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三十章 轰动天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章 轰动天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天渐渐亮了,凌风揉了揉一夜未合的眼睛。
  这一夜,他不知探了辛捷几次鼻息,辛捷仍然是昏昏迷迷的。他原是不迷信的,可是在这荒山里,面对着这奄奄一息的人,他在不觉中对神鬼力量起了依赖之心,他默默祷道:“老天爷,你把捷弟造得这么十全十美,你总不会抛弃不顾他吧!”
  忽然,辛捷发出了呻吟声,身子动了两下。
  凌风大喜,俯下身道:“捷弟,你可好了一点吗?”
  辛捷嘴唇颤动欲言,可是始终没有开口。
  凌风柔声道:“捷弟,你好好休息吧,你伤势一定会好的。”
  辛捷点了点头,又昏了过去。
  辛捷时昏时醒,凌风整天守在身边,不敢远离。
  到了傍晚,辛捷突然高烧,神智迷乱,梦中胡言乱语,凌风见他呼吸渐渐粗壮心下略为不安,心知必是伤口化脓,想道:“云爷爷说过这灵玉神泉,是治内外伤的无上圣药,我用这灵泉水去洗他化脓的伤口,一定甚是有效。”
  他匆忙地跑到溪边,舀了一杯水,沾了两滴灵泉液,解开辛捷身上包裹的布条,沾着水慢慢拂洗着。
  辛捷只觉身上一阵清凉,睁开大眼,直视凌风。
  凌风见他睁开了眼,心中大喜,但又见眼光痴呆,似是不识自己,忙道:“捷弟,我是你大哥,你的大哥呀,别费心思,好好养伤!”
  辛捷口中喃喃,声音甚是低沉,凌风知道他有要事要讲,当下凑近凝神而听。
  “梅……龄……侯二叔……方少魌……死了……死了。”
  凌风一怔问道:“谁死了?”
  “海……海……是……这样……跳下去的。”
  凌风劝道:“捷弟,你别胡思乱想啦。”
  “是这样……这样跳下去的,我……我眼睁睁,看到波浪……波浪卷没了……”
  凌风忍不住又问道:“谁跳海呀?”
  “方……方少方少魌……我……我……原是很喜欢她,很喜欢呀!”
  凌风见他满脸凄怆缠绵,心内已明白大半,接口道:“方少魌是一位姑娘,她投海自杀了吗?”
  辛捷想了半天,点了一下头。
  凌风柔声安慰道:“那方姑娘,定然得救了。”
  辛捷茫然摇摇头,一颗泪珠流到颊边。
  凌风心想:“我平日见捷弟天真顽皮,知道他无忧无愁,想不到竟也为‘情’所苦,唉!这世上真是痛苦得很哩!”
  他见辛捷又沉沉睡去,心下大安,继续替他洗涤。凌风这灵泉洗伤的主意,原是情急之下“急乱投医”,不料正是对症下药,那万年温玉灵气所孕的泉水,只消一滴,便能起死回生,生肌去腐,用来洗拂伤口,消肿去脓之功,确是神妙无比。
  次晨,辛捷神智已是清醒,烧也完全退了,凌风身边所带干粮已经吃尽,他见辛捷伤势大概不会变恶,当下便用布条把辛捷背在后背,赶到一个大镇。
  吴凌风落了店,照护辛捷睡好,自己也因连夜疲劳而熟熟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凌风从熟睡中突然感到被一阵热风吹醒,他陡然一跃而起,只见正是辛捷在身旁对着他的耳朵吹气,他不禁大喜叫道:“捷弟,你好了吗?捷弟你——你真顽皮,才好些就起来胡闹,还早哩,快去躺一会——”
  辛捷嘻嘻笑道:“还早哩?你自己看看——”
  凌风抬头一看窗外,已是日上三竿的时分了,不禁暗骂自己一觉如同睡死了一般。
  辛捷却料知自己的性命必是吴大哥所救,而他必是为照料自己而彻夜未眠——
  凌风见辛捷目光炯然,精神健旺,除了失血过多面色苍白之外,竟似已经痊愈,心头更是大喜,叫道:“捷弟,你——”
  敢情他发现辛捷正在低首沉思,不由一怔道:“你在想什么事啊?”
