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十八章 一剑西来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一剑西来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原来正在金老二铁掌即将抓住于一飞长剑——也就是诸葛明剑尖仅离金老二“玉枕穴”不及三寸的一刹那,一条黑影自黑暗中一跃而出,只见他身形一晃已到了三人面前,一出手就叩住于一飞的脉门,借势用于一飞的长剑向诸葛明剑身上一撞——
  于是金老二一把抓了一个空,于一飞脉门受制,浑身软柔,诸葛明却感一股柔和的劲力从剑上传人,吓得倒退三步!
  一时庙中倒静了下来,只有那少年沉重的呼吸声——敢情他运功已到了最后关头。
  庙外忽然传来一声短促而焦急的啸声,诸葛明及于一飞脸上神色一变。
  诸葛明忽地一剑刺出,直点蒙面人脉门,这距离太近,出招又太突然,他纵有神仙本领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一就是放开叩住于一飞脉门的手。
  就在蒙面人退步放手的一刹那,诸葛明一拉于一飞右手,喝声“走”,双双跃将出去。
  只听得庙外呼呼几声,接着是金老大刺耳的怪叫声:“哪里走!”接着一声闷哼,一切就恢复寂静。
  金老大低头进门,但头上的红帽子仍是被门槛碰了一下,以致歪在一边。
  他扶正了帽子,低声道:“老二,鹏儿运功完了没有?那厉老贼只怕就要到了,咱们得快些走,啊——”
  敢情他发现金老二没有回答,正全神助少年度过最后难关。
  “嘘!”一声长吁,金老二一跃而起,少年也睁开了眼。金老二一语不发便向蒙面人——当然就是不愿被于一飞认其面目的辛捷——拜倒地上,肃然道:“阁下受金老二一拜,从此阁下就是丐帮的大恩人,请教贵姓?”敢情辛捷在路上大喝时,他没有听清他的姓名。
  辛捷扯去蒙面布巾,哈哈大笑,扶起金老二道:“小可姓辛名捷,手足之劳,何足挂齿?”不知怎地辛捷忽地觉得自己应该尽量豪放英雄一些才对。
  金老大也向辛捷一揖,然后转对金老二道:“咱们这就动身。”
  金老二牵着少年,一起走出小庙,辛捷也跟着走出去。
  金老大向林旁两条路望了望,然后在左面一条上故意践踏了一些树枝,留下好些痕迹。这时他仰首观天,只见月色朦胧,已到了正中,忽然长叹一声,与金老二双双跪在那少年面前,极其庄严地道:“丐帮第十四代帮主听禀,第十三代内外护法金元伯、金元仲于此刻月正当中起,任期已满,不得再留帮内,请帮主依帮规另寻高士,愚兄弟就此相别,望我帮主智睿才智,帮务日益兴隆。”
  禀完二人站起。那少年却抱住金老大的手臂道:“叔叔,不要走,不要离开鹏儿,我情愿不要做帮主,也要和叔叔在一起。”
  说到后来,眼泪已是盈眶。
  金老大方才脸上还是一派庄严,这时又以手抚摸那少年的头发,那丑陋的脸上竟闪烁着感情的光辉。
  牛晌,他才对少年道:“鹏儿,丐帮的帮主岂能轻弹眼泪,老帮主授位给你时怎生说的?快不要哭了。”
  金老二看鹏儿努力噙住那即将滚下的泪珠,不禁仰首长叹。他握着鹏儿的手,低声道:“鹏儿,以后丐帮是否能兴隆起来,就要看你了,大凡一个大英雄,先是受了无数的磨练才成功的,当你受了苦难时,你要想想世上还有无数其他的勇敢斗士正受着比你更大的痛苦呢,那么你就不会气馁而丧失你的勇气了,鹏儿,叔叔们因为帮规,就要和你分离了,以后你要好自为之,你懂得吗?”
