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浣花洗剑录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永不分离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八章 永不分离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夜更深,宝玉在室中往来蹀躞,犹在深思。
  小公主坐在灯边,手托香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瞧着他,忽然一笑,道:“你寸步不离守在我身旁,是怕我跑了么?”
  宝玉道:“嗯!”
  小公主笑道:“你怕我跑了,我还怕你跑了哩!我留着不走,只是为了看住你,要你赴约,否则就凭你又怎能看得住我?”
  宝玉微微一笑,道:“是么?”
  小公主道:“不过,你纵然赴约,纵能成功,我……我也不会走的,从今以后,我是永远都要跟着你的了。”
  宝玉喜道:“真的?”
  小公主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这笑容虽是那么甜蜜娇俏,但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鬼气。
  她微笑着道:“从今以后,我都要缠着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要在旁捣乱,让你做不成……我要日日夜夜地折磨你,让你头疼。你今十今世,再也休想过一天太平的日子,你……你逃也逃不了的。”
  宝玉道:“你……你为何要如此?”
  小公主柔声笑道:“只因我恨你……我恨你,恨得你要死!恨得你死去活来……谁也说不出我到底有多么恨你!”
  她语声仍是那么温柔,笑容仍是那么甜美,但说出来的话却当真是充满怨毒之意,叫人听得不寒而栗。
  宝玉道:“你……你……你为何如此恨我?”
  小公主扭转头去,再也不理他。
  宝玉道:“你虽恨我,我却不恨你,你虽要害我,但我却要救你……”
  他嘴角也泛起一丝微笑,接着道:“你我不妨打个赌,看是你能害得了我,还是我能救得了你。”
  小公主一字字笑道:“你一定会输的,我一定能害了你。从小到大,无论赌什么,你都一定赌不过我的。”
  宝玉笑道:“但这次我却发誓要赢你。”
  小公主突然回首,盯着他笑道:“好,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她娇笑的面容已因兴奋而发红,甜蜜的笑容中却满怀恶意。
  宝玉不由得心头一寒,他突然发觉“罪恶”竟已在她心里生了根,唯有在害人的时候,她才会觉得开心、兴奋。
  但他口中却仍笑道:“我既已决定的事,便永远不会后悔的。”
  小公主眨了眨眼睛,道:“你是否赴约,可决定了么?”
  宝玉道:“我已决定……”
  突听窗外一人轻唤道:“宝儿。”
  宝玉应声道:“可是公孙三叔?”
  一个人推门而人,果然正是公孙不智。

×      ×      ×

  小公主冷笑道:“半夜三更,吵人安眠,这也算是为人尊长的模样么?何况,你还明知这屋子里有个女子。”
  宝玉皱眉道:“你……”
  小公主道:“我怎样?我说的话难道不对么?……哼!你们若是不爱听我说话,就走远些,我也要睡了。”
  盈盈站了起来,反手解开了衣襟,露出了粉颈酥胸——她方自解开衣襟,宝玉与公孙不智早已吓得退出了门外。
  只听小公主在门里娇笑道:“方宝玉,我说你是看不住我的吧!我若是要走,此刻不是已可走了么?你们两人敢不敢拦我?”
  公孙不智叹道:“好个刁蛮公主。”
  宝玉苦笑道:“不瞒三叔,小侄有时当真是拿她无可奈何,只是无论如何,小侄也无法将她置之于不顾。”
  公孙不智道:“我自幼看你长大,怎会不知你心意?我深信你此刻已挑起这副担子,肩头便想必能承受得住。”
  宝玉微微一笑,转口道:“三叔此来,莫非是要问……”
  公孙不智叹道:“你此行虽或于精力有损,但却也可以磨炼,对你来日之战也未必完全有害无益。何况,你若毁约,火魔神怎肯就此罢休?那时你所受困扰想必更大。是以在我看来,你赴约确比毁约要好。”
  宝玉道:“三叔明鉴,但……”
  公孙不智一笑道:“此中关系,我自要委婉向家师及各位前辈呈明,你……你今夜纵然要走,我也绝不会拦你。”
  宝玉苦笑道:“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三叔的。小侄今夜确有去意,只是又不敢不告而别。此刻既有三叔你肯为小侄作主,小侄便放心了。”
  公孙不智点了点头,仰视秋星,默然良久,缓缓又道:“石……石老四临死前所说的话,你可曾忘了么?”
  宝玉道:“小侄怎敢忘记?”
  公孙不智叹道:“他那番话实已深人人心,武林中人此后少不得要因此而互相猜疑,甚至因此而生战祸。”
  宝玉道:“这正是他所以要说出此番话来的用心。但以小侄看来,他这番话也许只不过是危言耸听,故意害人而已。”
  公孙不智道:“你的推测实与我不谋而合,但此事关系委实太大,你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以,我便有件事要托付于你。”
  宝玉道:“但请三叔吩咐。”
  公孙不智抽出一封信柬,沉声道:“这柬中所写的人名,俱是我慎重考虑之后,认为可能与石老四所说之事有关的,你路上若是遇着了这些人,必定要多加留意,最好能追查出他们的底细来历,若觉他们的行止有异,便不妨先下手将之除去。”
  宝玉凛然道:“是。”
  方自接过书柬,突然轻叱道:“什么人?”
  他始终面对房门,未曾回身,但背后似也生着对眼睛一般——他背后的竹林中果然应声钻出个人来。

