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十二章 弥天之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二章 弥天之恨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老人突然长叹了口气,尖锐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温柔,全身也像是突然松弛而瘫软了,虚弱地倒在一张椅子上。
  “你的妈妈呢?她……她可好。”老人在问这话时,神色中又露出一种难以描述之态。
  金梅龄犹豫着,踌躇着,在她内心,也有着一丝预感,却深深地使她惊吓而迷惘了。
  终于,她低低地说:“妈妈死了。”
  老人的眼睫两边急剧地跳动着,谁也看不出他眼中闪烁着的是兴奋抑或县悲哀的泪光。
  他张口想说什么,但是又极力忍住了,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像是突然老了许多,衰弱了许多。
  然后他走了进去,将发着愕的金梅龄孤零的留在大厅,谁也不会知道,这老人的心里蕴含着多么大的悲哀。
  面对着他亲生的女儿,他竟都不愿将他心里的隐衷说出来,为着许多种理由,其中最大的一种,就是他不愿让他女儿受到打击,也不愿让他的女儿对“妈妈”感到屈辱,所以,他悄悄地走了。
  他当然不知道,当年他的妻子也有着极大的隐衷,他更不知道,他在年轻时无意中做出的一件事,使他终身都受着痛苦。
  金梅龄愕了许久,等她从店伙们惊异的目光走出去时,她才想起这次来此的目的。
  她咬了咬牙,暗自下了个决心:“你们不告诉我,我也会自己查出来。”她打定主意,等到晚上,她要凭着自己的身手,夜探山梅珠宝店,查明辛捷的身世,这才是她所最关心的。
  。
  悲哀而孱弱的“侯二”被一种父女之间深厚而浓烈的情感所迷失了,当他第一眼看到这穿着绿色衣服的少女时,他心里就像是生出很大的激动,可是等他证实了这坐在他面前的少女,真的是他亲生的女儿时,他反而将这种激动压制了下来,天下父母爱子女的心情多半如此,他们往往愿意自己受着极大的痛苦,而不愿自己的子女受到半分委屈。
  但是金梅龄何尝知道这些,虽然,她对这瘦削而奇怪的老人,也生出一份难言的情感。
  但是这份情感是暗晦而虚幻的,远不及她对辛捷的关注确切而强烈,她逡巡着,又回到江岸。
  起更,初更,二更……
  她计算着更鼓,然后,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将裙角也仔细地奔在脚上,试了试身手已极为灵活,绝不会发生丝毫声响来。
  于是她像一只夜行的狸猫,窜到深夜静寂的屋面上。
  她辨着白天记下的方向,不一刻,已经到了“山梅”。虽然她猜想店中的全是普通的店伙,但是白天那瘦削老人的目光,使得她极为小心地移动着身躯,极力不发生任何声音来。
  远处屋面上,传来几声猫的嘶鸣,凄厉而带着些荡人的叫声,使得她记起子这是春天。
  “春天……”她摒开了这诱人的名词,目光像鹰一样地在下面搜索着,下面的灯光全都早熄了。
  ‘
  她听到自己心房急遽跳动的声音,虽然她自恃武功,但究竟是第一次做这种勾当,心情不免紧张得很。
  站在突出的屋脊边,她几次想往下纵,但是又都自己止住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完成她的目的。
  这种江湖上的经验,绝非一朝一夕能学习得到的,何况她初人世,对这些事可说是一窍不通,叫她在一个黑沉沉的院落里来探查一些事,根本无法做到,起先她打着如意算盘,此刻才知道要做起来远非她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于是她彷徨在夜的星空下,抬着望天,嵌在翠玉般苍穹里的明月,都像是在眨眼嘲笑着她。
  突然,她的背后有人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她惊慌地一错步,转回身来,一张瘦削而冷峻的老者的脸,正对着她,冷冷地说道:“你又来干什么?”
