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滑稽突兀,怪叟传语;剑起丸飞,娇娃怯敌
 
作者:古龙  版权: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4-18 16:12:16  评论:0 点击:

  夏芸有一些警觉出这孤峰一剑的奸邪之处,而他——孤峰一剑边浩,又拍马向她逼近,贪婪的目光盯在她的脸上。
  夏芸已觉有辱了她的尊严。
  三粒耀眼的钢珠,脱手飞出,手法虽不及田敏敏那么奇妙莫测,但是近在咫尺,跳丸飞星,而角度又那么奇巧,像有力量操纵着,迂回折射。
  使孤峰一剑陡然大出意外,他借着精湛的骑术,马缰一领,拍马窜出丈余,身体也猛然一俯,平贴马背。他那匹名驹,达达向前驰去。
  他受了夏芸出其不意的袭击,并不能减少他对她的一腔邪念,反而懊丧自己手段太不高明,以致使她发现了破绽。
  孤峰一剑边浩抬起上身,扭转头来煞有介事地埋怨说:“姑娘为什么生气?我说的是实话呀!”他虽想把这事弥补过来,却仍很警觉地拔出他的宝剑,寒光飒飒,准备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
  夏芸料到从这位骑士身上,不会问出熊倜的确实消息,跟他胡聊下去,不能有什么结果。但她生来倔强好胜的性子,如不把他惩戒一顿,受他半天歪缠,这股气还真无法消散!于是她也拘马追去。
  夏芸最擅长使用的特制银鞭,受伤以后被掳上武当山时业已失去,眼前缺少趁手的兵器,这确使她一身本领减色不少。惟一可供御敌的,就是一条两尺多的寻常马鞭,和田姊姊特制的袋内钢丸。
  这也是她几乎吃亏的另一原因。自然她实际功力比这南北双绝之一的孤峰一剑,多少略逊一筹半筹。
  边浩故意拍马驰去,他心中有个算计,这一带疏林就在官道旁,多少有碍他的举动,万一更不巧熊倜在此时出现,那可更使他受窘了。
  双骑一前一后,渐渐离开了绵延半里多的树林,以他们的骑术之精,不过极短的时间。所以后来熊倜尚未明与常漫天田敏敏相遇,未能在附近找着夏芸,又这样轻易地失之交臂了。
  前去是一片荒凉,梁子湖畔一片芦苇地带,湖水白茫茫一望无际,几片帆影点缀在碧波上面。
  最近处渔村茅舍,也在一二里外,这地方对于他是非常理想的。
  边浩拨转马头,抱剑提防着这位姑娘,微风轻拂着夏芸的秀发,在马上花枝颤摇,益增妩媚。
  边浩这时几乎纯是戏弄的态度,向她说:“姑娘,我们再谈谈,小可孤峰一剑边浩,只还未请教过你的尊姓芳名!以姑娘的控马之术,想必是塞外一颗明珠了!”
  阿谀,赞美,使夏芸略生一丝儿快感,但这轻薄的言词,仍使她愤恨不已。夏芸冷笑说:“你报出姓名来难道我就不敢斗你这南北双绝剑么?”
