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十七章 幽谷备莲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幽谷备莲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汉水的南面,长江的西岸,就是武汉三镇的另一要镇——汉阳。
  汉阳的北面矗立着龟山,与武昌蛇山遥遥相对,汉阳北岸的西月湖乃是群峦丛翠中的一个大湖,湖光山色,风景宜人,湖上有一处不大不小的庵子,建筑在一大丛古篁之中,又是在一片危崖的上面,所以不但人迹稀到,甚至根本晓得有此庵的人都不多。
  是秋天了,虽然艳阳当空,但那山径上的枯黄落叶无疑告诉了人们夏天已经过去了。
  黄昏,夕阳拖着万丈红光摇摇欲坠,层层翠竹染上了金黄的反光,那小庵上凋旧脱落的漆饰雕物也被阳光染上一层光彩,好像是重新粉刷过二样;庵门上的横匾上写着三个字:“水月庵”。
  横匾下面,有一个白衣尼姑倚门而坐,从修长的影子上也可以分辨出她那婀娜轻盈的体态。
  她双眼像入定般一动也不动,又像是在凝视着极遥远的地方,那清澈的眼光却似蒙蒙的带着泪珠,弯而长的睫毛下是一个挺直而小巧的鼻子,配上樱桃般的小嘴,那充满青春的美丽与上面光秃的头顶,成了强烈的对照。
  她的皮肤是那样动人,衬着一袭白色的佛衣,把那宽大简陋的僧衣都衬得好看了。辉煌的夕阳照在她身上,但她的心却如同蒙在万仞厚的霾雪里。
  从她那晶亮的泪光中,仿佛又看见了那个俊美的身形,那潇洒的脸颊上,深情的大眼睛……
  她忍不住喃喃低呼:“捷哥哥,捷哥哥……”
  她就是金梅龄——不,应该说是净莲女尼。
  她的眼光落在西天那一块浮云,从一块菱形须臾变成了球形,最后成了不成形的人堆。
  她心中暗暗想到:“古人说:‘白云苍狗’,而事实上又何止白云是如此呢?世上的事都是在这样令人不察觉中渐渐地改变,等到人们发觉出它的改变时,昔时的一切早就烟消云散,不留一丝痕迹了。
  庵内传来老师父笃笃的木鱼声,替这恬静的黄昏更增加了几分安详。
  忽地,她的眼光中发现了一点黑影,她揉了揉眼睛,将睫毛上的泪珠揩去,睁大了眼一看——
  对面危崖上一个黑影翻跳了下来,她定神一看,啊,那是一个人影,头下脚上地翻跳下来。
  她知道对面那危崖下面乃是千丈深渊,莫说跌落下去,就是站在崖边向下俯视,那轰隆涧声也会令人心神俱震,目眩神迷,这人跌落下去哪里还会有命?
  这一惊,几乎高叫出声,哪知更怪的事发生了,那人在空中一翻,立刻头上脚下,而双脚马上一阵乱动,初看尚以为是这人垂死的挣扎,但细看那人下落之势竟似缓了下来。
  净莲家学渊博,一看就发现那人双脚乃是按着一种奥妙的步子踢出,是以将下降之势缓了下来。
  那人不仅下落变缓,而且身体斜斜向自己这边飘了过来,这实是不可思议的事;那人身体在空中丝毫无处着力地居然将迅速垂直下落之势,变为缓缓斜斜飘落,那种轻功真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了。
  脚下是千丈峻谷,落下去任你神仙之身也难逃一死,那人缓缓飘过来,想落在那片古竹林上。
  当他飘落在竹尖儿上的时候,他听到竹林下一声女人的尖呼,那声音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令他心神一震,但他知道此时全凭提着一口真气,万万不可分神,只听他长啸一声,双足在竹尖儿上一阵绕圈疾行,步履身法妙入颠毫——
  净莲女尼当那人飘落竹尖时,已能清楚地看见他的面貌,这一看,登时令她惊叫出声,她差一点就要喊出:“捷哥……”
  但当她几乎喊出口的时候,庵里传出一声清亮的钟声,那古朴的声响在翠谷中荡漾不已,她像是陡然惊醒过来。她想起:“我已出了家做了尼姑啊!”
