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十五章 大衍十式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大衍十式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这时月亮已正当长空,显然平凡上人与慧大师约定的时限立刻就至,辛捷用树枝在地上的线条上指着最外的几根道:“从乾位进入,按左三右四之则,就能进人阵心,但出去时,却不大相同——”
  说着指着左面一些零乱的线条道:“从阵心向左转进,两次回绕后,应该有一人为的假笋——”
  须知石笋阵虽然大多是借天生石峰所成,但仍有许多是人为添加上去的。
  平凡上人听到这里忽然跃起大呼:“正是,正是!上次我从这条路绕去,正是有一人为的假石笋——看来你还真有一套,咱们这就走出去吧!”
  敢情十年来,差不多每条路平凡上人都试着走过,虽走不出此阵,但阵中大概情形却甚是清楚,这时听辛捷所说果然不错,自然甚是相信其言。
  辛捷笑道:“只是晚辈对此古阵最多懂得十之六七,若是此阵布得完整,只怕仍是走不出去呢!”
  平凡上人道:“不管它,咱们且试它一试。”
  辛捷站起身来,辨了辨方面,从东面第三根石笋下走了进去。
  平凡上人紧跟在后面,一面随着辛捷走,一面心中暗思何以这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识得这远古遗阵,而且恰巧在十年将满前带自己出阵,这岂非天意安排?
  辛捷每走在歧道的地方,不住嗯声点头,似乎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的样子,于是毫不犹豫地从正确的道路走入,平凡上人见他面有喜色,知道必然有希望。
  这时两人已走出将近五里,这岛也不过方圆十里,但在阵中却似有走不完的路,盘回重重,平凡上人以前屡次试着摸索,无不是走出不及一里,就又回到中心原处,这时居然走出了这许多路而未回至原处,心中不觉对辛捷更具信心。
  辛捷从两个石笋中间穿出,对前面一座稍小的石笋看了一会,向平凡上入道:“请前辈将此石笋毁去。”
  平凡上人见这较小石笋分明不是天生者,想来必是慧大师布阵时添设的,心中虽不明何以辛捷要他毁掉它,但仍提上一口真气,双掌缓缓拍出。
  一股纯和无比的掌风推出,力量却大得惊人,一根巨石竟应声而毁,石屑飞出数丈,有的嵌入其他石笋中,声势惊人!
  辛捷暗中赞道:“只怕当今世上绝无第二人有此功力。”
  这时他见石笋已毁,细细在石笋根部观察一番,果然发现一条极隐蔽的小径,若不是将石笋毁去,实在无法发觉。
  二人从小径继续走入,每逢人为的石笋,就由平凡上人发掌击毁,辛捷又继续带路。
  平凡上人见愈走愈对劲,心中不禁大喜,但一看辛捷,只见他面色如同罩了一层凝霜,严重之极,不由大奇。
  再绕过两座石笋,眼前忽然开朗,走了好一会,才碰到石笋,平凡上人心想必是接近阵边缘了,但再一看辛捷,脸色更是紧张。
  绕过前面的石笋,天色似乎一亮,那月亮的光却像是比平常明亮百倍,四面远处白浪滔滔,显然已出了石笋阵。
  但辛捷却咦了一声,向后仔细看了半天,脸上紧张之色顿霁,吁了一口气道:“看来这慧大师对此阵功夫也没有学全,否则晚辈也无法走出了。”
  平凡上人被困阵中十年,满腔怨愤之气,此时一旦走出石阵,不禁仰首长嘘。
  天上皓月当空,明星荧荧;远处浪声啾啾,带着浓厚咸味的海风阵阵吹来,令人精神一爽。平凡上人在一霎时间,被困十年的怨愤之气竟然随着那一缕海风,化为乌有,顿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平凡上人虽然从不修炼自己道行方面,但三甲子的修为,自然而然养成一种淡泊的性格,这时把一切看开了,笑对辛捷道:“对了,你既是七妙神君的弟子,自然懂得那什么奇门五行的鬼门道了。”
  可笑他被困十年,束手无策于阵中,此时仍称奇门术数为鬼门道。
  辛捷道:“晚辈这点末行,实在难入行家法眼。”
  平凡上人长笑一声道:“娃儿休要假谦虚伪,倒是我老儿方才施给你看的那“大衍十式”,你可曾仔细记住?”
