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浣花洗剑录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杯酒论英雄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三章 杯酒论英雄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武林中人宁可杀头,也不肯上当的。
  莫不屈等人目送着人潮远去,都已不觉热泪盈眶。
  金不畏与牛铁娃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突然抱头大哭起来,这满腔冤枉气当真是叫人难以忍受。
  万子良喃喃道:“幸好这梅谦还是个豪爽男儿。”
  杨不怒嘶声道:“我倒宁愿他是个不讲理的家伙,我也好与他厮杀一场。这说也说不清、打也打不得的闷气,唉!”一掌打在自己胸膛上,突然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他那火伤初彻,连日来积郁在胸,这性如烈火的汉子哪里还忍受得住,吐出来的鲜血竟已是乌紫颜色!
  众人大惊之下,立即将他扶回房去,忙乱之中,突听脚步声响,一个人推门而人,却不是宝玉是谁?
  一夜之间,他红润的面色已变得苍白而憔悴,但他怀中横抱着的铁温侯苍白憔悴的面容却已红润起来。
  众人本想要对他埋怨几句,但见了他如此神情,如此模样,那埋怨的话怎么还能说得出口?
  李英虹一步赶上前去,颤声道:“宝……宝儿,你……”
  宝玉憔悴的面容上,满带着疲惫而欣慰的笑容,道:“幸不辱命。”

×      ×      ×

  这“幸不辱命”四个宇,他说得这么平淡、这么轻松,所有的辛酸,所有的艰苦,都被他隐藏在这四个字中。
  但又有谁不知道这四个字中包含的辛酸与血泪?
  众人想到他为了此刻能说出这四个字来所花费的代价,心中更是热血如涌,目中更是热泪如珠。
  到最后还是万子良展颜强笑道:“好了,好了,宝儿已回来了,各位还难受什么?”
  他心里却不禁暗叹:“只可惜回来迟了一步!”
  李英虹含泪接过铁温侯,宝玉道:“铁大叔此刻已睡着了,等他醒来,伤势便已痊彻了七分……”
  突然回首道:“那天刀梅谦……”
  公孙不智不许别人答话,抢先笑道:“他此刻虽已走了,但你只管放心,我等已安排好将时间改为今日正午,梅谦也已答应了。”
  宝玉欣然笑道:“好!”
  哪知他这一个字方自出口,身子突然软软地倒了下去。
  众人齐地大骇,抢过去将他扶上椅子,只见他面容苍白得全无一丝血色,伸手一握,四肢竟是冰冰冷冷。
  莫不屈嘶声道:“宝儿,宝儿,你怎的了?”
  宝玉睁开眼来,微微一笑,似乎想说什么,但话未说出,人又晕厥过去。他竟已心力交瘁,竟已无力再起。
  众人身子一震,有如巨雷轰顶,亦是摇摇欲倒。
  公孙不智面色铁青,伸手搭住了宝玉的腕脉,只见他面色越来越青得可怕,手指竟也颤抖起来。
  二十余年来,莫不屈等人从未见过镇定冷静的公孙不智有如此失常之态,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
  他们本都想问问宝玉的情况如何,但见了公孙不智如此神态,这句话竟无一人敢问出口来。
  只见公孙不智抱起宝玉,一言不发,缓缓转身而出,众人不由自主一齐随他走出去。
  公孙不智将宝玉放到另一间屋中床上,轻轻地为他盖起棉被,仿佛生怕这柔软的棉被会压坏宝玉的身子。
  然后,他又将众人一齐推出门外,带起了房门。
  金不畏再也忍不住问道:“宝儿……宝儿还……还好么?”
  公孙不智转过头,不让别人瞧见他面色,轻声道:“还好。”
  金不畏一把抓住他肩头,嘶声道:“说真话!”
  公孙不智身子突然抖了起来,抬起头,目光凝注着金不畏,良久良久,方自一字字缓缓道:“你要听真话么?好!我告诉你,宝儿连遭大变,虽仍未丧失斗志,却难免积郁在心,再加以昨夜精力用竭,晨受风寒,此刻……此刻已是内外交侵,纵是铁打的身子,也……也受不住了。”
  众人身子一震,情不自禁俱都往后退了几步。
  金不畏道:“如……如此说来,那……那正午之战……”
  公孙不智沉声道:“宝儿气脉已弱如游丝,纵是让他安心静养,也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复原,谁若在他面前提起正午之战,以他的性子,必将奋不顾身,奋身而起,那时他热血反激,虚火上涌,气脉一断,便是神仙也无救了!”
  他目光有如刀子般在众人面上一一掠过,缓缓接道:“谁若在他面前提起正午之战,便无异要他的命!”
  众人不由自主又后退了几步,那惨白的面色,在日色下看来,正有如一群刑期已决的死囚似的。
  莫不屈张开双臂,扑地跪了下去,仰天流泪道:“苍天呀苍天!你难道忍心让这孩子从此抬不起头来?你难道忍心要将这孩子从此毁了不成?”
  金不畏突然拾起一块碗大的石头,尽平生之力,向天上笔直掷了出去,嘶声大呼道:“这天下哪里还有什么公理?老天爷根本就瞎了眼睛!”
  万子良黯然垂首,终于缓缓道:“此时此刻,还有一条路走。”
  公孙不智道:“晚辈方寸已乱,但闻万大侠高见。”
  万子良道:“唯有请李英虹将铁温侯带至梅谦处,向天下武林豪杰叙出此中原委,以他两人声名,再加上有铁温侯伤势为证,必可令人相信。”这确是众人在无奈何中唯一可行得通的路。
  众人立刻附和,莫不屈精神一振,翻身掠起,向屋内奔掠而出,口中不住沉声呼喝着道:“李英虹……李大侠……李老前辈……”
  但屋中竟一无应声,两间房子里只有两个伤重昏睡之人——杨不怒与方宝玉,却哪里有李英虹与铁温侯的人影?再看,雪白的墙壁上已多了七个潦草的字迹。
  “宝儿,我对不起你!”
  字迹鲜红,竟是以血写出来的。

