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十一章 崆峒三剑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一章 崆峒三剑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昏迷中,她仿佛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觉得嘴中苦苦的,像是被人灌了些药。
  又半晌,说话的声音她可以听得清楚些了,刚想睁开眼来,突然感觉到有只手在她身上一碰,接着“啪”的一下,是两掌相拍的声音,一个粗哑的口音说道:“老王,你可不能不讲交情,这小妞儿是我发现的,至少得让我占个头筹,你乱动什么?”
  另一人粗声粗气地笑了起来,道:“你怎么恁地小气,摸一把有什么关系?”
  “不准你摸。”先前一人道。
  “好好,不摸就是不摸。”另一人笑道:“喂,你也得快一点呀,等先完事了,我还想辄进一腿呢,不然等会孙老二来了,大家都没份。”
  金梅龄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暗骂道:“好个不长眼睛的杀胚,你是找死。”越发将眼睛闭得紧紧地。
  先前那人哈哈笑了起来道:“也没看见你这样性急的人,这小妞还没有醒,弄起来没有味道。”
  停了一会,好像他自己也忍不住,道:“好好,依你,我就马马虎虎先弄一下吧!可是咱们得先讲好了,这小妞是我的,你要插一脚也可以,可得先拿点银子来孝敬孝敬我。”
  另一人怪笑道:“赵老大的话,还有什么问题,这小妞比首善里的窑姐儿好多了,一两银子一次都值。”
  金梅龄暗暗咬牙,她恐怕自己的气力未复,是以迟迟没有发难,将眼睛眯开一线,看到自己仍是躺在露天里,只是现在天已黑了,迷迷蒙蒙地看到有两条粗长汉子正站在自己身前。
  赵老大淫笑着脱掉上衣,俯下身来想去解金梅龄的衣服,一面说:“老王,你站远点。”
  老王又怪笑着,眼睛滴溜溜地在躺着的金梅龄身上打转,说:“好,我站远点就站远点。”脚下却未移动半分。
  他笑声未了,已是一声惊呼,原来赵老大庞大的身躯直飞了出去,“啪”地落在地上,声音俱无,像是已经死了。
  老王蹬蹬后退了几步,四下打量,见那被自己在岸边发现的女子,还是好好地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他又惊又怕,以为撞见鬼了,扑地跪到地上,叩头如捣蒜,嘴里嘟嘟咕咕的,像在求告。
  金梅龄暗地好笑,方才那赵老大刚伏下来了,她就疾伸右手,一掌拍在赵老大胸前。
  她虽然气力尚未恢复,但像赵老大这样的角色,怎禁得了她一下,当场心脉震断而死。
  老王怎知道这女子身怀绝技,正自疑神疑鬼,闭着眼睛叩头,忽地当胸着了一脚,滚出好几步去。
  他又一声惊叫,爬起来就跑,却听到一人厉吼道:“站住。”
  老王两条腿一软,又跪了下去,回过头去一看,自己的二头领,也是自己平日最怕的“浪里白龙”孙超远正站在身后。
  原来这老王和赵老大都是长江上的水寇,这晚他们两艘船正停泊在邻近黄冈的一个江湾旁,老王和赵老大到岸边巡逻,看到有个绝美女子倒卧在岸边,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坏主意一打,就给她灌了些成药下去。
  等到赵老大身死,老王狂叫,江里白龙孙超远正在附近巡查,听见声音便跑了过来。
  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女人,隔了几步却是一具死尸,老王跪在地上不知捣什么鬼,心里一气,走过去一脚将他踢了个滚溜。
  老王一看他来了,吓得比见了鬼还厉害。
  金梅龄一看见此人,心里却暗自高兴,忖道:“原来是你们这批东西呀。”皆因这孙超远与天魔金欹相处甚好,远在数年前金欹初出江湖时,便已识得此人,并且带他见过金一鹏。
  所以金梅龄也识得他,心中大定。
  孙超远冷哼一声,走过去俯身一看,赵老大竟是被人用重手法打死的,暗自奇怪何来此内家高手?
