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第九章 一夜茫
作者:晁翎  文章来源: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7:55:42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人的确很矛盾。
  胖的人羡慕瘦的人,瘦的人又羡慕胖的人。有钱的人羡慕没钱的人日子过得消遥自在。
  而没钱的人却又羡慕有钱的人挥金如土,和奢侈的生活享受。
  但是你只见过生病的人会去羡慕一个健康的人,而绝不会有一个健康的人去羡慕生病的人。
  如果有的话,那个人一定有毛病。
  而那毛病一定还不轻。
  *要来的毕竟还是要来。
  要走的也注定要走。
  病好了,就该走。
  小呆纵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他也不得不走——和欧阳无双一起走,因为他答应了她要去杀李员外。
  小呆现在就好羡慕能够生病的人。
  “小呆,你怎么了?!又哑了?!”
  一路上,在马车里,只见欧阳无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就没见小呆开口说过一句话,所以欧阳无双才问。古怪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女人,摇了摇头。
  小果却心里想到:——欧阳无双真的那么兴奋?——同样的一种爱,为什么自己总觉得提不起那种劲来?——自己这一生恐怕最难过的时刻就是现在了。
  “小果,你要是再不回答我,我就会把你踢下马车。”欧阳无双有些不悦道。
  “是吗?”小呆懒洋洋,不得不开口。
  他知道她绝不会把自己给踢下马车,因为他们现在正赶回她的家。
  而且瞧她的样子,好像恨不得变成孙悟空,一个斤斗云就立刻到了家门口。
  想到了家,小呆呆了。
  记得那一天,还是个下雪的黄昏。
  李员外、欧阳无双。自己三个人在一起喝着酒,赏着雪,吃着李员外加工料理的叫化鸡,还有一锅“飘香三里”
  ——在一座破庙里。
  那时候大家爱叫、爱跳,没有一点烦恼。
  那时候大家爱唱、爱笑,更没有一丝隔阂。
  然而为了个“家”——三个人的笑容没有了,悲剧也就发生了。
  因为欧阳无双有感而发的说道:“我真希望有个家,一个自己的家。”
  “我也好想有个家。”
  ——同样的回答,就绝对是同样的想法。
  没想到自己和李员外竟会说了同样的话,在同一个时间里,不分先后的。
  该死的两个人也全都是望着她说的。
  在这以前三个人就像一体。
  有这以后三个人全都明白了一件事。
  一件最复杂也最难解决的爱情问题。
  最后。
  欧阳无双走了,哭着走了。
  自己和李员外不发一语的对坐了一个晚上。也都想了一个晚上。
  彼此都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同样的一种决定。
  爱情是能牺牲的。
  如果没有了自己,应该是一种圆满的结局。
  可悲的是从此后自己和李员外竟再也没碰面,当然彼此想的也都一样——对方一定和欧阳无双在一起。
  直到最近两个人碰了面都没人敢提起欧阳无双,毕竟问候“自己的爱人,人家的老婆”
  是件尴尬的事。
  直到最近自己碰到了小呆,也才知道两个人当初荒唐的决定,是件多无聊与可笑的事。
  小呆想不下去了,因为他现在已经头痛得要命,而且也快呕吐。
  (注:飘香三里,茶名。材料:纯黑土狗、豆腐、橘皮。五香、青菜。)***小呆和小翠是认识的。
  他也一直想能有一天在她洗澡的时候,也把她的裤子给拿走,看看她那进退维谷没裤子穿的焦急样子。
  他还真没想到那么快就看到了。
  只是他现在却希望永远不要看到。
  *小翠全身不着一缕成大字型的死在浴盆旁边。
  她脸上的表情是惊恐与羞愤两种的揉和。
  一柄牛耳尖刀将近一半插在了她的丰满的胸部。
  地上的血早已凝固,显然已气绝多时。
  所有钱家的六个家丁,三个仆妇全让人从背后点上了死穴,倒卧在各个不同的地方。
  而“飞索”赵齐也全身血迹斑斑靠坐在那座小花厅的墙边,双眼茫然失神,手中紧握着他那条软趴趴的一丈六尺长的长鞭,也被点了死穴,只是没死而已。
  当然在那椅子下面的水牢里已空无一人。

