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浣花洗剑录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玉阶黄金宫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八章 玉阶黄金宫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吕云凄然一笑,道:“我是不想死……但……”
  他语声渐渐微弱,眼帘又缓缓阉起。
  宝玉大喝道:“吕兄,快醒来,你死不得!你还要复仇!”
  吕云喃喃道:“复仇……火……好招!好一招‘贯日虹’……我的胸,哎哟!胸口……王大娘!你好狠!”
  最后一声惨呼出口,他身子一挺,再也不能动了。
  宝玉木立在水中,火花飘落在吕云的尸身上,也飘落到他的发上、肩头,他目中也燃起了怒火。
  万老夫人喃喃道:“不想吕云竟是死在‘贯日虹’这一招下,不想王大娘竟也学会峨嵋派这一招不传之秘!好毒,这妇人好毒辣,杀了人,还要放火!她如此做法,莫非真想将整个武林一网打尽?”
  宝玉切齿道:“无论如何,我也放不过她!”
  万老夫人冷冷道:“你不能放过的人,何止王大娘?那白衣人你能放过么?火魔神、白水娘又如何?但此刻你若死了,也只有眼瞧着别人……”
  宝玉仰天大呼一声,喝道:“我向苍天发誓,无论如何,方宝玉是不会死的!”
  喝声之中,他又迈步向前走去。

×      ×      ×

  火势虽狂,但却燃不着流水。流水,也永不会因任何原因改变方向。于是,宝玉在流水中走出了火窟。
  火焰已被隔断在山丘后。
  仰视穹苍,虽仍被火映成赤红色,但大气间却无那种令人窒息的热意,死亡的危机已过去了。
  万老夫人平躺在地上不住喘息,除了胸膛喘息而起伏,她身子动也不动,她委实不愿动了。
  小公主悄悄撕下了一角衣襟,正悄悄在擦着脸,但精神仍是健旺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不愿被宝玉瞧见她狼狈的模样。
  宝玉的神情自也不免有些狼狈,但精神却仍是健旺的。万老夫人的喘息尚未平复,他便已大声道:“站起来,走吧!”
  万老夫人道:“站起来?你现在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站不起来。我要好生睡一觉,睡上个三天三夜。”
  宝玉道:“你此刻睡不得。”
  万老夫人道:“为何睡不得?你们要走,只管走吧,我……”
  宝玉道:“我要走,你也要走!”
  万老夫人笑道:“为什么?我儿子都不要跟着我,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江湖中都知道我老婆子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孤鬼,你……”
  宝玉道:“只要你带我见过我父母,我便不再拦你。”
  万老夫人眨眨眼睛,道:“你的父母?……你做儿子的尚且不知他们在何处,我老婆子又怎会知道?”
  宝玉突然拉住了她衣襟,将她自地上提了起来,怒道:“你不知道?你方才说的是什么?”
  万老夫人早已鬼叫了起来,道:“方才我哪里说了什么?我只说你父母此刻正在受苦,可没说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受苦呀!”
  宝玉的脸,突因愤怒而变为赤红。
  这是从未有的现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面色都未曾如此剧烈地改变过,而此刻他甚至连身子都起了颤抖。

