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四章 神君复现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神君复现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突地楼下的堂倌,扯直喉咙叫道:“翠喜班的倌人玉风、玉兰和小翠、玉喜四位到了。”接着楼梯上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群豪精神一振,眼光都朝向楼梯口,果然婀婀伫伫走来四位丽人,俱都满头珠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上楼就对群豪嫣然一笑。
  这些武林豪客,大半是风月场中的熟客,见了此四女上来,纷纷一阵嘻笑,有相熟的便走上去接着让座,辛捷也招呼着。
  过了一会,堂倌又喊道:“风林班的倌人,稚风、美林、白莉三位到了。”
  接着堂倌又喊了几遍,总之城中稍有名气的妓院里妓女,大半都来了。
  这也是钱能通神,她们本以此为生,听到有如此豪客,谁不想巴结?
  这些女子一上楼来,楼上自然又是一番景象,有的还不过仅仅斟酒猜拳,打情骂俏,有的本是相好,竟就拉来坐到膝上,公然调笑了。
  辛捷装做出一副老练的样子,但他虽然生性不羁,却到底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场合,心里也微微有些作慌,强自镇定着。
  群豪一看辛捷仍然在独自坐着,金弓神弹便笑着说:“我们只顾自己玩乐,却把主人冷落了,真是该罚,真是该罚。”
  辛捷笑道:“诸位自管尽欢,小弟初到此城,还生疏得很呢。”
  这些粉头一听之下,才知道此人就是挥金如土的阔少,再加上辛捷英姿挺秀,姐儿爱钞,也爱俏,媚目都飞到辛捷身上。
  风林班的稚风,是武汉镇数一数二的红倌人,她站了起来,俏生生地走到辛捷身旁,挨在辛捷身上,娇笑道:“嗳,你家贵姓呀,怎么从来没有到我们那儿去坐坐?”
  说着,她的一只纤纤玉手,就搭到辛捷肩上,辛捷只觉得一阵甜腻的香气,直冲入鼻孔,心里也砰然加速了跳动。
  稚风的春葱般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撩着辛捷的耳朵,见辛捷不说话,粉脸偎到他耳旁,俏说道:“你说话呀。”
  辛捷对些庸俗脂粉,心中虽觉得有些厌烦,但他天性本就倜傥不羁,再加上他十年来都受着七妙神君梅山民的熏陶,觉得除了是真正有关道德、仁义的事以外,其余却可随意行之。
  何况他知道,他既以章台走马的王孙公子身份出现,日后这种场合还多的是。
  于是他笑着握起稚风的手,说道:“以后我可要去走走了。”
  稚风咯咯一阵娇笑,索性也坐到辛捷身上,说道:“我知道你是骗我的。”
  银枪孟伯起站了起来,笑指着二人说道:“你们看,稚风这小妮子,有了知情识趣的辛公子,就把我们这些老粗丢开了。”
  群豪又是一阵大笑,金弓神弹说道:“这也该罚,罚这小妮子唱一段给我们听听。”
  群豪又哄然应好。
  稚凤撒娇着不依道:“范爷最坏了,人家不会唱,唱什么呀?”