×      ×      ×

  李英虹与铁温侯竟走了,这两人被困、伤重、求救……所有的一切,竟都是陷害宝玉的毒计。
  莫不屈、万子良、公孙不智……所有的人,几乎再也难以相信这是真的,但这却偏偏是铁一般的事实。
  万子良那千锤百炼、锻炼成钢的身子,竟也已站不稳了,虚软地倒坐在椅上,颤声道:“想不到……想不到……李英虹与铁温侯竟是这样的人!
  万某一生闯荡江湖,不想此次竟看走眼了。”
  金不畏破口大骂,莫不屈失魂落魄,石不为牙关紧咬,魏不贪连连擦汗,西门不弱欲哭无泪。
  金祖林身心俱已冰凉,喃喃道:“天理何存?良心何在?”突然转奔出,他只觉自己若再不痛醉一场,那真是一时一刻也活不下去了。
  莫不屈流泪道:“上次那欧阳珠与这次的李英虹,都与宝儿关系非浅,他们却为什么要如此陷害宝儿?这为的是什么?”
  公孙不智缓缓道:“只因此刻暗中已有个我等看不见、听不出、捉摸不透的恶魔要陷害宝儿,只因这恶魔知道唯有欧阳珠与李英虹这样的人才能使宝儿上当。”低沉的语声中,已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之意。
  众人心头一阵悚傈,但觉那看不见、听不到的恶魔似乎已在自己身后,正狞笑着注视别人在他魔掌中受苦。
  公孙不智梦呓般缓缓接道:“这恶魔不但要取宝儿性命,还要宝儿在他折磨中慢慢丧失声名、勇气、信心,到最后才不得不死。这恶魔用心之狠、计谋之毒、手段之辣,普天之下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比得上他。”
  众人想到这恶魔两次使用的毒计非但俱是天衣无缝,令人再也无法不上他的当,而且还要人上当后永远无法将污名洗脱。
  以万子良经验之丰,以公孙不智机智之灵,已可称得上是天下无双,但两人还是不免堕人这恶魔毒计之中,这恶魔的可怕,岂非令人难以想象?众人心念数转,俱已不觉汗湿重衣。
  金不畏突然嘶声大呼道:“这恶魔究竟是谁?他究竟与宝儿有何仇恨?欧阳珠与李英虹与宝儿关系那般深厚,为何也会听他的话来陷害宝儿?苍天呀苍天!你可知世上有谁知道这秘密?有谁能回答我的话?”
  惨厉的呼声,激荡在四下每一个角落里,但呼声消失后,四下又复变得一片死般的静寂。
  只因直到此刻为止,除了那恶魔自身之外,世上还无一人知道其中的秘密,还无一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      ×      ×

