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正文  
第十三章 无妄之灾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三章 无妄之灾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1
  李寻欢听了林诗音的话,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喃喃道:“不错,我是个无可救药的浪子,我若去找她,就是害了她……”
  林诗音道:“你答应了我?”
  李寻欢咬了咬牙,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一向都很喜欢害人么?”
  忽然间,一只手伸出来,紧紧拉着珠帘。
  这只手是如此纤柔,如此美丽,却因握得太紧,白玉般的手背上就现出了一条条淡青色的筋络。珠帘断了,珠子落在地上,仿佛一串琴音。
  李寻欢望着这只手,缓缓站起来,缓缓道:“告辞了。”
  林诗音的手握得更紧,颤声道:“你既已走了,为什么又要回来?我们本来生活得很平静,你……你为什么又要来扰乱我们?”
  李寻欢的嘴紧闭着,但嘴角的肌肉却在不停地抽搐……
  林诗音忽然嗄声道:“你害了我的孩子还不够?还要去害她?”
  她的脸是那么苍白,那么美丽。
  她眼波中充满了激动,又充满了痛苦。
  她从来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如此失常过。
  这一切,难道只不过是为了林仙儿?
  李寻欢没有回头。
  他不敢回头,不敢看她。
  他知道他此时若是看了她一眼,恐怕就会发生一些令彼此都要痛苦终生的事,这令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他很快地走下楼,却缓缓道:“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求我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看上过她!”
  林诗音望着他的背影,身子忽然软软地倒在地上。

×      ×      ×

  水池已结了冻,朱栏小桥横跨在水上。
  在夏日,这里满塘荷香,香沁人心,但此时此刻,这里却只有刺骨的寒风,无边的寂寞。
  李寻欢痴痴地坐在小桥的石阶上,痴痴地望着结了冰的荷塘,他的心,也正和这荷塘一样。
  “我既已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
  更鼓声响,又是三更了。
  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冷香小筑中的灯光。
  林仙儿还在等着他?
  他明知林仙儿今夜要他去,一定有她的用意,他明知自己去了后,一定会发生许多极惊人的事。
  但他还是坐在这里,远远望着那昏黄的灯光。
  石阶上的积雪,寒透了他的心。
  他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忽然间,冷香小筑那边似有人影一闪,向黑暗中掠了出去。
  李寻欢立刻也飞身而起。
  他身形之快,无可形容,但等他赶到冷香小筑那边去的时候,方才的人影早已瞧不见了,似乎已被无边的黑暗吞没。
  李寻欢迟疑着:“难道我看错了!”
  雪光反映,他忽然发觉屋顶的积雪上赫然有只不完整的足印。
  但只有这一只足印,他还是无法判断此人掠去的方向。
  李寻欢掠下屋顶,窗内灯光仍亮。
  他弹了弹窗子,轻唤道:“林姑娘。”
  屋子里没有应声。
  李寻欢又唤了两声,还是听不到回应,他皱了皱眉,骤然推开窗户,只见屋子里的小桌上,也摆着几样菜,炉上还温着一壶酒。
  酒香温暖了整个屋子,桌上居然也是蜜炙的火腿,白玉般的冻鸡,可是林仙儿却已不在屋里。
  李寻欢一掠人窗,忽然又发现五只酒杯,连底都嵌入桌面里,骤然望去,赫然就像是一朵梅花!

×      ×      ×

  梅花盗!
  林仙儿难道已落入梅花盗手里?!
  李寻欢手按在桌上,力透掌心,五只酒杯就弹了起来!
  只见五只酒杯俱都完整如新,桌上却已多了五个洞!
  这桌子虽非石桌,但要将五只瓷杯嵌人桌面,这份内力之惊人,就连李寻欢都知道自己办不到!
  梅花盗的武功果然可怕。
  李寻欢手里拿着酒杯,掌心已不觉沁出了冷汗。
  就在这时,突听“哧”的一声,桌上的烛光,首先被打灭,接着,急风满屋,也不知有多少暗器,从四面八方向李寻欢打了过来。风声尖锐、出手的显然都是高手,若是了换别人只怕在一眨眼里就要被打成个刺猬!
  但普天之下的暗器,又有哪一样能比得上“小李飞刀”!
  李寻欢身子一转,两只手已接着了十七八件暗器,人已跟着飞身而起,没有被他接住的暗器,就全都自他足底打过。
  屋子外这时才响起了呼喝叱咤声!