  但是那竹尖上的人,那英俊的面颊,潇洒的身态,正是她梦寐不忘的“捷哥哥”,她怎能不心跳如狂?
  她不知道两个月不见何以捷哥哥竞增长了这许多功力,这时他双足不停绕圈而奔,身体却不断盘旋而上,最后落在一根最高的竹尖上,他单足微弯,陡然一拔,身体借着那盘旋而上之势,如弹丸般飞弹向空中。
  她不禁大吃一惊,心想:“你轻功虽然好,但要想跃上这危崖,可还差得远呀!”她虽然尽力忍住惊叫出声,但那娇丽的面上满是担忧焦急之色。
  可是他却稳落在半崖壁上,敢情崖壁虽说平滑,总不免凹凸重重,是以他虽落在凸出的石边上,远看的人尚以为他贴在壁上哩!
  他仍是凭一口真气,施展出盖世轻功,一跃数丈地擦身而上,那潇洒的身形终于小得看不见了。
  若是告诉别人这一幕情形,他绝不肯相信世上有这等轻功,净莲虽然看见了,但她永没有机会说给外人听。
  事实上,这幕神奇轻功给她的震动远不及心灵上的压迫大,此刻她呆呆的不知所措,并不是想着那绝世轻功,而是想着那个秀俊的影子。
  “捷哥哥,我们永别了,就像那崖上的云雾,轻风吹来,就散得一丝不剩了……”
  “可是我毕竟再见了你一面,虽然那么匆匆,但我已经满足了……”
  “从此刻起,我将是一个真正的世外之人,一尘不染,心如止水,至于你,你还有许多未了的事,我只能天天祝福……祝福你一切幸福——一切——”
  莹亮的泪珠沿着那美丽的脸颊,滴在地上,霎时被干燥的沙土吸了进去。
  她站了起来,举步困难地缓缓走离,那洁白的影子仍荡漾在深谷中,正如一朵净洁白莲花——像她的法号一样。
  ……
  天光一黑,太阳落过了崖壁,谷中顿时幽暗下来,只有西月湖中仍倒映.着西天那一角余辉。
  那危崖上,晚风袭人,令人生寒,一条人影如箭射了下来——倒不是说他快得像箭,而是他那勉强登上崖边的紧张情形好像是一支力竭的箭矢。
  他那上升之势本来万难上得崖边,但不知怎地,他双脚空荡一下,双臂一拔,身体已上了崖边,虽则有点仓促,但这种势尽反上的身步,实是武林罕见的神功。
  他立定了足,长长嘘了口气,敢情他一口气提住一直不敢放,所以逼得脸都有点红了。他喃喃自语:“这‘诘摩神步’端的妙绝人寰,若不是靠它,我此刻定然已经丧生绝壑了。”
  这时他转过身来,俯身向下望了望,那崖下云雾袅袅,深不见底,只听得谷底山泉轰轰冲击山石之声,方才自己借脚上纵之处,已是云深不知处了。不觉暗道:“要不是那一片竹林,再好的功夫,也要丧生在双煞的手中了。”
  他正在回想方才那一声娇呼,呼声中充满着焦急、惊讶,是多么熟悉呵!但是方才他正硬提一口真气,无暇旁顾,如今看来,这绝壁深渊下难道有人、居住吗?不可能的!那呼声是幻觉吧?