  正午。
  乌云消散,阳光满地。
  “天刀”梅谦宽大而简朴的宅院中静寂无人,方才那许多等着要瞧热闹的武林豪杰竟都已走了。
  两个青衣少年,正在打扫着庭园。
  大地无风,庭园深寂,在这闷煞人的午日中,唯有廊下鸟笼中云雀的啁啾为这深沉的庭院带来一些生趣。
  “天刀”梅谦独坐在树荫下,手中虽在单调地擦着他那威震天下的锁镰刀,神思却早已游于物外。
  锁镰刀闪动着夺目的光芒,他面容却是异常萧索而落寞,也不知是在叹息自己的寂寞还是在叹息这锁镰刀的寂寞。
  突然,一人奔来,躬身道:“门外此刻有‘云梦大侠’万子良、‘少林’莫不屈、‘武当’公孙不智三位要求见大爷。”
  梅谦“哦”了一声,双眉微皱,匆匆奔出。
  万子良、莫不屈、公孙不智三人果然已卓立厅前,他三人似乎正为这宅院中的静寂而惊诧奇怪。
  梅谦揖客,莫不屈三人却不肯入座。
  万子良沉吟道:“各方宾朋,难道都走了么?”
  梅谦长叹了口气,道:“都已走了!”
  万子良等三人对望一眼,既是惊奇又是欢喜,三人俱都不禁大大松了
  口气,暗暗忖道:“那些人走了,此事想来便容易解释得多。”
  梅谦目光四转,道:“三位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公孙不智奇道:“在下今日曾与梅大侠相约,午间定必前来候教。”
  梅谦道:“不错,但方宝玉少侠……”
  万子良长叹截口道:“在下此来,便是要向兄台解说,宝玉他……他突患重疾,卧床难起,今日已无法前来了。”
  梅谦双眉轩动,道:“真的?”
  万子良沉声道:“在下一生之中从不虚言,对兄台更是万万不敢相欺,但瞧在万某薄面,将战期再延数日。”
  梅谦竟未答话,目光却不住在三人面上转来转去。
  莫不屈忍不住沉声道:“兄台今日若定然要战,莫不屈虽自知不敌,但也只得以平生所学,来领教领教梅大侠霸绝天下的锁镰秘技。”
  梅谦还是未答话,默然良久,突然冷笑一声,道:“但方少侠方才已来过了。”
  莫不屈、万子良、公孙不智三人齐地大惊失色。
  公孙不智道:“梅大侠只怕……只怕是看错了?”
  梅谦冷冷道:“在下虽不认得方少侠,但方才还在此间那许多位朋友中却有不少是认得方少侠的,那许多双眼睛难道也会瞧错?”
  万子良等三人面面相觑,莫不屈道:“但……但宝儿明明一直在沉睡之中。”
  梅谦道:“方少侠不但来了,还送来一封书信,三位可要瞧瞧?”果然自袖中取出一封书信,三人连忙接过。
  只见书信之上,写的竟是:“侠以武犯禁,干戈本属不祥,宝玉前次数战,非好战也,实不得已耳,今幡然有省,誓不愿再以武与天下人相见。梅君‘武中达人,谅不致以此见责,则宝玉幸甚。今后绿水青山,宝玉求以诗书逍遥,不亦乐乎?
  专此上达
  梅君足下
  方宝玉拜上”
  精雅的短简,清丽的文笔,但莫不屈等三人看完了这封书信,却不禁为之目定口呆,作声不得。莫不屈、万子良俱是满面焦急之色,便待抢口分说,但公孙不智却沉住了气,暗中将他两人拦阻。
  梅谦缓缓道:“方少侠留下这封书信,便不发一言掉首而去,此乃人所共见之事,三位只怕也唯有相信了。”
  他的言语中,已露出逼人的锋锐。
  公孙不智干咳一声,道:“武林群豪见他不战而去,不知有何举动?”
  梅谦冷冷道:“言语中自有些不堪入耳之处,三位不听也罢。”
  语声微顿,突然仰天长叹一声,接口道:“但在下见了方少侠这封书心,颇有深感于心。我辈碌碌江湖,终日舔血刀头,哪及他诗书逍遥来得自在?”
  公孙不智也不知他这番言语是故意讽刺还是真的有感于心,默然沉吟半晌,突然抱拳道:“多蒙相告,就此别过。”竟拉着万、莫两人匆匆走了。
  梅谦目送他三人身影退去,久久都未动弹。