  辛捷抬起苍白的面孔,低声道:“大哥,你——你待我真好,我在想,我辛捷的出生时辰必然怪极,否则世上对我好的人怎么如此之好,而对我坏的人也如此之恶?啊——你瞧我想糊涂啦,还没有问你怎么会遇上我的呢?那天你和那该死的金欹一起滚下山崖,我只知道你必是完啦,我曾为你——”
  他本是说“为你大哭一场,”但立刻想到这话说出不甚光彩,是以停住了口。
  凌风倒没有注意这些,他赶紧将自己的奇遇告诉了辛捷,说到妙处,辛捷不禁喜得连声叫好。
  凌风说完后,辛捷笑道:“那云爷爷的模样必然极是慈祥,哪日我也去瞧瞧。”
  凌风道:“你倒说说你怎会被关中九豪伤成这般模样?若不是靠云爷爷的灵药,此刻只怕——”
  辛捷冷笑道:“关中九豪真不愧挣得了很大的名头,以众凌寡自是上策啊!下次我碰上了,哼——”
  接着就把自己斗勾漏一怪,失剑,遇九豪围攻等事一一说了一遍。
  凌风笑道:“捷弟,恭喜你啊,‘梅香神剑’这外号敢情好。”
  辛捷叹道:“可惜梅香剑已被盗去啦,只待我明日略为恢复,就立刻上崆峒去大闹一场——大哥,你也要去,也好清一清旧账。”
  次日,辛捷竟然已经痊愈,他正在床上暗自行功,凌风已推门进来,见辛捷面色已恢复血色,不禁又惊又喜道:“云爷爷的灵药端的妙绝,捷弟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流那么多的血,竟然两天之内就完全恢复,不过捷弟,你还是休息一下较为稳当。”
  二人在镇中住了五天,辛捷嚷着要走,于是两人结账启程。
  辛捷忽然道:“大哥,咱们先暂时不到崆峒去——”
  凌风奇道:“怎么?”
  辛捷道:“咱们不是答应那苏姑娘要去看她一次么?我想厉老贼既是崆峒一派之掌门,咱们随时去找他,他总不能缩头不见,是以怕还是先去山东看看苏姑娘——”
  凌风一听到苏姑娘,立刻想起那绝美的苏蕙芷,苏姑娘那清澈的眼睛立刻浮在他眼前,他暗道:“苏姑娘那双眼睛真像阿兰的啊,可是阿兰已经失了明——我曾为苏姑娘那双眼睛而偷偷对她有了好感,而她也似对我寄出了不寻常的感情,然而这些日子来,当我出生入死的时候,我只能想到阿兰,其他什么都想不到,难道……难道我真不喜欢苏姑娘吗?……啊,她那眼睛,那绝世的美艳……凌风啊,你千万不要弄得不能自拔啊——”
  但是他又想到:“我是该去看她呢还是不该?我去看她对她是好还是坏?不过,我曾答允过要去看她的,我总不能对一个女子失信吧?”
  于是,他们一同走向山东。
  商邱,这古城中充满着商业的气息,早上的阳光从街道上照过去,全是一排整齐的店坊招牌,显得一片升平景气的样子。
  然而路面却是不太好,黄土的路面上偶尔一辆马车走过,就扬起蔽空的黄尘,久久不散。
  吴凌风和辛捷从城外仆仆风尘地赶了进来,他们看准了一家饭店,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匆匆走了进去。
  一落座,他们就叫了客饭,敢情他们赶路连早饭都还没有吃。
  那店小二端了菜饭上来,朝着两人身上的佩剑打量了一番,一抬眼见辛捷正瞪着他,吓得忙赔笑道:“两位英雄可是接了武当赤阳道长的邀请要上奎山的?”
