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碧玉断肠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五章 碧玉断肠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日照中天,小戢岛上的战斗愈加激烈,大戢、小戢岛主并肩作战,但对方也是盖世的高手,五人激战之下,倒是天竺怪客多了一人,占了上风。
  小戢岛主还好,怀着举世无双的身法——“诘摩步法”,在危急时便能一闪而过,采取游斗方式,大戢岛主平凡上人却不同了,他天生一副古怪脾气,和那“恒河三佛”中为首的伯罗各答有意硬打硬撞。
  本来,大戢岛主平凡上人可以辅助小戢岛主,用诘摩步法配上杀手攻敌。但偏生对手倒也是一个极强的内家高手,大戢岛主一连三掌震之不退,怒气上冲,双足钉立在石林上,尽采用硬撞之式。
  平凡上人怒气真发,掌式如风,和伯罗各答硬拆了二十多招,平凡上人到底内力修为较伯罗各答微高,伯罗各答已觉真力不继。
  他们这一拼,倒苦坏了慧大师,她以一敌二佛,全力用上乘轻功闪躲,而金伯胜夷和盘灯孚尔不时加上一招二式反攻平凡上人的背部,使两个岛主都心感力不能济。
  平凡上人脾气古怪,慧大师也不便叫他放弃硬打的方式来助她,是以任世外三仙为首二位功力盖世,仍是站在完全下风之势勉强打成平手。何况石阵下面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金鲁厄哩。
  平凡上人越打越怒,豪气冲天,长啸一声,双掌翻飞齐出,一连劈出十余掌。这几招是平凡上人全力灌注,伯罗各答硬拆之下,心神一摇,险些吐出血来。
  平凡上人冷然一笑,但心中也不由一紧,敢情他这数掌一出,也耗去大半内家真力。
  金伯胜夷见师兄身体摇摆不稳,不由一惊,身体掠了过来,双手疾点向平凡上人背部。
  平凡上人听风辨声,冷冷一哼,身体稳立不动,大袖袍袂飘飘而起,左右一边飞出一掌,看也不看,便是一式“双撞掌”反拍而出。
  金伯胜夷见对方背对自己,身体稳立有若泰山,双掌后出有若闪电,而且认敌之准,真是生平仅见,只这一点,便是一派大宗师的样子,心中不由心折。
  伯罗各答硬架大戢岛主数掌,竟吃了小小的内伤,不由大怒,努力调养翻腾的血气,两掌平胸推出。
  平凡上人双掌已抽出应敌,眼见敌手双掌向外画了一个圆儿,知道后面必是猛招,急切间收回左手的招式,单单右手一拍一翻,改“双撞掌”之式为“拍肚腿”,仍然是硬挑硬打的路子。
  左手收回,急切的一沉一吐,竟然一招二式,前后对敌。慧大师看见这情形,不由大吃一惊,敢情她心中有数,平凡上人再高的武艺功力,也不能同时应付两个前后夹攻的一等一高手。
  心中一急,身子一闪之间,一晃一跃,刚好从那盘灯孚尔的身边而过,这乃是“诘摩步法”中的精粹,盘灯孚尔这等功力,眼看她来近了,劈出两掌,却都走了空。
  慧师如此的功力,但究竟是女人家,是以平日很少用内力硬打硬拼,此刻儿事情迫不及待,还隔十余根石笋的距离,双拳一合,虚捣而出,竟是上乘内家拳招——“百步神拳”之式。