  辛捷点头道:“晚辈正要感谢前辈以不世绝学相授——”
  辛捷这样说倒是由衷诚恳之言,这时他又接着道:“只是晚辈一时有些地方还不能完全领会。”
  平凡上人见辛捷说得极为诚恳,笑了笑道:“老衲对这几招剑法自认还有几分满意,那最后三招你须好好研究,若是发挥得宜,普天之下能接得下的,只怕寥寥无几呢!”说到最后,脸上洋溢着一片得意之色。
  辛捷正自暗忖他这句话倒不是口出狂言,那“大衍神剑”实在神妙无比,自己得此奇学,正可和本门剑法择精融合,相得益彰。忽然一声长笑划破长空,那笑声好不惊人,初闻声时,尚在岛之中心,笑声甫落,一条人影已刷地落在眼前不及三丈处,这等轻功若是传到武林中,只怕无人能信,就是以辛捷如此功力,亦觉心折不已,一种直觉告诉他,必是世外三仙中的另一人慧大师到了。
  借着月光看去,来人是个老尼,一袭僧衣破旧不堪,但却一尘不染,安详地对着平凡上人一笑,正是小戢岛主慧大师。
  平凡上人见困住自己十年的人站在面前,却也哈哈一笑道:“老尼婆千方百计要占我老儿上风,可是老天有眼,偏偏总不如你意,哈哈!”脸上神色得意之极。
  慧大师寿眉一扬道:“老尼活到现在才第一次听说打赌要靠小辈助胜的。”
  慧大师以为这句话必能使好胜的平凡上人激怒,哪知平凡上人又是哈哈一笑道:“咱们当年打赌时可没有规定不准别人自动进来带我老儿出去吧?”
  慧大师哼然冷笑一声,转向辛捷道:“看不出你这小娃儿居然认识我这古阵,须知你未经许可,擅人本岛,已是犯了重规,复又擅入石笋阵,更是罪不可恕,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胆敢不把老尼放在眼内。”
  辛捷本就倔强之极,更兼慧大师狂态逼人,当下将那原有一点敬畏之心放开,抗声道:“晚辈擅人贵岛,本为无心之过,若是前辈定要以此为由教训晚辈,晚辈不才,却知头可折志不可屈!”
  辛捷一阵冲动之情将这对世外三仙的敬畏心压过,这时侃侃而言,不卑不亢,两足挺立,气度竟然威猛之极。
  慧大师似乎怔了一怔,又打量辛捷一眼,忽然振声长笑,那笑声初时甚低,渐渐愈来愈响,似乎无数声音相合,震得地动山摇。
  以辛捷如此功力,竟觉耳中有如针戳,又觉有如锤击,渐渐竟有支持不住之感。
  忽地平凡上人猛喝一声,登时将慧大师笑声打断,只见他朗声笑道:“老尼婆这小岛也有许多臭规矩,今日若不是这娃儿及时赶到,你这小岛此刻怕已在万丈海底了。”
  慧大师白了平凡上人一眼,又对辛捷道:“你既能经得住我“咤阳玄音”想来必有几分功力,你有胆接老尼三招么?”