×      ×      ×

  公孙不智道:“铁娃,是你。”
  牛铁娃笑道:“除了铁娃,还有谁有这么大个子。”
  公孙不智沉着脸道:“你鬼鬼祟祟,躲在竹林里做什么?”
  铁娃眨了眨眼睛,道:“铁娃生怕大哥又走了,也不告诉铁娃一声,所以拼着一夜不睡觉等在这里,难道这也算是鬼鬼祟祟的事么?”
  公孙不智面上不禁现出感动之色,失笑道:“傻小子……但却是个好小子,难得宝玉有你这样的兄弟……”突然触动心事,想起了自己的兄弟,不禁怆然难语。
  铁娃已拉着宝玉的手,道:“大哥,这次你无论到哪里,可不能撇下铁娃了。”
  宝玉道:“你……你难道不想回家瞧瞧?”
  他面上虽在微笑,心中却也甚是感动——友情的温暖似已堵住了他喉咙,他连话都有些说不清了。
  只见铁娃呆呆地出了会神,道:“不瞒大哥说,家,铁娃早已想了,想得要死,只是……只是现在,铁娃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家。”
  宝玉道:“为什么?”
  铁娃大声道:“铁娃家里的人,现在想必都在过着太平的日子,而大哥你……你却连一天太平日子也没法子过,铁娃又怎能抛下大哥回家?大哥孤零零一个人,有铁娃在身边,是好是歹,总有个照应。”
  这话说得是那么率直,每个字都是自心里挖出来的,宝玉突觉眼前有些模糊,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铁娃瞧着他的脸,突然又道:“大哥,铁娃说……说错话了么?”
  宝玉道:“没……没有呀!”
  铁娃道:“铁娃没有说错话,大哥为何要这个样子,莫非……莫非大哥还是要一个人走,不肯带着铁娃?”
  宝玉仰天长叹道:“我怎会不肯带你……有你这样的兄弟在身边,我当真比什么都高兴……比什么都要高兴。”
  铁娃大喜道:“真的?那铁娃就放心了。”
  突听小公主在门内唤道:“方宝玉,你进来。”
  宝玉道:“什么事?”
  小公主道:“叫你进来就进来,问什么!”
  宝玉苦笑了笑,瞧了瞧公孙不智。
  公孙不智道:“我在门外相候无妨,你去吧!”

×      ×      ×

  宝玉推门而人,只见后面的窗子已开了。小公主面对着开了的窗子,像是在想着心事,根本就不回头。
  他等了半晌,还是只有再问道:“什么事?”
  小公主道:“哼!我叫你进来,你推三阻四,别人一说话,你就立刻乖乖地进来了……你倒是真听他的话呀!”
  宝玉道:“他是我三叔,你呢?”
  小公主道:“我?我是你祖奶奶。”突然“噗哧”一笑,回过头来,明眸流波,娇靥如花——在这一瞬间,整个屋子都像是亮了起来,而这所有的光亮却全都是为方宝玉他一个人发出来的。
  宝玉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竟怔在那里。
  小公主笑道:“傻小子,你过来呀!”
  她轻轻招手,纤纤玉手中却也拿着封书信。
  宝玉心念一动,瞧了瞧那扇开的窗子,道:“莫非火魔神已传讯来了?”
  小公主道:“瞧你傻,你倒不是傻……不错,就是这封信,要瞧,就赶紧走过来。”
  宝玉只有走过去,伸手道:“拿来!”
  小公主突然双手一缩,将那封信藏在背后,口中笑道:“你此刻倒听话了,可是因为急着要瞧这封信么?”
  宝玉着急道:“快拿来!”
  小公主道:“你要我拿出来,我就拿出来了么?我为何要听你的话?”
  她甩了甩披散的长发,眯着眼嫣然一笑,缓缓道:“你越是着急,我就越要你着急;你越是想瞧,我就偏偏不让你瞧。”说话间,双手已在背后将那封信撕得粉碎。
  她手一扬,将碎纸都抛出窗外,窗外有风吹过,碎纸像是许多只白色的小蝴蝶四下飘飞,转眼不见。

