为有钱有势的大亨,照样迈入上流社会的门槛,人人见了都得尊称一声“冯先生”,那么为何丁力就不能成为“丁先生”?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人物。丁力只不过是另一个冯敬尧,一个青年时代的冯敬尧,而冯敬尧之所以赏识丁力,并非是全然没有道理的,也许他从丁力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败笔:不必为了衬托许文强的英俊潇洒,而刻意的把丁力的形象搞得獐头鼠目。没有看过黄海波的生活照,也许那也是一个俊朗小生,但是剧中的丁力,形象确实过于猥琐了。就算冯程程迫于剧情而不得不看他顺眼,观者如我,可是要大大吃醋作呕的。印象中的丁力,是应当作为许文强的另一种性格出现的,是粗线条的许文强,少了许多儒雅,多了一些霸气;可以不英俊,但不能不硬朗。正如与楚留香搭档的胡铁花,与沈浪搭挡的熊猫儿。可惜,这个丁力的形象过于软面了。

 

冯敬尧

因为没有珠玉在前而无所顾忌,也因为老姜弥辣炉火纯青,所以李雪健能把冯敬尧演绎得淋漓尽致,锋芒盖过了一号主角许文强,从而成为一个新的里程碑。
剧情开始时的冯敬尧,已经是上海滩的黑社会老大,性格已经被定位成阴鸷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依靠黑道经历出人头地的冯敬尧,处于由黑到白的漂洗过程,他一再强调要做正经生意,并企图成为华董,也正是此类人物的必然走向。马克思在论及资本的原始积累时说:“在真正的历史上,征服、奴役、掠夺、杀戮,总之,暴力起着巨大的作用。”一般来说,在用暴力手段聚积财富完成原始积累后,他们便“开始积极的向合法社会渗透”(《关于有组织犯罪的几点思考》http://www.10662580.com/p56/F1C10BBB/),通过包装,以企业的方式进行运作,同时向政界进军,为自己戴上各种光环。如此的例子,还需要一一列举么?

但是,真正决定他们走向的,无论在任何时候,仍然是利益。冯敬尧曾语重心长的讲:什么朋友啊,敌人啊,都是假的。那么对于他而言,什么才是真实的?答案不言而喻,无非是利益二字。在义与利发生冲突时,他选择的,一定是后者。这也便是他与许文强水火不容的真正原因。

黑道人物并不是江湖好汉,江湖好汉把义看得比天都大,鲁智深千里护送,并非是因为林冲曾送给他十两蒜条金,黑道人物计较的却是利益,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们永远都不会主动去做。即便把自己装扮成慈善家,也无非是在沽名钓誉,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要想真正的了解他们,必须要晓得他们起家的根源与手段,然而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对此都讳莫如深,不象武都头一样,时刻把景阳岗上打死猛虎挂在嘴上,也不会象鲁达一样,把三拳打死镇关西作为自己的辉煌经历。

即使冯敬尧完成了漂白过程,并且彻底的摒弃了暴力,成为一个合法的商人,一个可亲的慈善家,一个可敬的长者,主也不会宽恕他的原罪。永远不会。

人性都有两面,心狠手辣阴险歹毒的冯敬尧,与女儿相处的时候,却是娇宠纵容,可以与她一起跳皮筋。也只有此时,他才会露出发于内心的微笑。这并不奇怪,柏扬讲到纳粹德国的集中营时说:很难想到一个可以狂暴的把被关押者踩死的看守,在家里因为一只金丝雀死了,都会为它哭泣。同样,不能因为冯敬尧的阴鸷深沉,重利轻义,就去认为他不配享有亲情。当然,有些宦海沉浮多年的老手,在面对子女时照样也大讲官腔,那是技在于身,不觉形之于外了。

李雪健真是野狐精,果真是洞悉冯敬尧式人物的内心。让他去演绎“看起来就像是个土头土脑的乡下老人,但神情中却自然流露出无法形容的威严”的冯敬尧,果然是形神俱似,大多数时间沉默寡言,但是出声便是不可抗拒的命令。尤其剧终在面对许文强的枪口时冷静表情下强自压制的恐慌,在丁力开枪击倒许文强时不自觉的快意,都被李雪健面部的几丝肌肉运用表现得恰到好处。

后来人再去演绎冯敬尧时,不知还能不能走出李雪健的影子?

败笔:李雪健的演技无可挑剔,如果说确实有败笔,罪过也只能记在编剧与导演身上。

 

冯程程

孙俪的冯程程遭到了众口一辞的批评与抵制,其实不然。

孙俪还是漂亮的,一张脸看上去干净透明,自然而然的带着高雅华贵,并不象赵雅芝,有着太多的风尘气息。自然,孙俪的嘴巴有些大,嘴唇有些厚,不过,那不也正是性感么。至于演技,孙俪还是表现出了应当属于冯程程的单纯与复杂,快乐与开心,痛苦与绝望。

单亲家庭的冯程程从出生就衣食无忧,大学毕业回到上海,成长经历平淡得如同一张白纸,在她眼中的冯敬尧,只能是慈祥可亲的父亲,决不会是阴狠深沉的黑社会分子。父亲给予她的,只是疼爱、呵护、纵容,是血缘关系带来的亲情。而改变她人生命运的,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亲情与生俱来,爱情却是突发的。一直令人无法解释的是,许文强用什么吸引了冯程程,或是冯程程为什么会爱上许文强?也许,一切都不需要答案,因为爱情只是一种感觉,在它突然袭来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抗拒。但是很显然,冯程程是用自己的全部去爱着许文强的,虽然这场爱情因为命运的捉弄,最终成为悲剧。

剧中的许文强与冯程程被金大中绑在一起,在这个时候,冯程程居然笑了。许文强问:为什么笑?冯程程说了一句非常熟悉的话:因为能和你在一起了。这一句话能感动多少人?那许文强爱冯程程么?

起初的许文强之于冯程程是若即若离的,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冯程程的一厢情愿,许文强的心有别属。但是别忘了,故事开始时许文强走下火车,初见冯程程时那一刹那的惊艳,早就为这场爱情打下伏笔了。也正应了一句老话:男人靠内心打动女人,但是男人了解女人,往往是从她的外表开始。

感动于许文强握着程程的手,说:我真的想一辈子就这样握着你的手,一直到我们都老了,还这样握着你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往往是一切美好爱情的开始,但是能做到的,又有几人?总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偏偏是爱情。许文强第一次要离开上海,程程感觉到的,是充满希望后的失望。两人在香港的重逢,程程的希望卷土重来,然后,是无助的绝望。

可以批评程程是温室中的花朵,全然不知道世上还有贫穷、饥荒、不公、丑恶、黑暗,但是她向往追求自己的爱情,有什么错误?为了爱情而痛苦与为了国家民族而痛苦,谈不上那个更加伟大。程程没有去伤害别人,这就足够了。许文强带给她的,只是让她在不断的快乐、痛苦、绝望中重复轮回,永远都是一个被伤害的对象。包括许文强的死,所能惩罚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敌人,所能伤害的,仍然只是一个深爱着他的无助善良的女子。

相关热词搜索:上海滩 外行 价值

上一篇:无声的花样年华 - 我读《长恨歌》
下一篇:一唱三叹──《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