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14 10:35:00  作者:莫轲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完美的另一半是伤害。
故里是一种痛,所谓唯美也不过是建筑在伤口上的,蚌因腹中隐含的沙砾而伤,同时也是因此而获得了属于珍珠由内迸外的美丽,————珍珠是伤逝中的完美。
就好象黄土高原,地表上的一道明伤暗逝。
高原如梦,真正的现实灰使梦境在一个瞬间一分为二,这一切或许不需要任何理由,故里的伤,是一道暗伤,所谓爱,大抵是一种建立在伤痛上的情感罢。
在繁华淙淙的往世里,有着蝴蝶,我见见过它们的幼虫走向成虫————直至飞出的全部过程,一切像是在做梦,终于望见归醒的灿烂与美丽,————刹那定型。

想起一个不再的年代,王菲的蝴蝶妆,她的眼底贴着眼泪一般的闪泪,在台上的奢华与灯光、仰慕下,唱着属于她的蝴蝶。
蝴蝶,在她那里不过是一个时代的代名词,我不爱蝴蝶真正看过它们从那样的丑陋到如此的惊赫是一种伤害。
1998年的大世界演唱会后,一切都是平静的,卸妆,卸去一切掩饰,脸最终也不过是最后不能退去的掩饰,那在台上流着蝴蝶泪的女子最终逃不过一个叫做窦靖童的小孩叫她妈妈的现实。
舞台是脸的,舞台的泪片不过是化妆术的一种,就好象蝴蝶翅膀上的保护色,————不过是为了更好、不受侵害的生存。蝴蝶的眼泪不过是伪装,一切都可以,就在演唱会最后彩片纷飞的时刻,她告别了那个属于自己年轻的时代,浓浓的艳妆,不过掩饰了一个女人曾经的年华。

女人若没了化妆品怎么活?
既然是那样的残酷,到不如说生命自身就是一个不曾完美的蚕蜕,我记着那个所谓不同于俗世女子那蝴蝶时光,她的眼泪不过是掩饰下的光环。
她的挚,大概不过淡淡悠悠地消逝,女人总会害怕脸上逐渐出现的天然增予。
蝴蝶泪……

故里已是一个抽象性的名词,很难想象出那是怎样的一片天地,有人笑痴,有人却笑狂,直到什么才是错去,不去转那记忆深处的“第九十九道弯”。
走在乡间的小道上,————大概就是故里的记忆罢!
掩饰了……掩饰了那么多,最终不过回顾那样的蚕蜕,远处却退着皮。好象脱去人形的狼人,在月圆的那一刻疯狂地号叫,迸发出生命的力量与本能的气息。
一切都是故里所予,眼泪也不过如此。
蝴蝶可以去飞,但终究会消失会在这个世界上,所以只能说她们曾经来过。
有人甘当落叶,在那段岁末留恋并永存于那无限纷华的人间。
远处,有人唱着,或许忘了下一秒钟要吟的词,只惜这样的延续不过是一种追求的凌乱。

“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象进去。”————故事或许随时像一场毛毛糙糙的婚姻,随时告吹,窦唯和王菲是这样,最终劳燕分飞,雁过无声,可有人却冥冥中记着,多少芳华,多少绝代不过笑谈一惑中……
留下的不过是离婚证书,上面的人物不会像结婚,————走入那城郭那样的欣喜,或者会,或者只是为了一切的自由,一切背后的无限堕落,风尘可以堕落,蝴蝶可以堕落,
婚姻可以堕落……还有什么是不可以?!
故里不过是在记忆中的一道芊浅的疤,可能一辈子带着,但也可以在整形手术台上一刀了决,一辈子就达成了“终身无忧”的协定……
不意中走过了好多年,有人在哭,有人在笑,当年的《过把瘾》里那在告别初恋的爱人还唱着曾经热恋的歌?

越过很多,明白了很多,忘了的也一样很多……

走过白衣飘荡的年代,走到红风衣一瞬出现的惊鸿。
走出围城那层层城郭还是有那一道道墙,这就是生活,恋人不再唱,就好象回到故里的枯草垛中的烂漫,只可惜那里没了当初的新奇,时间变了,永恒变了,曾经的青年也变了,当年的爱情变了,现在的价值同样变了……

走走故里的小道,发现自己一下蓦然回到多少年前,感觉依然物是人非,过眼云烟,纷纷扰扰,那就过去吧,记忆中的花还开着,也就这样罢……
蓦然回首,当年的笑话,现在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胡同里的勾勾画画会让人想起很多,曾经摇晃的车铃,曾经闪亮的小灯,————大概月落无声,黯淡消声……

故里不过是那个曾经无限蔚蓝的天!
天上的白云还会像我们当年那样自由吗……
追过红色的记忆天空,只是冥冥中想起那天晚上王菲似乎在一片淡红中谢幕,告别,告别了一个时代的雪花纷飞……
时光飞逝,老去的已经老去,死亡的终归离别一个个人生的车站,红颜的芬华也许有人还能记得几许罢。纷华的季候风,终归不会停止,仍旧吹着……
她唱着,哀邪地笑,想要忘却一切。

语言掩饰着她的哀,她不再冷,因为女人的一生若没有男人来赏颜便是一道永恒的伤……
纵然她们有相思子凋零忘却的香稠……
蝴蝶泪不过是伤的掩饰,女人也因此而变得哀愁。
故里的曼秘也因为现已荒色的草变得更加现实。
多少年后,你还会记得有个女子的荧荧身影从你脑海中的一个身边突然划过?
像蝴蝶泪一般从眼睑边划过一条美丽、惊艳的弧……
记忆却像那个女人眼下的蝴蝶泪,在那一瞬间变做永恒。
而那个女子却消失于芸芸众生中,不再出现。
故里的小道,像个收容的站台,整理着往昔过往蝴蝶的翅膀,还有布在上面的颜色……
更何况蝴蝶泪?
伤到动情处,焉留凝之。菁菁水淙淙,水已逝之。

蝴蝶泪与故里的故事,大抵不过你我片刻笑看……
也许这一切仍在继续,永不停止。
梦里不过路过一片青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时光流转中的精粹——张曼玉
下一篇:当王八爱上绿豆(10.25)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