×      ×      ×

  万子良与莫不屈两人虽是满腹闷气,满心疑惑,但见到公孙不智神情若有所思,也只有不发一言,随他狂奔。
  片刻间,三人俱已回到客栈,也不答话,悄悄推开宝玉房屋的窗子一看——宝玉鼻息沉沉,仍然睡得甚是安详。
  金不畏、金祖林、魏不贪等人见到他们神情如此异样,自要询问,万子良当下匆匆将经过说了。
  魏不贪动容道:“但我敢与他打赌,宝玉绝未出门一步。”若非千真万确的事,魏不贪是万万不会与人打赌的。
  金不畏怒喝道:“原来那姓梅的也是个卑鄙的小人,竟造出这等事来污蔑宝儿。石老四,走!咱们去找梅谦决一死战。”
  众人俱是满心激愤,公孙不智却一把拉住了他,沉声道:“此事怪不得梅谦。”
  金不畏大怒道:“怪不得他怪谁?莫非是宝儿梦中出去了不成?”
  公孙不智叹道:“我难道看不出这又是那恶魔所施的绝户之计?他如此做法,只是叫天下豪杰都对宝儿存下轻视之心。他明知今日之事瞬时即将传遍武林,到那时宝儿纵能再战,也必要被天下人骂为反复无常之辈……唉!千夫所指,无疾而死,那时宝玉纵有百口,亦不能辩了!”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想到这恶魔此举,已无异将宝玉前途一举断绝,人人心里宛如被压上一块巨石。
  金不畏咬牙切齿,狠声道:“好狠毒的恶魔!好狠毒的恶计!他究竟与宝儿有何深仇大恨?竟定要见宝儿身败名裂才甘心!”
  公孙不智沉声道:“那恶魔必定是个与宝儿颇为熟悉的人,是以才不但能令人改扮成宝儿的模样,还能将宝儿的神情步法都模仿得唯妙唯肖,在那许多人的注视之下,都未露出破绽。只因此刻武林中人见过宝儿的虽有不少,但都不过是在激动之中匆匆一瞥而已,绝不会将宝儿瞧得如此清楚,更不会学得如此逼真。”这话说将出来,众人更是耸然失色。
  众人心里都在暗问自己:“与宝儿颇为熟悉的人,那会是谁?”众人此刻自己知道那四个身法奇诡的白衣人,只不过是与李英虹串通好了来做此圈套的,目的已达,自然不败亦退,这恶魔竟能使武功如此诡异的白衣人听命于他,身份自然非同小可。宝儿的熟人中又哪有这般人物?
  金不畏突然道:“这恶魔究竟是谁?只怕唯有宝儿还能多少猜出一些,我得去问问他。”转过身子,便待拍门。
  公孙不智却又拉住了他,沉声道:“无论如何,你我此刻都万万不能惊动宝儿,纵要问他,待他复原醒来了再问也不迟。”

