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三章 暗影浮香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暗影浮香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五华山本是昆明城外有名的游赏去处,虽然那绝谷中渺无人迹,但山上游人本多,梅山民和辛捷并没有挣扎许久,便遇着山上的游人,看见他两人的狼狈之状,极惊异地跑过来问有什么事发生,梅山民淡淡地敷衍了几句,找着了两顶送游人上山的山轿,和辛捷坐着下了山,到了昆明城。
  昆明号称四季常春之处,温度自和深山不同,更是四季难见雪花,辛捷觉得奇怪的是梅山民手面的阔绰,他们坐在最好的客寓中,吃着最好的饮食,梅山民还替辛捷买了许多衣服,而且自小到大,年年都有,将辛捷自现在到成人,所需用的衣物都买全了。
  第二天,梅山民雇了辆大车,自昆明出发,大车一路上走得很慢,梅山民也不着急。
  辛捷也不知经过些什么地方,只觉得车子走了很久,渐渐,他的身体已复原了,但他看着梅山民,却仍像是非常孱弱。
  走了月余,已经是仲春了,辛捷只觉路上树木渐绿,也不知究竟到了何处。
  梅山民在路途上,已换过了几次车,这日来到一个村落,那村落不过比辛家村稍许大了些,梅山民又叫车子停了,和辛捷漫步村中。
  辛捷只觉得梅山民心情仿佛甚好,随意说笑着,也不再唤车。
  穿过村落,又走了约莫半里路,梅山民已显出很疲乏的样子,但神情却极兴奋。
  走过一个并不十分浓密的树林,辛捷看到几间很精致的瓦屋,梅山民手指着对辛捷说道:“你看,这就是我的家了。”
  辛捷暗自奇怪着,梅叔叔的家怎会竟远在此处,而他却奇异的在五华山的幽谷里,但是这些问题他都没有仔细地去探讨。
  梅山民走到门前,轻轻地拍了几下门,那暗紫色的大门便立刻应声而开,开门的是瘦削的中年汉子,见是梅山民,便恭敬地弯下腰去,沉声说道:“您回来了。”脸亡丝毫没有任何表情。
  梅山民笑着点了头,拉着辛捷走进大门,辛捷只觉得此房精致已极,屋中布置得更是井然有条,但是偌大几间屋子,都空旷旷地没有人声。
  那瘦削的中年汉子尖锐地看了辛捷一眼,梅山民轻轻拍着辛捷的头说:“这是我收的徒弟,你看好不好?”
  接着他又一笑说道:“她们都好吧?”
  那瘦削的中年汉子微一踌躇,说道:“我已将她们都打发了。”
  梅山民立刻面色大变,急着追问道:“都打发了?”
  那汉子低下头去,说道:“近日江湖传言您已在云南五华山里,遭了剑神厉鹗的毒手,而且江南丐帮中,更盛传有人目睹您的尸身,我考虑再三,恐怕留着她们将来反会生事,便一一将她们打发了,正准备到崆峒山去……”
  梅山民长叹了口气,截住他的话说道:“这样也好,这次我真是死里逃生,将万事都看得淡了,只是她们到底和我相聚一场,你可曾让她们吃了大苦头?还有那缪九娘呢?”
