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浣花洗剑录 >> 正文  
第一章 一剑动江湖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一剑动江湖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冷风如刀,云层厚重,渤海之滨,更是风涛险恶。远远望去,但见水天相连,黑压压一片,浪涛卷上岩石,有如泼墨一般。忽然间,一根船桅被浪头打上了岩石,“啪”的立刻折为数段。浪头落下时,海水中骇然竟似有对锐利之眼神闪了一闪。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这眼神已离岸近了两尺,已可隐约看到他的面容。如此风浪,如此寒夜,若说海浪中竟会走出个人来,当真是令人难以相信之事。但十数个浪头打过,却果真有条人影一步步走上了岩石边的沙滩。
  霹雳一声,浓云中电光一闪,只见这人影乱发披肩,半掩面目,双手紧握着一柄长达六尺的奇形乌鞘长剑,掌背青筋暴现,似是他宁可失去世上一切也不愿将此剑放松片刻,而瞧此情况,他显见是在船毁之后手握铁剑为杖自海底一步步走了上来,那如山之海浪竟也打不退他。只见他上岸又走了几步,身子便扑地倒下,但他在倒下刹那之前,身子仍然如枪一般挺得笔直,目光也仍然厉如闪电。
  长夜渐逝,云层渐薄,曙色降临大地,沙滩上沉睡之人忽然翻身跃起,左掌又复紧握长剑,动作之轻灵迅快,笔墨难以描叙,但他却决不肯多浪费一丝气力,身子乍一站直,全身肌肉立刻松弛。他身子看来并不强壮,但由头至踵俱都配合得恰到好处,绝无一分多余的肌肉,手足面目皮肤俱已晒成了古铜颜色,骤眼望去,恰似一尊铜铁雕成的人像,双肩沉重,鼻直如削,年纪看来似在三十左右,却又似已有五十上下。
  他衣衫还未干透,全身俱是沙土泥垢,但他却决不伸手拍打,只是自怀中贴肉处取出只油布包袱,包袱里有页描画极为详细的地图,还有本写满人名地名的绢册。他凝神瞧了半晌,口中喃喃道:“崂山……飞鹤门……青鹤柳松……”藏过包袱,抓起长剑,放步向西而去,看似走得极慢,但眨眼间便已去远,沙滩上留下一行长长足印,每只足印之间相隔俱是一尺七寸,便是用尺来量,也无这般准确!

×      ×      ×

  鲁东武林大豪“青鹤”柳松,成名垂四十年,化鹤掌、鹤爪十七抓、鹤羽针号称三绝,自立“飞鹤门”以来,隐然已是一派宗主之身份,崂山足下之柳宅更是院宇深沉,门庭高阔。
  黄昏时,突见一人自东而来,一身麻布白衣,齐眉勒着一条白麻布带,长发披散,背负六尺长剑,正是那白海浪中现身之怪客。他不知何以换了一身衣衫,但脚步每踩一步仍是一尺七寸。
  他不急不缓走上柳宅门前石阶,那两扇朱漆大门虽已紧闭,他却似未瞧见,一步步走过去,突然身子一欺,只听“勃”的一声,他身子已走入门里,那扇黑漆大门却已多了个人形的破洞,一片木板“啪”的落下。他举步踏过木板,面色绝无丝毫变化,生像那扇门本是纸糊而成,任何人都可穿门走过似的。
  但门里树下几条大汉见了此等情况,却不禁骇极而呼。白袍人似是根本未曾听到,一步步走过去,一字字缓缓道:“柳松在哪里?叫他出来!”
  语声清楚准确,但听来却似有种说不出的生硬怪异味道。此刻日色已落,朦朦胧胧的光芒映着他铜像般的身子,披散之长发和那冰冷的面色、闪电般目光,更是奇诡恐怖,无与伦比。众人只觉喉间咯咯作响,突然一齐转身,放足奔走。这些人俱是“飞鹤门”下高手,平日俱将流血争杀视作家常便饭,如今竟被人吓得转身飞逃,当真是从来未有之事。
  突听一声大喝:“什么事如此惊慌?”
  喝声有如洪钟,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一个身穿锦袍、满头白发的老人,大步自前厅走出。众人面如土色,颤声道:“师……师父,你瞧那……那厮不知是人是鬼?”
  白发老人皱眉叱道:“胡说!”但目光瞧见那白袍人诡异之神情,心下也不觉大吃一惊,当下抱拳道:“朋友是谁?有何来意?”这两句话说得更是中气充沛,震人耳鼓,显见有向来人示威之意。
  哪知白袍人却仍似没有听到,一步步走过去,直走到老人面前,道:“柳松就是你?”
  老人道:“不错!”
  白袍人道:“好,取出兵刃动手!”
  青鹤柳松呆了一呆,道:“朋友与柳某有何仇怨?”
  白袍人道:“没有!”
  柳松道:“你我素不相识,又无仇怨,为何要动手?”
  白袍人道:“谁叫你是成名的武师!”
  柳松又是一呆,道:“莫非只要是武林中成名人物,你就要和他动手不成?”
  白袍人嘴角突然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缓缓道:“不错,向天下武林名人挑战,便是我此番东来之意!”他语声本极怪异,再加那奇诡的笑容,更是骇人。
  “青鹤”柳松只听得一阵寒意自心底升起,却仰天大笑道:“以一身之力,要向天下豪杰挑战,朋友你……你莫非是在说笑么?”
  只见那白袍人冷冰冰的面容绝无丝毫表情,比铜像还要生冷坚硬。
  柳松突觉心头寒意更重,干笑了数声,便再也笑不出来。 
  白袍人一字字道:“快动手!”
  柳松环顾一眼,“飞鹤门”下弟子多已赶来,数十双眼睛都睁大了在瞧。柳松知道今日是非动手不可的了,双掌一拍,立刻有人送来一双形如鹤爪、乌光闪闪的外门兵刃,大致看来,与闽南派所使之“鸡爪镰”颇为近似,却又另有妙用。
  “青鹤”柳松一生与人争杀不知凡几,更不知有多少人丧生在他这鹤爪十七抓下,但此刻他手掌触及这双冰冷坚硬的兵刃,指尖竟不由自主微微颤抖,这更非他这般武林名家应有之现象。柳松振起精神,暗道一声:“好没来由!”双爪相交,当的一声,左爪在下,右爪在上,架起“十字式”,沉声道:“柳某这一双鹤爪,除了十七抓招式变化外,内藏鹤羽针,兼打人身穴道,你要留意!”
  他先行点破自家兵刃妙用,丝毫不肯偷占便宜,简简单单一招“十字式”架起,更是神充气足,进可攻,退可守,果然无愧巨匠身份!
  白袍人冷冷道:“闻得中原武林近年又添了一十三种奇门兵刃,不意我东来首战,便遇着了其中之一。”
  柳松大喝道:“请教!”招式突然一变,左爪在先,右爪在后,双爪平持当胸,身形立刻游走。但他双腿半曲半伸,双爪如封如攻,矫健灵活之态,竟较仙鹤更胜一筹。但无论他身形如何变化,白袍人只是卓立中央,丝毫不动,非但长剑未曾出鞘,眼帘竟也垂下,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青鹤”柳松身形游走十圈,心里已不知有多少次想要出手,但见了白袍人神情,这一招竟是不敢击出!

