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情刀
 
2005-03-14 09:29:00  作者:笑花主人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题记】《斩情刀》这篇文章是我写文这么久感觉最痛快淋漓的一篇文章。初写此文时,正当我人生失意之际,万念俱灰,唯一可寄托心意之事惟述之成文。文中故事虽然以武侠的形式写出,但却是以现实生活中的体裁改编而成。故事简单而老套,但却寄托了我无可发泄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相信不必我多说,但凡是看过此文之同志者皆可大略领会其中之浅意。
  问世间情为何物?这话古已有之。然而,今世之情感用前世之故事杜撰起来,却饶有一番浅意。这种浅意是我想表达之深意,亦是一吐之快后我之思想意识之认识,希图能予后来之人以借鉴。哪怕只能给读者留下一丝启发,我愿足矣……
  情之为物,有其美妙有其悲苦,惟,当领略之后,方知其大概。君不闻“抽刀断水水更留,举杯消愁愁更愁”?当情已去,心已伤之际,你该如何是好?我也许知道,你也许也知道,但我们大家知道的却不会相同。至少不会完全相同。如是,便有此文。
 
  斩情刀
 
  荒村野店,一灯如豆。
  白云飞缓缓端起面前的酒杯,虔诚地倒进了嘴里——酒是白云飞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酒,他就象失去了灵魂一样——白云飞在这家勉强算得上酒店的小铺里坐了三天,三天来,白云飞吃了十碟花生米,喝下六十壶女儿红,每喝下一壶酒,他的眼睛就会越发明亮……
  黄昏。
  白云飞望着店外沉沉落下的夕阳,不禁陷入了沉思……
  深秋的黄昏有一股特异的美,美的苍凉美的冷清,美的出尘脱俗,不带一丝烟火气息;黄昏象征的是结束,也是凋零,然而,黄昏也暗示了轮回的循环,衔接了明朝的再生。黄昏的景致往往绚丽璀璨,世上的事物不是亦有很多凄艳的终结么?……
  起风了。
  秋风卷起门前的落叶,无根的落叶在空中飞舞着,仿佛暗示着浪子的一生——萍飘无聚,天涯浪迹……
  蓦然——
  一只温暖的手夺下了白云飞手中的酒杯。
  白云飞一动也没有动,他知道,世上没有人能够夺下他手中的酒杯,除了于青!
  于青有些幽怨地注视着白云飞,声音似乎有些哽咽地道:“你能不能不喝了?”
  白云飞心中十分激动,但却表情淡淡地道:“我为什么不喝?”
  “你……”
  “我为什么喝酒你知道的,”白云飞不容于青说话,接着说道。一双亮若晨星的眼眸却在说完这句话后忽然黯淡了下去。
  于青忽然变得平静下来,也以同样平淡的语调道:“那我陪你喝!”
  说完,便仰头喝下了手中的酒,缓缓坐在了白云飞的对面。
  白云飞一点也不惊讶,回头朝那一直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老掌柜道:“胡老丈,麻烦再添一个杯子一壶酒。”
  ……
  天色暗淡下来,微弱的灯光在秋风里竟然也有些瑟瑟发抖,散乱地照在白云飞和于青二人苍白而沉郁的脸上。桌上已多了八个酒壶,白云飞的眼睛又明亮起来,只是在明亮中似乎又带有一丝哀伤。而于青呢,却依旧在一杯一杯地喝着……
  “你这又是何苦呢?”白云飞长叹了一声。
  于青放下了酒杯,双眼紧盯着白云飞缓缓地道:“你又是何苦呢?”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除了我,又有谁会来这种鬼地方找你?”
  “可是我没想到你来了会是这样。”
  “你不是喜欢喝酒吗?我陪你喝有什么不好吗?”
  “我虽然喜欢喝酒,但却不希望和你一起喝酒!”
  “这有什么分别吗?”于青忽然站了起来,冷冷地追问道。
  “你不用激动,”白云飞的目光忽然变得十分柔和,温声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三天,你知道为什么吗?”
  于青没有回答,她知道他一定会告诉她。
  “因为我想同你说声再见!”
  于青忽然如遭雷击,顿时,她忽然觉得好象失去了什么,可是当她回眼望向白云飞时,对面的人已经鸿飞冥冥……
  于青强压住内心的失落,缓缓地坐在了白云飞刚刚坐过的地方,两行清泪却不由自主地顺着那益发苍白的脸颊轻轻滑落……
  小店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于青已经黯然地离开了。可是就在于青离开后不久,白云飞又坐在了那里,仿佛这一切只是一场不曾存在过的梦幻。白云飞抓起酒壶,仰头灌了下去,一壶,两壶……直到他自己也记不清喝下多少壶的时候,白云飞倒在了桌子上……
  