  辛捷也笑着怂恿,稚风仰头向辛捷俏说道:“我只唱给你听。”
  说着她站了起来,仍然依在辛捷身旁,纤手一拢鬓角,歌道:“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她轻轻用手指骚着辛捷的背,辛捷一抬头,正见她低头嫣然望着自己,歌道:“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她将这首南宋一大词家周邦彦的“少年游”唱得娓娓动听,而且娇声婉转,眼波暗语,会意人当知其中又别有所寄。
  群豪又哄然叫着好,银枪孟伯起却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花丛中也可称得上是老手,此刻笑着叫道:“你们看,辛公子才来一天,已经有佳人留宿了,看样子今夜辛公子是注定要留在温柔乡了。”
  稚风又是一阵娇笑,不胜娇羞地一头钻进辛捷怀里,辛捷心中又猛地一跳。
  春上酒楼,时间在欢乐中飞快地流过去,酒在添着,菜也在添着。
  但是终于到了该散的时候了。
  那些身份较低,名头较弱的,便先走了,越走越多,那些班子里的粉头,也大多在账房处领了银子走了。
  到后来酒楼上只剩下金弓神弹范治成、银枪孟伯起,和地绝剑于一飞、辛捷,以及凤林班的稚风、美林,翠喜班的玉风、小翠几个人。
  稚风一直腻在辛捷身上,金弓神弹笑说:“我们也该走了,让辛兄静静地到稚凤那里去聊聊,免得稚凤这小妮子怪我们不知趣。”
  说着就站了起来,拉着银枪孟伯起要走,翠喜、玉风也在打趣着。
  辛捷这才真的慌了,忙道:“于大侠千万不能走,今夜一起到小弟住处去,你我一见如故,小弟要和兄台作个长夜之饮。”
  稚风咬着嘴拧了辛捷一把,于一飞见了,忍不住笑道:“小弟倒是想去,只怕人家稚风姑娘不答应,哈,哈。”
  辛捷自怀中掏出几颗晶莹的珍珠,那都是些价值不菲的珍物,他递给了美林、翠喜、玉风每人一粒,她们都高兴地谢了接过。
  他又将剩下的几粒,一股儿塞在稚风手上,说道:“今天你先走吧,过两天我再到你那里去,你放心,我一定会去的。”
  稚风哪曾见过这样的豪客,温柔地凑到辛捷耳旁,说道:“我一定等你。”于是她婀娜地站了起来,招呼着美林、玉风一起走了,走到梯口,她还回头向辛捷嫣然一顾,辛捷暗笑道:“梅叔叔本说他的‘七艺’我只学得了其六,可是他想不到如今我却学全了。”
  他又望了金弓神弹、银枪孟伯起和于一飞一眼,忖道:“今晚我的收获,倒的确不少,梅叔叔若是知道了,也必然高兴得很。”
  银枪孟伯起道:“今天能交得辛兄这样的朋友,我实在高兴得很,日后辛兄如长住此地,小弟必定要常去拜访的。”
  金弓神弹也忙说道:“那是当然,就是辛兄不请,小弟也要厚着脸皮去的。”
  辛捷笑道:“今日未竟之欢,过两天小弟一定要再请两位尽之。”
  于是他客气地将他们两人送到楼下,回顾于一飞道:“于兄如方便,就请到小弟处去。”
  于一飞道:“小弟本是经过此间,到武当山去为家师索回一物,今晚便要走的,哪知却结交到辛兄这样的朋友。”
  他双眉一皱,脸上露出肃杀之气,又说道:“何况小弟三日后还有些未了之事,说不得只好打扰辛兄三五天了。”
  辛捷忙道:“于兄如肯留下,小弟实在高兴得很,这三天我定要好好地陪于兄尽尽欢。”他歇口气,又说道:“只是三日之后,于兄可要千万小心,那姓李的必是邀集帮手去了。唉,小弟实是无能,手无缚鸡之力,不能助于兄一臂。”
  于一飞狂笑一声,拍着辛捷的肩道:“辛兄只管放心,小弟实还未将那些人放在心上。”语气之间,有着太多的自信。
  辛捷道:“我仿佛听说‘武当’、‘崆峒’本为连手,于兄此举,是否……”
  于一飞鼻孔里哼了一声,说道:“小弟若非为了‘武当派’十余年前和家师的一点交情,今夜怎会让那姓李的从容走去。”
  他又道:“辛兄有所不知,那‘武当’扛着‘武林第一宗派’的招牌,狂妄自大的不得了,其实武当门徒,却都是些酒囊饭袋,家师本告诫我等,在今年秋天泰山绝顶的剑会以前,不要和武当门人结怨,但今日这样一来,小弟却要先杀杀他们的骄气,即使家师怪罪,也说不得了。”
  辛捷问道:“那泰山绝顶的剑会,可就是以五大宗派为首,柬邀武林中人到泰山绝顶一较武功,争那天下第一剑的名头?若是这样,倒也不争也罢,试想当今天下,还有能胜过令师的人吗?”
