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正文  
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1
  冷风如刀,积雪的屋脊上突有一群寒鸦惊起,接着,屋脊后就响起了一阵清亮但却凄凉的钟声。
  连钟声都似乎在哀悼着他们护法大师的圆寂。
  李寻欢仿佛第一次感觉到风中的寒意,终于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心里也不知是愤怒,是后悔,还是难受。
  等他咳完了,就发现数十个灰衣僧人一个接着一个自小院的门外走了进来,每个人脸上却像是凝结着一层寒冰。
  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他,嘴都闭得紧紧的,钟声也不知何时停顿,所有的声音都似已在寒气中凝结,只有脚踏在雪地上“沙沙”作响。
  等到这脚步声也停止了,李寻欢全身都仿佛已被冻结在一层又一层比铅还沉重的寒冰里。
  这古老而森严的天地,骤然充满了杀机。
  心湖大师沉声道:“你还有何话要说?”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没有了。”
  说出来也无用的话,不说也罢。
  百晓生道:“你本不该来的。”
  李寻欢又沉默了很久,忽然一笑,道:“也许我的确不该来的,但时光若能倒转,我只怕还是会这样做。”
  他淡淡接着道:“我平生虽然杀人无数,却从未见死不救。”
  心湖大师怒道:“到了此时,你还是想狡辩?”
  李寻欢道:“出家人讲究的是四大皆空,不可妄动嗔念,久闻大师修为功深,怎地和在下一样沉不住气。”
  百晓生道:“久闻探花郎学识渊源,怎地却忘了连我佛如来也难免要作狮子吼。”
  李寻欢道:“既是如此,各位请吼吧,只望各位莫要吼破了喉咙。”
  心鉴大师厉声叱道:“到了此时,你还要逞口舌之利,可见全无悔改之心,看来今日贫僧少不得要破一破杀戒了。”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尽管破吧,好在杀人的和尚并不止你一个!” 
  心鉴大师怒道:“我杀人并非为了复仇,而是降魔!”
  他身形方待作势扑起,突见刀光一闪,李寻欢掌中不知何时已多了柄寒光闪闪的刀,小李飞刀!
  只听李寻欢冷冷道:“我劝你还是莫要降魔的好,因为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心鉴大师就像是忽然被钉子钉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动,小李飞刀就要贯穿他的咽喉!
  心湖大师厉声道:“你难道还想作困兽之斗?”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日子虽不好过,我却还未到死的时候。”
  百晓生道:“小李飞刀纵然例不虚发,但又有几柄飞刀?能杀得了几人?”
  李寻欢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时候不说话比说任何话都可怕得多。
  心湖大师目光一直盯着李寻欢的手,忽然道:“好,且待老衲来领教领教你的神刀!”
  他袍衣一展,大步走出。
  但百晓生却拉住了他,沉声道:“大师你千万不可出手!”
  心湖大师皱眉道:“为什么?”
  百晓生叹了口气,道:“天下谁也没有把握能避开他这出手一刀!”
  心湖大师道:“没有人能避得开?”
  百晓生道:“没有!一个也没有!”
  心湖大师长长呼出口气,瞑目道:“我不入地狱,谁人地狱!”
  心鉴大师也赶了过来嗄声道:“师兄你——你一身系佛门安危,怎能轻身涉险?”
  李寻欢道:“不错,你们都不必来冒险的,反正少林门下有三千弟子,只要你们一声号令,会替你们送死的人自然不少。”
  心湖大师脸上变了变颜色,厉声道:“未得本座许诺,本门弟子谁也不许妄动,否则以门规处治,绝不轻贷,……知道了么?”
  少林僧人一齐垂下了头。
  李寻欢微笑道:“我早就知道你绝不肯眼见门下弟子送死的,少林寺毕竟和江湖中那些玩命的帮会不同,否则我这激将法怎用得上?”
  百晓生冷冷道:“少林师兄们纵然犯不上和你这种人拼命,但你难道还想走得了么?”
  李寻欢笑了笑,道:“谁说我想走了?”
