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阿兰注视着吴凌风,但见吴凌风俊目中包含着千般怜爱,令人不能自抑。
  阿兰忽道:“大哥,你相不相信天上有个乐园?”
  吴凌风茫然,不解她问话之意,摇头道:“那恐怕是假的。”
  阿兰好生失望,想道:“难道妈讲的故事都不是真的?”
  吴凌风劝道:“你别瞎想,好好养养神吧。”
  阿兰不依,缠着吴凌风只是谈着儿时的趣事,吴凌风听她娓娓说起,不禁也回忆起小时情景,内心很感温馨。
  阿兰道:“大哥,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咱们上山采野菜,遇到一头大灰狼?”
  吴凌风接口笑道:“那时我们吓得手脚都软了,气都不敢出重一些,总算没被那只该死的大灰狼发觉。”
  阿兰道:“我永远记得,那时你虽然吓得不得了,可是你小手上还紧握着一枝树枝,站在我前面保护我,大哥,你待我真好,要是我这一生无法报答你,我就是变鬼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凌风道:“阿兰,不要再说丧气话了,我们好日子已到了,阿兰,我对江湖上的事一直不感兴趣,只要能和你厮守在一起,就是饿着冻着,我心里也是高兴的,我们住在山下,天天可以一起去爬山、听泉、散步、摘果子。还有辛捷弟,我那武功盖世的义弟,他一定会常来看我们,阿兰,你说这种生活惬意不?”
  阿兰见他俊脸放光,神色欣愉已极,她几次想开口点醒他,竟是不忍出口。
  日已当中,吴凌风蓦地想起和辛捷的约会,便向阿兰说了,起身欲走。
  阿兰深深望了他一眼,低声道:“大哥,你当真永远记得我么?”
  吴凌风一愕,随即点点头。
  阿兰又道:“大哥,譬如……譬如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都肯……都肯……原谅吗?”
  吴凌风笑道:“阿兰,你处处为我、向我,怎会对我不起呢?”
  阿兰长吁一声凄然道:“那我就放心啦!好,大哥你去吧!”
  吴凌风转身正待离去,阿兰叫道:“大哥,你再让我瞧瞧。”
  吴凌风内心大奇,只觉阿兰行动古怪,但他在狂喜之下,理智已昏,是以并未想到其他。
  阿兰凝望着凌风,但觉此生已足,再无留恋,她嫣然笑道:“你可要快回来。”
  她目送吴凌风走出,笑意顿消,她想:“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太美满的事,太美满了那就不长久,少年情侣,情深爱重,每每不终老,凡夫俗妇,往往偕老终身,我这一生也够了,我得到了最高贵的情感!虽然那是短暂的,可是比起那些终生混混沌沌的爱,那又有意思得多了。”
  她推开窗,抬头看着碧蓝的晴空,用力嗅着草兰的芬芳,于是,她很平静地去安排自己……
  吴凌风满怀欣喜快步出城,到了城门外一看辛捷并未来到,他就在附近随意走走。
  此时正当天下清平,又恰巧渭河平原关中之地三年丰收,吴凌风但见城高壁厚,气势庄严,来来往往的商贾、农夫都面带喜色,吴凌风不觉怡然。
  他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辛捷来到,心知辛捷一定有事牵挂,便向一家小店老板要了纸笔,留书观上,告诉他自己所在之处。
  他轻松地走着,但觉自己得到了宇宙间的一切,阳光照在他身上,他不但感觉身上暖暖的,在他内心的深处也充满了暖意。
  他细细咀嚼阿兰的话。
  突然,一种从未有的感觉袭击着他,在一刹那间,他分不出是喜是悲,只觉手足无措,他定定神,想道:“我怕是乐昏了吧!”
  然而恐惧的阴影突然愈变愈大,渐渐地笼罩了整个人。
  吴凌风原是极聪明的人,此时狂喜之情一消,头脑便见清醒,当想到阿兰最后向他一笑的神情,那真是缠绵凄怆,似乎心都碎了……
  他怕极了,不顾一切发足狂奔,待他赶到,只听到一阵哭声传了出来。
  吴凌风心知不妙,一提气越墙而过,匆匆冲进屋里。
  只见阿兰倒在地上,小余伏地痛哭。
  小余哭道:“兰姑死了,你还来干么?”
  吴凌风冲上前去,抱起阿兰,一探脉息,已是手足冰凉。
  他眼前一花,几乎昏过去。
  他轻轻放下阿兰尸体,漠然地向四周瞥了一眼,忽然低声唱道:“天长地久,
  人生几时,
  先后无觉,
  从尔有期。”
  唱声方止,哇的一声喷出两口鲜血来。
  小余抬头只见这俊少年在一刻间如同变了一个人,在他眼中是无限阴暗、无限的绝望,令人如置身寒冰原野,小余不禁打了个寒颤。
  吴凌风痛极之下,反而镇定,他不再言语,抱着阿兰尸体,头也不回,径自走了。
  小余慢慢擦干眼泪,兰姑的话又浮到耳边:“……小余,我的事你都很明白,现在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今后可要好好做人,我的事,你千万别向吴公子提起……”
  想到此,小余不觉又垂下泪来,自责道:“小余,你这笨东西,你竟真以为兰姑要远离他去,你竟想不到她会上吊自杀。”
  转念又想道:“方婆婆和兰姑原是最好的人,可是她们的结果呢?那该死的县官,他见兰姑貌美,流浪异地,竟诬她们为飞盗家属,然后再假装出面替她洗脱罪名,可怜兰姑哪知他的诡计,他乘兰姑对他感激不防时,用迷药玷辱了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这种奸恶之徒,依然作官发财,难道这就是天理吗?