×      ×      ×

  ——李员外被人救走了。
  这是欧阳无双和小呆两个人同时想到的一件事情。
  然而两个人的反应却不同,就算表面上有点相同,但内心里却一定不会相同。
  欧阳无双愤怒、焦躁、跺脚。
  小呆在这种情况下,表面上总要装出一付“同仇敌汽”的悲愤,内心里却笑了,一种轻松。如释重负的笑。

×      ×      ×

  李员外逃出了水牢。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什么人也没看见,只见到一张字条放在绳边。
  “速离钱家”只有四个字,所以他也就急急趁着黑夜赶往平阳县。
  他急着想知道这几天外面的事情有了什么变化。
  他更急着想找到小呆,研讨一下燕家的事。
  最主要的他还想打扁小呆的鼻子,因为他始终以为欧阳无双已经被他金屋藏娇。
  另外他不得不逃,他实在怕极了见到欧阳无双。

×      ×      ×

  三更。
  欧阳无双的家,“飞索”赵齐的床上。
  一阵抑压住的喘息,数种让人听了心跳加速的混合声在沉寂的夜里传出。
  良久,停止了。
  “满足了吗?”娇慵无力的女人声。
  “嗯……”
  “为什么那么死心眼呢?你应该知道我是在作戏呀,你又何必吃干醋?”
  “我……我没有。
  “还说没有?好在他没发现,否则就连白痴也看得出来你那恨不得要杀人的妒意。”
  “我……我无法控制。
  “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我又不可能和他……”
  “为什么?”
  “人家是君子。”
  “君子?君子值多少钱一斤?他要做君子我是最高兴了,我可是希望所有认识你的男人都是君子,娘的!这世上我才不相信有这种木头人呢?我看他大概不行吧,嘻……”
  “好了,你刚才折腾得还不够呀,你可是带着伤呢,留点精力吧!”
  “声音轻一点嘛!”
  “怕什么?这屋里的人都死光了,那小子你不是说中了毒一倒头就不容易醒吗?”
  “话是不错,小心点总是好的,唔……嗯……”一又是一阵阵的喘息响起……*三更半。
  欧阳无双回到自己的房里。
  疲惫满足的倒头就睡。
  *四更。
  小呆醒了;轻盈的就像一缕轻烟,飘出了窗户。
  来到赵齐的窗外。
  单掌震断了里面的本栓,在本栓落地前,他已鬼魅也似的到了屋里,恰到好处的伸手捞住。
  “飞索”毕竟不是庸手。
  虽然他在极度的“欢愉”后熟睡,但是那声轻微“啪”的一声断木声已让他惊醒。
  但,也只是刚睁开眼而已,他又睡了过去;在小呆拂过他的“黑甜”穴。

