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夜
 
2007-10-13 11:11:00  作者:两个寂寞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夜。
窗外是一轮明月,月圆如玉盘,月光皎洁似白雪。
窗内灯火也甚为明亮,仿佛要与月光相映争辉。
因为这里正是通宵营业的“如春楼”。
袁十八正在“如春楼”华丽又温暖的厢房里,抱着又软又香的如花,喝着又醇又美的陈年女儿红。
他懒洋洋地眯着醉眼眺了下窗外的明月,迷糊糊地问道:“月儿这么圆,莫非已经是中秋?”
如花将杯酒递到他嘴边,娇笑道:“你喝了这杯,我才告诉你?”
袁十八将酒喝完,还顺口亲了下如花哪只白嫩的小手,又笑着说:“我一介浪子,只要有美人美酒作伴,又何必理他是什么时日?”
忽然窗口外有人冷笑道:“只知自己风流快活,却不管兄弟是死是活。”
本来似是醉到眼睛都睁不开的袁十八忽然将如花推开,闪电般跳了起来对着窗口喝道:“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袁十八缓缓靠近窗口。
 “嗖”的一声,一柄小刀带着张纸从窗口射入,袁十八伸手抄住,只见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欲要七星活,来王府桃林,早来见人,迟到见尸。”
看完最后一个字,袁十八的人就已飘出了窗外。
如花拾起袁十八丢下的纸条,看后暗思道:“七星自然是十八的好朋友神偷陶七星,这王府莫非是十王爷的王府?”
不错,正是十王爷的王府。
袁十八壁虎般紧贴在王府高厚围墙的阴暗处,眼睛盯着的是一片杨桃林,在一队队巡逻士兵相错开的哪一时间,他就如夜归飞鸟般投了入王府后院的扬桃林。
月光虽亮,却只有斑斑点点照得进这浓密的桃林,所以桃林里很黯暗,也很寂静。
听说十王爷曾纳了小妾叫杨桃,杨桃年青貌美很讨王爷的欢心,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没多久就遭正王妃的迫害上了吊。
十王爷为了怀念她,所以才有了这片杨桃林,而有人传言在月圆的夜晚,还在这里看到过死去的杨桃。
这种传言真令人恐怖。
现在正是杨桃成熟的季节,阵阵诱人的桃果香味扑鼻,袁十八却连一点兴趣没有,他只是很仔细地用目光搜索着这片桃林。
突然袁十八打了个冷战,因为他发现在前面树上竟然有个飘忽的黑影。
他小心翼翼地行近,就看到这个黑影原来是一个悬吊在树杆上的人,身体一荡一荡的晃动,竟似是具吊死尸。
袁十八的心沉了下去,难道自己来迟了?
死尸吊得并不高,但袁十八还是无法看清他是不是陶七星。
袁十八应该上去将死尸放下来的,但他却没有这样做,他根本没有动,只是站在树下,望着哪具死尸。
他是不是怕有诈?
过了一会,忽然发生了件诡异的事情,死尸垂着的头竟慢慢抬了起来。
这实在令人害怕,但袁十八却没有一丁点害怕的意思,他已经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这个人其实还没有死,他的胸口还在起伏呼吸,但已经很微弱,很困难。
这个人还在挣扎着抬起他的头,终于他抬了起来一下,袁十八终于也看清了他的脸,他赫然正是陶七星。
陶七星当然也看到袁十八,他痛苦地说:“我…快不…行了,快…快把我…放下…来…?”他声音很微弱,仿佛只剩半口气了。
但袁十八还是呆呆地站在下面,远远望着他,既没有回答,也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
陶七星又痛苦地说:“我…我…”他已连一口气都提不起来了。
袁十八忽然很为难地说:“我很想放你下来,但我又怕…”
陶七星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无力地睁着眼睛望了下袁十八,仿佛在问:“你怕什么?”
袁十八接着道:“我怕在我上去时,有人会突然给我来一脚,打一掌,又或者说我是笨猪什么的。”
陶七星用尽所有力气说出了一个字:“谁?”
袁十八笑道:“除了是古灵精怪的陶七星还会有谁?”
