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浣花洗剑录 >> 正文  
第四十章 死亡的约会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章 死亡的约会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但铁娃却当真吃了一惊,霍然转身。身后空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铁娃壮起胆子道:“谁……谁在叫我?”
  那语声道:“我。”
  铁娃握紧了拳头,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那语声道:“我在这里。”
  铁娃这才发现,这语声乃是自一丛黑暗的杂木后传出来的,他睁大眼睛,捏紧拳头,一步步走了过去。

×      ×      ×

  那语声厉叱道:“牛铁娃,切莫再往前走一步。”
  铁娃道:“我偏要走!我为何要听你的话?”
  那语声道:“我只是瞧你寂寞,才想和你聊聊天的,你若再往前走,我也走了,你岂非辜负了我一番好意?”
  铁娃果然停下脚步,咧嘴笑道:“原来你只是要来陪我聊天的,原来你倒是对我一片好意,那我可就不能不听你的话啦!”
  那语声亦自笑道:“如此才是。”
  铁娃眨了眨眼睛,道:“但你究竟是谁?又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语声道:“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许多别的事。普天之下,我不知道的事简直是太少了。”
  铁娃道:“真的?你真的什么都知道?”
  那语声道:“自是真的,不信你就问问我。”
  铁娃道:“好,我问你……我大哥是谁?”
  那语声道:“方宝玉。”
  铁娃道:“呀!真被你猜着了,好,我再问你……”
  他偏着头想了半天,方自接道:“我师父是谁?”
  那语声道:“智者周方。”
  铁娃道:“我……我心里最想的一个人是谁?”
  那语声道:“是你妹子牛铁兰,还有姜风。”
  铁娃眼睛都瞪圆了,早已惊得目定口呆。
  他直肠直肚,心里从来没有什么秘密——他最大的秘密也不过就是这简简单单几件事了。
  如今,他最大的秘密,都已被人说了出来,却叫他如何不惊?他直被惊得呆了半晌,方自长叹道:“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果然什么事都知道。”
  那语声笑道:“我是谁你可知道?”
  铁娃道:“不知道。”
  那语声道:“我大哥和我师父是谁?”
  铁娃道:“我也不知道。”
  那语声道:“我心里最想的一个人是谁?”
  铁娃叹道:“我更不知道。”
  那语声道:“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原来你只是个大笨牛。”
  铁娃涨红了脸,道:“我……我也有几样知道的事。”
  那语声道:“你知道什么?哼,就连方才你大哥瞧的那信,上面写的是什么,只怕你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别的。”
  铁娃大笑道:“错了错了,这下你可错了,方才我大哥瞧的那信上面的十个字,我可全部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那语声道:“我不信。”
  铁娃道:“你不信?好,我告诉你,你听着,那封信上写的十个字是:东昌西城外,桑林……对了,桑林有红灯。”
  那语声笑道:“好,算你也不笨。但我们在这里聊天的这种小事,你若是也告诉你大哥,你大哥却要说你笨了。”
  铁娃道:“我知道。其实,我大哥就算说我笨也没关系,但是那……那个小公主,我可不能让她说我。”
  黑暗中寂无应声。
  过了半晌,铁娃忍不住又道:“喂!你可听见我说话了么?……喂!你来陪我聊天的,怎的聊到一半就不说话了?”
  黑暗中还是寂无回应。
  铁娃道:“你再不说话,我可要过去了。”
  他又等了半晌,果然大步走了过去,一双铁掌就像两只斧头似的分开了树丛,树丛里哪有什么人影?
  铁娃喃喃道:“好小子,话未说完,人就溜了!你当我找不着你么?……”一面嘀咕,—面大步搜寻了过去。
  搜寻了半晌,果然瞧见有株树下坐着条人影。
  铁娃大笑道:“果然找着了,你还往哪里去?”
  一步窜了过去,目光动处,突然惊呼…声倒退三步,站在那里,竟又被惊得怔住了。