×      ×      ×

  月色渐黯,映得白袍人身形更是凄清恐怖。虽在秋冬之交,柳松额角之上竟已布满汗珠,旁观之弟子更是瞧得目瞪口呆,一颗颗心几乎跃出腔来。忽然间,只听柳松一声长啸,亮如鹤唳长空,掌中一双鹤爪化为两道乌光,盘旋灵动,一招七式,分抓白袍人肩头、腕肘、前胸、后背九处大穴,正是鹤爪十七抓中攻势最最凌厉的一招“云鹤搏龙”。
  飞鹤弟子素知这一招战无不胜,势不可当,方待喝采,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突有一道青光腾霄而起,两人身形一合即分,“青鹤”柳松凌空一个转身,远退七尺,笔直落了下去,双足似已插入土中。白袍人仍是直立不动,神色不变,只是背后六尺长剑已然出鞘,剑尖斜指柳松,却有一滴滴鲜血自剑尖缓缓滴落,四五滴鲜血落在地上。“青鹤”柳松身子突然仰天跌倒,幽凄夜色中,但见他双睛怒凸,一道血口自眉心划过鼻尖、仁中、嘴唇、咽喉,直下胸膛,不偏不倚,恰在中央,入肉几达一寸,眼见便是神仙也难救得活他!
  飞鹤弟子眼见掌门人在对方一剑之下便已丧生,而数十双眼睛竟无一人看出别人一剑是如何出手的,骇极之下竟忘了惊呼,也不知动弹。过了半晌,只见那白袍人剑尖缓缓垂下,剑上已无一滴鲜血,六尺剑身似是一泓秋水。
  白袍人比青锋还要锐利的目光冷冷扫了众人一眼,目中满带不屑之意,似是在说:“你们这些人,还不配我出手!”转过身子,向门外走去,与走进来时脚步丝毫没有两样!
  突听一人厉喝道:“恶……恶贼,还我师父命来!”此人乃是飞鹤门下弟子,心里虽然害怕,却又怎能容得这杀师的大仇人大模大样走出门去,
  只是喝声仍不免有些颤抖.脚步也有些踉跄。
  四个武功较强、胆量较大的弟子,也随他一齐追去,五个人眼都红了,
  呼呼几拳,前后左右、没头没脑地向那白袍人击去!
  这几人虽非一流高手,但功力不弱,几拳击将出去,风声虎虎,力道不可轻视。哪知白袍人头也不回,长剑反手挑出,只见惊虹般剑光闪了几闪,一声惨呼,五个人一个个仰天跌倒,眉心正中一条血口直下胸膛。白袍人出剑虽有先后,但神速无俦,一剑似已化为五剑,五个人竟似同时受伤,同时惨呼,是以听来只有一声。飞鹤弟子惊骇至极,齐地咬牙追出!
  只见那白袍人仍在一步一步地走着,但身形已远在十余丈外,一连串鲜血随着他足迹洒落,众人只觉心胆皆丧,双膝发软,哪里还敢再追?
  白袍人头也不回地走出一里开外,又自取出地图绢册,瞧了几眼,喃喃道:“十月初七,青鹤柳松;十月初八,双环赵士鸿;十月初九,八仙剑李青风;十月初十,八手镖金大非;十月十一,便是济南白三空的死期了!”一阵寒风吹过,风中突然簌簌落下雨来,似是苍天也在为这一场江湖浩劫哀悼。