  于一飞得意地笑道:“那个自然,泰山之会,十年一期,十年前家师以掌中之剑,技压群雄,取得“天下第一剑”的名号,连峨嵋的苦庵上人和以内家剑法自鸣的武当掌教赤阳道长等人,都甘拜下风,只是这泰山之会却立下一条规约,那就是上一次与会比试之人,下一次就不得参加。”
  他双眉一轩,意气飞扬,说道:“是以这次泰山之会,就是我等一辈的天下了。”
  辛捷暗哼一声,口中却奉承着说:“崆峒三绝剑,名满武林,看来‘天下第一剑’的名号,又非你们崆峒莫属了。”
  于一飞哈哈一笑,像是对辛捷的话默认了,辛捷胸中又暗哼了一下,目中流出异样的光彩。
  但是于一飞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随着辛捷上了车子,兴高采烈地走了,像是他已手持着剑,站在泰山顶上,被武林称为“天下第一剑”的样子。
  车中两人,心中各有心事,是以只有车声辚辚,两人都未说话。
  忽然车顶上,扑地一声大震,似乎有个很重的东西,落在车顶上。
  辛捷、于一飞两人皆自一惊。
  又听得那车顶上有一个娇嫩的少女音,喘着气说道:“快走,快走,不许停下来。”
  接着马车便加快了速度向前奔去,似乎是因为马车夫受了这个少女的威胁,而不得不策马狂奔,显然那少女手中必有利刃。
  车中两人,俱是武林中一等一角色,辛捷伪装不懂武技,此刻只不过皱了皱眉,心中暗自奇怪着这事,他想:“这难道是拦路打劫的吗?但从这女子落到车顶上的身法听来,轻功不过平平,而且喘气之声颇急,又像是在被人追赶着。”
  于一飞却一拉辛捷衣角,低声说道:“辛兄,这女子好生不开眼,居然在我等所乘的车上,弄起手脚来,今夜反正无事,小弟就拿此女开个玩笑,以搏辛兄一乐,也借此惩戒她。”
  他话说完,一支车厢后的窗子,微一用力,身躯便像一条游鱼,自座中滑出窗外,身手的敏捷,的确无愧在武林中享有盛名。
  辛捷随听那车上少女一声惊叫,叱道:“你这恶……”
  但她尚未说完,便突然顿住,辛捷知道她已被于一飞制住。
  果然,车窗外于一飞喊道:“辛兄接着。”辛捷一回头,只见于一飞已将一人自窗外抛人,辛捷下意识地一伸手,轻易地将她接着,但又忽然想起自己伪装的身份,周身力道猛懈,随着那抛来之势,两人一起跌落在地上。
  辛捷立时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极柔软而温暖的身躯,而且刚好与他面对面,娇喘吁吁,都吐在他脸上。
  辛捷脸上一热,他知道这少女必定已被于一飞点住穴道,但那少女神智仍清,一看自己的脸正贴在一个男子的脸上,而且声息互闻,但她又苦于丝毫不能动转,羞得只好将眼睛闭上。
  于一飞自后窗轻巧地翻了进来,看见两人正蜷伏在车厢内一块并不甚大的地方上,哈哈一笑,轻伸猿臂,将那少女抄了起来。
  辛捷这时才挣扎着爬起来,喘着气,埋怨地说道:“于兄又非不知,小弟怎接得住。”
  他一眼望见那少女已被于一飞放在座上,于一飞笑道:“辛兄应当感激小弟才是,将这样一个美人,送到阁下怀里,怎地却埋怨起小弟来了。”
  辛捷见那少女虽然鬓发零乱,衣着不整,但却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她此刻仍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盖在眼帘上,丰满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辛捷想起方才的情景,脸上又是一热。
  他忙自清了清喉咙,掩饰着自己窘态,问道:“这位姑娘怎的深夜跳到我等的车顶上来,请姑娘说个清楚。”
  那少女听了,突地睁开眼睛,两道黑白分明,秋水为神的眼光,在辛捷和于一飞脸上一扫,似乎发觉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人,心情一松,脸上泛起一丝宽慰的笑意,张口想说话,但她瞬即发觉自己除了眼皮可以开阉之外,周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辛捷一看于一飞所用的点穴手法,虽将人制住,但却并不伤人,不禁暗自对于一飞略有好感,觉得他做事尚有分寸。
  于一飞一笑,伸手极快地在那少女胁下,背脊上一拍,那少女沉重地透了一口气,抬了抬手,身躯竟能动转了。
  此时车行已缓,外面街道极为静寂,店铺、人家都也熄了灯睡觉了。
  突然一个粗哑喉咙的声音喊道:“并肩子,上呀,雏儿入了活窑了。”
  于一飞剑眉又是一轩,那少女却扑地跪在地上,哀求着说道:“两位千万要救救我,这些都不是好人,他们要……”
  她脸上一红,话又说不下去了,但辛捷和于一飞都已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于一飞到底是武林正宗,一听不由大怒,说道:“这般家伙也太可恶了,居然在这城里就撒野逞凶。”他转头向那少女问道:“他们是谁,你可认识他们?”