  “想必是这两个蠢才在此欺凌弱女子,被一路经此处的高手所见……”他转身去看那弱女子,“咦”了一声马上将这推想打翻了。
  繁星满天,半弦月明,他依稀仍可看到这女子翠绿色的衣裙,黛眉垂鼻,桃眼樱唇。
  “原来是她。”孙超远在惊异中还夹有恐惧,暗忖:“她怎地会跑到此地来,却又衣裙零乱,鬓发蓬松,模样恁地狼狈。”转念又忖:“这两个该死的混蛋不知作了何事被她一掌击乱。”
  他惊疑交集,走上前去朝金梅龄躬身道:“金姑娘好……”
  金梅龄冷笑一下,却不理他。
  “老王”见自己的头领对这女子这般恭敬,吓得魂飞魄散,冷汗涔涔落下,全身抖个不住。
  孙超远亦是心头打鼓,不知道这位“毒君”的千金在作何打算,他实在惹不起“天魔金欹”,更惹不起“毒君”,唯恐金梅龄迁怒于他,谦卑地说道:“在下不知道金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务请移玉敝舟,容在下略表寸心。”
  他身为长江水路的副总瓢把子,手下的弟兄何止千人,此时却对金梅龄如此恭敬,可见“毒君”和“天魔金欹”在江湖中的地位。
  金梅龄冷笑着飘身站了起来,脚下仍是虚飘飘的,她倒没有受伤,只是两天来没有用过食物,腹中空空而已。
  她指着老王道:“这厮是你的手下吗?我看早该将他……”
  :
  孙超远没等她说完,已连声答道:“是,是。”一转身,窜到老王身前,单掌下劈,竟是“铁砂掌”,将老王的天灵盖劈得粉碎。
  金梅龄反一惊,她本只是想叫孙超远略为惩戒他而已,哪知孙超远却突下辣手,她不禁觉得此人有些可怜,暗忖道:“他只不过讲了两句粗话而已……”随转念道:“我可怜他,有谁可怜我呢?”
  她心一无所觉,茫茫然地跟着孙超远移动着步子,孙超远谦卑恭顺的语调,亦不能令她觉得一丝喜悦或得意。
  小龙神讶然看到孙超远带着一个憔悴而潦倒的女子走上船来,他素知孙超远做事谨慎,此刻却不免诧异。
  孙超远当然看得出他的神色,笑道:“好教大哥得知,今日小弟却请来一位贵宾呢。”
  小神龙贺信雄漫应着,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金梅龄,却见她目光一片茫然,像是什么都未见到。
  “怎地此人像个痴子?”小龙神暗忖。
  孙超远道:“这位姑娘就是金欹金大侠的师妹,‘北君’的掌珠,金姑娘。”他避讳着“毒”字,是以说是北君。
  小龙神贺信雄惊异地又“哦”了一声,赶紧收回那停留在金梅龄美妙的胴体上的眼光,笑道:“今天是哪阵风把姑娘吹来的,快坐快坐。”他胸无点墨,生性粗豪,自认为这两句话已说得非常客气了,孙超远不禁皱了皱眉,唯恐这位姑娘因此生气、不快。
  金梅龄却无动于衷,她脑海中想着的俱是辛捷的影子。
  瞬息,摆上丰富的酒饭,金梅龄饥肠辘辘,生理的需要,使她暂时抛开了一切的心事,动箸大吃起来。
  孙超远暗笑:“这位姑娘吃相倒惊人得很,像是三天没有吃饭了呢。”
  小龙神见了,却大合脾胃,一面哈哈笑着,一面也大块肉大碗酒的吃喝着,“这位姑娘倒豪爽得紧。”他不禁高兴。
  哪知金梅龄只吃了些许东西,便缓缓放下筷子,眼睛怔怔地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心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只见她黛眉深颦,春山愁锁,小龙神贺信雄是个没奢遮的汉子,见状暗忖道:“兀那这婆娘,怎地突然变得恁地愁眉苦脸,像是死了汉子似的。”但他终究畏惧着“毒君金一鹏”和“天鹰金欹”的名头,这些话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却不敢说出来。
  ·
  他哪里知道方才金梅龄确实是饿得难捱,见了食物,便本能地想去吃一些,但些许东西下肚,略为缓过气,满腔心事,忍不住又在心头翻滚着,桌上摆的就算是龙肝凤髓,她再也吃不下半口。
  孙超远心里却暗自纳闷:“这位金姑娘像是满腔心事的样子,而且衣衫不整,形状颇为狼狈,难道这位身怀绝技,又是当代第一魔头金欹师妹的大姑娘,还会吃了别人的亏不成?”
