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八章 浮云蔽日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浮云蔽日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天魔金欹妒火中烧,蓦地一声大喝:“都是你。”劈面一掌,向辛捷打去。
  辛捷一惊,本能地一错步,金欹侧身欺上,右手横打,左掌斜削,右足一踢,正是毒君“阴掌七十二式”的杀手“立地勾魄”。
  他非但招式狠辣,掌力更是阴毒,只要沾上一点,便中剧毒,辛捷只觉掌风之中,竟有些热力,心头一凛,一招“凌寒初放”,身向左转,右手横切他的左掌,堪堪想避过他的右肘和左腿。
  这一招守中带攻,而且含劲未放,果自不同凡响,金欹嗯了一声,双掌一错,施展开“阴掌七十二式”,掌掌拍至辛捷致命之处。
  辛捷初遇强敌,打点起精神应付着,这小小一间船舱,怎禁得起这两人的剧斗,顿时桌翻椅倒,价值不菲的翠玉器具,碎得一地都是。
  金梅龄见了两人舍生忘死的斗着,幽幽忖道:“这两人这样的打法,还不是为了一个女子,只有我孤苦伶仃,又有谁来疼我?”
  方少魌吓得躲在舱角,睁大了眼睛,恨不得辛捷一掌就将金欹劈死,她武功太弱,根本无法看清这两个绝顶高手的招式。
  两人瞬即拆了五、七十招,七妙神君轻功独步海内,但在这小小一间船舱之中,辛捷却无从发挥真威力,而且他初度出手,便碰着了这样强敌,打了许久,心中不禁暗暗着起急来。
  他心中着急,却不知天魔金欹不仅比他更着急,而且还大为奇怪,他受“毒君金一鹏”多年熏陶,不说暗器与兵刃之毒,就拿这套掌法,已不知有多少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师,丧在他的掌下。
  此番他见辛捷只是个年轻书生,而且名不见经传,在武林中连个“万儿”都没有,但自己却仅仅勉强打个平手,岂非异事?
  是以他心神急躁,掌招更见狠辣。
  须知辛捷武功虽已尽得梅山民的真传,但除了功力尚差之外,最主要的还是临敌经历太少,往往有许多稍纵即逝的制敌机先的机会,他却未能把握住,是以仅能和金欹战个平手。
  但虽是如此,他这身武功,不但普通武林中人见了定会目定口呆,就连金梅龄见了也是称奇不已,她也没有想到这一个看似文弱,最多内功稍有火候的少年书生,竟有如此武功。
  掌风激动,砰地将窗户也震开了,金梅龄侧首窗外,暗暗吸了口凉气,原来船顺激流,已不知漂到什么所在了。
  忽地,她感觉到两岸的地平线逐渐上升,再一发现,竟是船身逐渐下降,慢慢向水里沉下。
  再一探首外望,水面竟已到了船舷,而且操船的船夫,也不见一个了。
  她顾不得舱中两人的拼斗,纵身掠出窗外,只见船上倒着几具死尸,连忙纵身过去,竟是操船的船夫,无声无息地被人全刺死了。
  试想船放中流,船中的人又俱是绝顶高手,纵然是各人都有心事,但被人在舱外将船夫全都制死,岂非不可思议之事?
  金梅龄惊疑万状,俯下身去,只见每个船夫颈上却横贯了一枝小箭,被箭射中的肌肉四周,泛出乌黑之色,而且还有黑色浓汁流出。
  她随着“毒君”多年,天下各毒,再也没有毒过“毒君”的,她一看便知道这些船夫全是中绝毒暗器!伸手入怀,取出一只鹿皮手套,戴在手上,拔出那小箭一看,脸上不禁倏然色变。
  那小箭之上,刻着一个篆书“唐”字。
  金梅龄一声低唤,忖道:“四川的唐家怎地会到此地,在船上做了手脚,却又不见人影呢?”
