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刀
 
2016-06-15 09:30:54  作者:江晓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小白静静的站在台下第一排,抬起他特有的大头,仰视着擂台上拳来脚往的人。
  “比武招亲”,四个金闪闪的大字,横贴在擂台正中一张横幅上。在横幅下面端坐着一个不怒自威的长须老头,在这老头的背上,背着一把黑黝黝的大刀。
  听旁边人的低语议论,小白知道了那长须老头是本地有名的“刀王”华威扬,而这场比武招亲的主人公正是华老英雄的掌上明珠华新月姑娘。
  小白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那把佩刀,为自己忐忑的心注入一丝信心。
  他是第一次踏入江湖,将今天算在内,也不过才四天时间。但,才四天时间就让他遇到了如此刺激好玩的事情,让他那颗闯荡江湖的心又如何能够平复下来?
  武功第一、美人在抱、声名雀起••••••这些是他闯荡江湖之初的美好憧憬。现在,机会来了!
  小白一双眼睛不离新月姑娘的倩影,心儿也被她的一腾一跃而牵扯得上上下下。
  新月姑娘的武功果然不同凡响,已是得到了乃父华老英雄的真传,在其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暗含着“刀王”昔日的风采。她手中宝刀的“呼呼”之声,再加上她那婀娜的身材、温柔似水的回眸,每一招,每一式,无不激起了台下阵阵喝彩。
  现在和她对阵的,是今天上台的第八人。他和前面七人一样,才十招过去,就已经显出拙形。在大家的倒彩声中,勉强坚持两招,终于被新月姑娘刀背劈倒台上,而后面红耳赤的从旁边的阶梯下来,带起了观众的一阵哄笑声。
  小白本有心在这个青年下台之时,以自己新创的一招轻功亮相擂台,以收到技惊四座的效果。但见那人黯然的表情,灰溜溜的身影,不由得在自己的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还是再等等吧!
  新月姑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趁着没人上台打擂,而稍作休息。
  小白看着新月姑娘那白皙如雪的肌肤上渗着点点汗粒,端着茶杯的纤纤长指有如削葱,眉睫间偶尔的扑闪,让自己的心痒骚难制。
  上去吗?
  还是再等等吧?
  围观众人见一下冷了场子,俱都吵嚷起来,相互嘲谑着推这人上台,荐那人上去。小白在旁冷眼看着大家的兴奋,心中却如千面锣鼓在敲打一样,既忐忑不安,又是鼓动不已。想要上台去一展身手,却又担心不能达到自己的期望,反而和刚才那人一样的颓丧收场。
  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么,现在到底是否该为呢?
  小白的思想中如同有两个人在打架般难受。一个人极力怂恿自己上台去获取自己的幸福,而另一个人却在尽力的拉着自己的双手,说道:你不行的!你不行的!不要上去,免得得到的不是幸福,而是大家的嘲笑和戏谑。
  众人的喧嚣突然安静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擂台中央出现了一个衣袂飘飘的青年。小白强压下自己失望的心,抬起头,看向那个有勇气上台的第九个青年。
  那青年身材高挑,右腰悬着一柄长剑,神色间颇为平静,根本没有前面八人的紧张,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给人一种奸邪之感。新月的美目注在那人身上,眉毛微蹙,显是看出来者是一个高手,绝非前面几人那么容易打发。她缓缓站了起来,步向擂台中央。
  那年青人见新月来到自己身前五步之内停住,上下扫视了她一番,眼睛中流露出饿狼似的光芒,点头道:“在下湖州廖三,向新月小姐问好了!”
  台下围观之人听他自称为“湖州廖三”,不由大吃一惊。华威扬猛的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自称为“湖州廖三”的青年。廖三之名甚盛,不光是因为他是江湖第一采花大盗,更是因为他的武功高绝,绝非寻常小贼可比。
  华威扬自然知道廖三到这里来的意图,大喝一声,道:“无耻小贼!敢来这里逞凶,看刀!”
  刀随声到,他背上那柄黑黝黝的宝刀离背而出,一招“刀劈华山”,宝刀划过一道玄奥的弧线,直劈向廖三的头顶。廖三的恶名太盛,华威扬根本不敢懈怠,所以出手第一招就将自己刀法中最为得意的精髓使出。廖三的眼光牢牢罩住新月,似是并不在意华威扬的刀锋临顶。等到刀锋距离自己的头顶只有不到两寸距离时,才眉目斜挑,右腰宝剑脱鞘而出,准确的点在华威扬握刀的右手脉门上。