  江里白龙精明干练,心想还是早将这位姑娘送走的好,暗忖:“能够让这姑娘吃亏的人,我可更惹不起。”
  于是他笑道:“金姑娘要到什么地方去,可要我弟兄送一程?”他虽然满腹狐疑,但口头上却不提一字。
  他哪知道这一问,却将金梅龄问得怔住了,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柔肠寸断,这两天来所发生的事,一件件宛如利刃,将她的心一寸寸地宰割着,不自觉地,在这两个陌生人面前,她流出泪来。
  “天地虽大,但何处是我的容身之所呢?”金梅龄星眸黯然,幽怨地想着:“唉!其实有没有容身之所,对我已没有什么重要了,我已将我整个的人,交给他……他现在到底怎么样呢?”
  这个被爱情淹没了的少女,此刻但觉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事对他是重要的了,再大的光明,此时她也会觉得是黑暗的,再大的快乐,此时她也会觉得是痛苦的,没有任何虚荣,再可以眩惑她,没有任何言词,再可以感动她,这原因只有一个,她已失去了她所爱的人,这感觉对于已将情感和身体完全交给辛捷的金梅龄来说,甚至比她失去了自己还难以忍受。
  小龙神贺信雄和江里白龙孙超远两人,怎会知道这位身怀绝技的侠女,此刻心情比一个弱不禁风的闺女还要脆弱。
  他们望着她,都怔住了,孙超远是不敢问,也不愿问,他明哲保身,心想这种事还是不知为妙。
  小龙神贺信雄却在心里暗暗咒骂:“兀那这婆娘,又哭起来了,老子一肚子高兴,被她这一哭,还有个什么劲。”重重地将手里的酒杯一放,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孙超远朝他做了个眼色,他也没有看见,粗声粗气地说道:“姑娘心里有什么事,只管告诉兄弟好了,兄弟虽然无用,大小也还能帮姑娘个忙。”孙超远一听,暗暗叫苦:“我的大哥呀,你平白又招揽这些事干什么,人家办不了的事,凭你、我还能帮得了什么忙?”
  金梅龄闻言,将一颗远远抛开的心,又收了回来,悄悄地拭了眼角的泪珠,暗自怪着自己,怎地会在这种场合就流下泪来,听了贺信雄的话,心里一动,说道:“我正有事要找贺大哥帮忙。”
  她这一声贺大哥,把小龙神叫得全身轻飘飘地,张开一张大嘴,笑道:“姑娘有事只管说,我小龙神贺信雄,不是在姑娘面前夸口,南七省地面上大大小小的事,都还能提得起来。”
  他这话倒并非虚言,想他本是长江水路上的瓢把子,南七省无论黑白两道,自然得卖他个交情,江里白龙却急得暗顿足,“可是我的大哥呀,像这位姑娘的事,你再加两个也管不得呀。”
  金梅龄微微一笑,但就连笑,也是那么地烦恼。
  她说道:“那么就请贺大哥送我到武汉去。”
  孙超远一愕,接口问道:“然后呢?”
  他实在被金梅龄这么简单的要求愕住了,贺信雄却哈哈笑道:“这个太容易了。”他两人俱都没有想到这声名赫赫的侠女,所郑重提出的要求,竟是如此简单而轻易的事。
  金梅龄低下了头,却接着孙超远方才的话说道:“然后还请二位替我准备一只船,以及几个水手。”
  孙超远不禁疑云大起:“她父亲的那艘船,我生长水面,也从未看见到比那艘船更好的,此刻她怎地却要我等为她准备一艘船,难道这位姑娘是和她父亲闹翻,负气出走?”江里白龙饶是机智,却也想不到金一鹏那艘冠绝天下的船,是沉没了。
  于是他诧异地问道:“姑娘要备船,敢情是要到什么地方去游历吗?”小龙神贺信雄直肠直肚,脱口问道:“我听孙二弟说,姑娘的老太爷有一只天下少见的好船,怎地姑娘却不用呢?”