  那少女刚摇了摇头,车外街道上又“噗噗”几声,像是有几个人从房上跳下来,马车夫也是一声惊呼,接着先前那粗哑喉咙的声音在喝叱着:“喂,这辆车子快给我停下。”
  辛捷自己虽不能动手,但他却知道凭于一飞身手,要对付这类似无赖的强盗,简直太容易了,因此他静静地坐着,要看于一飞怎么应付此事,也想看看于一飞在剑法上到底有何造诣。
  车子停了,那少女惊慌地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两眼恐惧地望着外面。
  辛捷也探首外望,看见车前站着有七、八个手里拿着明晃晃尖刀的汉子。
  其中一个舞动着手里的刀说道:“喂!车里的人听着,我们是长江下游水路总瓢把子小神龙贺信雄的弟兄,今日路过此地,并不想打扰良民,只是刚才有一个自我们船上逃下的女子,跑进你们车里,你们快将她放下来,什么事都没有。”
  于一飞哼了一声,推开车门,傲然走了出去,叱道:“什么女子不女子的,这车上没有,就是有,也不能交给你们。”
  那些汉子看见于一飞身后背着剑,说话又满不在乎,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那先前发话的汉子,好像是其中的头子,此刻走了上来,一抱拳,说道:“相好的看样子也是线上的朋友,请报个万儿来,卖咱们一个交情,日后我们贺当家一定有补报之处。”
  于一飞猛地抬眼,冷冷说道:“什么交情不交情,大爷全不懂这一套,你们若是识趣的快夹着尾巴滚蛋,不然你们想走却也走不了啦。”
  那汉子满以为自己讲的话有板有眼,哪知人家全不买账,而且看样子简直没把自己这班人看在眼里,气得哇哇叫道:“相好的,你敢情想找死呀。”说着话,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刀光一闪,“力劈华山”劈向于一飞头上。
  于一飞不避不闪,看见刀光已在头上,右手一伸,用食、中二指竟挟住那柄直往下劈的大刀,左手一挥,叱道:“躺下。”
  那汉子果然听话,随着于一飞挥手之势,远远跌倒地上。
  车里的辛捷,见那汉子如此脓包,不觉有些失望,他原想借此看看于一飞的武功,哪知于一飞一举手,已解决了一个。
  其余的那些汉子,立时一阵纷乱,但他们不过只懂得三招两式,若论武功,简直谈也谈不上,不过只是仗着人多,打着烂仗而已,看到于一飞这种身怀绝技的内家剑手,正是他们活该倒霉,七、八个人举着刀上来,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已被跌得七晕八素,连于一飞的衣袂都没有碰到。
  那最先跌在地上的汉子,已爬了起来,忽然高兴地叫道:“好了,好了,二当家的来了,并肩子住手吧,看这小子还发不发横。”
  那些汉子果然齐都住了手,一个身材颀长,满身白衣的汉子如飞奔了来,一看自己的弟兄有的跌倒在地上,有的垂头丧气地拿着刀站在旁边,再看到车旁稳如山巅站着的于一飞,心中已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双眉一皱,走了上来,朝于一飞说道:“这位朋友请了,在下等与朋友井水不犯河水,莫非朋友和那小妞儿有什么关系,硬要宋架这横梁,这也好说,朋友只要报上个万儿,若真是成名露脸人物,我江里白龙马上拍手一走,这小妞儿就算是朋友你的了。”
  于一飞一听江里白龙的名头,便知道此人也是个角色,只因长江一带,水路绿林虽明是奉小龙神贺信雄为总瓢把子,但帮里大大小小的事,却是全由江里白龙孙超远作主。
  这江里白龙不但水上、陆上的功夫都有两下,而且为人睿智百出,在长江一带,声名颇响,地绝剑走动江湖,也曾听到过他的名头。
  此刻他见江里白龙身材颀长,双目炯然,倒也像是个人物,便说道:“其实这小妞儿和我于某人也没有干系,只是我于某人却看不惯别人欺凌弱女,想孙当家的也是成名露脸的好汉,何苦紧紧迫着一个女子,就看在我于一飞的面上,饶了她吧。”