  慧大师平日很少用硬击之式,但一击之下,拳风有若怒涛排壑,急涌而出,排出拳风,发出嘶嘶风响。
  慧大师这一击是对准金伯胜夷而发的,金伯胜夷前有平凡上人之式,后有慧大师夹击,这一来,反倒使他成为夹击的对象。
  金伯胜夷大喝一声,身体往斜边撞去,左手一沉,接了平凡上人“拍肚腿”之式,虽然平凡上人是单手,但他也觉有若千斤重锤锤了一下,身子不由一晃。
  慧大师的“百步神拳”眼看便要打在他的背上,但小戢岛主何等人物,怎能暗算于人,见平凡上人后围已解,硬硬一吐内力,拨偏准头。
  小戢岛主气功精纯,偏击之下,竟虚空将一根整整的石笋尖儿扫去,石屑漫天飞舞。
  这一记神拳真可谓“百步神拳”,隔那么远一推之下,那样坚固的石头也被打飞一大片来。
  金伯胜夷立足不稳,跌下石笋,落至阵内。
  那平凡上人本来真力已然不济,而且是用一手之力,和恒河三佛之首伯罗各答含忿而发的拳势相触,二人心头都是一震。
  伯罗各答血气本已翻腾,强压着一掌劈出,和平凡上人的拳风一撞,心头微感一热,努力再加力道,想把平凡上人打下石笋去。
  平凡上人也觉身子一阵摇摆不定,冷冷一哼,掌心闪电般向外一登,一股力道再度排空而出。
  这一股力道好生古怪,不但刚巧抵住伯罗各答势若奔雷的一拳,而且还往旁边一带。
  伯罗各答不防有此,身体被这力道一带之下,转了一个圈儿,立足不稳,努力逼住真气,才站在石上没有跌下。
  平凡上人心头一震,自知真力在强撞强打之际已然受损,不敢托大,也盘膝坐在石笋上运功。
  这一来五个人只有小戢岛主和盘灯孚尔还在石笋上,蓦然里,刷刷两条人影飞上石笋来,慧大师抬眼一看,竟是那跌下石林的金伯胜夷和金鲁厄。
  慧大师知道平凡上人是真力大乏,心知他运功再快,也要半个时辰才得好转,目前自己以一敌三,如用“诘摩步法”游斗,还可以支持一下,转眼瞥见金伯胜夷,但见他左手好似垂着的,像是受了轻伤,暗忖道:“平凡上人一击能伤两个人,这份本事,可真不得了,我小戢岛主难道就不能做到——”
  心念一动,豪气上升,冷冷道:“喂!看来你像是伤了?我小戢岛主自会等——”
  她话方出口,金伯胜夷已冷然道:“哼哼——”
  他世居天竺,只知东海有世外三仙,但他们三佛满以为以自己的功夫,绝不怕那世外三仙,哪知自金鲁厄受挫后,他们三人连袂来到中原,却不料世外三仙竟有如此功力。
  心念一动,接口道:“出诃鲁,里攸乌德,哥本地乏浩呵——”
  他言中之意乃是要师弟盘灯孚尔和慧大师打一阵,自己去看师兄伯罗各答的伤势,慧大师在一旁莫名其妙,不知他说些什么。
  金伯胜夷说完,身体一荡,掠向平凡上人和伯罗各答二人调息处。慧大师心中一急,只当他是去伤害正在运功的平凡上人,大叱一声,掠身追去。
  金伯胜夷倒不知慧大师误会,双足一点,身形如箭掠去,慧大师不料他轻功如此快法,吃了一惊,金伯胜夷已然掠到伯罗各答身旁探了探脉息。
  慧大师的轻功本来可称举世无双,尤其是配上“诘摩步法”,更是神奇无比,但和这金伯胜夷一比之下,竟似慢了一些,心中不由大大惊骇。
  金伯胜夷见她跟来,会意冷冷地道:“你当我是什么人,会去伤这正在调息的人么?”
