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辛捷看见梅香剑在他手中,威风八面,决心先夺回宝剑再说。心念既定,厉鹗已来到近处。
  赤阳、苦庵、谢长卿也都捧剑上前。
  辛捷冷然一笑,说时迟,那时快,长剑一挥,已圈向厉鹗。剑神厉鹗何等经验,蓦地一停止行动,梅香剑一撩,便想接招。
  吴凌风已知辛捷要夺宝剑,不让其他人从中予以干阻,也挺剑击向赤阳道士。他目的是要困住赤阳,好让辛捷能无后顾之忧。
  是以他一招才出,攸然又收再出,一连攻出十余剑,果然将赤阳和苦庵的联手之势封住在一边。
  落英剑客谢长卿长啸一声,长剑一摆,找个破绽,斜斜挑向吴凌风的“灵台”重穴。他这招目的是逼吴凌风放手,吴凌风果觉剑风袭体,急忙反手削出一剑。
  那边辛捷一式“飞阁流舟”化作“物换星移”,大衍剑招的精华连连施出,饶是厉鹗如此功力,也不由失色。
  辛捷越打越威,虎吼一声,长剑平空拍下。
  这一式表面看来毫无变化可言,但却蕴藏着多种杀手招式,厉鹗心中明白,不由大大吃惊。
  蓦然,剑神厉鹗长啸一声,梅香剑平架而上,“当”的和辛捷的剑枝碰个正着。辛捷的内力一发,剑走轻灵,想要弹开他的剑而使杀手。
  哪里知道对方牢牢贴住,一股无名的力道绵绵传来,好像在这一刻间,对方的内力修为突增了许多。
  辛捷大吃一惊,不暇细想,硬硬收回了内力,化作“黏”字诀,把梅香神剑黏持住,身形再曲身而进。
  这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辛捷知道剑阵转动极快,敌人的攻势必要从四方八面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辛捷长剑一摆,吸胸收腹,左手以一式“空空拳招”中的“百念皆空”,闪电般向厉鹗胁下抹去。
  厉鹗毫不迟疑,腾身便退,但手中剑枝却被辛捷内力所黏,使不出劲道,冷冷一叱,左手也是一式反击过来。
  辛捷突觉身后剑风袭体,已知敌手攻来,不敢怠慢分毫,猛然内力一收,摆脱长剑,往后一划,身形随着斜飞,“当”的一声果然荡开敌剑,同时借此一力,又倒窜而回,迎着厉鹗一掌猛然击下。
  这一掌是含劲而发,微带虎虎风声,很是惊人。厉鹗却是不慌不忙,但脸上神色稀微一变,迎面而击……
  “砰”的一声,双掌相击——
  辛捷身体尚在空中,只觉一般力道猛撞之下,不由为之失色,作梦也料不到厉鹗的内力突进如此之多。
  厉鹗哈哈一笑,梅香剑挟一缕剑风,闪电挑向辛捷,心中暗喜,心想自己奇计得逞,辛捷必不能躲。
  然而,辛捷百忙中大叱一声,身形陡然一旋——
  辛捷长啸一声,百忙之中“诘摩步法”突施,这步法玄妙之极,辛捷身躯竟然在空中因旋转之力为之一停。说时迟,那时快,辛捷蓦然借着仅有的一点力道向上一窜,长剑“当”的架在厉鹗梅香剑上。
  这一口真气已然到达完全浊混的时候,辛捷长剑搭实,转一口真气,整个身子吊挂在梅香剑上,同时左手依样画葫芦,又是一掌撞去。
  厉鹗一剑挑空,闪目敌人又攻到,怒吼一声,左手一立一扬,再硬撞而出。
  辛捷左手一翻,一式“万泉飞空”,把厉鹗千斤内力卸往一边,这一式乃是大戢岛主心血研究,效果非同凡响。
  几乎是同时间里,只见辛捷左右掌剑齐扬,撞向厉鹗下盘。