  辛、吴二人不觉一怔,辛捷问道:“你怎么知道赤阳道长?上奎山干么啊?”
  那小二呵了一声道:“原来二位爷还不知道呀,这事端的是轰动天下哩。”
  辛捷忍不住问道:“什么事要轰动天下啊!”
  店小二道:“这几天成千的英雄好汉都路过咱们这里赶往奎山,小的是听几位英雄在这店里谈天才知道的,说是那赤阳道长发了请帖请天下英雄聚集奎山,说要合力对付两个什么西方夷族来的人物,我说这就怪啦,两个外国蛮子来了也要惊动这许多英雄好汉去……”
  辛捷听得不耐,问道:“是什么样的蛮子啊?”
  店小二原是要卖弄自己见识的意思,其实对真相也不甚了解,这时辛捷一问,他忙着抓头搔脑,不知回答,忽见门口一个武林人物走进,忙叫道:“小的还是听这位爷说的呢,你们问这位爷他准知道得清楚。”自己却一溜烟地跑了。
  那人听小二的话,不觉一怔,及见辛捷和吴凌风二人气质轩昂,忙一抱拳道:“阁下有何事询问在下?”
  吴凌风忙起身,轻描淡写地道:“咱们在说那两个外国蛮夷的不识好歹——”
  辛捷不禁暗赞吴大哥答得妙极。
  那汉子果然以为辛、吴二人也是要上奎山的,遂道:“是啊,咱们这次要是赌斗输了,那么中原武林人物可就永远翻不得身啦——”
  辛、吴二人装得似乎早就知道,不甚惊讶的模样,那人续道:“试想这两个蛮子要咱们中原武林公认他们的什么‘金伯胜佛’为武林盟主,还要十五位武林鼎鼎大名的人物跟他们回去朝拜那‘金伯胜佛’,这等气咱们怎么受得住?不过这次见赤阳道长那郑重的情形,只怕这两个蛮子功夫高得很哩——”
  辛捷心中暗怒,口中却漫应道:“这两个蛮子想必是出身野蛮之邦,否则怎会如此欺人太甚?”
  他们两人聪明无比,答得真像是要上奎山的人一般,那人果然道:“这两个蛮子是从天竺来的,他们还说:‘听说近几十年中原最了得的一个是河洛一剑吴诏云,一个是七妙神君梅山民,可惜这两人死了,否则也好叫他们见识见识天竺的武艺。’唉,真可惜这两位奇人死了,否则倒好叫这蛮子见识见识中原的武艺哩!”
  两人听得心中更怒,口头却支吾了几句,就会账而出。
  到了路上,辛捷道:“这个天竺来的蛮子好横,咱们索性到奎山去让他见识见识河洛一剑和七妙神君的功夫。”
  吴凌风道:“咱这几日赶路打山路小径里走,出了这么一桩大事竟不知道。”
  于是两人打听了奎山的路径,一路前往。
  奎山上,金碧辉煌地矗立着一所大道观,屋檐参差,瓦椽鳞比,乃是武当派在北方最大的一所道观。正中“无为厅”中几百人正热闹地谈着,这些差不多都是武林知名之士,接了武当掌门赤阳道长的邀请赶来的。
  上山的路上也还有许多好汉陆续赶到,辛捷和吴凌风就混在人群中,跟着大伙儿上山。
  事实上,天竺来的夷人并没有说要中原十五个大名家跟他们回去朝拜,只是说了五大剑派掌门,而赤阳道长硬把关中九豪和关外三省盟主“边塞大侠”风柏杨一起拉上,凑成十五人,是想激起天下武林敌忾同仇之心,免得天竺怪客专门对付五大剑派。
  他虽知“边塞大侠”风柏杨在关外另成一派,与中原素不相于,必不会前来,但心想如能拉上关中九豪也就实力大增了,但他哪里又会想到关中九豪已被辛捷一战拼得死伤连连,九豪只剩下了六豪了哩!