  新月娇叱一声,手中蛾眉刀直奔廖三而去。廖三轻松避开,洒然笑道:“小姐这是和我比武了?”
  既然是比武招亲,如果来者胜出的话,摆擂之人自然应当是与他为妻,这是比武招亲的规则。大家都明白廖三说这句话的意思,新月更清楚他这句话中的含义。如果自己和他比武落败,便只能嫁与他为妻。可是,要嫁给这个人人痛骂的江湖败类,打死她也不愿意。
  廖三趁着新月愣神之际,身子一晃,右手迅捷的伸出,在新月的嫩脸上轻捻一把,而后啧啧赞道:“果然细腻非常,真是让我心动啊!”
  新月被他调戏,心头怒火顿起,一脚向他膝盖踢去,手中蛾眉刀不假思索,直奔廖三面门而去。
  小白在台下茫然的看着新月和廖三的比武。他初入江湖,自然不知道廖三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见台下诸人和台上的人,俱对廖三深恶痛绝,骂声不绝入耳,心中大奇,后见廖三举止轻浮,调戏新月姑娘,怒火顿起,脸胀得通红,心中正义之气鼓荡起来,一拍背后刀,将刚才的怯懦、担心全部给抛到了九霄云外。足尖一点,身子如灵猫般轻盈的腾上擂台。
  廖三顿住身形,冷冷看向小白,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我廖三不杀无名之辈!”眼看着美色在握,居然还有一个不知凶险的后生小子上来坏自己的好事,这不能不让他怒火冲天。
  小白学着刚才那第八人上台时的动作,抱拳胸前,说道:“在下小白。初次来到贵地,请多关照!”这句话是临出门时,师父教授的。师父说,年青人行走江湖,应该谦虚点。
  众人都诧异地看着小白,根本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在如此场合下,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不是戏弄廖三的绝顶高手,就是一个地道的傻子。
  廖三一怔,上下打量着小白,咧开糙黄的牙齿,笑道:“你是我第一个想要杀死的人!”
  小白听出了他这句话中的杀意,缓缓将背上的刀取下来,双手握紧,甩甩头,竭力甩掉脑中对自己毕生以来第一次对阵敌人的恐惧,认真温习一遍师父教的刀法,迎头一招“苍松迎客”向廖三而去。
  廖三见他招式生疏,握刀的手还在微微发抖,偏偏眉目间却是说不出的正气凛然,心中不由大怒,蹂身便上,一脚向他的刀柄踢去。小白见他来势汹汹,急忙变招,身子压低,刀交左手,“苍松迎客”立即变招为“兔蹬雄鹰”,刀锋从下向上撩上来。廖三“哈哈”大笑起来,身子微晃,长剑脱鞘而出。小白立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还没有来得及变招相接,便见一片森寒剑气,直袭双目。小白大叫一声,手中刀向上一顶,身子迅捷的在地上一个滚,虽是脱离了廖三剑招的进袭,但右手胳膊已是受了剑伤。
  众人静静的看着小白和廖三决斗。
  这是两个不同层次武功的人的战斗。小白的武功明显远低于廖三,但小白的韧劲、小白的正气却逐渐压住了廖三。廖三每出一剑,小白身上总有剑伤出现,但小白却是愈战愈勇,眼中的气势并不稍弱于廖三。
  众人在其正气的感召下,突然呐喊起来,群情激动,叱骂声不绝响起,近十条人影紧接着腾上擂台,各自展开自己手中的武器,协助小白攻向廖三。新月姑娘也是默不作声,将手中刀化作厉芒,直取廖三后背。
  廖三作为江湖中独来独往的采花大盗,以往每次遇到敌人都可以凭借其卓绝的武功而逞凶,但还没有哪一次如这次一样,受到了数十人的围攻。他早已摸清大众的心理,知道只要自己略一扬威,便可以凭借“湖州廖三”之名而逍遥作恶,而后轻松远遁。可是这次,因为有了小白这个初生牛犊,带动大家,害得自己触犯众怒,成为众矢之的。一念及此,他心中已是有了退意,虚晃三招过去,逼退众人,拣个空挡,腾出战圈,瞬息远去。
  小白见终于逼退廖三,顿时双腿发软,坐倒台上。龙威扬上前扶他起来,道:“多谢少侠!请问少侠如何称呼?”
  小白勉强站起来,举手搔搔自己的大头,脸通红一片,道:“我叫小白!”
  龙威扬看向他的佩刀,说道:“今日一战,白大侠之名将会传遍江湖,不知白大侠这把佩刀可有什么称呼?”
  小白将自己的佩刀平端于胸前,细细打量着,感觉自此役后,自己算是真正的进入了这个江湖了。当初踏入江湖的梦想虽然没有实现,但是自今日始,只要自己继续保持伸张正义的正气和坚忍不拔的毅力,谁能说就不会实现呢?
  小白定了定神,望向旁边的新月姑娘,心中顿时有了计较,举起自己手中的佩刀,大声说道:“新月刀!”

相关热词搜索:新月刀

上一篇:斩情刀
下一篇:鸟尽弓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