×      ×      ×

  十月十一日,济南府天色阴暝,将雨未雨,数十条披麻带孝的大汉,押着四辆灵车、四口棺木自东而来,穿过长街,走到一座极为宽阔的宅院前。
  八条黑衣大汉早已敞开大门,垂立而迎,神气俱是十分沉重悲恸。大汉们抬着棺木走了进去,只见一个身材颀长、身穿黑丝长衫、颌下五柳长须、像貌十分清奇的老人,不言不语,垂手肃立在厅前石阶上。
  数十条披麻带孝的汉子一见此人,立刻放下棺木,黑压压跪满了一地,纷纷哀声道:“白老前辈,请瞧在昔日交情份上,为家师复仇。”
  黑袍老人面沉如水,缓缓走下石阶,随手一挥,立刻有人抓起了四口棺盖,棺木中躺着四具老人的尸身,俱都面目狰狞,双睛怒凸,显见临死前充满悲愤惊恐,致死的伤势也是完全一模一样——眉心之间一道血口,直下胸膛。黑袍老人道:“关起大门,八弟子在外守护。”
  八条精悍少年腰佩长剑,齐声恭应,抢出门去,黑漆的大门立刻紧紧关起。黑袍老人背负双手,在院中缓缓踱了几圈,仰天长叹道:“青鹤柳松、双环赵士鸿、八仙剑李青风、八手镖金大非竟会在四日间一齐遭了别人毒手,唉……唉……此事若非眼见,谁能相信?谁能相信?”
  这黑袍老人正是山东省武林盟主、“清平剑客”白三空,拳剑无敌,与“青鹤”柳松等人俱是过命的交情,是以柳松、赵士鸿等人身死之后,门下弟子立刻护灵前来,求他为亡师复仇。
  只听众口纷纷,说的都是那白袍怪客容颜之冷漠、行事之怪异、剑法之惊人。除了“飞鹤门”弟子还听他说过几句话外,别的人仅只听他说过“你是否某某?……动手!”这几个字,更未见过他面上有任何一丝表情,除了与人动手、一心取胜外,世上别的任何事,他似乎都未放在心上。
  清平剑客越听面色越是沉重,仰天自问道:“一招致命?一招致命!这是什么武功?这是什么武功?”
  这时守护在门外的八大弟子已瞧见长街尽头有个白袍人一步步走来。八人心头齐跳,交换个眼色,再回头,白袍人已在面前,冷电般目光一扫,已将八个人从头到脚瞧了一遍,道:“去叫白三空出来!”
  他绝不肯无益浪费一丝精力,是以平日行路不施轻功,平日说话更不贯注内力。清平门下八弟子怎知此理,听他语声中气并不充沛,只道剑法纵强,内力却不强,心下不禁忖道:“以我八人之力,莫非还不能胜他?”
  八个人同样的心思想法,又自对望一眼,大弟子莫不屈冷冷道:“朋友要见家师,得先闯过我兄弟这一关!”语声未了,“呛啷”几声清响,八柄长剑已自出鞘。这八人非但拔剑奇迅,动作更是整齐划一,但见青芒闪动,如墙如网,一般江湖豪杰,见了他师兄弟这一手拔剑的功夫,定将色变!
  白袍人目中却又露出不屑之色,突然后退几步,只见剑光一闪,立刻回鞘,拔剑、挥剑、插剑,三个动作一眨眼已完成。等到清平门八弟子定睛去瞧时,他手中已多了段枯枝。原来他方才一拔剑,便已削下这段枯枝。
  只听他缓缓道:“拿去给你师父瞧瞧!”转身远远走开,坐到树下一方青石上,不言不动,似已入定。
  八人面面相觑,心里俱都莫名其妙。莫不屈拾起那段枯枝,道:“这……这算什么!”
  二弟子金不畏道:“莫非这厮怕了咱们?”此人身高八尺,背阔三停,是条不折不扣的莽汉。
  三弟子公孙不智沉吟道:“此事绝不简单,咱们不如先去面禀师父!”
  此人身形瘦小,最工心计,白三空为他取名“不智”之意,便是要他为人多往宽厚处想,少动些心智。
  莫不屈瞧了那白袍人一眼,颌首道:“正该拿去给师父瞧瞧。”拍门闪身而人。白三空一瞧他神色,便知白袍怪客到了,面容骤然一变,道:“在哪里?”
  莫不屈道:“在外面。他不敢与弟子们动手,又不敢闯进来,却削了段枯枝,要弟子拿来给师父瞧瞧。”
  白三空双眉紧皱,接过枯枝,起先随意瞧了几眼,然后目光突然瞬也不瞬地凝注在那枯枝切口上,竟看得呆住了。
  莫不屈见他师父面上忽而微笑,似是深有会心,十分赞赏,忽而凝重,似是心头恐惧,不能自自已,到后来手掌竟微微颤抖起来,莫不屈越看越奇怪,忍不住道:“师父可要弟子们去将他打发了?”
  白三空面色一沉,怒道:“你八个人想要送死么?”
  莫不屈道:“但……”
  白三空道:“他是不屑与你等动手,否则你八人此刻焉有命在?”莫不屈垂头不敢说话,心里却甚是不服。
  白三空叹道:“枉你学武多年,还是这样有眼无珠!去,去唤你师弟们进来。”
  莫不屈嗫嚅着道:“但那厮……”
  白三空怒道:“他若要进来,你们谁拦得住?他既在相候,便莫要怕他闯进来……敞开大门……”莫不屈怎敢不听,当下敞开大门,将七弟子一齐唤人。那白袍人却仍不言不动,坐在树下,嘴角边轻蔑之色越来越是浓重。