  这正是白天她所见到的那个老者,金梅龄忖:“此人果然好深的武功,他来到我身后,我一点也不知道。”
  这瘦削的老人“侯二”暗地思量着:“她在这么晚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她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吗?”
  金梅龄全神戒备着,没有回答他的话,“侯二”目光仍然紧盯在她的脸上,问道:“你到底来干什么?”
  侯二此刻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是那么地希望这站在他面前的少女已经知道他是她的父亲了。
  另一方面,他却又希望这事永远不要让她知道。
  金梅龄沉思着,一抬头,说道:“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辛捷到底是什么来历,我是……”她终于不好意思将她和辛捷的关系说出,极快地接下去说:“我是要来查明白他到底是什么人的。”
  她极困难的说出这句话,自己已认为是要言不烦,问得恰到好处了,她却没有想到她夤夜中闯入,又无头无脑地问人家这些话,怎么能够得到人家圆满的答复呢?“侯二”对她虽然满怀着父女的亲情,但是也不能将辛捷的底细说出,因为这事关系着梅山民十年来朝夕不忘的计划,那么他怎能将他的“救命恩人”的计划说出来呢?即使对方是他的女儿。
  何况金梅龄说的话又是闪闪缩缩的,“侯二”不禁疑心着:“难道她是奉了‘毒君’的命令来的吗?”
  他们父女两人,心中所想的,截然不同,于是“侯二”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三更半夜跑来跑去打听一个男人的底细,成个什么样子,赶快好好地回去吧!”他不自觉地,在话中流露出对女儿的关怀的语气。
  但是金梅龄当然不会听出来,她再也没有想到,这站在她面前的老者会是她的亲生父亲。
  造化弄人,每每如是,金梅龄一心所想的,除了辛捷,再无别人,平日的机智和聪颖,此刻也被太多的情感所淹没了。
  她竟怀恨这老人,不肯将辛捷的事告诉她,于是她愤恨地说道:“我一定要知道辛捷的底细,你要是拦阻我,我……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侯二”道:“你敢不听我的话。”
  金梅龄哼了一声,暗忖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此刻她脑中混沌已极,情感也在冲动澎湃着,忖道:“你不让我知道他的事,我就先打倒你再说。”
  她的思想,已因着过多的情感,而变得偏激了,娇叱道:“你凭什么要来管我的事?”
  双掌一错,右肘微曲,右掌前引,“刷、刷”两掌,毕尽了全身的功力,向“侯二”拍去。
  她不知道她的对象是她的父亲,“侯二”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击,惊觉时,掌风已扑面而来。
  “侯二”本能的举掌相格,但是在这一刹那,他忘了他双臂功力已失,怎敌得了这“毒君金一鹏”十年栽培的金梅龄一掌,何况金梅龄以为他的功力高出自己甚多,这两掌更是全力而施。
  金梅龄见他举掌相迎,心中方自一惊,恐怕自己接不住他的掌力,左掌迎却,右掌却从左肘下穿出,哪知道她左掌接触到的竟是一双丝毫没有劲力的手掌,惊疑之间,突然两掌,已全中了对方的前胸。
  “侯二”饶是功力深厚,也禁不得她这两掌,“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全都溅在金梅龄翠绿色的衣裳上。
  金梅龄心里忽然有一种歉疚的感觉,她对自己能一掌击倒这瘦削老人,百思不得其解。