  百晓生道:“你……你不想走?”
  李寻欢道:“是非未明,黑白未分,我怎能一走了之?”
  百晓生道:“你难道能令极乐洞主到这里来自认是害死心眉大师兄的凶手?”
  李寻欢道:“不能,只因他已死了!”
  百晓生道:“是你杀了他?”
  李寻欢淡淡道:“他也是人,所以他没有躲过我出手一刀!”
  心湖大师忽然道:“你若能寻出他的尸身,至少也可证明你并非完全说谎。”
  李寻欢只觉心里有些发苦,苦笑道:“纵然寻得他的尸骨,也没有人能认得出他是谁了。”
  百晓生冷笑道:“既是如此,天下还有谁能证明你是无辜的?”
  李寻欢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未想出一个人来。”
  百晓生道:“那么现在你想怎样?”
  李寻欢默然半晌,忽又笑了笑,道:“现在我只想喝杯酒。”
  阿飞坐的姿势很不好看,他从来也不会像李寻欢那样,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张椅子里。
  他这一生中几乎很少有机会能坐上一张真的椅子。
  屋子里燃着炉火,很温和,他反而觉得很不习惯,林仙儿蜷伏在火炉旁,面靥被炉火烤得红红的。
  这两天,她似乎连眼睛都没有合过,现在阿飞的伤势似奇迹般痊愈了,她才放心地睡着。
  她睡着时仿佛比醒时更美,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浑圆的胸膛温柔地起伏着,面靥红得像桃花。
  阿飞静静地望着她,似已痴了。
  屋子里只有她均匀的呼吸声,炉火的燃烧声,外面的雪已在融化,天地间充满了温暖和恬静。
  阿飞的目中却渐渐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他忽然站了起来,悄悄穿起了靴子。
  美丽的事物往往就如同昙花,一现即逝,谁若想勉强保留它,换来的往往只有痛苦和不幸。
  阿飞轻轻叹息了一声,在屋角的桌上寻回了他的剑,墙上挂着一幅字,是李寻欢的手笔,其中有一句是:“此情可待成追忆!”
  两天前,阿飞还绝不会了解这句诗的意思,可是现在他却已知道,只有回忆才是真正永恒的。
  只有回忆中的甜蜜,才能永远保持。
  阿飞轻轻将剑插入了腰带。
  突听林仙儿道:“你……你要做什么?”
  她忽然惊醒了,美丽的眼睛吃惊地望着阿飞。
  阿飞却不敢回头看她,咬了咬牙,道:“我要走了!”
  林仙儿失声道:“走?”
  她站起来,冲到阿飞面前,颤声道:“你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要悄悄地走了?”
  阿飞道:“既然要走,又何必说?”
  林仙儿身子似乎忽然软了,倒退几步,倒在椅子上,望着阿飞,两滴泪珠已滚下了面靥。
  阿飞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绞痛,他从来未产生过这种既不是愁,也不是苦,既不是甜,也不是酸的滋味。
  这难道就是情的滋味?
  阿飞道:“你……你救了我,我迟早会报答你的……”
  林仙儿忽然笑了起来,道:“好,你快报答我吧,我救你,就为的是要你报答我。”
  她在笑,可是她的眼泪却流得更多。
  阿飞黯然道:“我也知道你的心意,但我不能不去找李寻欢……”
  林仙儿道:“你怎知我不愿去找他,你为何不带我走?”
  阿飞道:“我……我不愿连累你。”
  林仙儿流泪,道:“连累我?你以为你走了后,我就会很幸福么?”
  阿飞想说话,但嘴唇却有些发抖。
  他从未想到自己的嘴唇也会发抖。
  林仙儿忽然扑过来抱住了他,紧紧抱住了他,像是要用全心,全部生命抱住他,颤声道:“带我走,带我走吧,你若不带我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这世上能在美丽的女人面前说“不”字的男人已不多,女人若是说要死的时候,能拒绝她的男人只怕就连一个都没有了。
  夜很静。
  阿飞走出屋子,就看到一片积雪的梅花。
  原来这里就是“冷香小筑”,奇怪的是,这两天兴云庄已闹得天翻地覆,却没有一个人到这里来的。
  他们只要搜捕阿飞,为何未搜到这里?
