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浣花洗剑录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善变美人心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三章 善变美人心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小公主嫣然一笑,道:“这才像话,你早说,不就可少吃些苦头!我打痛了你吧?”
  李名生强笑道:“不疼不疼,我……”
  小公主笑道:“既是不痛,我倒可再打两下。”
  李名生赶紧大叫道:“疼,疼,此刻已有些疼了……不……不是有些疼,是疼得厉害。”
  宝玉在一旁瞧得不觉暗暗好笑,其实他也早已瞧出李名生心怀鬼胎,他始终袖手旁观,只因他深知像李名生这样的人,小公主一个人已足够制住他——只怕也只有小公主能制住他,令他服服贴贴。
  铁娃虽在替李名生抱不平,但大哥不说话,他自然也不说话了。只见
  小公主突然板起了脸,道:“这些年来,你可是真的在做樵夫?”
  李名生道:“真的,我怎敢骗……”
  小公主眼睛一瞪,道:“胡说,这是桑林,怎容得你砍柴?”
  李名生道:“我……我虽在别处砍柴,却住在这里。”
  小公主道:“这就是了,你既是住在这林子里,这林子最近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想必你都已知道,是么?”
  李名生道:“不是……是,是,我都知道。”他还想说不,但小公主眼睛一瞪,他已软了。
  小公主这才展颜一笑,道:“你既知道,就说出来吧……全都说出来,一件事也不准漏。”
  李名生揉着鼻子,擦着眼泪,哭丧着脸道:“我……我说出来,以后只……只怕就活不成了。”
  小公主冷冷道:“你不说出来,现在就活不成了!”
  李名生汗珠直冒,颤声道:“我……我……”
  终于苦叹一声,道:“我说吧!”
  小公主冷冰冰的面色立刻又如春花齐放,笑道:“你果然是聪明人,快说呀!”

×      ×      ×

  李名生道:“外面这屋子里,本住的是我朋友红鼻子老陈,我晚上没有事,常来找他聊聊天,喝两杯老酒。”
  宝玉微微皱眉道:“这老陈可有妻子儿女?”
  李名生道:“一个老婆,两个女儿。”瞧了宝玉一眼,赶紧接道:“但我找的只是老陈,不是他女儿。”
  小公主道:“瞧你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想来本就没有安着什么好心、好,这我且不管你,快接着说吧!”
  李名生道:“昨天下午,我本想到老陈这里来吃晚饭,哪知我还没有走到屋子前,就听见屋子里有人在喊救命。”
  他叹了口气,接道:“我一听,就听出是老陈的声音,立刻就躲在一棵树后面,偷偷去瞧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铁娃怒道:“你朋友喊救命,你不去救,反而躲着!”
  李名生道:“我……我又没本事救他,我……”
  铁娃道:“你是个混帐!好,快说你瞧见了什么?”
  李名生喘了口气,道:“那救命只喊了一声,就突然停顿了,接着,我就瞧见老陈和他的老婆、女儿被几个人押了出来。”
  宝玉道:“几个什么样的人?”
  李名生道:“几个人都是横鼻子,竖眼睛,满脸杀气,身上都穿着黑衣服,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宝玉、小公主对瞧了一眼,李名生道:“你们莫非认得他们?”
  小公主道:“你说你的,莫管我们的事。”
  李名生道:“我瞧是老陈一家人,虽然都是哭哭啼啼的,但还都没受伤,也没被绑住,也就放了些心。”
  宝玉道:“那些黑衣人却将老陈送到哪里去了”
  李名生道:“我也不知道,只瞧见有三个黑衣汉子押着他们走了,却留下了两个黑衣汉子留在老陈家里。”
  铁娃叹道:“算这两人倒霉。后来怎样?”
  李名生道:“我远远地躲着,连大气也不敢喘,心里既是害怕又是奇怪,老陈又不是有钱人,怎会被绑票?”
  他叹了口气,接道:“我心里一奇怪,就想瞧个究竟,只见那两个黑衣人什么事不管,竟然先扶起桌子,摆起碗筷,原来他们还带来一大篮子菜,……更奇怪的是,两人摆好菜,自己却不吃,一个拿出个红灯笼,挂在门口,另一个不住伸着脖子望去,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两个人还不住偷偷说话。”
  宝玉道:“说什么?”
  李名生道:“说什么,我可听不见了。那时我实在怎么也猜不透,这两人为何要费这么大气力,为的却像只是要借老陈的屋子来请客。”
  小公主道:“你自然猜不透。还是快说下去吧!”
  李名生道:“两个人站在门口等客人,哪知客人却从后面来了,我瞧得清清楚楚,有四五个人从里面走出来,直走到那两人身后,那两人竟似呆子似的,一点也没有觉察,我的心反而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宝玉动容道:“这四五人又是何模样?”
  李名生道:“这几人也是穿着一身黑衣服,连头都蒙住了。我本来以为他们都是一路的,但又瞧见后来的这几人手里都拿着剑,眼睛里更是杀气腾腾,其中有人说了句‘回头’,那两人这才大吃一惊,赶紧转身,但身子方转,我只瞧见剑光一闪,那两人已躺下了。”
  宝玉皱眉道:“他们竟未向那两人逼问口供?”
  李名生道:“什么话也没问,只是招了招手……唉!那一剑刺得可真是干净利落,快如闪电,我一辈子都没见过。”
  宝玉沉吟道:“以你看来,那是哪一派的剑法?”
  李名生摇头道:“我瞧不出。”
  宝玉沉吟半晌,又道:“以你看来,那两人的剑法,有多少年的火候?”
  李名生也沉吟了半晌,道:“以我看,若没有个三五十年的火候,再也休想使得出这样漂亮的一剑来……最奇怪的是,这两人的剑法谁也不比谁差。有如此老练剑法的人,平日一个也难瞧见,但这却一下来了两个。”
  宝玉双眉深皱,喃喃道:“三五十年?”
  铁娃又已听得入神了,道:“后来呢?”
  李名生道:“这几人杀了他两人后,立刻就去搜他们的身子。我又在奇怪,这种高手居然也会当强盗?忽听一人道:‘在这里了’。”
  叹息一声,他苦笑接道:“他们杀了那两个人,为的竟是张纸条。”
  宝玉急急迫问道:“他们看了那纸条后,又说了什么?”
  李名生道:“只听得一个人问道:‘大名府离此有多远路途?’另一人道:‘不远了。’那人便道:‘走’。”
  宝玉动容道:“大名府……原来是大名府。”