  她暗忖:“他的功力绝对不会被我一掌击倒呀!就以他的轻功来说,也好像远在我之上——”
  “侯二”虚弱地叹出一口气,抬望苍天,眼中一片模糊,他知道自己内腑已受重伤,不禁暗暗叹息着命运安排:“为什么让我死在我女儿的手上?”于是他勉强抬起手来,说:“你过来。”
  金梅龄觉得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使得她依言走到这垂死的老人面前,“侯二”望着星空下她女儿的面庞,不知道是喜,是悲,是怒。
  “唉,你难道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他突然想起此刻怎能说出自己和她的关系,那岂不会使她抱恨终生,他忖道:“我该原谅她,因为她不知道呀,若我使她终生悔恨,那我真是死不瞑目了,我丝毫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此刻却该为她尽最后一份心意了。”
  于是他强忍着人类最难受的痛苦,在临死的时候,还在隐藏着他心里最不愿意隐藏的事。
  但是在这一刻,金梅龄的脑海突然变得异常空灵,这瘦削老人的每一句含着深意,而她当时并不明了的话,在此瞬息之间掠过她的脑海时,她突然全部了解了,虽然这了解是痛苦的。
  “他——他难道真是我的父亲?”虽然她平日对她的父亲并没有情感,甚至还有些怨仇,但此刻,骨肉的天性像山间的洪水,突然爆发了出来:“我——我杀死了我的父亲。”
  于是她痛哭了,像暮春啼血的杜鹃。
  她扑到这垂死的老人身上,这时候,她忘却了辛捷,忘却了一切,一种更强大的力量,将她驱人更痛苦的深渊。
  “侯二”最后的一丝微笑,渗合着血水自嘴角流露出来,然后他永远离开了庸碌的人世。
  他是含笑而死的,但他的这笑容是表示着快乐抑或是痛苦,世上永远没有任何人能知道。
  ……
  汉阳位于汉水之南,长江西岸,北有大别山,俗称龟山,与武昌镇之蛇山隔江遥遥相对。
  暮春三月,莺飞草长,汉阳北岸,西月湖边的一座小小的寺庙水月庵里,多了个妙龄的尼姑。
  晨钟暮鼓,岁月悠悠,这妙龄尼姑眼中的泪水,永远没有一天是干的,她比别的尼姑修行更苦,操劳更勤,像是想借这些肉体上的折磨来消除精神上的苦痛似的,但是每当夜静更深,人们如果经过这小小的水月庵的后院,就会发现这苦修的妙龄尼姑总会在院中练习着内家精深的武功,或者是在庵墙外草尾树梢上,练习着武林中绝顶的轻身功夫。
  每当月圆花好之时,良辰美景之下,她又会独自踯躅在月光之下,幽幽叹息,像是她对人世间,尚有许多未能抛下之事。
  她就是深深忏悔着的金梅龄。
  她找不出一种可以宽恕她杀父行为的理由,纵然这行为是在无意中造成的,但是她的良心却不允许她宽恕她自己,于是她抛开了一切,甚至抛开了对辛捷的怀念,独自跑到这小小庵中来潜修。
  但是这寂寞中的时日是漫长的,她能忍受得住吗?
  小龙神贺信雄和江里白龙为她准备了船和船夫,却等不到她的人,于是他们便扬帆东去了。
  这正是孙超远所盼望的,他不愿意这一份辛苦创立的水上基业,因为牵涉到武林中这几个出名难惹的人物而受到影响,有时,他会暗自思索:“这山梅珠宝号的一个珠宝商人为什么会和这许多武林中的有名人物有着关连呢?而且看起来,金梅龄更像和他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三个月之后,长江沿岸的十三处山梅珠宝号全都神秘地关了门,“辛捷”这个名字,除了在武汉三镇之外,本未激起任何风浪,现在即使在武汉三镇,也很少有人再会记得这个名字了。
  就算是金弓神弹范治成和银枪孟伯起这些人,现在也正被另外许多真正震动武林的事所吸引,也不再去想这个家财巨万的公子哥儿。
  然而“辛捷”这名字真是永远销声灭迹了吗?