  她一抬头,见那船首的横木上,迎风飘舞着一张字条,她身如飞燕,将那字条拿到手上。
  此刻天已微微见白,她借着些许晨曦一看,只见那字条上端端正正写着:“冤魄索命,廿年不散,今日一船,送君入江,见了阎王,休怨老唐。”
  她再侧目一望,船越沉越深,眼看就要完全入水了,四顾江面,别波浩瀚,正是江心之处。
  她惊惧交集,身形如—屹,掠进舱内,只见舱内掌风已息,天魔金欹正站在那儿冷笑。
  再一看,辛捷脸色苍白,右手捧着左手,背墙而立,方少魌焦急地挡在辛捷身前,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天魔金欹。
  她一看辛捷的面色,便知辛捷已中了剧毒,无药可解,除了金一鹏本身之外,谁也没有解药,就算亲如他自己的弟子金欹,和金梅龄,他也只传毒方,不传解方,这自是金一鹏生性奇特之地,他自从知道梅山民找得解药,救了“侯二”的性命之后,谁也不知道他将解药放在哪里,此刻辛捷中的毒虽还不太多,但也仅仅只能活个三两天而已。
  她对辛捷芳心已暗暗心许,见了他身受剧毒,自是大骇,但随即想到自己身在江心沉船上,又何尝能保得了性命?
  她一念至此,反觉坦然,朝天魔金欹笑道:“师哥,你看看窗外。”
  原来辛捷与金欹拆了百余招后,已渐渐悟出了制敌的道理,抢手数掌,将金欹逼在下风。
  金欹心里又慌又急,突然看到窗棂上摆着的七只花瓶,已震在地上,只有一只,还斜在角落里。
  他心中一动,知道这七只花瓶都附有奇毒,是毒君金一鹏平日练掌所用,金欹自己也在这七只瓶上,下过不少功夫,但若非先服下解药,体肤一沾此瓶,便中剧毒,天魔金欹久练毒掌,自是不怕,若辛捷的手掌沾了此瓶一点,却是大祸。
  他心念一转,脚步向花瓶所在之地移去,极快地伸手取得这瓶子,右掌尽力一劈,身形后纵。
  辛捷微一侧身,避过此掌,身形前扑,一招“梅占春先”,正要向金欹拍去,却见一只花瓶,迎面打来,他想也不想,一掌向那花瓶拍去。
  但是他手掌一沾那瓶子,就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猛烈想起“侯二”的话,在这一刹那,“死”的感觉像幽灵之翼,悄然向他袭来,他脚跟猛旋,将向前纵的力量顿住,纵身退到壁前。
  金欹阴恻侧地笑着,说道:“姓辛的,明年今天,就是阁下的忌辰。”
  方少魌闻言大惊,奔到辛捷跟前,金欹也不阻拦,只是阴阴地笑着。他除去强仇,又除去情敌,心中自是得意已极。
  此刻突然发现自窗外纵身而入的金梅龄,面带异色,又叫他看看窗外,他一掠而至窗外,得意之情,立刻走得干干净净。
  原来水势上涌,竟已快到窗子了。
  辛捷也自发现,但他身受奇毒,自知已无活命,反而泰然,一把搂过方少魌,哈哈笑道:“我死也和心爱的人死在一块,总比你强得多,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明年今日,也是阁下的忌辰呢。”
  方少魌被他搂在怀里,心觉得甜甜地,生死也看得淡了,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片刻温馨。
  金梅龄心中一酸,掉过头去,不再看他们两人亲热的样子。
  天魔金欹见了,嫉妒的火焰,使得他也忘了生死,纵身扑去。
  哗地一声,窗子里已涌进水来,晃眼便淹没足踝。
  金欹斜劈右掌,左掌伸手去拉方少魌。
  辛捷但觉全身已有些发软,勉强拆了一掌,但怀中的方少魌已被金欹抢去,搂在怀里,格格怪笑道:“她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