×      ×      ×

  钱家后园。
  小呆弄醒了“飞索”赵齐,却又点了他的四肢经脉的穴道。
  “赵齐,你应该知道在你尚来不及喊叫前,我绝对有把握让你喊不出声音来,嗯,永远地。”
  一种愤怒很明显的表露出来,赵齐却未哼声。因为“快手小呆”的故事他已听得太多,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他就一定有把握做到。
  满意的点点头,小呆才又带着一抹微笑轻声的说:“我不想弄醒这里唯一睡着的人,所以你最好也像我一样轻声,呢,你能否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然不是你白天所说的,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事实。”
  赵齐开口,也是轻声的说:“我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是吗?我敢打赌如果你再说不知道我的意思,那么你这条‘响尾蛇’就会变成一条没头的‘响尾蛇’,而且我还会煮一大锅蛇汤拿去喂狗。”
  小呆斜瞅着赵齐,那模样就好像真的已看见了一锅拘杞子清炖蛇羹在面前一样。
  “你为什么会怀疑我白天所说的?”
  “因为这屋子里的人全死了,而却只有你一个活人。另外六个家丁、三个仆妇被人用了又快、又准、又狠毒的重手法点了死穴,为什么轮到了你时凶手的力道、准头会偏差?独独你的运气那么好?鬼才会相信你的话,还有小翠的手中有一颗布钮……”
  赵齐未经考虑立刻低头查看,却久久抬不起头来。
  赵齐上当了,当他看到他自己身上所穿的只是一件短内衣,不用布钮的那种内衣。
  而当他想到了自己平常的外衣钮扣全是铜扣,而非布钮时却已来不及了。
  这是小呆聪明的地方,他也明知道赵齐平日衣服的钮扣全是铜扣,他不说铜扣,而说布钮,也怕对方想到铜扣那么大,又明显,如果掉了的话,岂有不被发觉之理。
  “赵大护卫,你发现了什么?为什么抬不起头来?好了,我们现在全把‘窗子’打开来说说亮话,当然这亮话就是真话,你想说‘黑话’也可以,一句‘黑话’一颗牙齿,你不妨想想,你有几颗牙,我的专长就是专门敲掉别人的牙齿,这点你最好明白,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你有几颗牙齿?”
  真没想到小呆第一问竟是问人家有几颗牙齿。
  一般人很少会晓得自己有几颗牙齿。
  所以赵齐用舌头在嘴里慢慢的数着,很小心的,他实在怕这么小的一个问题也弄错的话,白白被敲掉一颗牙齿岂不冤枉?“三十一颗。”
  “张开嘴。”
  赵齐张开了嘴,小呆真的就着月色数起他的牙齿来。
  “嗯,本来是三十二颗的,掉了一颗,很好,是你强奸了小翠?”猛然又问。
  “我没有。”
  “没有?!”小呆一瞪眼。
  “本来想要,可是她抵死不从,所以没有。”
  一个男人就算能把一个女人的衣服全部剥光,她要不同意你,你也就永远无法达到目的,这个道理小呆明白。
  “那么你是先杀了人?还是先放了人?”
  很不想承认李员外是自己放走的,可是想想既然已经承认杀了人,又为什么不能承认放了人呢?“快手小呆”和李员外是好友,说不定自己承认这件事后能得到小呆的好感,而免除了一场拷问。
  *赵齐并没有想到小呆问话的用意。
  “为了救人,我当然必须先杀人才行。”
  “你为什么要救李员外?”
  “我欠他的情。”
  “什么情。”
  “呃,是……人情”
  “废话,不是人情,难道还会是爱情?我是问你怎么久他的人情。”
  “反正是一份人情就是,这也需要详细解说吗?”
  小呆有些不满意的道:“赵齐,你最好弄清楚你我的立场,是我在发问,问些什么是我的高兴,就算我问当今皇上是谁,你也要给我回答。

×      ×      ×

  你见过蝗虫过境的可怕灾情吗?如果没有,你也一定听过对不?*小呆躲过了,因为他是小呆,快手快脚的小呆。
  但是他没有能力护住对面的“飞索”赵齐。
  因为那一轮如蝗过境的暗器,大部分全是对着“飞索”赵齐而来,何况他又不能动弹,当然躲不过。
  所以赵齐死了,极为恐怖的一种死法。
  却也是最没有痛苦的一种死法,连一声短促的嚎叫也没来得及发出。
  等一切静止,小果只能见到一个全身钉满各式暗器的死人,就像一个刺猥的死人。
  也就在小果闪躲那像一张网似的暗器的同时,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人,全身黑衣的蒙面女人。
  她如一道闪光而过,掠出了钱家后院。
  *有谁能在“快手小呆”眼皮底下杀了一个人,而又能从容的逃走?武林中又有谁,有那么可怕的暗器杀手?就像十个武林高手同时发出暗器一样,数量那么多,又那么准?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一个女人,这就未免太可怕了。
  小呆不愿意去怀疑那个人。
  然而这个地方现在总共也只剩下了二个活人,恰巧那另外的一个活人又是女人。
  来不及去检视赵齐到底都是中了些什么样的暗器,小呆来到了欧阳无双的门前。