  辛捷的上山并非要为五大剑派助拳,主要还是因为天竺来人狂言不惭,辱及河洛一剑和七妙神君,而且他心想五大剑派必也聚于一厅,到时正好一了旧账,免得自己再四处奔波。
  不一会,大伙儿都进了“无为厅”,辛捷眼尖,早见台上坐着武当的赤阳道长、峨嵋的苦庵上人和那点苍的落英剑谢长卿,却不见盗了梅香剑的厉鹗。
  吴、辛二人混在群众中,拣了一处不显眼的地方立定,见四周乱哄哄的,无人注意他们,辛捷这才道:“大哥,方才上山时你可听见一条人影在山下疾奔而来?”
  凌风道:“是啊,我瞧那人轻功俊极,只是方才不便说话,所以没出声。”
  辛捷低声道:“我瞧那人影九成是那‘武林之秀’——”
  凌风曾听辛捷说过“武林之秀”及少林和尚糊里糊涂地和辛捷过招的事,心道:“难怪这‘武林之秀’能和辛捷斗个旗鼓相当,看来轻功果然了得——难道他也是赤阳长请来的?”
  他自服血果以来,轻身功夫最是大进,这一路来曾和辛捷赛过脚程,竟和辛捷的“暗香掠影”绝技相差无几,辛捷也为他这种千载难逢的仙缘庆幸不已,然而他怎知凌风曾为服下那血果险些自责寻死哩!
  忽然,一个青年道士跑来,想是武当门下的弟子,他对赤阳道长说了几句话,赤阳道长脸色一变,站起身来朗声道:“各位请一静——”
  他的内力甚强,声音如洪钟般盖过众人嘈杂之声,群豪立刻静了下来。
  只见他接着道:“天竺高手已经到临——”
  “无为厅”上顿时肃静下来,赤阳道长举手一挥,门下两个青年道士走到大厅门口,大门一开,两个巨人冲了进来,众人看时,只见这两人好不庞大,前面一人上身奇长,怕不有五六尺之长,再加上双腿,全身几乎就有丈余,后面一人虽然也是身高膀阔,但是身着一袭儒服,更加白面无须,是以显得文雅得多。
  当先壮汉身上穿得不伦不类,但头顶却是一颗和尚光头,他进来以后就引颈四顾,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但是他的眼光四处一射之后,面上忽然露出失望之色,转首对后面的“儒生”道:“阿喜米,估什摩诃尔,乌法各各哩查。”
  声音有如破锣,众人都感一阵耳鸣,功力浅的只觉耳中嗡嗡直响,好半天听不见别的声音。
  那儒生打扮的夷人用手往前一指,示意要他到前面仔细找一找。
  这壮汉果然前行挤入人丛,东推西撞,被撞者无不仰天翻倒,呵呵叫痛,那壮汉却似没事一般,依然在人群中东穿西穿,毫无礼数。
  渐渐那壮汉走到吴凌风身旁,吴凌风暗中一哼,真力贯注双腿,那蛮子走到身边,照例地一撞,哪知明明撞着吴凌风的身躯,却如撞入一堆棉花,心中暗叫不妙,正要收劲而退,忽感一股温柔的劲力反弹上来,他怪叫一声,宛如晴天一个大霹雳,硬硬推出一掌,哪知那阴柔之劲突然又消失无形,大个子冲出两步才稳稳站住。他睁着怪眼狠狠盯住吴凌风——
  辛捷一看就知吴大哥已把太极门“以柔制刚”的要诀应用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了,心中着实为他欢喜,不禁高声叫好。
  凌风对他回视,二人相对一笑,友情的温暖在两人这一笑之间悄悄地透人对方的心房。
  那“儒生”呵呵大笑道:“不料中原还真有些人材呢——”他的汉语竟是十分流利。
  当他的眼光落在吴凌风的脸上时,不禁怔住了,他暗中自语:“想不到中原竟有这般俊秀人物——”他一向自以为英俊潇洒,在那蛮夷之邦中自然是有如鹤立鸡群,但是与吴凌风这等绝世美男子相较之下,那就黯然失色了。
  那“儒生”一招手叫回那蛮子,朗声道:“咱们兄弟久慕中原武学,今日中原豪侠齐聚一室,正好令咱们兄弟一开眼界,同时,咱们愿意在这里候教两场,只要咱们败了一场,我兄弟两人立刻掉头走路,要是我们二场全胜,哈哈,下面的话早已告诉武当赤阳道长了
  座中群豪耸然动容,虽然心中怒极,但见那两个夷人分明武艺绝高,否则岂敢口出狂言?