  边浩离镫下马,笑着说:“那小可就奉陪姑娘玩玩!听说姑娘怒拔武当派九宫连环旗,使我钦佩莫名呢。”
  夏芸星眸一凛,喝道:“少说废话!”边浩一提起拔镖旗,更使她伤心不已,以为边浩讽刺她受辱被擒的事,使她一腔怒气如火燎原,无法歇止。
  夏芸姿势优美,从马背旋落地上,手中皮鞭一抛一打,使出“狂飏鞭法”,宛如半截乌龙,风声虎虎,直取边浩。只可惜寻常马鞭太短了些,卷、裹、抛、带,许多威力都用不上,只像一柄短棒,这怎能使她得展所长呢。
  夏芸确实有些过于自负了。
  边浩剑影缤纷,使出生平绝技玄女剑法,因为交上手就看出来她鞭法沉重老辣,不同凡响,边浩也不能轻视她。
  边浩这时邪心勃起,想借峨嵋派师传绝技,制服住她,在这旷野之中,做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这是人类两性间自然的吸力,尤其对着夏芸这样的娇娃,而边浩的生性,亦非纯善,他的心狂,也就可以解释了。
  夏芸鞭影丝丝,漫天风雨,一连串“云如山涌”,“雨洒蓬莱”,几招猛攻,使边浩也为之咋舌,可摸不清她的门路。
  边浩轻蹬巧纵,不肯使出玄女剑绝招,他内心既已沉醉在她的仙姿玉貌里,怎么肯伤着她一丝一发?二十招以后,边浩略展所长,而夏芸鞭长莫及,空有一身抱负,却处处讨不着便宜。
  只见边浩剑落如风雨骤至,排空荡气,剑影初时濛濛洒洒,瑞雪纷飘,继而如同疾雷奔电,光气萧森,夏芸竟被他裹在一团剑影里。
  边浩剑法独得秘传,声势不逊于四仪剑客之首的凌云子,不过他没存心伤她,下手让着许多,夏芸方能勉强支持。自然这种局势是不会永久维持下去的,边浩面对着她,娇躯宛转,柳腰款款,更可以饱餐秀色。
  边浩终于找到了机会,乘她挥鞭猛点他腰腹之际,撤剑环臂,欺身斜进,一招“春雨绵绵”,剑光溜向夏芸玉腕,一团耀眼雪花,疾掣而下。
  夏芸拼了几十招,心里暗说:“号称南北双绝剑的,也不过如此!让你知道我雪地飘风也非弱者!”
  但人家这次剑花逼来,如不撒手丢鞭,就无法闪让,夏芸过分倔强,娇躯往左方飘旋,虽是闪过边浩这一绝招,却恰好把左边身子凑近了他,边浩猿臂轻伸,铁腕已蓦地握住了她的左臂。
  夏芸懊悔没用田姐姐所授暗器对付他,这时已落入边浩掌握之中,急得一声尖叫,想摔臂挣脱,更怕他进一步来什么花样,猛一回鞭横抽边浩那只讨厌的手。
  边浩剑影又起,铮的一声把那短短的马鞭,又削去半截,剑花在夏芸脸上划了个圈儿,夏芸只有闭目等人宰割了,可是他又很快的把宝剑擎回。
  边浩嘻嘻笑了,笑得非常得意,渔翁钓上了大鱼,鱼儿已经上钩,只看他愿意如何处治捞获到手的猎物。
  边浩态度更使她难堪,已紧握夏芸玉臂,用力一带,夏芸几乎要扑跌入这讨厌男子怀中,如何不又羞又急。边浩反而柔声细气的说:“姑娘累了吧!像姑娘这一套奇妙的鞭法,小可还是初次碰上呢。姑娘可别生气,败在孤峰一剑手中,也是很光荣的呀!”
  夏芸入关以来,这已是第三次吃人的亏,而最使她难堪的就是边浩那副贪婪的眼光,和那种存心玩弄的态度。
  这时近侧芦苇察察响起,蛮苍老的笑声大作,教训小孩似的口吻,喝道:“你这个刁钻娃娃!怎么在此欺侮女娃儿?我老头子上次江边要打你的屁股,被你娃娃飞了!这次更不能轻饶了!照打吧!”
  两人正在厮扭之际,突然毛毵毵的飞来一团黄彩,拍的一声,恰好打中了孤峰一剑边浩抓住夏芸的一只手,边浩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件东西忽啦散落地上,却是一盖枯干的苇叶,纷飘四散。
  可是边浩这只手竟如挨上一记儿极沉重的大榔锤,痛入骨髓,皮肉欲裂,他手臂很自然的一松一缩,夏芸乘机往旁边闪出丈余。
  不知何时面前已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枯瘦如柴的老头儿,而那矮老头,盘膝坐在沙上,正扬起右手,向边浩招呼道:“你这娃娃,快过来领打,不折不扣加上上次的一百下屁股,以后你要记住不许欺侮女娃儿!”