×      ×      ×

  熹微的天光自林梢照将下来,照着那人的脸,这张脸肌肉痉挛,五官扭曲,眼珠子都似已突了出来。
  铁娃胆子虽大,但在这荒凉的暗林里骤然见着如此狰狞、恐怖的一张脸,也不觉吓得魂胆皆丧。
  过了半晌,他总算已能说出话来。
  他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是人是鬼?是死是活?”
  那张脸动也不动,更不回话。
  但铁娃身后却有一人道:“铁娃,你在和谁说话?”
  铁娃如惊弓之鸟,大吼一声,翻过身去,只瞧见两条人影并肩立在他身后,却是小公主与方宝玉。
  铁娃惊喜交集,道:“大哥,原来是你……幸好是你,否则铁娃可真要疯了。”
  宝玉奇道:“莫非你瞧见了什么?”
  铁娃道:“大哥你瞧,那边树下。”
  宝玉瞧了过去,也不觉为之一惊,但却沉住了气,缓步走了过去。铁娃跟在一旁,道:“这人是死的还是活的?”
  小公主道:“只怕已活不成了。”
  突听宝玉沉声道:“你瞧此人是谁?”
  铁娃道:“莫非大哥你认得他?”
  他话犹未了,小公主失声道:“呀,原来是他,我两人追寻了半天也未找到,却不想他在这里,他……他这是遭了谁的毒手?”
  铁娃又瞧了几眼——方才他惊魂未定,哪里敢仔细来瞧,此刻才瞧清了,不禁亦自失声道:“原来这就是方才那提着红灯的人。”
  宝玉与小公主已掠到树下,只见那人倒在树干上,不但面容五官扭曲,手足四肢亦都似已离了原形。
  小公主狠声道:“好毒辣的手段!”
  宝玉俯着身子仔细瞧了几眼,喃喃道:“怪了怪了!这倒怪了,这莫非竟是分筋错骨手?”
  小公主冷笑道:“你此刻才瞧出这是分筋错骨手么?”
  宝玉道:“我虽早已瞧出,却不敢相信。分筋错骨手乃内家正宗的上乘功夫,据我所知,此刻天下江湖也只有武当、少林、峨嵋等内家正宗门派中有限几人能使得出此等功夫来,这……这却又是谁下的手,这岂非令人难以置信!”
  小公主冷笑道:“内家正宗弟子中,难道就没有心狠手辣的人?但愿他还未死;我倒要问问他是谁对他下的毒手!”
  她俯身扶着那大汉身手,手掌动处,连拍了他十余处穴道,那大汉身子一阵颤抖,四肢都蜷曲起来。
  然后他嘶声惨呼一声,竟果然醒了过来——这是一阵椎心刺骨的痛苦,他就是被这剧痛刺激得醒过来的。

×      ×      ×

  铁娃瞧得浑身发毛,宝玉也是瞧得不忍,但小公主却是神色不变,凝目瞧着这大汉,冷冷道:“醒来,睁开眼睛。”
  那大汉睁开眼睛,瞧见了小公主,目中并未露出欢喜之意,反倒有些惊恐之色,颤声大呼道:“我没有说……我什么都没有说……”
  宝玉心念一动,突然问道:“那人要你说什么?”
  那大汉道:“我没有说……我什么都没有说。”
  宝玉仍不死心,追问道:“下手的人是谁?”
  那大汉嘶声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公主微微笑道:“好,你好生去吧!”
  一掌轻轻拍下,那大汉道:“多……”
  “谢”字还未说出,身子一挺,便自气绝。
  铁娃失色道:“你……你也对他……”
  小公主柔声道:“他反正已活不成了,与其活着受苦,倒不如落个痛快,我这是为他好呀,你难道都不懂么?”
  铁娃张口结舌,已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宝玉缓缓道:“我本该早已猜到,那人既是内家正宗高手,却对他施出如此酷刑,想必是要逼问他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小公主笑道:“如此又怎样?”
  宝玉道:“如今我更已知道,你不但早已知道那人要逼问的是什么,就连那人是谁只怕你都也已猜出来了。”
  小公主道:“是么?”
  宝玉厉声道:“那人是谁?他要逼问的是什么?”
  小公主冷笑道:“你穷吼什么?你一吼我就会告诉你么?”
  宝玉一把抓住她手腕,道:“你说不说?”
  小公主道:“我偏偏不说,你又怎样?”
  宝玉眼睛瞪着她,她眼睛也瞪着宝玉。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过了半晌,宝玉终于长叹一声,松开了手,道:“你纵不说,总有一天我也会知道的。”
  小公主道:“你就慢慢等着吧!” 
  突听铁娃那边呼道:“来呀,还有一人在这里。”
  宝玉飞身赶去,只见那边草丛中倒卧着的果然就是另一条大汉,四肢早已冰凉,也已死去多时。