  “梅花盗,你已逃不了,快出来送死吧!”
  “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我们今日也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老实告诉你,洛阳府的田七爷今天已赶来了,还有‘摩云手’公孙大侠,再加上赵大爷,龙四爷……”
  纷乱中,突听一人厉声道:“莫要乱,先静下来!”
  这人虽只说了七个宇,但声如洪钟,七个字说出之后,四下立刻再也听不到别人的语声。
  李寻欢摇了摇头,苦笑暗道:“果然是田七到了。”
  只听这人又道:“朋友既已到了这里,为何不肯出来相见?”
  李寻欢轻轻咳嗽了两声,粗着喉咙遭:“各位既已到了这里,为何不肯进来相见?”
  屋外又起子一阵惊动,纷纷道;“这小子是想诱我们入屋。”
  又有人道:“敌暗我明,咱们可千万不能上他的当!”
  这时又有一人的语声响起,将别人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
  这声音清亮高吭,朗声道:“梅花盗本来就是只会在暗中偷鸡狗之辈,哪里敢见人!”
  请将不如激将,大家立刻也纷纷骂道:“偷鸡摸狗,缩头乌龟,不敢见人,如何如何……”
  李寻欢又好气,又好笑,大声道:“不错,梅花盗确是有些鬼鬼祟祟,但和我又有何关系?”
  那清朗的语声道:“你不是梅花盗是谁?”
  另一人道:“公孙大侠还问他干什么,赵大爷绝不会看错的,此人必是梅花盗无疑。”
  李寻欢忽然放声大笑起来,道:“赵正义,我早就知道这都是你玩的花样!”
  笑声中,他身形已燕子般掠出窗户,窗外群豪有的人呼喝着向前扑,有的人惊叫着往后退。
  龙啸云大呼道:“各位莫动手,这是我的兄弟,李寻欢!”
  李寻欢身形一转,已找到了赵正义,掠到他面前,微笑道:“赵大爷你高明的眼力,若非在下手脚还算灵便,此刻已做了梅花盗的替死鬼了,那死得才叫冤枉。”
  赵正义脸色铁青,冷冷道:“三更半夜,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我不将他看成梅花盗将他看成谁?我怎知阁下的病忽然好了,又偷偷溜到这里来?”
  李寻欢淡淡道:“我用不着偷偷溜到这里来,无论哪里,我都可光明正大地走来走去,何况,赵大爷又怎知不是此间的主人约我来的?”
  赵正义冷笑道:“我倒不知道阁下和林姑娘有这份交情,只不过,谁都知道林姑娘今夜是绝不会到这里来的。”
  李寻欢道:“哦?”
  赵正义冷冷道:“林姑娘为了躲避梅花盗,今天下午已搬出了冷香小筑。”
  李寻欢道:“纵然如此,阁下先问清楚了再下毒手也不迟。”
  赵正义道:“对付梅花盗这种人,只有先下手为强,等问清楚再出手,就已迟了。”
  他句句话都说得合情合理,无懈司击。
  李寻欢大笑道:“好个先下手为强!如此说来,李某今日若死在赵大爷手上,也只能算我活该,一点也怨不得赵大爷。”
  龙啸云干咳两声,赔笑道:“黑夜之间,无论谁都会偶然看错的,何况……”
  赵正义忽又冷冷道:“何况,也许我并没有看错呢?”
  李寻欢道:“没有看错?难道赵大爷认为李某就是梅花盗?”
  赵正义冷笑道:“那也难说得很,大家只知道梅花盗轻功很高,出手很快,至于他究竟是姓张,还是姓李,就谁也不知道了。”
  李寻欢悠然道:“不错,李某轻功既不低,出手也不慢,梅花盗重现江湖,也正是李某再度入关的时候,李寻欢若不是梅花盗,那才是怪事一件。”
  他笑了笑,瞪着赵正义缓缓道:“但赵大爷既然认定了李某就是梅花盗,此刻为何还不出手?”
  赵正义道:“早些出手,迟些出手都无妨,有田七爷和摩云兄在这里,今日你还想走得了么?”
  龙啸云脸色这才变了,强笑道:“大家只不过是在开玩笑,千万不可认真,龙啸云敢以身世性命担保,李寻欢绝不是梅花盗!”
  赵正义沉着脸道:“这种事自然万万开不得玩笑的,你和他已有十年不见,怎能保证他?”