  但她却暗中惊道:“我那诘摩步法神功无双,但论到‘快速’两字,恐怕竟不及这厮哩。”
  慧大师见他掠向伯罗各答,已知是误会。
  正在这时,大戢岛主蓦然抬头对金伯胜夷道:“你且不要得意,你道你们化外之民的武学能比中原强么?等一会——嘿嘿——”
  他显然尚未完全恢复,中气似有不足。
  金伯胜夷不去理会他,平凡上人又道:“这叫做华夷之争,等会看看到底是孰胜——”
  说着再度闭上眼来,用功调息。
  且说辛捷和无恨生离开无极岛,驶舟如飞向小戢岛赶来。小戢岛距无极岛并不十分遥远。二人一路上用力催舟,船行极速,在海洋面上划了一条长长的浪花。
  这事关系全武林盛衰,无恨生也不敢怠慢,用足内力,拂往后面,每拂一下,船儿便能驶出十余丈来,一会儿小戢岛便模糊在望。
  无恨生虽和慧大师、平凡上人并称世外三仙,但交往并不频,尤其是对慧大师,无恨生连小戢岛都没有踏上过半步,此刻到得近处,不由多多打量几眼。
  登上陆来,二人齐施轻功猛赶。
  辛捷轻功虽自不凡,但比起无恨生来仍差了几筹,无恨生迫不及待,不时扶辛捷一把,二人有若在黄硬的沙土上划过两道黑线,速度惊人已极。
  小戢岛方圆不过十里,两人此等脚程,不消片刻,便来到那石林所布的归元古阵前。
  蓦然,石笋阵上方差不多同时的发出两声龙吟般的长啸,啸声都是低沉有力已极,显示那发啸的两人的内功造诣都是已达登峰造极的地步。
  无恨生一怔,随即会意道:“从那两声啸声可知是二个内力极高的高手在伤后调息好所发的,看来大小戢二岛主间必有其一受伤——”
  说着纵身飞上石笋。
  那大戢岛主平凡上人和“恒河三佛”之首伯罗各答果不出无恨生所料,运功之后,同时复元。
  由于两人内力造谐相差有限,是以复元得也差不多快,两人缓缓站起身来,面对面立着,大有再拼的意思。
  那边慧大师展开诘摩步法和金伯胜夷、盘灯孚尔、金鲁厄三人游斗,极勉强地以下风之势维持不败。
  由于平凡上人和伯罗各答同时复原,战局又自一变,金伯胜夷心知伯罗各答伤后恐非平凡上人之敌,忙支金鲁厄去帮大师伯抵挡那平凡上人。
  蓦然里,石林上人影一闪,金鲁厄吃了一惊,当他分辨是二条人影如飞赶来时,大叱一声,全力一掌击了上去。
  假使是别的人,他也许会考虑来者是敌是友,不可能便一掌打过去,但金鲁厄乃是天竺来客,根本在中原没有友人,来的人定是敌方,是以不考虑便一掌封去。
  前面的人影正是赶来助拳的无极岛主无恨生,根本身体仅仅往侧一闪之间,便掠了过去。
  后面的一人正是辛捷,他不像无恨生般一闪而过,却是不客气的双掌一吐,回击过去,硬硬地接了一招。
  金鲁厄一撞后退,瞥眼之间,竟是在那“无为厅”上挫败自己的辛捷,心中一惊,看来好像他又有了进步。
  无恨生直奔过去,奔到那伯罗各答身后大叱道:“接招——”
  说着一掌斜劈而出。
  伯罗各答虽然不懂“接招”的意思,但听掌风,已知有敌,他自视甚高,冷冷一笑,反手一掌劈出。
  无恨生知他托大,冷冷一笑道:“好掌法——”
  话声方落,蓦然劈出的掌一沉一带。
  伯罗各答作梦也想不到身后又是一个功力不在自己之下的高手,一个轻敌,不但反击的掌力被卸在一边,而且身形也被对方一带之下,转了一个转儿,面对无恨生。