×      ×      ×

  白三空走入内堂,提笔写了封书信,将那段枯枝也封在信中。八大弟子守候在旁,但见他们的师父面色更见沉重黯然,手持信封,默然良久。
  门外天色渐黯,一条黑衣大汉蹑手蹑足,掌灯而入。
  灯火闪动,白三空向八大弟子各个瞧了一眼,突然叱道:“跪下!”八大弟子呆了一呆,跪满一地。
  白三空道:“本门第三戒是什么?”
  白三空门下戒律精严,众弟子想也不想,齐声道:“师令如山,违者天诛!”
  白三空道:“今日一战,为师无论生死胜负,你等都万万不可出手!”
  众弟子哗然,纷纷道:“但你老人家……”
  白三空怒叱一声,压下了众弟子之言,道:“此乃师令,违者天诛!你们还要说什么?”
  八大弟子齐地垂首,不敢出声。白三空道:“为师今日若是战死,自不屈以下七人,可分别往投少林、武当、峨嵋、点苍、崆峒、华山、淮阳七大门派,这七派掌门人与为师俱有旧谊,必将收容你等,你七人只要专心学武,别的事都可不必去管,只有你……唉!”
  他目光转向八弟子中最幼一人胡不愁,叹道:“只有你却是责任重大,此后只怕极少安宁之日。如此重任,不知你可承担得了?”
  胡不愁道:“弟子尽力去做……”只见他头大身短,额角开阔,面上纵然未笑,也带着几分笑意,一张嘴平日吃饭的时候多,说话的时候少,在白门八大弟子中,看来本最无用。莫不屈等七人见到师父竟将最重的责任交付于他,俱是愤愤不平。
  莫不屈忍不住道:“师父若有重任,不妨交给弟子或是公孙三弟……”
  白三空面色一沉,叱道:“这里没有你说话之地,退开去!”将手中信封交给胡不愁,沉声道:“今日为师若败,你速至后院,将宝儿带走,寻着这信封上所写之地,将宝儿与书信一齐交给收信的人,再听他吩咐。”
  胡不愁看也不看,将信放在怀里道:“是!”
  白三空面色稍和,道:“到了地头,无论见着什么奇怪的事,都莫要吃惊……唉,其实你此刻已可去了!”再也不瞧众弟子一眼,自案头取起佩剑,大步而出,走过那四具棺木时脚步微顿,伸手在棺盖上轻轻抚摸半晌,突然仰天笑道:“咄!武人本应战死,生死有何足惧!”
  大笑声中,三脚两步走到那白袍人面前,道:“阁下为了研究武学大道,不惜杀人;在下为了武学大道,不惜战死。殊途同归,你我本是同路人,今日你纵将我杀死,我也不怪你!”
  白袍人缓缓站起身来,突然躬身行了一礼。白三空道:“阁下何故多礼?”
  白袍人面无表情,道:“你是我东来所遇着的第一个真正武人,理应行礼。”
  白三空肃然道:“多谢!”
  白袍人道:“动手!”
  白三空“呛”的拔出青锋,左手握住剑鞘,右手挑起剑尖,道:“请!”
  这一声“请”字出口,广场上刹时变为死寂,虽有百余人一旁围观,但连根绣花针跌落地上都可听见。

×      ×      ×

  只见“清平剑客”左手捏诀,右手持剑,诚心正意,凝目看剑尖,突然平平一剑削了出去!
  柳松、赵士鸿等人之门下,眼看自己师父与这白袍人动手时,俱是绕着白袍人盘旋急走许多盘之后方自出手,此刻众人见到白三空身子不动,这么快便削出一剑,剑招又是如此平庸,丝毫不见奇诡之处,众人都不觉大吃一惊,只觉白袍人长剑一闪,白三空便要横尸就地。
  哪知白袍人见了如此平平庸庸的一招,竟未乘隙还击,反而后退一步。“清平剑客”脚步微错,青锋回旋,剑身不住颤动,又是平平一剑划出,
  白袍人身子一侧,又自后退一步。白三空接连两剑,招式大同小异,攻势既不猛烈,守势亦不严密,下半身更是空门大露,但白袍人竟被逼得后退两步,柳松等人的弟子见了,俱都惊奇交集,暗道:“我师父使出那等绝招,仍不免一招之下毙命,清平剑客看来如此平庸的招式,为何反能将这白袍怪物逼退?”
  他们自不知道,白三空第一招使的是“青剑”的起手式,第二招使的是“鸳鸯剑”起手式,一连两剑,使的俱是别人剑派中的“起手式”,已是大背武学原理之事,何况“清平”、“鸯莺”两派的剑法昔日本是夫妻两人同创,起手一式,俱是“举案齐眉”,以示夫妻相敬之意。
  这两招“举案齐眉”,攻守本都不佳,但顾名思义,自将眉心一带护守得十分严密。“清平剑客”白三空与人交手经验丰富,使出这两招来,正是为了要对付白袍人自眉心划下的一剑。此刻他见白袍人连退两步,精神不觉一振,青锋暴长,光芒流动,第三剑便乘势击出。
  白三空剑法本以清丽流动见长,这一剑正是他得意之剑法,端的清丽绝俗,流采照人,虽然仍以护守眉心为主,但招式间已藏有极为凌厉的攻势,迫得白袍人连绵不绝地后退,众人但觉眼前一亮,震天价喝起彩来。
  哪知四下彩声方起,突有一缕夺目的光华自白袍人身后直刺而出,但听“呛”的一声轻响,声如龙吟,接着,一溜青光斜刺飞出,“夺”的刺入枯树干中,竟是半截青锋,而白三空掌中剑亦已剩下半截,身形踉跄后退几步,惨笑道:“好……好剑……”
  “法”字尚未出口,仰天跌倒,眉心鲜血泊然。白袍人掌中六尺长剑仍在不住轻颤,鲜血一连串滴下。他冷漠的目光凝注着自剑尖滴落的鲜血,披散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神情仿佛十分寂寞萧索,而天地肃杀,四野寒意也似更重了。
  众人被惊得呆了半晌,这才呼喊出声。莫不屈等七弟子狂呼着扑在白三空倒下的身子边,远远一声雁唳,其声断肠,胡不愁却已远远跪下,向他师父的尸身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双目中眼泪转了几转,反手一抹泪痕,头也不回地奔出门去,哭声与惊呼便被一齐隔在门外。