  辛捷双掌并出,全力击向金欹,但他身受天下之剧毒,功力已大大打了个折扣,金欹右掌一挥,又将他逼了回去。
  辛捷蓄势正想再扑,哪知方少魌一口咬在金欹的右臂上,金欹痛极一松手,方少魌又扑进辛捷的怀里。
  此时水势已快浸到腰部了。
  但金欹仍不死心,又扑了上去,辛捷先发制人,一掌拍向他的左肩,哪知他不避不闪,硬生生接了辛捷一掌,双手抓着方少魌,又将她抢在怀里,水势汹涌,已漫过腰部了。
  金梅龄眼含痛泪,人在临死之际,最需要情的安慰,但是她至死仍是伶仃一人,身侧的两人,为着另一个女人,争得濒死还要争,她心中既落寞又难受,一种空虚而寂寞的感觉;甚至比死还强烈,紧紧迫向这个少女,她娇啼一声,再也顾不得羞耻,纵身扑向辛捷,紧紧搂着辛捷的脖子。
  “情”之一字,力量就是这么伟大,古往今来,唯一能使人含笑死去的,也只有“情”之一字而已。
  轰地一声,这“毒君金一鹏”花了无数人力、物力,所造而成的船,连同满船的珍宝,几个船夫的死尸,和困死后舱的四个少女,以及前舱的两对为“情”颠倒,身怀绝技的男女,齐都沉入水中了。
  江面起了一个漩涡,但旋即回复平静。
  江水东流,这艘船的沉没与否,丝毫不能影响到它。
  金梅龄双手紧紧搂着辛捷,辛捷心中不知是惊疑?是温馨?还是迷惘?就在这难以解释的情感中,他也伸手环抱着金梅龄的腰。
  水势淹过两人的头顶,金梅龄却觉得她一生之中,再也没有比此刻更幸福的时候了。
  一个浪头打过来,一块甚为厚重的木板,碰到她身上,但在水里,她并不觉得沉重。
  求生的本能,使得她匀出一只手来,抓住那木板,她内力颇深,再加上是在这种生死之间的关头,五指竟都深深嵌入木板里。
  水波翻转,浪花如雪,初升旭日,将长江流水,映影成一条金黄的带子。
  金梅龄一只手紧搂着辛捷,一只手紧紧抓着木板,渐渐她神智已失,惘然没有了知觉。
  无情最是长江水,但这浪花却是有情,竟将这两个紧紧搂抱着的人儿,送到了岸上。
  旭日东升,阳光逐渐强烈。
  金梅龄睁开眼睛时,强烈的阳光正照在她眼前,但是这感觉对她来说,是多么欣然和狂喜呀。
  她想伸手揉一揉眼睛,来证实自己的感觉,哪知一块长而大的木板却附在她手上。
  望着那木板,她感谢地笑了,若不是这块木板,她只怕永远也见不到阳光了。
  她将手指拔了出来,春葱般的手指,已变得有些红肿了,她抚摸着那块木板,发觉竟是毒君金一鹏所睡的木板,她想起自己屡次劝“爹爹”不要睡在这硬梆梆的木板上,“爹爹”总是不听,想不到今天却靠这块木板逃得性命。
  她右臂麻木得很,原来辛捷正枕在她的手臂上,仍然昏迷着,她笑了,那么幸福地笑了。
  从死之中逃了出来的人,身侧又有自己所钟情的人儿陪着,世上其他任何一件事,都不足为虑子。
  她伸出左手抚摸辛捷的脸,哪知触手却像火一样的烫,她蓦地想起辛捷身上的毒,不禁又黯然了。
  金梅龄躺在地上,忽愁忽喜,柔肠百转,不知怎生是好。
  她渐觉手臂上的辛捷在微微转动着身体,她知道他正在苏醒着。
  阳光初露,照在他的脸上,金梅龄只觉得他那么苍白,那么文弱,若不是方才看到他那一番舍生忘死的狠斗,真以为他是个文弱的书生。
  她微叹了口气,纤纤玉指顺着他微耸的颧骨滑了下去,停留在他的下颚上。
  “若然他刚才的那一番舍生忘死的拼斗,有一分是为了我,我死也甘心。”她幽怨地想着,随又展颜一笑:“我想到死干什么,现在我们不是好好地活在一起吗?长江的巨浪,也没有能够分开我们,拆散我们,其他的我更不怕了。”
  想茬,想着,她脸上露出春花般的笑容,望着辛捷,蜜意柔情,难描难述,恨不得天长地久永远这样厮守才对心意:“天长地久……”她幸福地呻吟着,微一侧身,让四肢更舒服地卧在地上。
  辛捷眼帘一抬,又合了下去。