  伯罗各答在不知不觉间,又吃了一次阴亏,不由老羞成怒,怒叱一声,一掌平胸打出。
  两股力道一触,无恨生一晃,而伯罗各答也不由一震,险些后退,心中的惊骇可真是太大了,忖道:“阿里古希,陆斯,马多周尼古诺,荷荷嘟——”
  他是想道:“真不可思议,一下子这荒岛竟有三个此等身手,恒河三佛的威名可能会毁于一旦哩——”
  他想到这里,不由微微气馁。
  那边平凡上人已大笑对无恨生道:“老弟,多年不见啦,真有你的——”
  无恨生正色地答道:“上人过奖——”
  他在世外三仙中和平凡上人交情较好,在平凡上人两甲子生日时,曾送了平凡上人一具上古铁筝,二人平日虽极少会面,但却很熟悉。
  平凡上人又道:“今儿咱们世外三仙全在这里,他们恒河三佛竟宣称要征服中原武林,现在是以一敌一,咱们可千万不能有损名头——”这话明着是向无恨生说,其实是激那慧大师,慧大师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豪气上升。
  平凡上人又呵呵大笑道:“老弟,你去对付那个满面皱纹的家伙,咱们是一对一,”那满面皱纹的家伙,是指恒河三佛之末盘灯孚尔,他的意思是要以世外三仙排行和那恒河三佛顺着次序地三人比画。
  无恨生淡淡笑道:“这敢情好。”
  说着便掠到那个满面皱纹的盘灯孚尔前面。
  平凡上人见大家站定方位,仰天哈哈长笑,震得石笋林嘞学作响,然后他大喝一声:“上啊——”
  说罢当先一拳挥向伯罗各答。
  慧大师和无极岛主也各自动了手。辛捷在一旁目睹当今这顶尖儿的六大高手拼斗,真是目眩口呆。
  蓦然,那金鲁厄鼓劲一掌对准辛捷劈来,想是他想起奎山之败,不禁怒上心头,恨不得一口将辛捷吞将下去。
  辛捷被他掌风惊起,左足横跨,右掌呼地迎将上去,只听得砰的一声,辛捷被震退半步!
  虽然如此,那金鲁厄已感到大吃一惊了,因为他发觉辛捷比之一月前功力又有进步!
  这一掌令辛捷记起自己功力比对方略逊,当下一错身,双掌如风飘絮般挥出三掌。
  这三掌看似轻浮,实则柔劲暗含,金鲁厄何等功力,一看之下了然于胸,反身斜撞,双掌变而为爪,直扣辛捷脉门,只待辛捷一闪身,他右肩就能直撞辛捷“华盖”穴。
  辛捷不料他出此怪招,一时无法破解,只好施出慧大师的绝世神功“诘摩步法”一闪而出。
  只听“叮”然一声,辛捷抽出了长剑——
  金鲁厄一见他亮出长剑,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刷的也将腰间长索取了下来!
  辛捷一领长剑,嘶的一声直取金鲁厄的小腹,金鲁厄长索不守先攻,长索抡得笔直地点向辛捷眉心——
  辛捷昂然不退,头颈一闪之间,手中剑式已一连攻出五式,全是虬枝剑式中的精华。
  金鲁厄长索宛如出洞蛟龙,翻滚之间,连消带打地化去了辛捷的凌厉攻势!
  这四对一流的高手在小戢岛上展开了生死的拼斗,日头已渐渐西偏,石笋一根根的影子也由短而长!
  辛捷和金鲁厄的拼斗不出百招就自动地停下了手,原来他们同时为恒河三佛及世外三仙的拼斗吸引住了。
  辛捷垂着长剑,凝视着那三对精彩绝伦的厮杀,尤其是平凡上人和慧大师,他们都曾传过辛捷武艺,辛捷见这两位盖世奇人各将自己的得意绝学施得威风凛凛,不由更是心眩目驰!