  地绝剑于一飞并不是什么真正仗义锄强的人物,刚才激于一时义气,包揽下此事,后来一想,又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何苦平空结下这等强仇,此刻他说出此话,便想江里白龙能买自己一个面子,将此事扯过去就算了,免得再多惹事非。
  那江里白龙惊哦了一声,上下打量着于一飞几眼,说道:“原来阁下就是‘崆峒三绝剑’里的地绝剑于二爷,其实凭着你于二爷一句话,放走这小妞儿有什么可说的。”
  于一飞一乐,心想这江里白龙果然识得好歹,哪知孙超远又接着说道:“只是这小妞儿却也不是敝帮里的货色,而是另外一人托敝帮保管的,敝帮委实招惹此人不起,说起来,于二爷也许对此人也有个认识,也会买他一个交情。”
  于一飞忙问道:“此人是谁?”
  孙超远神秘地一笑,左掌向空中虚按了一下,右手拇指一伸,做了个手势,说道:“就是他。”
  于一飞见了这个手式,面色一变,沉吟了半晌,说道:“这小妞儿既是此人所交托的,当然无话可说。”他一指车内,说道:“哪!这小妞儿就在车内,孙当家的自己动手好了。”
  辛捷在车内一听,更是一惊,暗忖道:“这地绝剑于一飞名头颇大,武功不弱,而且又有靠山,仗着剑神厉鹗,狂傲得不得了,何以看了这个手式,就乖乖地不再说话?那手式所代表的人物,岂非不可思议了,但却又是谁呢?”
  那少女见于一飞从容地就将那些汉子击败,正高兴着自己已得救了,哪知事情却变得如此,她哀怨地看了辛捷一眼。
  辛捷只觉得她的眼光像是直刺入自己心里,几乎马上就要不顾一切挺身而出来相助,但他转念又想起自己所负的使命,和自己对将来的抱负,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使他压制了此刻的激动。
  转眼,那江里白龙已走到车旁,伸进头来笑嘻嘻对那少女说道:“方姑娘,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着我走吧!逃有什么用呢?凭你身上这点儿本事,还想逃到哪里去吗?”
  那少女将身体更缩在角落里,全身蜷做一团,辛捷看了,心里难受得很,想了想,突然说道:“你快点跟人家去吧!不然……”
  那少女见辛捷一发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眼色包含着那么多的怨恨,使得辛捷心中又是一动,不得不极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感。
  江里白龙一伸手,拉着她的臂膀就往外拖,那少女一甩手,强忍着,恨声说:“走就走,你再拖姑娘可要骂你了。”
  她突然一挺腰,站到地上,走出了车厢,再也不望辛捷一眼。
  江里白龙微一示意,就有两个粗长大汉一边一个架住那少女的双手,那少女虽想挣扎,但她哪里有那两个大汉的蛮力?
  孙超远遂向于一飞一抱拳,说道:“于大侠今天高抬贵手,不但我孙某人感激不尽,就是我们贺当家的和那位主儿,若是知道,也必有补报于大侠之处,今日就此别过。”
  说着便扬长去了。
  于一飞讪讪地走上车来,朝辛捷勉强笑道:“今天我们真是自讨没趣,唉,若不是这个主儿,也还罢了,却又偏偏是他。”
  辛捷忙问道:“他到底是谁呀?小弟却如闷在鼓里。”
  于一飞摇了摇头,说道:“武林中有些事辛兄是无法明了的,改日有机会再详谈吧。”
  辛捷知他不愿说出,反正自己此时已有了打算,遂也不再问。
  车子很快地到了辛捷所设的山梅珠宝店,那是一间规模气派都相当大的店铺,车夫路上遇到这些事,恨不得马上缩进被窝睡觉,此刻一见已回到了家,连忙跳下车去敲起门来。
  店里一个睡意蒙胧的声音没好气的问道:“是谁在敲门呀?”