  那瘦削的中年汉子依然神色不动,说道:“您放心,我绝没有让她们吃半点苦头,只是那缪九娘,一听您身遭不测,乘着深夜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下落。”
  梅山民点了点头,黯淡地说道::好,好,这样也好。”
  辛捷听着他们讲话,却丝毫不知道其中意思,呆呆地看着梅山民,梅山民低头发觉了,便拉起他的手,指着那瘦削汉子,说道:“这是我的好弟兄,你以后要叫他侯二叔,只要他喜欢,你以后保险有好处。”
  辛捷抬头望了一眼,低低唤了声:“侯二叔。”那侯二叔仅冷冷看了他一眼。
  辛捷只觉得这侯二叔远不及梅叔叔可亲,赶紧又低下头去,梅山民微笑着抚着他的肩,朝那中年的瘦削汉子说道:“你仍然在上面好了,叫老俞按时送饭下去,你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也不要出去,近几年我恐怕不会再上来了。”
  那瘦削汉子点头说是,忽地双目一张,紧紧盯着梅山民看了一眼,说道:“我看您这次回来,好像有些不对,莫非……”
  梅山民又长叹了口气,说道:“慢慢再说,慢慢再说,日后你总会知道的。”
  说完,他转头拉着辛捷,走出客厅,转到一间非常雅洁的书房,用手按了按那靠墙而立的书架旁的一块花纹砖,书架便突地一分,露出一处地道,石阶直通着地底。
  辛捷不禁看得呆了,梅山民又拉着辛捷往石阶下走去,回手又是一按,那书架又倏然而合,但地道中并未因书架之合而显得黑暗。
  辛捷被这一切所深深地惊异了,但是他素来胆大,而且他知道梅叔叔对他绝无恶意,是以他毫不迟疑地跟着梅山民走下石阶。
  哪知这石阶之下,竟别有天地,真如幻境,一眼望去,只觉得富丽繁华,不可言喻,比上面的那几间房子,又不知强胜多少倍了。
  梅山民带着辛捷在地底转了一圈,地底竟分有七间屋子,间间都是精美绝伦。
  辛捷只觉眼花缭乱,他心中正暗喜着这住处之美,哪知梅山民又带他走进一间屋子。
  辛捷一走进这屋子,就像有一股寒冷之气,扑面而来,此屋中床、几全是石制,四壁也是用青石所铺,石壁上挂着一柄长剑,剑旁悬着一个锦囊,石几上放着一些书籍,除此之外,屋中就别无他物。
  梅山民笑着对辛捷说道:“从今天起,你就要住在这房间里了。”
  辛捷听了,心中一冷,暗忖道:“这地底有这么多房间,他都不要我住,却偏要我住在这鬼房间里……”心中虽在埋怨,面上却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勉强地点了点头。
  梅山民似乎洞悉了他的心意,说道:“我知道你在怪我要你住在此处,可是你也要知道,若有人想住在我这里的七间其他房间,倒还容易,可是要想住在此处,却是难如登天呢。”
  辛捷看着墙上的剑,又想起那侯二叔锐利的目光,和他们两人的对话,突地福至心灵,立刻说道:“我喜欢住在这里。”
  梅山民笑容一敛,目光留恋地在这石室四周一望,感喟着说道:“从今以后,我已和这石室绝缘了,你虽天资甚高,但能否尽传我的‘七艺’,还要看你是否能刻苦用功。”
  辛捷怀疑地问道:“七艺?”
  七妙神君略展笑容,说道:“对了,七艺,你若能尽得我的‘七艺’,何愁大仇不能报呢?”他双目仰望着石屋之顶,叹道:“不但你的大仇待报,我的仇恨也要你去报呢。”
  辛捷望着他,极力地思索着他的话,到目前为止,辛捷还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看来那么孱弱的梅叔叔,就是武林中的第一奇人,七妙神君。
  但是自从他随着梅叔叔回到家以后,这许多奇怪的事,已使他知道梅叔叔一定不是个平常的人。从此,他就在这石室中住了下来。
  这石室是在地底,再加上用具俱是石制,因此终日阴寒,尤其晚上睡眠之时,辛捷觉得这种阴寒之气简直很难忍受。
  日复一日,辛捷也不知过了多久,渐渐,他已能适应这阴寒之气,除了每日有人送来吃食之外,他连梅叔叔都见不到。
  无聊的时候,他开始翻阅石几上的书籍,这些书都浓厚地吸引着他的兴趣,虽然其中有许多地方是他不能了解的,但是他仍仔细地看下去。
  书很快地被看完了,另一批新的书被送来,有时梅叔叔也来教他一些他不懂的地方,日子过得不知不觉,辛捷也不知看了多少书。
  他本是天资绝顶之人,再被这许多书所陶冶,已完全地成为一个智者。
  但是有一天,当他将一批书看完的时候,就不再有书送来,除了一本很薄很薄的手抄本,辛捷看那书扉上写着:“暗影浮香”几个篆字,里面却是一些修为、练气的基础功夫,于是他开始学着七妙神君多年苦研而成的无上内功心法“暗影浮香”。