  这个问题谁也不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
  崆峒三绝剑连袂北上武当,在解剑池前,被凌风剑客为首的九个赤阳道长亲传弟子,九剑连环所布下“九宫剑阵”困了六个时辰,人绝剑苏映雪功力较差,后背中了一掌当场吐血。
  凌风剑客将“崆峒三绝剑”冷嘲热讽了一阵,才驱逐下山,赤阳道长故作不知,他实在也想乘机将崆峒派打垮,一来是确定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二来却是想将当年他和剑神厉鹗两人无意中得来的一件奇宝,独自吞没。
  崆峒三绝剑首次被挫,狼狈地下了山,人绝剑苏映雪气息奄奄,虽服下许多崆峒秘制的跌打秘药,但仍然毫无起色。
  天绝剑诸葛明和地绝剑于一飞两人,都在暗恋着这位师妹,见了她恁地模样,急得五内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不禁大骂武当派以多为胜,这样一来,崆峒派才算正式和武当派结下怨仇,纠缠多年,都不能了结。
  他们知道要等回到崆峒,师妹的伤恐怕就很难治得好了,天绝剑诸葛明为人外厚内薄,在江湖上人缘极好,各地都有熟人,忽然想起一人,便向于一飞道:“我们何不去找卢锵?”
  于一飞不禁拊掌道:“师兄要是不提,小弟倒真忘了,现成的放着一位妙手神医在此,师妹这一处掌伤,只要他肯动手治,还怕不手到病除吗?不过只怕这老头子又犯上怪毛病就是了。”
  天绝剑却笑道:“此人脾气虽然古怪,不合意的病人,你打死他他也不治,可是此人对我倒颇为青睐,我想我去求他,他绝不会不答应的,京山离此还有两天路程,尤其我们带着个病人,更得快走才行。”
  他们两人骑着马,却为苏映雪雇了辆大车,昼夜兼程,赶往京山,寻访当吁以医道名震天下的妙手神医卢锵,替人绝剑苏映雪医治背上的掌伤,原来她中的这一掌已伤及内腑,不是普通医药可以治得好的了。
  京山位于鄂省之中,但却不甚繁荣,只是个普通的小城,妙手神医就在京山城外结庐而居。
  他脾气极怪,不对路的人,就算死在他面前,他也绝不医治,而且他武功虽然普通,医道却极高明,江湖上的成名侠士,受过他恩惠的人不少,所以有些人虽然对他的作风不满,也奈不了他何。
  天绝剑诸葛明骑着马,走到大车的右辕。
  此刻落日归山,晚霞满天,暮春天气虽不甚热,他一路疾行,也赶得满脸大汗,掏出块汗巾擦了擦,眼看着前面的一片竹林,和竹林中隐隐露出的一块墙院,不由精神大振。
  地绝剑于一飞也高兴地说道:“前面就是了吧?”
  葛诸明点头道:“正是。”
  两人齐齐一紧抽绳,朝赶车的说道:“快走。”一车两马,便以加倍的速度,朝竹林赶去。
  到了竹林外面,车马便停住了,诸葛明道:“我们步行进去好了,免得那老头子又发怪脾气。”
  于一飞便也下了马,自大车里扶出苏映雪,此时她清清秀秀的一张瓜子脸,也变得异常苍白,往日两颊上的红晕,此刻也全没有了,于一飞心里一阵怜惜,正想将她横抱起来。
  那边诸葛明却也赶了出来,伸出右手扶住苏映雪的左臂,于一飞勉强的笑了笑,两人便一起掺扶着苏映雪往里走。
  竹林里是一条石子铺成的路,直通到妙手神医所住的几间草庐,林中静寂,鸟语虫鸣。
  他们的脚步踏在碎石子路上,也刷刷的发出声响。
  墙是竹枝编成的,上面薄薄地敷着一层灰泥,灰泥上爬满了寄生虫,看上去别致得很。
  他们轻轻地拍着门,哪知拍了三五十下,屋内丝毫没有声音,于一飞道:“难道卢老先生出去了吗?”
