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蓦然——
  两条黑影出现在海岸上,虽然隔得那么远,但是仍清楚可辨出这两人异于常人的古怪外形。
  尤其其中一个似乎手脚全都残缺不全。
  他们一边走,一边比着手势,似乎其中一人是个哑巴呢。
  渐渐近了,星光下依稀可辨那两张恐怖的丑脸,竟然是那海天双煞!
  他们深知这荒岸上无人居住,是以毫无忌惮地走着,脚步声很响——
  黑暗岩洞口的辛捷被这种脚步声惊起,他微睁眼睛一瞥——但这一瞥,令他再也无法平静!
  那丑恶的脸孔、残缺的肢体,辛捷睡梦之间都不曾忘记过,那是不共戴天的杀父母大仇啊!
  他也知道这是疗伤的紧要关头,一分大意不得,但他一连提了五口气,想压制胸中澎湃的怒潮,却始终无法做到,其实以他的性子,就是内功再深几倍也是枉然。
  他叹了一口气,索性站起身来。他知道这一起身,又得花两倍的功夫来补疗。但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
  他试了试换气,虽然行动已能自如,但是真气却无法凝聚,与人动手更不是时候。
  双煞的脚步又近了些,他们似乎是直往这岩洞走来的呢。
  辛捷焦急地想到:“若是平时这两个魔头送上门来正好省却我一番奔波,因为这两个魔头不比五大剑派掌门人,可以随时隐居起来,那时要找他们就麻烦了。只是现在我无力动手,这便如何是好?难道眼看这两人走却不成?”
  他急怒交加,一时莫所适从,双手在身上乱摸,希望能找出一点可资利用的物品。
  忽然,他的手指在襟前触及一物,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险些喜得大叫出声——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他心中暗道:“北君金一鹏的‘毒经’上说:这‘碧玉断肠’一经逼出,触及空气,立刻性质大变,由内发变为外发,且丧失其潜伏性,并且普通螺蚌之肉即可解毒,是以威力大减。但此时我正好用它一用。”敢情那小瓶儿中正是集平凡上人、慧大师两人之力所逼出无恨生身上的“碧玉断肠”!
  星光微微闪烁,辛捷移动身躯,到一个突出岩石的后面潜着,心潮起伏不定,脑海中万念齐集。
  海天双煞来得近了,焦化、焦劳两兄弟似乎也走得十分地疲乏,辛捷几乎可以闻见那沉重的呼吸声。
  蓦然,辛捷心念一动,飞快的拔开那玉瓶,单手提着向外撒去,碧玉断肠液随着他手臂转动,也整整齐齐地撒在洞前布下一个半圆。
  断肠毒液碧绿的水汁在天空中划过,轻落沙土上,仍然发出一点淡淡的绿光,在黑夜中,并不怎么显明。
  辛捷毫不停滞,抬手拾起两块拳大的石子,在一块上面撒下一些毒液,准备下一步的工作。
  天残、天废两兄弟作梦也想不到这等荒偏的地方,正有一个生死对头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只可惜他功力未复,否则早已跳身出来拼命了。两人仍是一路笔直走来,倒是洞中的辛捷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呢。
  更近了,丑恶可厌的面孔在黑暗中更是森森可怖,辛捷默默呼道:“望父母在天保佑,让孩儿保得一个时辰,困住这两个畜——”
  海风频频吹着,海天双煞来得更近了……
  辛捷不敢用手触及那已带有毒液的石子,用鞋尖找一块没有沾上毒汁的地方向上一挑,右手观得清切,另一块石子破空发出。
  辛捷虽然功力未复,但暗器手法准头仍在,只闻“嗒”的一声清响,那带有断肠毒液的石子被后发的石子准确的击上,刚刚要往下坠的势子被一击之下,再往前平平放出二三丈远,落在地上。
  辛捷嘘了一口气,闪身在石壁之后。
  辛捷是何等手法,那石子一分不差地落在早先所布的一个圈子毒线的后面五寸左右。
  海天双煞如此功力,哪会不闻那石子堕地之声,他俩可是跑了大半生的江湖,哪会不知这乃是江湖上所谓“投石问路”的方式?俩人一惊,齐忖道:“难道如此穷荒极僻的海岛上仍有武林人士?”
