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正文  
第四章 美色惑人意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美色惑人意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1
  孙逵笑道:“你懂得什么?我若能将梅花盗置之于死地,非但从此扬眉吐气,而且……而且那好处也不知有多少。”
  李寻欢道:“还有什么好处?”
  孙逵道:“梅花盗自从在三十年前销声匿迹之后,江湖中人本都以为他已恶贯满盈,谁知半年多以前他竟忽又出现,就在这短短七八个月里,他已又做了七八十件巨案,连华山派掌门人的女儿,都被他糟蹋了。”
  李寻欢叹道:“此人算来已该有七十左右,想不到兴趣居然还如此浓厚。”
  孙逵道:“自从他再次出现后,江湖中稍有资产的人,都已人人自危,稍有姿色的女子,更是寝食难安……”他顿了顿接道:“所以已有九十余家人在暗中约定,无论谁杀了梅花盗,他们就将自己的家财分出一成来送给他,这数目自然极为可观。”
  李寻欢道:“这就是那已不成为秘密的秘密么?”
  孙逵点了点头,又道:“除此之外,江湖中公认的第一美人也曾扬言天下,无论僧俗老少,只要他能除去梅花盗,她就嫁给他。”
  李寻欢叹了口气,苦笑道:“财色动人心,这就难怪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要来淌这浑水了,也就难怪你要杀了自己的老婆,现在,看来只怕要轮到我了。”
  孙逵道:“凭良心讲,我也觉得你死得很冤枉,可是又非杀了你不可。” 
  李寻欢忽然笑了,悠然道:“凭良心讲,你觉得杀我是件很容易的事么?”
  孙逵的铁拳已将举起,此刻又不禁放下,瞪着李寻欢望了半晌,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像你这样的人居然能活到现在,可见要杀你实在不容易,但是现在……”
  忽然间,门外传来一阵响亮的笑声。
  一人大笑道:“凭良心讲,你看他现在像是已中了毒的样子么?”
  孙逵一惊,转身,厨房的小门前,不知何时已站着个青衣人,他身材并不矮,也不太高,神情悠闲而潇洒,一张脸却是青惨惨、阴森森的,仿佛戴着面具,又仿佛这就是他本来的面目。
  他背负着双手,悠然踱了进来,喃喃叹着道:“一个人若想在酒徒的酒中下毒,那么无论多么愚蠢的事他只怕都能做得出来了……你说是么?”
  最后一句话他是问李寻欢的,李寻欢忽然发现这人竟有双最动人的眼睛,和他的脸实在太不相衬。
  那就像是嵌在死猪肉上的两粒珍珠似的。
  李寻欢望着这双眼睛,微笑着道:“和赌鬼赌钱时弄鬼,在酒鬼杯中—下毒,当着自己的老婆说别的女人漂亮——无论谁做了这三件事,都一定会后悔的。” 
  青衣人冷冷道:“只可惜他们后悔时大多已来不及了!”