  诸葛明摇头道:“不会吧,近十年来,就没有听说过他出去过。”他朝四周看了看,又道:“你看,这大门根本没有锁,就算他出去了,屋里也该有人照顾呀。”于是他又拍门。
  又拍了几下,大门竟“呀”的一声开了,想是里面的门并没有关好,诸葛明便道:“老二,我们进去看看好不好?”
  走到院里,仍是悄无人声,诸葛明高声喊道:“卢老先生在吗?”但除了鸟语外,别无回答。
  他不禁疑云大起,侧首向于一飞道:“你扶着师妹站在这儿,我去看看,不要是出了什么事才好。”
  话未说完,突然屋里一个阴侧恻的声音说道:“快滚出去。”虽只四字,但却带着一丝寒意。
  诸葛明一听此人的口音,和妙手神医的湖北口音不大相同,便道;“阁下是谁?在下‘崆峒三绝剑’,特来拜访卢老先生。”
  他满以为凭着“崆峒三绝剑”的名头,总可震住对方。
  哪知那人仍然阴侧恻地说道:“我说滚出去,你们听到没有。”接着靠院子这边的窗户,“砰”的一声打开丁,窗口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来,没有血色的程度更还在苏映雪之上。
  看到这张面孔,于一飞、诸葛明都不由打了个寒噤,齐声喝道:“你是谁?”那人阴恻恻一声长笑,冷锐的目光极快地在他们身上打了个转,然后盯在人绝剑苏映雪脸上,啧喷赞道:“好漂亮。”
  天绝剑、地绝剑不由大怒,哪知那人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看了苏映雪一会儿,脸孔一板,道:“你们还呆在这干什么,卢老头子现在没有功夫替你们医病,你们快滚。”
  他一连三声“快滚”,于一飞大怒喝道:“朋友是哪条线上的,请亮个‘万儿’出来。”
  那人却像满不懂这一套,冷冷说道:“我数到十,你们还不滚,我就要对你们不客气了。”
  接着,他就旁若无人的,慢慢数起来:“一、二、三——”
  于一飞面含杀气,但望了颓倒在自己手臂上晕迷着的苏映雪一眼,轻声道:“师兄我们先退出去。”
  诸葛明也顾虑着苏映雪的安全,微一颔首,三人一起退了出去。
  他们方才走出院门,那人也刚好数到十。
  他数完了便哈哈大笑着,天绝剑诸葛明和地绝剑于一飞何曾受过这样的气,于一飞道:“小弟先进去看个究竟。”
  他知道窗中之人必定是个强敌,反手将剑撤了出来,他在这柄剑上已有了十数年的浸练,崆峒的“少阳九一式”又是冠绝江湖,一剑在手,他立刻胆气大增,微一分身,又窜回院中去。
  他轻功不弱,落地时可说绝没有发出声音来,哪知眼前一晃,那人已由窗中掠了出来,轻功更远在地绝剑于一飞之上。
  于一飞不由大惊,那人已冷冷说道:“你可曾听说天魔金欹手下留过一个活口的?”
  “天魔金欹”这四个字可真将于一飞震住了,他暗忖:“原来此人就是天魔金欹。”脸上的神色不觉惊慌了起来。
  天魔金欹又道:“看在厉鹗的面子,今天你就是我手下逃出的第一个活口,快滚吧!”
  地绝剑虽然心高气傲,此时此地,撞到这等人物,也不觉略有些气沮,考虑了半晌,也未说话,便又窜了出去。
  天魔金欹悄悄伸手一拭汗,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来,掠回窗里时,身手也显得迟钝得很。
  屋里放着——张长榻,榻上垂目盘膝坐着一个鬓角已经花白的清瞿老者,对外面发生的一切,像是全然无动于衷。
  天魔金欹走了过去,朝那老者道:“姓卢的,你可要放聪明些,你总该知道“百会穴”是怎样的一个穴道,而且我的点穴手法,天下再也没有别人解得开,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姓金的还死不了,你姓卢的可活不了多少个时辰了。”
  原来天魔金欹在玉女张菁捉迷藏时,乘隙逃跑,催命符唐斌带着唐灵、唐曼在后面急追。
  可是唐斌等发步较晚,轻功也不如金欹,怎追得上?