×      ×      ×

  白府庭院深沉,前面的动静根本未曾传入后院。
  后园一株梧桐树下的短榻上,躺着个十一、二岁的锦衣童子,正瞪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在看书,身旁放着盘果子,他也忘了去吃。胡不愁大步而入,背后已多了个包袱,目光一扫,瞧见了看书的童子,唤道:“宝儿……”他一连唤了三声,但那童子看得出神,连一声也未听见。
  胡不愁暗叹一声,走过去提起他膀子,那童子这才抬起眼来,皱着眉道:“人家正在看书,你来吵什么?还是快去练你的武吧!”
  他满面俱是童稚之气,说话却是老气横秋,似是比胡不愁还要大上几岁。胡不愁柔声道:“你外公要我陪你出去玩玩,你还不高兴?”
  原来这童子正是白三空爱女白曼莎的独生子方宝儿。白曼莎与方师侠夫妇侠踪浪迹天下,宝儿自幼便被寄养在外祖父家里。若是别的童子听见出去游玩,谁不雀跃欢喜?但方宝儿却摇了摇头,道:“我不去!”仍是在垂首看书。
  胡不愁知他性子倔强,而且千奇百怪,什么事都做得出,谁想强迫他去做不愿做的事,准是自讨苦吃,当下目光一转,道:“古人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莫非只想做个读死书的书呆子?否则就该出去开开眼界。”
  宝儿抬头想了一想,道:“这话也有道理,好,我跟你去。但总得去收拾收拾才能走呀!”
  胡不愁怕他年纪太小骤逢惨变,会禁受不住,当下冷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走就走,只有婆婆妈妈的人,才会去收拾东西!”
  宝儿涨红了脸,道:“走就走。”将书收进怀里,一跃而下,道:“只要你敢去的地方,我就敢去!”
  胡不愁笑道:“这才是男人模样!好,随我来。”
  两人开了后门走出,胡不愁满心恐惧,但面上仍是嘻嘻哈哈与宝儿说笑。此时虽然秋高气爽,但两人走了一里路,宝儿已是满头大汗,忽然停下脚步,正色道:“大头叔叔,我看你真有些小孩子脾气,做事只顾自己,不顾别人,难道就不知道别人文质彬彬不能像你们走得那么快么?”
  胡不愁听他老气横秋地教训自己,心里非但不觉可笑,反而大生怜惜之意,暗叹忖道:“这孩子父母不知去向,唯一的亲人外公又……唉,我若不照顾他,谁照顾?”当下指着前面一处茶棚柔声道:“你若累了,咱们就去那边歇歇。”
  宝儿笑道:“这话你早该说了。”

×      ×      ×

  到了茶棚,胡不愁这才自怀中取出书信,到棚外去瞧。信封上简简单单写着四个字“不愁拆阅”,信的内容是:“字谕不愁,汝阅信之际,为师想必已遭毒手。为师一观白衣人剑削枯枝之切口,已知此人剑法不但高越为师数倍,当今武林中亦无其人之敌手,而此人这番东来,以战遍天下高手为志,观其剑法之辛辣狠毒,其心中似有满腔怨毒,对任何人下手绝不留情,中原武林中若无人战胜于他,势将不知有多少高手丧生于他之剑下。浩劫将临,为师实不能临阵脱逃,已决心以身殉武,但却又不能不为天下武林同道设法将此一浩劫消弭于无形,是以惟有令你即赴东海之滨,沿海观望,只要寻着一艘以五色锦缎为帆之巨船,汝纵不择任何手段,亦需设法上船,将封内之枯枝面交船上主人,那人必将有话问你,汝需立刻以实情相告,不得有半字虚言,然后静等回音。五色帆船主为天下唯一有望制服白袍人之人,是以此举实乃挽救武林命运之唯一途径,汝必须谨慎小心,达成任务,切记切记!”
  字迹端正秀丽,虽在那般生死关头之下,但白三空却仍写得工工整整,一笔不苟,只在最后一个“记”字之最后一挑,才见败笔,可见“清平剑客”之涵养功夫的确远非常人能及。
  胡不愁见到这熟悉的字迹,想到那亲切的面容,睹物思人,更觉悲思如涌,不能自己。看到“以身殉武”四字,心头但觉一阵热血上涌,眼前更是一片模糊。突听方宝儿在身后道:“你难道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坐着喝杯茶么?唉!练武的人真糟糕!”
  胡不愁勉强忍住眼泪,转身强笑道:“练武的人,有何糟糕?”
  方宝儿充满稚气的面容突然泛起一种成人的悲哀,垂首不再说话。
  胡不愁皱眉道:“瞧你的模样,难道真的一辈子都不学武了?这却究竟是为了什么?”
  方宝儿叹道:“说给你听,你也不会懂的。咱们走吧!”
  胡不愁暗叹忖道:“事已至此,只怕你不学武也不成了。”当下分辨方向,直奔东海之滨。时已入冬,路途遥远,行程本已非易,何况胡不愁走得匆忙,怎会带得有充足的盘缠,走了十余日,囊中所余已无几。
  胡不愁暗道:“剩下的盘缠即使可维持到东海之滨,但却仍不知何时才能找得到那艘张挂五色帆的巨船。我衣食无济倒也无妨,但宝儿如此幼小,怎能吃苦?”他名字虽为不愁,心里却暗暗发愁。
  这一日到了海滨,方宝儿观异乡风俗,看连天白浪,不觉拍掌大笑,胡不愁却远远坐着钓起鱼来。
  方宝儿不知他钓鱼一来为了充饥,二来却是为了观望海上帆影。只见漫天夕阳与万丈金波,将他的身影衬得有如身在画中,不觉笑道:“大头叔叔,想不到你有时也有些雅兴。”胡不愁暗中苦笑,直到夜色已深,才钓起几尾鲜鱼来烤来吃了。

