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不住的思绪
 
2005-03-14 10:56:00  作者:璎绫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一个地方,那里有我的梦。
之所以称之为梦,是因为永远无法实现,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它,听它的风,赏它的花,叹它的河。
浪漫多情的丽娃河畔,深埋了多少年的涟漪,终究还是荡了起来。
当年的我,青春,年少,对它充满了无限向往和憧憬。传说中的它,是如此美丽,以至于多年后,我依旧记忆着,不能,也不敢忘怀。
因为那是梦,是年轻,是活力。
夕阳下的清风,一点一点吹散的尘世,吹来了晚霞。
手中捧着的,是烟波江上,是情,是爱。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纵使只为一条河,也堪起一怀愁绪,原以那心中的乡关,便是眼前了。
回不去。
回不去乡关的风花雪月,回不去乡关的一抹残韵清曲。
多年的风霜,早已改变了模样,脸上虽稚气犹存,心却已然老了。
沧桑。
别人说我沧桑。
是么?
是的。
是的……

我喜欢沧桑。
若是冷血,只怕是最好人来做弟弟,因他的热血沸腾,因他的越挫越勇,因他的年少。
我,比他大呢。
若是无情,许是可远观而不可近看。他是一团气质,在眼中模糊得清晰,清晰得模糊,伸手触去,到头来也是空吧?
若是铁手,我会将他当作大哥,那般温文,那般君子,那般正气,那般令人向往。开心时可以对他撒娇,生气时可以对他发火,难过时可以对他哭泣。他许会淡淡地,温柔地一笑,笑得一江春水都皱了,笑得满枝海棠都开了,笑得河边柳条都绿了。
但若是追命呢?
我会嫁给他。
很喜欢浪子,孤寂地饮酒,压抑心中的空洞。满脸的痕迹,刻着两个字:
沧桑。
或者,我本来也是一个浪子吧,至少灵魂是。
宁可漂泊奔波,尝尽人间百味,也不安于某处,不想一辈子平平淡淡,满满足足。
温水加了温水,还是一杯,不冷不热,恰到好处。
浪子遇到浪子,便是两颗寂寞的心,撞倒了一起,翻出了火花。
至少,彼此之间有个安慰吧。

她们都说,还是嫁给铁手好。
我笑,笑得灿烂,却又无奈。
我还是爱追命吧。

风乍起,乍散,吹得了一地落花,却吹不了日暮迟归的倦意。
曾在想,今后,大概会跑得远远的,惹满身风尘,满心苍茫,然后等到日暮时,坐在江边,看烟波浩淼,思江南水榭,望属于我的乡关。
要谢这一段山,一段水,一段意,一段念。若没有了它们,心中又怎有牵挂,怎有方向?
故土的味道,可思,可记,可想,可忆。
思繁花如锦,记童年欢颜,想岸边垂柳,忆井中甘泉。
嘴里,亦可轻念着那一句: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相关热词搜索:思绪

上一篇:梦笔生花
下一篇:纯真年代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