  当年辛捷瞧平凡上人和慧大师在小戢岛上拼斗,是一大进益,这时再看两人和恒河三佛中的伯罗各答及金伯胜夷拼斗,更是大有心得。
  只见平凡上人双掌忽劈忽指,一时“大衍十式”杂在掌指之中,一时又换成新近所创的“空空拳法”,有时更用出一些不知名但妙绝人寰的怪招——这些完全是应对当时情况所临时创出来的。
  再看那慧大师,手上所用的掌法正是传给辛捷而未传全的掌法,脚下却配合着曼妙盖世的“诘摩步法”,那金伯胜夷的轻功虽然快得出奇,但是在临敌之际却远不及诘摩步法神妙!
  那金鲁厄也同样全神注视着场中拼斗,只是他乃是凝神注视着他的师父和师伯叔,同样的,他为他师父们的神奇武功感到激动万分!
  忽然,金鲁厄从师伯伯罗各答的一招中悟出一下妙招,他大喝一声,立刻运用出来往辛捷身上招呼过来,辛捷正在全神贯注平凡上人的一记怪招,忽感劲风压背,他瞧也不瞧地反手一把抓出,金鲁厄虽然招式奇绝,但竟被他迫得横跨半步!
  这正是他从平凡上人招中悟出的一记。两人交手一招后,各自竟然住手,一起回身注视场中拼斗,每当两人悟出一招,就回身对拆一招,然后又自潜心思索。这场惊天动地的拼斗,倒便宜了这两个青年高手,两人在不知不觉间都悟出了许多平日无法想到的妙招。
  但是辛捷因为新近跟平凡上人及慧大师学了两套绝世拳法,许多精微之处尚不能贯通,这时目睹两人全力施为,尤其得益匪浅。
  那三对人拼拆千招之后,辛捷自己还不觉得,金鲁厄却是惊怒不已,他只觉辛捷每发一招,功力似乎就增进几分,自己虽然全力苦思,但是仍然追不上辛捷的进境!
  石林阵东面,无极岛主和盘灯孚尔也打出了真力,两人各自施出平生绝技,招招抢攻。
  无恨生年龄虽在世外三仙中算是最小,但是他曾服食仙果,功力之高,比起平凡上人来也不多让,那盘灯孚尔一连换了七种掌法,始终无法抢得先机。
  只听得无恨生大喝一声,单掌如风捣出——
  盘灯孚尔单脚钉立石笋上,身体一圈,另一只腿如铁棍般盘旋扫出,劲风之盛,竟令无恨生衣袂飘起。
  无恨生大喝一声:“来得好——”
  身躯跃在空中,双掌双云般抹下,待盘灯孚尔挥拳相架,他突然单掌急捣而下——
  盘灯孚尔用足力道,往上一扳。
  无恨生心中一凛,猛然使用一式“惊鸿一瞥”,双脚连环交相踢出。
  无恨生一着失策,竞走险招。盘灯孚尔浸淫武学已有八十余年,脑筋转都不转,手指疾伸,点向无恨生脚踝上的“公孙穴”。
  这“公孙穴”位于脚踝骨间,假若让人点着,一条腿立刻得废,无恨生临危不乱,脚板用力往内一扭,护着“公孙穴”,用脚背脊部迎向盘灯孚尔。
  这一招用得又奇又险,盘灯孚尔一点走空,收掌不住,一掌打在无限生的鞋上,身体不由一晃。
  无限生用了如此险招,才算勉强渡过难关,不由大怒,冷冷对盘灯孚尔道:“好——哼——”
  话方出口,蓦然想到对方根本不懂汉语,说了也听不懂,不由哑然失笑。
  无恨生何曾如此狼狈过,心中怒火膺腾,一式“平步青云”,身体陡然上升,盘旋在盘灯孚尔上空,蓦地里用一式“泰山压阵”之式,向下虚虚一按。
  盘灯孚尔从无恨生神色间便可看出对方已是真火上升,出手之间,怕是致命的招式,不敢分毫大意,凝神以待。
  无恨生一式劈出,盘灯孚尔哈哈一笑,双拳合握,向上空冲击一拳,看他的招式倒有点像中原的“冲天炮”的招式,但威力却是大得出奇。
  无恨生和他一拼,身体陡然被一股大力道向上一托,不但自己攻敌的功力全失,反被回敬过来。
  再看那盘灯孚尔时,只见他身子微微摇晃,显然比自己还要吃亏,不由豪气上冲,哈哈一笑,真气竟在空中一散一收,已转混浊的那一口真气为之清纯,双掌一划,再度向下虚虚一按。
  盘灯孚尔已知无恨生乃是要在空中和自己硬拼,这样打下去,对方可以把身体升高化开劲道,自己只好被人家像钉钉子一样钉入土中了。
  心念一动,竟踏八卦方位而行。
  同时间双拳也不断往上冲击,抵御无恨生下压之式,而自己边行边打,也把无恨生的力道化于无形。
  这样一连数次,无恨生打得性起,喝声:“好,再接一招!”