  鹏儿缓缓地点了点头,那盈眶的泪珠始终没有掉下来。金老二又道:“我知道帮中的人和那厉老儿都要追赶你,但你只要跑到湘潭关帝庙,凭帮主的信物必能得到南总舵的拥护,到时候就不怕厉老儿他们了。”
  金老大指着右边一条路对鹏儿道:“叔叔们从这边走。”又指着左边那条故意留有足迹的小径道:“你就从这边走。”
  鹏儿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动。老大双袖一送,低喝一声“去吧”,鹏儿借着那掌风落在丈外。
  “金叔叔再见了——”鹏儿哽咽的童音飘来时,黑暗中已消失了他的影子。
  金老大轻声叹一声,对金老二道:“老二,咱们也该上路啦。”转身又对辛捷一揖道:“待会儿那剑神厉鹗必要赶到——”
  辛捷何等机灵,早知他之意,抢着道:“金兄放心,小弟和那厉老儿也有梁子。”这话就等于告诉他自己不会泄漏鹏儿的去向。
  金老大道了一声:“珍重!”一挽他兄弟之手,也不见他们双足用力,身体陡然拔起,立消两踪,那两顶红帽也消失在黑暗中。
  辛捷忽觉得金氏兄弟那难听的声音也没有先前那么刺耳了,那丑恶的长相,也不再那么吓人了。
  “这对兄弟武艺端的高强,更难得一片侠骨,还有那鹏儿先前点我一招的手法实在古怪,凭我此刻功力竟封它不住——”
  他想起鹏儿孑然孤行的情景,不知怎地鼻头忽地一酸。
  “这真奇了,那丐帮帮主何以将帮主之位传与这样一个娇生生的公子模样的孩子?……”
  这时忽然一声凄厉的啸声冲破长空,那啸声悠然不绝,凄厉中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味道,令人浑身感到一阵不快。
  辛捷一听到这啸声,一种下意识告诉他,这必是那剑神厉鹗到了,他一晃身之间,落在庙侧暗处,心中不知怎地感到紧张之极。
  那啸声虽只是单单一声,但却回肠荡气地飘荡空间,久久不绝。辛捷暗中皱眉,心中被一个问题困扰着:“若这啸声是厉鹗所发,那么厉鹗的功力实在深得出乎意料,听梅叔叔所说的情形来看,厉鹗虽极了得,但无论如何不致于在十年中进步如斯吧?单听这一声长啸,分明他已练到‘混元归一’的地步了,难道——”
  才想到这里,不远处衣带凌风声起,一条人影已疾如劲矢般飞踪而至。
  那人在庙前半丈远处停下了脚,那么大的冲劲一收即止,而且一尘不扬,躲在暗中的辛捷不禁暗下赞了一声。
  那人向分叉的两路望了一下,回身眺望似乎等候他的同伴,果然“刷、刷”又落下两条人影,那速度虽是极快,但显然能看出他们挥汗如雨的匆忙之态。
  辛捷暗中打量,这为首之人白髯飘飘,身形极为枯瘦,背上一柄长剑,米黄色的丝穗随风飘荡。细细打量他面目时,只见他广额深腮,目光如鹰,威猛中带有一丝阴鸷。
  辛捷暗道:“果然是你!”这老者与梅叔叔所描述的厉鹗可说完全一样,只就两鬓似乎已由灰白变成雪一般白了。
  厉鹗望了望左面那条留下不少痕迹的小径,阴恻恻地道:“哼,金老大、金老二在我面前还弄这一套。”用手向右面一指,带了后面两人就向右面纵去。
  辛捷暗称赞金老大料算如神,果然将这厉老儿骗过,同时他以最快的速度将那块布巾戴上,他竟无法控制自己的紧张,双手在头后对那布巾打结时,弄了半天才算打好,而厉鹗一行人已纵出丈多——
  只听他一声清叱,身形陡然拔起三丈,在空中一仰一折,已如流星般赶了上去,刷地一下,反过面来落在厉鹗面前——