  龙啸云涨红了脸,道:“可是……可是我深知他的为人……”
  一人忽然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龙四爷总该听说过吧。”
  这人瘦如竹竿,面色蜡黄,看来仿佛是个病夫,但说起话来却是语声清朗,正是以“摩云十四式”名震天下的“摩云手”公孙摩云。
  他背后一人始终面带着笑容,背负着双手,看来又仿佛是个养尊处优的富家翁,此刻忽然哈哈一笑,道:“不错,我田七和李探花也是数十年的交情了,但现在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也只好将交情搁在一边。
  李寻欢淡淡道:“我朋友虽不少,但像田七爷这么样有身份的朋友我却一个也没有,田七爷也用不着跟我攀交情。”
  田七脸色一沉,目中立刻现出了杀意。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田七爷翻脸无情,脸上一瞧不见笑容,立刻就要出手杀人,谁知此番他非但没有出手,而且连话都不说了。
  只见公孙摩云、赵正义、田七,三个人将李寻欢围在中间,三个人俱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但三人却只是瞪着李寻欢手里的刀,看来谁也没有抢先出手之意。
  李寻欢连眼角也不瞧他们一眼,悠然道:“我知道三位此刻都恨不得立刻将我置之于死地,只因杀了我这梅花盗之后,非但立刻荣华富贵,美人在抱,而且还可换得个留芳百世的美名。”
  赵正义板着脸道:“黄金美人,等闲事耳,我们杀你,只不过是为了要替江湖除害而已。”
  李寻欢大笑道:“好光明呀,好堂皇,果然不愧为铁面无私,侠义无双!”
  他轻抚着手里的刀锋,徐徐道:“但阁下为何还不出手呢?”
  赵正义的目光随着他的手转来转去,也不开口了。
  李寻欢道:“哦,我知道了,田七爷‘一条棍棒压天下,三颗铁胆镇乾坤’,赵大爷想必是在等着田七爷出手,田七爷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了,是么?”
  田七双手背负在身后,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李寻欢道:“田七爷难道也在等着公孙先生出手?嗯,不错,公孙先生‘摩云十四式’矢矫变化,海内无双,自然是应该让公孙先生先出手的。”
  公孙摩云好像忽然变成了个聋子,连动都不动。
  李寻欢仰天大笑道:“这倒怪了,三位都想将我杀之而后快,却又都不肯出手,莫非三位都不愿抢先争功,在互相客气?”
  公孙摩云等三人倒也真沉得住气,李寻欢无论如何笑骂,这三人居然还是充耳不闻。
  其实三人心里早已都恨不得将李寻欢踢死,但“小李神刀,例不虚发”,李寻欢只要一刀在手,有谁敢先动?
  他们三人不动,别人自然更不敢动了。
  龙啸云忽然笑道:“兄弟,你到现在难道还看不出他们三位只不过是在跟你开玩笑?走走走,我们还是喝杯酒去挡挡寒气吧。”
  他大笑着走过去,揽住了李寻欢的肩头。
  李寻欢面色骤变,失声道:“大哥你……”
  他想推开龙啸云,却已迟了!
  就在这时,只听“呼”的一声,田七的手已自背后抽出,一条四尺二寸长的金丝夹翅软棍,已毒蛇般抽在李寻欢腿上。
  李寻欢掌中空有独步天下,见者丧胆的“小李神刀”,但身子已被龙啸云热情的手臂揽住,这飞刀哪里还能发得出去!
  但闻“拍”的一声,他两条腿已疼得跪了下去,公孙摩云出手如风,已点了他背后七处大穴。
  赵正义跟着飞起一腿,将他踢得滚出两丈外。
  龙啸云跳了起来,大吼道:“你们怎能如此出手?!快放了他!”
  他狂吼着向李寻欢扑了过去。
  赵正义冷冷道:“纵虎容易擒虎难,放不得的。”
  田七道:“龙四爷,得罪了!”
  公孙摩云已横身挡住了龙啸云的去路,龙啸云双拳齐出,但田七的金丝夹翅软棍已兜住了他的腿。
  软棍一抖,龙啸云哪里还站得住脚,赵正义不等他身子再拿桩站稳,已在他软肋上点了一穴。
  龙啸云扑地跪倒,哽声道:“赵大哥,你……你怎能如此……”
  赵正义沉着脸道:“你我虽然义结金兰,但江湖道义却远重于兄弟之情,但愿你也能明白这道理,莫要再为这武林败类自讨苦吃了。”
  龙啸云道:“但他绝不是梅花盗,绝不是!”