  他迷惘地摇了摇头,低声自言:“梅龄啊!你在哪里呢……”
  那茫茫雾气中忽然现出了一个娇艳温柔的姑娘,深情地看着他,他差些儿扑了下去——
  忽然那美丽的面孔变成了两个丑恶无比的人类,他猛然收住自己往崖下冲去的势子,由于收势过于急促,一块拳大的石块被踢下了崖,片刻消失在云雾中,连落入谷底的声音都听不见。
  他猛地惊起,默默自责——“辛捷啊,辛捷啊,你怎么如此糊涂呢?杀父母的仇不报,满脑子尽是这些纷乱的情丝,还有梅叔叔的使命,侯二叔的深仇——”
  他想到这里,真是汗流浃背,虽然晚风阵阵送凉,但他紧捏了捏满是冷汗的拳头,身形宛如一缕轻烟般消失在黑暗中。
  ……
  七妙神君的重现江湖,海天双煞的两度施凶,武汉真成了满城风雨的情况。加上武当、崆峒两大派门人的互相火拼,敏感的人都预料到又一次腥风血雨将袭至武林了。
  银枪孟伯起和金弓神弹范治成被杀了之后,武汉一带所有的镖局全关了门,大家都以为海天双煞的东山再起必然有更厉害的事件发生,但从范治成被杀的一夜后,海天双煞又身消影失了。
  江湖上充满着人心惶惶的情况。
  又是黄昏的时候。安徽官道上出现了一个孤单的人影,不,应该说是一人一骑。那匹马通体全白,无一根杂毛,异常神骏,马上的人却透着古怪,一身整洁的淡青儒服,在滚滚黄沙中竟是一尘不染,而且背上斜着一支长剑。
  如果你仔细看一下,你定然惊奇那马上儒生是那么秀俊潇洒,而且脸色白中透着异常红润,真所谓“龙行虎跃”,显然是有了极深厚内功的现象。
  马蹄得得,奔得甚疾,忽地他轻哼一声,一勒辔头,那马端的神骏,刷的一下就将疾驰之势定住,儒生双眼落在路旁一棵大榉树上。
  那树干上刻着一支长剑,剑尖指向北方。那剑刻的十分轻浅,若不留意,定然不易发觉,此时天色已暗,马奔又速,不知那书生怎地一瞥眼就能看清楚了。
  他仰起头看了看天,喃喃自语道:“吴大哥一路留记要我北上,定然是有所发现,只是现在天色已晚,只好先找个地方宿上一夜。”
  哪知真不凑巧,这一段道路甚为荒凉,他策马跑了一里多路,不但没有客栈,连个农家都没有,只有路旁一连串的荒坟,夜枭不时咕咕尖啼,令人毛发直立。
  天益发黑了。四周更像是特别静,那马蹄扑扑打在土路上的声音,也显得嘹亮刺耳起来,马上的儒生虽不能说害怕,至少甚是焦急。
  忽然不远处竟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声,那声音虽然不大,但送入耳内令人浑身不快,一种紧张心情油然而生。
  喔的一声,那嘶声又起,但从声音上辨出比方才那声已近了数丈,而凄厉之声划破长空,周围又是连山荒坟,月光虽有,却淡得很,倒把一些露在外面的破棺木照得恐怖异常。
  那马儿似乎也惊于这可怖情景,步子自然地放慢下来。
  第三声怪响起处,儒生马上瞧见了两个人影。两个又瘦又长的人形,都是一袭白衫上面,全是麻布补丁,怪的是头上都戴着一顶大红高帽,加上瘦长的身材,竟有丈多高。两个脸孔都是一模一样,黄腊般的颜色,双眼鼓出,那阴森森的样子哪有一丝人相?
  两人并肩疾驰,双膝竟然不弯,就似飘过来的一样,所至之处,夜枭不住尖啼,益增可怖之感。
  马上儒生强自镇定,但坐下之马却似为这两鬼阴森之势所慑,连连退后。
  两鬼瞬时即至,迎面阴风扑面,儒生接连打丁个寒噤,他双手紧捏马鞍,背上冷汗如雨,但他到底强自壮胆猛提一口真气,大喝一声:“何方妖人装鬼吓唬人,我辛捷在此!”