×      ×      ×

  天上繁星,海上渔火,方宝儿只觉自己有如置身七宝楼台之中,四面俱是络缨宝珠,就连那腥淡的烤鱼也变成了从来未有的美味,直吃了三条,方自罢手,笑道:“书上说饱食之后,最宜安寝,咱们赶紧寻家客栈,睡觉去吧!”
  胡不愁静默了半晌,黯然叹道:“咱们从此之后,再也不能住客栈了。”
  方宝儿低头想了想,笑道:“不住客栈也好,以苍穹为幕,大地为床,这样的日子,过过也蛮有滋味。”
  胡不愁道:“这样的日子,你真的过得惯么?”
  方宝儿笑道:“真的又怎样?假的又怎样?反正我知道你身上带的银子已没有了,大小两个穷鬼怎住得起客栈?”
  胡不愁怔了一怔,摇头苦笑道:“好聪明的孩子!有时我和你谈话,真不敢相信你是个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方宝儿道:“这就是念书的好处,所以我……”
  突见胡不愁神色微变,沉声道:“有夜行人的衣袂带风之声来了,来意不知善恶,咱们还是小心些好。”反手摸了些灰土,擦在脸上。
  方宝儿叹道:“你们练武的人,为什么时时刻刻都要提防别人,难道……”
  话声未了,夜色中已奔来两条人影,左面一人道:“时候太早,火光也不对,我说不是这里,你偏要赶着来!”
  右面一人道:“无论如何,咱们在这里歇歇脚也好……哇,你瞧,这里还有烤鱼……”再不说话,坐下来自胡不愁面前抓起一条烤熟的鱼塞在嘴里,大嚼起来,生像这条鱼本是他钓来烤好的,更将胡不愁、方宝儿两人俱都当作死人一般,瞧也不瞧一眼。
  方宝儿两只大眼睛一瞪,怒道:“喂,朋友,客气些好么?……”一句话未说完,胡不愁已抓住他手腕,叱道:“两位大爷肯吃咱们的鱼,是给咱们面子,小孩子家怎么不知好歹?”口中说话,暗中向方宝儿使了眼色,转首陪笑道:“两位大爷只管请用,还有鱼,小人这就烤好奉上。”
  左面那人阴森森笑道:“想不到你这条蠢汉还有些眼光,否则……”
  右面那人嘴里塞满了鱼,接口道:“否则大爷们就把你两人烤来吃了……”
  方宝儿咬牙忍住怒气,火光闪动中,只见左面那人面孔煞白,瘦条身子,穿着件粉红锦缎的长衫,满脸俱是被酒色掏空的模样。
  右面一人却是条身高八尺开外的锦衣虬须大汉。两人身后俱都背着只硕大沉重的包袱,腰边斜佩长刀。
  虬须大汉连吃了两条烤鱼,粉衣人却只是在一旁皱眉瞧着,摇头叹道:“这……”一个字才出口,霍然长身而起,反手抓住刀柄,厉声道:“来的是什么人?”尖锐的语声鞭子般直挥出去,划破了沉沉夜色,黑暗中立刻有人厉声道:“江北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一条人影随声而至,嗖地落到火堆前,却是条满身黑衣劲装的削瘦少年,背后竟也背着只包袱。
  虬须大汉抛去鱼骨,哈哈大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风老弟。来来来,且和咱们一起坐地,吃条烤鱼。”
  黑衣人咯咯笑道:“小弟老远瞧见火光,还以为是‘灵空神火’,是以赶紧赶来,哪知却是彪虎两位兄台。”
  粉衣人面色微变,悄声道:“风兄莫非也是接得‘神木令’,赶来送上祭礼的么?”目光左张右望,似是生怕被人看到。
  黑衣人笑道:“小弟前日才接得‘神木令’,两日之间,连动了二十三家大户,才勉强凑成这份祭礼。”
  黑衣人大笑又道:“客气客气,谁不知粉彪铁虎手段高强,天下人的钱财,还不都有如两位兄台的囊中物?”
  方宝儿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将胡不愁悄悄拉到一旁,附耳低语道:“好家伙,原来这三人都是强盗。”
  胡不愁面色凝重,瞧着那三人都在大声说笑,这才附在宝儿耳边悄声道:“这三人不但是强盗,而且还都是鼎鼎有名、杀人不眨眼的大强盗。先来的两人,一个叫粉彪,一个叫铁虎,外家功夫都练得不错,在白马山开山立寨;后来的那‘一阵风’却是个形迹飘忽的独行盗。”
  宝儿眨了眨眼睛,道:“这三个大强盗怎会不约而同地跑到这种荒野地方来?这里难道也有个大财东么?”
  胡不愁摇了摇头,道:“听这三人说话,好像是接得另一个厉害角色的什么‘神木令’赶来送礼的。他们必定早有约定,以火光为记,是以这三人瞧见咱们的火光,就忙着赶来,哪知却认错了。唉,这三人已是极难惹的人物,能令他们赶来送礼的人,想必更了不起。”
  宝儿撇撇嘴,道:“有什么了不起?左右不过是个坐地分赃的强盗头子……”
  突见一阵风、粉彪、铁虎三个人齐地霍然站起,六只眼睛一齐朝注着远方,齐声道:“来的是什么人?”这三人说话声音有粗有细,有尖锐,也有沉重,三种声音加在一起,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听。
  胡、方两人只觉耳鼓被震得“嗡嗡”作响,但过了半晌,黑暗中仍然没有回应,只听得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远远传来,自远而近,“蹬……蹬……蹬……”一声接着一声,似是走得十分缓慢。
  火堆旁三人突然紧张起来,铁虎“呛”的拔出腰边长刀,挥刀喝道:“来人再不说话,莫怪咱们……”
  喝声中黑暗里已冉冉现出一条人影,竟是个身材矮短臃肿的肥胖老妇人,满头银丝般的白发几乎已秃落一半,身上穿着件宽大舒服的麻布衣衫,衣衫上满是口袋,少说也有十五、六个之多,手里拄着根长达九尺、几乎比她的身子高出一倍的木杖,喘息着走了过来,瞧见火光,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好舒服的火光,我老婆子能坐下来烤烤火么?”
  方宝儿见她不但面如满月,满带着亲切的笑容,语声更是温柔慈祥,心里不觉暗暗为她担心,生怕那三个大强盗加害于他,哪知粉彪、铁虎等三人见了这老妇人,神情一震,竟似都呆在地上。
  老妇人叹着气在火堆旁坐下,自左面腰边一只衣袋里摸出个蜜饯桃干,放在鼻子前嗅了又嗅,仿佛舍不得将它一口吃下,却又忍不住不吃,终于缓缓放在嘴里,轻轻叹了口气,细细咀嚼起来,满面俱是舒服满足之意,对身边三个手横利刃的彪形大汉似是根本未曾瞧见。
  一阵风等三人对望了几眼,突然一齐拜倒在地,面带惊恐,直挺挺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老妇人还似未曾瞧见,嚼完了桃干,又自右面一只衣袋中摸出块核桃酥,嗅了嗅,叹口气,咀嚼起来。
  方宝儿瞧得又是好笑又是吃惊。好笑的是这老妇人十余只口袋中放的竟似全都是吃食零嘴,吃惊的是那三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强盗,竟对这贪吃的老妇人如此恭敬畏惧,却不知为了什么?