  她的手,在他的下颚上转动着,她本是个矜持的少女,可是刚从死亡的边缘回到人世,这对患难中相依的人儿,不免有了澎湃的情意,何况此刻四野无人,晨风轻送,天地中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都湿透了。”她悄声埋怨着,整理着零乱的衣襟,眼光动处,蓦地一声惊唤,指尖也立时冰凉了起来。
  原来辛捷的右手,此刻已经肿得海碗般粗细,而且掌指之间,也泛着一种暗黑之色,她突然记起辛捷所中之毒,“那是无药可救的毒呀!除了爹爹的解药之外,还有什么东西能治好他呢?”
  她无言的悲哀了。
  辛捷转侧了一下,微弱的睁开眼来,这由混沌回复到清明的一刹那里,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是他第二次有这种感觉了,在五华山的梅谷里,他曾经有过这种喜悦而迷惘的感觉。
  渐渐地,他动荡的神经平静了,他开始忆起每一件事,回忆永远是奇怪的,有时人们在十年中,所能回忆的仅是一件事,而另外的一些时候,却会在一刹那间回忆起一生的遭遇。
  他仰视着苍穹白云,思潮如涌。
  突然,他听到身侧有啜泣之声,一转脸,眼前的赫然竟是一张美丽而悲怨的面孔,明媚双眸中,正在流着眼泪。
  “金梅龄,”他轻轻地低呼了一声,瞬即了解了一切,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对这美丽而又多情的女子,他也有一种难言的情感,但是,他所不能了解的是:“为什么她哭了起来,难道她以为我死了吗?”
  于是他温柔地说:“金姑娘,你别哭了,我们都好好地活着呢。”他想抬起手来替她拭去颊上的泪珠,但是他觉得手臂竟全然失去知觉,像是已不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
  金梅龄抽噎着说:“你……你……”
  辛捷笑道:“我没有怎样,不是……”
  蓦地,他也想起方才舱中那一番剧斗,想起掌上所中的毒,挣扎着支起身子,朝自己右掌一看。
  他这一看,不禁身上冷汗涔涔而落,忖道:“我只手掌接触了一下,却已中毒如此之深,若然皮破血流,此刻哪里还有命在?这“毒君”之毒,真的是名不虚传。”
  一惊之下,他再也顾不得身旁啜泣得越发厉害的金梅龄,试着一运气,觉得真气仍能运行,心中大喜,左掌支地,盘膝坐了起来,他想以自己本身的功力,将毒气排出体外。
  金梅龄见他如此,心中更难受,她知道他这不过是多此一举而已,莫说他中毒如此之久,中毒之后又曾跳动过,就是刚刚中毒之时就运气行功,也无法将这天下的至毒排出体外。
  但是她不愿破灭辛捷这最后的一线希望,她想:“反正你就要死了,让你多高兴一会吧,唉!你死了,我又……”她不敢再往下想,虽然她情愿跟着辛捷一起死掉,但在她心底深处却似另有一种力量在阻止着她,她心中紊乱,连她自己也无法知道她此刻的情感,虽然,她深爱着辛捷,但她知道她的爱只是单方面的,因此,她似乎觉得为他而死,对自己是一种委屈。
  她望着正在运气的辛捷双眉正紧紧皱着,嘴唇闭成一条两端下垂的弧线,脸上的表情痛苦得很,绝不是一个内家高手在运气行功时所应有的表情,她知道毒已在他体内发散了。
  “最多再过六七个时辰……”她喃喃低语着,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粒一粒地落在她本已湿透的衣裳上,眼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将要死去,这是一种多么深切的痛苦呀,纵然这人不爱自己,但这只有更加深自己的痛苦而已。