  “辛捷”这名字又不是“钟馗”,叫出来有何用?但人到了害怕的时候,往往故意大声叱喝,以壮声色。
  但这一喝乃是内家真气所聚,四周空气却被震得嗡嗡响。两鬼相对一视,已飘然而过,只听得左面一鬼道:“老二,我说你看走了眼吧,人家已做到收敛眼神的地步了,还怕咱们装鬼诈尸这一手么?就是方才那一声‘狮吼’,没有几十年功力也做不到哩!”
  右面一鬼嗯了声道:“咱们快走吧!”声音传时已去得远了。
  辛捷回头望了望这两个“鬼”,心中虽觉有点忿怒,但也有一点轻松感觉,他低头一看,铁镶边的马鞍竟被捏成一块薄饼了。
  辛捷暗道:“这两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家伙,轻功端的了得,不知是哪一路人物?”
  他一面想,一面手中不知不觉加劲提着缰绳,白马放开四蹄如飞疾驰。
  辛捷自从获得世外三仙之首平凡上人垂青后,功力增了何止一倍,这时虽然月光黯淡,但他目光锐利异常,早瞥见左面林子里透出一角屋宇。
  这一下他不觉大喜,连忙策马前去,转弯抹角地绕入林子,果见前面有一所小庙。
  林子里更是黑得很,辛捷把马系在一棵树干上,缓缓走近那破庙,不知怎地,心中忽然紧张起来,每走近一步,似乎更接近危机。
  辛捷心中似乎有点预感,是以当他的手触及那扇朽败不堪的庙门时,竟自迟疑住了,迟迟没有去推——
  终于他一指敲了下去,哪知呀的一声,那门竟自打开,原来根本就没有上锁。
  庙内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而且透出一股霉烂的味道,哪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辛捷后脚才跨入门槛,伸手正待掏取火折子,忽地呼的一声,已有一物袭到——辛捷伸进怀中的手都不及拿出,双脚不动,身子猛向后一仰,上身与下身成了直角,那袭来之物如是暗器的话,一定飞过去落了空——
  但是并没有暗器飞过的声音。
  辛捷身形才动,腹下又感受袭,这一下辛捷立刻明白那连袭自己之物乃是敌人的手,而且可以辨出是双指骈立如戟的点穴手法。
  他一面暗惊这人黑暗中认穴居然如此之准,但手上却毫不迟疑地反叩上去,要拿对方的脉门,这种应变的纯熟利落,完全表现出他的深厚功力及机智。
  如果不是在这漆黑的房子中,你定可发觉辛捷这一抓五指分张,丝毫不差地分叩敌人脉上五筋,单这份功力就远在一般所谓“闭目换掌”的功夫之上了。
  黑暗中虽看不见,那动手袭辛捷的人自己可知道,对方随手一抓,自己脉上五筋立刻受胁,只听他哼了一声,接着砰的一下闷声——
  辛捷不禁惊骇地倒退两步,因为他的一把抓下,竟抓了个空,而且对方不知用的一记什么怪招,竟如游鱼般滑过自己五指防线,啪地打在他小腹上——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一掌打得极是软弱无力,是以他只感到一阵微痛,根本一点也没有受伤。
  他正呆呆退立时,对方已喝道:“无耻老贼,还要赶尽杀绝么——”声音尖嫩,似乎还有一点童声,接着一阵剧烈的喘息。
  辛捷怔了怔,但他的眼睛已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敢情是他已渐渐习惯了黑暗的缘故。
  虽然看不真切,但他已看出那人半躺在地上,竟像是身害重病的样子。
  “嚓”的一声,火折子近风一晃,屋内顿时亮了起来,辛捷因为火在自己手里,而那人在暗处,是以一时看不见那人,而那人却惊呼一声。
  辛捷将火折向前略伸,立刻发现躺在地上的乃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看样子有十五六岁,身上的衣衫更是脏垢斑斑,更全是补丁,一副小叫化子的模样,这时正睁着大眼睛瞪着辛捷,似乎是无限惊讶的样子。
  辛捷心中一直惊于方才他那一记怪招,这时不知不觉间持火走近一步,细细一打量此人,更是暗中一惊。
  原来此人虽然蓬头垢面,但细看之下,只见他双眉似画,鼻若悬胆,朱唇皓齿,脸上虽都是尘土,但颈项之间却露出一段十分细嫩的皮肤,一派富家公子的模样。
  这时那少年开口道:“你是厉老贼的什么人?”