  这种滑稽无伦的话,使夏芸觉得非常好笑,她可佩服老头这种摘花飞叶的手上功夫。而边浩则在看见这两个老头之后,惶恐异常,上次江边几乎取辱,这次又犯在人家手里,再不见机溜走,那还有更现眼的亏吃呢。
  边浩骑术阮精,跳上马背,挥鞭疾走,仍向那片树林穿林而没。
  夏芸松了一口气,倔强的性子,使她不愿向这两个老头认小服低,向人家道一声谢也不愿出口。
  坐着的老头向那高个子老头道:“这女娃儿生得模样儿怪可怜的,你说该怎么处治她?不过不能打屁股,另外还有什么办法?”
  身材高些老头也发愁说:“我也想不出好办法,姑且饶了她这一次,她是无心冲犯了我们!光问问话,别让她也跑掉!”
  夏芸被他俩一问一答,弄得啼笑皆非,心说:“谁冲犯了你?再无理取闹,抽你这两个老家伙一顿鞭子!谁耐烦理你!”
  矮老头双手一挥,仍是坐着的姿势,已飘若飞絮,拦住了她。夏芸撮口轻嘘,把她这匹称心的马招来身畔。夏芸猛见矮老头施展上乘“流星移位”轻功飞来,心头一震,慌忙向马背纵上,准备一溜了之。
  矮老头又随手一拉,相隔七八尺远,一股无形潜力,裹住她的娇躯,不由往下一沉,通的又跌落地上。
  夏芸可不敢十分倔强,眼里泛出泪光,恨恨说:“老怪物!你使什么坏?为什么不让我走?我要赶快找我的熊倜哥哥!””
  老头偏着头思索了一阵,笑道:“熊倜?这人老头子似曾相识,正有句话让你带个口信给他,可是女娃娃,你认识的小伙子倒不少呢!”
  这话一说出,夏芸怎么受得住,一直红到耳根,心里暗骂:“缺徳的老鬼!赏你几粒钢丸,让你再敢贫嘴胡嚼!”
  夏芸一提起熊倜,那可爱的俊影,立时使她心头一甜。甜美的回忆,竟使她不胜怅惘,忘记了对付这可厌的老头。夏芸又如何肯虚心下气和他们答话。
  高些老头皱皱眉笑说:“让她走吧!上次已经把重要路线图当面付给熊倜那娃娃,不过贯日剑也是昆仑旧物,应该与倚天剑同归玄清洞府,姑念天阴教大患未除,应该暂时交他保存使用一段时间!话得说明白,毒心神魔虽知道倚天剑关系着武林劫运,他还未必明了双剑的来历呢!”
  矮老头也皱眉发愁说:“那娃娃人极聪明,可是没有适当的伴侣,配上他一块儿练习双剑,终不能发挥这两仪和合的妙用,又怎能担当这一份重任,这女娃儿又太不听话,隐居在甜甜谷那两个孩子,又是点苍派下不值得付托他们,这事还得费我们无限心机呢!”两个老头一搭一挡,把夏芸弄迷糊了。她既不知熊倜失剑经过,更不知他又受人赠送一口贯日剑,而这两口剑,几乎使武林天翻地覆,武当血染名山!
  夏芸怕这两个老怪物找她麻烦,很快的翻上马背,矮老头笑道:“没慌,老头子已说过不处治你了!”
  高个儿老头正色道:“女娃娃!记住见了熊倜,就说江干二老吩咐,赶快去峨嵋残云尊者窝里取回倚天剑来!然后携带双剑,去昆仑访晤银杖婆婆学习和合剑,女娃儿你也跟着去一趟,看看你有缘还是无缘!”
  二老说完,不再纠缠,竟扭头向白茫茫的湖中走去。
  夏芸急挥鞭登程,想迎上去和她衷心敬佩的田姐姐相会,继续找寻她的倜哥哥,岂知田敏敏熊倜尚未明四人,也正在找寻她,又误入歧途呢。
  夏芸在斜阳古道上,拍马来回奔驰着,心里越着急,来来去去的人,累得她几乎望穿了秋水。
  夏芸一赌气,放马一直沿大道驰去。
  当晚投宿山镇上—家小客店,低矮的瓦房,肮脏的床被,使她心里更添一层恙恼。
  突然店门外马蹄声如潮涌至,店里伙计迎进来三位黑色劲装的汉子,笑语喧天,旁若无人,一直走入三大间上房里。
  伙计如同接下财神,忙不迭穿梭一般伺应。
  这三位豪气干云,说话声音很高,夏芸疲倦的躺在铺上却被他们一番话惊醒起来。
  只听得其中一人狂笑说:“单大哥,三湘豪杰,我洞庭四蛟号召一下,哪一个敢不投诚响应?何必单单要收罗拉拢这个姓熊的小子?”