  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修为进境,但是梅山民却知道,天资绝顶的辛捷,在这专为练功而造的石室中,专心地练着,并没有多久,他只觉得体内的真气,仿佛已变成有形之物,可以随意指挥,而且身体更不知比以前灵便多少,他常常觉得只要自己一提气,便有一种腾空而上的感觉。
  等到“暗影浮香”那本书换为“虬枝剑笈”,而石室中的光线也一天比一天暗的时候,已是辛捷到石室中的第五年了。
  五年中,辛捷已长成为十七岁的少年了,他的心情,已由烦躁不安,而变为无比的宁静,他已由一个常人,而变为非常人了。
  而梅山民这几年来,却变得那么苍老,甚至连须发都斑白,但他的心情,仍是愉快的,他看着辛捷的长成,仿佛是看到自己新的生命,他就觉得一切都已得到了补偿。
  第六年,第七年……日子飞快地过去,长处在石室中的辛捷,几乎忘记了外面的世界,现在,连他自己都知道他自己的武功了。
  他可以在各种姿势下,身躯随意升腾,在平滑的石壁上,他可以随意驻足在任何一处,在已变得完全漆黑的房间里,他可以描绘出一幅极细腻的图画,他唯一不知道的是,他的“剑”、“掌”究竟已有了何种威力,因为在这石室中,他无法考证自己“剑”、“掌”的功力。
  十年了,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他何以能在这石室中度过这么悠长的岁月,他想,这也许是一种探寻知识的欲望和兴趣,使得他能这么做吧,最重要的是,他渴望自己能成为一个非凡的人。因为,有许多许多他应做的事,不是凡人能做得到的。
  终于,梅山民认为辛捷已学到了一切他能教的,甚至有些地方,连当年他自己都没有达到的,而辛捷居然达到了。
  于是,他带着辛捷,走出了那间辛捷曾呆在那里十年的石室。
  当辛捷走出地底,第一眼看见天光时,他的心情是无法描述的,那是一种掺合了喜悦、陌生,以及一些惊奇的情感。
  梅山民指着一张放在书房里的围椅让他坐下,然后笑着道:“这些年来,你觉得你在石室中所受的苦没有白受吧。”
  辛捷感激地垂下头去,低声说道:“这全是梅叔叔的栽培。”
  梅山民笑着点头道:“好,好,你知道就好。”他侧身照了照放在桌上的铜镜,说道:“你看我比在山谷遇见你时老得多了吧!”
  辛捷望着他已斑白的头发,起了皱纹的面孔,那确是已和当年山谷中的书生,大不相同了,于是他小心地说:“梅叔叔是老得多了,但是我看梅叔叔的身体却比那时好多了。”
  梅山民抚摸身上已是松散了的肌肉,愕了一会,突然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辛捷刚想张口回答,一时却呆住了,这问题辛捷在谷中初遇到他时,他就问过辛捷,辛捷那时确是不知,但此时辛捷和他已相处十年,辛捷除了知道他是梅叔叔之外,就一无所知了。
  梅山民并未注意到他的窘态,感喟着道:“听你所说,你的父母也是关中九豪中的人物,你可曾听说过‘关中霸九豪,河洛唯一剑,海内尊七妙,世外有三仙’这句话?”
  辛捷沉思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梅山民道:“这也难怪你,你那时还小,就是听到过,也早已忘记了,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关中地方是关中九豪称霸的,河洛一带,却惟有一个单剑断魂吴诏云可说得上是第一人物,但是海内武林中人,都要尊重的,却是七妙神君,这些都是在武林中享有盛名的,除此之外,更有三个据说已成不坏之身的人物,武林中人只有听说而已,谁也没有见过,大家都以‘世外三仙’来称呼他们三人。”
  他目光中流动着辛捷少见的光芒,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辛捷不敢去打扰他,只是静静地听他继续说着:“现在关中九豪早已散伙,单剑断魂吴诏云,也伤在那些以武林正宗自命的小人手中,早已去世了。而昔日称尊海内的七妙神君呢,喏,就是现在在你身前的人,就是我。”
  辛捷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他从未想到过他的文弱的梅叔叔竟是如此人物。
  梅山民用手轻轻拭着颔下的微须,叹道:“看来芸芸武林中,能屹立不倒的,只有‘世外三仙’了,但我却认为,纵然如此,但空将一身绝技,埋没在山水之间,岂不是可惜了?”