  辛捷怔了怔道:“什么?什么厉老贼?”
  那少年摇了摇头又道:“你真不是厉老贼派你来追——啊,我问你,你进来时真不知道我在里面么?”
  辛捷暗笑道:“就是我真是什么厉老贼派来追你的,也不一定就知道你在这庙中呵!”
  但口上却答道:“我哪里认识什么厉老贼的。”
  那少年似乎是勉强撑着说话,这时听辛捷如此说,轻叹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忽然一阵痉挛,扑地倒在地上。
  辛捷咦了一声,走近去一看,只见那少年双眉紧蹙,似乎极为痛苦,辛捷不禁持火弯下腰去看个究竟。
  那少年想是痛得厉害,不禁眼泪也流了出来,两道泪水从脸上流下,将脸上灰尘冲洗干净,顿时露出两道雪白的皮肤色。
  辛捷看这少年分明是一个富家大孩子,但不知怎地竟像个小叫化般躺在如此荒凉的破庙中,而且身受重伤。这时他见这少年秀眉紧蹙,冷汗直冒,心中不禁不忍,伸手一摸少年面颊,竟是冷得异常。
  这时忽然身后一声冷哼,一人阴森地道:“不要脸的贼子还不给我住手,”接着一股劲风直袭辛捷背后。
  辛捷一手持有火折子,只见他双足横跨,身体不动,头都不回地一指点向来人“华盖”要穴。
  那人又是一声冷笑,那阴森森的气氛直令人心中发毛,但辛捷却奇怪他何以对自己反而一点也不理会?
  哪晓得电光火石间,呼的一声,又是一股劲风抓向辛捷左肩,辛捷若是伸指直进,虽能点中对方华盖穴,但肩上一掌却足致他死命,而这一招发出显然不是背后之人,一定对方另有帮手,而且两人配合得端的神妙无比。
  辛捷仍然双足钉立,背对敌人,腰间连晃两下,单手上下左右一瞬间点出四指。
  只听呼呼两声,袭击的两人显然无法得逞,跃身退后。而辛捷手上持的火折子连火光都没有晃动一下。
  辛捷这才缓缓转过身来,这一转身,三人都啊了一声——
  原来那袭击辛捷的两人竟是路上所遇扮鬼的两人,却不知两人何以去而复返?