  金梅龄微一颦眉,避开了贺信雄的问话,道:“我想出海,所以二位必须要替我找几个熟悉水性的船夫。”
  她自幼颐指气使,此刻是在要求着别人的时候,却仍在语气中露出命令的口吻,小龙神道:“这个也容易,我手下有许多人,原本就是在沿海讨生活的。”他毫无心机,将金梅龄的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并未放在心上,孙超远低头沉思:“这其中必另有隐情。”
  “但是这内情我不知也罢,她既不愿回答大哥的话,可见得她一定不愿意我们知道这件事,那么我们又何苦再问呢?只是这位姑娘巴巴地要到海外去,又是为着什么?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孙超远心中暗忖着,口中却极为开朗地说道:“既然姑娘要到武汉去,必定有着急事,那么我们也不必再在此停泊了,今夜连夜就开始吧。”他实在不愿意金梅龄停留船上。
  金梅龄喜道:“这样再好没有了。”
  于是孙超远下令启船,溯江而上,第二天还不到午时就到了武汉。
  金梅龄心中的打算是:先到武汉来看一看辛捷的家,她知道辛捷是山梅珠宝号的东主,是以她想打听一下辛捷的底细,她虽和辛捷关系以到了最密切的地步,可是她对辛捷仍是一无所知。
  她想问清辛捷底细的缘由,是想查出他为何会和那“穿着白衫武功高到不可思议的人”结仇。
  然后她便要乘帆东去,访查辛捷的下落,因为她暗地思量,那天她在岸上所看到江心扬帆东去的船,必定就是那神秘的白衣书生和后来那白衣美妇所乘的船,那么辛捷必定也是被掳到那船上。
  船到了武汉,孙超远便道:“姑娘有事,就请到岸上去办,至迟今夜明晨,我等就可以将姑娘要的船和水手准备好。”须知江里白龙孙超远在长江一带势力极大,要准备一艘船,自然是立刻就能办到的。
  金梅龄点头谢了。
  她匆匆走上岸去,人们看到这带着一脸慌急的绝艳少女,都不禁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她。
  她被这种目光看得有些生气,但也无法,她想雇辆车,又苦于身边没有银子,若是不雇车,她又不知道山梅珠宝号的途径,又不愿向那些以讨厌的目光望着她的人们去问路。
  她自幼娇生惯养,对世事根本一窍不通,这一件小小的事,竟把她难住了,又气、又急,失魂落魄地在街上乱闯,希望能在无意中走到山梅珠宝号的门口,她脚步不停,想到一事,却不禁一惊。
  她暗忖:“我这副样子,跑到山梅珠宝号去打听他的老板,那些店伙不把我当疯子才怪,怎会把实情告诉我?”
  望着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她独自彷徨着。
  走着走着,她望着前面有一栋极大的房子,黑漆的大门敞开着,门口的马石上,系着几匹马,有两个精壮的汉子蹲在门边,她暗忖:“这是什么所在?”走近去一看,只见那门楣上横写着“武威镖局”四个金色大字。
  她第一次看到镖局,好奇的望了几眼,突然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像是在争论着什么,走了出来。
  其中有一人却正是江里白龙孙超远,金梅龄见了一喜:“我叫他带我到山梅珠宝号去不就行了吗?”
  哪知孙超远也发现了她,匆匆跑了过来,说道:“姑娘,快走。”金梅龄眼一瞪,道:“为什么?”
  孙超远发急道:“等会再说。”
  金梅龄见他神色不安,心想:“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又出了什么有关我的事?”遂也一声不响,眼着他走了。
  那跟孙超远一起走出来的人,在后面高声叫道:“孙二哥,这事就拜托你了,千万不要忘记。”
  孙超远也回头道:“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过范大哥却再也别把这事算在我账上了。”
  原来那人正是武威镖局的总镖头,金弓神弹范治成,孙超远与他本是素识知交,一到了武汉,便去寻访他。
  哪知孙超远一到了武威镖局,范治成便带着一些惊慌的样子说道:“孙二哥,你来得正好。”
  孙超远问道:“怎地?”