  若说辛捷是惊吓于厉鹗的功力才紧张如斯,那也不见得,当日世外三仙的慧大师何等威势,辛捷仍毫不含糊地硬接她三招,这厉鹗虽然功力高得出乎辛捷意料之外,但岂能就镇得住他?何况还有梅叔叔那段血海深仇在他胸中汹涌着呢。
  但是也许就因为他日夜无时不在念着对这五大剑派掌门人挑战的情景,这时事到临头,反而紧张起来,不过当他一跃而下的一刹那间,他再没有丝毫紧张了,他的身形如行云流水般赶过了厉鹗的前头——
  厉鹗虽并没有以全速奔走——因为还有两个功力较差者跟在后面的缘故,但那个速度已是十分惊人了,他只听得呼的一声,一个人影从头上飞过,落在面前,他也“刷”地一下,停下了身躯,那么快的冲势不知怎的被化得一丝不剩。
  面前站的一人以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精光的眸子。
  “师父,就是他——”
  厉鹗身后一人惊叫起来,正是那天绝剑诸葛明,另一人当然就是地绝剑于一飞了。敢情他们已经把小庙中蒙面人出手相拦的事告诉了厉鹗。
  厉鹗哼了一声,一双鹰眼狠狠打量了辛捷两眼。对后面的二人道:“你们先追下去,不出一盏茶时间我必赶上。”声音中充分表现出自信的傲气。
  诸葛明应了一声,拉着于一飞的手向前一跃,在他以为蒙面人必会出手相拦,哪知蒙面人动也未动,只双目中射出一种古怪的光芒注视着厉鹗。
  不消片刻,诸葛明、于一飞两人已消失踪影。
  厉鹗双袖长垂,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中盘算这面前的蒙面怪人是什么路数,居然敢对“天下第一剑”叫阵。
  辛捷视梅叔叔如亲父,梅叔叔的仇人他早就当做自己的仇人,虽然他连五大剑派掌门人的样子都没有看过,但在他心目中他早就把这几个家伙想象成最卑鄙的小人——就像他的杀父母仇人“海天双煞”一样。
  厉鹗垂手是等对方先动手,十年来他在武林中隐隐以“第一人”自居,养成了从不先动手的习惯。这时他久久不见对方动手,不禁有些奇怪。
  哪知就在此时,蒙面人左掌一探,疾如流星地直侵他前胸,拳未至,劲风已将他衣襟吹得振动不已。
  厉鹗长笑一声,不退反进,身子微微一侧,欺身斜入,双指直取蒙面人双目。
  辛捷此时何等功力,哪容他双指点实,探出之掌不收,右掌已斜斜斩出,所取之位正是厉鹗肘上曲池,变招之速,认穴之准,充分表现出一派高手的不凡。
  厉鹗不假思索地变点为劈,同时另一拳由下向上撩出,正是崆峒神拳中的“天火燎原”。
  “天火燎原”本是守中带攻的一记妙招,在剑神厉鹗手下施来更见威力,上掌横劈之势才发,下拳却后发而先至,令人防不胜防。
  哪知道拳才递出,重心忽失,敌人不知怎地在即将中拳的一刹那间如行云流水地换了方位。厉鹗何等经验,重心虽失,那较缓的掌力仍旧拍出,身体却借这一拍的余力恢复了重心,而那一掌仍准确地拍向敌人的“腰眼”。
  这一招虽则像是厉鹗着了辛捷的道儿,事实上辛捷一面横身避开他一拍,一面心中却暗暗赞叹厉鹗经验丰富与变招的速捷——
  “要是我处于这失却重心的情况下,只怕心慌意乱,益发不可收拾的了。”
  这一换招,两人正好换了个方向,厉鹗右袖一挥之间,“刷”的一声,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已经到了手上。
  辛捷退了半步,注视着厉鹗手上那支特长的古剑,一种蓝森森的光芒淡淡散出,显然是一柄极上乘的宝剑。他心中暗赞道:“好一柄宝剑,不知比梅叔叔那柄‘梅香剑’如何?”