  辛捷仔细地听着,心中涌起许多思潮,十年来的积郁,此刻突然一涌而出,而且雄志顿起,颇想以一身所学,立刻便在武林中一争长短。
  他心中的这些思潮,虽然很难透过他好多年来在地底石室中已凝结成冰的苍白面孔,表现出来,但梅山民从他闪烁的眼神中,仍可看出他的心事。
  于是梅山民说道:“你可知道,我将你带到此处,除了是同情你的遭遇,助你复仇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我看出你的根骨太好,稍一琢磨,便成大器,果然你并没有令我失望,以你现在所具的武功,足可以称霸江湖了,从今天起,你就是第二个七妙神君,我以前从未完成的事,你都要一一替我做好。”
  他脸上闪过喜悦的笑容,说道:“从今以后,七妙神君,又要重现江湖了。”
  辛捷突然接受到这种奇异而兴奋的任务,眼光因兴奋而更闪烁了,他虽没有太大的自信,但是他愿意去闯一闯。
  突然院中有一个轻微的脚步声,那是身具轻功的人由高处落下所发出的声音,而且是极为轻微的,但是那瞒不了在石室中十年苦练的辛捷,他一听声音有异,猛一提气,身躯像一条飞着的鱼一样,从微开着的窗户中滑了出去。
  但院中一片空荡,没有任何人影。
  他极快地在四周略一盘旋,找不到任何可异的现象,失望地又窜回房中。
  他一进房,就看见他原先所坐的椅子上,坐了另外一个人,他从窗口窜进,那人连望都没有望一下,仍然端坐着。
  他奇怪地哼了一声,可是他随即看出那人就是初到此处所见的侯二叔,他暗自惭愧着自己的慌张,躬身叫了声:“侯二叔。”
  侯二叔冷峻的面容,竟似有了笑意,说道:“一别十年,贤侄果然身手不同凡响了,真是所谓一代新人换旧人了。”
  辛捷想到自己虽然极快地窜了出去,但人家却已安坐房中,不禁惭愧地低下头去。
  梅山民说道:“姜是老的辣,捷儿到底经历太少了。”
  他又向侯二叔问道:“事情如何了?”
  侯二叔说道:“大致已办妥了,我在武汉一带,和长江沿岸的大城,都设下了山梅珠宝号,已有十三处,只要一吩咐,捷儿便可去主持了。”
  梅山民点了点头,向辛捷说道:“此番我虽命你去闯荡江湖,却不愿你去和那些武林莽汉争名夺利,已经替你打好了基础,侯二叔在江南一带,已替你设了十几处珠宝号,你从此便是这些珠宝号的东主,我这样做,一来是不要你去受苦,再来也是因为江湖上非钱莫办的事情太多,有了钱,我叫你去替我做的事,就好做得多。”
  他又接着说道:“你这次出去,什么事都可以随心去做,只要不伤害善良的人就行了,除了‘海天双煞’是你要对付之外,中原武林的五大宗派,你更要好好地去对付他们。”
  他说至此处,用手一拍桌子,怒道:“这些人物假冒伪善,背着‘武林正宗’的牌子,却专做些卑鄙无耻的事,你千万要注意。”
  辛捷极兴奋地称是,他虽不了解武林中的情形,但是只要梅叔叔所说的,他却认为是对的,因此日后武林中,平生出天大的风波。
  侯二叔望着自己的手掌,说道:“那剑神厉鹗,现在已是中原武林中的领袖人物,武林中只要“天下第一剑”的传柬一到,天大的事也立刻化解,唉,我若不是昔年受了重伤,双手总是用不得力,我真要找这些人一较长短,现在这些事,都只好等捷儿去做了。”
  说着,他脸上又闪过一丝笑容,道:“从明天起,我就不能再叫你捷儿了。”
  辛捷一愕。
  梅山民笑道:“你今后行走江湖,有许多阅历都还差得太远,而且你和那些珠宝店都没有联络,为了方便起见,我叫你侯二叔陪着你,就算做你的老家人,他要叫你少爷,自是不能再叫你捷儿了。”
  辛捷踌躇着道:“这怎么……”
  侯二叔接口道:“这是我自告奋勇的,你不要多管,从今你就叫我侯二好了。”
  ……
  武昌、汉口、汉阳,三地对峙,中隔长江,自古即为鄂之重镇。
  这日汉口江岸的码头上,一早便来了一群穿着极干净的宝蓝缎面长袍的生意人,望去都像似商号的店东,一个个衣履华贵,气派非凡。
  有些好事的就不免探听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衣服都相同,一早就聚集在码头上。