×      ×      ×

  他颤抖着道:“你……你竟敢捉弄我?你……你……你竟敢以这种事来捉弄我?”
  万老夫人道:“我……我……”
  她虽然老奸巨猾、能言善道,但瞧见宝玉如此激怒之态,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从不发怒的人,怒气往往最是可怕。
  宝玉嘶声道:“你若在别的事上骗我,也倒罢了,但此等事……此等事……”
  突然间,一只纤柔的手掌轻轻按住了他的肩头,一个温柔的语声轻轻在他耳边低语道:“放开她吧!”
  宝玉怒道:“放开她?”
  小公主柔声道:“她纵然骗了你,也可算是为了你好。”
  万老夫人赶紧大叫道:“是呀,我老婆子是为了要救你性命才说那番话的。”
  宝玉手掌渐渐放松……
  小公主缓缓道:“何况,我们若是急着到白水宫去,有她带路,岂非方便得多?”
  宝玉终于叹息一声,完全放开了手。万老夫人却已变了颜色,大声道:“要我带路……我……我老婆子可不知道白水宫在哪里!”
  小公主道:“你若真的不知道白水宫在何处,你便是个完全无用的人了。”
  万老夫人道:“正是,我本就是个无用的人。”
  小公主笑道:“无用的人,活在世上是糟塌粮食……你是聪明人,你不妨想想,你若对我们完全无用,我还会让你活在世上么?”
  万老夫人本已站起,此刻又“噗”的坐了下去,苦着脸道:“我……”
  小公主笑道:“白水宫在哪里,此刻你可是已知道了?”
  万老夫人突然翻身跪下,道:“小公主,好公主,你就饶饶我这可怜的老太婆吧,我若将别人带到白水宫去,你想我还活得成么?”
  小公主道:“你若不带去,现在就活不成了。”
  万老夫人颤声道:“求求你,我知道你良心最好的,绝不会逼一个可怜的老婆子的。我又老又苦……又是个寡妇,非但没老公,连儿子都不要我……”
  说着说着,她竟真的声泪齐下,痛哭流涕起来。
  但无论她说得多么可怜,哭得多么伤心,小公主却只是冷冷地瞪着她,嘴角也还带着那分冷冷的笑容。
  万老夫人连哭带说,连说带哭,直折腾了顿饭功夫。
  小公主甚至连脸上笑容的形状都未改变过。

×      ×      ×

  万老夫人突然反手一抹眼泪,道:“我难道真的无法打动你?”
  小公主笑道:“你不妨再试试。”
  万老夫人眼泪顿时不流了,一跃而起,恨声道:“好!小丫头,你就跟我老人家走吧!”
  小公主道:“你早就该认命了。”
  万老夫人道:“但这段路途却长得很,这一路上,你若被我老人家寻着机会逃了,便再也休想有第二次……”
  小公主含笑截口道:“你放心,你只要能自我手上逃得了,就算你本事,我决不再找你。”
  万老夫人道:“好!”
  抬起头,大步而去,刹那间她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宝玉暗暗忖道:“此人当真是善于变化,也亏有小公主……”瞧了小公主一眼,忍不住走过去,道:“多谢。”
  小公主瞪了他一眼,神情竟立刻变了,甚至连那分冷冰冰的笑容都已消失不见,只是冷冷道:“你谢我做什么?这些事我又不是为你做的。”
  宝玉怔了一怔,道:“但……你们……”
  小公主道:“将你带到白水宫,是我的责任,除此之外,我和你便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关系。你不必谢我,我也不必谢你。”
  宝玉道:“但……但方才你还说……”
  小公主冷笑道:“方才?哼!方才的事早已过去了。你既已不会死,我也死不了,那些话便全都算不得数了。”
  突然扭转身子,跟着万老夫人走去。
  宝玉怔在当地,当真有些哭笑不得。
  他怔了半晌,唯有苦笑自语道:“我只当万老夫人善于变化,哪知还有人变得比万老夫人更凶。但无论她如何变化,我以不变应万变,想来总是最好的法子。”