×      ×      ×

  宝玉似乎早已被那撕纸的“嗤嗤”声惊得呆住了,直到此刻还说不出话,小公主歪着头,瞧着他。
  渐渐,她面上又露出那灿烂如春花,辉煌如朝日,却又满怀恶意的笑容,格格笑道:“怎样?”
  宝玉跌足道:“你……你这是算什么?”
  小公主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为了要害你,我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宝玉道:“你这样岂非也害了火魔神?”
  小公主道:“那我不管。只要能害你,别的人是死是活,我都不管;为了能害你,甚至连我自己也陪着受罪都没关系!”
  宝玉长叹道:“好……好!”
  小公主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几乎流出了眼泪。她弯着腰笑道:“呆子,告诉你,我这不过是故意逗着你玩玩的,想那封信对我也重要得很,我怎会撕了它?”
  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手里果然有张纸。
  她胜利地笑道:“这才是信,我撕了的不过只是信封而已……呆子,拿去吧!过了这么多年,不想你还是个孩子,没有长大。”将信纸塞人宝玉怀里,笑倒在床上。
  突听宝玉道:“你现在让我瞧,我也不瞧了。”
  双手一分,竟也将信撕得粉碎,抛出窗外。
  小公主自床上跳了起来,失声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宝玉微微笑道:“我反正根本就不想赴约,撕了这封信最好,他日火魔神若是问我为何毁约,我就说信是你撕了的。”
  小公主急得跳起脚来,道:“你……你这岂非害了我?”
  宝玉笑道:“彼此彼此。”
  小公主咬着牙,跺着脚,抓着自己的头发,道:“好……你好……你好……”
  宝玉道:“我本来就不错。”
  小公主扑到床上,捶着床道:“这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宝玉道:“如此看来,你方才竟没有瞧过那封信。”
  小公主道:“死人,你以为我瞧过那封信了么?死人,我连一眼也没瞧过呀!那信上写的是什么?我……”
  宝玉突也大笑道:“那信上写的是什么,我已瞧过了。”
  小公主呆了一呆,翻身坐起,睁大眼睛,瞪着宝玉,道:“你……你……你……”
  咬着樱唇,跺着脚道:“死人,我恨你……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      ×      ×

  信上只有简简单单十个字,宝玉自然一眼便可瞧过。
  那十个字是:“西去平阴城,夜宿安平栈。”

