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绝代双骄 >> 正文  
第十八章 慕容九妹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慕容九妹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这不是小仙女!
  她的语声,听来虽和小仙女也有七分相似,但小仙女说话不会这么慢的,小鱼儿从未听过小仙女慢慢的说一句话。
  只见一个绿衣少女,手挽着花篮,肩着花锄,款款自树后走出,她的体态是那么轻盈,像是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她的柳眉轻颦,大大的眼睛充满了忧鬱,容貌虽非绝美,但却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她身后还跟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个子虽然又高又大,却是满面稚气,毕恭毕敬地跟在她身后,连头都不敢抬起。这男女两人一个就像是弱不禁风的闺阁千金,一个又像是循规蹈矩,一步路也不敢走错的世家少年。
  但碧蛇神君瞧见这两人,却像是被人在脖子上砍了一刀,头立刻垂了下去,强笑着道:“原来是九姑娘。”
  绿衣少女淡淡道:“很好,你还未忘记我,但你莫非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居然要在这里开膛剖腹,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她神色并非冷酷,只是一种淡淡的轻蔑与冷漠,她并非要对别人不好,只是对任何人都不关心。世上无论多重要的人物,在她眼中似乎都不值一顾。
  小鱼儿实在猜不出这少女身份,她看来本该是皇族贵冑千金公主,却又偏偏只不过是个草野女子。她年纪轻轻,本该对世上的一切都抱着美丽的幻想与希望,但她却偏偏似乎已看破一切,所以对任何事都这么冷淡。
  只见碧蛇神君头垂得更低,颤声道:“小人以为这里还未到禁区,所以……”
  绿衣少女道:“现在你知道了么?”
  碧蛇神君道:“现在知道了。”
  绿衣少女道:“即已知道,你总该知道怎么办吧。”
  碧蛇神君惨笑道:“是,小人知道。”
  突见剑光一闪,他竟将自己的左手齐腕斩断!
  就连小鱼儿都不禁为之动容,但这绿衣少女“九姑娘”却仍是那么淡漠,只是轻轻挥了挥手,道:“好,你现在可以走了。”话未说完,碧蛇神君竟飞也似地逃走。
  突听铁心兰振声大呼道:“你不能放他走……不能放他走。”她不知何时已醒来,此刻挣扎着要站起,却又跌倒。
  绿衣少女瞧了她一眼,道:“为什么?”
  铁心兰指着小鱼儿,道:“他已中了剧毒,只有碧蛇神君的解药,否则他……他……他就只怕活不过今天了!”
  绿衣少女淡淡道:“他的死活,与我又有何干?”
  铁心兰身子一震,又扑倒在地。
  那少年突然笑道:“九姐,咱们救救他吧。”
  绿衣少女道:“你若要救他们,你只管救,我不管。”转过身子,款步而去,再也不回头瞧任何人一眼。
  那少年瞧了瞧躺在地上的铁心兰,垂头道:“对不起……”突也大步赶了上去,跟着她走了。
  铁心兰颤声呼道:“姑娘……求求你……你……”
  小鱼儿大眼睛转来转去,突然大笑道:“咱们也走吧,何必求她。”
  铁心兰道:“但你……你……”
  小鱼儿大声道:“我死就死,活就活,有什么关系?她小小年纪,又怎能救得了咱们,你逼她相救,岂非令她为难。”他用力扶起铁心兰,才走了两步,突听那少女冷冷道:“站住!”
  小鱼儿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但口中却大声道:“为何要站住,我若死在这里,岂非沾污这条干净的道路。”他头也不回,还是往前走。
  人影一闪,绿衣少女已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你已死不了啦……但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激我,要我救你,只是为了要你知道世上没有慕容姐妹办不到的事。”
  小鱼儿冷笑道:“我可没有激你,也并未要你救我,我自己高兴死就死,高兴活就活,用不着别人操心。”
  九姑娘淡淡道:“我即已要救你,现在你想死都已不能死了。”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这可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要做的,我即未求你,你纵然救活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
  九姑娘不答话,转过身子,道:“随我来。”

□       □       □

  道路尽头,竟是座庄院。
  这庄院依山而建,佔地并不广,气派也不大,但每一片瓦,每间房子,都建筑得小巧玲珑,别具匠心,看来别有一番风味。走进去便是个小小的院子,小小的厅房,虽然瞧不见一个僕役,但每寸地方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小鱼儿走到这里,已不住地喘气,似将跌倒,那少年悄悄出手,在后面扶着他,小鱼儿感激的一笑,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脸红了红,道:“顾人玉。”
  小鱼儿道:“你不姓慕容?”