  台前的赤阳道长对座旁的苦庵上人和谢长卿道:“今日是咱们五大剑派生死存亡的关头了,若是我们几人败了……唉,不必说了。”
  赤阳道长想到自己一生行事,颇做了几件不光不彩事情,难道堂堂武当一派就要因此而断送?
  峨嵋苦庵上人低首宣了一声佛号,凛然道:“说不得咱们只好把几根老骨头拼上了,咱们忝为武林五大宗派门人,若是不身先士卒,只怕要令天下好汉齿冷——”
  点苍的落英剑谢长卿似乎心事重重,始终不见他开口。
  赤阳道长道:“厉兄怎么还没有来,否则凭他那手崆峒神剑当可打头一阵,挫挫他们的锐气。”
  那儒生打扮的夷人大声道:“第一场由我师兄加大尔出阵,中原英雄哪位出场?”
  他内功果然深厚,一字一字说出,震得屋瓦索索而动,众人都是行家,一听就知他虽是那蛮子的师弟,功力只怕犹在加大尔之上。
  赤阳道长见崆峒厉鹗始终不曾赶到,心中焦急,又不好意思叫苦庵上人出阵,一急之下,只好准备亲自出阵——
  苦庵上人一把扯住他的道袍,低声道:“还是让老衲去接这蛮子几招吧,道长和谢贤侄请为我掠阵——”
  他曾与谢长卿之父齐名,是以唤他贤侄。
  赤阳道长叮嘱道:“此役关系非同小可,上人千万不要存客气之心。”
  、
  苦庵上人更不答话,缓缓站起步入大厅,口中道:“贫僧峨嵋苦庵,愿接这位加施主的高招。”
  他声音虽小,但却令全场每个人耳中听得一清二楚,显示老和尚内功修为确是不凡。
  那高壮蛮子加大尔一见苦庵上人,神色一变,并反问他师弟道:“各希米尔,雅华巴拉可耶?”
  他师弟也打量了苦庵一眼,摇了摇头道:
  …弗希哩,希阿罗峨嵋更色。”
  蛮子脸上又露出失望之色。众人只听懂“峨嵋”两字,只依稀感觉出那加大尔乃是向他师弟说一件有关苦庵上人的事,而他师弟却是回答了否定的答案。
  群雄都知道这一战乃是有关天下武林的兴亡前途,无不全神贯注,而且每个人都希望苦庵上人一举得胜,尽管众人中也有和五大剑派有梁子的,但是在此利害相同的情形下,就都希望苦庵上人快快得胜了。
  苦庵上人走至加大尔面前,合十为礼,双目凝视对方,全神贯注以待。
  那加大尔更不答话,暴吼一声,当胸就是一拳打出,他那吼声才出,拳风已到,而且凌厉之极。
  苦庵一听他拳风就知加大尔完全是外家路子,但是劲道之强端的平生仅见。
  苦庵上人在中原五大剑派以内力修为称着,平生大小拼斗不下百余场,像加大尔这等强劲的力道还是第一次碰到,当下身体不动,双拳走弧线直点加大尔关节两旁的“锦带穴”——
  哪知加大尔貌似粗豪,变招速捷无比,呼的一声,单臂下沉,一沉之下又刻上挑,硬迎苦庵上人的夹击之劲——
  加大尔又是暴吼一声,苦庵上人只觉双臂一震,连忙横跨半步,化去敌势,心中却惊异己极!