  他们为何如此信任林仙儿?
  林仙儿紧紧拉着阿飞的手,道:“我要去跟我姐姐说一句才能走。”
  阿飞道:“你去吧。”
  林仙儿咬着嘴唇一笑,道:“我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要跟你一起走。”
  阿飞道:“可是你的姐姐……”
  林仙儿道:“你放心,她也是李寻欢的好朋友。”
  她拉着阿飞穿过梅林,奔过小桥,园中静无人声,灯火也很寥落,阿飞竟似再也无力抛脱她的手。
  小楼上还有一点孤灯,却衬得这小楼更孤零萧索。
  小楼上黄幔低垂,人却未睡。
  林诗音正守着孤灯,痴痴地也不知在想什么。
  林仙儿拉着阿飞悄悄走上来,轻轻唤道:“大姐……大姐你为何还没有睡?”
  林诗音还是痴痴地坐着,连头都没有抬起。
  林仙儿道: “大姐,我……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要走了,可是……可是我绝不会忘了大姐对我的恩情,我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
  林诗音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过了很久,才慢慢点了点头,道:“你走吧,走了最好,这里本已没有什么可留恋之处。”
  林仙儿道:“姐夫呢?”
  林诗音似又过了很久才听懂她的话,喃喃道:“姐夫?……谁的姐夫?”
  林仙儿道:“自……自然是我的姐夫。”
  林诗音道:“你的姐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林仙儿似乎呆住了,呆了半晌,才勉强一笑,道:“我们现在要由近路赶到少林去!……”
  林诗音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走吧,快走,快走……一个字都莫要说了,快走!快走!”
  她挥着双手,将林仙儿和阿飞全部都赶了下去,又缓缓坐回灯边,眼泪已流下了面颊。
  低垂着的黄幔外缓缓走出了一个人,竟是龙啸云。
  他瞪着林诗音,嘴角泛起了一丝狞笑,冷冷道:“他们就算到了少林也没有用的,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李寻欢了……”
  阿飞吃得虽多,并不快,每一口食物进了他的嘴,他都要经过仔细的咀嚼后再咽下去。
  但他又并不是像李寻欢那样在慢慢品尝着食物的滋味,他只是想将食物的养分尽量吸收,让每一口食物都能在他身体发挥最大的能量。
  长久的艰苦生活,已使他养成了一种习惯,也使他知道食物的可贵,在荒野中,每餐饭都可能是最后的一餐。
  他吃了一餐饭后,永远不知道第二餐饭在什么时候才能吃得到嘴,所以每一口食物他都绝不能浪费。
  这客栈并不大,他们不停地走了一天之后,才在这里歇下,此刻饭铺都已打烊,他们只有在屋子里吃饭。
  林仙儿托着腮,脉脉含情地望着他。
  她从未见过一个对食物如此尊敬的人,因为只有知道饥饿可怕的人,才懂得对食物尊敬。
  阿飞将盘子里最后一根肉丝和碗里最后一粒米都吃干净了之后,才放下筷子,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林仙儿嫣然笑道:“吃饱了?”
  阿飞道:“太饱了!”
  林仙儿笑道:“看你吃饭真有趣,你一顿吃的东西,我三天都吃不完。”
  阿飞也笑了,道:“但我可以三天不吃饭,你能不能?”
  他笑的时候,是眼睛先笑,然后笑意就缓缓自眼睛里扩散,最后到达他的嘴,就仿佛冰雪缓缓在溶化。
  林仙儿看着他的笑容,似也痴了。
  过了很久,她忽然问道:“你忘了一件事。”
  阿飞道:“哦?”