  打听之下,才知道这些人都是新开张的大珠宝号山梅号的掌柜、店伙,他们聚集在码头上是为了迎接他们的老板。
  人们都是非常势利的,看见这些衣冠楚楚的人物,不过仅是店伙而已,而且又听说汉口的山梅珠宝号不过是十几家分号之一而已,长江沿岸,另外还设有多处,于是都更想一睹这百万大贾的真面目。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江面驶来一艘双桅大船,不但油漆全新,而且装置得富丽堂皇,船头的灯笼上写着斗大的“山梅”两字。
  大家就知道这是山梅珠宝号的店东到了,那些店伙们更是极恭敬地站在码头上等着。
  船上的船夫,都像是极老的水面好手,平稳而迅速地将船靠了岸,搭上跳板,船舱的门帘一掀,走出两个人来。
  其中一个是个年约五十的瘦削汉子,店伙们都认得是当初斥资开号的人,另一个却是个二十上下的英俊年轻人,穿着甚是华丽,面容苍白,气势不凡,神情也倨傲得很。
  大家都知道此人就是山梅号的店东了,他们原先想此人必是个中年的大腹贾,此刻一见,却是个年轻人,都在岸边议论起来。
  此两人不说而知,便是初人江湖的辛捷和乔装老仆的侯二两人了。
  他二人上了岸,辛捷极有分寸地应付了来迎接他的人们,便坐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了的马车,向城里驶去。
  当天下午,刚到汉口的山梅珠宝号店东辛捷,便具名柬邀武汉三镇的镖局镖头,和当地武林中略有名气的人物,第二天晚上在武汉三镇最大的饭馆“岳阳楼”晚膳,而且请大家务必要到。
  一个身家巨万的珠宝号店东,可说是和武林绝对的风马牛不相及,然而他在到埠的第一天,不请与他生意有关的商号老板,却请些武林中人,这件事使得大家都奇怪得很。
  接到请柬的人士,全都不认识具名的人物,探询之下,才知道是个如此的生意人,不免觉得非常奇怪,到别的武林人物处去一问,竟然也是一样,而巳几乎武林、镖局中有头有面的人物,全请到了。
  镖局中人平时和珠宝号店本有联络,但不过都是讨论保镖的事,像这种事虽属初见,在情理上还可以想得出来。
  然而那些平日与保镖无关,甚至有的已经半退休了的武林中人,根本无法猜出这请柬是什么意思,彼此相熟,不免大家猜测,但也猜不出什么结果来,讨论之下,都认为该去一看究竟。
  第二天晚上,岳阳楼门口车水马龙,到的全是响当当的人物,连一些身份较高,平日架子也大的角色,像武威镖局的总镖头金弓神弹范治成,信阳镖局的总镖头银枪孟伯起等人,也都到了。
  岳阳楼上早已摆好几张桌面,可是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仍未看到主人的影子,只有几个山梅号的伙计在招呼着。
  于是这些武林豪士,不免一个个火冒三丈,正待发作之际,那些店伙们已经在高声呼道:“辛老板来了,辛老板来了。”
  登登登楼梯响处,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群豪也俱未想到这“辛老板”竟是个这样的俊品人物,惊奇之下,火气都减了不少。
  辛捷一上楼来,就满面春风地抱拳说道:“各位久候了,实是抱歉之至,小弟俗务太多,还请各位恕罪。”
  接着他就挨个地向那些武林人物请教姓名,握手寒暄。
  筵席随即开上,辛捷拱手肃客入座,酒过三巡,辛捷朗声说道:“小弟虽是个浑身铜臭的小商人,却自幼即喜结交武林豪士,这次小弟开设这些行号,也是想在各处多交些朋友的意思,此次不辞冒昧,将各位大驾请来,实因小弟久闻鄂中豪士如云,武当门下的弟子,更是个个身怀绝技,久想一睹风采之故。”
  他目光横扫,极留心地观看座上人物的表情,当他看到其中有些不是武当门下的豪士,脸上已有不悦之色,心中暗喜,笑着接道:“小弟虽是不会武技,但却懂得一点,日后如果有缘,但望能见识各位的绝技,尤其武当的剑法,更是久仰了。”
  他两次提到武当,却故意地未提中原其他四大宗派,座上诸豪,已在不满了。