  他俩虽是吃惊,但俩人平日纵横江湖,性格强悍,哪里把这什么“投石问路”放在心上?天残焦化身体一掠,已到洞口——闪眼一瞥,并不见人影。
  辛捷贴墙而立,眼睛瞪得大大的,暗中向那海天双煞打量。
  焦化一瞥不见人影,不由一怔,俯身一瞧,只见半丈以前一颗石子赫然在目,显然是刚才来人用来问路的。
  焦劳等着不耐,也掠过来观看。辛捷身子靠在石壁上,这份紧张可够瞧的。
  海天双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洞口,也不时扫石子一眼,辛捷急急忖道:“千万不要让两个老魔头看出破绽才好……”
  也许是由于心里作用的原故,这时刻里,他备觉那石子上的毒液,发出一种刺目的绿光,海天双煞此等经验,没有不发现的理由,但定下心来看时,那不过仅是一丝黯淡的绿影,以辛捷此等眼力,也仅隐隐辨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辛捷知道这个防线若是被敌人看出,只不过一跨出之间,越过毒圈和石子,便能安然无恙,不由心中愈急。只见焦化沉吟一会,蹲下身子,伸手去拾那带毒的石子。
  辛捷一身智计,这石子是有意发出;落点在那毒线后五六寸,若是有人想捡拾,非得踏在毒线上不可,否则便踩不上地位,海天双煞不能例外,焦化伸手试试地位,便知须要上前,于是微微移跨身子……
  昔年黄丰九豪横行神州,荼毒大江南北,江湖上白道人士不只一次要围剿为首的两个魔星“海天双煞”,由此也锻练成“海天双煞”的防人之心。平日路过,就是草木一动,飞鸟一鸣,也要追究其理,尤其是耳目失聪的天废焦劳更是特别心细,也就是因此,他俩不知闯过多少险关,逃过多少生命之险。
  本来有人投石问路虽不是什么平常的事,也用不着如此紧张,但俩人生性猜疑,不肯轻易放过。
  一分一分,焦化的手已接近那石于,他自然地再移动一下,正好移动在那条毒线上面。
  洞中的辛捷,紧紧的咬着自己下唇,心情紧张之极。
  蓦然,焦劳突地伸手一抓,看模样是要抓回那已中计的焦化——
  辛捷大吃一惊,以为他已窥破鬼计,急得一身冷汗有若泉涌,伸手上下一阵乱摸,蓦然触及那本金一鹏一生心血的毒经,心念一动,不管三七二十一,摸出来一下掷将出去。
  本来,焦劳伸手欲抓焦化,只不过想叫他不要太忙,打算先也采用“投石问路”的方式,以问洞中有否人迹。他想叫兄长把那石子拾起打入洞中,去探虚实,但辛捷“作贼心虚”,误解他的意思,慌忙掷出一本毒经,也许果真是辛九鹏夫妇在天之灵保绑,辛捷这一着可真碰上了。
  辛捷的本意原是想要用毒经来诱惑双煞,急动夺书之念,而中毒受伤,这本是很渺茫的事,但他可不知道黄丰九豪之首“海天双煞”一生最引为遗憾的乃是不能有一身毒术,是以他们往往动手杀人非得真枪真刀不可,不能像毒君金一鹏一样杀人不见血。
  他们大半生的时间在江湖上混,极想寻找一部毒经,但却始终不能如愿,如今他们假如看见辛捷掷出的这本毒经,真不知要如何欢天喜地了。
  “啪”的一声清响,毒经落在地上,在寂静的夜里,这一声响声,立刻传出老远去。
  天残焦化机警地往后一退,打量落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他一只即将沾上毒液的脚,却也因此退回——
  洞中仍是静寂寂的,可是,却有一本书飞了出来。
  “海天双煞”到底是够机警的,两人一左一右斜斜窜开,以防洞口有什么暗器发出。
  焦化冷然哼了一声,用比鬼哭还难听的声音叫道:“洞中是哪位朋友?是‘合字’上的朋友,有种就出来露个面,就凭咱们兄弟难道还不够资格接待么?”