  不说苦庵上人,就连一旁的辛捷及吴凌风也大吃一惊,辛捷暗道:“这夷人分明纯是外家路子,怎么那刚强之劲中却带着一丝极为古怪的阴柔之劲?一合之下威力大增,这倒是奇了,难怪人说夷人武功大异中原,看来此语诚不虚。”
  吴凌风低声对辛捷道:“这蛮子武功大是古怪,只怕苦庵上人接不下百招。”
  那边又是一声震天大吼,挟着呼呼拳风声,敢情加大尔每打一拳必发一声大喝,直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
  苦庵上人心道:“与其受制于人挨打,不如拼着用内劲和他抢攻。”
  心念一决,当下一声长啸,双掌一错,展开峨嵋“青桑拳法”,招招用上真力,和加大尔抢攻起来。
  到底姜是老而弥辣,他这轮抢攻的是明智之举,一时拳风掌影,二人斗个难分难舍。
  辛捷暗道:“只有这种经验和临敌机变,是师父无法教的——”
  那加大尔似乎没有想到中原高手真有一手,他愈打愈是心喜,脸上露出笑容,掌势却越来越凌厉,那吼声也变得更响更密,真是势比奔雷,好多人忍不住要用手蒙住耳朵。
  苦庵上人脸上始终镇静得很,拼出数十年修为和他抢上风,心中却渐感不妙——
  赤阳道长心中暗惊道:“这夷子拳脚好生厉害,幸好我方才没有下去打头阵,否则……真不堪设想,咱们五大剑派中实在也只有苦庵上人能支持得住——”敢情赤阳道长和剑神厉鹗都是长于剑术而疏于拳掌。
  那儒生打扮的夷人始终神态自若地看着中原群豪,对那边疾斗瞧都不瞧一眼,似乎早就料定胜券在握。
  刚刚拆到百招上,那加大尔大喝一声之后又怪叫一声,大约是汉语“着!”的意思——
  只见他一拳从出人意料的古怪地方打出,眼看苦庵就将不敌,厅中群豪大惊失声——
  但苦庵上人数十年功力非同小可,峨嵋“神行迷踪步”也是武林一绝,只见他连踩迷踪,只能避过!
  加大尔停手不攻,咦了一声,又是一招怪招拳施出——
  苦庵上人连连倒退,但却仍是勉强避了开去。加大尔又是大咦一声,才挥拳而上——
  一连三招,加大尔咦了三声,似乎苦庵上人早就该败的样子,苦庵上人不禁又急又怒,但加大尔招式委实太怪,莫说发招还击,就连自保也成问题。
  大约是第一百一十招上,加大尔仍是咦了一声后,一拳打出,脚下却抽空连扫三脚,苦庵拼命一闪,虽然躲开了去,但嚓的一声,襟上僧袍被撕下一大幅。
  群雄一声惊呼,但立刻变得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的人心都如压上了千斤铁块。
  苦庵上人铁青着脸,缓缓道:“这一场贫僧认输——”
  加大尔听不懂汉语,又听众人惊呼,以为苦庵仍不服输,竟气得大叫一声,全力对准苦庵当胸一拳——
  苦庵新败之际,神不守舍,等到发觉时,已自不及闪避,眼看加大尔这一招惊天动地之拳劲就要着实打中——
  群雄发出一片怒吼声,根本听不出是骂什么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厅门被人一脚踢开,一条人影如飞而至,呼的凌空挥出一掌,迎向加大尔的一拳——
  砰的一声闷响,加大尔竞被震退两步,那人乘一震之势退飞出丈余落在墙边!
  众人定眼看时,只见来人是个英挺青年,大部分人都甚感眼生,一部分人却大呼出口:“武林之秀!”
  来人正是新近名满江湖的武林之秀孙倚重!
  众人立刻爆出一声震天价的叫好声,虽然第一场是苦庵输了,但孙倚重这一掌似乎使众人出了一口鸟气似的。
  那些不识孙倚重的人都不禁窃窃私语,他们不料武林之秀的功力如此之高,而人却如此年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