  赵正义叱道:“你还要多嘴?你怎能证明他不是梅花盗?”
  田七面上又露出了他那和蔼的微笑,道:“连他自己都承认了,龙四爷又何苦再为他辩白?”
  公孙摩云道:“龙四爷,你是有家有室,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若是被这种淫棍拖累,岂非太不值得了么?”
  龙啸云嘶声道:“只要你们先放了他,无论多大的罪,龙啸云都宁愿替他承当。”
  赵正义厉声道:“你愿为他承当?可是你的妻子呢?你的儿女呢?你难道也忍心眼看他们被你连累?”
  龙啸云骤然一震,全身都发起抖来。
  只见李寻欢双腿弯曲,扑在雪地上,正在不停地咳嗽,已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掌中却仍紧紧握着那柄飞刀,就像是一个已将被溺死的人,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根芦苇,全不知道这根芦苇根本救不了他!
  飞刀虽仍在手,怎奈已是永远再也发不出去的了!
  这一身傲骨,一生寂寞的英雄,难道竟要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龙啸云目中不禁流下泪来,颤声道:“兄弟,全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      ×      ×

  黎明前的一段时候,永远是最黑暗的。就连大厅里辉煌的灯光,也都冲不破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一群人聚在厅外的石阶上,正窃窃私议!
  “田七爷果然了不起,你看他那一棍出手有多快,就算龙四爷不在那里挡着,我看李寻欢也躲不开。”
  “何况旁边还有公孙大侠和赵大爷呢。”
  “不错,难怪别人说赵大爷的两条腿可值万两黄金,你瞧他踢出去的那一腿,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常言道,南拳北腿,咱们北方的豪杰,腿法本就高强。”
  “但公孙大侠的掌法又何尝弱了?若非他及时出手,李寻欢就算挨了一棍子,也未必会倒下去。”
  “田七爷,赵大爷,再加上公孙大侠,嘿,李寻欢今日撞着他们三位,真是倒了霉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若非龙四爷……”
  “龙四爷又怎样?他对李寻欢还不够义气吗?”
  “龙四爷可真是义气干云,李寻欢能交到他这种朋友,真是运气!”
  龙啸云坐在大厅里的红木椅上,听到了这些话,心里就好像在被针刺着一样,满头汗出如雨。
  只见李寻欢伏在地上,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龙啸云忍不住流泪道:“兄弟,全是我该死,你交到我这朋友,实在是……是你的不幸,你……你这一生全是被我拖累的。”
  李寻欢努力忍住咳嗽,勉强笑道:“大哥,我只想要你明白一件事,若让我这一生重头再活一次,我还是会毫不考虑就交你这朋友的。”
  龙啸云但觉一阵热血上涌,竟放声大哭道:“可是……若非我阻住了你出手,你又怎会……怎会……”
  李寻欢柔声道:“我知道大哥你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我只有感激。”
  龙啸云道;“但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不是梅花盗!你为什么……为什么要……”
  李寻欢笑了笑道:“生死等闲事耳,我这一生本已活够了,生有何欢?死有何惧?为什么还要在这些匹夫小人面前卑躬曲膝!”
  田七一直含笑望着他们,此刻忽然抚掌笑道:“骂得好,骂得好!”
  公孙摩云冷笑道:“他明白今日无论说什么,我们都不会放过他, 也只好学那泼妇骂街,临死也落得个嘴上爽快了!”
  李寻欢淡淡道:“不错,事已至此,我但求一死而已,但此刻李某掌中已无飞刀,各位为何还是不肯出手呢?”
  公孙摩云那张枯瘦蜡黄的脸居然也不禁红了红。
  赵正义却仍是脸色铁青,沉声道:“我们若是此刻就杀了你,江湖中难免会有你这样的不肖之徒,要说我们是假公济私,我们要杀你,也要杀得公公道道。”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赵正义,我真佩服你,你虽然满肚子男盗女娼,但说起话来却是句句仁义道德,而且居然一点也不脸红。”
  田七笑道:“好,姓李的,算你有胆子,你若想快点死,我倒有个法子。”
  李寻欢叹道:“我本来也想骂你几句,只不过却怕骂脏了我的嘴。”
  田七听而不闻,还是微笑道:“你若肯写张悔罪书,招供你的罪行,我们现在就让你舒舒服服地一死,你也算求仁得仁,死得不冤了。”
  李寻欢想也不想,立刻道:“好,我说,你写……”
  龙啸云失声道:“兄弟,你招不得!”