×      ×      ×

  日色渐渐西下,暮霭中炊烟四起,农夫荷锄而归,童子嬉笑而回,沉重的工作已了,这正是一日中生气最最活跃的时候。但在这客栈中的小小院落里,却仍是一片死寂。
  夕阳的光辉渐渐黯淡,黑色渐渐溶入了天地,屋中人影也渐渐模糊,几乎对面也难辨出面目。
  但却无一人燃起灯来,只因此时此刻,谁也没有接受光明的心情,只因惟有这无边的黑暗还可以隐藏他们的焦急。
  宝玉的卧房也仍无动静。
  万子良、莫不屈、公孙不智、石不为……甚至连金不畏与铁娃,俱都是石像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突然间,小院外传来一阵骚动之声,其中竟还似夹杂着金祖林的大笑、呼喊,众人一惊,齐地奔出。
  暮霭苍茫中,只见远远两条人影一面高歌,一面大笑,互相携抱、互相搀扶着而来。
  左面的一条人影,手里提着根长达八尺开外、仿佛白蜡大竿般的长兵刃,右面一条人影,身上却似挂着条亮晶晶的长练。
  万子良凝目瞧了两眼,面色突变,失声道:“与金祖林同来的,莫非是‘天刀’梅谦?”他看得不错,右面的那人果然是“天刀”梅谦。
  众人抢步迎去,但见金祖林衣衫已破烂,满身血迹斑斑,面色虽是疲惫不堪,但目中却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那修洁整齐的“天刀”梅谦,此刻模样竟也十分狼狈,衣襟已撕下一块,披散的头发便用这块衣襟紧紧束住。
  两人胸膛犹在不住起伏,满身酒气醺然。两入神情极是亲密,却又似方才经过一场激战一般。
  众人瞧得又惊又奇,反而问不出话来。
  金祖林却已大笑道:“你们可知我方才哪里去了?哈哈!你们再也猜不到的……我方才原是找梅谦拼命去了。”
  梅谦笑道:“金兄方才喝得已有几分酒意,话也不说,便要与我拼命。在下还不敢随意动手,但见金兄四招之间,竟在这白蜡大竿子上接连使出枪、棍、戟、铲四路招式,我也不觉动了敌忾之心,有些手痒了。”
  金祖林道:“闻得江湖传言‘天刀’梅谦锁镰刀秘技,乃是天下武林中最难对付的武功之一,我本还不信,方才这一交上手……嘿!我才真的领教了,但见他右手锤似流星,锤上五芒刺,抓、撕、锁、打,既可伤人,还可撕锁对方兵刃,右手月牙刀招式专走偏锋,奇诡迅急,当真比天下各门各派的刀法都要令人头疼。”
  他喘了口气,摇头笑道:“这本已够令人难对付的了,最妙的是,他双手之间那一段练子居然还具有抵挡进击、锁人兵刃、套人脖子三种妙用。他不但一件兵刃可当作三件兵刃,而且简直就好像生着三只手似的,这一战之下,嘿嘿!金祖林今生今世,可再也不愿与使锁镰刀的人交手了。”
  众人瞧他身上斑斑血痕,自是知道他这一战之下必定吃了不少苦头,却不知两人又怎会化敌为友?
  但闻梅谦大笑道:“锁镰刀纵难对付,可也比不上金兄与人交手时那一股剽悍之气。我与他由正午直战至日落,他身上挂彩已有七处,无论换了是谁,也该斗志全失,哪知他却越战越勇,那等大开大阖的招式使将出来,端的是令人惊心动魄。我平生与人交手,从未有手软之感,但此次却当真手软了。”
  金祖林笑道:“你也莫给我套高帽子了,若非你屡次手下留情,我早躺—下……金祖林虽非好人,但总也知道好歹,见你住手,我怎能再打?”
  梅谦道:“我敬他是条好汉,自然要问他为何与我动手,金兄这才将有关方少侠之种种情事俱都说了出来。”
  金不畏忍不住插口道:“你可相信了?”
  梅谦道:“金兄这样的汉子说出来的怎会是假话?我自然相信了,是以与金兄痛饮一场后,特来探访方少侠病势。”
  众人听得又惊又喜,喜动颜色。
  万子良喟然笑道:“常言道惺惺相惜,英雄果然是重英雄的,只可惜我等眼福不佳,竟未能瞧到方才那一场百年难遇精彩之极的大战。”
  金不畏道:“我这就去唤宝儿出来与梅兄相见。”
  梅谦笑道:“如此着急做甚?闻得方少侠正在安歇之中,我等又何苦惊动于他?反正梅谦已知各位俱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待梅谦先敬各位三杯,聊表歉意,等方少侠醒来,梅谦再与他相见也不迟。”
  万子良道:“这也有理。”
  金祖林拍手大笑道:“有理无理,也得痛饮三百杯。”