  孙逵呆呆地望着他们,忽然冲过去攫起了那只酒壶。
  李寻欢微笑道:“你用不着再看,酒中的确有毒,一点也不假。”
  孙逵嗄声道:“那么你……”
  李寻欢道:“酒中是否有毒,别的人也许看不出,但像我这样的酒鬼,用鼻子一嗅就知道酒味是否变了。”
  他笑着接道:“这也是喝酒的好处,喝酒的人都应该知道。”
  孙逵道:“但……但我明明看到你将那杯酒喝下去的。”
  李寻欢淡淡笑道:“我虽然喝了下去,但咳嗽时又全都吐出来了。”
  孙逵身子一震,手里的酒壶“当”地掉在地上。
  青衣人道:“看来他现在已觉得很后悔,但是已来不及了。”
  孙逵怒吼一声,吼声中已向这青衣人攻出三拳。
  这二十年来,他非但未将武功搁下,反而更有精进,这一拳招沉力猛,拳风虎虎,先声已夺人。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这三拳虽然未必能击石如粉,但要将一个人的脑袋打碎,却是绰绰有余。
  那青衣人全身都似已在拳风笼罩之下,眼看非但无法招架,简直连闪避都未必能闪避得开。
  谁知他既未招架,也未闪避,只是轻轻一挥手。
  他出手明明在孙逵之后,但却不知怎地,孙逵的拳头还未沾着他衣掌,他这一掌已掴在孙逵脸上。
  他只不过像拍苍蝇似的轻轻掴了一掌,孙逵却杀猪般狂吼了起来,一个斤斗跌倒在地上。
  等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左边的半边脸已肿起了半尺高,红里发紫,紫中透明,连眼睛都已被挤到旁边去了。
  青衣人淡淡道:“凭良心讲,你死得也实在有些冤枉,我本来并不想杀你的,可是我这只手……”
  孙逵没有肿的半张脸上连一丝血色都没有,每一根肌肉在扭紧着,衬着另半边脸上一堆死肉,那模样真是说不出地狰狞可怕。
  他剩下的一只眼睛里更充满了惊惧之色,望着青衣人的一只手,嘶声道:“你的手……你的手……”
  青衣人手上,戴着双暗青色的铁手套,形状看来丑恶而笨拙,但它的颜色却令人一看就不禁毛骨悚然。
  孙逵目中的惊惧已变为绝望,声音也越来越微弱,喃喃道:“我究竟作了什么孽,竟叫我今日还见着青魔手?……李……李探花,你是个好心人,求求你杀了我吧,快杀了我吧。”
  李寻欢仍坐在那里没有动,眼睛也盯在青衣人的那双手上,只不过用脚尖将那半截练子枪头拨到孙逵的手边。
  孙逵挣扎着拾起了它,颤声道:“谢谢你,谢谢你,我死也忘不了你的好处。”
  他用尽全身力气,将那练子枪头插入了自己的咽喉,白喉头溅出来的鲜血,已变为紫黑色的,就像是从阴沟里流出来的臭水。
  李寻欢合起眼睛,叹了口气,黯然道:“武林有七毒,最毒青魔手……这话看来倒没有夸张。”
  青衣人也在望着自己的一双手,居然也叹了口气道:“别人都说挨了青魔手的人生不如死,只想越快死越好,的确没有夸张。”
  李寻欢目光移到他脸上,沉声道:“但阁下却并非‘青魔’伊哭。”
  青衣人道:“你怎知道我不是,你认得他?”
  李寻欢道:“嗯。”
  青衣人似乎笑了笑,道:“我倒也并不是想冒充他,只不过是他的……”
  李寻欢道:“伊哭没有徒弟。”
  青衣人道:“谁说我是他的徒弟,就凭他,做我的徒弟都不配。”
  李寻欢道:“哦?”
  青衣人道:“你以为我在吹牛?”
  李寻欢淡淡道:“我对阁下的来历身份并没有兴趣。”
  青衣人动人的眼睛忽然发出了锐利的光,瞪着李寻欢道:“你对什么有兴趣?金丝甲?”
  李寻欢没有回答,只是缓缓抚摸着手里的小刀。
  青衣人目光也落在这柄小刀上,道:“别人都说你‘出手一刀,例不虚发’,这话不知有没有夸张?”
  李寻欢道:“以前也有很多人对这句话表示怀疑。”
  青衣人道:“现在呢?”
  李寻欢目中闪过一丝萧索之意,缓缓道:“现在人都已死了!”
  青衣人默然半晌,忽然笑了起来。
  他笑的声音很奇特,就像是硬逼出来的,笑声虽很大,他面上却仍死鱼般全无表情,道:“老实说,我的确想试试。”
  李寻欢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试。”
  青衣人顿住笑声,又瞪了李寻欢几眼,道:“金丝甲就在锅里那死人身上,是吗?”
  李寻欢道:“嗯。”
  青衣人道:“现在我若去动那死人,那么……”
  李寻欢打断了他的话,道:“那么你只怕也要变成死人了!”
  青衣人又笑了,道:“我并不是怕你,只不过我这人天生不喜欢赌博,也不喜欢冒险。”
  李寻欢道:“这是种好习惯,只要你能保持,一定会长命的。”
  青衣人目光闪动着,道:“但我总有法子能令你将这金丝甲让给我的。”
  李寻欢道:“哦?”