  顾人玉红着脸道:“我是她们的表弟。”
  小鱼儿笑道:“你这人倒真不错,只是太老实了些,倒像是个女孩子,怎地还没说话,脸就先红了起来。”
  顾人玉吃吃道:“我我……我……”
  他若非生得又高又大,浓眉大眼,绝不会是个女子,小鱼儿真要以为他又是个女扮男装的。
  九姑娘脚步不停,穿过厅房,穿过迴廊,偌大的庭院,到处都不闻人声,更瞧不见一个人影。
  最后,她走到小园中两三间雅轩门前,方自站住了脚,道:“进去。”说完了这句话,竟又转身走了。
  顾人玉道:“请……请进,这就是我住的屋子。”
  铁心兰竟也笑了笑,接道:“这里恐怕只有这间屋子是男人能住的。”
  小鱼儿笑道:“哦……这里除了你,莫非全是女子?”
  顾人玉瞪大了眼睛,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慕容九姐妹的名字?”
  铁心兰本已连眼睛都已阖起,此刻突失声道:“莫非就是江湖人称的‘人间九秀’?”
  她一说话,顾人玉脸又红了,轻声道:“不……不错。”
  小鱼儿瞧着铁心兰笑道:“原来你又知道,你且说说这九姐妹又有什么厉害?”
  铁心兰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九姐妹不但轻功、暗器,可称天下一绝,而且每个人都是秀外慧中,只要是别人会的事,她们姐妹就没有不会的,所以,天下的名门世家,没有一家不想娶个慕容家的女儿回去做媳妇。”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她们嫁了么?”
  铁心兰道:“据说除了最小的九妹外,另外八姐妹嫁的不是武林世家的公子,就是声名显赫的少年英雄……”
  小鱼儿大笑道:“这就难怪江湖中人要怕她们,别人纵然惹得起她们九姐妹,却也惹不起她们这八个有本事的丈夫。”
  他此刻脸上已泛出黑气,说话时一口气也常常提不上来,但他居然还是旁若无人,大声谈笑,竟又一拍顾人玉肩头,笑道:“常言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只管紧紧盯住她吧,这主意一点也不错,哈哈,一点也不错!”
  顾人玉脸更红得像火,垂下了头,偷偷瞧了铁心兰一眼,道:“这……这是家母的意思,小弟我……”
  那知慕容九姑娘突然走了进来,冷笑道:“这本是舅妈的意思,你本不愿来这里受气的,是么?”
  顾人玉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吃吃道:“我……我不是这意思。”
  慕容九妹冷冷道:“顾少爷,这里可没有人请你来,也没有人留着你,舅母虽当你是宝贝,别人可不稀罕你。”
  她再也不瞧顾人玉一眼。“噹”的,将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抛在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内,你这条命就算捡回来了,就快走吧。”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嘻嘻一笑,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我也没有要娶你做媳妇,你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别人虽当你是宝贝,我可不稀罕。”
  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小鱼儿却若无其事,拔开瓶塞,“咕”的一声,将半瓶药嚥了下去,舐了舐嘴唇,啧啧道:“这药怎地酸得像醋”,接着又把另半瓶敷在伤口——他究竟是聪明人,嘴里虽说着风凉话,手里却赶紧将药先用了再说。
  慕容九妹狠狠瞪着他,冷漠的目光中,突然像是要冒出火来,她瞬也不瞬瞪了半晌,一字字道:“我虽然救了你,一样还是可以杀你!”
  小鱼儿吐了吐舌头,笑道:“你不会的,你看来虽狠,心却还是不错。”
  也不知怎地,慕容九妹苍白的面颊竟红了红,但瞬卽厉声喝道:“出去,现在就出去,永远莫要被我再瞧见,否则我……我就先割下你的舌头,挖出你的眼睛,再杀了你!”
  顾人玉已吓呆了,他一生从未见到冷冷淡淡的九姑娘,发这么大的脾气,更未想到她会说出这么狠的话来!
  小鱼儿却仍是笑嘻嘻地道:“我自然要走的,但我走了后,你可莫要再求我回来。”
  慕容九妹气得身子发抖道:“你……你这……”
  突听外面一人遥遥呼道:“慕容九妹,你在那里?……小姐姐来瞧你了。”
  这呼声来得好快,一句话说完,便似已由大门外来到小园里,慕容九妹咬了咬嘴唇,轻盈的身子,流云般飘了出去。
  小鱼儿听到那呼声整个人都呆住了,再也笑不出来。
  铁心兰也变了颜色,道:“莫非是……是小仙女张菁。”
  顾人玉道:“不……不错,她和九姐是好朋友。”
  小鱼儿蹼地坐到椅上,苦笑道:“这世界怎地如此小……”
  只听小仙女与慕容九妹在园中寒暄的语声渐渐走进。
  铁心兰听得手足冰凉,悄声道:“咱们怎……怎么办?”