×      ×      ×

  万老夫人落在小公主掌中,当真是倒霉透顶——她纵然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逃不了。
  半夜,她明明瞧见小公主已睡着了,但只要她一翻身站起来,小公主的眼睛也立刻睁了开来。
  那就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绑住了她的脚似的,她只要稍微动一动,小公主立时就会察觉。
  清晨,万老夫人要解手。
  小公主便道:“去吧!”
  万老夫人见到小公主竟未跟着她,暗中不禁大喜,一关起门,便赶紧自窗子里翻了出来。
  哪知小公主就偏偏又会在她面前出现,偏着头,负着手,笑嘻嘻地瞧着她,笑嘻嘻道:“完了么?”
  除了睡觉和解手的时候,小公主那双圆圆的又亮又迷人的眼睛更是永远在瞧着她、盯着她。
  有时万老夫人故意要绕远路、兜圈子。
  小公主就会在有意无意间喃喃自语道:“若有人想绕远路、兜圈子,那她可就真是找罪受。反正逃不了的,何不将我们快快带去,那时再逃,还有谁会追她?”
  这样过了两三天,万老夫人实在服了。
  她苦笑道:“小公主,你可真是我的小祖宗,我老婆子从来没有服过人,此番可真服了你啦!”
  小公主笑道:“好说好说!不知还有多久才能到白水宫?”
  万老夫人沉吟道:“两天……最多还有两天。”
  宝玉忍不住插嘴道:“原来这白水宫就在这中原之地。”
  万老夫人道:“你当在哪里?”
  宝玉叹道:“江湖中传言,委实将那地方说得神秘了,使得人只道那‘五行魔宫’必定在海外神山上、虚无缥缈间……”
  万老夫人道:“如今你又作何想法?”
  宝玉道:“如今……想来那‘五行宫’最多也不过只是隐藏在某处深山密林中的几幢房屋而已,建筑得或许与庙宇有些相似……或许比庙宇更加辉煌。”
  他微微一笑,道:“我猜得不对么?”
  万老夫人缓缓道:“世上本有些极为普通平凡的事物,经过传说的渲染后而变得神秘起来,再加上人们的幻想,这些事物就更动人,几乎变成神话。”
  宝玉道:“这话本是我方才说过的。”
  万老夫人道:“但有些本只应存在于神话中的事物,却也会存在于世上,这些事物,你若非眼见,是万万难以相信的。”
  宝玉动容道:“五行宫莫非便是如此?”
  万老夫人慢吞吞道:“我老人家可没说过这话。”
  宝玉道:“那……那五行宫究竟是……”
  万老夫人道:“你反正就要见着的,此刻又着急什么?”
  宝玉道:“我只是希望……”
  万老夫人嘴角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缓缓道:“你此刻最好什么也莫要希望,莫要去想,无论如何,你见着那‘五行宫’时,总会大吃一惊就是了。”
  宝玉喃喃道:“真的?大吃一惊?”
  他转身走到窗前,默然半晌,喃喃道:“现在……火魔神的门下必定以为我失信或是失踪了,必定会到处寻找于我……而铁髯道人他们到了大名府后,也必定会到处寻找火魔神的属下,他们也万万想不到我会自己觅路而走的。”
  万老夫人道:“你猜他们能去得成白水宫么?”
  宝玉长叹道:“这就难说了……但愿他们去不成才好。”
  突听一人阴森森笑道:“看来你可能要失望了。”

×      ×      ×

  这时,正是夜深人静。
  此地,正是山村边,山麓下一间小小的客栈,这窗子虽然面对满天繁星,却也面对着无边黑暗。
  窗外,不远处,便是一片野竹林,杂乱的、茂密的竹林,漏不下星光,笑声便是自黑暗的竹林中传出来的。
  竹林后便是起伏的山峦——绵亘不绝的太行山。
  名山、荒村、野店、深夜……这本足够使任何寻常的笑声都变得阴森刺耳,何况这笑声本就带着一股慑人的寒意。
  万老夫人一步窜到窗前,道:“是……是什么人?”
  她不但脸色变了,就连声音也变了。
  宝玉却微微笑道:“这是什么人,你还猜不出来?”
  万老夫人道:“谁?谁……”
  宝玉沉声道:“火魔神,你还不出来?”
  竹林中哈哈笑道:“好耳力,果然好耳力。”
  刺耳的笑声中,一个人缓步而出。在这淡淡的星光下,他整个人看来就像是一团火焰——一团妖异的鬼火。
  宝玉道:“你来得正好,我……”
  火魔神大笑道:“你方才的话全说错了,我早知你必定不会失信,更不会失踪,我也未曾辛苦地到处找你。”
  宝玉道:“那……你怎知我在这里?”
  火魔神道:“有小公主在你身旁,我怎会失去你的行踪?你虽寻不着我,但我却随时可以寻得着你们。”
  宝玉面色突然改变,转目望向小公主,道:“原来……原来你一路上都留下了标志?”
  小公主冷冷道:“不错,这本是理所当然之事,你又有何好吃惊的?”
  宝玉道:“我只当你总会告诉我的。”
  小公主冷笑道:“告诉你?我为何要告诉你?我早就说过,这是我的责任,除此之外,我和你便再也没有别的关系。”
  宝玉默然半晌,长叹道:“不错,是我错了。”
  万老夫人“嗤”的一笑,喃喃道:“多情自古空遗恨,小伙子,我看你……”
  宝玉突然大喝一声,道:“火魔神,你说我还有何失望之处?”
  火魔神缓缓道:“你只望铁髯等人去不成白水宫,但他们却早已去了……非但早已去了,此刻只怕已……”
  宝玉耸然动容,截口道:“他们早已去了?是谁指点他们路途?”
  火魔神道:“便是本宫。”
  宝玉道:“是你?你本来岂非不愿他们来的,此刻为何又……”
  火魔神阴阴恻恻一笑,道:“他们既然一心要去送死,我又何苦不索性成全他们?嘿嘿,他们杀了我属下九人之多,我虽无法报复,但借刀杀人之计……哈哈……哈哈……”这得意的狂笑声,委实胜过任何恶毒的言语。
  宝玉竟似呆在这狂笑声中,说不出话来。