  车夫答道:“是老板回来了。”
  那声音立刻变得热情而巴结,喊道:“来了,来了,马上来。”
  于一飞经过此事后,似乎也觉得脸上挂不住,无精打采地,进了店后,辛捷便招呼他睡了。
  夜更深,山梅珠宝店里,突然极快地闪出一条人影,向江岸飞身而去。
  那种超绝的轻功功夫,的确是武林罕见,只是稍稍的一沾屋面,便横越出很远,以至看起来只像一道光,并不能看出他身形的轮廓。
  晃眼,那人影便到了江边,但是他却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之处,只在江岸处极快地飘动着,找寻着他的目标。
  此刻岸边停泊的船只上,都没有了灯光,只有江心几艘捕鱼的小艇,点着一盏萤萤灯光,一闪一闪地发出黯淡的昏黄之色。
  那人影像是有些失望,停顿了一会,忽地掠起如鹰,飞落在一艘较大的商船上,极轻巧的四周察看了一遍。
  然后,他又掠至第二艘,第三艘,但似乎其中都没有他所要寻找之物。
  忽然,他发现在离岸甚远的地方,并排泊着两艘大船,而且其中一艘船上,仍然点着灯火,远远望去,窗里也像还有动着的人影。
  那两艘船离岸还有二十余丈远近,即使站在离它最近的船上,也还相隔着十余丈的距离,他犹疑了一会,显然这距离的确是太远了。
  江上的风很大,吹得船上挂的灯笼,在风中摇曳着,那人影突一伸手,将挂着的灯笼拿在手中,端详了半刻。
  他像是突然有了个主意,轻轻地飞身,就着灯笼上的绳子,将那灯笼套在脚上。
  于是他猛一提气,身形嗖地往江中窜去,这一窜至少有五六丈远近。
  在落水之际,他脚上套着的灯笼,平着水面一拍,人又借势窜了三四丈,又在空中一换气,一个曼妙转侧,又将脚上的灯笼解在手里。
  此时他离那两艘船还有五、六丈之遥,但看见他像是已快力竭而落水,忽然在将落未落之际,在水面上平着身子一掠,手里拿着的灯笼,又朝水面上一拍,身躯像一只抄水的蜻蜓,毫无声息地落在那两艘船上,像是没有一丝重量。
  这一切都是美妙而惊人的,连他自己都在暗地高兴着,星光映得他蒙在一块上面绣着梅花的帕子后的眼睛,流动着得意的光辉。
  他整了整斜背在背后的一柄形式颇古的长剑,一掠而至那扇仍然亮着粉光的窗前,就着窗子的隙缝向里一望,看见船里放着一张八仙桌子,桌子边正有两个汉子在饮着酒,一桌子上放着几样菜肴,他认得其中一人正是江里白龙孙超远。
  他心中暗忖道:“这另外一人想必就是小龙神贺信雄了。”
  然后他极快地掠至另一窗子,窗内虽未点灯,但借着邻窗的灯火,仍然有些亮光,他又侧目一望,见里面果然有个女子侧卧在床上,正瞪着两只大眼睛,望着窗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平着手掌放在窗纸上,一会那窗纸似乎被热力所熔,无声无息地破了一大块,那女子仍未发觉,像是她所想的是个她极关心的问题,是以别的事就全然没有注意了。
  突然,他不再顾虑他会弄出声音,伸手一拍窗子,那窗子便被拍成粉碎。
  接着他闪电般窜到床上,伸手在那惊慌的女子足心旁的“碧泉穴”一点,制止了那女子不必要的惊呼和动弹。
  此时外面所坐的两人已同时窜了进去,厉声喝问道:“是谁?”