  小鱼儿坐在椅子上,长叹道:“打又不能打,逃也不能逃,我也什么法子都没有了。”
  话未说完,小仙女已冲了进来,失声道:“果然是你这小鬼在这里!”
  小鱼儿笑嘻嘻道:“许久不见,你好么?”
  慕容九妹皱眉道:“菁姐,你认得他?”
  小仙女恨声道:“认得,我自然认得,但……但他怎会在这里?”
  慕容九妹淡淡道:“他在外面受了伤,我……”
  小鱼儿突然大声道:“你莫要问了,我和慕容家丝毫没有关系,此刻又受了伤,你若要杀我,只管杀吧,即不必怕伤别人的面子,也不必怕我还手!”
  小仙女冷笑道:“你还手又怎样?”
  小鱼儿大笑道:“我若能还手,你就又要躺着不能动了!”
  小仙女反手一个耳光掴过去,怒道:“你再说?”
  小鱼儿动也不动,反而笑道:“我不说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两次落在我手上,只怪我看你可怜,两次都饶了你,今日就算死在你手上,也是活该。”他说的当真是大仁大义,动人已极,至于小仙女是如何会落在他手上的,他自然一字不提。
  慕容九妹终于忍不住问道:“菁姐,你真的两次?……”
  小仙女气得全身发抖,却偏偏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慕容九妹瞧见她这模样,面上神情突然变得甚是古怪。
  小鱼儿瞧在眼里,失声道:“慕容姑娘,你就让她杀了我吧,我虽然是在你家里被她杀的,但我也知道你看不起她,我绝不怪你。”
  小仙女已气极了,不怒反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小鱼儿道:“你自然敢的,大名鼎鼎的‘小仙女’张菁,一辈子怕过什么人来?何况是我这根本不能还手的人!”
  小仙女怒喝一声,并指如剑,向小鱼儿额角太阳穴直点过去,小鱼儿根本不能闪避,铁心兰心胆俱裂!
  那知就在这时,人影一闪,慕容九妹突然已挡在小鱼儿面前,小仙女的手指已触及她娇怯怯的身子,方自硬生生收住,怒道:“九妹,你难道要帮外人!”
  慕容九妹淡淡道:“若是在别的地方,你将他是打是杀,我全不管,但在这里,菁姐你总该给小妹个面子。”
  小仙女道:“我杀了他再向你陪罪。”
  慕容九妹道:“这庄院自从盖成以后,就没有杀人流血的事,菁姐你一定非想破这个例,你难道不能等等?”
  小仙女跺脚道:“你……你不知道这小鬼有多可恶!”
  慕容九妹道:“纵然可恶,也等他走出去再……”
  小仙女大喝道:“我等不及了!”
  她身形连闪七次,想冲过去,但慕容九妹娇怯怯的身子,却总是如影随形,挡住了她的路。
  其实慕容九妹若真是让她动手,她也未必会真箇杀了小鱼儿,但慕容九妹越是拦阻于她,她反而越是愤恨,竟真的要将小鱼儿杀了才甘心,只见她纤指连续向慕容九妹攻出了七招!
  慕容九妹身子飘飘闪动,冷冷道:“菁姐,这是你先向小妹出手的,可怪不了我。”
  小仙女手上不停,冷笑道:“我若要做一件事时,世上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我,你也不行……你只管将慕容家那些小针小箭使出来吧……”
  话犹未了,突听身后一人喝道:“用不着,看招!”
  一股拳风击过来,竟是雄浑沉厚,无与伦比!
  小仙女一伏身“嗖”的窜了出来,大喝道:“好呀,顾小妹,你也敢向我动手了。”
  小鱼儿暗笑道:“原来他外号叫做‘顾小妹’,这倒真的是名副其实,只是他人虽老实,武功却端的扎实,究竟不愧为武林世家的后人,看来就算这自命不凡的‘小仙女’,也未必能胜得了他。”
  他却不知顾人玉正因为人老实,是以武功才能练得扎实,“玉面神拳”顾人玉这七字,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小仙女瞪着眼睛,叉着腰,喝道:“你们还客气什么,来呀!”