陶七星忽然也笑了,他身子荡了荡,就向袁十八飘了过去,口中还大声道:“哎,怎么每次都骗不倒你的?”
袁十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你小声点,这里是王府?”
陶七星轻蔑道:“王府怕什么,皇宫我还去过哩。”
袁十八笑了笑说:“谁不知陶神偷轻功天下无双,你当然不怕,但我怕。”
陶七星道:“只怕无酒无色的袁十八几时变得这么胆小了?”
袁十八又笑道:“跟你打交道,我还是小心为好?”
陶七星白了他一眼,忍不住问:“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骗你的?”
袁十八慢慢说道:“这次太简单了。第一,你的字写得太难看,很容易就让人认出来。第二,你上吊连根绳都没有,用手吊着,我又怎么会看不到呢?第三,谁叫你轻功这么好,死尸都飘飘荡荡的,还找根哪么细的树枝来吊,这根本不合理嘛?”
陶七星一拍脑袋,恼气说:“咳,我怎么没想到呢?我怎么这么笨呀?”
袁十八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其实你能做到这样的效果,已经很不错了,可以骗过很多人的了。”
陶七星沮丧道:“我可以骗倒很多人,但就是一次也骗你不倒。”
袁十八道:“哪是因为我对你太熟悉、太了解了。”
陶七星叹气道:“唉…”
袁十八道:“别说这个了。来,说说今晚有什么好宝贝吧?”
陶七星忽然气道:“你又是怎么知道今晚有好宝贝的?”
“车,你每次叫我都是有宝贝的嘛?”
“哪也是…”
“快说吧?”
陶七星很神秘地说:“我得到消息,十王府准备了一件稀世珍宝,听说是要在八月十五中秋节的庆典上献给皇上。”
“今天才八月十四?”
“今晚王府忽然来了很多好手,我猜他要在夜里送入宫?”
“在外面动手岂不是更好?”
“不一定,如此宝物,必定有大批高手护送,而且近日在附近出现的大盗多得要命,可能都盯上了这个好东西。”
袁十八沉吟道:“唔,这肯定是件好东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
“哪当然,我都打探三天了,是一件叫作‘月光宝盒’的宝物?”
袁十八惊道:“‘月光宝盒’?不会是西游记里面的哪个吧?”
“很有可能就是哪个‘月光宝盒’?”
“你真是太牛了?你自己玩吧,我回去喝杯酒好过。”
陶七星急道:“月光宝盒里还有宝物。”
“什么宝物?”
“暂时保密。”
“哪月光宝盒在哪里?”
“就在王府里面。”
“王府里,怪不得有这么多卫兵?怎么动手?”
“我有计划?”
“什么计划?”
“我去东面的马房放马,你到南面放火,随便再制造点小混乱,然后大家再到中间的哪座屋顶会合,哪里是王府的宝库。”
袁十八道:“南面是正门,你叫我在正门放火?亏你想得到?”
陶七星笑道:“你这么聪明,放火这点小事还难得到你?”
袁十八道:“就是太简单了,我想跟你换…”
陶七星忽然正色道:“别说了,行动。”
袁十八也不再说什么了,将陶七星给自己的脸具戴上,就朝南边闪了过去。
袁下八躲在屋脊后,偷偷地观察,正门守卫多得要命,而且没有什么可以燃烧的物品。
袁十八实在没有办法,正准备到其它地方看看有没有适合放火的。
这时忽然从王府里面开出了六辆马车,六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又大又坚固,外面都镶上了一层厚厚的铁皮,就像是一口巨型的箱子,只不知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但袁十八知道,绝对是贵重的物品,因为每辆车周围都配了四队士兵,每个士兵都步伐沉稳,目光闪动,明显身手都不差。而且每队士兵前面还有一名骑着马的将领,袁十八认出有几个是京城的捕头,有一个更是赫赫有名的‘铁面神捕’铜坚。
难道这就是护送月光宝盒的队伍?