  天魔金欹逃了一会,胸腹之间,疼痛无比,而且真气也有些提不上来了,原来他方才中了辛捷的那一掌,此刻方自发作,尤其在他受伤之后,又提气狂奔了这么久,伤势更形严重。
  他回头一望,唐门中人已不再追来,便寻得一块较为隐蔽的地方,将息了半晌,运一运气,四肢百骸好像要散了一样,不由惊忖道:“这姓辛的小子,掌力居然恁地厉害。”
  他知道这种内家高手的掌力,若不赶快医治,只怕永远也没有办法治了,慌急之下,也给他想到妙手神医卢锵此人,便也兼程赶到京山求医,哪知妙手神医听了金欹的名字说什么也不肯替他医治。
  天魔金欹自是大怒,便和妙手神医动起手来,他虽然身受内伤,但是妙手神医卢锵仍不是他的对手,三五招之下,就被他点中脑门正中的要穴“百会”,被抱着坐到床上。
  天魔金欹威胁利诱,卢锵却仍无动于衷,垂目静坐,一句话也不响,金欹暴跳如雷,他却视为不见。
  哪知“崆峒三绝剑”却又闯了起来,天魔金欹暗暗叫苦,他知道此刻自己绝非崆峒三绝剑的敌手。
  若是万一动了手,自己内伤势必又要加剧。
  是以他方才三言两语便将于一飞吓走,心里暗地得意。
  但是看到妙手神医说什么也不替他医治,又觉得慌急,若是普通内伤,他自己也可医得,但此时他身中的一掌,威力又何止比普通的掌力深了一倍,是以绝非普通医药可以治得的。
  地绝剑于一飞掠到墙外,对诸葛明道:“那厮是天魔金欹,师兄,你说该怎么办?”
  天绝剑沉吟了一会,道:“这天魔金欹跑到这里来找妙手神医,想必是自己受了伤。”
  他顿了顿,又道:“老二,我们就将师妹留在竹林里,你我兄弟再进去看看,我不相信他也是个人,凭我们师兄弟二人还应付不来吗?”于一飞自是赞同,便将苏映雪侧倚在一根巨竹上。
  天绝剑右手微扬,做了个手势,两人便掠回院中,从支着的窗口向里一看,只见天魔金欹正在倚案沉思着。
  天绝剑一扬手,嗖地打出一块飞蝗石。
  崆峒山为五大剑派之一,剑神厉鹗也不喜用暗器,是以崆峒门人,会打暗器的,可说是少之又少,所用的暗器,也大多只是飞蝗石一种,这就是名门正宗的自恃身份之处。
  飞蝗石只不过是武林中最普通的暗器而已,焉能打得中这大行家天魔金欹,他微一挥手,就将这飞蝗石挥出很远。
  但是他却并未移动身体,原来他此刻胸腹之间觉得非常难受,而且还带着些窒息的感觉。
  天绝剑诸葛明发出这块飞蝗石,本未希望它能打中金欹是以并不奇怪,但是他发出此石的用意,却是想惊动金欹,让金欹掠出窗外,此刻见他毫无行动,却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于一飞心中忽然一动,悄声向诸葛明说道:“这魔头既来寻访妙手神医,想必是他也受了重伤,此刻连动都不能动了,我们若想击败这魔头,此时正是大好的机会,师兄你的意思如何?”