×      ×      ×

  小公主道:“他们说完了话,就走了么?”
  李名生哀叹道:“走了就好了。”
  宝玉道:“他们莫非还说了些什么?”
  李名生道:“最先动手的那人始终未曾说话,此刻突然道:‘各位稍候,我到树林里方便方便就来’。”
  铁娃噗哧一笑,道:“他这方便来得真不是时候。”
  李名生苦笑道:“你此刻觉得好笑,我那时却急得要命。只见他一步步走过来,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腔子,只望他快些方便,快些走路。哪知他走到林外,忽然飞身而起,像支箭也似的窜了过来。”
  铁娃道:“这方便真害苦你了。”
  李名生叹道:“什么方便,他其实早已发现了我,说要方便,只不过是故意拿话稳住我而已,叫我毫不防备。”
  宝玉讶然道:“此人不但耳目灵敏,身手了得,而且心计竟也如此深沉!此人是谁?倒真的有些费人猜疑。”
  铁娃却道:“你可曾被他抓住了么?”
  李名生道:“自然被抓住了。”
  铁娃道:“他们竟未宰你?”
  李名生道:“我被他们拖了出去,自忖也活不成了,幸好他们都不认得我,真的将我当作了个没见过世面的樵夫。”
  小公主笑道:“你装的倒也真像。”
  李名生道:“那时我伏在地上,真像是被摆在刀案上的肉似的,没命的哀求,只听一人道:‘这厮原非江湖中人,也不懂事,不如放了他吧。’我心头方自一喜,哪知另一人却道:‘放不得,他听到的太多了。”’
  小公主笑道:“于是你就指天誓日,苦苦哀求,发誓决不将看到的事说出去,你甚至还会说家里有八十岁的老母,三个月的孩子。”
  李名生苦笑道:“我自然只有如此哀求。但那些人却还是犹疑不定,
  有的要杀我,有的说放我……唉!那种滋味,可真不是人受的。”
  小公主冷笑道:“看来那些人想必都是些自命正派的角色,不肯妄杀无辜,要换了是我,你此刻还有命么?他们原该知道像你这样的人,绝不会守口如瓶的。”
  李名生立刻面如土色,颤声道:“但姑娘的事,我绝对守口如瓶,绝对什么都不说,否则我就被……”
  小公主道:“好了,莫发誓了,快接着说!”
  李名生喘了几口气,方自接道:“他们正不知该如何决定,突然又有一个黑衣人自林外奔人,喘着气道:‘方宝玉和小公主已来了。’”
  小公主道:“原来他们还有人在外面放哨。”
  李名生道:“我一听两位的名字,心里自然吓了一跳,却见他们也慌了,立刻有人将尸身抬往屋子里。”
  宝玉道:“果然是时间仓促,是以连尸身都不及掩埋。”
  李名生道:“我一瞧他们着急的模样,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欢喜,既怕他们着急中一刀杀了我,又希望他们着急中已顾不得杀我。”
  他抹了抹汗,接道:“于是我更加拼命哀求,终于有个人道:“快走,远远离开这里,再也不许回来。另一人道:‘今日之事,永远不准向别人提及……’我那时如蒙大赦,连谢也顾不得谢,就落荒而逃了。”