  他果然是道地绿林人物,出口便是江湖切口,洞中辛捷并不理会,却暗悔自己心急,假如一计不成,又赔上这部毒经,可算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焦化叫了一遍,不见回音,哼道:“不见棺材不流泪,朋友,咱们闯了?”
  他口头如此说,脑子可不作如此想,打一个手势给焦劳,叫他暗暗跑到洞口去察看。
  焦劳和焦化心意早通,一声不响,掠到洞前,蓦然,他瞥见那本落在地上的书的桑皮纸面上,端端正正地刻划着两个字——“毒经”。
  这两个字乃是焦化焦劳兄弟几十年来梦寐以求的,竟然在这荒僻的海岛上发现,他不由一阵狂喜,掠了过去,打一个手势给焦化,伸手便拾。
  焦劳五官不全,性情冷漠而异于常人,虽然机智过人,但是却是精神恍惚,一旦有紧急事件发生,总是不能控制自己,他这时刻里早就忘了提防,伸手拾起。
  焦化到底不同,高声叫道:“不忙——”
  但他忘记弟弟乃是耳聋之人,一顿足,身体有如一支箭掠到弟弟焦劳身边,看见那毒经端端就在眼前,心头一阵狂喜,顾不得再阻挠胞弟,但他却顾虑较多,一面去拾毒经,一面还劈空打出一掌,向洞中虚虚遥击,以防有什么毒计。可笑他俩一时聪明,到头来仍是不能把握自己,而中了辛捷的毒计——
  “啪!”四只脚一起端立在毒液所布的圈圈上面。碧玉断肠之毒天下无双,毒性之烈,使得两人脚上的鞋立刻破烂而沾到脚上,海天双煞陡然醒悟,他们已知中了对方的毒,由于不麻不痒的感觉,知道这毒性非浅,他们连检验毒伤的工夫都没有,立刻盘膝动用内功,那本梦寐以求的“毒经”,只差两寸便落入手中,仍然静静地落在地上,海风吹拂过,翻开封面又落下,发出“猎猎”的轻响。
  黑暗里,洞中辛捷瞪着眼直到双煞中毒而倒,才放心地吁了一口气,安然一笑,盘在地上也开始用内家功夫去治疗那仍然没有痊愈的伤势——
  洞外洞内盘坐着三人,都是举世高手,而且,他们之间又有着不共戴天的血仇,这样的巧事,难道是老天有意安排好了的吗?
  ……
  到这里,笔者似乎应该补述一笔“海天双煞”为何会到这穷荒极僻的地域来的原因——
  当年,关东九豪第一次解散之日,双煞心灰意冷地来到这个岛上,把这个岛做为老家,不断地精研武学。
  他们虽然屡遭挫折,但在这岛上生活久了,雄心又发,终于离岛再整旗鼓。
  然而,这一次更是有如昙花一现,在拦阻辛捷一战中,九豪几乎全军覆没!虽然,他们以为已经把辛捷毁了,但也没法在江湖上立足。
  等到辛捷在奎山无为厅上声威大振,他们获知花了如此代价,辛捷却并没有死去,而且听传说,辛捷的功夫更是增加。
  这个消息给双煞带来更大的打击,他们是绝望了,他们想到假如辛捷这次再来报仇,他们可不是对手了。
  求生的欲望,使他俩立刻解散黄丰九豪,在百无去处之下,他们决意到这荒岛老家上来,却是冤家路窄,在这里,他们千方百计躲避的辛捷,也正在这里!