  辛捷虽觉这慧大师功力委实高不可测,但这时就是刀架在他颈子上他也不能退缩,一时一腔热血上涌,当下抗声道:“晚辈不自量力,就接前辈高招。”
  慧大师更不答话,也不见她双足用力,身形竟然平平飞起,单袖一拂之间,一只袖化为一片灰影罩下,辛捷虽早就真气遍布全身,但对慧大师这极为飘忽的一招竟感束手,这感觉正如同上次和无极岛主无恨生对招时一样,但辛捷此时功力大非昔比,急中生智,对敌势不闻不问,左掌一立,右拳运式如风,呼的一声,反击慧大师左肩。
  若是一日以前,辛捷这一拳捣出,慧大师大可旋身直进,如无恨生那样轻而易举地擒住辛捷脉门,但此时辛捷拳出风至,隐隐暗含风雷之声,慧大师咦了一声,不待招式递满,灰袖再拂,一只破布长袖竟如一只铁棍般横扫过来。
  破布柔不着力,慧大师不用换式,仅借势一拂,就把柔软的一片袖影收成铁棍般横扫出,比之“湿束成棍”的功力,不知又高出多少了。
  辛捷见慧大师这一拂之势虽强不可挡,但招式却似武当派的“横扫千军”,对这中原各大派的招式辛捷不知研习了几千遍,这时毫不犹豫地使出“暗香浮影”轻功中的绝招“香闻十里”,身形微微一晃,已自出了慧大师袖势之外。
  这一招乃是七妙神君专门对付武当拳招的妙招,慧大师这等拳劲,也被轻易躲过,而且是很漂亮的。
  平凡上人在旁呵向大笑,连声称妙,慧大师不由惊上加怒,呼的一声一把抓出,五指箕张带着五缕疾风,闪电般抓下,辛捷有了第一招经验,胆气一壮,右手以指为剑,施出本门绝学“虬枝剑法”的绝招“梅花三弄”,迎了上去。
  慧大师这抓乃是平生绝技,其中暗藏三记杀手,这时见辛捷右掌似指似剑地斜斜划出,暗道你这是找死,五指一翻,快得无以复加地横抓去,哪知呼的一声,辛捷右掌一翻,也是快得无以复加地指向慧大师脉门,慧大师何等功力,掌式一沉,暗藏的第三个绝招又已施出,可见五指如鹰,离辛捷肩头已自不及半寸——
  但是几乎是同时,辛捷“梅花三弄”中“第三弄”也已施出,中食二指骈立如戟,向上疾点,正中慧大师“曲池”——
  只听得砰的一声,慧大师一翻之间,两条胳膊碰在一起,慧大师稳立不动,辛捷却踉跄退后三步。
  辛捷惊于慧大师的功力深厚,慧大师却惊于自己连环三招正好被对方连环三招所破。
  平凡上人却不住大叫妙极。
  慧大师冷哼了一声,两袖一扑,身形似乎借着一扑之势,陡然飞起两丈,升到顶点,两袖一张,身形竟自一停,略一盘旋,才忽地疾比劲矢地扑击而下,身形美妙之极。
  这一下可打出了慧大师的真火,这一扑下施出了她平生绝技“苍鹫七式”,双袖也用上了八成内劲。
  连平凡上人都闭上笑口,紧张的看这“娃儿”怎生应付这最后一招。
  辛捷只觉那掌力像是从四方八面袭来,甚至身后都有一股疾风袭到——这正是“苍鹫七式”神秘之处,他一刹那间实不知怎样招架。
  一霎时间,所有学过的招式都泛过辛捷头脑,竟似无一能适应此招,急切间,忽然一个念头如闪电般在他脑海中一晃——
  只见他两臂平伸两侧,同时向中一合,合至正中时,忽地一翻而出,霎时满天掌影,迎击而上,正是平凡上人方才传授的“大衍十式”中的“方生不息”——
  慧大师忽觉对方双掌一合一翻之间,布出一片掌影,密密层层,宛如日光普照,无一不及,竟无破绽,自己招式竟递不进去——
  只听她双臂忽然一振,竟不再击下,复又拔起寻丈,轻飘飘落在丈外,对平凡上人冷哼一声道:“老和尚,好一招‘方生不息’!”
  平凡上人见辛捷将自己绝学运用得巧妙不已,不禁得意非凡,闻慧大师之言,咧口笑道:“是又怎样?”