×      ×      ×

  小公主道:“算你命长。”
  铁娃道:“你既已逃了,为何又回来?”
  李名生道:“我……我……我只是回来瞧瞧。”
  小公主道:“好个老狐狸,又想说谎?……你只是回来瞧瞧?哼!铁金刀不是你带来的么?否则他怎知方宝玉在这里?”
  李名生突然怔在那里,张口结舌,过了半晌,方自长长叹息了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喃喃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小公主道:“自然瞒不过我,你还是说吧!”
  李名生道:“我慌不择路,没命的飞逃,也不知逃了多久,突然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原来那人竟不声不响的拦住了我的去路。”
  小公主道:“这倒是凑巧得很。”
  李名生叹道:“可不是凑巧么?我一瞧他也穿着黑衣服,心就慌了,转头又想逃,哪知却被他一把拉住。问我:‘深更半夜,你逃什么?’我自然结结巴巴答不出话来,哪知他却突然大声道:‘原来是你’。”
  小公主道:“铁金刀认得你?”
  李名生道:“二十年前便认得了。”
  小公主冷笑道:“不想你们倒是老朋友。”
  李名生道:“我——瞧是老朋友,倒放心了,于是就问他怎会来到这里,他说是一路跟方宝玉来的,走到附近,方宝玉突然不见了。”
  宝玉道:“于是你就将他带来这里?”
  李名生道:“我想,他来找你,绝不会有什么坏事,看在老朋友分上,就硬着头皮带他来了,哪知他却叫我在林子里等着,等到我瞧见他竟找你动起手来,我已慌了,再瞧见你竟杀了他,我更不敢露面,就想溜,哪知……唉!还是溜不脱,看来你耳目之灵,也不在那黑衣人之下。”
  小公主道:“既是如此,这些事都与你无关,你先前为何不肯说出来?”
  李名生叹道:“我已脱离江湖,实不愿再牵涉人江湖的仇杀是非之中,我只想……只想吃一口闲饭,过几天太太平平的日子。”
  他说完了话,宝玉默然不语,铁娃只是点头,小公主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不住地转来转去。
  她眼波转到铁娃身上,道:“他说的话,你可相信么?”
  铁娃道:“他说的都是真话,我为何不信?”
  小公主眼波转向宝玉,道:“你呢?”
  宝玉微微一笑,道:“信与不信,各取其半。”
  李名生连声道:“我说的全是真的,半句假话也没有。”
  小公主道:“你说的话,他虽不信,我却信了。”
  李名生喜道:“既是如此,让我走吧!”
  小公主道:“这……这还得跟方宝玉商量商量。铁娃,你在这里守着他。”拉起了宝玉的手,含笑走出了暗林。