  当日辛捷艺成出道时,七妙神君梅山民曾对他说:“据说崆峒厉老贼得了一把上古奇剑,照传说的形状看来极可能是‘倚虹’宝剑,若真是这一柄宝剑的话,我这一柄‘梅香剑’虽也是前古奇珍,但也无法克住它,必须加一种‘千年朱竹’的叶汁,重依古法冶炼过才能克住‘倚虹’剑上那层宝芒,而那‘千年朱竹’却正好在咱们山后谷发现了一枝,等它熟了之后立刻就可起出冶剑,明年此时你回山一趟,就可将此剑交给你,从此‘虬枝剑式’配上‘梅香宝剑’,重振七妙神君威名,哈哈。”言下充满得意之色。
  正因如此,所以辛捷注视着厉鹗手上那蓝汪汪的锋芒,心想:“一动上手,我兵刃上必会吃亏,一定得以奇招速决方为上策,唉,难怪梅叔叔一再叮咛我目下千万不要和五大剑派公开力拼——但是,今天既是碰上了,哼,好歹也得斗他一下。”
  一念至此,不再犹豫,伸手准备拔剑。
  同时,厉鹗那阴森森的语调扬起:“小子亮兵刃吧!”
  “刷”的一声,辛捷已是抱剑待敌,厉鹗自恃“天下第一剑”,岂肯先动手,也持剑以待。
  辛捷隔着蒙布巾,忽然一提气,亢然长啸,那啸声中一片冷峻,宛如凛风刺骨,右手长剑平击,振臂一抖,雪亮的剑尖在黑暗中一阵跳动,发出呼呼破空之声。
  对面的厉鹗却面色大变,敢情他看得清楚,那剑尖正构成七朵梅花,而且工整匀当,一笔不苟。他差一点张口喊出“梅山民”来。
  辛捷又是一哼,剑光一匝,身躯平地飘前,剑尖递出时甚至姿势都没有变。
  七妙神君重现江湖,厉鹗也有所耳闻,当年梅山民虽毙命在自己等四人手中,但那绘声绘影的传说到底也令他有点不安,不过他始终以为那多半是冒牌货罢了,哪知目下这个蒙面人那手振剑的工夫分明是七妙神君的特殊标志,而且那份内劲实在深厚异常,莫非——
  这时对方的剑尖已疾若雷电地攻到,他心一横,暗道:“不管怎样,这厮至少和梅山民有极大的关联,一并打发了以免后患。”
  杀机一起,长啸一声,长剑泛着一片蓝光疾刺对方脉门,以攻为守。
  蒙面客才一变式,厉鹗也同时变招,“厉风朝阳”直指辛捷“气海穴”,翻腕之间,剑身竟带嗡嗡之声。
  辛捷剑式才变,一见厉鹗也变,不加思索地使出“风弄梅影”。
  “厉凤朝阳”若施实,辛捷的“风弄梅影”也正好递满,那时的情形将是厉鹗长剑递空,而辛捷剑尖将离他喉前不及一寸。
  厉鹗见辛捷剑式才出,已料到了后果,当下更不待“厉风朝阳”用老,长剑一挥,身形配合跃起,刷的一招“鬼剑飞灵”,在最佳的地位刺出,直取对方“肩上穴”,而辛捷更几乎是身不由己地递出一招“乍惊梅面”。
  厉鹗又立刻知道如果自己不马上变招,这一记原来神妙无比的“鬼剑飞灵”势必走空,而更糟的是敌人剑尖将又指着自己无法躲避的方位。
  若是旁人,此时已临绝境,而厉鹗虽然受制于人,却有惊人的判断力,每次皆能即早变式,不蹈绝境。
  “嘿”的一声吐气,厉鹗又硬生生撤回了招式,轻飘飘落在三尺之外。
  这一下双方换了三招,剑尖都没有碰一下,而厉鹗已两次濒于绝境。
  辛捷心中暗道:“这厉鹗应变之机敏,端的平生未遇,而他剑式功力更远在梅叔叔所叙之上,难道他十年中进步如此迅速?”想到这里不禁想起自己刚出道就打算只身向五大剑派挑战,如今看来,若非小戢岛一番奇遇,只怕连眼下这一个人都对付不了呢。
  那厉鹗更惊恐得无以复加:“这厮招式确是七妙神君的“虬枝剑式”,但似比以前又诡奇许多,似乎每招都恰巧克住我这崆峒剑法一样,莫非真是--
  “哼——”又是那冷峻的鼻声传了过来,他忽然发觉这冷笑声,端的十分像那十年前的七妙神君,心中又是一凛。