×      ×      ×

  铁娃翻过他的身子,不由得又自惊呼一声。这大汉七窍流血,竟是中毒而死,显然他未等别人逼问便已服毒自尽了。
  宝玉暗叹忖道:“火魔神门下果然门规森严,是以这些人宁死也不肯说出秘密。由此亦可想见,这秘密必定关系重大得很。”
  铁娃眼睛瞧着那尸身,口中却在喃喃叹道:“你们可真倒霉,一跟我们见过面就死了,你们……”
  宝玉心头突然一动,脱口道:“呀!不错。”
  铁娃吓了一跳,道:“大哥,什么不错?”
  宝玉道:“这两人未见我们之前,倒也不甚惊慌,但见过我们之后,立刻就放足急奔,生像是早已知道有人要加害于他。”
  铁娃道:“是呀!但……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宝玉道:“只因他们的对头本不知谁是火魔神门下,但却知道火魔神门下必定要与我联络,是以便在暗中守着我们,是以他们与我相见之后,行藏便立刻暴露,不出片刻,便要遭别人的毒手。”
  铁娃道:“别人?这些别人又是谁?”
  宝玉叹道:“我对这些人一无所知,但这些人却想必对我的事知道得不少,否则又怎会知道凡是与我联络的人必是火魔神门下?”
  铁娃道:“是呀!但这……”
  宝玉截口道:“还有一点,这些人必定等到他们与我分手之后方自向他们下手,由此可见这些人竟似对我存有顾忌之心。”
  铁娃道:“我知道,这些人想必是怕大哥的武功。”
  宝玉苦笑道:“事情哪有如此简单……”
  他至今总算已猜出,不但暗中出手的这些人必定与他大有关系,甚至就连他们所要逼问的秘密也和他关系非浅。
  但直到此刻为止,他所知道的也不过只有这么多了,这些人是谁,所要逼问的是何秘密,他仍是一无所知。
  他出神地寻思半晌,长叹道:“东昌西城外,桑林有红灯。此去东昌,这一路上咱们要倍加留意,瞧瞧究竟是谁在追踪咱们。”
  但此刻他再留意却已嫌太迟了,只因铁娃已被人套出了秘密,别人已不必追踪,便可知道他们的去向。
  别人已可先在那里等着他们。

×      ×      ×

  东昌城,黄昏。
  宝玉自东门人城,由西门出城。
  自从他们夜渡黄河之后,便已摆脱了那些慕名跟踪的江湖豪士,这一路上,宝玉实未发现有一人的行踪可疑。
  但仍不敢有丝毫大意,出城之后,更是步步留心。走了盏茶时分,夕阳晚照下,前面果然有一片桑林。
  宝玉放眼四望,暮霭苍茫,空郊无人。他深信自己的目力,他若瞧不见别人,别人也实难瞧得见他。
  于是他暗中松了口气,直奔桑林。只见一缕炊烟自林中袅袅散出,鸡犬之声隐隐可闻。
  这是一幅宁静而平和的农村晚景,瞧不出有丝毫的不祥预兆,更瞧不出有丝毫杀机……
  宝玉眼前仿佛已现出一幅安详而美丽的图画。
  桑林中的农夫正坐在门前的竹椅上,一面悠闲地吸着板烟,一面期待着他妻子正在为他忙碌的晚餐。
  天真的孩子们,正在他身旁追逐着鸡犬——天地间到处都充满了幸福,每个人都是那么满足。
  宝玉心头的负担也似乎为之减轻了,他几乎已忘去这片宁静的桑林就是火魔神与他相约之地。
  但就在这时,他瞧见了桑林里的红灯。
  铁娃脱口呼道:“红灯,红灯就在那里。”
  宝玉苦笑道:“我真不懂火魔神为何要选中这里,为何偏偏要破坏这桑林中农产们的安详与宁静,为什么不让人家好好地过日子。”
  小公主缓缓道:“生活太宁静了,也就会变得没什么意思……说不定这桑林中的农产们早就想找些刺激了哩!”
  宝玉苦笑一声,穿林而人,只见林木掩映中半道竹篱围着三五所茅舍,半掩的柴扉前正悬着盏红灯。
  一条花犬,躲在竹篱柴扉后,向人而吠,六七只黄鸡悠闲地踱步在小院中,啄食着地上的米粒。
  炊烟自屋顶升起,饭香自屋内传出——若不是那盏触目的红灯,宝玉真不敢相信火魔神相约的就是这里。
  他脚步仍放得极轻,似仍不敢惊扰这里的平和气氛。他下定决心,决不让这宁静的桑林变为凶杀之地。