  林仙儿道:“你的金丝甲还在我这里。”
  她解开包袱,取出了金丝甲,在灯光下看来,这人人垂涎的武林重宝,的确是辉煌灿烂,不可方物。
  林仙儿道:“为了看你的伤势,我只有替你脱下来,一直忘了还给你。”
  阿飞看也没看一眼,道:“你留着吧!”
  林仙儿目中露出欢喜之色,但却摇头道:“这是你所得来的东西,你以后也许还会需要它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就送给别人?”
  阿飞凝注着她,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道:“我没有送给别人,也不会送给别人,我只是送给你。”
  林仙儿痴痴地望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和欣喜,两人就这样无言地互相凝注着,也不知过了多久。
  然后林仙儿忽然“嘤咛”一声,扑人了他怀里。
  室外的风声呼啸,桌上的烛火在跳动,她的胴体是那么柔软,那么温暖,在不停地轻轻颤抖。
  阿飞的心已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他一生中从未领略过,如此温柔也如此销魂的滋味。
  他也是男人,而且正年轻。
  虽然没人教过他,但这种事永远不要别人教的,他缓缓垂下头,他的嘴唇盖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唇如火。
  在这一刹那间,天地间所有其他的一切都已变得毫无意义,世间万物似乎都已焚化,时间似也停顿。
  她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呻吟般的喘息。
  她颤动的身子引导着他的手。
  她的肌肤细致、光滑,火一般发烫。
  她的发髻已凌乱,长裙已撩起,整个人都似在受着煎熬,她两条修长的、苍白的腿已纠缠在一起。
  阿飞整个人都似乎已将爆裂。
  在朦胧的灯光下,她莹白光滑的腿蜷曲着,纤巧的脚背却已挺直。
  世上只怕再也不会有一种比这更诱人的景象。
  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滚烫的呼吸喷在他耳朵上,用牙齿轻轻咬着他的耳垂,咬得他灵魂都已崩溃。
  汗珠一粒粒流过他的脸,他紧张得直抖——这是他第一次,埋葬了二十年的情欲将在这一瞬间爆发。
  他们不知何时已滚到床上。
  阿飞本是个最能控制自己的人,但现在却再也控制不住了,到了这种时候,还有谁家少年能忍得住?
  他解开了她的衣服。
  她已完全赤裸!
  他压上了她的胸膛,已能感觉到她坚挺的乳房在他胸膛上磨擦,他像是已变成了一只野兽。
  但就在这时,林仙儿忽然推开了他,重重地推开了他,他骤然不备,竟被推倒在床下。
  他呆住了。
  只听林仙儿颤声道:“我们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做……”
  她蜷曲在床上,紧紧抱着棉被,流泪道:“我虽然也忍不住,可是我们现在若……若不能忍耐,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以后你一定会将我看成一个淫荡的女人。”
  阿飞没有说话,过了很久,才缓缓站起来。
  他已完全冷却。
  林仙儿忽也滚到地上,抱住了他的腿,流泪道:“求求你,原谅我,我……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我们以后的日子,我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是么?”
  阿飞咬着嘴唇,终于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这样做是对的,这是我的错,我怎会怪你?”
  林仙儿道:“我知道你……你现在一定很难受,你现在若一定要,我……我也可以给你,反正我迟早总是你的。”
  阿飞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道:“你可以忍,我为什么不能忍,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哩!”
  林仙儿偷偷地笑了。
  因为她知道骄傲而倔强的少年,终于完全被她征服,此后必将永远倒伏在她的脚下。
  阿飞抱起了她,轻轻将她放在床上,替她盖起了被,在他心目中,她已是纯洁与美的化身。
  她已成为他的圣神。
  阿飞已走了。
  林仙儿躺在床上,还在偷偷地笑。
  能征服一个男人,的确是件很令人愉快的事。
  突然间,窗子开了,冷风吹人。
  林仙儿坐了起来道:“什么人?”