  厉鹗招式走老,身子不稳,敌招已至,进攻不得,不由大感狼狈,辛捷清啸叫道:“撒手——”
  右手内力遽增,下盘再飞出两腿。
  厉鹗到底武林高手,经验老到,当机立断,右手一松长剑,左手闪电般败中求胜,一拳打去。
  辛捷长笑一声,右手一挑,梅香剑破空而起,左手瞧也不瞧,架去厉鹗的攻势,右手一扬,高声道:“这叫做物归原主,厉老儿服吗——”
  他手一扬,掷出掌中平凡钢剑,顺手捞住梅香剑,这掷剑、发语、接剑一气呵成。神器到手,豪气上冲,不禁龙吟长啸一声。
  哪知厉鹗何等经验,虽败不馁,左拳捣空,右手一招,一道青光冲天而起,盘绕一匝,倒劈而下。
  原来他把握良机,闪电撤出倚虹剑。
  他拔剑之快,实在令人咋舌,辛捷冷不防青光临面,想闪避已来不及。
  原算是辛捷天资奇佳,迭有奇遇,自幼养成极快的反应,一种直觉促使他蓦然一式“凤点头”,好在能避过。
  厉鹗剑式如虹,青光闪处,饶是辛捷避得快,后顶心的发髻儿也被扫落下数根头发来!
  辛捷虽避过险招,但也惊出一身冷汗,对厉鹗此等经验和机变,也不由深深感到钦佩。
  辛捷定了定神,冷冷道:“看来厉老头子还藏了绝技哩,有本领尽管使来。”
  他说此语乃是由于感到厉鹗内力突加的缘故。
  倒给他说对了,原来剑神厉鹗得了本门秘学“上清气功”的秘笈,立刻闭关苦练,那日于一飞拿辛捷的拜帖给他看,他立刻下书给点苍谢长卿,而且他也把上清气功的精髓锻炼了大半,明知躲不过,立刻动身南奔五华。他到底是老奸巨猾的人物,唯恐自己的功力尚不足以敌辛捷,是以一直隐伏着功力。
  到了辛捷夺剑的时候,才突然使出上清气功,果然先人的奇功非同小可,一击之下,几置辛捷于死地。
  他这一来,胆气稍壮,但见辛捷在临危时又使出那奇怪的步法,想起泰山大会时,对方便赖以破阵,不由又大大气馁。
  厉鹗偷袭又不成,心中连连叹惜,剑阵丝毫不停。辛捷身后已有几剑攻到,辛捷瞧都不瞧,反手东削西架,化开攻势,傲然道:“姓厉的,你注意了——”
  话声不歇,长剑如虹而起。
  他梅香剑到手,不再犹豫,诘摩步法陡使,身法真是有如鬼魅,左右点消,剑光闪闪,吴凌风也知到了时候,断魂剑术突发突变,配合快捷无匹的天竺身法,乍看过去,真是有如一道虹光平空而起,声势惊人之极。
  “嚓”“嚓”数剑,双剑合璧,左右遥呼,两人都在交织有若剑网的剑阵中掠出这名震天下的剑阵。
  这一来,四大宗派的掌门人更是自知凶多吉少。
  辛捷毫不停留,身子一掠,才出剑阵,便一剑戳向厉鹗,同时间,左掌也发动攻势,打向苦庵。
  两人出得剑阵,有如得水之鱼,长剑左右连摆,但闻“嚓”“嚓”数响,辛捷已和厉鹗的剑枝相搭。
  两人内力齐出,厉鹗知道胜败在此,嘿然呼叫,上清气功已然发动。但见两柄神剑剑身“嚓”“嚓”弹起,辛捷铁腕一振,“托”的一声,厉鹗再也把不住,脱手而飞。
  剑神厉鹗虽败不乱,左掌抚胸,右拳飕然打出。
  辛捷长笑一声,随手把剑插入土中,挥掌一击。
  他用的力道好怪,三分发,七分收,一触之下,猛然一带,“啪”的双掌相触,辛捷力道猛吸,登时牢牢和厉鹗单掌相贴,比试起内力来。
  那边上,吴凌风长剑如虹,抵住三人,剑势陡紧,强逼三人向左边移动,他和辛捷是有默契的,是以把赤阳等三人都向左角移动。
  厉鹗和辛捷比试内力,已然分出上下,上清气功虽是神勇,仍非辛捷敌手,渐渐退往后面。
  苦庵上人和赤阳道长都明白这个情形,苦于不能脱手相援。吴凌风剑势如风,缠着三人。