×      ×      ×

  一出了暗林,小公主的手就放下了。秋夜苍凉,繁星满天,满天星光俱都倾落了下来,倾落在她身上。
  宝玉瞧着她那被星光洗得有如白玉般的面颊,瞧着她那被夜色染得有如乌丝般柔润的秀发。
  星光虽美,他并未抬头去瞧,只因她的眼睛已比星光更亮;夜色虽美,他也未留意,只因她本身的魅力已比秋夜更大。
  小公主嫣然一笑,道:“你在瞧什么?想什么?”
  宝玉叹了口气,道:“我想的,你不知道。”
  夜,总是容易使人说出平时绝不会说出的话。
  小公主的头忽然垂了下去,等她抬起头来,她面上的笑容已消失不见,甜美的娇靥,已冷如冰霜。
  她冷冷道:“我不管你在想什么,我只问你,李名生说的话,你相信的地方是什么?不信的地方又是什么?”
  宝玉道:“他所瞧见的事,想必都是真的,他被人抓住又放走,想必也不假,这两点,看来他并未说谎。”
  小公主道:“嗯……他又说了些什么谎?”
  宝玉道:“第一、他决不是自甘淡泊的人,要说他已脱离了江湖,甘心过林下隐土的生活,我决不相信。”
  小公主道:“说了第一,想必还有第二。”
  宝玉道:“第二、像铁金刀那样的人,绝不会和他这样的人交成朋友,他说是瞧在老朋友的面上才带铁金刀来找我的,我也不信。”
  小公主道:“第三呢?”
  宝玉笑道:“有了第二,未必定要有第三。”
  小公主道:“好,那么我问你,他为什么要说谎?他所隐瞒的真象是什么?隐瞒了这真象,对他又有何好处?”
  宝玉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小公主冷笑道:“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原来也有不知道的事。”
  宝玉道:“你知道?”
  小公主道:“我可没说我聪明,也没人说我聪明,不像你。”
  宝玉赶紧插口道:“你打算将他怎样?”
  小公主眨了眨眼睛,道:“你猜我要将他怎样?”
  宝玉心中暗道:“你要放了他,再暗中跟踪他。”
  但是他口中却笑道:“我猜不出。”
  小公主道:“我要放了他,然后再跟着他,瞧瞧他到底要到哪里去,瞧瞧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宝玉抚掌道:“妙极妙极,此计我怎的想不出?”
  小公主笑了,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开心的笑。
  她笑着道:“呆子想出来的,有时却也会比聪明人强些。”
  宝玉瞧着她,也笑了,笑得却奇怪得很。
  小公主道:“你笑什么?”
  宝玉道:“我难道笑都不能笑?”
  小公主道:“你笑得太古怪、太可恶!”
  宝玉道:“我笑得奇怪,只因我正在笑你是个奇怪的人。”
  小公主又板起了脸,道:“我有何奇怪?”
  宝玉道:“在别人面前,你有时倒也和我亲热得很,但别人一瞧不见,你就变了……手也放下了,脸也板起了。”
  小公主道:“哼!我高兴拉着你,就拉着你,不高兴拉你,就放开。”
  宝玉笑道:“还有,你与我之间总是勾心斗角,但只要是对付别人的事,你倒总是和我一条心的。”
  小公主跺足道:“谁和你一条心!你在做梦。”
  忽然扭转身,飞也似地走了。

×      ×      ×

  铁娃两只眼睛睁得比铜铃大,瞪着李名生。
  李名生笑道:“几年不见,你越发高大了。”
  铁娃道:“那时我就不矮。”
  李名生道:“那时我就知道你心地最好。”
  铁娃道:“我心地再好,也不会放了你。”
  李名生这才怔住了,也笑不出来,过了半晌,突然用手抚住肚子,咧开了大嘴,大叫道:“不好,我肚子痛,要……”
  铁娃嘻嘻笑道:“若是别人骗我,我也许还会上当,但是你……嘿嘿!大哥没有回来之前,只要你动一动,我就打扁你的头!”
  李名生肚子果然也不疼了,眼睁睁瞧着他,瞧了半晌,叹道:“几年不见,不想你也变得聪明了。”
  只听一人轻笑道:“他一点也没聪明,还是呆得很,但呆子也不是人人都可骗的,越是聪明的人,越骗不过呆子。”
  随着笑声,小公主盈盈走了过来。
  她眼波四转,接着笑道:“只因聪明人的心眼儿太多,而呆子的心眼儿却太少,他若认定了你会骗人,就算你说的是真话,他也不信。”
  李名生苦笑着脸道:“正是如此,其实我说的全是真话,一点儿也不假,但他却偏偏不信,这不是要急死人么?”
  小公主拍了拍他肩头,笑道:“这也没关系,你说的话,他虽不信,我却信了。”
  “你们……你们已答应放我!”
  小公主道:“不错,你要走,就走吧!”
  李名生—骨碌站起来,喘着气道:“我……真的可以走了?”
  小公主笑道:“自是真的,你随时都可以走的。”
  李名生要待相信,这委实是喜出望外,要待不信,这却又的确是事实俱在,揉了揉眼睛,瞧瞧小公主,又瞧瞧方宝玉,再不说半句话,掉转头一溜烟走了,仿佛还生怕别人改变主意。
  小公主瞧着他身影消失,只是盈盈的笑。
  宝玉却忍不住道:“咱们还不追?”
  小公主道:“你忙什么!”
  宝玉道:“此人轻功虽不高,但却狡猾得很,何况此刻正是黑夜,他地形又熟,若是躲藏起来,我等如何寻找?”
  小公主笑道:“你放心,他躲不了的。”
  宝玉奇道:“为什么?”
  小公主道:“无论他躲在哪里,我都有本事找他出来。”
  宝玉瞧着她,道:“莫非你又有何花样?”
  小公主道:“既是你着急,咱们这就追去吧,到时你自会知道他为何躲不了啦……铁娃,你等着,不许走。”
  铁娃皱起眉头道:“大哥,她凭什么吩咐我?”
  宝玉笑道:“这次,你就听她的话吧!”
  铁娃瞧着他两人悄然离去,喃喃道:“真是莫名其妙,既放了人家,又要去追,莫非是脑袋有了什么毛病么……”赌气坐了下去,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      ×      ×

