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雪势停停歇歇,地上的积雪,却更厚了。
  城郊的积雪,更厚于城内,大地一片银白,黄昏后,这一片银白的世界,便转变成一种浅灰的颜色,到了深夜,只见天地间俱是一片灰黯,也分不出哪里是原野,哪里是树木,哪里是屋宇。
  四野寂无人迹,一间小小的土地祠前,却卓立着一个十四五岁,身材纤弱,衣衫单薄的女孩,在这凄清的寒夜里,更显得伶仃孤苦。
  祠堂内有一盏小小的长明之灯,昏黄的灯火,映着她伶仃的身影,但雪地上的影子,却又怎能解除她的饥寒与寂寞!
  只有她那一双灵活的大眼睛,竟有如秋夜穹苍中的明星一般烁耀着,她明亮的目光中,显露出的是焦急与等待。
  她在等待着什么?
  她瞬也不瞬地望着对方的一栋屋宇,她眼看着这栋屋宇中杂乱的人声,渐渐静寂,明亮的灯火,渐渐稀落……
  一阵寒风吹来,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像是终于忍不住了,轻轻咬了咬牙,回身躬了一躬,细语道:“土地公公,谢谢你。”
  然后她谨慎而小心地向那栋屋宇奔了过去。
  她身形并不轻灵,更不迅快,显见她并没有练过什么武功,但是她明亮而善良的目光中,却有一种坚忍之色。
  她奔到墙边,望了望高约一丈三四的墙壁,奋身一跃,双手方白搭在墙头,却又滑了下来。
  但是她绝不灰心,立刻再次一跃,滑下去又一跃……
  终于,她手足并用地爬了上去,她轻轻嘘了一口气,明亮的目光,四下一转,只见满院深沉,夜静如水。
  她不禁叹了口气,自语道:“大哥哥,你在哪里?” 
  积雪的夜院中,经过一天兴奋后的裴珏,正毫无疲倦之意地孤立在一株枯萎了的白杨树下。 
  穹苍,是灰黯的,没有星光,更没有月色,他凝注着四下的皑皑白雪,心中思潮,就正如原野上的狂风一样,狂啸来去,不能自己。
  在这同样的寒夜中,他曾孤立在“飞龙镖局”中的枯木下,痛恨着自己的愚蠢,痛恨着自己为什么永远学不会武功,学不会一切……
  那时,他曾痛苦地暗自流着眼泪感怀,看自己孤苦的身世,不幸的遭遇,望着另一种院落,羡慕着那一重院落中的幸福,也忆念着那一重院中檀文琪婷婷的身影,灵活的眼波。
  那时,他身后常常会有一只温暖的小手,突然伸出来为他轻拭泪珠,于是他就会安慰地被这只小手拉回屋里。
  但是,这双小手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在“飞龙镖局”中忍受着痛苦、轻蔑与寂寞?
  他痛苦地长叹一声,发誓要以自己的手,来擦拭这位少年主人的泪珠——从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中流下来的泪珠。
  突地,他又想起今日在人丛中的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但是他立刻叹息一声,喃喃自语着道:“不会是她!若是,她怎会避开我?”
  也是在这同样的寒夜里,他曾屈辱地卧在那陌生的屋檐下,带着一天卑贱工作的劳苦疲倦,默默地忍受寒冷、饥饿、痛苦、失望……以及他最最不能忍受的,那刻骨铭心的相思。
  那刻骨铭心的相思,此刻还留在他心底,但是却又加深了几分痛苦,因为他相思的对象,与他之间实在隔离着一重无法攀越的障碍,他只能恨造化的捉弄,为什么叫他爱上一个自己不能爱的女子。
  他思潮突然又回到许久许久以前,那也是一个和今夜相同的寒夜,他被一阵噩梦惊醒后,便再也无法入睡。
  然后,他便听到他的父亲与叔父的噩耗,当时的悲哀与痛苦,此刻似乎又一齐回到他心底。
  所有的一切,离此刻虽然都已遥远,但却又似俱在眼前,世上各地的寒夜虽然俱都相同,积雪的颜色也都一样,但是……
  世事的变幻却是多么离奇,多么巨大呢?
  那孤苦、懦弱,受尽欺凌,受尽白眼的少年,真的就是今日的自己么?他不能相信,不敢相信,却又怎能不相信呢?
  幸福与光荣,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突然点亮了,是来得太快了么?但却有人替他惋惜来得太慢了哩!