  李寻欢也不理他,接着道:“我的罪孽实是四曲难数,罄笔难书,我假冒伪善,内心奸诈,夹私陷构,挑拨离间,趁入不备,偷施暗算,不仁不义,卑鄙无耻的事我几乎全都做尽了,但却还是大模大样地自命不凡!”
  只听“拍”的一声,赵正义已反手一掌,掴在他脸上!
  龙啸云大吼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们不能如此折磨他!”
  李寻欢却还是微笑道:“无妨,他打我一巴掌,我只当被疯狗咬了一口而已。”
  赵正义怒吼道:“姓李的,你听着,就算我还不愿杀你,但我却有本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信不信?”
  李寻欢纵声大笑道:“我若怕了你们这些卑鄙无耻,假仁假义的小人,我也枉为男子汉了!你们有什么手段,只管使出来吧!”
  赵正义喝道:“好!”
  他一反手,已甩脱了刚穿起来的长衫。
  龙啸云坐在椅上,全身直抖,颤声道:“兄弟,原谅我,你是英雄,但我……我却是个懦夫,我……”
  李寻欢微笑道:“这怨不得大哥你,我若也有妻有子,也会和大哥同样做法的。”
  这时赵正义的铁掌早已捏住了他的软骨酸筋,那痛苦简直非人所能忍受,李寻欢虽已疼得流汗,但还是神色不变,含笑而言。
  站在大厅外的那些人有的已忍不住扭过头去,江湖豪杰讲究的就是“有种”,李寻欢这么有种的人却实在少见。
  就在这时,突听大厅外有人道: “林姑娘,你是从哪里回来的?……这位是谁?”
  只见林仙儿衣衫零乱,云鬓不整,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身旁还跟着个少年,在如此严寒的天气里,他身上只穿着件很单薄的衣衫,但背脊却仍挺得笔直,仿佛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弯腰!
  他的脸就像是用花岗石雕成的,倔强、冷漠、坚定,却又带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奇异魅力。
  他身上竟背着个死尸!

×      ×      ×

  阿飞!
  阿飞怎会忽然来了?
  李寻欢心里一阵激动,也不知是惊是喜。但他立刻扭转头,因为他不愿被阿飞看到他如此模样。
  他不愿阿飞为他冒险出手。
  阿飞还是看到他了。
  他冷漠坚定的脸,立刻变得激动起来,大步冲了过去,赵正义并没有阻拦他,因为赵正义也已领教过这少年的剑法。
  但公孙摩云却不知道,已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厉声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阿飞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公孙摩云怒道:“我想教训教训你!”
  喝声中,他已出了手。
  没有人拦住他,这并不奇怪,因为赵正义就惟恐他们打不起来,田七也想借别人的手,来看看这少年的武功深浅,林仙儿呢?她只是吃惊地望着李寻欢,根本没有注意到别人,至于龙啸云,他似已无心再管别人的闲事了。
  奇怪的是,阿飞居然也没有闪避。
  只听“砰”的一声,公孙摩云的拳头已打在阿飞胸膛上,阿飞连动都没有动,公孙摩云自己却疼得弯下腰去。
  阿飞再也不瞧他一眼,自他身旁走过,走到李寻欢面前,道:“他是你的朋友?”
  李寻欢微笑道:“你看我会不会有这种朋友?”
  这时公孙摩云又怒吼着扑了上来,一掌拍向阿飞的背心,阿飞突然转身,只听又是“砰”的一声。
  公孙摩云的身子突然飞了出去。
  群豪面上全都变了颜色,谁也想不到名动江湖的“摩云手”在这少年面前,竟变得像是个稻草人般不堪一击!
  只有田七却大笑道:“朋友好快的出手,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湖英雄出少年。”
  他抱拳一揖,笑道:“在下田七,不知阁下高姓大名,可愿和田七交个朋友。”
  阿飞道:“我没有名字,也不愿交你这种朋友。”
  别人的面色又变了,田七却仍是满面笑容,道:“少年人倒真是快人快语,只可惜交的朋友却选错了。”
  阿飞道:“哦?”
  田七指着李寻欢道:“他是你的朋友?”
  阿飞道:“是。”
  田七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阿飞道:“知道。”
  田七笑了笑,道:“你也知道他就是梅花盗?”
  阿飞动容道:“梅花盗?”