  诸葛明沉吟了半晌,道:“看来我们今天非动手不可了,无论他受伤没有都是一样,但是……”
  “还有什么?”于一飞问道。
  “但是我们若进房子动手,怕会引起妙手神医的不快,反而不肯替师妹治伤,那岂不是更糟。”
  诸葛明这样一说,地绝剑于一飞也觉得有理,他虽然不认得这妙手神医,但是有关他古怪脾气的传说,于一飞也曾听过不少。
  于一飞沉吟道:“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忽然他着急地说道:“我们将师妹一人留在竹林里面,是不是太危险了呀!”
  他一心关注着苏映雪的安危,诸葛明听了心里不免泛起一阵酸意,故意做出不在乎的样子来说道:“我想没有什么关系吧!”又换了一种尖刻的语调道:“你要是不放心,出去看看也好。”
  于一飞暗哼了一声,忖道:“你和我装什么蒜。”口中却说:“这样也好,师兄就请在这里待机而动好了,我出去看看师妹。”随着,他就掠出墙去。
  天绝剑诸葛明立刻又开始后悔,不该让于一飞和苏映雪单独相处,他和于一飞勾心斗角想博取苏映雪的欢心,哪知苏映雪却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甚至还有些讨厌他们。
  这就是女孩子们的微妙心理,你愈是露骨的向她们表示爱意,她们反会觉得你无足轻重,纵使她也是喜欢着你的。
  天魔金欹此刻渐觉不妙,真气大有反逆而上之势,他看了坐在榻上的妙手神医一眼,知道要想他为自己治伤,只怕已是无望,再加上“崆峒三绝剑”对自己也在虎视眈眈。
  他心毒手辣,做事只求达到目的,从来不计手段,试想他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杀死,对别人的性命看得更是不足道了。
  此刻他杀机又起,暗忖:“这厮既然不肯替我治伤,我也叫他永远不能替别人治伤。”
  他嘴角泛起凶险的冷笑,想到崆峒三绝剑此来的目的也不能达到,又想到此后武林中受了重伤的人都无人医治,心中得意已极,忖道:“我做的事,都是能影响到这么多人的……”
  于是他忍着疼痛,纵了起来,极快地掠到榻前,“啪”的一掌,击向妙手神医的脑门。
  然后他毫不停留,从另一边窗户中掠了出来,消失在远方。
  天绝剑在窗口中只能看到金欹一人,却看不到坐在床上的妙手神医,此刻他见金欹突然走了,心中大感奇怪。
  于是他再也不考虑,便掠进窗去,一眼看到倒在床上的妙手神医,纵了过去,惊慌的问道:“卢老先生,你怎么了?”
  妙手神医衰弱地张开眼睛,眼中的神光也散了,挣扎着说道:“你将右边架上的第三个绿色瓶子拿来,快快。”
  原来金欹方才拍向他脑门的一掌,虽然使他受了致命之伤,却恰好替他解开了穴道,是以他现在能出声说话,四肢也能转动。
  天绝剑诸葛明连忙走到右边的一个檀木架上,依言取过了那只制做形式甚古的绿玉瓶子。
  妙手神医又急道:“倒出来三粒来,放在我嘴里。”
  诸葛明拔开瓶盖,倒出三粒清香的药丸,他暗忖道:“想来这个必定就是专治内伤的灵药‘追魂丸’了。”
  原来妙手神医卢锵的“追魂丸”,为专治内家掌伤的圣药,武林中人多半知道,但是妙手神医固步自封;轻易不以之示人。
  于是诸葛明将倒出的三粒“追魂丸”放入妙手神医的口中后,便悄悄地将那瓶子收进怀里。
  妙手神医将那三粒药丸咽下后,神色似乎稍见好转,挣扎着坐了起来,闭目养了一会神,长叹一声,睁开眼来。
  诸葛明赶紧问道:“卢老先生好些了吗?”