  他只觉面上一片寒凉,原来不知在何时他已流下了满面泪珠。
  他看不到昏冥的夜院中,正有一条伶仃的人影,缓缓向他走了过来,停下,行走,又停下……
  终于走到他身侧。
  他蓦地警觉,霍然回首,一只纤柔的小手,正颤抖着举在他面前,就像往昔时,寒夜中,那永难忘怀的情景一样。
  这突然而来的惊喜,使得他像呆子一样的愣住了。
  纤柔的小手,颤抖得更加剧烈。
  明亮的眼睛,珍珠般流下一连串欢喜而又悲伤,悲伤而又欢喜的泪珠,一连串撒在雪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裴珏大喝一声:“珍珍,你……”
  伶仃的女孩子哽咽着道:“大哥哥……大哥哥……大哥哥……”
  也不知她唤了多少声“大哥哥”,只知她终于扑在她的“大哥哥”身上,放声哭了起来。
  黑暗中又有两条人影闪过,那正是与裴珏一齐住在后院中的“冷谷双木”,他兄弟两人出神地向这边呆望了半晌,两人齐地轻叹一声,蹑着脚步,回到屋去,冷寒竹忍不住轻轻说道:“这个女孩大约就是珏儿曾经说起过的袁泸珍吧,想不到她——”
  冷枯木道:“嘘,让他们去欢喜,去流泪,珏儿……唉,他也该被人安慰一下了,他也值得被人安慰的,是么?”
  兄弟两人,一齐没人黑暗,只留下一丝仍然荡漾着的叹息。
  裴珏紧紧地将袁泸珍拥在怀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松开她,让她看他一眼,让他也看她一眼。
  他痛苦地欢笑着道:“你……你长大了。”
  她垂下头,让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帘,她轻轻说:“今天白天,我就看到了你,我想不到你已变成了一个英雄,就像我们那时做梦时,常常会梦到的一样,但是我不敢现身,街上‘飞龙镖局’的人那么多,我怕他们抓我回去,又怕他们去告诉檀……大叔!”
  她虽然不愿说出“大叔”两字,但多年来的习惯又岂是骤然可改?
  裴珏真的笑了,但笑中仍然有泪;他说:“从此以后,你可以再也不用怕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可以保护你。”
  袁泸珍仰起头,凝望着他,就像任何一个女孩子凝注着自己梦中的王子一样,既欣喜、又倾慕。
  他絮絮地问着她这两年来的生活。
  她和着泪,带着笑告诉他,平凡的生活,痛苦的生活,寂寞的生活……此刻似乎都已成了过去。
  他又絮絮地告诉她这些年来,自己那神奇而玄妙的经历、痛苦而又悲惨的经历。
  她睁大着眼睛,默默地听着。
  忽然,她明亮的眼睛露出一阵仇恨的愤怒,她握紧了双拳,仰着头颅,沉重地说:“我偷偷地听了许多人的话,在路上,在镖局里,我都听到过,我们的爹爹,真的是被……被那个人害死的么?”
  裴珏咬紧牙关,沉重地点了点头,他咬牙咬得那么紧,甚至有一丝淡淡的鲜血,自他嘴角中沁出。
  袁泸珍又痛哭了,伏在他身上,痛哭着道:“大哥哥,你……你要为我们的爹爹复仇呀!”
  裴珏轻拍着她的肩头,喃喃着道:“复仇,复仇,复仇!”
  忽然,她又顿住哭声,仰起了头,那明亮的眼睛中,竟流露出一阵怜悯、同情与悲哀、痛苦!
  她皱紧了双眉,轻轻道: 
  “可怜,可怜……最可怜的就是檀姐姐了!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是多么痛苦,她一个人躲进房里,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一会儿说你对不起她,一会儿又说她对不起你,常常把我拉到她房里去谈天,但是除了你,她什么都不谈,谈了又哭,哭了又谈!”
  她幽幽长叹一声,垂下头去,刹那之间,裴珏只觉一阵热血涌上心头,竟又呆呆地怔住了。
  良久,只听袁泸珍又道:“后来,听说她爹爹有意思要把她嫁给什么东方兄弟,她就逃了出来,但又被她爹爹捉了回去,她要死要活,直到她爹爹回绝了东方兄弟,但是……我跑出来后,又听到她要嫁给东方兄弟的消息,唉!她听到之后,又不知要怎样了。” 
  裴珏木立当地,喃喃道:“她……她是爱我的么?”
  袁泸珍幽幽长叹一声,缓缓点了点头。
  裴珏只觉耳边“嗡”然一声,“冷月仙子”艾青临死前的话,仿佛又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你从今以后,有生之年,永远不要再去欺骗任何一个女孩子,永远不要叫一个女孩子伤心,不管你爱不爱她,只要她对你好,你就该好好地去保护着她,无论为了什么原因,都不要伤害她,也不要让她受到别人的伤害!”