  他这话并非是和那盘灯孚尔说的,倒是为自己吐气开声助强拳势所发,是以话声如喝,直可裂石。
  喝声才落,无极岛主无恨生双拳一左一右,运用“双雷灌耳”之式,合击盘灯孚尔天灵两侧。
  盘灯孚尔虽然双拳一错,有若两条出洞长蛟,竟一合一分地,反击无恨生夹击的两条手臂上的“肘穴”。
  无恨生早料有此,闪电间一缩手,左手当胸,右手拇指中指凸出有若袋形,疾划而过。
  这一式乃是无恨生平生绝学,唤作“白鹿豹袋”,有不可思议的威力。说时迟那时快,无恨生右手闪电疾出,从右手下侧翻出一叩,叩向盘灯孚尔胸前“市井”穴道。
  兵法上有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无恨生早料盘灯孚尔会分击自己左右手,偏空出中盘,是以预先出招走中宫,入洪门,下杀手!
  盘灯孚尔不虞有此,双手分开,招式用老,收招不及,眼看只有等死,但他如此功力也不肯就此服诛,双腿连抬,踢向无恨生即将落地的下盘。
  无恨生冷冷一笑,右手攻势不变,双足一荡,一口真功灌注,往上一翻,巧妙地闪过盘灯孚尔的攻势。
  这一来一口真气即要灌注下盘,又要灌注攻敌,非是无恨生此等功力,也不足以成功。
  无恨生眼看一击成功,而大小戢岛主好似和那二佛正对斗得难分难解,心中不由踌躇满志。
  蓦然,他忽觉胸口一紧,真力飞快地散去,不由大吃一惊,微微嘿了一声,努力提起一口真气,他不提也罢,一提之下,胸口竟是一阵剧痛。
  身体再也支持不住,砰的跌在地下。
  盘灯孚尔本已无救,但仍存着两败之意自然的伸手一弹,击向无恨生喉咙,这一式乃是攻所必救,而他自己也刚好可以逃出生命。
  无恨生真功陡然之间散失,敌人攻到自己要害,一种极其自然的反应促使他努力往后移了一点。
  “呼”的一声,盘灯孚尔一击走空,仅拂过无恨生的衣襟。
  盘灯孚尔也不知无恨生为何陡然之间竟会如此,他自恃身份,不好再上前下手,呆在一旁。
  这一来四对交手的人都停下手来,无恨生倒在地上,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数次想提真气,但都徒劳无功,不由急得冷汗直冒。
  平凡上人来到他的身边,按了按他的脉息,却丝毫没有异状,不由束手无策,而慧大师和辛捷也都心急十分。
  那一边恒河三佛和金鲁厄四人,也是呆呆地发怔,只有金伯胜夷的脑筋飞快地转动着。
  恒河三佛中以金伯胜夷马首是瞻,虽然他是伯罗各答的师弟,但为人甚工心计,是以可说是三人中的智囊。他犹豫不决,心中不断忖道:“这俊美的中年书生不知是怎么回事情,看他那倒地不起的模样倒像是癫症发作一般,假若咱们此时发动攻势——嘿——”
  念头闪过他的脑际,他脸上现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但是接着又想道:“不过,假若我们乘机攻击,至多不过把那中年书生打死,弄得好的话顶多加上那姓辛的小子,而那两个大小戢岛主却是奈何他们不得,嘿,这对咱们名头可大有损失,真可谓得不偿失——”
  须知恒河三佛虽然没有道义可言,但是平生极爱惜羽毛,是以金伯胜夷犹豫不决,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那边大戢岛主十分焦急,运用内力打入无恨生体内,但效果却是完全相反的,而且无恨生还像是受了很大的痛苦,这倒是大戢岛主料想不到的。
  慧大师站在一旁,注视着无恨生的脸色,觉得他面上苍白之间还微微泛出乌青,慧大师见识多广,心中有数,知道必是什么内疾突发,但她却也不明白以无恨生这等功力岂会有内伤伏在体内而他自己都不明白?