×      ×      ×

  只听铁虎终于忍不住嗫嚅着道:“彪虎兄弟拜见万老夫人。”
  老妇人嘴里嚼着火炙糕,眯起眼睛瞧了半晌,展颜笑道:“好孩子,快起来吧。我老婆子眼睛都已老得快瞎了,方才竟未瞧出是你们,真是对不起。”
  铁虎等三人头垂得更低,粉彪道:“不知万大侠近日可安好?”
  万老夫人笑道:“万大侠是谁?我那老伴儿早已死了呀……噢,你是说我不成材的儿子。好,好,他还好,只是有点不太孝顺,有了老婆,就不要我这娘啦!”笑语慈祥,带点唠叨,活脱脱是位标准的北方老太太。方宝儿见了她,情不自禁,总会联想起自己心目中的外婆。
  胡不愁却是面色凝重,喃喃道:“万大侠?万大侠……莫非她竟是‘云梦大侠’万子良的母亲?”
  这时铁虎等三人已站了起来,万老夫人笑道:“瞧你们三个人的模样,莫非是接了‘神木令’赶来送礼的?”
  铁虎道:“正是!”他回答得实在太快,粉彪要想阻止,已来不及。
  万老夫人叹道:“那神木令主人真是了不起,虽然退隐多年,但黑道盟主的威信仍在,随便发下令来,就连你们三位也要赶来送礼……你们三位究竟是送的什么重礼,可以让我老婆子开开眼界么?”
  一阵风等三人对望一眼,面上顿时现出为难之色。万老夫人柔声笑道:“难道瞧瞧都不可以?”
  粉彪惶声道:“万老夫人所命,在下兄弟焉敢不从?”三个人一齐解开背后包袱,摊在地上。
  刹时间但见一阵珠光宝气腾霄而起,就连那闪耀的火光都为之黯然失色!一阵风斜眼瞧着自己包袱中的珠宝,面上微现傲态,粉彪却赶紧将包袱重新包起。
  铁虎陪笑道:“万老夫人,以你老人家来瞧,咱们兄弟三人这份礼可还过得去么?”
  万老夫人微微一笑,道:“这份礼送给皇帝,也已过得去了,但……”
  铁虎忍不住问道:“但什么?”
  万老夫人缓缓道:“但送给神木令主人,却嫌不够!”
  一阵风听了她前一句话,方自满心得意欢喜,这最后一句话却似一桶冷水当头淋下,令他满心欢喜变作了懊恼!
  铁虎更是瞪大了眼睛,吃惊道:“还不够?”
  万老夫人摇头笑道:“不够!除非……除非将这三份礼物并为一份,否则神木令主人若是嫌礼物轻了,那可不是好玩的。”取出块麻糖,闭起眼睛仔细咀嚼,安然享受,再也不瞧粉彪、铁虎等人一眼。
  粉彪、铁虎两人立刻抓起包袱,后退三步。一阵风目光闪动,突然咯咯笑道:“万老夫人既如此说话,两位不如做个人情,将包袱送给小弟吧!”
  铁虎大怒道:“好小子,居然敢打咱家兄弟的坏主意。”
  一阵风阴森森笑道:“不是风某不讲交情,但风某即使杀了两位,也不敢得罪神木令主人!”
  铁虎厉喝道:“放屁!看是你杀得了老子还是老子倒宰了你!”喝声中彪、虎两柄长刀俱已出鞘,一阵风腰边亮银练子枪也撒在手中,万老夫人安坐不动,面上仍然带着那慈祥和蔼的笑容。
  胡不愁在一边瞧得很清楚,不禁暗叹忖道:“这老太太看来温柔慈祥,不想居然如此险恶,轻轻一句话,就将彪、虎等三人挑得火拼起来,自己却丝毫不动声色。”
  但他身有重任,怎能多管闲事,眼里瞧得虽清楚,嘴里却一言不发。
  哪知他心念方转,突听方宝儿道:“老太太,你也是来送礼的么?”
  万老夫人双目微睁,柔声道:“乖孩子,你在说什么?”
  方宝儿含笑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
  但铁虎等三人久闯江湖,都算得是眼里揉不下沙子的光棍,听得方宝儿那句话,心里顿时雪亮。
  粉彪一刀劈出,硬生生收回刀势,仰天笑道:“可笑呀可笑!”
  铁虎道:“有何可笑?”
  一阵风抢先道:“咱们当真是猪油蒙了心,竟未想到万老夫人也是来送礼的,反要个小孩子来提醒,岂非可笑?”
  粉彪道:“只是万老夫人走得匆忙,未准备礼物,是以才要咱们三人火拼一场,两败俱伤,那时万老夫人就可取了咱们的礼物送礼去了。”说话间
  三人已联成一条阵线,手里紧握兵刃,一步步向后退去。