  那两人瞧清楚辛捷,因此大吃一惊。
  只见左面一人冷侧侧地干笑一声,黄蜡般脸孔上凸出一双满含怒气的眼珠,火光照在他的大红高帽子上,更令人恐惧。
  右面一人长相与左面完全一样,只是面色稍黑,这时冷冷道:“厉老贼的狗子还要赶尽杀绝么?”说着呼地劈出一掌,将身旁一张楠木供桌整张震塌。
  辛捷早见过两人轻功,却不料这家伙掌力也恁地厉害,又见自己三番两次被人误为什么厉老贼的狗子,心中虽知是误会,但他抬头一看这两人凶霸的样子,立刻又不愿解释了,只重重哼了一声,转头望了望地上的少年,根本瞧都不瞧那两人一眼。
  这时地上的少年似乎苦苦熬过一阵急疼,已能开口说话,望着那两个七分似鬼的凶汉竟似见了亲人,哇的一声哭出了声:“金叔——”再也叫不下去。眼泪如泉涌出。
  那两个怪人似乎一同起身抢了过来,把那少年抱在怀中,不住抚摸他的一头乱发,口中唔唔呀呀,不知在说些什么。
  辛捷抬眼一看,只见那两张死人般的丑脸上,此时竟是怜爱横溢,方才乖戾之气一扫而空,似乎头上的大红高帽也不太刺目了。
  那少年像是饱受委屈的孩子倒在慈母怀中倾诉一般,哭得双肩抽动,甚是悲切。
  那脸色稍黑的不住低声道:“好孩子,真难为了你这个孩子,真难为你了——”
  那少年抬起头来,睁大着泪眼对他望了一眼,说道:“我总算没有让老贼抢去那剑鞘——”
  旁边那面如黄蜡的汉子接口大声道:“好孩子亏你躲得好地方,叔叔方才都走过了头又回来才找到你哩,真不愧咱们的帮主。”声音虽尖锐难听,却雄壮得很。
  那少年转头望着他,脸上泥垢在汉子的怀中一阵揉擦,早已揩得干干净净,露出雪白的皮肤,辛捷却发现这少年敢情是长得高大,是以才像十五六岁一般,从他脸上看,一派稚气未泯的样子,顶多不过十二三岁。但这时小脸上却流过一丝坚强的神色——但那只是一刹那,立刻又哽咽着说:“可是,可是那些老贼啊,他们一路上轮流追我,追得我好苦……那个厉老贼打了我一掌,一动就痛得要命……”
  那两个汉子见少年伤成那个样子,不由怒形于色,两道丑陋不堪的浓眉挤在一起,更显得丑得怕人。
  面如黄蜡的汉子一掌拍在一个土坛上,泥沙纷飞中大声道:“老二,厉老儿这笔账记下了——”又转身对少年道:“鹏儿,看叔叔替你出气,快别哭了,丐帮帮主都是大英雄,不能轻弹眼泪的,来,叔叔先看看你的伤势。”
  奇的是辛捷从那极为难听的怪音中,居然听出一丝温和的感觉。
  两个怪汉揭开少年的上衣一看,脸上都微微变色,显然少年伤势不轻。
  面如黄蜡的一个忽然运指如风地在少年胸口要穴猛点,足足重复点了十二遍,才吁了口气站起身来。那面色带黑的对少年道:“鹏儿,叔叔将你体内淤血都化开啦,你再运功一次就可以痊愈了。”
  面如黄蜡的汉子却哼了一声:“真难为那厉老儿竟端的下了重手,哼,走着瞧吧!”
  “咦,你这小子还没有逃走——”敢情他发现辛捷还站在后面——而他是认定辛捷为“厉老儿”的门下。
  辛捷正待答话,那少年忽挣扎着喊道:“金叔叔,他不是——”
  背后却有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接道:“他不是,我是!”
  面色带黑的汉子向同伴使一眼色,低声对少年道:“鹏儿,不要怕,快运功一周,叔叔保护你。”
  辛捷回头一看,只见庙门口站了三个人,一语不发。
  那面色黄蜡的汉子,坦然走上前去,打量这三人一眼,冷冷道:“相好的,咱们出去谈。”
  那三人看了看守护少年的黑汉,冷笑一声,齐齐倒纵出门。
  黄面汉子看了辛捷一眼,也跃了出去。
  只听得一声暴吼:“金老大,咱们得罪啦。”接着呼呼掌声骤起,似乎已交上了手。
  庙外金老大以一敌三,全无惧色,掌力凌厉,对方三人一时近不得身。