  慧大师转对辛捷道:“咱们有言在先,只对三招,你现在可以走了。”接着又对平凡上人道:“老尼不识相,还要领教你老和尚的‘大衍十式’。”
  平凡上人笑道:“就是老儿我也觉手痒得紧,咱们走几招杀杀闷正好。”
  慧大师更不答话,身形一晃,左右手齐出,双足一霎时间速换七种架式,却始终不离方寸之间,同时手上也一口气连攻了七招。
  这七招每招都精绝无比,辛捷见了无恨生及平凡上人的武艺,以为天下奇学尽于此矣,哪知慧大师的神妙步法,竟又是大出他意料之外的奥妙,当下浑然忘身之所在,凝神观看着这两个盖世奇人的拼斗。
  平凡上人更是双足牢牢不移,上身前后左右的晃动之中,将慧大师七招攻势一一化去,同时左手抽空还出五招。
  辛捷仔细观察慧大师的身法,只觉她拳掌功夫虽妙,却似不及步履间的神奇。那一跨一跃之间,实在精奥无比,连辛捷以目前的功力目敏,也只能觉出十分神妙而已,仍不知其所以然。
  每当慧大师出招时,他必扪心自问,如是和自己对敌,自己当如何招架,想出以后,再看平凡上人的回招,果然比自己所想的精妙十倍,不禁心神俱醉。
  也许是上天安排的好机缘,否则平凡上人的“大衍十式”虽传给辛捷,但这“大衍剑法”乃是平凡上人在剑术上穷毕生精力所萃,其中变化精微,任辛捷才智盖世,如果自行参悟,穷三十年也不见得能完全领悟,这时目睹两个奇人的拼斗,不知不觉间,已将许多意料不到的精微处悟了出来。
  一眨眼间,两人已对换了数百招,身形之快,发招之速,就是传到武林中去,也不会有人置信。
  但从开始到数百招间,平凡上人始终是守多攻少,这时想是打得兴起,长啸一声掌上变掌为指,以指为剑,一晃之间,从三个出人意外的绝妙方位攻向慧大师,一时指上疾风大作,妙绝天下的“大衍剑式”已然施出。
  这“大衍十式”端的堪称天下无双,施出的人又是平凡上人,那威力可想而知,一刹那间,形势大变,慧大师掌上奇招妙式都似乎大为减色,守攻之势大变。
  但一眨眼又是数十招过去,“大衍十式”虽抢尽攻势,却也伤不得慧大师一根毫毛。
  辛捷见平凡上人将“大衍十式”施展开来,威风凛凛,神威之极,不由感同身受,在一旁手舞足蹈,不知不觉间,又领悟到不少精微变化。
  这时他发觉慧大师能全守不攻的在这“大衍剑式”中安然无恙,完全是那神妙步法所致,但仔细研究那神妙步法,却又似毫无法度。
  他哪里知道这乃是慧大师平生得意之作“诘摩神步”,其中奥妙艰深之处,慧大师本人也是从一本古遗书上费了无限心血才领悟出来的,辛捷岂能领悟?
  这时双方已互拆了千招,各种神奇招式端的层出不穷,把旁边的辛捷看的浑忘一切。
  这时,忽然一声清亮的啸声从远处传来,那啸声尖而细,但却远超过海涛巨声,清晰地传人岛上每一个人的耳中,尤其是那啸声一入耳中,立刻令人感到说不出的和平恬静,一种舒适的感觉,使人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连平凡上人、慧大师那等功力,居然都咦了一声,各自住手,侧耳倾听,辛捷更是又惊又疑。
  慧大师面上神色透出惊奇之色,平凡上人脸上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古怪表情,仰首望天。
  辛捷也仰首朝平凡上人看处望去,只见黑沉的天际,几颗疏星散布其上,哪有一丝异处?