  蓦然,赤阳和谢长卿一双剑枝逼住吴凌风剑招,苦庵乘势脱出,奔向厉鹗,吴凌风大吃一惊,长剑一圈,没有拦住,那边苦庵奔到近处,一手搭在剑神厉鹗背心上,一股内力传了过去。
  苦庵上人的内力造诣到底不凡,辛捷但觉手上一沉。
  心神不由一荡,忙嘿然一声,默运真力,守住心神。
  那边吴凌风见辛捷并无支持不住的现象,长剑愈快,连下煞手,四大剑派的剑阵已破,只剩下赤阳和谢长卿抵住吴凌风的攻势。谢长卿已斗出豪兴,“七绝”身法连连展出,一时不致落败。
  赤阳道土久战不敌,心中焦躁,蓦然大叱一声,手中长剑一摆,一式“九宫神行剑”中的“奔电入雷”,忽然化作虚招闪身而退。
  吴凌风不虞有此,随即醒悟赤阳道士乃是要乘辛捷用力不能防备之际,去下毒手,心中大惊,断魂剑一转,架开谢长卿的一剑,勉强向左边一侧,兜了过去。
  但只闻嗤的一声,吴凌风已尽力闪躲,但仍被挑破一道口子,而赤阳已去了两三丈。
  吴凌风大叱一声,他深知赤阳道人的心肠,知道他下手不知羞耻,这一急,不顾一切,一式“平沙落雁”,真气贯注之际,天竺身法已然使出。
  天竺身法到底名不虚传,吴凌风身形简直有若一缕轻烟,一起一落,便追到赤阳身后。
  赤阳心中甚是焦急,脚下拼命加劲,但闻呼的一声,身后已有风声,不由大吃一惊,这吴凌风的轻功真是超凡入圣了。
  赤阳道士大骇之下,运足内力,使出武当派的镇山之技,也是他多年来没有使过的“乾元指”,遥遥点向辛捷。
  这乾元指威力甚大,吴凌风急得双目全赤,大喝一声,身形凌空而起,一式“天马行空”,飞过赤阳头顶,同时间里,一脚猛往下跺了下去。
  赤阳道士不料吴凌风已临上空,本能的一停身,一招“凤点头”,勉强避过。就这耽搁,辛捷已腾出手,反掌抵住他的攻势。
  吴凌风身尚在空中,陡然间剑光袭体,瞥目一看,原来是谢长卿随后攻到,翻身下来迎战。
  辛捷以一敌三,奋勇支持,哈哈笑道:“各位大掌门,我想你们应还记得十年前,也是由神君和三位大侠比划,而因谢老师赐教——”
  厉鹗乘辛捷口中说话分神,上清气功陡施全力。辛捷但觉手心一热,内力猛吐,硬硬抵住,口中笑语不绝!
  “谢老师七绝手法,神君拜赐一指,果是名不虚传……”
  他口口声声,语语讽刺,谢长卿心如刀割,长剑猛然一震,吴凌风顿觉对方力道好大,方得一怔,谢长卿已跃了开去。
  落英剑面色铁青,口噙冷笑道:“姓辛的,咱们冤有头,债有主,还有这位姓吴的,当年河洛一剑单剑断魂吴诏云在天绅瀑前击毙我父,这一恩仇到我谢某为止,一笔勾销……”
  话声方落,横剑便往颈上抹去。
  辛捷本对谢长卿甚为好感,说这一番话只不过心存讽刺而已,不想对方多少年来,日日夜夜引以为憾的也独此一事,这可谓“士可杀不可辱”,落英剑何等刚烈,立萌死志。
  说时迟,那时快——
  吴凌风大叱一声道:“住手——”
  这一声乃是吴凌风全身气功之结集,声音有如金鼓石钟之鸣,直可裂石。在场的全是一等一的高手,也不觉感到微微一震。
  吴凌风好快的身法,等那谢长卿一怔之际,已架住落英剑。谢长卿微微一愕,长叹一声道:“好!姓吴的,你还不满意么……”
  吴凌风朗朗答道:“谢老师千万不要误会,我……我……”
  他到底出道为时不久,经验不多,不知如何述明,是以“我……我……”两声,接不上话来,急得俊脸通红。
  蓦地里,梅影后一个苍老的声音接口道:“谢世兄,你瞧我是谁?”
