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草驴子队
 
2017-12-01 20:13:20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死了?怎么能死?”许警官无意识地说了一句蠢话。

  我懒得笑他,也没那心情,“糖尿病并发症,去年死的,一年……零五个多月了,一年半了吧。”

  “这是个新情况。看来,我们的情况没调查好。感谢——”让他自言自语吧,我挂断了手机。

  “怎么突然找到我了?”我心里纳闷,我老舅那化瘀笔在火化那天就烧掉了,怎么又出现了?难道他有两支?我又打开了许警官传来的图片,突然,我愣住了!

  “喂!您好!是许警官吗?”我不得不给许警官打电话,“麻烦你再拍一张化瘀笔的照片,照刚才那样,稍微转动一下。”

  图片再次传来,我喃喃了一句:“这个不是我老舅的!”

  “你说什么?”大概我的声音太小,又不是说给许警官听的,他没听清。

  “我说这笔不是我老舅的!”

  “那是谁的?上面有他的名字。”

  “有名字也不对!他的笔,化瘀笔三个字,瘀字不是这么写的,病字头下面是个干钩于,不是这个繁体。”

  我刚才光顾注意名字了,没注意这三个字,加上笔上的泥也没擦干净,差点让我略过了,我老舅的笔是“?”,而不是“瘀”。

  “那是谁的?”许警官的蠢话流露得很自然,看不出表演的痕迹,我心里暗道,我哪里知道是谁的?不过,为什么刻着我老舅的名字?这才是一个问题。

  我停了两三秒,考虑了一下哪些能和他说,哪些不能和他说,才继续问他。当然,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恰恰考虑错了。

  “许警官,老许吧,要不叫你许大哥,那个坟是不是在鬼子坑,当地人叫鬼子坑,以前……以前叫砬子沟吧?”时间很久,我也都想不起来了,更何况那地方我根本也没去过。

  “你怎么知道?”

  “你别老反问这些没用的行不行?乡镇派出所的基本素质……是还是不是?”我特别加重了“是”和“不是”的声调。

  “是!老北坡底下,有人叫砬子沟,也有人叫鬼子坑的,旁边都是大树林子,一个孤坟,坟里是个孤户寡妇,叫,叫——”他好像淤积的下水道突然疏通好了一样,哗啦一下说了这么多,又突然停住了。

  后来我才想到,他怎么突然说了那么多,又突然不说了,原来是他说漏了嘴。如果我一开始就意识到,也就不会发生后来许多事情了。但我此时根本没有注意,只是在核对他说的和我知道的是不是一样。他突然一停,我反而主动接上了他的话茬。

  “叫马兰子,当姑娘那会儿,后来跟了青草驴子队的谢三子了,都管她叫三奶奶!”

  “什么青草驴子队?”

  看来他不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抱着电话给他讲古。

  青草驴子队,是一伙土匪的名号,也可能有好几伙土匪都叫这个名儿,解放前,尤其在三四十年代,在辽宁的东南部一带都有这个匪号活动。烧杀抢掠,什么坏事都干,个个都贼尿性。据说,九一八之后,还打过小日本。凭着这点功业,解放前受了国民党招安,杀害了不少共产党的干部群众。后来东北野战军南下,专门留下一部分部队剿匪,才把这个青草驴子队给剿灭。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也没人说得清,有人说他们最初是青草长高了才骑着驴子出来抢劫的,就顺口叫了青草驴子队。

  这些我也是听我姥姥讲给我的,家里没有八九十岁的老人,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往事,老许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既然没有我什么事,那就挂了吧,你们继续调查——”

  “别,别——”没等我说完,这回他打断我了,“你说这笔不是你老舅的,那你知道能是谁的?还有谁有这笔?”

  傻瓜偶尔也有机灵劲。这还真是个问题。是啊,我相信,没几个人听说过化瘀笔这个名字,怎么会有人仿冒?那这人是谁?又怎么偏偏出现在三奶奶坟?

  化瘀笔,顾名思义,就是能化瘀的笔,据我知道,一般身体上长些不明原因的肿块啊、外伤淤血啊,拿这个化瘀笔蘸点散瘀墨,念几句口诀,抹上不用三天就能消除,据说对于任何类型的肿瘤都管用,至于长个瘊子痦子小肉瘤什么的,更是小菜一碟。化瘀笔,也不用特制,就是普通的狼毫兔毫都行。重点是在于散瘀墨。

  用普通的一瓶墨水,制作成散瘀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现在的社会环境恐怕是制作不出来了。此人能找到三奶奶坟,一定是一位知晓内情的高人。但我却无法能想到会是谁,我知道我老舅并没有师兄弟,难道是他师父……他师父四十年前就回峨眉山了,恐怕早已不在世了吧?

  “你们先调查吧?让我想想。”我不是想推脱,我确实要想想。

  “你有什么建议没?我们调查谁?”

  “我哪有建议,谁知道你调查谁,你是警察,我又不是,问问守陵人!”我一时不耐烦,说漏了一句话。挂掉电话,我使劲地抽了我自己一个嘴巴,“啪”的一声,空旷的楼道间发出了回声。

相关热词搜索:驴子 青草 第二章 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一章 化瘀笔
下一篇:第三章 守陵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