  “兰姑忍辱偷生,原来就是为了见吴公子一面,如今心事已了,她自然会去死的,她不让吴公子知道,那是要在吴公子印象中保持完美的回忆,可怜她为了爱吴公子,竟放过自己委屈大冤,这事只有我知道得最清楚,兰姑从不以下人待我,处处以大姐态度照顾我,我小余一生哪里有人疼过、怜过呢?兰姑,兰姑,我如果不替你报仇雪恨,我真是猪狗不如。”
  他愤恨地出了门,流浪江湖,遍访名师,日后终成高手,了结心愿,此是后话不提。
  吴凌风雇了一辆车,他怕抱着阿兰尸体,惹人注目。
  一到郊外,便顺手抛得车夫一锭银子,抱起阿兰,如飞而去,那车夫以为遇着财神,咋舌不已。
  吴凌风专走小路,奔了一阵,到了一处山脚之下,他施展上乘轻功,如疯狂一般翻山越岭,那山路甚是崎岖。
  凌风跑到一个山洞边,把阿兰放下。
  他这一生苦难太多,此时心意已决,反觉无所依恋,拔出长剑,挖了一个大洞,把阿兰葬了,在她坟前轻声说道:“阿兰,大哥这一生是陪定你了——无论天上、地下,你等着我呀,我就来了。”
  他如梦呓喃喃,没有一丝感情冲动,好像这种决定,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根本就不用考虑了。
  他轻叹一声,走到山边,太阳已渐偏西,长安城一切历历在目,自觉生命已至尽头,就站在阿兰坟前,举起剑,往脖子上抹去。
  突然,他觉得右手一震,一股大力使他宝剑把持不住。
  一声响若洪钟的声音:“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吴凌风只觉如雷轰顶,又觉宛如当头被泼了一桶冷水,一刹时间,他又像是糊涂了,又像是清醒得很。
  他猛然转身一看,却不见一个人,他赤目前视,只见两个黑影如飞而去,其中一个是瘦长的老僧,另一个背影好生熟悉,奇的是那老僧胁下似乎挟着一个晕迷的女子——
  但他心中一些也不曾想到这其中的古怪,他脑中浑浑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会儿像是千百个巨涛大浪在汹涌,一会儿又像是碧湖一平如镜,涟漪不生,而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几个字有如洪钟般在他脑中响着……
  突然,他像是大彻大悟了,他俊美的脸上流出一丝坚毅的颜色,于是他举步——但是,立刻他又停住了。
  他心中暗道:“我原想去寻那云爷爷,伴着他终此一生算了,但是我和捷弟的约会呢?尽管这世上再没有一件事会令我牵挂,但是大丈夫立身于世,岂能言而无信?我,我得等他,然后——唉,我还有什么‘然后’呢?”
  想到这里,他陡然惊起。
  刚才那老和尚胁下挟的女子好生眼熟,倒有几分像那菁儿哩——
  他更不迟疑,一飘身向方才那两人方向追去。
  他服血果后,轻功之高,世上罕有,只见有如一缕轻烟般滚滚而前,不一会就到了郊野。
  这时,忽然一声清啸发自左面,他陡然一震,收足长啸相应。
  不一会,左面小丘出现一条人影,那人速度快得令人咋舌,只三四纵,就轻轻飘过三十多丈,呼的一声,已到眼前,正是辛捷!
  尽管他身法美妙绝伦,但他的脸上掩不住一丝失望与焦急混和的神色。显然,他并没有寻到菁儿。
  吴凌风见了辛捷,不知怎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他强忍住激动,颤声道:“捷弟,前面前面……有一人……一个女子……好像菁儿……”
  他说得断断续续,但辛捷可听懂了。
  辛捷心中狂喜,大叫一声:“咱们快!”如飞而前!
  他可没注意到吴凌风的神色,虽然俊美依旧,但是憔悴消瘦,眼神带着一片灰色,活像是骤然老了十年!
  辛捷自然想不到分手几时,他吴大哥不仅已寻到阿兰,而且已怀着一颗破碎了的心!
  郊外山陵起伏,但这两人都是当世一等一的轻功,那崎岖黄土高原,在他们脚下如履平地。
  突然,两人停下脚来,原来前面出现分歧两路。
  吴凌风道:“咱们各搜一条——”
  辛捷道:“不成,若是两条路碰不着头,那么咱们就越走越远啦——”
  两人好生为难,最后还是辛捷道:“咱们一起往左走吧,天意——”
  说到“天意”,他住了口,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蔚蓝色的天角有些黄黄紫紫,当顶上一大块白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
    第四十章 殒星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