  青衣人道:“你总该知道,这‘青魔手’乃是伊哭炼金铁之英,淬以百毒,锻冶了七年才制成的,可说是武林中最霸道的兵刃之一。”
  李寻欢道:“百晓生作‘兵器谱’,青魔手排名第九,可算珍品。”
  青衣人道:“那么,我若将这青魔手送给你,你肯不肯将金丝甲让给我?”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望着手里的小刀,缓缓道:“我这把小刀只不过是大冶的铁匠,花了三个时辰打好的,但百晓生品评天下兵器,小李飞刀却排名第三!”
  青衣人长长叹了口气,道:“你的意思是说,兵器的好坏并没有关系,主要的是要看用兵器的是什么人。”
  李寻欢微笑道:“阁下是聪明人。”
  青衣人道:“所以你不肯。”
  李寻欢道:“我若想要它,现在它就不会在你的手上了!”
  青衣人沉吟了半晌,忽然自怀中取出个长而扁的匣子。
  他将这匣子慎重地放在桌上,用两只戴着铁手套的手,笨拙地将匣子打开,立刻便有一阵剑气砭人肌肤。
  这黝黑的铁匣子里,竟是柄寒光照人的短剑。
  青衣人道:“宝剑赠英雄,这柄‘鱼肠剑’,天下无双,总该能配得过你了吧。”
  李寻欢动容道:“阁下莫非是‘藏剑山庄’藏龙老人的子弟?”
  青衣人道:“不是。”
  李寻欢道:“那么,阁下这柄剑是哪里来的?”
  青衣人道:“老龙已死了,这是他儿子游龙生送给我的。”
  李寻欢道:“鱼肠剑上古神兵,武林重宝,‘藏剑山庄’也以剑而名,若非因为藏龙老人与少林、武当、昆仑三大派的掌门人俱是生死之交,此剑早已被人夺去,虽是如此,藏剑山庄为了此剑还是不知经过多少次浴血奋战,那游少庄主又怎会将这传家之宝轻易送人呢?”
  青衣人冷冷一笑,道:“莫说是柄剑,我就算要他将头颅送给我,他也绝不会拒绝的,你信不信?”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道:“此剑价值只怕还在金丝甲之上,阁下为何要以贵易贱?”
  青衣人道:“我这人天生有个脾气,越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我越想要。”
  李寻欢笑了笑,道:“恰巧我也有这种脾气。”
  青衣人道:“你还是不肯?”
  李寻欢道:“不肯。”
  青衣人怒道:“你为何一定非要那金丝甲不可?”
  李寻欢道:“那是我的事与阁下无关。”
  青衣人仰天打了个哈哈,道:“久闻‘小李探花’一向淡泊名利,视富贵如浮云,二十年前视功名如粪土,十年前又散尽了万贯家财,隐姓埋名,萧然出关……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对区区一件金丝甲看得那么重呢?”
  李寻欢淡淡道:“我的原因,只怕和阁下一样。”
  青衣人瞪着他,道:“你莫非是为了那天下第一的美人。”
  李寻欢笑了笑,道:“也许。”
  青衣人也笑了,道:“不错,我也早就听说过,你对佳人和美酒,是从来不肯拒绝的。”
  李寻欢道:“只可惜阁下并非绝代之佳人。”
  青衣人笑道:“你怎知我不是?”
  “他”的笑声忽然变了,变得银铃般娇美。
  笑声中,他缓缓脱下了那双暗青色的手套,露出了他的手来……
  李寻欢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手。
  “小李风流”,他这一生中,也不知和多少位绝色美人有过幽期蜜会,他掌中没有拿着飞刀和酒杯的时期,也不知握过多少双春葱般的柔荑。
  美人的手,大多都是美丽的。
  可是他却发现无论多么美的手,多多少少总有一些缺陷,有的是肤色稍黑,有的是指甲稍大,有的是指尖稍粗,有的是毛孔稍大……就连那使他魂牵梦萦、永生难忘的女人,那双手也并非全无瑕疵的。
  因为她的个性太强,所以她的手也未免稍觉大了些。
  但现在展示在他眼前的这双手,却是十全十美,毫无缺陷,就像是一块精心塑磨成的羊脂美玉,没有丝毫杂色,又那么柔软,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既不太长,也不太短。
  就算最会挑剔的人,也绝对挑不出丝毫毛病来。
  青衣人柔声道:“你看我这双手是不是比青魔手好看些呢?”