  辛捷仰天一阵长叹,放弃了这对自己的生命所作的最后的努力,望着对面正在为自己悲伤的人儿,他情感的复杂,更远胜金梅龄多倍。
  此地距离江面不远,长江流水呜咽之声,隐隐可闻,再加上金梅龄的啜泣之声,辛捷心乱如麻。
  自责、自怜、自怨、自恨,这种种情感,在他心中交击着,在他极小的时候,就遭受到那么大的不幸,五华山梅谷的奇遇,使得他变成一个不平凡的人,他正要去做一些他久已期望着去做的事。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对他不再重要,他甚至忘却了方少魌,忘记了方少魌脉脉的情意,因为他自己非常清楚,他已活不久了。
  随即,他抛开了脑海中一切紊乱的思潮。
  他引吭向天,清啸了一声,朗声笑道:“自古英雄,难逃一死,辛捷呀!辛捷!你又何必太难受呢?”
  他举起左手,指着惊愕而悲哀的金梅龄,笑道:“哈哈,你比我更痴,死,又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一次较长的睡眠罢了!来,来,笑一笑,能得美人一笑,死复何憾?”
  辛捷的声音,有一种令金梅龄战栗的语调,她茫然止住了泪,望着她面前的人,这人撞开了她少女的心扉,然而,她对这人却又了解得这么少,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他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性格。
  辛捷左掌朝地上一按,身躯平平飞了起来,贴着地面,打了个转,坐到金梅龄的身侧,他虽然身受剧毒,但多年不断的修为,使得他在施展这种上乘的轻功时,仍不觉困难。
  他忽又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只有几个时辰的命活了,为什么还不让我高兴高兴。”
  金梅龄望着他,勉强将脸上的肌肉挤成一个笑的形状,但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她怎么笑得出来?
  她强忍着泪珠,无论如何她暗下了决心:“在这几个时辰里,我要尽我的所能,让他快乐。”
  “然后呢?”她停顿了她的思想,温柔地伸出手去,握着辛捷的左手,将头倚在他的肩上,轻轻地说:“随便你怎么说,我都听你的。捷哥哥,我永远……永远是你的人。”
  辛捷幸福地笑了,这少女纯真的情感,使他有更多的勇气来面对着死亡。
  同时,他也深深地为自己能占据这少女的心而骄傲着,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虽然短促,但却是充实的。
  当他知道他生命的期限,几乎已没有任何希望来延长的时候,他就决定要好好享受这几个时辰,这就是他性格,永远不作无益的悲伤,永远不作无法做到的事,这性格是与生俱来的。
  虽然,他对金梅龄并没有深挚的情感,但是他却希望她对自己有强烈的爱,那么,在他死去的时候,他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他粗犷地将金梅龄搂在自己怀里,喃喃地诉说着,温柔的言语像甜蜜的月光,使金梅龄浸浴在快乐里,她以为自己是真的幸运了,因为至少她已得到了一份她所冀求的爱。
  仍然是清晨,阳光从东方照过来并不强烈,辛捷感到贴在他怀里的是一个火热的胴体。
  他们的衣裳都极薄,湿透了,更是紧紧地贴在身上,第一次看到少女身体上的美妙的线条的辛捷,心房剧烈地跳动着,从肩头望下去,她的胸膛是一个奇妙的高弧,然后收束,再扩散,再收束于两条浑圆的腿,收束于那一对奇妙浑圆的脚踝。