袁十八望了望,六辆马车已经浩浩荡荡地开出了正门,一出正门就分开六队人马,竟然豪不顾忌,亮得官灯和大声吆喝开道,朝六个不同的方向慢悠悠地行去。
袁十八本想跟随着出去,但他想了想又停了下来。
到底月光宝盒在哪一辆车上呢?
袁十八脸上露出了笑意,他忽然朝北面潜了过去。
北面只开了个小门,守在小门旁的只有两个正在打磕睡的士兵,袁十八却很仔细地盯着这两个士兵,果然他很快就发现这两个士兵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他们身上穿着士兵服但里面还穿了套灰色布衣,脚上穿的也是武林中人最喜爱的牛皮便靴,而且睡眼开合间,精光四射,显然在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这时东面忽然杂声大作,马嘶人声,响成一团,袁十八知道肯定是陶七星放了马,他心里暗道不好,恐怕惊动他们的计划了。
哪两个士兵脸色也变了变,又过了几盏茶的功夫,仍然不见有任何动静,袁十八有点按捺不住了。
这时哪两个士兵忽然将小门打开,王府里面慢吐吐地驶出一辆马车,马车又破又旧,马也又老又瘦,车没有篷,后面载了几扎稻草,车上只有一个戴着草帽的车夫。
哪两个士兵又将身上的士兵服脱了下来,包成一团,塞在稻草里,瞬间就变成了一辆在夜里赶路的普通百姓的马车。
马车看上去虽然走得很慢,但只一会就远到快看不见了,袁十八不敢迟缓,立即展开轻功跟了上去,他没有忘记在屋顶上给陶七星留下暗记。
马车走了一段道就忽然在路旁停了下来。、车后有个人问道:“怎么回事?”
哪戴着草帽的车夫下了车,转到车后对哪两个士兵道:“车轴坏了。”
“我来看…”
他话未说完,已经变成一声闷响。
车夫手中的马鞭像支锥一样刺入了他的心脏。
另一个人虽然吃惊,但手脚却丝毫未乱,骤然踢出了三脚,打出三掌。
竟是罕见的 “追风腿”和“绝命掌”,只可惜他的脚只踢到一半就垂了下去。
车夫长长的马鞭蛇一般緾上了他的脖子,緾得他双眼都死鱼一样凸了出来,仿佛不相信地问:“为什么?”
袁十八也大吃一惊,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车夫将草帽掀掉,笑着道:“我花了哪么多功夫取得王爷信任,让我护送这个宝物,为的就是得到这个宝贝。”
袁十八认出他竟然就是恶名远播的大盗“偷天换日”钟德守。
钟德守拔开稻草,去取藏在里面的宝物,但他突然惊呼了一声。
袁十八想道:莫非宝物不在里面?
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一柄剑自钟德守背后慢慢透了出来。
原来稻草里面还藏着人,钟德守慢慢倒下,袁十八就见到了这个人。
一个矮小如孩童却有一笔白胡子的老者冷冷道:“可惜你并没有真正取得王爷的信任,而我才是。”
袁十八这下真的惊愕了,这不正是‘盗遍天下无人知’的无影子。
只见无影子从稻草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盒子很大,浑圆如月,外面也像月亮一样闪闪发亮。
原来这就是‘月光宝盒’!
无影子得意地笑了,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宝盒,但一打开盒子,他就再也没有笑了。
宝盒里没有宝物,只有要人命的暗器,一逢从盒内激射出来的飞针要了他的命。
这下袁十八并没有很吃惊,因为太多的惊变了,他已经能点麻木了,他只是想知道陶七星怎么样了。
袁十八返回到王府时,陶七星正从后院飞出来,他手里提着一只盒子,和马车上哪只是一模一样的。
袁十八大惊,他急忙去夺。
陶七星也惊道:“你作什么?想黑吃黑么?”
袁十八五没有跟他解释,只是不断去抢盒子。
陶七星忽然展开身法朝一间屋脊上飘了上去,袁十五当然紧追着,两在屋顶上追逐不休。
在一间亮着灯火的楼顶,陶七星忽然停了下来,他坐下对袁十八道:“别玩了,我们来看看这个宝贝吧?”