×      ×      ×

  良久良久,他方自喃喃道:“去了又有何妨?以他们几人的武功,天下有何处不可去得?……他们无论走到何处,也不会吃亏的。”
  万老夫人突然嘻嘻笑道:“可笑呀……可笑!”
  宝玉道:“这又有何可笑之处?”
  万老夫人道:“我老人家不是笑别人,笑的只是你。”
  宝玉道:“我有什么可笑之处?”
  万老夫人道:“我笑你明知他们已是凶多吉少,却偏偏还要自己骗自己、自己安慰自己。”
  宝玉厉声道:“我说的乃是实情。”
  万老夫人道:“实情?嘿嘿!我问你,凭火魔神、木郎君等几人,比之铁髯等几人又如何?火魔神等人既然都被赶了出去,铁髯……”
  宝玉不等她话说完,已飞身掠出窗子,掠到卓立在星光下的火魔神面前,一把捏着他的臂,嘶声道:“他们已去了多久?”
  火魔神狞笑道:“许久了……许久了,你纵然此刻就去,也赶不及了。”
  宝玉身子一震,又呆了半晌,大喝道:“白水宫究竟在哪里?此刻你总可说出来了吧!”火魔神缓缓抬起头道:“你先抬起头。”
  宝玉缓缓抬起头来,只见满天星光、巍峨山影。
  他忍不住道:“抬起头又怎样?”
  火魔神道:“你瞧见了什么?”
  宝玉道:“天!星……”
  火魔神道:“还有呢?”
  宝玉道:“还有……哦,山,云山……”
  心念一闪,失声道:“莫非这白水宫便在这太行山里?”
  火魔神缓缓颔首道:“不错。”
  宝玉扭转身子,似乎便要飞掠上山。
  火魔神却已又道:“但你若是一人前去,纵寻上三五个月,也是找不到的。”
  宝玉道:“为什么?”
  火魔神沉声道:“虽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太行山绵延百里,以你一人之力,若想寻遍每一小峰,只怕还不止三五个月。”
  他冷冷一笑,接道:“何况你纵然寻遍每一山峰,也未必找得到。”
  宝玉一跺脚,道:“既是如此,你为何还不快快带我……”
  突听小公主轻叱道:“你给我站住!”
  原来万老夫人已想悄悄溜走。
  此刻她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强笑道:“有了火……火宫主带路,我老婆子可以走了。”
  小公主道:“谁说你可以走了?”
  万老夫人道:“既已有人带路,还要我老婆子何用?”
  宝玉道:“瞧在万大侠之面,让她走吧!”
  万老夫人道:“不错,好姑娘,放了我吧!”
  小公主缓缓道:“放了你?好让你先赶到白水宫去通风报信?……好让你去想些奸计,在一路上害我们?”
  她冷笑一声,接道:“若是换了别人,委实可以放走了,但是你……你不行,你花样太多了,我只有将你留在身边,才能放心。”
  万老夫人倒退几步,噗的坐在椅上,喃喃道:“你何必定要害我……”
  小公主道:“这只能怪你昔日害人害得太多了。”
  万老夫人叹了口气,抓了把桃子、梅子,全都塞在嘴里。在这一路上,她早已又将口袋都装满了。
  小公主道:“你还有何话说?”
  万老夫人嘟嘟嚷嚷喃喃道:“我还有何话好说?碰到你,算我老人家倒霉就是了。奇怪,人家心情坏时,吃不下东西,我怎的心情越坏吃得越多?”