  但那啸声却是低细而清晰地不断传来,但闻其声不见其影,益发显得怪异。辛捷奇怪地回头看了平凡上人,只见平凡上人脸色更是奇怪,忽地撮口长啸和那啸声遥遥相和。
  初时两种啸声颇不一致,似乎平凡上人在向那发啸人申诉不同之意见,但渐渐那啸声愈来愈近,平凡上人的啸声也逐渐和那人一致,似乎已被说服。
  辛捷再看平凡上人,脸上一派和平之色,两种啸声都是一片安恬之气,慧大师也肃然立于一旁。
  忽然一声鹤唳,辛捷忙一抬头,只见远处一只绝大白鹤飞来,飞近时,只见鹤背上坐着一个瘦长老僧,啸声正是他所发。
  那老僧身材极高,坐在鹤上仍比常人高出半个头,而且瘦得有如一根竹杆,但颔下银须却是根根可见。
  慧大师见了他,脸上惊疑之色不减,显然不识得此僧,平凡上人却脸色平和肃穆,缓缓走近那巨鹤。
  巨鹤略一盘旋,缓缓落了下来,两翅张开,怕不有两丈阔,扑出的风吹得黄沙卷卷。
  那老僧手执木鱼“笃”的一响,也不知那木鱼是什么质料所做,声音传出数里之外,清亮之极。
  平凡上人对枯瘦老僧一揖,又转身对慧大师一语不发,爬上鹤背,对辛捷略一点首,那鹤双翅一展,腾空而起,那枯瘦老僧对辛捷看了一眼,脸上透出惊色,对辛捷再三打量后,忽然低声吟道:“虎跃龙腾飞黄日,鹤唳一声潇湘去。”
  白鹤巨翅扑出,眨眼已在三十丈外,但那两句却清晰传来。
  慧大师竟呆呆望着这骑鹤“擅入”小戢岛的奇僧施施然而去,仰首呆望,似乎百思不得其解,但当她眼光缓缓落在辛捷脸上时,却露出一丝笑容。
  只见她忽然双袖一舞,在沙滩上施出那套妙绝人寰的“诘摩神步”,四十九路步法施完,身形一拔,竞拔起十丈,飘然而去。
  辛捷趋前一看,只见沙地上留着一片脚印,深达数寸,不禁心头大喜,知道慧大师有意将这套神奇无比的步法传授自己,一时兴奋得有些痴了。
  远处却传出一声:“诘摩神步传与有缘,半个时辰内能不能领悟,就要看你的天资了。”慧大师内力何等深厚,一字一字在海涛声中传出老远。
  辛捷虽不明白她说什么“半个时辰内”,但立刻向岛心跪下,喃喃祝谢。
  但是,立刻他就心神沉醉在沙滩上那片神奥无比的脚步印中了。
  以辛捷的功力智慧,竟然看得十分吃力,如不是他曾目睹慧大师亲身施展过几次,根本就无法领悟。这“诘魔神步”端的堪称独步天下,辛捷愈看愈觉艰深,也愈觉得高兴。
  半个时辰转眼即至,辛捷仍然沉醉其中,不知外界事物,而不远处的海潮已起,只见远处似乎从海平线上升起一道白线,势如奔雷般直滚过来,愈滚愈快,也愈冲愈高,哪消片刻已成了数丈的浪墙,浩浩荡荡地涌将上来。
  辛捷正躬身苦思“诘摩神步”最后五个步法,这五个步法乃是全部神步中最精华所在,尤其艰奥无比,他正全神贯注,那滔天海潮已到身后海边,犹不自觉。
  辛捷索性双足踏在慧大师脚印上将那最后五式试行一番,这一躬身实践,立刻将方才苦思不得的疑问解消,心头不禁一阵狂喜,正要跃起,忽觉脚亡一凉,一回头更是大吃一惊,只见白茫茫的一片浪涛涌到面前,一急之下,施出“暗香浮影”的轻功绝技,身形一纵之间,飘出六七丈远,但当他身形才落,脚下已是白茫一片。
  潮水涌上何等迅速,辛捷一纵之势,竟不及水涨得快,辛捷身在空中,猛然再提一口气,脚尖在浪面上一点,身形又拔起丈余,但那海潮一卷而上,他身形方才一拔起,下身自膝以下已是尽湿。
  哪知身形下落时,辛捷低头一看,脚下又是一片浪潮,辛捷不由一咬牙,身形微一点水,又复纵起,施开上乘轻功,拼着下身湿透和海潮抢快。
  辛捷此时何等功力,“暗香浮影”又是极上乘的功夫,几个起落之下,竟将势若疾风的海潮远远抛在身后。
  一直奔出二十丈远,辛捷才停身回望,只见远处白潮掀天,方才立足之地早已淹没潮中,那慧大师留下的“诘摩神步”脚印,不消说一定被冲洗无迹,难怪慧大师要说“半个时辰之内”的话。
  ·