袁十八急道:“不要…”
但陶七星已经将盒子打开了,没有暗器,只有月饼。
盒子里面竟然只有八个月饼,周围七只小月饼伴着中间一个大月饼,显然是取意七星伴月。
这下袁十八真的呆住了,他忽然踢了陶七星一脚,怒骂道:“你这混蛋,没事来消谴我啊?”
陶七星也很吃惊,他想了下,忽然道:“我知道了。”
袁十八问:“你知道什么?”
陶七星道:“‘月光宝盒’的秘密?”
“快说吧?”
“现在还不能说?”
“为什么?”
“因为现在还不是中秋节。”
“去你的,我下去喝酒,你在这傻吧!”
陶七星也不恼,他笑道:“你知道什么?” 他拿起一个月饼说:“答案在这。”
袁十八白了他一眼,抢过他手中的月饼,道:“难道答案是月饼?”
陶七星点头道:“没错,就是月饼。”
袁十八惊讶道:“真的?”
陶七星道:“当然是真…”
陶七星突然说不出话来,因为袁十八已将一只月饼塞入了他的口。
陶七星把口中的月饼拿出后,说:“你干什么?”
袁十八道:“要你胡说蒙人?”
陶七星说:“你别急嘛,听我把话说完。”
袁十八说:“现在又没月饼塞住你的口。”
陶七星说:“有没有听过在寿包里放铜钱的习俗。”
袁十八急问道:“你是说有好东西藏在这些月饼里?”
陶七星慢慢道:“不错,而且是一颗夜明珠。”
袁十八忽然气恼道:“你怎么不早说呢?”
陶七星道:“现在说又怎么啦?”
袁十八没有答话,他已经在找月饼吃了起来。
陶七星急道:“你,等明晚中秋节再吃啊。”
但袁十八没有停口。
陶七星死死地盯着他的手。
忽然袁十八停了下来,双手捂着脖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卡着喉咙。
陶七星大惊,他问道:“你怎么啦?”
袁十八很困难地咽了下,才道:“我可能把它吃了?圆圆的我还以为是鸡蛋呢?”
陶七星脸色一变,他忽然出手,点了袁十八胸口几处穴道,冷冷地说:“兄弟,要怪就怪这颗夜明珠太值钱了。”
袁十八急道:“你想干什么?”
陶七星阴沉道:“我要把把夜明珠取出来。
袁十八惊呼:“不要,啊,不要,啊,不要摸哪里。”
陶七星将手从他裤头里伸出,手里有颗大如鸽蛋的珠子,珠子发着耀眼的亮光,月光都像黯然失色。
他笑道:“我虽然骗不了你,但你也别想骗我,早知道你会使诈的,这颗珠子你想都不要想。”
袁十八无奈道:“你要一个人独吞?”
“错啦,是要送给我娘的。”
“早说嘛,我也很久没去探伯母了,我现在就去皇宫里找盒月饼,给她一个惊喜。”
“这还差不多。”
袁十八又道:“我还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是怎么盗到宝盒的?”
“运气嘛,被我偷听到王爷和他妃子的谈话,他说其实‘月光宝盒’一直就放在厨房里。”
“厨房?”
“哪些车马是怎么回事?”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次日,八月十五。
京城里大贴告示:捉获XX、XX、XX盗匪一大批。
人人拍手称快,加上正值中秋佳节,更是欢歌载舞,喜庆非常。
铜坚对此次行动十分的满意,他估计着头上花翎又该换了。
但还是有人对这次行动不满意,十王爷就对跟铜坚合作很不满意。
因为他丢失了一盒献给皇上的月饼,而月饼里有一颗珍贵的夜明珠。
不过皇上得知后,对他的赞扬多少有点补偿和安慰。


尾声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夜。
人月共团圆,家家欢声笑语。
陶家里也是一样。
陶七星笑得很开心,因为他娘亲笑很开心。
袁十八也笑得很开心,因为浪子认了干娘。
但陶大娘却忽然没有笑了,因为她从月饼里吃出了颗闪闪发光的珠子。
(完)

相关热词搜索:圆月夜

上一篇:《陆小凤》同人
下一篇:不是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