  范治成道:“这两天汉口又出了许多事,第一件便是此间新起的巨商,山梅珠宝号的东主辛捷,居然失踪,人言纷纷,都说他一定是给绑票了……”孙超远接着笑道:“这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范治成道:“孙二哥你不知道,这个辛捷,却不是个普通商人呢!他不但和小弟有些交情,便是和“崆峒三绝剑”的地绝剑于一飞也是好友,岂有人绑了此人的票,只怕有些不妥。”
  孙超远哈哈笑道:“范大哥莫非疑心是我?”
  范治成皱眉道:“我倒无所谓,那于一飞昨天突然又折回汉口……”孙超远插口道:“那于一飞不是日前就回转崆峒山了吗?”原来他消息灵通,在黄鹤楼下发生的事,他都知道了。
  “本来,我也听到他说要立刻回崆峒,将他在此间和武当派所生的纠葛,以及七妙神君的突然出现,回山去告诉剑神厉大侠。”范治成道:“哪知道昨天他又随着‘崆峒三绝剑’的天绝剑诸葛大爷和人绝剑苏姑娘一起回到汉口,大概他们是在路上碰到的。”
  孙超远惊异地说道:“哦,这一下‘崆峒三绝剑’居然全到了鄂中,我们又有热闹好看了。”
  范治成皱眉道:“这位地绝剑一到此间,便听到山梅珠宝号店东辛捷失踪的消息,生气的不得了,找着小弟说,这事一定又是长江水路上的人干出来的事情,想乘机索金银……”
  孙超远作色道:“范大哥怎地说这般话,须知小弟虽是强盗,但盗亦有道,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吃我们水路上饭的人,就是陆地上放着成堆的金银财宝,我们也不会望一眼。”
  范治成道:“我也是这么说,而且孙二哥,你不知道,据我看这位辛老板的失踪,其中还关系着另外一个人呢!”
  孙超远忙问:“是谁?”
  范治成做了个手势,道:“就是这位主儿的师父。”
  江里白龙一拍桌子,说道:“这倒真的奇怪了,想那姓辛的一个商人,怎会与他老人家生出关系来?”
  金弓神弹便一五一十,将辛捷如何在黄鹤楼下遇见奇人,如何受到邀请,如何不听自己的劝告去赴约,告诉了孙超远,又道:“是以据我看;这位辛老板的失踪一定和毒君有点干系。”
  孙超远心中一动,将想说出“金梅龄也有此问”的话,忍在嘴边,他言语谨慎,从来不多说话。
  范治成又道:“可是于一飞却一定要说是小龙神贺大哥和你孙二哥手下的人干出来的。”
  孙超远微一冷笑。
  范治成又道:“今天清晨,于一飞便和他的师兄、师妹,北上武当山了,临行时,他还再来嘱咐小弟,一定要找出那位姓辛的下落,不过老实说,姓辛的失踪,也真有点奇怪。”
  他微一停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又道:“而且他这人根本就是怪人,只是我却想不透,毒君金一鹏若是想对付他,又何必要邀他到船上去,何况毒君根本就没有要对付他的理由呀!”
  孙超远也在暗自思索:“难道这个姓辛的和金梅龄的出走有着什么关连?金梅龄巴巴地要跑到这里来,也和他有关系不成?”
  他坐了一会,便告辞出来,金弓神弹再三托他打听辛捷的下落,言下竟还有些疑心他的意思。
  江里白龙怫然不悦,走到门口,突然看到金梅龄,他怕范治成认得她是金一鹏的“女儿”,便匆匆赶了过去。
  他这才要将金梅龄拉开。
  转过墙角,金梅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呀?”