×      ×      ×

  黎明前,宝玉便已离开万竹山庄,西去平阴。
  他与公孙不智的话别并未耽误多少时候,只因两人俱是智者,有许多话根本不必说出,对方便已知道。宝玉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小侄此番未与莫大叔及各位前辈辞别,只因小侄发誓必定会好好的回来。”
  再见之期既非遥远,又何必洒泪辞行,徒乱人意。
  宝玉微带惆怅,铁娃兴致勃勃,小公主轻咬樱唇,也不知是喜是嗔,三人各怀心事,乘夜西行。
  没有车,没有马,但正午前三个人便已踏上直通平阴的大道。秋风渐紧,落叶飘飞,黄沙道上风尘漫天。
  小公主取出块丝巾束起了头发,皱眉道:“这么大的风,咱们难道非走路不成么?天下的骡马又未死光。”
  宝玉笑道:“车行太闷,马行颠簸,又怎及行路来得舒服?要停就停,要走就走,要看就看,又是何等逍遥自在。”
  小公主道:“天生的穷命。”
  宝玉笑道:“既不会偷,也不会抢,不穷者几希!”
  小公主嘟起嘴,再也不睬他。
  到了正午,觅地打尖。
  宝玉在路边寻了家小店,叫了三碗阳春面、三十个馒头,这其中二十九个馒头都是归铁娃的。
  小公主取起筷子又放下,皱眉道:“方宝玉,你几时当了和尚,非吃素不可?我可没当尼姑。”
  宝玉笑道:“滋味好坏,全在一心,肚子饿时,画饼犹可充饥,只要你心里想着吃的是山珍海味,面条的滋味也就和燕窝差不多了。”
  小公主咬牙道:“我可没有你这么会自我陶醉。”
  铁娃塞了一嘴馒头,咧嘴笑道:“大哥没钱,铁娃也是穷小子,你跟着咱们走,可摆不得千金小姐的架子,多少也得委屈些。”
  小公主道:“哼,算我倒霉,这燕窝我可没福气消受。”端起碗,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全都泼到了地上。
  宝玉与铁娃只管吃得津津有味,也不理她。
  只听那小店老板嘟嚷着道:“俺这又不是唱戏的,围在外面瞧,瞧个鸟……啐!人旺财不旺,穷神上了炕,可是赶也赶不走了。”
  宝玉听得好笑,忍不住回头望去,这才发现这小店门外道路两旁果然挤满了人群。

×      ×      ×

  这些人一个个俱是神情剽悍、气概轩昂,宝玉一眼瞧过,便知道他们俱都是自泰山之会散去的江湖豪杰。
  他们行经此道,想来也必有落店打尖之意,但不知怎的,此刻竟都拥挤在门外,没有一个人进来。
  宝玉心中方自有些诧异,却见群豪已一齐含笑躬身,向他施礼,但等他站起还礼时,群豪却退得更远了。
  铁娃喜道:“瞧,这些人对我大哥好生恭敬。”
  小公主冷笑道:“这些人只怕已将你大哥当做瘟神煞星,是以敬而远之,否则又怎会远远站在外面,不肯进来。”
  铁娃道:“这……这只怕他们没钱吃面。”
  小公主道:“你只当别人也和你一样是穷小子么?”
  铁娃道:“那可也说不定。”
  突然站了起来,大呼道:“这儿的面不错,各位都进来吃一碗吧,没钱的算我牛铁娃请客。”
  群豪远远含笑答谢,却又退出几步,三三两两低声商议起来。铁娃竖起耳朵,却也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
  铁娃皱眉道:“又不走,又不进来,这算什么?”
  小公主道:“人家若是都进来,你付得起账么?吃了面没钱付账,可是要送进衙门里用毛竹板子打屁股的。”
  铁娃抓了抓头,苦笑道:“这……”
  突见两条大汉快步走了过来,左面一人织锦长衫,右面一人满面麻子,手里捧着个黄布包袱。
  铁娃喜道:“还好还好,只来了两个……”
  只见两条大汉大步走到方宝玉面前,齐地躬身一礼。
  麻面大汉道:“这位敢情就是方大侠了。”
  宝玉长身还礼,笑道:“不敢,两位尊姓?”
  麻面大汉躬身笑道:“在下孙星,他叫金松,可都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我两人此番斗胆前来,只是为了那边的朋友公推咱们两人来送些东西给方大侠,万望方大侠笑纳。”说话之间,已双手将黄布包袱放在桌上。
  宝玉道:“这如何敢当,那边的朋友们为何不请过来?”
  金松躬身道:“江湖朋友,昔日有负方大侠之处已多,今后方大侠为了准备与白衣人一战,想必更见辛劳,江湖朋友倒希望方大侠在这段日子里能过得安适些,也算大家对方大侠略表歉意,怎敢再打扰方大侠用饭。”
  两人不等宝玉说话,齐声道:“告辞了。”
  后退三步,转身大步而去,门外群豪亦自纷纷施礼,纵身上马,片刻间便去得远了,却留下三匹马在门外。
  宝玉不觉呆了半晌,解开包袱,里面竟是一大包成锭的金银,宝玉更是目定口呆,喃喃道:“这算什么?”
  小公主道:“人家想必是瞧你们穷得只能吃阳春面,所以送些银子来,叫你们吃饱了,明年好为他们拼命。”
  铁娃道:“他们有好几个两人合乘一马,却留下三匹马在外面……”
  小公主道:“那三匹马么……自然是人家怕你们吃饱了走不动留给你们代步的,看来这些人对你们倒真不错。”
  她话虽说得尖酸,宝玉却似完全没有听到。
  他委实未曾想到,江湖豪杰竟对他爱护如此之切,期望如此之深,他感激之余心头却顿觉沉重起来。
  小公主道:“此刻你有钱了,可以吃些好的了么?”
  宝玉也不理他,过了半晌,方自怀中取出些散碎银子付了面钱,却将那整包的金银分文不动,仔细包了起来。
  小公主撇了撇嘴,道:“小气鬼!”
  突然一掠而出,纵身上马,口中道:“我可走不动了,你们瞧着办吧!”
  扬鞭打马,飞驰而去。宝玉也只得上马相随,只可怜铁娃牛截铁塔般的身子骑在马上,摇摇摆摆,坐不安稳,更可怜那匹马实已被他压得透不过气来。