×      ×      ×

  三人走到门前,那条花犬反而不敢狂吠了,却夹着尾巴、瞪着眼睛惊骇地瞧着这三个陌生人。
  宝玉轻咳一声,道:“里面可有人么?”
  一阵风吹来,吹得那柴扉轻轻作响。
  但半掩的柴扉中却寂无人声。
  宝玉提高声音,又问了一次,门里仍无回应。
  铁娃道:“莫非不是这里?”
  宝玉也不禁怀疑道:“莫非这里只是凑巧有盏红灯?”
  小公主道:“哪有这么巧的事?”
  她竟一手推开了柴扉,扬长走了进去。
  三间茅屋,迎门一间是小小的厅堂,正中一个小小的神龛倚着一尊观音大土,还有幅武圣关公的神像。
  神龛前有张八仙桌子,桌上放着三副碗筷,还有个竹枝编的笼子,里面罩着的像是有几碗茶。
  左面的一扇门通向卧房,一张巨大而沉重的木床,整整齐齐地叠着三两床花花绿绿的棉被。
  一阵阵饭香之气自后面一敞门里传了出来,炉火仍烧得“必剥”作响,房子里充满了温暖。
  这一切正都是最最平凡的农家晚炊时的景象,任何人都瞧不出有丝毫异状,但是,这农家中的人呢?
  没有人,茅屋前前后后再无半条人影。
  这就连小公主都不免有些惊奇诧异,宝玉自更猜不出那火魔神究竟在弄何玄虚。只见小公主前前后后走了两圈,不住喃喃自语道:“难道他们还未来么?”
  只有铁娃眼睛却一直盯着那罩着几碗茶的竹笼子。饭香阵阵,他肚子实已饿得咕咕直响。
  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揭开那竹笼子,究然惊呼一声,倒退两步,连竹笼都跌落在地。
  宝玉道:“什么事?”
  铁娃道:“你瞧,你瞧,又是这些,又是这些……”
  竹笼罩着的果然又有盘红红的鹦鹉舌头,只是这次又多了一大碗红烧牛肉、两只肥鸡而已。
  宝玉瞧了瞧小公主,道:“他们已来过了。”
  小公主道:“既然来过,想必未曾走远。”
  宝玉沉吟道:“炉火犹旺,饭仍未进,显见他们才走未久,却走得甚是匆忙。他们为何要走?走到哪里去了?”
  小公主道:“你既猜不出,只有等他们回来问了。”
  宝玉道:“他们会回来么?”
  小公主笑道:“瞧见这些菜,我就饿了,咱们好歹吃了再说……他们既然还未见着你,你还怕他们不回来么?”
  铁娃拊掌大笑道:“对,先吃了再说,这倒是个好主意。”

×      ×      ×

  饭后,秋夜凉如水。
  宝玉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仰视着自林梢漏下的星光月色,心里也不知想些什么——他不知该想什么。
  他心思实是纷乱如麻,根本不知该从何想起。
  只见小公主手托着腮,倚在神龛前,凝目瞧着那尊塑造得并不精致的观音佛像,似已瞧得出神。
  铁娃却用牛肉拌了碗饭,在喂那条花狗。
  凉风习习,秋星闪烁,星光自林梢下洒得满地都是珠玉,大地间弥漫着秋夜特有的甜香气息。
  宝玉静坐在这宁静的秋夜,静静地瞧着小公主,瞧着铁娃,瞧着那整洁的茅舍,瞧着那满地星光……
  他眼前不知不觉又泛起了他方才幻想中的那幅图画,渐渐,他自己也仿佛溶入了那图画之中。
  星光、茅舍、忠诚的友伴、美丽的妻子……这景象究竟是真是幻?渐渐的连他自己都分不清。
  突然,一阵狗吠打断了他的遐思。
  铁娃道:“小花狗,这么好的牛肉饭,你不吃我可要吃了。”那花狗昂着头,瞧着他狂吠,一双狗眼睛里竟像是有着泪光。
  小公主也回过身来,皱眉道:“这些人难道都死光了不成?怎的到现在还不回来?咱们只怕已等了快两三个时辰了。”
  宝玉道:“已有三个时辰。”
  小公主道:“他们若是再过三个时辰不回来,又当如何?”
  宝玉道:“这话本该我问你才是。”
  小公主跺足道:“死人!这些人会到哪里去了?”
  突听铁娃笑骂道:“小花狗,你不吃牛肉饭,却要来吃我这件破衣裳,简直是个呆子”?一面笑骂,一面已被那条花狗咬着衣角,拉进屋里。
  小公主喃喃骂道:“人家都急死了,这呆子还有心情玩狗。”
  宝玉也不理她,站起身子,踱了几步,沉声道:“此事只怕有变!”
  小公主道:“有什么变?除了你我之外,又有谁会知道这普通农家是我等相约之地?想来必定那些死人……”
  忽然,只听铁娃在屋里惊呼道:“死人!死人!死人在这里。”
  宝玉、小公主一惊之下,飞身掠人卧房之中。
  只见那花狗蹲在床角,不住狂吠,铁娃一手扯着床单,半俯着身子,石像般站在床前,竟似又已惊得呆了。
  小公主道:“鬼叫鬼叫的,你是在干什么呀?”
  铁娃道:“床下面……床下面……”
  突然一抬手,将那张沉重的大床整个抬了起来,床下竟赫然并肩倒卧着两具尸身。