  他却横手抱着那女子,身形微动,竟从那两人身侧穿了过去,大剌剌地往桌旁的椅子上一坐,将那女子斜斜地靠坐在桌旁。
  那两人果真是长江水路的总瓢把子小龙神贺信雄和江里白龙孙超远,论武功两人亦是不弱,但此刻却被人自身侧擦了过去,不由大惊。
  两人猛一回身,却见那人已端坐在前舱里,丝毫没有逃逸的样子,心中更是奇怪,小龙神贺信雄喝道:“朋友是谁?来此何干?”
  那人清越地仰天一笑,指着蒙在脸上的绣帕说道:你不认识这个吗?”
  那绣帕乃一张粉绢,上面绣着七朵鲜红的梅花,小龙神及江里白龙行走江湖亦有十余年,突地同时想起一个人来。
  但此人绝迹江湖已有十年,而且传闻早已丧在四大宗派的掌门人手里,此刻怎知又在此出现,小龙神不禁怀疑道:“难道你是……”
  那人又是一阵长笑,打断了小龙神的话,接着朗吟道:“海内尊七妙。”
  声犹未了,突自身后抽出长剑,斜斜一抖,顿时只觉剑影重重,剑花点点,抖起七个梅花般的圈子,又突地收剑回身。
  他拔剑,斜削,收剑,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里完成,是以小龙神及江里白龙看起来,只觉得七朵闪烁的梅花,在他们面前一掠,立时又无踪影,此时他们心中哪里还有怀疑之意,脱口叫道:“七妙神君。”顿时吓得半边身子险些软了。
  按说江里白龙孙超远以及小龙神贺信雄,乃是长江水路绿林的总瓢把子,在武林中亦可算得上是声名赫赫的人物,怎会一听到了“七妙神君”的名头,就立刻吓成这个样子?
  但须知当年“七妙神君”在武林中的声望、地位及武功,都可说是无与伦比的,而且出名的手辣,往往谈笑中便制人于死地。
  七妙神君一别江湖十年,此刻却突然在他两人的船上现身,也难怪他二人惊慌了。
  七妙神君脸蒙绣帕,孙超远、贺信雄只听他冷冷一笑,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禁生起一阵寒气,自脊梁直上头顶。
  江里白龙孙超远,本素以机警见称,他略一镇静,看到那方姓少女正被七妙神君扶在一旁,心知他必定为此而来,心中忖道:“久闻七妙神君‘七艺’中最后一艺,便是色字,今日想必也是为此女而来,反正此女另有主人,我乐得不管此事,等到那人来时再说,他两人,一个是江湖上久已享名的难惹人物,一个是初出江湖便惊震武林的魔头,正好一拼。”
  他一念至此,心里遂就大定,说道:“神君久别江湖,想不到今日晚辈们却有幸得见神君一面,晚辈斗胆猜上一猜,神君深夜来到敝船,可是为了这个女子。”
  七妙神君又冷笑了一阵,说道:“阁下倒是聪明得很。”
  孙超远干笑了一下,说道:“既是神君的意思,晚辈哪敢违背,只是此女子乃别人交托给晚辈的……”
  七妙神君哼了一声,说道:“别人交托又怎样,难道我七妙神君都不能将人带走吗?”
  孙超远忙说道:“晚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晚辈却不知能否请前辈留下个信物,让晚辈也好对别人有个交代。”
  孙超远说此话时,真是捏着一把冷汗,他知道七妙神君生性怪僻,说不定这句话就惹了他的脾气,那么自己只怕当时便要难看,但如不说此话,另外一人也是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物。
  哪知七妙神君沉吟了一下,将手入怀,取出一块金牌,抛在桌上,说道:“此牌就是我的信物,若是有人对我七妙神君不服气的话,只要说出来,不要他找我,我自会去找他。”
  孙超远、贺信雄是希望七妙神君如此,但却料不到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了,他们心中不禁生出同样一种想法,那就是这江湖上人人闻而生畏的七妙神君,似乎没有传说中那种乖僻和可怕。
  然而他们怎知这其中又另有隐情,此七妙神君,已非十年前的七妙神君了。
  他们喜悦地望着桌上的金牌,只见那上面铸着七朵梅花。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