  她问过这句话,就立刻看到一张脸,脸上发着惨绿色的青光,在夜色中看来就像鬼魅。
  夜深人静,忽然有这样一个人在窗外出现,就算是胆子很大的男人,只怕也要被吓得魂不附体。
  但林仙儿又躺了下去,既没有惊呼,也没有被吓晕,只是静静地瞧着这个人,脸上甚至连一丝惊惧之色都没有。
  这人也在瞧着她,一双眼睛就像是两点鬼火。
  林仙儿反而笑了,悠然道:“你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话刚说完,这人已到了她床前。
  他身材高得可怕,脸很长,脖子也很长,脖子上却缠着一层白布,使得他全身都僵硬起来,又像个僵尸。
  但他的动作却又灵活,又轻掠,谁也看不出他是如何掠人窗户的,林仙儿瞧着他的脖子道:“你受了伤?”
  这人瞪着眼,却闭着嘴。
  林仙儿道:“是李寻欢伤了你?”
  这人脸色变了变,厉声道:“你怎么知道?”
  林仙儿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以为你能杀死他的,谁知反而被他伤了。”
  这人脸上的青气更盛,道:“你怎知我要杀他?”
  林仙儿道:“因为他杀了丘独,丘独却是你的私生子!”
  她淡淡一笑,接着道:“你一定又在奇怪我怎会知道这件事的,其实这道理简单得很,‘青魔’伊哭从来不收徒弟,丘独却不但传得了你的武功心法,还得到你一双青魔手。”
  伊哭鬼火般的眼睛盯着她,过了半晌,才一字字道:“我也认得你。”
  林仙儿嫣然道:“哦,那可真是荣幸得很。”
  伊哭道:“丘独死的时候,青魔手已经不见了。”
  林仙儿道:“的确不见了。”
  伊哭道:“他将青魔手送给了你?”
  林仙儿道:“好像是的。”
  伊哭怒道:“他若未将青魔手送给你,又怎会死在李寻欢手下?”
  林仙儿道:“你并未将青魔手送给我,却也伤在李寻欢手下了,是么?”
  伊哭咬着牙,突然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
  林仙儿非但还是不害怕,反而笑得更甜了,柔声道:“就算他为我而死,也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因为他认为很值得。”
  烛火在她脸上闪动着,她的笑靥就像是蔷薇正在开放。
  伊哭盯着她的脸,嘴角露出一丝狞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否值得?”
  他突然将她身上的棉被掀了起来。
  她赤裸的身子蜷曲着,就像是一块白玉。
  伊哭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喉咙似已发干。
  林仙儿媚笑道:“你看我值得么?”
  伊哭将她的头发缠在手上,越缠越紧,仿佛要将她头发全部拔下来,林仙儿虽已疼出了眼泪,但水汪汪的眼睛里却露出了一种兴奋的渴求之色,歪着眼瞧着伊哭,呻吟着喘息道:“你为什么只敢抓我的头发?难道我身上有刺?”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话,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伊哭突然反手一掌掴在她脸上,接着,就紧紧抓住了她的肩头,用力拧着她的身子……
  林仙儿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却不是痛苦的颤抖,而是兴奋的颤抖,她的脸又变得滚烫。
  伊哭一拳打在她小肚上,嗄声道:“贱货,原来你喜欢挨打。”
  林仙儿被打得全身都缩成一团,呻吟着:“你打,你再打,你打死我吧……”
  她的声音里竟也没有痛苦之意,却充满了渴望。
  伊哭道:“你不怕我?”
  林仙儿颤声道:“我为什么要怕你?你虽然丑得可怕,但却还是男人。”
  伊哭一把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再揪起她的头发,林仙儿反而紧紧地抱住了他,喘着气道:“我不怕你,我喜欢你,漂亮的男人已见得太多了,我就喜欢丑的男人。你……你还等什么?”
  伊哭没有再等。
  任何男人都不会再等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剑无情人却多情
    第六十五章 蛇足
    第六十四章 胜败
    第六十三章 重生
    第六十二章 血洗一身孽
    第六十一章 错的是谁呢
    第六十章 忽然想通了
    第五十九章 伟大的爱心
    第五十八章 无言的慰藉
    第五十七章 无心铸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