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语惊四座,煞费唇舌;横来夺剑,漫天风雨
 
作者:古龙  版权: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4-18 16:13:23  评论:0 点击:

  熊倜尚未明与玉面神剑常漫天、散花仙子田敏敏相遇之后,因夏芸走失,而作了一番猜测,得了个错误结论。
  但是夏芸驰去的方向,是顺着唯一一条大路前进的,遇险也应该在前途,于是他们一直向前冲去。
  沿途不少行人,他们并不放弃询问来路上行旅的机会,夏芸一位美貌少女,单骑独行,是不难问到下落的,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竟问不出来一点线索。
  当他们奔驰了大半日,夏芸却走向另一方去了。
  伊人深深嵌在熊倜心坎里,就是田敏敏也不愿把这个可爱的小妹妹放掉,当他们在这条路上往返奔波归于失望之后,归结到一个更错误的行程。
  四人竟又向武当驰去。
  数日后又来至谷城城内,找干净客店投宿。
  尚未明把上次在武当情形,细说与常漫天夫妇,但他和熊倜却不知道天阴教和武当派还有过一次激烈惨斗。
  天阴教很大方的还给熊倜贯日剑,又偃旗息鼓退出武当山,使熊倜等捉摸不定他们究存着什么企图。
  田敏敏对于武当那种声势吓人的剑阵,非常感到兴趣,饭后在室中聚谈,她劝熊倜不必自行讨人,由她夫妇夜间先去一探。
  熊倜在武当山颇受妙一真人礼遇,而且飞鹤子令夏芸传话,请他去山上共商讨伐天阴教大计,显然很看重他,自不便骤然翻脸,可是又不能令夏芸受到委屈。散花仙子想法是先把夏芸救出来,正合熊倜心意。
  但是事不关己,关心则乱,熊倜也不能免。
  他决定不了应该采取什么步骤,明知散花仙子夫妇一去,事态依然扩大,他救尚未明于剑阵之中,也曾伤了武当门下几个道士,人家竟毫不记怨,依熊倜还是光明正大,拜谒妙一真人比较妥当些。
  田敏敏却已看出来熊倜外弛内张,焦急在心里不露出来而已。常漫天二次重现江湖,更不把一般人看在眼里。
  常漫天见熊倜有所顾忌,沉吟不绝。正待说出一切由他夫妇担承的话,突然室外爽朗的笑声隔窗叫道:“熊老弟,何期在此相会,真是巧极了!”
  熊倜听出是熟朋友口气,忙开门相迎。
  正是飞灵堡出尘剑客东方灵兄妹,还有凌云子丹阳子两位武当四仪剑客。
  东方灵是旧友相逢,一脸渴慕之色,而凌云子丹阳子则面色冷酷,非复飞灵堡座中态度,而东方瑛则于愉快心情之外,微露揶揄的眼光。
  常漫天夫妇尚未明三人,虽料出两个蓝衣玄冠道士,必是武当门中,对于出尘剑客兄妹一样都不认识。
  东方灵为人笃厚,不喜揭人阴私,而且他认为情发乎中,各寻所好,不能一丝勉强,他并不为他妹妹打算,而反同情熊倜和夏芸一双情侣。
  他很热诚的握住熊倜的手说:“老弟自离敝堡,令我思念至今!”又一瞥眼前这三位不平凡的人物笑问:“这三位都器宇不凡,快替我介绍一下你的新交!”
  东方瑛敛衽为礼,若有情若无情的斜睨了熊倜一眼。她没有夏芸那么天真而赤诚的流露,就是有些流露出来的,也是在有意无意之间。
  粉蝶默默无言,奇怪的她粉颊竟微微生晕,这是由于内心漾起一种奇妙的感觉,自然而然使她心里有些跳动。
  武当二子则勉强备施一礼,冷冷的目光,仍注视着熊倜似要从他身上找出什么来。
  凌云子擒服夏芸之后,当场不但夏芸被熊倜救走,反而吃了一次暗亏,他至今还以为是熊倜的恶作剧。
  飞鹤子等延揽熊倜,以及武当山上所起的变故,凌云子固曾与飞鹤子邂逅谈及,而出尘剑客兄妹也就是他约来武当的。无论如何,他还是恼恨着熊倜。夏芸竟与天阴教人为伍,并肩作战,尤其使他不满熊倜。
  不满尽管不满,却总不能违抗妙一掌门师谕,他一见面本就想揭发夏芸的事,但熊倜正热心替双方介绍相见。
  凌云子听说是当年的点苍掌门玉面神剑常漫天,和散花仙子田敏敏时,不由为这两人的绝世丰采而心折。
  铁胆尚未明在北几省的声名,大得惊人,这三位的名头,使东方灵兄妹如获异宝,凌云子也亟愿武当派能罗致到这样三位了不起的人物。因而凌云子丹阳子态度上都略略变了些,很谦虚的客套一番。
  烛影摇红,八位武林豪士,聚首一堂,应该是水乳交融肝胆相照了,而粉蝶东方瑛则划计着如何替自己安排一下,熊倜的心理,也正渴欲一询夏芸的着落究竟。
  散花仙子田敏敏已急不可耐,她以冷寒声口,近乎发气的语调发问:“凌云道长,熊老弟他的女友雪地飘风夏姑娘,想必已被你们安置在武当山上了!雪地飘风只是个任性的女孩子,你们做事未免过分点!”
  凌云子颜色一变,没想到田敏敏骤兴问难之言。