  梅影之后,突出人声,而且这声调好不冷冰,谢长卿微微一怔,梅影交错之间,缓缓踱出一个老人。
  谢长卿愕然一惊,脸如死灰,半晌说不出话来。
  在场的各派掌门,个个也是如此,出现他们眼前的,正是他们十余年前用诡计暗算而置于死地的神州南君——七妙神君梅山民!
  梅山民昔年闯荡大江南北,行事素以冷酷著名,说起话来,仍脱不了这个习性,他这一言一语,虽是平心静气,但话里话外,却自然有一种冷冷味道,比起厉鹗那种装腔作势的说话还要有过。
  七妙神君这一出现,四大宗派的掌门人都大惊特惊,心死如灰。梅山民却正眼也不瞧他们一瞧,缓缓对谢长卿道:“天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
  七妙神君当年以文武全才称著,他早在十年前和谢长卿会第一次面的时候,他便深深地了解谢长卿的心境。
  他常常自忖:“假若是我,我会怎样哩?”
  虽然,谢长卿的一指,对于他的功夫,甚至生命,都有决定性的影响,但是他从心底里,完全能见谅于他,人都说梅山民心量窄狭,有仇必报,但他对谢长卿的宽容,难道不是恕道吗?
  辛捷、吴凌风对谢长卿都有好感,但是他乃是出手废去梅山民武功的正点儿,这时见梅叔叔出此语,心中已知梅叔叔原谅了落英剑,心中不禁一喜。
  谢长卿从梅山民一出现,心中万念俱灰,一时之下他又似想到千头万绪,又像是什么事都记不得,只木然立着,长剑尖儿垂在地上。
  当他听到“人恒过然后能改”时,他顿时宛如巨雷轰顶,一时有如在万丈深渊中发现了可攀附之物,十多年来结郁于胸的恨事似乎朗然开通,这一刹那间,他似乎从青年跌人了老年,他似乎懂了许多无以言喻的事……
  他突然扬起手中长剑,对着梅山民凝视片刻,陡然挥剑“嚓”的一声,声响未歇,剑交左手,又是“嚓”的一声。
  只见他双手鲜血淋漓,两只大拇指跌落地上,他用中、食两指夹着长剑奋力一掷,“落英剑”化作一团流光直飞而出,“噗”的一声钉在树干上,剑柄带着小半截剑身左右摇震晃荡,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辛捷、吴凌风见他自断双指,这一生是不能用剑的了,心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梅山民仰天不语,心中暗赞谢长卿不愧是条汉子。
  山风吹来,树枝簌簌而晃……
  辛捷和吴凌风都不觉黯然,而厉鹗、赤阳及苦庵三人,都知今日死命难逃,厉鹗和赤阳临死不悔,乘辛捷心神微疏之际,全力而攻。
  辛捷长笑一声,双掌内外相分,硬生生地把厉鹗的攻势拒回,左手却一沉一削,不但把赤阳道人的掌力消卸,而且把他震退五六步。
  吴凌风已知辛捷之意,长剑一挺,接着赤阳,不让他再加入战圈,赤阳也知辛捷是把这方的帮手困住,好让吴凌风逐一击破。
  吴凌风长剑乱吐,他心中最恨便是赤阳,尤其是金老二的死也是受他所赐,心中是愈想愈火,绝招迭出。
  赤阳领教过他的厉害,哪敢丝毫大意?招招式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以一时不致落败。
  梅山民在一旁冷眼旁观,已知吴凌风功夫虽属上乘,但经验却甚欠缺,不由皱皱眉忖道:“这孩子的功夫已成,但却没有捷儿那么机智……”
  正沉吟间,忽见吴凌风剑光一闪,走中宫,入洪门,正面攻人赤阳道人的近侧,狠狠戳出一式。
  这一招用得好妙,赤阳道长一怔,长剑勉力一圈,想要封开这一式致命的打击。
  吴凌风突然由实而虚,赤阳道士招式用老。
  七妙神君见时不我予,冷然道:“攻他下盘!”