  哪知他一举酒杯,又说道:“今日我这第一杯酒,却要敬敬武当门下的九宫剑李大侠,来来来,李大侠,我们干这一杯。”
  那九宫剑李治华,虽是武当门下弟子,但在武汉三镇,并算不上一流人物,此刻他见辛捷首先便向他敬酒,不免高兴得很。
  他举起酒杯,站了起来说道:“承辛老板看得起我们武当派,我李治华实在感激,我李治华虽然不足道哉,但我们武当派,倒的确是武林之首,小弟也就厚颜干了辛老板的酒了。”
  他话刚说完,哪知“当”一声,手中酒杯竟被击得粉碎。
  那李治华正自志得意满之际,手上酒杯,忽当地一声,被击得粉碎,杯中之酒,洒得他青蓝的武士衣上满处皆是。
  座上俱为武林中人,眼力多快,早看出那是坐在信阳镖局的总镖头银枪孟伯起身侧,面色淡黄的人,在李治华兴高采烈地夸耀着武当派时,手微一扬,手中的牙筷,便将那杯击碎。
  那牙筷去势颇急,力道又猛,击中酒杯后,仍直飞出去,“夺”地一声,竟深深嵌入墙里。
  李治华酒杯被击,面色立变,四面一顾,见诸人都在惊愕地望着那面色淡黄的汉子。
  他心中奇怪,知道酒杯必是被此人击碎,但自己却和此人素不相识,而且自己在武汉多年,看来此人绝非武汉地面的豪客,怎地却出手击碎自己的酒杯?须知此事甚失面子,武林中若有此事发生,除了动手解决之外,别无他法。
  李治华面如凝霜,怒道:“相好的,你这是干什么,要对付我姓李的,只管划出道儿就是,说什么我姓李的全接住你的。”
  辛捷见有人出手击碎李治华的酒杯,心中暗喜,忖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而且来得这么快,连我都有些意外呢。”
  但是他面上却作出一副惶恐的样子,双手连摆道:“有什么话好说,有什么话好说,千万别动怒,这样小弟太难为情了。”
  那面色淡黄的汉子,双手朝辛捷一拱,站了起来,连眼角都没有向李治华瞟一下,似乎对李治华完全不屑一顾。
  李治华的怒火不由更盛,他虽非武林里的一等角色,但有人当着如许豪士,公然的侮辱了他,而且是这样地轻蔑的侮辱。
  他恶毒的望着那人,那人却似全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从容地向辛捷说道:“在下于一飞,偶游武汉,闻人言及辛老板的盛举,心里向往得很,遂做了个不速之客,还望辛老板恕罪。”
  辛捷听他一报名字,心中更喜,忖道:“这于一飞大约就是侯二叔所说的崆峒三绝剑中的地绝剑了,此事若由他开场,那就更好了。”
  他心里在转着念头,嘴里却说道:“小弟今日之举,为的就是结交天下好汉,于大侠肯赏光,小弟实是求之不得。”他眼角横扫了李治华一眼,见李治华神色更是难看,而且还微露出些不安,知道这于一飞的名头,已然惊震了他,若然他缩头一怕事,这事又闹不起来了,心中一转,便又有了计较。
  于是他接着说:“只是这位李大侠,是武当高徒。于大侠莫非和李大侠结有什么梁子,依小弟之见,还是算了吧。”
  他话中又微微带出武当派,地绝剑仰首哈哈一阵大笑。扛傲地说:“于某人虽然不才,但若说这姓李的和于某人结下梁子,哼,他还不配,我于某人不过看他口发狂言,才出手教训教训他。”
  座上诸人,一看便知此事今日又是个不了之局,那地绝剑于一飞乃武林第一剑,剑神厉鹗的第二个弟子,与天绝剑诸葛明,人绝剑苏映雪,并称为“崆峒三绝剑”,近年早已名动武林。
  那李治华在武林中虽是平平之辈,但亦是武当弟子,武当派向以天下第一宗派自称,门下弟子也都是些倨桀的角色,怎会在人前甘受此辱。
  但事不干己,大家都冷眼看着此事的进展,无人发言劝解。
  李治华站在那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自忖武功,实非地绝剑于一飞的对手,但他究竟在武汉地面上也算得上一号人物,无论如何,也得要想出法子来挽回自己的面子。
  他想来想去,心中有了个主意,于是他做出极端愤怒的样子,猛地一拍桌子,叱道:“姓于的,你少卖狂,别人畏惧你‘崆峒三绝剑’,我李治华倒要见识见识你到底有什么出人头地的功夫。”