  三更时分,天色仍然是那么样黑,布满了星斗。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辛捷胸中洒然,内伤完全痊愈,他微微提一口气,在体内完成最后一次圆满的运行,踌躇满志地走出山洞,斜眼睇那海天双煞,仍然盘膝而坐,辛捷知道,他们的功力,仅能把毒性逼住,而不能自疗,虽然,断肠毒性已是大为减弱。
  辛捷缓缓踱到双煞前面,拾起那本致双煞于绝地的毒经,心中忖道:“毒经,又是毒经,救了我一命。”
  辛捷把毒经收入怀中,双手扬起,在双煞顶心拟了拟,一掌便自拍下。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心头,他忖道:“这样子,我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打死这两头畜生,但这并非正大光明的手段,我辛捷怎能采用?嘿,这断肠毒性大变,只消用海螺肉便能解得,我何不把他们的毒性解去,再用真功夫去拼命,反正我的功夫足以胜得两人。”
  心念既定,收回拍下的手,几个起落,掠到海边,捕捉十多个海螺,耐耐烦烦把肉掏出,拿去放在双煞面前叫道:“喂,吃了这个便能解毒。”
  双煞虽然中毒,神智仍清,他们想不到洞中竟是他们到处躲避的辛捷,自忖必死,但见辛捷想下手又不下手,倒以为辛捷有意要凌辱自己,他们平日凌辱人,到头来要遭人凌辱,心中怒极,见辛捷忽又拖出螺肉给自己吃,真不能断定辛捷是什么意思。
  辛捷见他们迟迟不肯吃下,冷冷道:“辛捷是何等人物,岂能拿毒食相害,这玩意可以解毒哩——”说着把肉递着,站在一旁。
  双煞见他说得真切,一起吃下海螺肉。
  辛捷冷然道:“我就在这儿等你们伤好了以后来个算总账——”
  双煞心知今日不能苟免,不如拼拼可能尚有一线生机,不再答腔,一同运功。
  海螺肉果能解毒,不到半个时辰,焦化已是毒素尽去,看看辛捷,坐在自己身前约莫两丈的地方监视着自己,虽是盘膝用功,但一双神目不时闪来闪去,注视双煞,像是猫儿守候老鼠一样。
  焦化不由怒极而叫道:“姓辛的,要战便战——”
  辛捷冷冷接口道:“吵什么,你的小畜生弟弟还没有好呢?”
  焦化愈怒,长叹道:“好!好——”
  他一时怒声口结,只“好!好!”接不下去。
  辛捷不去理他,蓦然立起,抽出长剑道:“千里迢迢,姓焦的你们赶来送死,今日之事,我辛某并没有乘人之危,你们死也应无憾——”
  他口口声声说双煞必死,倒激起双煞的凶性。焦化冷笑一声,对焦劳望了一眼道:“鹿死谁手,只怕未知!”