  他目光凝注着冰雪,又自喃喃低语:“既已发下了重誓,我怎能伤害她呢?她……她毕竟是爱我的呀!我……我……”
  他痛苦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但是父仇不共戴天,我能不报么?但是,我若是报了仇,杀了她爹爹,便是伤害了她,便是违反了誓言。”
  父仇、誓言,往来冲击,恩情、仇恨,难解难分,他不禁又想起“冷月仙子”那哀怨而颤抖的语声:“这事说来容易,其实却是很难的,因为世上总有许多奇怪的原因,让你不得不去伤害一个爱你的人!”
  许多种奇怪的原因……许多种奇怪的原因……爱你的人……爱你的人……
  袁泸珍突地惊唤一声,道:“大哥哥,你……你怎么样了,你……血……”
  她伸出纤柔的手掌,为裴珏抹去了唇上的鲜血,虽然是寒夜,但裴珏的鲜血,却有如火一般的炽热。
  裴珏感动地抚着她手掌,长叹道:“你毕竟年纪还小,有些事……唉,你是不会懂的。”
  袁泸珍顺从地点了点头,她心里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年纪轻,但只要“大哥哥”说的话,却永远是对的。
  她呆了许久,像是忽然想到什么,轻轻道:“今天最后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不是叫做‘七巧追魂’?”
  裴珏微微一怔,道:“你怎会知道?”
  袁泸珍轻轻道:“这个人可不是好人!我曾经在‘飞龙镖局’里看到过他,看到他鬼鬼崇崇地溜进了后院,不知和檀……檀明说些什么,一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又偷偷摸摸地溜走,连马都不敢骑。”
  裴珏心头一凛,沉声道:“真的么?你可看清楚了?”
  袁泸珍坚定地点了点头,突听远处山石后一声叹息,一个沉重的语声,一字一顿地说道:“都——是——真——的!”
  袁泸珍面色大变,裴珏亦是心头一凛,低叱道:“什么人?”
  他方待飞掠而起,哪知山后人影一闪,“七巧追魂”那飞虹已轻轻走了出来,口中喃喃道:“真的,真的,都是真的!”
  他面上泛起了一丝惭愧的笑容,轻轻道:“盟主大哥,请恕我偷听之罪,但是这位小妹妹一进到院中,我就觉察了,是以才走出房来。”
  袁泸珍心头一跳,她自以为行动极为小心,不料仍然惊动了别人,她也开始了解,这班武林豪士的耳目是何等灵敏!这是她以前再也不会相信的,但是她又不禁开始为他们悲哀:“一个人在外,仇家结得太多,想必就像他们一样,连睡觉都不安稳,时时刻刻要防备着别人。”
  裴珏目光炯然,一言不发地凝注着那飞虹,这素来心狠手辣,奸狡凶恶的“七巧追魂”,此刻竟然满面俱是愧容,讷讷道:“不瞒盟主说,我本已与‘龙形八掌’暗中订好了密谋,我助他消灭‘江南同盟’,杀死‘金鸡’向一啼,‘神手’战飞,以及……咳咳,以及盟主你,他事成之后,助我重组同盟,拥我为盟主。”
  裴珏仍是一言不发地凝注着他,既不愤怒,也不怨恨。
  “七巧追魂”干咳两声,又道:“方才那向一啼的死——唉,实在是我一手造成的,我鼓动着他来与盟主你争杀,答应他我一定赶来帮助他。”
  裴珏忍不住长叹了一声,道:“你……你……真的太狠了。”
  那飞虹默然垂下头去,裴珏忽又说道:“如此说来,那些在暗中对东方兄弟辱骂的汉子,大约真的不是你指使的了!否则那些人怎会骂出对檀明不利的话来。”
  那飞虹垂首道:“那些人也都是我指使的,因为我怕檀明与东方兄弟结成姻亲后,势力太大,那时他要毁约,甚至要杀死我,我也没有办法了!”
  裴珏心头一寒,长叹道:“江湖之中,为什么人人都要互相欺骗呢?”
  “七巧追魂”那飞虹叹道:“武林之中,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我本来以为在这个世界中,善良的人,永远无法生存,但是——唉,我现在才知道我的想法错了,无论在什么地方,好人都永远不会寂寞的。”
  他语声微顿,垂首又道:“这全是因为盟主你的为人,实在感动了我!我……我本想将盟主诱来此地后,在酒菜中加上毒药,我毒药甚至都已准备好了,是一种无色而又无味的毒药,但是……唉,我实在下不了手!”
  裴珏心头一凛,知道自己已在生死边缘往还了一遭,他长长叹息了一声,方待说话,忽听庭院中,黑暗中,突地响起了一阵震耳的长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
    第五十章 天外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