  金伯胜夷一再沉吟,终于朗朗道:“喂,今日之事,你们已有一人病发,咱们恒河三佛岂能再和你等过招,嘿——是以今日——”
  他话未说完,大戢岛主已知他意,心知他明白决讨不了好去,不如见好便收,再放一段顺水人情,不由哈哈一笑。
  金伯胜夷微微一顿,又道:“是以今日之事,便此作罢,你们中国有句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嘿,咱们日后有暇再来讨教,今日多谢四位的高招啦,就暂作别——”
  他用汉语和天竺话语各说一次,还得意地干笑了数声,一摆手,便想和其余三人一同走去。
  慧大师忽然冷冷一笑,道:“你们能走得出去么——”
  金伯胜夷一怔,打量一下四周,“归元古阵”他们是领教过的,果是奥妙,虽是在石笋阵上,但仍是茫然不知如何落脚。
  慧大师冷笑一声,一发一语,纵身便往前走。
  金伯胜夷等人知她是在领自己出阵,不敢再出大言,跟在她身后,一同走出古阵去。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望着五人背影,哈哈大笑,直到五人去得远了,才收住笑声对无恨生道:“老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恨生勉声道:“这确是太奇了,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不过我猜想只有一个可能,上人可听到过世上有一种毒药可以藏在人的体内许久许久潜伏不发,而到定期才突然发作?”
  平凡上人弹弹脑门沉思道:“问别的我倒知道一些,这“毒”我可是——窍不通——”
  他边说边想,蓦然叫道:“对了,听说有一种毒药,叫作“碧玉断肠”,便有这样子的特性。”
  无恨生点了点头道:“那‘碧玉断肠’可是色作碧绿,五色无嗅?”
  平凡上人叫道:“正是,正是,你可是中了这种毒?”
  无恨生点了点头道:“上人可曾听过“玉骨魔”之名?”
  平凡上人道:“呵,我知道,就是那个海盗头子——”
  ——读者一定还记得,当日无恨生与玉骨魔手下黄子沙总舵主成一青在海上相遇时,无极岛主曾毫不在乎地饮下对方一杯绿色的醇酒——
  无恨生把这段往事说了出来,他喘了口气道:“我想如果是,那必是由于那杯酒了——嗯,这会儿我不曾妄动真力反而好受了一些。”
  平凡上人搔了搔光头,一时无计可施。
  日色已暮,红日西沉,朱红色的波光随着汹涌的晚潮上下闪动,小戢岛上所有的石笋都成了一半紫色一半金黄色,高高地矗立在晚霞中。
  无恨生默默暗自运功,但是一口真气始终提不起来,他甚至能感到身中的毒不仅发作,而且已经开始蔓延开了。
  平凡上人无言地呆站在一旁,也是束手无策。
  忽然,一个念头如闪电般穿过辛捷的脑海,他满面喜容地叫出了声——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