  她的声音也忽然变得那么娇美,就算用“出谷黄莺”这四个字来形容,也嫌太侮辱了她。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你用这双手杀人,也没有人能抵抗的,又何必再用青魔手?”
  青衣人娇笑着,道:“现在我再和你谈判交换,条件是不是已好了些?”
  李寻欢道:“还不够好。”
  青衣人用她那双毫无瑕疵的手一拉袖子,她的衣袖就断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双丰盈而不见肉,纤美而不见骨的手臂。
  手,本来已绝美,再衬上这双手臂,更令人目眩。
  青衣人道:“现在呢?”
  李寻欢道:“还不够。”
  青衣人哈哈笑道:“男人都贪心得很,尤其是有本事的男人,越有本事,贪心越大……”
  她身子轻轻地扭动,说完了这句话,她身上已只剩下一缕轻纱制成的内衣,雾里看花,最是销魂。
  李寻欢已将没有毒的酒倒了一杯,举杯笑道:“赏花不可无酒,请。” 
  青衣人道:“我知道你还是觉得不够,是吗?”
  李寻欢笑道:“男人都贪心得很。”
  青衣人银铃般笑着,褪下了鞋袜。
  任何人脱鞋子的姿态都不会好看的,但她却是例外,任何人的脚都难免有些粗糙,她也是例外。
  她的脚踝是那么纤美,她的脚更令人销魂,若说世上有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人怀疑的。
  接着,她又露出了她那双修长的、笔直的腿。
  在这一刹那间,李寻欢连呼吸都似乎已停止。
  青衣人柔声道:“现在还不够么?” 
  李寻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笑道:“我现在若说够,我就是呆子
  了。”
  没有人能想像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躯体,现在,她已将躯体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李寻欢眼前。
  她的胸膛坚挺,双腿紧并……
  在这诱人的躯体后,却有三具死尸,但这非但没有减低她的诱惑,反而更平添了几分残酷的煽动力。
  那实在可以令任何男人犯罪。
  唯一的遗憾是,她还没有将那青惨惨的面具除下来。
  她只是用那双诱人的眼睛望着李寻欢,轻轻喘息着道:“现在总该够了吧?”
  李寻欢望着她脸上的面具,微笑道:“已差不多了,只差一点。”
  青衣人道:“你……你已经应该知足了。”
  李寻欢道:“容易知足的男人,时常都会错过很多好东西。”
  青衣人的胸膛起伏着,那一双嫣红的蓓蕾骄傲地挺立在李寻欢眼前,似乎已在渐渐涨大……
  她轻轻颤抖着道:“你何必一定要看我的脸,这么样,岂非反而能增加几分幻想,几分情趣。”
  李寻欢道:“我知道有许多身材很好的女人,一张脸却是丑八怪。”
  青衣人道:“你看我像丑八怪么?”
  李寻欢道:“那倒说不定。”
  青衣人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死心眼的人,但我劝你最好还是莫要看到我的脸。”
  李寻欢道:“为什么?”
  青衣人道:“我和你交换了那金丝甲后,立刻就会走的,以后只怕永远再也不会相见,你给我金丝甲,我给你世上最大的快乐,这本是很公道的交易,谁也不吃亏,所以以后谁也不必记着谁。”
  李寻欢道:“有理。”
  青衣人道:“但你只要看到我的脸后,就永远再也不能忘记我了,而我,却是一定不会再跟你……跟你要好的,那么你难免就要终日相思,岂非自寻烦恼?”
  李寻欢笑了,道:“你倒对自己很有自信。”
  青衣人的纤手自胸膛上缓缓滑下去,带着诱人的媚笑道:“我难道不该有自信?”
  李寻欢悠然道:“也许我不肯和你做这交易呢?”
  青衣人似乎怔了怔,道:“你不肯?”
  她终于伸起手,将那面具褪了下来。
  然后,她就静静地望着李寻欢,像是说:“现在你还不肯么?”
