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赵瞎子
 
2017-12-30 15:37:00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从屋中跑出一个人,迎着挡住我的人,猛地跪地磕起头来。那人却理也没理,绕过那人,竹竿点地,疾步走出了院门。围在院门口的一些人纷纷让步,转眼那人就走入昏黄的夜色中。

  第二天我见到昨晚手拿竹竿的人,才知道他是个瞎子,都管他叫赵瞎子,是我姥姥的表哥,大我姥姥十余岁。这次是专程应我姥姥的哥哥的邀请。我姥姥的哥哥我称呼为舅姥爷,当然与赵瞎子也是表兄弟,但我不知他俩谁大。

  舅姥爷家传一本奇门遁甲,据说是梵文本的,谁也不认识,特意请赵瞎子来识别。此书不知传了几代,也争执了几代,争执的原因就是无法鉴定此书的真伪,口口相传这是不传之秘。可是奇门遁甲是中国古代道家的东西,怎么会是印度的梵文呢?如果不是,可始终是当传家宝一样,传了好几代,始终传在长房手里,秘不示人。赵瞎子来了之后,摩挲了很久,他肯定是看不见,但也不知他是摸到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什么,只说了一句“原来不是传说!”,就拿着这书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了。

  等到了第四天,九鬼还魂阵的主角田既望他爷爷来了。我舅姥爷不得不去敲门,赵瞎子翻着瞎眼堵在门口,问我舅姥爷啥事打扰他。我舅姥爷耳语了一阵,也不知说了什么,赵瞎子的瞎眼中竟而突然地沁出了眼泪,转身进屋写了一张字条,给我舅姥爷,说了一句话:“准备吧,我拼了——遭天谴!”

  于是,就有了九鬼还魂,给田家的独子田长生还魂的事情。名字虽然叫长生,但是寿命好像和名字没有什么关系。如果田长生死了,田家就断了香火了,但偏偏就祸不单行,田长生小孩淘气,从炕上往地下蹦,一个没蹦好,脑袋杵地,把脖子杵到腔子里了,一下子变成了没脖子。好歹箍着脑壳把脑袋拽了出来,人都没气了。

  正在老田家全家哭天喊地的时候,老田头突然想起,他老姑田马兰生前曾经说过,有急不可解之事找赵子安。如今还能有什么事情比独苗孙子死了还急?赵子安就是赵瞎子的大名,除了几个老辈人,都已经无人知道了。恰巧的是,赵瞎子正好回来了!

  九鬼还魂阵还真的让田长生还魂了。院子里抢馒头的时候,他睁开了眼,距离他死掉已经将近二十个小时了,据说真要超过二十四小时,那只有大罗金仙才有办法了。睁眼了就喊饿,他奶奶老田太太急忙给端来一碗小米粥。看见田长生能大口喝粥了,他妈眼泪刷地就下来了,抱住田长生,叫了一声“我的儿”,老田头想起多亏是赵瞎子救命,赶紧出来道谢,刚推开房门的工夫,谁也没料到,高桌倒了,砸倒了一组还魂竿,还摔碎了五面用来吸收月华的还魂镜,田长生正好一口粥没喝下肚,刚喝进喉咙里就“呴”地一声,一下子呛住了!

  从来没见过呛得这么厉害的人,田长生愣是咳了半个月的血,才能起身下床,但一直病病殃殃,终于捱到娶完了媳妇生完了儿子,没让老田家绝了户才挂掉,好歹多活了二十多年,此是后话了。老田头背着田长生来找赵瞎子拜谢救命之恩,赵瞎子也没多言,说了一句“既是没长生,就叫既望吧。”赵瞎子浑不在意说的,谁也没往心里去,我舅姥爷听了,却是心里一沉,因为当年田马兰就死在既望。

  赵瞎子在江田村住了一个多月,中间去了萨尔浒十几天,但萨尔浒周边村庄谁也没见过这样的一个瞎子,猜测他是去了鬼子坑,因为田马兰葬在那里。其余日子,就在村子里给村民摸骨算命。瞎子虽然看不见,但百算百灵,竟无一个差错。算过去之事,当场验证,有时候算出来的事儿竟然连本家都不知道,但无一不准。心里有鬼的,碰着赵瞎子都绕道走。当然有些是算未来的,只有等着未来验证了。我母亲也请他给我算了算,我母亲始终记着赵瞎子对我说的两句话,第一句是“大难不死,可立门户”,第二句是“有儿有女,衣食无忧”。这几句都通俗易懂,赵瞎子知道说深了,我母亲也不懂。就算这样,这里也有个程度问题,多大的难才能叫大难?衣食无忧指的仅仅是吃得饱穿得暖,还是说能吃得好穿得好?唯一一句没争议的,就是“有儿有女”,后来我结婚后有了一个儿子,独生子女政策,我不可能再要孩子了,所以我母亲一直说,赵瞎子给谁算得都准,唯独给你算得不准。但万万没料到,十几年后出台了二孩政策,现在我写这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女儿,两个孩子前后相差十六岁。产房传喜讯,母亲知道是女娃,先“啊”了一声,然后说:“赵瞎子真准!”

  赵瞎子有点偏爱我老舅,但偏偏我姥姥像防贼一样防着赵瞎子接触我老舅。不过后来我老舅还是学了一些赵瞎子的本事,却也因此就在中年没了性命,正应了那句“我猜得着开始,但没猜到结局”。

  下一个既望之日,也就是赵瞎子失踪那天,他独自去了高尔山背阴的一处山坡。这里是一片松林,虬劲的松枝冠盖如伞,如果仔细寻找,会找到一棵业已干枯死掉的老松树,距离地面一人来高的位置,横生两段相距很近有食指粗细的枝干,虽然已经枯死,但枝干还没有脱落掉,难为赵瞎子双目不能视物,却能找到这两段枯枝。这个谜团是后来我舅姥爷给我解开的,他说这里就是赵子安变成赵瞎子的地方————

×      ×      ×

   “再也见不到她,要这眼睛何用?”赵子安手握树干,慢慢往前凑,距离眼睛越来越近是两段新折断的松枝,新断的茬口好像闪着寒光,两段松枝的相隔距离恰好与赵子安两只眼睛的间隔相同。眼睛终于快要挨到松枝上了,赵子安慢慢闭上了眼睛。

  “今生无缘,来世再见!”一个面目和善的全真道士,背对着赵子安,站在他身后。

  “今生既已无缘,来生我不再来!”

  “痴子!”全真叹了一声,赵子安仿佛也叹了一口气,头就略略低了一下,眼皮一下子就触到了那两支坚硬的松枝上,不料就在他尚未抬头的一刹那,全真回手猛地一巴掌,“啪”地一声拍在了赵子安的后脑壳上,赵子安猝不及防往前一冲,只听得“噗”“噗”两声……

相关热词搜索:瞎子 第六章

上一篇:第五章 九鬼还魂阵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