  辛捷暗道:“这姓金的兄弟功力实在惊人,不知他们何以称那孩子为帮主?还有他们说什么剑鞘、厉老贼——啊,莫非是他——”
  原来这时他看见三个来人中,倒有两个使的是崆峒掌法,又想到什么“厉老贼”,登时想起这“厉老贼”必是崆峒掌门人“剑神”厉鹗。
  一思及此,辛捷只觉热血沸腾,苍白的脸颊顿时如喝醉一般,隐敛的神光一射而出,令人不敢仰视。厉鹗,厉鹗正是陷害梅叔叔的主凶之一,辛捷登时对金老大生出好感来了。
  “对了,一定是他,以众凌寡,以大欺小,正是他的惯技——”辛捷不禁喃喃自语,双掌握得紧紧的。
  忽地又是一声长啸,“刷、刷”从黑暗中跳落两个人影,辛捷在暗中一看,吃了一惊,原来左面一人年纪轻轻,相貌不凡,正是自己识得的“崆峒三绝剑”中的“地绝剑”于一飞。
  右面一人年似稍长,只是步履之间更见功力深厚。
  于一飞对那三人喝道:“史师弟加油困住他。”和旁边一人一起纵入庙内。
  庙内那少年正盘坐运功,那面带黑色的大汉焦急地在一旁无计可使,忽地他伸出一掌,按在少年背上,似乎想以本身功力助少年早些恢复。
  就在这时,庙门开处,“刷、刷”纵入两人,都是手持长剑,首先一人一把就向少年抓来——
  那黑汉子一掌按在少年背上,看都不看就一掌倒卷上来,巨掌一张,竟往来人脉上抓去。
  来人轻哼一声,翻身落地,一连三剑刺出——
  这人正是崆峒派三绝剑之首,天绝剑诸葛明。
  于一飞按剑守住门口,防止敌人逃走。
  天绝剑诸葛明功力为崆峒三剑之冠,这一连三剑劈出,就连暗中辛捷也不住点头,心中暗道:“这厮剑法要比于一飞精纯得多,想来总是他师兄了。”
  哪知黑面大汉仍然全神贯注少年恢复伤势,对诸葛明三式宛如不见。
  辛捷不禁大惊,心中暗想道:“你武艺虽强,怎能这般托大?”
  哪知就在诸葛明长剑堪堪劈到的一刹那间,那面色带黑的——也就是金老二——忽地反手一把抓出,而且是直抓诸葛明的剑身——
  诸葛明见多识广,一见金老二一掌抓来,掌心全呈黑色,心中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双足一沉,嘿的一声,硬生生将递出的式子收回。
  暗中辛捷也同样大吃一惊,他曾听梅叔叔说过,四川落雁涧有一种独门功,唤作“阴风黑沙掌”,练得精纯时能够空手抓折纯钢兵刃,是外家功夫中极上乘的一种,只是近百年来此艺似乎失传,久久不见有人施用。想不到这金老二方才一把抓出,竟似这失传百年的绝技,而且看样子功力已练得甚深,方才诸葛明幸亏收招得快,否则他那长剑虽然不是平凡钢铁,只恐也难经得起“阴风黑沙掌”一抓呢。
  于一飞似乎也发觉金老二掌色有异,刷地跃近,长剑一斜,正迎上诸葛明的反手一剑,双双刺向金老二。
  天地两剑合璧,威力大增,尤其两人剑式互相配合,严密无比,金老二仗着雄厚掌力,勉强支撑。
  那少年这时面色却红得异常,似乎运功已到了紧要关头,金老二更不敢松懈,单凭一掌渐渐招架不住。
  那诸葛明尤其狡猾,不时抽空袭击正在运功的少年,迫得金老二更是手忙脚乱。
  这时于一飞一招“凤凰展翅”直袭金老二左肩,诸葛明却一剑刺向空着的“乾位”,但是金老二只要一避于一飞的剑式,立即就得触上诸葛明的剑尖,这一下端的狠毒,金老二虽然分神照顾少年,但他何等老经验,诸葛明剑式故意向空处一递,他立刻知道其用意,只听他暴吼一声,单掌再次施出“阴风黑沙掌”硬抓于一飞之剑锋——
  但诸葛明冷笑一声,长剑一翻,直刺他胁下“玉枕”,眼看金老二不及换招——
  忽然叮的一声,诸葛明倒退三步,于一飞持剑的手腕已被一个蒙面人捏叩着,金老二却瞪着一双铜铃般的怪眼——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