×      ×      ×

  万老夫人轻叹一声,柔声道:“三位也未免将我老婆子说得太不值钱了。你们瞧,这是什么?”自口袋里取出串颜色紫黑但表面却有一层晶光的珠练,每颗珠子都有鸽蛋般大小!铁虎等三人上线开扒,奇珠异宝不知见过多少,却也从未见过如此颜色、如此硕大的珠子。三个人都想瞧个仔细,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
  万老夫人含笑道:“这紫晶珠只要一颗,已是罕世之宝,这样一串珠子,送给玉皇大帝也足够了,我老婆子怎会再想要你们小辈的东西?”
  铁虎等三人眼睛直瞪着那串珠子,神情既是惭愧又是艳羡。万老夫人笑道:“这样的珠子,三位只怕还未见过吧?不妨过来瞧瞧仔细。”
  铁虎等三人情不自禁地向前移动脚步,一阵风叹道:“倒真是枉走了江湖,像这样的宝物、连听都未曾……”
  话未说完,万老夫人手里的珠串突然化做数十道乌光,急飞而出,分打铁虎等三人胸腹大穴,顺手一摸,又自衣袋中摸出些核桃、杏仁,脱手掷出,手法之快,不可思议,铁虎等三人再也未想到她会在此时出手,更未想到她满身衣袋中的零食俱可当做暗器!
  三个人但觉眼前一花,暗器已如漫天花雨,源源不绝而来,哪里还能闪避?只听接连三声惨呼,三个人一齐跌倒,每个人身上最少中了七、八件“暗器”,核桃、杏仁、梅子……件件嵌入肉里,生似精钢所铸,只有铁虎身子强壮,犹未断气,嘶声道:“你……你有了紫晶珠,何必还……还要咱们的。”
  万老夫人摇头叹道:“傻孩子,世上哪有紫色的珍珠?”
  铁虎呆了一呆,额上疼得布满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但仍强自挣扎着道:“那到底是……是什么?”
  万老夫人微微一笑,道:“那是冰糖乌梅!你们久走江湖,难道真的连冰糖梅子都不认得么?”
  铁虎身子一震,双睛几乎凸出眶外,嘶声喊道:“气煞我……”
  最后个“也”字还未出口,一口气突然接不上来,但闻喉间“喀”的一响,立刻气绝而死,当真是死不瞑目。万老夫人瞧着他们的尸身,柔声叹道:“可惜呀可惜!”
  方宝儿瞧得目瞪口呆,此刻暗怒忖道:“既然可惜,为何要将人杀死?”
  只听万老夫人又接着叹息道:“可惜我这么多好吃的东西都被这三块废物糟踏了。”拄着姬杖走过去,喘息着俯下身子,竟将嵌在三人尸身上的吃食俱都拿了出来,在他们衣衫上擦干血迹,又自一粒粒放回衣袋里。方宝儿这才知道她可惜的竟不是人,而是那些核桃、杏仁、梅子……瞧见这情况,只觉手足冰冷,心头作呕,再也忍不住,“哇”的将方才吃下的烤鱼都吐了出来。
  胡不愁原先听得方宝儿那句话出口,已知他闯了大祸,但后来事变发生太快,连他也被惊得呆在当地,此刻他方自定过神来,乘着万老夫人身子背转,一把抱起还在呕吐着的方宝儿,便待乘机逃走。哪知他身子方动,万老夫人已笑哈哈站到他面前,指着方宝儿笑道:“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聪明!”
  胡不愁话也不说,足跟半旋,倒跃而起,嗖的掠开丈余,转身又待奔出,但他身子方落地,万老夫人又已挡住了他的去路,笑道:“你逃什么?这样聪明的孩子,难道我老婆子还舍得伤他么?”胡不愁见她身法之快,有如鬼魅,知道今日绝难逃走,反而沉住了气,静思对策。
  方宝儿用力一挣,落下地来,大声道:“既舍不得伤我,又不肯放我走,那是为什么?”
  万老夫人柔声笑道:“像婆婆这样上了年纪的人,见了聪明伶俐的孩子,也是舍不得放走的。来,乖孩子,婆婆请你吃颗冰糖梅子。” 
  果然自衣袋中取出个梅子。方宝儿见那梅子上还有一丝血迹,哪里吃得下肚!
  万老夫人笑道:“乖孩子,你不敢吃么?其实带血的梅子比什么都甜。”
  她所行虽是最最恶毒之事,但面上却永远带着最温柔慈祥的笑容。
  方宝儿破口大骂道:“老妖妇,老毒婆,老怪物,总有一日,你那一肚子血也要被人当茶喝了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一战成功
    第五十九章 多情种子
    第五十八章 绝世一招
    第五十七章 杀手三剑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第五十五章 盗亦有道
    第五十四章 灵犀一点通
    第五十三章 瞒天过海计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第五十一章 大难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