  一切都是柔和的,但柔和中却蕴育着一种令人心跳的狂热,辛捷渴望着能接触到这柔和的曲线。
  这渴望是那么地强烈,于是他抽出搂在腰上的手,当他炙热的手掌接触到她时,他们两人的心跳都几乎停止了。
  她闭着眼承受着他的抚摸,这感觉对她说来,也是奇异而陌生的,她听到他的呼吸愈来愈粗重。
  终于,她发觉他更进了一步,虽然她没有这种需要,但是她愿意顺从着他,愿意做一切事。
  良久,四野又恢复了宁静。
  乌云掩来,竞淅沥着飘起小雨来,她深深地依偎在他的胸膛里,她已将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给他了。
  他们甚至连避雨的地方都没有,但是他们也根本没有避雨的念头。
  时间一刻刻地溜走,辛捷感觉到他离死亡更近了,方才他虽然忘记了右臂的麻木与痛苦,但是现在他又感觉到了,再加上那种满足后的疲劳,他似乎已嗅到了“死”的气息。
  望着蜷伏在怀里的人,他深深地歉疚着,他暗骂自己为什么要临死的时候,占据一个少女的身心。
  然而,同时他却又是骄傲、满足和愉快的。
  这就是生命的矛盾,非但他无法解释,又有谁能解释呢?
  雨停了,他突然感觉异常的寒冷,他身上的颤抖,使得金梅龄也感觉到了,抬起头来,问道:“你冷吗?”声音里有更多的温柔,辛捷点了点头,于是她站了起来,说:“我替你生个火好吗?”
  辛捷茫然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反正我……”他不忍说完这句话,因为这对自己和她,都是太残酷了,但是金梅龄当然能了解他话中的含意。悲哀,又深深地占取了她的心。
  这美丽的少女悄然回过头去,用手背拭去脸上的泪珠,她真恨不得能放声一哭,但是她强制止着自己,不愿让自己的哭声更使临死的辛捷难受,她要他死在安详和快乐里,因为他们两人已融为一体了。
  在这江岸几乎没有可以生火的东西,她记起她腰带上系着的小荷包里有两块火石,那是为她“爹爹”抽烟袋时用的,她伸手一摸,居然还在,拿出来一看,虽然湿了却还勉强可以用。
  但是柴呢?她目光搜索着,江岸边都是泥沙和石块。
  突然,她发现刚刚救过他们一次的床板,还放在江岸上,她暗忖:“这一定可以生火的。”
  于是她走过去,将那床板搬了过来。
  辛捷感动地望着她步履艰难地为他做这些事,但是死亡的阴影,愈来愈重,他说:“龄妹妹,不要生火了,我只要你靠着我,我……我已经没有多长的时候能和你在一起了,希望你以后好好地自己保重。”
  金梅龄嘤咛一声,扑到他的怀里,双肩急剧地耸动着,哭得如带雨梨花,辛捷也不觉至情流露,眼中掉下泪来。
  不知多久,辛捷只觉浑身越来越冷,手臂也愈来愈肿,金梅龄哽咽着爬了起来,解开辛捷的上衣一看,那暗黑之色已经扩展到肩头了。
  辛捷惨笑道:“还有多久?”金梅龄一咬牙,突地张口咬住辛捷的肩头,替他吮着血,一口一口地,但是暗黑之色一点也没有退。
  辛捷更感动。上衣一除,他冷得更厉害,牙齿也打起颤来,他在石室十年,本已不避寒暑,此刻毒性发作,才会这样觉得奇寒澈骨。
  他打着抖说道:“龄妹妹,你生个火吧!我受不了。”
  金梅龄点了点头,方才她吮毒血,一点效果也没有,知道辛捷的命最多只能再活一两个时辰了。
  但是她此刻已下了决心,只要辛捷一死,她也绝不再活下去,刚才她感觉到的那种阻止她这样做的力量,此刻已没有了,因此她反觉泰然。
  她走过去拿起那块床板,虽然没有刀斧,但她心思一动,立掌一劈,那床板就劈成两半,她已将其中一半劈成许多小块,用火石点起火来,将辛捷搁在火旁,两人依偎地坐着。