  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
  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
  那是男人无法抗拒的。
  李寻欢不禁又叹了口气,道:“难怪伊哭那样的人会将‘青魔手’送给你,难怪游少庄主肯心甘情愿地将他传家之宝奉献在你足下,我现在实已无法不信。”
  这赤裸着的绝代美人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
  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用不着说话了。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她知道这已经足够了,若有男人还不明白她的意思,那人一定是白痴。
  她在等待着,也在邀请。
  但李寻欢偏偏没有站起来,反而倒了杯酒,缓缓喝了下去,又倒了杯酒,才举杯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样的眼福了,谢谢你。”
  她咬着嘴唇,垂着头道:“想不到像你这样的男人,还要喝酒来壮胆。”
  李寻欢笑道:“因为我知道漂亮的女人也都很不容易满足的。”
  她“嘤咛”一声,蛇一般滑人了李寻欢的怀抱。
  酒杯“当”地跌在地上,碎了。
  李寻欢的手沿着她光滑的背滑了下去,但另一只手上却仍握着那柄刀,短而锋利的小刀!
  少女的躯体扭动着,柔声道:“男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手里不该还拿着刀的。”
  李寻欢的声音也很温柔,道:“男人手里拿着刀时,你就不该坐在他怀里。”
  少女媚笑道:“你……你难道还忍心杀我?”
  李寻欢也笑了,道:“一个女孩子不可以如此自信,更不可以脱光了来勾引男人,她应该将衣服穿得紧紧的,等着男人去勾引她才是,否则男人就会觉得无趣的。”
  他的手已抬起,刀锋自她脖子上轻轻划了过去,鲜血一点点溅在她白玉般的胸膛上,就像是雪地上一朵朵鲜艳的梅花。
  她已完全吓呆了,柔软的躯体己僵硬。
  李寻欢微笑道:“你现在还有那么大的自信,还认为我不忍杀你吗?” 
  刀锋,仍然停留在她的脖子上。
  她的嘴唇颤抖着,哪里还说得出话。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希望你以后记住几件事。第一,男人都不喜欢被动的;第二,你并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漂亮。”
  少女紧咬着嘴唇,颤声道:“我……我已经服了你了,求求你将刀拿开吧。”
  李寻欢道:“我还想问你一件事。”
  少女道:“你……你说……”
  李寻欢道:“你想要的东西,有很多男人都会送给你,所以你绝不会贪图钱财,你自己是个女人,自然也不会是为了贪图美色,那么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不惜牺牲一切,一心想要得到这金丝甲呢?”
  少女道:“我早已说过了,越得不到的东西,我越想要……”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淡淡笑道:“我不将刀从你的脖子上拿开,你难道就不能将你的脖子从我的刀上拿开吗?”
  少女立刻从他怀中窜了出去,就像是一只被主人弄疼了的猫。
  李寻欢道:“天气冷得很,不穿上衣服会着凉的。”
  少女瞪着他,美丽的眼睛里似已将冒出火来。
  但过了半晌,她忽又笑了,嫣然道:“我早就知道,你还是不忍杀我的。”
  李寻欢道:“哦?真的么?”
  他轻抚着手里的刀锋,悠然道:“我说完了这句话你若还不走,这柄刀就会插在你脖子里,你信不信?”
  少女没有再说话了。
  她咬着牙,攫起了衣服,猫一般窜了出去。
  只听她恶毒的骂声远远传来,道:“李寻欢你不是男人,根本就不是个人!根本就不中用,难怪你未过门的妻子会跟你最好的朋友跑了,我现在才知道是为了什么!”
  大地积雪,雪光映照下,外面明亮得很,但这厨房却幽黯得如同坟墓,令人再也不愿停留片刻。
  可是李寻欢却仍然静静地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变。
  他目光中充满了悲哀和痛苦,那少女所说的话,就像是一根根针,深深地刺入了他的心。
  未来的妻子……最好的朋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剑无情人却多情
    第六十五章 蛇足
    第六十四章 胜败
    第六十三章 重生
    第六十二章 血洗一身孽
    第六十一章 错的是谁呢
    第六十章 忽然想通了
    第五十九章 伟大的爱心
    第五十八章 无言的慰藉
    第五十七章 无心铸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