  辛捷目睹海潮奇景,只觉得心胸为之一阔,一时胸中豪气勃勃,雄心千丈,不由自主地振袖高歌道:“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唱到此处,辛捷不禁想到,一天以前自己还困束于儿女之情及灰心颓唐之中,此刻却豪气干云,雄心千丈,他暗中下决心,一定要创下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才能谈到其他。
  怒潮澎湃,夜色渐褪,天边露出一丝曙光,霎时金光四射,红波翻腾,一轮红日升了上来。
  辛捷渐渐不知不觉间已从岛东绕到岛西,他心中正在暗计如何离开这孤立大海的小岛,但当他一抬头,只见海面平静得很,天空一望无云,千里晴空,但最令他注意的却是海边沙滩上搁着一只小型帆船。
  辛捷连忙快步上前,只见船前沙上写着一片大字:“由小戢岛西南行,此时海面西风甚强,扬帆一日可达大陆i”显然是慧大师之笔,那船自然也是她预备的了。
  辛捷看罢吃了一惊,暗道:“只需一日航程即可到达大陆,这小戢岛离大陆如此之近?”不禁极目远眺,果然瞧见远方水天相接处依稀可见一带极淡的山影,那天边是乳白色,山却是淡蓝色,是以勉强可以辨出。
  辛捷再次转身向岛心祝福,启帆入海。
  西风甚疾,却甚是平稳,小船又很轻快,那帆吃得饱饱的,哪消片刻,已远离小岛,辛捷回首望时,小戢岛已成了一小点黑影,只有那岛上最高的一根石笋仍可辨出,高矗晴空。
  ……
  长江流至武汉一带,向东北方分出一条支流,称作汉水,和长江成之字形隔开武昌、汉口、汉阳三地,自古为江鄂一带重镇,行人熙攘热闹之至。
  自从七妙神君再现江湖,在武汉一带办过几件惊动武林的事后,武汉更是群英毕集,各派高手相继赶到,都想察知七妙神君重现江湖之传是否属真。
  尤其是当年参加围击七妙神君的五大派更是急欲侦知事实,故此武汉一带空气登时紧张起来。
  时正夏末,武汉一带天气虽仍不能算得上凉爽,但却有金风送爽的气氛了。
  这天,江上驶来一只小舟,这小舟似是要向岸头行拢过来,是以行速甚慢,加之江水逆流,看起来好像小舟根本行不动的模样。
  这时江上帆船何止数十条,这小舟在穿梭般的船林中缓缓靠到岸边,船上却走下来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青年文士,身着灰青色布衣,缓缓走上岸边,行动十分端庄。
  这青年似不愿被那往来不绝的行人所阻,上得岸来,急步穿过马道,沿着道儿向汉口城门走去。
  如果仔细观察一下,便可看出这青年神色间,似乎充满着一种莫名的神采,但气色却又焕发的出奇,一张秀俊的脸儿配上高度适中的身材,再加上行动潇洒,确是一表人才。
  唯一的就是他脸儿上微微有点显得苍白。
  这青年步行确是甚快,不消片刻便来城中。
  这时正是午后时分,天气微微显得闷人,尤其是风儿刮得甚大,城中还好,城外马道上却是尘沙漫天。那青年走进城来,却见他一身衣服清洁异常,似是一尘未染,实在有些儿出奇。
  迎面便是东街,那青年不假思索打横里儿走向东街,朝新近才开铺不久的山梅珠宝店走去。
  走到近处,那青年似乎面微带惊奇之色,脚步微微加快,口中唤道:“张大哥——”
  珠宝店中人影一晃,迎门走出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精干的汉子欢然对那青年道:“辛老板,你回来啦,小的望你回来都等到眼穿啦——”
  说着,神色间似乎甚是悲忿。
  那姓辛的青年诧然问道:“什么?张大哥——”
  那姓张的汉子黯然道:“侯老他……他死去了——”
  那辛姓青年似乎吃了一惊,身形一动,已来至那张姓汉子的身前,这一手极上乘的移位轻功,如果有识货的人看到,不知会吃惊到什么地步了。
  那青年来到张某身前,一手抓住张某的衣领,颤声问道:“什么!你是说——你是说侯二叔已经去世……”
  那姓张的汉子冷不防被那姓辛的抓住,一时挣不脱,听他如此问,忙答道:“此话说来甚长,容小的进店再告——”
  那辛姓少年似乎甚急,厉声打断插嘴道:“侯二叔到底怎么样啦!”