  此刻,他们时间的宝贵,远非其他任何事物所能比拟的,但是他们反而说不出话来,虽然距死已近,但只觉得柔情蜜意,充满心胸。
  那床板乃檀木所制,烧得很快,片刻,便快烧完了,金梅龄站了起来,去劈另一半床板。
  辛捷默默地计算着时间,此刻,那种麻痹的感觉,几已遍及全身,“快了,快了。”他低语着。
  另一半床板又一劈为二,金梅龄满心忧闷,右掌满蓄功力,“拍”地一掌,将床板拍得粉碎。
  突地,床板的边缘上,滚出几个瓶子来,金梅龄心中一动,跑过去拿起来一看,喜极高呼:“解药。”
  辛捷已渐昏迷,听到这两字,精神一振,看到金梅龄高兴得又叫又跳,嘴角也泛起一阵笑意,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
  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金梅龄焦急地守候在他旁边,看到他睁开眼来,喜道:“捷哥哥,不要动,你已经没事了。”
  原来这床板正是“毒君金一鹏”放置解药的所在,金梅龄亦知道解药的用法,辛捷又一次靠着这块床板,死里逃生。
  金一鹏毒药虽极霸道,但解药也极奇妙,辛捷此刻虽觉身心俱倦,但已没有那种麻痹的感觉。
  金梅龄一看他醒来,高兴得又哭又笑,她内功已有根基,忙以本身的功力,替辛捷推拿了一会,但她自己亦是又累又饿,从清晨到此刻,她一直守候在辛捷身旁,未饮未食,此刻精神一松懈,靠在辛捷旁边,不觉沉沉睡去了。辛捷也知道自己生命无碍,他对金梅龄的感觉和爱,亦是刻骨铭心,呆呆地望着她,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自己也不觉又睡了。
  这一觉,直又睡了一夜,金梅龄睁开眼睛,看到辛捷已醒了,正痴痴地望着自己,娇笑道:“你看,我睡得好沉呀。”
  辛捷凑过头来,在她的额上亲了亲,笑道:“你睡得这么沉,有人把你拐走,你都不知道。”
  金梅龄笑道:“你坏死了。”想到昨日的那一番情景,红生双颊,羞得满面像是朵桃花似的,辛捷情不自禁,又在她鼻子上亲了亲,她娇笑着爬了起来,道:“喂!你也该起来啦。”
  忽地,她又弯下身去,看到辛捷臂上的暗黑之色全退尽了,巧笑道:“捷哥哥,你试试看站不站得起来,我们总不能再留在这鬼地方呀,而且我肚子已饿得呱呱叫了。”
  辛捷笑着点了点头,微一用力,便站了起来,毒伤竟已痊愈了。
  他笑道:“你爹爹的解药真好。”
  “毒药也不错。”他笑着又补了句。
  金梅龄脸一红,嘟起了嘴,背过身子去,忽然看到远远像是有一本书,微一纵身,掠过去捡了回来,辛捷凑上去一看,那是本黄绫订成的册子,封面上是两个篆书“毒笈”两字。
  两人边走边看,简直忘记了饥饿,只因那上面记载着的都是天下毒物的性能,和各种毒药的配制方法,辛捷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见上面有些毒药,简直毒到不可思议,不禁钦佩地朝金梅龄说道:“龄妹妹,说良心话,你爹爹真是位奇人,天下所有的毒物,他都弄得清清楚楚,不说别的,单是绝对无色无味的毒药,就有好几种,真不晓得他是怎么制成的。”
  金梅龄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他老人家一辈子都在毒药里打滚,现在连他老人自己都被药害了,有时人会变得疯疯癫癫的,有时却又好好的,现在他老人家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
  辛捷忙劝慰道:“他老人家武功超凡入圣,还会有什么意外吗?”