×      ×      ×

  就在这时,宝玉卧室的后窗悄悄开了一线。
  一条人影,自窗隙中滑了进来,有如游鱼一般,身法当真是说不出的轻盈、说不出的灵便。
  只见这人柳腰盈盈一握,眼眸亮如明星,黑暗中虽然瞧不见她的面目,但显见必定是个绝美的女子。
  她静静地站在床头,痴痴地望着沉睡中的宝玉。她明眸中光芒虽然炯炯照人,但眼波却又温柔如水。
  一片朦胧的星光照入窗户,照着她如梦般凝视着的星眸,照着她如波浪般低垂的柔发,照着她如玉般晶莹的面靥,也将她神情间所带着的那种高华与智慧,映照得更焕发出逼人的光辉。她是谁?
  她身子久久未曾动弹,她目光久久未曾移动,窗外风似也停了,于是,便没有风能撩动这静静的轻愁,也没有风能吹动她轻愁般的发丝,所有的神秘,便都静静地溶化在这大地无边的沉默之中。
  终于,她伸出春葱般的纤手,轻轻覆上了宝玉的眼帘。这双纤纤玉手似乎有些颤抖。她口中不住低问:“猜猜我是谁?猜猜我是谁?”
  宝玉也终于自黑暗的甜梦中醒来。
  首先,他只觉鼻端飘人一股缥缥缈缈、朦朦胧胧的淡淡幽香,就仿佛是情人梦中的花香似的。
  然后,他更觉耳边飘来一阵缥缥缈缈,朦朦胧胧的轻轻人语,又仿佛情人梦中的相思那么销魂而温柔。
  “猜猜我是谁?”
  虽是轻轻的低语,虽是短短五个字,但却已使得宝玉自肉体至灵魂俱都颤抖了起来。
  在这一刹那间,所有失去了的欢乐,所有失落的旧梦,所有几乎已被遗忘了的往事——往事的甜密与温馨,都似已回到他心头——他虽已醒来,但身子却更僵木,更不能动弹。
  低语犹在耳边轻回:“猜猜我是谁?”
  宝玉眼巾突然涌出了泪水,晶莹的泪水沾湿了那晶莹的玉手,宝玉双臼虽然被泪水覆盖,但他却似自泪水中望见一副图画——梦中的图画。

×      ×      ×

  一间小小的房子,房中一张青玉案,案上一只白玉瓶,瓶里插着几枝正飘散着朦胧香气的茶花。
  一个小小的女孩子,穿着件雪白的衣裳,正坐在青玉案旁,手托着香腮,瞧着瓶中茶花呆呆的出神。
  这图画虽已在他眼前,却又似是那么遥远。
  只因这图画一直埋藏在他灵魂深处,他从来不敢触动,而此刻,一刹那却又自遥远的灵魂深处来到他眼前。
  “猜猜我是谁?”
  宝玉眼前的图画,电光般闪动起来。
  瓶里的茶花……插花人的玉手……玉手拧着他的脸……脸旁温柔的呼吸……呼吸中的欢乐……欢乐中的辛酸……许多个不同的日子……笑……眼泪……一道剑光划破黑暗……一代巨人在黑暗中倒下……海浪……暴风雨……狂呼……挣扎……晕迷……掀开的帘帷……帘帷中的泪与笑脸……温柔的疯狂……疯狂的痴迷……痴迷的欢呼、拥抱……争杀……恶斗……流血……
  突然,一只魔手攫去了瓶中的茶花,攫去了插花人。
  宝玉面上流满冷汗,突然嘶声呼道:“你是她!你是她!”
  手掌开始轻轻移动,拭去了宝玉面上的冷汗。
  人语更是温柔:“好孩子,你做恶梦了么?不要怕,我已回到你身旁,你什么都不要怕了,永远都不要怕了。”
  手掌移动,宝玉睁开了眼。朦胧的星光洒满小室,浸浴着一条朦胧的人影,却不是小公主是谁?
  两人眼波相对,呼吸相通。
  这一刹那间似真似梦、如梦如幻——这究竟是真?是幻?是甜?是苦?他两人自己也分不出。
  但世上又有什么事比昔日情人的重逢更甜?·又有什么事比梦境成真更令人狂欢激动?
  情感,本是世上最最奇妙之物,它遭遇着的波折与困难越多,它的果实便也就越是芬芳永久。
  宝玉没有说话——他说不出话,只觉小公主温香软玉的身子已不知不觉依偎人他的怀中。
  漫长的别离,在这一刹那间已被遗忘,别离中所受的痛苦与辛酸,也已在这温柔的拥抱中消失。