×      ×      ×

  宝玉本当这两具尸身必是这茅舍的主人,但仔细瞧了一眼,只见这两人一身黑衣,浓眉阔口,虽然早已死去多时,但眉宇间犹带着生前的剽悍之色,哪里会是普通的农家,显然正是火魔神派来此间的党徒。
  这两人手足俱已冰冷,但身上却全无伤口,亦无血迹,也瞧不出被内力震伤的痕迹,更非中毒而死。
  宝玉俯下身子,这才发觉两人左胸心口之上各嵌着块卵大的石子,塞住了伤口。
  他一眼瞧过,便已瞧出这两人竟是被人一剑穿胸,但在鲜血还未流出的刹那间,又被人以石卵塞住了伤口。
  宝玉骇然道:“好快的剑,好快的身手。”
  小公主道:“我奇怪的只是此地既如此隐密,为何还会被人发觉,竟能赶在我们前面下了毒手?这地方他们又是怎么找到的?”
  宝玉道:“想必有人泄漏了消息。”
  小公主冷冷道:“五行魔宫门下,死也不敢泄漏消息的,何况他们纵然有心泄漏,也绝不会知道那信中的约会之地。”
  宝玉想到火魔神行事之慎密,也知她此话绝不会假。
  小公主语声微顿,突又问道:“那封信此刻在哪里?”
  宝玉道:“便在我怀中……我瞧过之后,便仔细藏起,万万不致被人见着。”
  小公主道:“信上的话,你可告诉别人了么?”
  宝玉苦笑道:“你想我会么?”
  小公主跺脚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可也糊涂了。”
  铁娃一直垂着头,脸也红了,此刻终于忍不住嗫嚅着道:“信上的话,我倒是说给一个人听过。”
  小公主耸然变色,道:“你?你说过?说给谁听了?”
  铁娃道:“我也不知他是谁,我……”
  当下结结巴巴将那件事经过说了出来。
  小公主——手拢着秀发,一手抚着耳垂,呆呆地瞧了铁娃半晌,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轻轻长叹一声,道:“你真聪明。”
  铁娃只当她必定要大骂自己一顿,哪知她却只轻描淡写说出这四个字来,铁娃反而呆了,道:“你……你为何不骂我?”
  小公主道:“我为何要骂你?”
  铁娃道:“我……我不是做错了事么?”
  小公主淡淡一笑,道:“我要骂的人,都是值得我骂的,像你这样的人么……”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望到了别处。
  她虽然顿住了语声,但言下之意,可真比骂人还要刻薄厉害得多,怎奈铁娃说话从来不兜圈子——兜圈子、绕脖子骂人的话,他完全不懂。
  铁娃道:“我这样的人,你不舍得骂,是么?……唉!但你越是不骂我,我的心里越是难受,你就好歹骂两句吧!”
  小公主虽有满腹怒气,此刻也不禁“噗哧”笑出声来。
  她终于带笑骂了一句,道:“笨牛……”
  宝玉面色凝重,—一直皱眉深思,此刻方自沉声道:“此人既精内家分筋错骨手,剑法也如此犀利,偏偏对铁娃和我的事又如此清楚,他……他会是什么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一战成功
    第五十九章 多情种子
    第五十八章 绝世一招
    第五十七章 杀手三剑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第五十五章 盗亦有道
    第五十四章 灵犀一点通
    第五十三章 瞒天过海计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第五十一章 大难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