  另一人沉吟说:“教主这么分派下来,必有他的用意!吴大哥知会本教各处的人,注意一下熊倜的行踪。”
  先那人又哈哈大笑说:“小弟若碰上了他,倒要先会会他这位武林三秀!”又问说:“玄龙堂主仇老前辈现在坐镇洞庭,据说还准备一次大规模的举动,单大哥是自总堂来的吗?其详可得见示一二吗?”
  答话那人笑说:“倚天剑得而复失,若不把这口剑找回来,本教的声威从此扫地!这次夜袭武当,又不能得手,所以龙凤各堂堂主坛主,齐集此间,重作一番部署,事关机密,尚未作最后决定。”
  夏芸一听别人提起熊倜,不由竖起双耳,留心谛听,底下的话,却使她颇为失望,显然这些人也不知熊倜行踪。夏芸生长关外,北方天阴教崛起,颇有所闻,她父亲虬须客却闭门谢客,绝不与江湖豪杰往来。
  夏芸既听出这三位是天阴教下爪牙,天阴教势力弥漫南北各地,虬须客力戒她入关以后,不可和他们冲突。
  夏芸又泛起了一个错觉,她以为天阴教下这三个汉子既然是访寻熊倜,他们眼线又多,不比自己孤伶伶一个人误走误撞,来得容易吗?跟着他们走,不是倜哥哥很容易的可以找着?
  但她又不胜怀念那可爱的田姐姐。
  自从被四仪剑客擒往武当,夏芸也算经历过一番风浪,艰苦备尝,本可以直回关外投入父母怀抱,但熊哥哥的影子,一直在心中盘旋不去,英俊可爱的笑容,几乎使她要伸手一把捞住,可惜这只是眼前一现的幻影!
  她在迷惘中昏昏睡去,却作了个错误的决定。
  次晨,梳妆就道,她却尾随在那三个黑衣人马后追逐。而这三位又是向北飞驰,依然又把她引回昨天那条路上来。黑衣人中一位年纪略大些的, 的汉子,有意无意地不时回头望她一眼。
  梁子湖白茫茫的水色,又在远处浮现,而那片树林,也在柔风披拂中,排列在视线之中。夏芸心中起了什么感触,只有她自己才会体味到。
  夏芸随着三人,行行复行行,秋阳皓皓,照射着官道上风尘扑面的行旅,夏芸也是其中的一个。
  她不能紧紧凑上去,和那三个黑衣人,多少拉长一点距离,这是夏芸自命乖巧处,避免人家疑心,天阴教下的人,多少带有点神秘性,或者有些可怕呢。
  这种无意义的追逐,也可说是盲无目的的奔波,突然被后面驰来的一片铁骑声,震颤了她的心弦。
  夏芸无意中扭头望去,一连串匹匹骏马扬尘而来,立时使她大为震惊。来的竟是飞灵堡出尘剑客东方灵和他妹妹东方瑛,另外两位玄冠羽衣,黄穗子宝剑在身的道士,尤其使她魂不附体,正是四仪剑客凌云子和丹阳子。
  夏芸是惊弓之鸟,急忙施展她精湛的骑术,短鞭一扬,纤足一夹马腹,她深悉马性,纵辔飞驰,想脱离后面这四位扎手敌人的追袭。
  而这出尘剑客兄妹却并不是专门来找她为难的。凌云子和丹阳子二马在前,远远早看清了是他们二次下山游戈的猎物。
  可恶的前面三位黑衣人,却把坐骑一排儿横列,并辔而驰,几乎占完了全部道路,使后来的她无法飞越而前。
  夏芸把马头一带。她若不是精于驭马,早和三个黑衣人撞在一起了。

相关热词搜索:苍穹神剑

上一篇:第二十一回 疑惧参半,芳踪突渺;嫉仇交集,孤剑施欺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语惊四座,煞费唇舌;横来夺剑,漫天风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