  辛捷点头,不再发言。
  又过顿饭时分,焦劳也已康复,两兄弟并立一起,半丈开外,辛捷抱剑而立,周围的气氛充满着紧张。
  天色黑暗,星光点点,夜色苍茫——
  辛捷抱剑默祷:“爸、妈,孩儿今日矢志复仇——”
  祷毕长剑一挥,“嗡”的一声,沉声道:“送命来吧——”
  海天双煞并不怪辛捷如此狂傲,他们自知今夜之战凶多吉少,但也只得硬着头皮一战。
  辛捷长剑有如戟立,脚步一展,清啸一声,当先发动攻势。当年,在龟山顶峰,辛捷曾被双煞联手之下,打下山谷,在荒山丘上,被九豪围攻,也曾重伤垂死,这一次见面,不再客气,出手之势,尽是狠毒招式,非取双煞性命而后甘心。
  海天双煞不等辛捷长剑攻近,四掌齐齐翻飞,各自动用内家真力,带起了狂啸风声,排空迎击而出。
  辛捷冷哼一声,长剑一指,下沉两寸,一式“盘山下水”,“哼”的一声,一股内家剑风自剑尖发出,直撞海天双煞。
  同时间里,左手劈出一掌,也自取向双煞下盘。
  辛捷内力造诣突飞猛进,一拼之下,双煞顿觉对方力道奇突,不由齐齐退后,而辛捷却仅身子一晃。
  辛捷不屑一哼,长剑再举,一式“乍惊梅面”,平削而出。
  海天双煞之首天残焦化猛然一屈身形,左右手齐扬,双臂一合,所击部位乃是辛捷腿上“关元”穴道。
  同时天废焦劳也自出招,一扳之下,打向辛捷左肩。
  辛捷招式落空,不再用老,倒退一步,长剑往回一撤,一式“龙角立戟”,反击焦化。
  三人一招一式,不到盏茶时分,便拆了将近百招。
  辛捷越战越勇,长剑愈挥愈快,但见一团光影围着四处闪动,海天双煞渐渐已被逼在剑圈中。
  黑暗中,一道光华有如龙飞凤舞,看模样,海天双煞已然完全吃亏了。辛捷剑式不停,海天双煞越战越惊,完全处在下风。
  蓦然,焦化大喝一声,一拳激扬而出。
  这一拳焦化乃是想扭转局势,用出了十二成真力,力道之强,竟微微带有风雷之声。
  天废焦劳心意已和焦化相通,焦化长拳才出,焦劳双掌已是一式“双飞掌”,斜飞而出,取向辛捷双胁。
  辛捷长剑如虹,一吞一吐,剑式微收。焦化铁拳打出,观得清切,闪出剑圈,长笑道:“怎么样?”
  辛捷冷嗤道:“再试试看——”
  长剑斜斜一划,蓦然变招式,一式“冷梅拂面”斜斜削出,辛捷乃是抱着取敌人性命而后甘心,这一招内力灌注,削出之后,剑气有如惊涛拍击,威势骇人。
  辛捷一生性情怪异而倔强,假若人有仇于他,他必以十分报复,何况海天双煞乃是杀父杀母之仇人,他恨之入骨,看着两兄弟一副不堪人目的丑相,越是怒火膺胸,恨不得把两人碎尸万段。
  这一式递出,焦化大吃一惊,慌忙后撤。辛捷长剑一收再刺,用的乃是“大衍十式”中的“峰回路转”。这一式变化之多,令人咋舌,海天双煞领教过大衍十式的威力,焦化身形不停,再向后退。
  辛捷长剑一领,这一式变得好快,直刺变为横削,焦化不防,立刻便要受伤,焦劳大大吃惊,卯足真力,一掌打出,拳风激荡,空气发出呜呜之声,好不惊人。
  辛捷陡然觉得剑上好像被千斤锤打得偏了一偏,准头失去,心中也暗惊那焦劳掌力之重。
  焦化之危既解,双掌“双龙出海”,并击而出,辛捷蓦然身体一仰,双足连抬,踢向焦化下盘,焦劳配合哥哥攻势,双拳再击,辛捷身子不稳,不能硬接,后退收招。
  一连两次,攻势尽被那五官不全的废人破坏,不由大怒,一剑斜斜飞起,打向焦化心口。
  焦劳两次得逞,铁拳再扬,猛烈一击。
  辛捷冷冷一哼,左手一挥,一式“空空拳招”中的“万泉飞空”,把焦劳万斤力卸到一边,焦劳身躯不稳,冲前数步。
  辛捷恨透这家伙,长剑一转,一式“倒引阴阳”,反手削出。
  焦劳重心一失,脚跟不稳,敌剑已然攻近,立刻就得丧命。三丈以外焦化援救不及,只得空白着急。
  焦劳生性强悍,见自己性命难保,不由生出同归于尽的想法,说时迟,那时快,天废焦劳右手猛然一引,护住顶门,左手不顾敌剑,一拳对辛捷长剑上打出。
  辛捷剑式如风,但闻“嚓”的一声,天废焦劳有口难言,那发不出声的哑巴腔子硬生生由于剧痛的原故,“哑”的凄凄一吼,一条左臂已然被辛捷斩断。
  紧接着“托”的一响,辛捷在百忙中避去焦劳拼命的一拳,那一拳中心而入,“托”的打在辛捷长剑锷上。
  辛捷但觉对方力道好大,手心一热,长剑几乎脱手而飞,铁腕一挫,力持长剑,但闻“托”的一声,精钢制的剑锷,齐柄而折,可知这一拳好不惊人!