×      ×      ×

  小呆错了。
  当他敲开了欧阳无双的门以后,他发现他错了。
  因为在深夜,一个男人去敲一个女人的门,他的目的是什么?假如这个女人又正盼望着这个男人,那么又会发生什么事?“谁?”
  “小呆。”
  门几乎是立刻就打了开。
  小呆看到了欧阳无双,只有一袭如蝉翼轻纱裹身的欧阳无双。
  那层轻纱就像透明;不,根本就是透明。
  所以那胭体也就曲线毕露,沟壑分明。
  小呆和李员外都善于占女人的便宜,但那也只是嘴上稍为俏皮些而已。
  再说那也都是别的人,“而不是自己的爱人。
  没有一个男人会对自己的爱人“吃豆腐”的。
  如果有这种男人,那么毫无疑问的这个男人绝不是真心的爱这个女人。
  小呆的脸红了,在这夜晚里,仍可发觉到他脸上的红光。
  脸红的人大都是会低着头,小呆当然也不例外。
  低头的结果,也就会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
  他又抬头了,眼睛闭着,一脸的窘迫。
  “你既然敲了我的门,而我又开了门,那么你为什么不进来?”
  白痴也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如果掉头而去,无疑的,那他是存心来羞辱这个女人。
  小呆是个聪明人,所以他也没做糊涂事。
  他进来了只是他想的却是为什么欧阳无双还不赶快穿衣服?难道说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和一个小姐,差别竟有那么大?还是她根本就是故意的?“不,我站着就好。”
  “为什么?在这种情形下是没有一个男人愿意站着的。”欧阳无双近乎露骨的说,同时她的双眼直盯着小呆的某部份,有些失望的表情。
  其实她哪里知道就在刚才小呆已躲过了一劫,就算小呆能想到别的地方,也绝对没有那么快。
  何况人的肌肉并非完全都是随意的,也有不随意的地方。
  有些无奈,欧阳无双只好再问了一句很不想问的话。
  “是不是我误会了你的来意?”
  “噢,不完全是,就在我想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事情。”
  这是最差劲的谎言,却也是最善意的谎意。
  “有些凉了,我加件衣服,要不然可能你的眼珠也会着凉。”
  小呆笑了,一种感激的笑,也是一种了解的笑。
  欧阳无双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当然也知道什么时候必须装傻。
  一句双关语,也是一个笑话,轻而易举地解除了两个人的尴尬。

×      ×      ×

  小呆错了。
  他不该先去敲欧阳无双的门。
  既然他知道欧阳无双不会是那个蒙面女人,他就应该先查看一下赵齐。
  因为那时候他一定可以发现赵齐的身上,那所有的暗器中有一颗小小的菊花型缥。
  现在他证实了欧阳无双没有离开她自己的屋子,却无法证实他自己对欧阳无双说的话。
  钱家后园。
  小呆像头猎犬一样,满地的乱翻乱找。
  他什么也没找到,更别说赵齐的尸身了。
  欧阳无双一旁古怪的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眼睛里当然全是一付“活见鬼”的神色。
  小呆失望也放弃的站起了身。
  “你相信我的话吗?”
  可是欧阳无双却是一脸的不相信。
  “真的,我真的看到赵齐在这让一个蒙面女人用‘满天花雨’的手法,被三四十种的暗器钉死在此,而我赶来的时候却迫不上那个女人……”
  “是吗?我还没听说过江湖中人有谁能同时打出三四十种暗器的人,而且那居然还能快过‘快手小呆’?”欧阳无双不止脸上的表情不相信了,连讲出来的话也完全是不相信的口吻。
  “我……哦真……”小呆突然眼睛一亮,拉着欧阳无双的手就跑。

×      ×      ×

  “到了,你要不信的话,推开门我保证赵齐不在里面了。”
  小呆信心十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门开了,是人从里拉开的。
  “飞索”赵齐一脸惺,讼,睡眼朦胧地站在门边。
  “夫人,这么晚了,有事吗?”
  小呆就像看到鬼一样,退后了两步。
  “你没死?”
  “要不是夫人在此,‘快手小呆’我倒愿意看看是谁想死。”
  的确,半夜三更的被人吵醒睡眠不说,劈头第一句话就听到这句话,就是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
  小呆摇摇头,真怀疑自己是否做梦。
  “小呆,我想你一定是晚上多喝了两杯,要不然你就是真的在做梦。”
  欧阳无双对赵齐说了声“没什么”拉着小呆就走。
  因为再不走的话,小呆恐怕会当着“飞索”赵齐的面说出更难听的话了。