  那张某吃了一惊,颤声答道:“他死——”
  话声方落,那辛姓青年放手便向后倒下,登时昏迷过去。
  姓张的汉子大吃一惊,急忙扶起那青年,半拖半拉走进店中,急忙唤两个伙计抬那青年,自己急忙去烧一碗姜汤,准备叫辛姓少年吃下去。
  一阵忙乱,姜汤尚未煎好,那青年反倒悠悠醒来,爬起身来,厉声问旁边的伙计道:“侯二叔是怎样死的?”
  书中交代,这青年当然便是山梅珠宝店的店东辛捷,他自离小戢岛后,急忙赶回武汉,不料闻到自小待他甚好的侯二叔竟已死去,一时急哀攻心,昏迷过去。
  且说辛捷问那伙计,那伙计道:“十余天前,张大哥凌晨时在厢房天井中发现侯老躺在地上,已然死去,原先还以为是一时中风致死,但后来见他背上似乎受有内伤伤痕,这才知是受人击毙,张大哥急得要死,以为辛老板和武林人物交往而招致大祸,又怕匪徒再度来临,当时人心惶惶,曾一度准备解散店务,昨日才送了侯老的丧,好在今日老板回来了!”
  辛捷听后,心中微微一怔,悲愤地一踩脚,站起身来,问张姓的汉子道:“侯二叔葬在什么地方呢?”
  张某微叹一声——“小的平日素知辛老板甚敬重侯老,所以擅自主张动用厚金葬了侯老,墓地就在城外不远的西方一个山岗上。”
  辛捷微微点头,走出厢房,张掌柜急走向前想阻拦,怕他尚未复原不能行动,辛捷对他投以感激的一瞥,缓缓走去。
  不消片刻,他便来到城外,依张掌柜的指示,找到山岗,果见一个大墓就在不远处,忙一转身子,扑在墓前。
  须知辛捷幼年丧父亡母,唯一的亲人便是梅山民梅叔叔和侯二叔,及长,稍通人事,对梅、侯二人视若父叔辈,尊敬之极,这时突闻噩耗,哪能不伤心欲绝,刚才还努力克制住不流泪水,这时见墓碑在前,触景生情,哪能不痛哭流涕,悲伤欲绝?
  但他到底是身怀绝技的人,虽然极重感情,倒也能及时收泪,呆立墓前。
  这时辛捷的心情可说是一生中最悲哀的时候了,在幼时辛捷夜遭惨变,但年纪究竟尚幼,只被惊吓至呆,哪有此时的如此伤心断肠!