  此时孙超远又不想将此事说出,便随口支吾着,金梅龄心中所想的俱是辛捷,也并不关心此事。
  走了两步,金梅龄问:“你可知道这里有个山梅珠宝号?”孙超远一惊,暗忖:“果然是了。”
  金梅龄又道:“我想到山梅珠宝号去有些事,又不认识该怎样走法,你能不能够带我去一下。”
  孙超远佯作不知,问道:“姑娘要到珠宝号去,敢情是要买些珠宝吗?这山梅珠宝号我倒听说过,可是并不知道怎么走法。”
  金梅龄急道:“那怎么办呢?你也不认得路。”
  “不要紧。”孙超远道:“我替姑娘雇辆车好了。”他心中暗忖:“看这位姑娘着急的样子,她必定和山梅珠宝号里那姓辛的小子有着很深的关系,这闲事,我还是少管为妙。”
  他处处替自己着想,处处想避开麻烦,随即喝了一个路旁的闲汉,给了他些钱,要他雇辆车来。
  金梅龄红着脸,心里着急,她势不能告诉孙超远自己没钱,更不能到了山梅号去叫别人开发车钱。
  心里正在打鼓,车已来了,孙超远掏出一小锭银子,交给赶车的车夫,道:“这位姑娘要到山梅珠宝号去,你可识得路吗?”车夫见了银子,点头不迭地说道:“认得,认得,你家只管放心。”
  金梅龄见他给了车钱,心里一定,跳上车去叫道:“快点走,快点走。”又侧头向孙超远打了个招呼。
  到了山梅号门口,停下了车,车夫搭讪道:“这两天山梅号的辛老板教土匪给绑了票,连店门都关起来啦!”
  金梅龄下车一看,铺子的门果然关得紧紧的,她也不管,走过去“砰!砰!”拍起门来。
  过了一会,从门缝里伸出一个头来,大约看来外面只是一个女子,将门开得更大了些。
  开门的那店伙问道:“姑娘找谁?”
  这一句最普通的话,又将金梅龄问得答不上话来,她实在不知道该找什么人,嗫嚅了半晌道:“我找你们这里的管事的。”店伙的头又朝外伸出了一些,仔细的朝她打量了几眼。才说道:“请你家等一会。”
  砰地关上了门,金梅龄无聊地站在路旁,又过了半晌,门开了一扇,那店伙的头又伸了出来,道:“请你家进去坐。”金梅龄拢了拢头发,那店伙几时看到过这么美的少女,头都缩不进去了。
  里面本是柜台,柜台前也摆着几张紫檀木的大椅子。
  金梅龄走了进去,那店伙殷勤的招呼她坐下,金梅龄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第一次她要单独应付她所不认识的人,心里有些发慌,那店伙在旁边站着,直着眼望她,她也没有注意到。
  她低下头去想心事,忽然面前有人咳嗽了两声,她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瘦削的老人正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她,不知怎地,她心头立刻也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觉得这瘦削老人的目光里,带有一种她不能抗拒的力量,这力量又和辛捷的目光所带给她的迥然不同。
  这瘦削老人又咳嗽了两声,道:“姑娘有什么事吗?”
  金梅龄低低说道:“我……我和你们的辛……辛老板是朋友……”她结结巴巴地说到这里。
  却不知道该怎么样说下去,才能将她所要说的话说出来。
  瘦削老人面色微微一变,道:“辛老板不在,姑娘找他有什么事?”
  金梅龄道:“我知道。”
  瘦削老人目光一凛,道:“姑娘知道什么?”
  金梅龄一抬头道:“我知道他不在,我是想来问问……”
  瘦削老人突然问道:“姑娘贵姓?”
  金梅龄道:“我姓金。”
  瘦削老人神色更是大变,问道:“金一鹏是姑娘什么人?”
  金梅龄心里奇怪:“这个人怎么知道我‘爹爹’呢子看样子他应该只是山梅珠宝店的一伙计,可是说起话来,又一点也不像。”她虽然心里奇怪,但这瘦削老人语气仿佛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使得她无法不回答他的话,于是她只稍微踌躇了一下,便道:“是我的爹爹。”
  瘦削老人的脸色更是怪异已极,脸上的肌肉也在扭动着,站在那里,许久没有说话。
  突然,他走前一步,指着金梅龄道:“你肚脐左边,是不是有一粒黑痣,只有米粒般大小?”
  金梅龄吓得从椅上跳了起来,忖道:“这老头子怎的连我身上生的痣,都弄得一清二楚的。”
  “这粒痣连捷哥哥都一定不知道的呀。”她暗自将这奇怪的问话,放在心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瘦削老人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她,期待着她的回答,但金梅龄只是怯生生地望着这奇怪而严肃的老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