×      ×      ×

  宝玉想说话,突然,小公主重重地推开了他,站起身子,凝注着他,轻咬着嘴唇,轻骂道:“小贼,小坏蛋,这些日子里,你可还在想着我?”
  宝玉笑了,忍不住笑了。
  小公主轻跺着脚道:“小贼,你笑!你笑什么?”
  宝玉眨了眨眼睛,道:“多少年,你的脾气还是没有变。”
  小公主道:“我当然没有变,变的是你。”
  宝玉又笑了笑道:“我当然变了,我已变成大人,你却还是个孩子。”
  小公主道:“是嘛,你现在已是个大人物了,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个女子为你疯狂,你……你怎么还会记得我?”
  说着说着,她眼圈似已红了,目中也泛起了泪光,突然转过身,就要冲出去,宝玉赶紧拉住了她。
  小公主瞪起眼睛,道:“大英雄,大人物,你拉我这小孩子干什么?”
  宝玉柔声笑道:“我不拉你,你也莫要走。”
  小公主咬了咬牙,回过头,一双大大的眼睛动也不动的望着他,望了半晌,轻轻道:“好,你说你这些年来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我,做梦都在想着我,我就不走,说,说呀!”
  宝玉道:“我……我当然在想着你。”
  小公主拼命地摇头,跺着脚道:“不行,这样说不行,我要你像我方才那样说,说得一个字不错,否则……否则我就走了,永远不理你。”
  宝玉明知她不会走的,但不知怎的,在她面前,这倔强的少年竟似已变成个听话的孩子。
  他的刚强,他的智慧,他自这些年来的磨练中所学得的一切,在她面前,全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脸都有些红了,眨了眨眼睛,低着头,道:“这些年来,你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我,……做梦都在想着我,你……”
  小公主跺脚道:“不对,不对,不对,一千个不对……是说你想我,呆子,不是我想你。”
  宝玉道:“但我是照你方才说的,说得一个字也不错呀!”
  小公主咬牙道:“讨厌,你,你……你装傻……”突然扑进宝玉怀里,勾住了他的脖子,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许多年前,她已不知咬了宝玉多少次了,但在宝玉心底的感觉中,却只觉这次她咬的已和昔日都大不相同。
  在这一刹那他只觉心神俱醉,当真是意乱情迷,即使在那“讨厌”两个字里,也似乎有着他永远咀嚼不完的情意。

×      ×      ×

  星光更亮,多情地照着两条依偎的人影。
  谁都没有说话,因为谁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但无言的沉默在这时当真胜过千万句言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宝玉终于道:“这些年来,你究竟遭遇到一些什么事?告诉我……我多么想分担你一些忧苦,也分享你一些欢乐。”
  小公主悠悠道:“欢乐?哪有什么欢乐?这些年来,我……你遭遇的欢乐总比我多些,还是先说你的,好么?”
  宝玉道:“但……但我先问你的。”
  小公主仰起头,软语央求道:“求求你,好么?”
  宝玉只有叹气,道:“这些年来,我……唉!当真没有什么好说的,无论是清晨、黄昏还是深夜,无论在山巅、谷底还是水边,我都一心一意在学武,苦思着自然与武道之间那息息相关、颠扑不破的道理,我要将自己一天的日子当作别人三天、五天,甚至我……”
  小公主突然又推开他,冷笑道:“我知道你一心一意只是在学武,哪里会想我!”
  在她面前,是一句话也说错不得的。
  宝玉苦笑,低语道:“你说,我怎会不想你?”
  小公主道:“我不信,除非你……”
  宝玉着急道:“我若骗你,就是……”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一战成功
    第五十九章 多情种子
    第五十八章 绝世一招
    第五十七章 杀手三剑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第五十五章 盗亦有道
    第五十四章 灵犀一点通
    第五十三章 瞒天过海计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第五十一章 大难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