  辛捷剑式不停,反手一撩,焦劳但觉左脸一凉,一支仅有的左耳被削去。辛捷咬牙切齿道:“你也有今天——”
  剑枝一抖,分心而刺。
  这一切一切都在极短的一瞬间完成,天残焦化身形才到,辛捷一剑已然分心直入,在天废焦劳的身体上留了一个透明窟窿。
  可怜焦劳一生作恶,到头来仍在仇人剑下伏诛!
  焦劳好不强悍,临死犹恶,右掌临空盲目一击,只击在地上,石屑漫天纷飞,烟雾迷漫。
  天残焦化不去救援,眼见胞弟伏诛,自忖难与匹敌,乘着辛捷被漫天石沙迷蒙之际,反身逃走。
  辛捷何等功力,耳闻八方,已知焦化要逃,足尖着地,腾掠出那漫天灰沙,瞥目之下,见那天残焦化已逃在五丈以外。
  所谓天道不爽,无巧不巧,焦化一时心急忘记刚才中毒的情形,竟不提防地上的断肠毒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残一脚正好踏在毒液上,身子一阵摇摆不定,毒性已然内侵。辛捷仰天凄呼道:“爸、妈、看——”
  说着长剑脱手而飞,把再度中毒的焦化贯心钉在地上。黄丰关中九豪之首——“海天双煞”终于在这穷荒极僻的海岛上,了结他们罪恶的一生!
  蓦然,一阵海风吹来,把辛捷的凄呼声音传至遥远的天际,月儿、星星、清风,它们似乎也在为孤子泣血椎心的凄呼而流泪……
  良久,辛捷缓步上前,“嚓”的一声拔出了尸体上的长剑。
  他对地上的两具尸体瞧都不瞧,却仰首望着黑沉的天际。夜风中,微微星光下,他白皙的脸孔更加白了。
  起初,他脑中乱极,像是万头千绪,却又似一片空白。渐渐地,那些零乱的影子都成了完整的形象,一一从他脑海中飘过——
  那是多么的深刻,多么的清晰,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云南,昆明,滇池,辛家村……
  母亲赤裸地在寒风中受着惨绝人寰的侮辱,那眼中所流露的绝望和羞怒……父亲紧咬着牙,颤抖的手抚在他的头上,牙根鲜血从牙缝中丝丝渗出……然后,死在仇人掌下……
  这一幕一幕,有条不紊地闪过辛捷的心,辛捷心中有如怒涛汹涌般起伏不定,但他的脸上却漠然得有如一张白纸。
  他脸上两行清泪缓缓地流了下来,一滴一滴在胸前,襟上顿时湿了一片。
  他像一尊石像一般,保持这样的姿势至少半个时辰之久——然而他的心中,这刻似已足足过了二十年!
  辛捷平日除了在吴凌风面前,总是阴沉而内向,感情深藏,这些日子来他似乎对父母的大仇已是忘怀,直到这时,他手刃了海天双煞,那隐藏在心深处的感情全都爆发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声音:“爸、妈,孩儿替您们报仇了——”
  那眼泪如泉水般涌出,滔滔不绝。
  忽然,他低声唱了起来:“南岛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谷,我独不害!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谷,我独不卒!”