×      ×      ×

  只见小公主长发飘拂,衣袂飘飞,风姿之美,身形之俏,生像是她一生出来便骑在马上似的。
  宝玉全力打马,竟然追赶不上。
  小公主不住回眸,不住笑道:“快……快呀!”
  乌黑的发丝卷在她嫣红的面靥上——她终于有样事胜过了方宝玉,她明眸因兴奋而发光。
  宝玉苦笑道:“小心些,莫要……”
  突听道旁行人纷纷惊笑,小公主拍掌大笑道:“你瞧,你瞧那是什么……这才叫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年年人骑马,今年马骑人……”
  话未说完,已笑得直不起腰来。
  宝玉忍不住回首望去,只见牛铁娃已洒开大步,追将过来——但却未骑着马,反将那匹马扛在肩头上。
  马在长嘶,铁娃双臂圈住了马足,不住大呼道:“慢些……等我一等。”
  宝玉又惊又笑,道:“铁娃,你……这是在干什么?”
  铁娃道:“铁娃一辈子没骑过马,这匹马想必一辈子也没驮过铁娃这么重的人……它驮不住牛铁娃,牛铁娃只有驮它了。”
  小公主笑道:“不错不错,反正你……”突然惊呼一声,整个人直飞出去,原来马失前蹄,已倒在路旁。
  宝玉大惊之下飞身往救,只怕已不及。
  哪知就在这时,路旁箭也似的掠出了一条人影,接住了小公主,斜斜跃出,消解了这一冲之力,拿桩站稳。
  只见这人衣衫华丽,长身玉立,苍白、英俊的面容上微带倨傲之态,却正是那“无情公子”蒋笑民。
  宝玉早已跃下马来,赶过去抱拳笑道:“多谢兄台,幸得兄台恰巧在此,否则……”
  蒋笑民微微一笑,道:“在下并非恰巧在此,而是在此等候已有多时了。但这位姑娘会自马上跌下,倒是在下未曾想到的事。”
  宝玉苦笑道:“在下实也未曾想到……唉!人在得意时,也不该忘了留意马失前蹄,这教训对她……”
  突听“啪”的一声,小公主竟反手一掌掴在蒋笑民脸上,蒋笑民一惊退步,小公主跃下地来。
  宝玉变色道:“你……你疯了么,怎可如此?”
  小公主道:“谁叫他抱住我的。”
  宝玉道:“但……这位兄台乃是为了救你。”
  小公主道:“谁叫他救我的?”
  头一扭,竟转身走了。
  宝玉呆在地上,真不知该拿她如何是好,转目望去,却见蒋笑民竟仍是行所无事,面不改色。
  宝玉不禁苦笑道:“兄台……”
  蒋笑民道:“兄台莫要说了,只要在下能见着兄台,这又何妨?”
  宝玉叹了口气,道:“莫非兄台在此乃是为了相候于我?”他自己实也
  拿小公主没有法子,只有改口将此事岔将开去。
  蒋笑民道:“正是。”
  宝玉道:“却不知兄台有何见教?”
  蒋笑民目光闪动,道:“不知兄台可否借一步说话?”
  宝玉道:“遵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一战成功
    第五十九章 多情种子
    第五十八章 绝世一招
    第五十七章 杀手三剑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第五十五章 盗亦有道
    第五十四章 灵犀一点通
    第五十三章 瞒天过海计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第五十一章 大难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