  他白了散花仙子一眼,反向着熊倜说:“夏姑娘的事,贫道猜想台端还会不知晓?天阴教单掌断魂单飞,洞庭四蛟都是她的护卫,不折不扣她已是天阴教下一位了不起的人物!熊大侠自然表面上自命清高,和天阴教也是有些默契呢!”
  这句话语惊四座,不但熊倜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而这种形同挖苦的话,使熊倜怎能不无名火高起千丈。
  散花仙子则更不相信夏芸会投入天阴教下,夏芸和她是无话不谈,倾囊倒箧,田敏敏气得一拍桌子喝道:“简直是胡说!芸妹妹宛如一头活泼的百灵鸟,从不与江湖邪门人往来,你侮辱她是什么意思?”
  凌云子反唇相讥说:“正因为她年幼无知,才分辨不出天阴教的善恶呀!现有事实为证,贫道正苦于无法救她于陷溺之中,点苍派高手请先弄清楚是非,再责怪贫道,贫道敢不领罪!”
  这一席话,使融洽不久的空气,快要爆炸起来。
  熊倜目射神光,注视着武当二子,他虽未立即发难责斥,但显然夏芸这次是没有吃他们的亏了。
  夏芸是不是个带有神秘性的女孩子?
  东方灵老成持重,先把双方劝住,他很快的把当日官道上情形略述一遍,道:“夏姑娘纵未求助于单掌断魂,而这三人为她拼命苦斗,确是事实。后来天阴教两个司礼童子,黑衣摩勒白景祥,白衣龙女叶清清也出面交手,否则夏姑娘岂能从容逃走?单飞等又怎能不血溅尘土呢?”
  熊倜长长吁了一口气,他心里纷乱如麻,夏芸真的与天阴教有什么关系?她又逃往何处?天阴教人何故拼性命来保护她?
  一连串的疑问,使他陷入迷网。
  散花仙子冷笑一声说:“可见凌云道长是信口诬蔑了!天阴教人袒护她,或许别有用意,但是道长们以多欺寡,恃强凌弱,我散花仙子当时在场,也不能容你们这样胡闹!老实说我看待她无异亲妹妹!你们再说这种无稽诬蔑的话,我可不能放过!”
  东方灵为顾全大局,设若这四位武功顶儿尖儿的人,与武当反目成仇,那反使天阴教得以从中渔利,武林局面更无法收拾了。他急得满头大汗,向双方一再劝说,从此彼此再不许干涉夏芸。
  他说:“武林正派正应同心合力,对付天阴教,不可因小小误会,使亲者痛而仇者称快。点苍田姑娘技拟天人,贤伉俪誉满武林,熊老弟后起之秀,睥睨群伦,尚大侠领袖两河绿林豪杰,不会以我的话为无理吧!”
  凌云子豪气凌云,本不肯相下,但也有些顾忌,武当派遍撒英雄帖,聘请各派名宿,为的什么?像这四位高手,请还请不到,真是一股雄厚的生力军,足够举足轻重,影响到未来武林的大局!
  凌云子在气头上不肯低头认错,这也是人之常情。
  丹阳子和他一样被东方灵一篇话,说得默默无言。
  室中的空气异常沉重,若就这样不欢而散,熊倜这四位也绝不会再上武当,和武当一派合作了。
  东方灵又再三劝解,把这回事算为一场小小误会。
  铁胆尚未明本是火烈性子,又屡屡怒眉横目,准备来个惊人动作,他看见熊倜陷于沉思状态,又有散花仙子不客气的发作出来,觉得非常淋漓痛快,在东方灵竭力斡旋之下,武当二子不再倔强,倒也未便发作了。
  田敏敏是何等心高气傲,冷笑向熊倜说:“熊老弟,既然是这么一回怪事,我们明天再去鄂城一带仔细寻一下芸妹妹,找着时带了芸妹一同再向武当四仪剑客,见见真章分晓,凭什么累次欺侮我的芸妹妹?”
  这话一说,急坏了东方灵。
  同时粉蝶东方瑛心灵上蒙了一层阴影,熊倜多少因凌云子的话,怀疑着夏芸,然而他低头筹思,显然不能忘情于她,而且并非因此深恶痛绝了她。
  四人如照散花仙子主张一走了之,那后果殊难预料,如何不使东方灵心急。他忙说:“田姑娘,请勿推波助浪,武当四仪剑客绝不为已甚,姑娘何苦扩大这件事呢?况且千里迢迢来此,怎可不与妙一真人前辈一晤?”
  凌云子权衡利害,也恐回山受掌门斥责,勉强附和着说:“往事一笔勾销,田姑娘只知怪贫道,不说夏芸侮辱本派九宫连环旗,使本派体面何存?贫道若知夏芸是熊侠士的爱侣,早就放开手了。”
  其实这是他一种遁辞,他并非不知夏芸是和熊倜在一起的。这句话多少送给熊倜点面子,确是四仪剑客委屈求全的事。
  东方灵乘机又笑道:“熊老弟绝不能走!我还要向四位多多讨教,来吧!凌云道兄已经认了错,彼比握握手把以前嫌隙一齐抛开吧!”他硬把凌云子推向熊倜面前,使这一天乌云,化为睛空,让他俩极不自然的握了握手。
  熊倜虽然急于寻找夏芸,却被这种场面拘住,真要撒手一走,武当派面子上又怎么下得去呢?
  尚未明却冷笑道:“妙一真人如热诚款客,应该把那些不许带剑上山之类的臭规矩暂时取消,上次在解剑池畔,几乎把熊大哥贯日剑便宜了天阴教主,如还是庞然自大,惟我独尊,尚某可无颜再上武当。”

相关热词搜索:苍穹神剑

上一篇:第二十二回 滑稽突兀,怪叟传语;剑起丸飞,娇娃怯敌
下一篇:第二十四回 丸落风雨,掌起阴煞;仇迹乍明,战讯初传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