  他反复地唱着,声调愈来愈高,真如杜鹃泣血,巫峡猿啼。
  “啪!”一声,惊破沉寂的夜,也惊醒了痴然的辛捷。他低头一看,手中长剑已被他折为两截,左手执着剑身,右手只剩下一个柄儿。
  他的双臂缓缓垂了下来,砰的一声,剑身和剑柄一起落在地上,他瞧都不瞧,转身就走——
  不消两三起落,他的影子已消失在重重的黑暗之中。
  岛上,静静地躺着也曾横行一世的“海天双煞”,在这荒岛上,只有海水、浪花和平沙陪着两个罪恶的灵魂,如果还要说有,那便是曾置他们于死地的断肠毒液——
  海岸上,辛捷高扬起帆,一舟轻轻滑出海岸,当天边最后一颗星熄灭时,小舟只在模糊的地平线上现出一点影子。
  ……
  黎明了,天际现出一丝曙光——
  宁波,黎明——
  金黄色的朝阳,照在港湾中,微微的波涛抓起一个个金色的尖儿。
  晨风吹来一股咸湿而略带腥味的海的气息,出港的船舶上,梢公们吆喝之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自古就是东南沿海的大港,最近由于港口水浅及泉州的兴起,已逐渐显得不及以前繁荣了,当年意大利人马哥勃洛在元朝做官,回国后所撰的“东方见闻录”中曾夸宁波日集云帆千余,为世界第一大港,这话虽然有点过分,但宁波却是当时水运的大站。
  正当大伙儿出港的时候,一只落了帆的小船悄悄划了进来,那小船好生古怪,靠了岸之后,一个青年儒生走了出来,船上就再没有人了,空荡荡泊在那儿,那青年儒生像是毫不理会那小船,独个儿直走上岸。
  港湾后面就是山坡,那青年一袭布衫,连行李包袱都没有一个,却径往山坡上走去。
  翻过山坡进得谷中,只见一片林木郁郁,与港口码头上那种热闹之景大不相同。
  那青年略微伫了伫脚,仰头看了看天色,朝阳下照着他挺秀的身材宛如玉树临风,白皙的脸上微带着一丝忧色。
  天上白云变幻无际,他轻叹一声,自语道:“辛捷啊,天地这么大,你到哪里去寻菁儿呢?”
  但是立刻,他脸上变为坚毅之色,他暗道:“菁儿为了我可以三番四次地舍命相助,难道我辛捷这点事就畏难了么?就是走遍三江四海,我好歹也得寻着她。”
  他继续前进,脊背挺得笔直的。
  没有多久,他又伫足了,原来是远处传来一阵古怪的啸声,那啸声轻微得很,混在山风中简直分辨不出来,但它才发出,他就伫足倾听了,这种功力和机灵,当真说得上登峰造极的了。
  他微辨了辨发声的方向,身子一转,借着这一扭之间,身子竟然腾空飞出三四丈,姿势美妙已极。
  不消几个起落,他已接近了发声之处,他自然地猛然停住,那么大的冲劲在他双足曼妙地一荡之间全部消于无形,连地上尘土都不曾疡起。
  他揉身跃上一棵大树,俯视下去——
  这一看,几乎令他欢呼出声--
  只见下面一个少年正在练习拳脚,那啸声竟是从他挥动双袖之间所发出的,只见他上下飞舞,身子轻灵之中自令人有一种稳重的感觉,这时他转过身来,显出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孔,正是吴凌风哩!
  辛捷在树上强忍住欢呼,心中暗喜道:“大哥自服血果后,功力猛进,这月来不见,他功力有不少进益,这等绝世轻功除非是我,中原只怕还找不出第二个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章 殒星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