  “白云飞,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没想到这小子躲到这个鬼地方!”
  ……
  一群人冲进了那间荒村小店,明晃晃的刀剑照亮了整间小店。这群人的目的只有一个——追缉流星刀白云飞!
  白云飞在这家荒村野店住了两年了,两年来,他除了喝酒便是喝酒,一次次的醉倒又一次次的醒来。两年下来,白云飞已经身无分文,蓬乱的头发,满脸的胡须。若不是那好心的郑老掌柜时常照拂,白云飞怕不早就饿死了……
  然而,两年来,江湖中却发生了不少事情,最为轰动的便是有不少世家子弟死在了流星刀白云飞的手下,虽然白云飞并没有踏入江湖,更没有杀人,但事实往往更加令人信服——死去的人身上俱都中了十八刀,整齐的刀痕正是白云飞在江湖中闯荡成名时所凭借的流星刀法所为!于是,江湖中便有了不少人联合在一起,誓要杀死白云飞不可。所以当有一天忽然有人告诉他们白云飞在这里的时候,立时便有几十个江湖人物气势凶凶的来到了这个偏僻的毫不起眼的小店。
  “白云飞,站起来!”为首的一位五旬老人沉声喝道。他就是东方世家的家主东方千丈,而他的儿子东方百里便是丧命在流星刀法之下。虽然他很想令众人一拥而上,可是多年的江湖声名却令他止住了身后汹涌的人群——他还不愿意对白云飞不教而诛!
  “诸位找我?”伏在桌上的白云飞似乎被来人给惊醒,缓缓抬起头还有些醉意地问道。
  “啊!……”
  “你是谁!?”
  ……
  东方千丈和身后的一干武林人物不禁惊讶万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昔年名满武林的流星刀白云飞竟会是眼前这样一位满面胡须的潦倒汉子!
  “ 你就是白云飞?”东方千丈打住众人的惊讶,有些怀疑地问道。
  “我是叫白云飞,”白云飞看到眼前晃动的人影,似乎清醒了一些,淡淡地道:“但我却不认识诸位。”
  “只要你是白云飞就好了,”东方千丈缓缓举起手中的宝剑,恨声道,“我们是来找你报仇的!”
  似乎有些惊讶,也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白云飞忽然十分清醒地问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剁了那小子!看他还装糊涂!”
  “对!不要跟他多废话,我一定要为我大哥报仇!”
  “他杀了我的三弟,我今天绝饶不了他!”
  “杀了他!”
  ……
  东方千丈身后的武林人物顿时象炸开了锅,纷纷上前把白云飞团团围住,更有些人干脆踹开了附近的几张桌子,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天下是不是只有你的流星刀法才能在对手身上留下整齐的十八刀伤痕?”东方千丈受到众人感染,有些激动地问道。
  “不错!”白云飞虽然明白了目前的处境,但却仍然夷然不惧地回答道。
  “那你接招吧,”东方千丈大喝一声,剑光如匹练般挥落。
  就在冰冷的剑锋触及白云飞的鼻尖时,那森森的寒意立时令他完全清醒,随之一脚踢翻桌子,侧身闪向一旁。
  刀光一闪,白云飞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把洁白的刀,周遭的兵器顿时黯然失色。
  “当!——”
  东方千丈的长剑击在了白云飞的白玉刀上,白云飞忽然觉得虎口一震,白玉刀险些脱手。白云飞暗暗叹息了一声,他心里明白,刀还是两年前的白玉刀,人呢,人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流星刀了……任谁是经过了两年的酒精考验之后,也不可能再保持充盈的内力,更何况是心已经被酒精麻痹的白云飞呢?……
  忽然——
  斜刺里一把开山巨斧如闪电般飞旋过来,终于,跟来的几十名江湖人物中有人忍不住出手了!
  随即,各式各样的兵器全都向白云飞一个人的身上招呼过去。
  东方千丈暗叹了一声,持剑退到了小店的门口——虽然他心痛儿子的死,但他不愧是东方世家的家主,依然不肯围攻一个白云飞。
  ……
  小店里乱成一片,摇曳的灯光在各种各样的兵器下黯然失色,而这诸多兵器却也在白玉刀下顿失颜色。而小店的胡老掌柜更是早已经吓得躲在了柜台下……
  此时的白云飞,身上业已中了一刀一剑外加一枪,鲜红的血珠随着身体急速的跃动赤漓漓的喷溅向空中,猩红的血水凝结成一幅不规则的图案,却又在瞬息间幻灭。
  绝对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白云飞的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高声告诉着自己。随即,白云飞聚集起全身的功力,白玉刀幻化成一道流星般地挥了出去,银白的刀光宛如飞流的瀑布一样横卷而去,就在众人纷纷退避的一刹那,白云飞拼着身上又挨了一棍一斧,撞破墙冲了出去。
  “哪里走?”众人纷纷追了上去。
  东方千丈见状,也立即展动身形跟了上去。
  十里……
  二十里……
  ……
  白云飞已将耗尽全身的力气,东方千丈等五六个身手高强的人却依然紧追不舍——仇恨总是会令人产生一种神奇的毅力,对白云飞如此,对东方千丈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道剑光腾空而起,东方千丈施出了东方世家剑法中最凶狠的一招“十步杀敌”,剑光如漫天繁星般从天而降,笼罩在白云飞的身上。
  滚热的鲜血喷向晴空,仿佛染赤了那一抹青碧……
  ……
  白云飞艰难地睁开双眼,试着翻动了一下,立时牵动浑身的伤口,痛的皱了一下眉头。
  “你醒了?”忽然一个刻骨铭心的声音淡淡地问道。
  白云飞这才发现床前站着于青那熟悉的身影,顿时怔在了那里。
  他努力回想是怎么回事,可是除了酒店外东方千丈那天际神龙般的一剑,白云飞怎么也不明白这其间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不说话?”于青依然面无表情地问道。
  白云飞苦笑了一下,只得开口道:“有酒吗?”
  一抹怒色浮上脸际,于青有些懊恼地道:“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本来就是这样,”白云飞定了定神,也冷冷地应道:“你一直都知道的!”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救你?”于青满脸冰霜地道。
  “那我真的要谢谢你了!”白云飞木然说道。
  “你不用谢我!”于青心中火起,冷笑道,“待会你就要恨我了!”
  说完,未等白云飞答话,于青就一把将白云飞从床上提了起来,像扔野狗一样把白云飞从窗户远远抛了出去。白云飞跌在地上,又复昏迷了过去!
  ……
  待白云飞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凉如水的时光,白云飞缓缓爬起,眼前便出现了一抹白色——是一封信!白云飞就着月光缓缓把信撕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娟秀清丽的字迹,是那么熟悉的字迹!纸笺上似乎还带有一缕淡淡的温馨……
  当白云飞看完信的时候,浑身已经禁不住地发抖,他咬牙自语道:“原来如此!”随即,白云飞已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狂奔而去,一刹那便被夜色淹没……
  