  他四顾群豪,看见诸人面上,都露出些惊诧之容,皆因这李治华平日都是嘴上的把式,真遇上事总是缩头一躲,想不到今日遇到了向称扎手的于一飞,却一点也不含糊。
  哪知李治华心中却另有计较,他也怕于一飞的武功,以他的个性,怎会吃此眼前亏?但是他却想将自己和于一飞之争,变为“武当”和“崆峒”之争,这样一来,无论何事,都有武当派来替他出头,而他本身,却一点也不会受损。
  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却不知因此一来,武林中平生出偌大风波,弄得“武当”、“崆峒”声威赫赫的两派,从此一蹶不振。
  他心中所打的算盘,正是辛捷所冀求的,但辛捷却做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走出座来,劝解着说:“这是何苦呢?李大侠……”
  李治华一摆手,拦住辛捷的话头,说道:“辛老板不要多说了,我李治华岂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会在此欢聚上生事,姓于的,你若是有种的,三日之后,子正时刻,你我在黄鹤楼下一决生死。”
  于一飞眼一瞪,目光宛如利剪,瞪在李治华的脸上。
  李治华心中一凛,他知道于一飞若然此时就动手,自己必然讨不了好去,于是他脚下揩油,做出气愤之状,蹭、蹭、蹭下楼去了。
  于一飞脸带不屑之容,冷笑道:“想不到堂堂武当门弟子,却是些无耻的小人。”
  辛捷见李治华一走,心里暗暗好笑,但却做出摇头惋惜的样子,附合着于一飞说道:“唉!我也想不到,我原以为……”
  他故意一顿,然后改变话头说道:“于大侠英姿潇洒,不敢请问是哪大宗派的门下?”
  于一飞人最吃捧,听到辛捷捧他,高兴地说道:“辛老板太客气了,小弟不才,恩师却是当今天下无人不敬仰的人物,辛老板既然好武,可曾听说过‘天下第一剑’的名头?”
  辛捷一拍前额,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小弟真是糊涂,听了于大侠的名字,早该想到是当今天下武林第一高人的剑神厉大侠的门下,名动武林的‘崆峒三绝剑’了。”
  他举起酒杯,仰首干了,笑道:“不知之罪,小弟该罚一杯。”
  他举起壶来,又斟了一杯酒,环顾四座说道:“诸位切莫因些许小事,败了清兴,今日不醉无归,各位一定要尽欢而散才是。”
  说着他拍了两下巴掌,一个酒店中的伙计应声而来,巴结地问道:“老爷有什么事吩咐?”
  辛捷笑道:“今日座中俱是英雄,有英雄不可无美人相伴,你去把城里有名的粉头全给我叫来,不论是谁,只要来的,一律给一百两银子。”
  店伙一听,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位老爷出手真大方,一出手就是一百两银子,须知按当时的物价,一座顶上好的燕翅席,才只一两二分银子,一百两银子足够中等人家好几个月的嚼铡了。
  喜的是,这一趟又大有油水可赚,忙更巴结地应声去了。
  座上诸豪,不但惊异着他的豪阔,而且辛捷此举,更是投了大家的脾胃,大家轰然一阵欢呼,都对辛捷有了好感。
  于一飞也自笑道:“辛老板真是一位挥金如土的公子,和那些满身铜臭的商人大不相同,小弟不嫌冒昧,倒想和阁下交个朋友。”
  辛捷把着于一飞的臂笑道:“这真是小弟生平最大的快事了。”
  他四顾群豪,又说道:“小弟碌碌一介凡夫,能交到这许多英雄豪杰,就是贴上身家性命,也是高兴的,来,大家干一杯。”
  他又举起酒杯,仰首一饮而尽,群豪也俱都干了一杯。
  辛捷风流倜傥,复又慷慨多金,这群武林豪客,俱都存了交结之心。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在羡慕着辛捷,也在谈论着方才的事故。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