  辛捷已主动展开“虬枝剑法”攻了上来,重重剑影宛如惊波怒涛汹涌而下。
  剑神厉鹗既称“天下第一剑”,其剑上造诣可想而知,只见他厉吼一声,真力灌注剑尖,那淡淡蓝森森之光陡然暴长,锋芒似乎要脱颖而出,剑光霍霍中,嗡嗡之声不绝,在完全受制的招式中竟然有守有攻。
  辛捷剑尖与那缕蓝光一触,连忙把剑身一横,不敢和它相碰,但忽然一股寒气竟从剑上直传上来,辛捷大吃一惊,慌忙中奋力一退,跃后三步,低首察看剑身,已有麦粒大一点缺口。
  辛捷这才知道这蓝色锋芒的厉害,一时不禁怔住,停手暂住。就在这时,左面树枝叶一阵响动,刷地跃出一人,月光下看分明,竟是那崆峒地绝剑于一飞。
  于一飞怀中还抱着一人,那人似乎昏迷不醒,却是天绝剑诸葛明。
  剑神厉鹗脸色有如漆了层墨一般,令人顿生寒意,他缓缓走近于一飞,只见于一飞头发散乱,衣衫破碎,神情极是狼狈,这时见师父脸色不对,只嚅嚅地道:“那——金老大、金老二——”
  厉鹗瞪了他一眼,他竟不敢说下去,但他仍对站在对面的“蒙面人”投以惊讶的一眼,是什么人在“天下第一剑”手下斗了这么久居然身全无恙?
  厉鹗看了看昏迷中的诸葛明,立刻发现他左肩上衣衫已成片片碎块,随风飘动。挑开一方破襟后,诸葛明肩胛上赫然印着一只黑色掌印,五指宛然。
  辛捷也看到这些,立刻明白这必是金老大独门掌力的杰作,但他仍然挺立原地,没有作声。
  厉鹗寒着脸像是在查看诸葛明伤势,其实心中正飞快地打着主意:“梅山民是咱们亲手宰了的,绝不会错,这蒙面小子难道是他后辈门人?不可能,不可能,单他那份内劲,没有一甲子以上的功力是办不到的,那么,他又会是谁呢?”
  的确,此时辛捷那手功夫只有出自梅山民本人之手才不致令人惊奇。
  诸葛明肩上的黑掌他不是没有看见,他口中不住恨声地喃喃念道:“金老大,金老二,咱们走着瞧——”心中却哪有一丝想到这个问题,只不停地思索着这个蒙面人。
  辛捷仍然直立原地,那稍带瘦削的身材优雅地挺立着,蒙巾上那一双眸子仍然射出冷冷的光辉。
  厉鹗忽然对于一飞喝声:“走!”看都不看辛捷一眼,转身往金氏兄弟去向追去。
  于一飞抱着诸葛明也跟了上去,临走还向这个蒙面人投了惊奇的一眼。
  厉鹗这一走的确是聪明的,目前这个蒙面人深厚的功力困惑着他,他仍不能相信七妙神君会死而复活,但蒙面人精妙的剑法正是闻名天下的“虬枝剑式”,至少这是千真万确的,他绝不能把一世“英名”赌注在这不知真面目的蒙面客身上,这一走,既可暂时摆脱,又可维持他那原有的傲慢狂态。
  辛捷仍立原地,没有追拦,他心中想:“等‘梅香剑’重冶好了,就有你乐的了。”
  于一飞的背影才消失,辛捷又听到一阵衣带破空的疾响,果然路上奔来一人。
  接近小庙时,那人自然放慢了脚步,月光下只见那人一袭青衫,潇洒的身材是一张俊美的脸孔,斜飞入鬓的双眉下,一双星月射出智慧的光芒,竟是和辛捷分手了的吴凌风。
  辛捷回首见那厉鹗等已远去,身子蹲下来,借着一排树的掩蔽,施展上乘轻功从庙后绕了过去。
  只见吴凌风也正打算推开庙门,那周围阴沉的气氛自然地使吴凌风俊美的脸孔缩成一片紧张的神情。
  辛捷轻绕到他身后,刷地将长剑拔出,剑出鞘是清脆地“噗”一声,像是在一湖平如镜面的水中投入一粒石子。
  吴凌风如一阵旋风一般转过身来,长剑已在手中。
  辛捷一把扯下蒙巾,哈哈大笑。
  吴凌风也笑了起来道:“啊!是你,捷弟,你真顽皮,真把我吓了一跳呢。”