  有人曾经说过,刀是刀客的生命所在,当他紧握住他的刀的时候,只有死亡才能让人与刀分离。
  白云飞手中紧握着白玉刀,依然是坐在那家荒村野店,也依然是在喝酒。所不同的是,虽然同样是喝酒,但白云飞手中已多了那把白玉刀,那把更用力握着的白玉刀。白云飞的心已不再沉醉,所以他握刀的手已和以前一样有力,甚至更有力!一壶酒下去,一股无形的杀气忽然凝聚于他那幽邃的眸瞳深处。
  “听说你在找我?”一股冷冷的声音忽然从门外飘了进来。
  白云飞紧紧盯着手中的白玉刀,头也未抬地说:“坐吧。”
  于是,于青那美妙的身体便坐在了白云飞的对面。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高兴!”
  “那你为什么杀人?”
  “因为我恨你!从三年前的这里离开时我便开始恨你!”
  “那些人罪不至死。”
  “他们抛弃自己的女人!”
  “那你是不是也要杀我?”
  “是!”
  “用刀?”
  “是流星刀法!”
  白云飞有些无奈地倒进肚里一杯酒,手中紧握着白玉刀缓缓走了出去。
  又是一年秋风起。
  漫山的落叶盘旋飞舞着,时而撞在枯黄的枝干上,时而跌倒在枯黄的野草上。秋风最是无情,那江湖的浪子呢?
  白云飞和于青就站在飞旋的落叶中。白云飞注视着对面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人,眼中的杀气有些淡了下去。
  刀光起。
  柔情刀穿过落叶的间隙直射白云飞,那是于青的柔情刀,也是白云飞送给她的一把刀。如今,她却要用这把刀和曾经深爱过她的男人拼命。这究竟是天意还是冤孽??
  就在刀光闪现的一刹那,白云飞手中的白玉刀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斩而出,像流星飞逝般地迎向柔情刀。就在双刀相接的一瞬间,白云飞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是那么的安详那么快乐!
  “噗——”
  柔情刀插在了白云飞的胸膛之上,白玉刀坠落在于青脚下,鲜红的血随着白云飞的倒下喷涌而出,绚丽的血水映红了于青那惊恐的面颊。
  “傻子,你为什么不躲?!”于青忽然扑在了白云飞的身上,声音如杜鹃啼血……
  此时的白云飞安静地躺在地上,却是再也听不到于青的声音。为了阻止她继续杀人,白云飞毅然选择了牺牲——他早已经是一个死人,一个身体还能活动的死人,若不是为了阻止于青继续错下去,他终于走向了死亡,微笑着走向了死亡……
  ……
  荒村野店,一灯如豆。
  郑老掌柜有些哀伤地望着门外的两座新坟——“白云飞于青夫妇合葬于此”。郑老掌柜不明白既然二人是深爱着对方的,却为何会有如此的结果。不过,世间有太多令人想不明白的事情,郑老掌柜已经老了,除了每天白云飞于青二人的灵魂陪着他喝酒外,郑老掌柜已经不愿意想太多了……
  ……
  再快的刀始终有斩不断的情丝,世间事难道真的那么令人琢磨不透吗?

相关热词搜索:斩情刀

上一篇:白玉美人
下一篇:新月刀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