  妙手神医摇头叹道:“天魔金欹果真名不虚传,受了重伤后,仍有如此掌力。”他喘了一口气,又道:“我脑海命门上中了他一掌,此刻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的命了。”
  诸葛明安慰地说道:“不会吧……”
  妙手神医突然怒道:“什么不会,我难道没有你知道。”他这一发怒,立刻更行不支,猛烈地咳嗽了许久,断续地接着说道:“我不……不行了,唉!只可惜我的医术,没有……”
  刚说到“有”字,他两眼一翻,立时气绝。
  须知脑海天灵上如果稍加击打,便会晕眩,何况是天魔金欹这种深厚的内家掌力,妙手神医能支持这片刻,不过是靠了他平日对身体调理得当,内功又颇具火候,和三粒“追魂丸”的功效罢了。
  他这一死,天绝剑不禁慌了手脚,暗忖:“想不到我跑来却为他送终了,真是倒霉。”
  天绝剑诸葛明天性极薄,见了妙手神医的死状,没有一丝同情或悲哀的意思,反觉得自己倒霉。
  这时屋外有几声轻微的指甲相击之声,这是武林中同道传递消息的方法,诸葛明一听,便知是地绝剑于一飞叫他立刻赶去的信号。
  他眼一扫,右侧架上还摆着几个绿玉瓶子,便窜了过去想拿走,忽又想到:“即使拿去这些瓶子,但是我不知道用法岂不枉然。”于是他又缩住了手,脚跟微顿,掠出屋去。
  他刚掠过那青竹编成的短墙,心中便是一镕,原来墙外竹林侧的一小块空地上,除了地绝剑于一飞和受了伤的人绝剑苏映雪外,还站着三人,两个人穿着蓝布道袍,另一个靠在他们身上的,却是俗家装束,像是也受了伤。
  于是他极快地飞跃到地绝剑于一飞的身侧,抬目一看,对方却原来是武当派的凌风道人和另一个九大弟子中的道人。
  那受了伤的,就是神鹤詹平。
  原来神鹤詹平所中于一飞的那一掌,伤势亦极重,虽然在武当山上调息了许久,吃了许多丹药,但是伤势亦未见起色,于是他们便也想到这以医道闻名天下的妙手神医卢锵,也赶来求治。
  此刻双方碰面,心中各怀怨毒,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对方是赶来求妙手神医治伤的。
  双方互相凝视了许久,凌风道人一言不发,搀着神鹤詹平向妙手神医所居的草庐走去。
  天绝剑诸葛明忙轻声道:“我们快走。”
  于一飞见他面色凝重,知道定有事故发生,便也匆匆地扶着人绝剑苏映雪,穿过竹林。
  他感到苏映雪呼吸重浊了,上气也渐渐接不着下气,不禁着急地问道:“师妹的伤怎么办?”
  诸葛明道:“不要紧。”他得意地说道:“我已将妙手神医的‘追魂丸’拿了一瓶出来。”
  于一飞满腹狐疑,暗忖:“这妙手神医怎地突然大方起来了,将‘追魂丸’给了一瓶给他。”
  突地,他惊哟一声:“师妹”,伸手一探苏映雪的鼻息,惊道:“不好,师妹的呼吸好像停了。”
  他们已穿过竹林,走到马车旁边,天绝剑望了望身后,从怀中掏出那只绿玉瓶子,道:“将追魂丸给她吃三粒就不妨事了。”
  话未说完,竹林中箭也似的窜出一条身影,停在他们身前,冷笑道:“好毒的‘崆峒三绝剑’,居然将妙手神医都杀死了。”
  他眼角一睹诸葛明手上的瓶子,接着道:“还将人家的‘追魂丸’偷了来,哼!天下第一剑果真调教得好徒弟。”
  于一飞听到妙手神医已死,也吃了一惊。
  天绝剑诸葛明也冷笑道:“武当派的道士果然厉害,不分清红皂白,就胡乱血口喷人。”
  凌风道人冷笑道:“好,好,我血口喷人。”
  说完又大步走入林中,诸葛明忽然望了满面怀疑的于一飞一眼,道:“快上了车再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