  田七道:“这件事说来的确令人难以相信,只不过事实俱在,谁也无法否认。”
  阿飞瞪着他,锐利的目光就像是要刺人他心里。
  田七只觉得身上有些凉飕飕的,勉强笑道:“阁下若不信,不妨问问他自己……”
  阿飞冷冷道:“我不必问他,他绝不是梅花盗!”
  田七道:“为什么?”
  阿飞忽然将胁下挟着的死尸放了下来,道:“因为这才是梅花盗!”
  群豪又一惊,忍不住都逡巡着围了过来。
  只见这死尸又干又瘦,脸上刀疤纵横,也看不出他本来是何面貌,身上穿的是件紧身黑衣,连肋骨都凸了出来。
  他紧咬着牙齿,竟是死也不肯放松,身上也瞧不见什么伤痕,只有咽喉已被刺穿了个窟窿。
  田七又笑了,大笑道:“你说这死人才是真正的梅花盗!”
  阿飞道:“不错。”
  田七笑道:“你毕竟太年轻,以为别人也和你同样容易上当,若是大家都去弄个死人回来,就说他是梅花盗,那岂非天下大乱了么?”
  阿飞腮旁的肌肉一阵颤动,道:“我从来不骗人,也从来不会上当!”
  田七沉下了脸,道:“那么,你怎能证明这死人是梅花盗?”
  阿飞道:“你看看他的嘴!”
  田七又大笑起来,道:“我为何要看他的嘴,难道他的嘴还会动还会说话?”
  别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们虽未必觉得很好笑,但田七爷既然笑得如此开心,他们又怎能不笑。
  林仙儿忽然奔过来,大声道:“我知道他说得不错,这死人的确就是梅花盗。”
  田七道:“哦?难道是这死人自己告诉你的?”
  林仙儿道:“不错,的确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她不让别人笑出来,抢着又道:“秦重死的时候,我已看出他是中了一种很恶毒的暗器,但秦重躲不开这种暗器犹有可说,为何连吴问天那样的高人也躲不开这种暗器呢?我一直想不通这道理,因为这就是梅花盗的秘密。”
  田七目光闪动,道:“你现在难道已想通了么?”
  林仙儿道:“不错,梅花盗的秘密就在他嘴里。”
  她忽然抽出了柄小刀,用刀撬开了这死人的嘴。
  这死人的嘴里,竟咬着根漆黑的钢管。
  林仙儿道:“只因他跟别人说话的时候,暗器忽然自他嘴里射出来,所以别人根本没有警觉,也就无法闪避!”
  田七道:“他嘴里咬着暗器钢筒,又怎能再和别人说话?”
  林仙儿道:“这就是他秘密中的秘密!”
  她眼波四下一转,缓缓接着道:“他并不用嘴说话,却用肚子来说话,他的嘴是用来杀人的!”

×      ×      ×

  这句话听来虽很荒唐可笑,但像田七这样的老江湖,却反而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了,因为老江湖都知道世上的确有种神秘的“腹语”术,据说是传自波斯天竺一带,本来只不过是江湖卖艺者的小技,声音听来也有些滑稽,但武功高手再加以真气控制,说出来的声音自然就不大相同了。
  林仙儿道:“田七爷在和人动手之前,眼睛会瞧在什么地方呢?”
  田七道:“自然是瞧在对方身上。”
  林仙儿道:“身上什么地方?”
  田七沉吟着道:“他的肩头和他的手!”
  林仙儿笑了笑,道:“这就对了,高手相争,谁也不会瞪住对方的嘴,只有两条狗打架时,才会瞪住对方的嘴,因为人不像狗,绝不会用嘴咬人。”
  别的人又跟着笑了,像林仙儿这样的美人说出来的话,他们若是觉得不好笑,岂非显得自己不懂风趣。
  谁知林仙儿却已沉下了脸,叹道:“但梅花盗却偏偏是用嘴来杀人的,就因为谁也想不到世上会有这种事,所以才会被他暗算……越是高手,越容易被他暗算,因为高手对敌,眼睛绝不会瞧到对方肩头以上。”
  田七道:“这秘密你怎会知道的?”
  林仙儿道:“我也是等他暗器发出之后才知道……”
  田七微笑道:“那么,这位少年朋友难道是狗,一直在瞪着他的嘴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剑无情人却多情
    第六十五章 蛇足
    第六十四章 胜败
    第六十三章 重生
    第六十二章 血洗一身孽
    第六十一章 错的是谁呢
    第六十章 忽然想通了
    第五十九章 伟大的爱心
    第五十八章 无言的慰藉
    第五十七章 无心铸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