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19-07-29 09:29:4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古老的宅邸,重门深锁,高墙头已生荒草,门上的朱漆也已剥落。无论谁都看得出这所宅院昔日的荣耀已成过去,就像是一棵已经枯死了的大树一样,如今已只剩下残破的躯壳,已经不再受人尊敬赞美。
  可是,如果你看见今天从这里经过的三个江湖人,就会觉得情况好像并不一定是这个样子的,你对这个地方的感觉也一定会有所改变。
  这三个江湖人着鲜衣,骑怒马,跨长刀,在雪地上飞驰而来。
  他们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事能够阻挡得住他们的路。
  可是到了这所久已破落的宅邸前,他们居然远在百步外就落马下鞍,也不顾满地泥泞冰雪,用一种带着无比仰慕的神情走过来。
  “这里真的就是小李探花的探花府?”
  “是的,这里就是。”

×      ×      ×

  朱漆已剥落的大门旁,还留着副石刻的对联,依稀还可以分辨出上面刻的是:
  “一门七进士,
   父子三探花。”

×      ×      ×

  三个年轻的江湖人,带着一种朝圣者的心情看着这十个字。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一个最年轻的年轻人叹息着说:“我常常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没有跟他生在同一个朝代。”
  “你是不是想和他比一比高下?”
  “不是,我也不敢。”
  一个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居然能说出“不敢”两个字,那么这个年轻人的心里对另外一个人的崇敬已经可想而知了。
  可是这个心里充满了仰慕和崇敬的年轻人忽然又叹了口气。
  “只可惜李家已经后继无人了,这一代的老庄主李曼青先生虽然有仁有义,而且力图振作,可是小李飞刀的威风,已经不可能在他身上重现了。”
  这个年轻人眼中甚至已经有了泪光:“小李飞刀昔日的雄风,很可能已经不会在任何人身上出现。”

×      ×      ×

  “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想不通。”
  “什么事?”
  “曼青先生从小就有神童的美名,壮年后为什么会忽然变得消沉了?”
  一个看起来比较深沉的年轻人沉吟了很久,才压低了声音说:
  “名侠如名士,总难免风流,你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子的。”
  “你是说,曼青先生的消沉是为了一个女人?”
  没有回答,也不用再回答。
  三个人牵着马默默地在寒风中伫立了许久,才默默地牵着马走了。

  

  李坏和铁银衣也在这里。
  他们都看到了这三个年轻人,也听到了他们说的话,他们心里也都有一份很深的感触。
  ——小李飞刀的雄风真的不会在任何人的身上重现了吗?
  ——为了一个女人而使曼青先生至如此,这个女人是谁?
  李坏眼中忽然有热泪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他忽然想到他的母亲,一个多么聪明多么美丽又多么可怜的女人。
  他忽然想要走。
  可是铁银衣已经握住了他的臂。
  “你不能走,现在你绝不能走。”铁银衣说:“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可是你也应该知道你的父亲现在是多么地需要你,不管怎么样,你总是他亲生的骨肉,是他血中的血,骨中的骨。”
  李坏的双拳紧握,手臂上的青筋一直不停地在跳动,铁银衣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你更要知道,要想重振李家的威风,只有靠你了。”

  

  积雪的小径,看不见人的亭台楼阁,昔日的繁华荣耀如今安在?
  李坏的脚步和心情同样沉重。
  不管怎么样,不管他自己心里怎么想,不管别人怎么说,这里总是他的根。
  血浓于水,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他又要见到他的父亲了,在他还没有生出来的时候,就已把他们母子遗弃了的父亲。
  可是他不能背弃他的父亲,就好像他不能背弃自己一样。
  “你知不知道你的父亲这次为什么一定要我找你来?”铁银衣问李坏。
  “我不知道。”
  李坏说:“我只知道,不管他要我去做什么事,我都会去做的。”

  

  又是一年了。
  又是一年梅花,又是一年雪。
  老人坐在廊檐下,痴痴地望着满院红梅白雪,就好像一个孩子在痴痴地望着一轮转动的风车一样。
  人为什么要老。
  人要死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死?

×      ×      ×

  老人的手里有一把刀。
  一把杀人的刀,一把例不虚发的刀,飞刀。
  没有人知道这把刀的重量、形式和构造。就正如天下没有人能躲过这一刀。
  可是这把刀已经有许多年许多年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了,因为他已经没有出手一击,例不虚发的把握。
  他是李家的后代,他的父亲就是近百年来江湖中独一无二的名侠小李飞刀。
  而他自己已消沉二十年,他的心情之沉痛有谁能想象得到?
  他是为什么?
  白雪红梅间仿佛忽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影子,一个白衣如雪的女人。
  一段永难忘怀的恋情。
  “庄主,二少爷回来了。”
  曼青先生骤然从往日痴迷的情怀旧梦中惊醒,抬起头,就看见了他的儿子。
  ——儿子,这个这么聪明,这么可爱的年轻人真的是我的儿子?我以前为什么没有照顾他?为什么要让他像野狗一样流落街头?为什么要离开他的母亲?
  ——一个人为什么要常常勉强自己去做出一些违背自己良心,会让自己痛苦终身的事?
  他看着他的儿子,看着面前这个强壮英挺,充满了智慧与活力的少年,就好像看到他自己当年的影子。
  “你回来了?”
  “是。”
  “最近你怎么样?”
  “也没有怎么样,也没有不怎么样。”李坏笑笑:“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别人看得惯也好,看不惯也好,反正我也不在乎。”
  “不在乎?为什么我就不能不在乎?”
  老人的心里在滴血,如果他以前也能像他的儿子这么样不在乎,那么他活得一定比现在快乐得多。

×      ×      ×

  李坏的心里也在滴血。
  他也知道他的父亲心里在想什么,他父亲和他母亲那一段恋情在江湖中已经是一件半公开的秘密。
  他的父亲遇到他的母亲时,他们都还很年轻。
  他们相遇,相爱,相聚。
  他们有了他。
  他们年轻,未婚,健康,而且都非常成功,非常有名,他们能结合在一起,本来应该是一件多么让人羡慕的事。
  只可惜这一段美丽的恋曲,到后来竟然成了哭声。

×      ×      ×

  错不在他们,错在一件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一段永远无法忘怀的仇恨。
  ——他父亲的父亲,杀了他母亲的父亲,一刀毙命。
  他的母亲复姓上官。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就连威震天下的金钱帮主上官金虹也未能破例。

×      ×      ×

  “这是我平生做的第一件错事,”老人说:“因为我明明知道这么做是不可原谅的,是会害人害己的,可是我还是要去做。”
  他黯然良久:“我扪心自问,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就是这一点。”
  李坏不开口,他根本无法开口。
  他一直为他的母亲悲恨愤怒不平,可是现在他忽然发现在他心底深处,对他的父亲也有一份无法形容的悲伤和怜悯。
  不管怎么样,他和他的父亲之间,毕竟有一点相同之处。
  他们毕竟同样是男人。

相关热词搜索:飞刀,又见飞刀

上一篇:第四部 代价
下一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