×      ×      ×

  四更半。
  小呆服一付药,帮助安眠的药。
  “你好好的睡一觉,我看你的精神太紧张了,这药能让你睡到明天中午,我想你醒来后就会忘了这一切的幻觉。”
  是幻觉吗?小果知道绝对不是幻觉。
  如果不是幻觉,小呆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所以小呆睡了,纵然不太愿意,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五更。
  天已亮。
  仍然是“飞索”赵齐的床上。
  仍然是一阵阵的喘息,间杂着一声声咿唔。
  “真的,我好像永远无法满足一样……”
  “我还不是和你一样……”
  “赵齐怎么了。”
  “死了,他不该放了李员外,杀了小翠,而且他有背叛组织的倾向,这些你应该注意到,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一种嫉妒的心理,以后在这方面,我希望你能特别的留意,对‘快手小呆’和李员外之间的矛盾只要你好好的运用,应该很容易掌握住他,只要他能被我们利用,还有什么大事成不了呢?”
  “问题是小呆是个君子。”
  “君子也是人,只要他爱你,我相信以你的手腕一定可以把他变成小人。”
  “李员外呢?”
  “你要杀他,我知道你的理由,当然如果他也能被我们利用是最好的,否则……算了,你看着办吧,在小呆这方面你一定要快点造成他理性的崩溃,药还够吗?”
  “足够了,我想再一个月的时间,他也就会完全忘了他自己是谁了。”
  “还是要多小心些,毕竟小呆是除了燕翎外唯一能破坏我们计划的障碍。”
  “明天他要问起赵齐怎么办?”
  “傻丫头,你不会说赵齐被你派出去了吗?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就行,当然会在外面做一些烟幕,更造成他的幻觉,好了,我要走了。”
  “真不想起来。”
  “机会多的很,急什么?外面还有一大堆事情该解决呢,尤其那个功力奇高的儒衫人,到现在还没办法弄清楚他是谁,唉,我发现他也是个可怕的敌人,这两天他就像被风吹散了一样,竟又消失了踪迹。”
  “那么我现在要怎么办?”
  “你什么也不要做,只要好好的看牢小呆就好。”
  *第二天,中午。
  小呆醒了,却没下床。
  他在想着问题,一些复杂的问题。
  赵齐怎么会没死?他没有理由为了救人,而先去强奸小翠。
  那么他真正救李员外的目的是什么?那个蒙面女人到底是谁?自己已经碰到两次了,而且两次都让她从自己的面前跑了,这简直就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实在想不出那个女人会有那么快的身手。
  而且这个女人更像一个看不见的恶魔,紧紧附着在自己的身上,无从摆脱。
  李员外逃了,这个傻家伙,还真有本事,居然能找自己找到这,也真是不容易,嗯,是有点头脑,不知道他是否已发现无双就住在这儿?头又痛了,小呆发现这种毒性还真厉害,每在自己一专心去思考问题时,头就会痛。
  他想不下去,而且这时候欧阳无双也进来了。
  “醒来了?!睡得好吗?”
  他发现欧阳无双好美,尤其那微笑,简直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醒了,现在我倒真觉得我昨天晚上是在作梦呢?”
  “是吗?如果你每天晚上都作这种梦的话,我一定会冻死哩。”
  小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对我,有何批评?”欧阳无双很认真的问。
  “什么?……噢,很完美,一种成熟的完美。
  “是不是因为我已嫁了人,所以引不起你的兴趣。”
  小呆很诚挚的说:“你知道我绝不是那种人的,只是我认为你目前还是和姓钱的在一起,而且……”
  “你放心,钱如山已经死了,一家大小全淹死了,他们的船在钱塘江遇上了飓风翻了,一大早我得到了消息,就派赵齐赶去料理丧事,现在我可是自由之身了呢,而且还成了一个大富婆呐。”欧阳无双喜上眉梢的说。
  小呆迷惑了,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这倒霉的钱如山一家大小就这样的完蛋大吉?而自己正想去仔细的看着那“飞索”赵齐可是真的没死,他却赶去杭州料理丧事。
  这是个多完美的故事。
  连欧阳无双也佩服自己说谎的天份,一下子解决了两大难题。
  看样子小果这君子是做不下去了。
  独身的一对男女,天皇老子也干涉不了人家的相爱。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