  辛捷故意道:“那天你突然跑掉,我一人和海天双煞拼斗,差一点送了命哩。”
  吴凌风听罢大吃一惊道:“我以为凭你的轻功引开他们再设法溜掉应该没有问题,哪知道你真和他们拼了起来——”
  辛捷就将经过告知吴凌风,凌风本来十分紧张,但见辛捷说来嘻皮笑脸,也不由笑道:“捷弟,你端的福缘深厚。”
  辛捷本来从小养成了阴沉而偏激的性格,但在这个新结识的兄弟面前,却变得有说有笑。
  吴凌风也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最后他说:“我追那诸葛明,又碰上那厉老贼,是以一路作暗记叫你来,准备合力给他点厉害看看,后来我又探出厉老贼和什么丐帮有瓜葛……我一路追踪而来,到这里却失了他们踪迹,哈!倒碰上了你。”
  辛捷把自己和厉鹗拼斗的情形说了一遍,凌风道:“原来你已碰上他了——”他想到凭辛捷一身本领居然奈何那厉鹗不得,自己想以只身报父仇,前途只怕黯淡得很,不禁轻叹了一声。
  辛捷何等聪敏,装着有所领悟的样子道:“啊!对了,还有十几天就是五大剑派的泰山大会,咱们就去一趟,也让天下人知道‘单剑断魂’绝艺有传,大哥,咱们这就去吧!”
  这句话又激起了吴凌风的万丈雄心,他剑眉一耸,朗声道:“吴某学艺虽有愧先人,但也好歹要这批自命正派名门的小人知道厉害。”
  辛捷也呵呵大笑道:“大哥在我面前怎么自称吴某?咱们这就走吧。”
  熙和的阳光普照着大地,道路上昨夜的雨露被引入干燥的黄沙中,但经阳光一晒,一丝丝水气冒了出来,替这明媚的景色加入一丝模糊之美。
  得得蹄声,弯道转出两匹白马,米黄色的阳光洒在洁白的鬃毛上,闪耀着象牙般光芒。
  马上的人都是一般的年轻,一般的秀俊,更奇的两人都似在沉思中。
  左面白衫的青年正沉思着:“辛捷啊!辛捷啊!眼前的敌人是一流的魔头,你千万不能大意啊——”他想起自己被“海天双煞”逼入悬崖,不禁暗叹一声。
  事实上如果让人把这事传人江湖,说是一个人力战海天双煞数千招不分胜负,恐怕要震动天下!
  同时,右面蓝衫的美少年却喃喃自祷:“父亲英灵在上,保佑不孝儿手刃仇人——”
  蹄声扬处,二骑已匆匆而过。
  一路行来,二人边行边谈,丝毫不觉寂寞。
  那剑神厉鹗的功夫确实意外的高强,无论是内功、外力都是上乘之至,不过这倒反而激起辛捷的雄心,敢情他是想到以厉鹗的功力,十年前还不是乖乖臣服在梅叔叔之下?
  吴凌风倒没有怎么样,他自己心头有数,厉鹗的功力是在自己之上,何况还有另外三个强大的高手呢!不过他却是倔强的人,反倒加强了愤怒的仇心,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定!
  多少天来,吴凌风对辛捷神妙的功夫已佩服到了极点。至少辛捷的内功造诣已达到能收敛精光奕奕的眼神的地步了。
  这一段路是从湖北到河南的官道,中间被桐柏山所隔,官道是依山而筑,若是顺着官道而行,则要多费上一百多里路的时辰,二人来到道边,商量一番,齐放马奔向山道而行。
  二人仗着一身功夫,想翻过山头,省下将近一天的时间。
  入得山区,二人不再勒马缓行,齐一放松手中缰绳,风驰电掣般奔向桐柏山中,不消片刻,便消失在山道回弯处。
  马啼声得得,二人驰骋在山道上,扬起漫天风沙。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