×      ×      ×

  雾,浓雾。
  这已是太行山的山峰。四面俱是乳白色的浓雾——宝玉在清晨的浓雾中上了山,始终都在浓雾的包围中。
  此刻,山已高,他甚至已分不清这是云是雾。
  火魔神已走了。他说:“我已无须上山,当在山下静候佳音。”
  此刻,虽仍有小公主、万老夫人在他身边,但宝玉站在这高山上、迷雾间,心头却不禁油然生出一种寂寞萧索之感。
  放眼望去,山影巍峨——雄壮的、巍峨的山峰,在迷雾中显得有说不出的缥缈,说不出的虚幻。
  他眼中所瞧见的,似乎已再没有一样东西是真实的,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小公主,看来也是那么遥远。
  此刻,唯一真实的只剩下他自己——他自己心头的感觉,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任何言语都难描摹。
  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目的地已在眼前。
  许多日来的期待已将结束,幻想中的一切已将变为真实——而真实却突然变得如此虚幻。
  他微觉迷惘、寂寞,却又难免兴奋、激动。
  他猝然回头道:“还要往哪里走?”
  万老夫人似乎也有些迷醉,随手往上面指了一指。
  宝玉顺着她手指处望去——雾。
  她指的只有雾,浓浓的雾,乳白色的雾。
  宝玉皱眉道:“你莫非认错了?”
  万老夫人道:“没有错。”
  宝玉道:“但那里没有路,那里只有雾。”
  万老夫人嘴角泛起一丝神秘的笑,缓缓道:“神话中的王宫,自然就该在雾之山峰上。”
  宝玉动容道:“雾之山峰?”
  万老夫人喃喃道:“不错,雾之山峰,缥缈虚空。”
  宝玉变色道:“你莫非在说那‘五行宫’只不过是缥缈虚空的传说?”
  万老夫人道:“虚即是实,真即是假,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小公主叱道:“这婆子疯了,莫要听她的。”
  万老夫人格格笑道:“不错,我疯了,我要疯了。”
  小公主道:“但此刻此时,你却疯不得,快……”
  万老夫人突然截口问道:“此刻是什么时候?”
  宝玉道:“只怕已过午时。”
  万老夫人道:“快了……快了……你就快看见了。”
  宝玉道:“什么时候?”
  万老夫人道:“还没到时候,你着急也无用。”
  她竟然盘膝坐了下来。宝玉纵然焦急,却也无法可施。抬头望去,雾似乎更加浓了,但是这时浓雾已渐渐现出一圈光晕,七彩的光晕。

×      ×      ×

  光晕渐大,色彩也渐渐绚丽。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山峰浮沉在这灿烂辉煌、绚丽无方的七彩光晕里,似有似无,似真似幻。
  这当真是神话般的美,美得已近庄严,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忍不住要生出崇敬之心,几乎要跪下去向它膜拜。
  但万老夫人方才手指之处却还是一团迷雾。
  突然间,一道强烈的金光撕裂了浓雾,撞碎了那七彩的光晕,箭也似的笔直照向那团沉沉的迷雾。
  金光照射之处果然出现了奇景。
  一条有着无数级石阶的道路,竟奇迹般在迷雾中出现了,在这光芒映照下,金光灿烂,眩人眼目。
  宝玉竟已不由自主被这奇景所慑,呼吸都似已停止。
  小公主失声道:“呀!果然在这里。”
  万老夫人喃喃道:“这就是雾之山峰……这就是雾之奇迹。它终年都隐藏在浓雾里,每天只不过出现一次,每次只不过短短的一瞬。”
  宝玉叹道:“奇迹……果然是奇迹……”
  万老夫人道:“你如今可相信了么?世上毕竟是有些几近神话之处的。老天爷造物之神妙,毕竟也不是你们这些自作聪明的人所能想象。”
  宝玉眼瞧着这雾般的山峰、这黄金般的石阶,不知不觉间竟似有些痴了,久久都不能动弹。
  而此刻,眩目的金光似已渐渐黯淡。
  万老夫人突然一跃而起,大声道:“要走就得快走,不然,这雾峰便又要瞧不见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一战成功
    第五十九章 多情种子
    第五十八章 绝世一招
    第五十七章 杀手三剑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第五十五章 盗亦有道
    第五十四章 灵犀一点通
    第五十三章 瞒天过海计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第五十一章 大难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