  金梅龄一只手挂着辛捷的臂膀,说道:“我们得赶快找个有人家的地方,现在我们到底是在哪儿都不知道,你看,我身上又脏又臭,那长江里的水呀,我看什么东西都有。”
  辛捷笑了笑,身形动处,施展开身法,速度立刻增加了好多倍,虽然他中毒初愈,体力稍弱,但挂在他臂上的金梅龄,已在暗赞他轻身功夫的佳妙,问道:“你的功夫到底哪儿学的呀?”
  辛捷笑道:“我慢慢再告诉你。”
  突地,他俩听到一个女子的惊呼之声,两人脚步一顿,不约而同地朝那个方向扑去,这一下,辛捷脚下速度更快,转眼便看到有两个人影在滚动着,女子的惊呼声想必是其中一人发出。
  他心中一动,说道:“我先去看看。”摆开金梅龄的手,一长身,身如飞燕,三两个纵身,已窜了上去,目光闪处,怒喝道:“是你!”
  滚动着的两人,一听人声,停了下来,却正是天魔金欹与方少魌两人。
  原来天魔金欹略知水性,船沉时紧紧抱着方少魌,顺着江水漂流了一阵,也抓到一块木板,漂到岸上。
  那时他们二人,也自失去知觉,等方少魌苏醒的时候,发觉有一张嘴在自己脸上乱吻,吓得大叫了一声,睁眼一看,金欹正爬在身上亲自己的面孔,又急又气,猛地将他一推。
  天魔金欹全身武功,比她武功再强十倍的人,也推他不开。
  但他此时正晕晕糊糊,全身没有力气,被方少魌一推,竟倒在地上。方少魌两手撑地,坐了起来,摸到地上一块尖石块,说道:“你要是再过来,我就拿这东西划破我的脸。”
  天魔金欹爱极了她,闻言果然不敢过去,但方少魌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毫无人迹,吓得动也不敢动。
  两人就这样,居然耗了一晚,到后来方少魌又疲又饿,实在支持不住了,稍微打了个盹。
  哪知天魔金欹却乘机扑了上去,先一把抱住她,抢去她手上的石块,一张嘴凑了上去,另一只手也在乱动。
  方少魌吓得大叫,一面拼命的挣扎。
  两人翻翻滚滚,天魔金欹想乘危索爱,造成事实,却不知刚好被辛捷听到叫声,走来撞上。
  方少魌眼看到辛捷,喜极呼道:“捷哥哥。”
  连爬带走,飞奔过来,一边高呼道:“捷哥哥,快来救我,他要……他要欺负我。”
  天魔金欹一见辛捷,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忽然又看到金梅龄跟在他的身后,喝道:“师妹,快过来,帮我把这小子宰了。”
  金梅龄看到金欹和方少魌,也是惊奇万分,听到金欹要自己帮着宰辛捷,一言不发,走到辛捷身旁,紧紧地靠着他。
  此时方少魌也奔跑了来,看到这情形微微一愕,但是仍然扑到辛捷身上。
  天魔金欹一声怒吼,跟了上来,一把抓住方少魌的后心,辛捷大怒,喝道:“放开!”脚步一错,斜劈一掌,掌风飕然。
  天魔金欹看见辛捷掌风强劲,而且手掌的颜色无异,心中奇怪,忽地又看见金梅龄手上拿着的黄绫册子,冷笑一声,道:“好小子,你居然把我的师妹也勾引去了。”目光又盯住金梅龄道:“你怎么把师父的秘笈给偷出来了?”
  金梅龄道:“你管不着。”
  侧目看见方少魌仍挂在辛捷的脖子上,纵身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倒是下来呀。”
  哪知道方少魌抱得更紧,也说道:“你管不着。”
  辛捷暗暗叫苦,他势不能将方少魌丢下,但望着满面娇嗔的金梅龄,又不能任凭方少魌抱着自己,他左右为难,再加上还要应付强敌天魔金欹,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