  暗林中也有星光漏下,但却淡得很。
  淡淡的星光,浓浓的夜色,就算方宝玉目力比常人明锐几倍,但还是难以瞧见四五丈外的人影。
  而李名生却显然已不止走出十四五丈了。
  两人掠出一段,宝玉忍不住道:“你的本事呢?”
  小公主悄笑道:“莫急……你瞧,那是什么?”
  宝玉随着她手指望去,只见暗林远处有一点碧惨惨的磷光,就像是鬼火一般在奔逐跃动。
  宝玉不解道:“那是什么?”
  但不等小公主回答,他便已恍然,不禁展颜笑道:“原来你已在他身上做了手脚。”
  小公主笑道:“不错,我方才一拍他肩膀,就已在他身上做了记号了,有了这附骨磷钉在他身上,他就算逃到天边,我也追得着。”
  宝玉叹道:“这些事,我的确不如你。”
  小公主道:“别的事你就都比我强么?”
  宝玉悄悄笑了笑,不再答话。小公主嘟起嘴,电不说话了。两人远远跟着那一点磷光,暗林中什么声音都没有。
  那点磷光走得非但不快,而且还时时停下,时时转折,显然他不时回头来瞧,不时故意兜着圈子。
  宝玉道:“此人果然狡猾得很,明知轻功绝对不如咱们,便索性走得慢些,反叫咱们难以追踪。若不是你,咱们行踪倒真难保不被他发觉。”
  小公主冷冷道:“我算得什么?我怎比得上你?”
  宝玉笑道:“你……”
  语声未了,突然顿住。
  那点磷光突然瞧不见了。
  到了这里,桑林也已到了尽头,但林外仍是一片山丘.山丘上仍生着—片杂林木,比这桑林更见茂密。
  宝玉皱眉道:“莫非他已发觉了?”
  小公主且不答话,却纵身跃上了树桠。
  宝玉只得随她跃上,一低头,那点磷光赫然又在眼前。原来李名生身子已伏在地上,是以只有由上面往下瞧,才能瞧见他背后的磷光宝玉悄声道:“他突然卧倒,必定有所警觉。”
  小公主道:“但却绝非发觉咱们,否则他的头就不会朝那边。这想必是前路有变,或许就是与他约好在此相会的人发生了变故。”
  宝玉道:“不错不错。咱们该怎么办呢?”
  小公主道:“咱们好歹也得到那边瞧瞧。”
  宝玉道:“不错不错,好歹也得去瞧瞧。”
  小公主忽然一笑,道:“你几时又变成应声虫了?这些事,我就不信你自己猜不出,更不信你决定不了,你为何要来问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一战成功
    第五十九章 多情种子
    第五十八章 绝世一招
    第五十七章 杀手三剑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第五十五章 盗亦有道
    第五十四章 灵犀一点通
    第五十三章 瞒天过海计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第五十一章 大难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