  辛捷呆立墓前,仰首望天,目光痴呆,脸上泪痕依稀斑斑,此时他一切警觉都已有如全失,如果有人陡施暗算,他必不能逃过。
  他喃喃自语,心中念头不断闪过,却始终想不通是何人下的毒手,更不解何以侯二叔如此功夫竞也会被击毙!有好几次他都想掘出侯二叔的尸身查看究竟是谁下的毒手,但却迟迟不动。倏地,他冷哼一声,伸手拍在石碑上,仰首喃喃说道:“我若不把杀侯叔叔的凶手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誓罢,反身便向山下走去。
  突然他眼角瞥见约在左方十余丈一个林中好像人影在动,这时他满怀悲愤,对每一个人都抱有怀疑之念,于是冷哼一声,闪身飘过林中。
  人得林来,只见前方约五六丈开外有两个汉子正在拼斗,辛捷轻功何等高明,这一进来,二人一方面也打得出神,竟没有被发现。
  于是隐身一株老树后,闪眼望去,只见迎面一人生得好不魁梧,满面虬髯,正手持一柄长剑攻向对方,对方那人背对着辛捷,看不真切面容,但见他左手仅持着一支长约一尺半的树枝,和那大汉搏斗。
  那手持树枝的人似乎周身转动有些不便,尤其是右手,有若虚设,脚步也有些儿仓促。
  反观他的剑法却精妙绝伦,二人一瞬间便对拆了约有二十余招,但却未闻兵刃相触过一次。
  无怪这便是辛捷刚才并未发现有人搏斗的原因了。
  二人缄口苦斗,那手持短枝的汉子因身手不灵便吃了极大的亏,此时已被逼到林边。
  那虬髯大汉蓦的大喊一声:“呔,看你再想逃——”
  说着一剑点向那手持短枝人的眉际。
  辛捷观战至此,尚未闻二人开过口,这时听那大汉狂吼,口气充沛之极,不由暗吃一惊,再看那背对着自己的人时,只见他身子一矮,也不见他着力,身子突然一滑,竟自摆脱出那大汉致命的一击。
  他掉过头来,准备再接那大汉的攻击。
  辛捷这时才可见清他的面容,只见他年约二十一二,相貌英挺之极,不觉对他心存好感,尤其对他这种带伤奋斗的坚毅精神更感心折。
  那青年饶是闪过此招,但脸上再也忍不住作出一种痛苦的表情,辛捷何等人物,已知他是被点了穴道,半身周转不灵,是以用左手持剑。心中更惊他竟能用内功勉强封住穴道为时至久,心中一动,随手折下一段枯枝。
  却见那虬髯大汉仗剑回首又是一剑刺来。
  那少年突然左手一挥,但见漫天枝影一匝,竟自在身前布出一道树网,尤其用的是左手剑,更显得古怪之极。
  他使出这招,那大汉一击数剑都被封回,就是连辛捷也大吃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辛捷张手一弹,一截枯枝已闪电般弹出。
  辛捷用的手法,劲道巧妙之极,只听得“噗”的一声,击中那少年的右胁下第十一根筋骨——“章门穴”上。
  那少年突然觉得身上一阵轻松,左手一挥,绝技已然使出,但见漫天剑影中,一点黑突突的树影飘忽不定地击向那虬髯大汉,那大汉急切间挥出剑划出一道圆弧,哪知青年这一剑乃是平生绝技,只见树尖微微一沉,微带一丝劲风竟在森森剑气中寻隙而入!
  眼看那大汉不免要挡不住树枝——别看这一枝树枝,如点到了身上,照样是洞穿!辛捷在一旁本不欲出手,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他如飞般闪出林中,洪声道:“兄台请住手。”说着抖手劈出一掌。
  那少年陡见有人窜出,且攻出一掌,不求伤人,但求自保,身形一错,退后寻丈!
  辛捷拱手对那虬髯大汉道:“兄台可是号称中州一剑的孟非?”
  那虬髯大汉死里逃生,怔怔地点子点头。
  辛捷微微一笑道:“久闻大名,如雷灌耳——”
  那中州一剑长叹一声,打断他的话头,答道:“罢了,罢了,自此——唉!”
  说着抖手掷出长剑,向那青年掷去,转身如飞而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