  吴凌风一怔,随即领悟,七妙神君何等功力,何等经验,吴凌风如言一脚闪电般点出,正好踢在赤阳的剑上,宝剑应声而飞。
  赤阳道人宝剑一失,吓得魂飞魄散,反身退后十余步。吴凌风仇火上升,双目全赤,一步一步迫过去,吼道:“赤阳贼道,你一生作恶多端,今日还不纳命!”
  赤阳道人已知非他敌手,但心中仍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身体蓦然一退,反身跌在地上,一把抓着厉鹗被辛捷震飞的那一柄“倚虹”神剑,吴凌风大叱一声,闪剑便刺。
  赤阳不料吴凌风功夫如此快,来不及转身,吴凌风的长剑已刺在身上。他临死犹恶,狂吼一声,倚虹神剑从胁下猛掷向吴凌风。
  吴凌风运剑如风,闪眼便在赤阳身上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忽觉眼前青光闪动,倚虹剑被赤阳临死的内家真力掷出,笔直飞来,隐隐有风雷之声。他到底经验不足,一时竟不知所措。
  梅山民大声吼道:“用剑枝啊——”
  吴凌风恍然大悟,断魂剑也脱手而飞,但闻呛啷一声,双剑在空中相碰,激起一朵明亮的火花。
  倚虹剑万古利器,断魂剑虽也是削铁如泥,断魂剑中腰而折,不过倚虹剑也被撞歪准头,而飞向左方。
  赤阳好大力道,倚虹被断魂剑一挡,剑势并不衰减,有若一朵流星,飞出十余丈,竟跌下千丈深崖。
  倚虹剑仍是武林第一利器,今日却跌下万丈深崖,又重归灵山绝地。
  这边赤阳道人的一声惨叫,惊动了那边的两人,辛捷朗声道:“梅叔叔!”
  他本是要说些风凉话去气气厉鹗等二人,但才一开口,忽见苦庵上人原来搭在厉鹗肩上的手蓦然放开。
  厉鹗忽觉后援的力道一松,便知要糟。他知苦庵上人乃是要舍他而去,情急之下,大怒道:“上人请等一下!”
  左手铁掌反手猛击。
  苦庵上人双手一分,硬接一式,身体却借此倒退三四丈,如风纵去。
  吴凌风断魂剑虽失,空手一纵上前,便想阻拦,蓦然七妙神君大声道:“风儿,由他去吧!”
  吴凌风一怔,苦庵已去得很远,梅山民微叹道:“此人平日作恶尚少,又是佛门中人,就放他去吧。”
  辛捷乘厉鹗、苦庵内缠,奋起神力,把厉鹗的上清气功倒卷而回,厉鹗整个身躯被震出三四丈。
  辛捷横剑道:“姓厉的,今日之事,绝不善了——”
  厉鹗颓然不语,突然长叹道:“罢了,罢,厉某今日认栽——”
  话声方落,陡然抬起手掌,便往自己天灵盖上击去,“噗”的一声,立时血肉模糊——
  剑神厉鹗,阴鸷狠辣,横行半生,最后却死在自己掌下……
  山风吹来,送来阵阵松香,谁能相信,这灵秀的山上刚才还是风云变色的激烈惨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
    第四十章 殒星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