  小鱼儿也在心里说:“是呀,还客气什么,赶紧打吧。”
  谁知顾人玉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低着头道:“只要张姑娘不向九姐出手,小弟又怎敢向张姑娘出手。”
  小仙女冷笑道:“原来顾家神拳的传人,竟是个没出息的小子,你除了向你的九姐讨好之外,难道什么都不会。”
  顾人玉站在那里,连一句话都不说了。
  小仙女气得跺脚,道:“好,慕容九妹,你来吧,你那宝贝‘七巧囊’中,究竟有什么玩意儿,也只管一齐使出来。”
  慕容九妹冷冷道:“只要你不在这里杀人,我又怎会和你动手。”
  小仙女瞧瞧她,又瞧瞧顾人玉,两个人一个堵着窗子,一个堵着门,竟硬是和小仙女泡上了。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瞧也没用,反正你是闯不进来的。原来大名鼎鼎的小仙女,也有被人拦住的时候。”
  小仙女眼珠子一转,突也笑道:“你希望我和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你才好在旁边瞧热闹,是不是?”
  小鱼儿大笑道:“你不敢打就走吧,又何必找个梯子下台阶。”
  小仙女道:“我正要走了,你若能在这地方躲上一辈子,我算服你,否则,你只要踏出这大门一步,我就要你的命。”转身向慕容九妹一笑,道:“除非你嫁给他,一辈子守着他,否则他总是要死在我手上的,我又何苦现在和你动手,叫别人听见,反说我欺负你。”
  她倒退三步,身形已在银铃般的笑声中飞掠而去,这位姑娘居然真的说走就走,倒也是小鱼儿想不到的事。
  他瞪着眼睛,呆了半晌,苦笑道:“女人……女人……唉,女人的心思,变起来真是吓得死人……”
  慕容九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此人心思变化,当真无人能以猜测,性格也敎人捉摸不定,唉!当今天下,只怕也唯有她才配做我的对手……”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如此说来,天下英雄,只有你和她两人了?”
  慕容九妹道:“正是。”
  小鱼儿道:“那么,谁是江湖第一?”
  慕容九妹沉吟道:“她行事精灵古怪,脾气变化无常,连我都猜不透她下一步想做什么,可算是江湖中第一厉害的人物。”
  小鱼儿道:“你呢?”
  慕容九妹冷冷道:“我并未挿足江湖。”
  小鱼儿道:“你若挿足江湖,她就得变为第二了,是么?”
  慕容九妹道:“哼。”
  小鱼儿一本正经,点头道:“不错,你确是天下第一……”
  慕容九妹扬了扬眉淡淡一笑,小鱼儿却又接着又道:“你这自我陶醉的本事,的确可算是天下第一。”
  慕容九妹心情立刻又变了,小鱼儿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抚着肚子笑道:“我本来以为只有男人才会自我陶醉,那知女人自我陶醉起来,比男人还要厉害得多,何不走出去瞧瞧,就该知道江湖中比你强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你若只要关起门来称第一,我也没法子。”
  慕容九妹道:“你……你……”
  小鱼儿笑道:“你虽然两次救我性命,但那都是你自己愿意的,我可没有求你,我即不领你的情,自然也不必说好听的话拍你的马屁。”
  慕容九妹道:“好……很好。”
  她虽然拼命想做出冷淡从容,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偏偏做不出,偏偏忍不住气得全身发抖。她真的确也是个冷漠寡情,不易动怒的人,但不知怎地,小鱼儿随便三两句话,就能把她气得发疯。
  顾人玉走了过来,呐呐道:“她总算对你不错,你又何苦如此气她。”
  小鱼儿笑嘻嘻瞧着她,道:“我就是喜欢故意逗她生气,她生气的时候,岂非比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好看的多。”
  顾人玉忍不住也转头瞧了瞧,只见慕容九妹苍白冷漠的面颊微现晕红,早就比平时更增妩媚。
  他瞧了两眼,不觉已瞧得痴了,连连摇头道:“不错,不错,果然漂亮多了。”
  慕容九妹眼睛一瞪,道:“你……你也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你当我是什么?”
  顾人玉骇得赶紧低下了头,道:“不……不……不漂亮,你生起气来丑得很。”
  铁心兰虽然满腹心事,一言未发,到此刻也不禁“噗赤”笑出声来,小鱼儿更早已笑弯了腰。
  只见两个垂髫少女,穿林而来,远远便娇笑唤道:“九姑娘……九姑娘……”
  慕容九妹正是满肚子气没处发作,怒道:“喊什么?我又不是聋子。”
  那少女也骇得赶紧一起垂下了头,道:“是……九姑娘。”四只眼睛偷偷一瞟小鱼儿,又赶紧垂下头接着道:“屋子已经整理好了,姑娘你是不是现在……”
  慕容九妹道:“自然现在就去瞧,每天都如此,还问什么?”
  那两个少女从来未见着她们的九姑娘这样说话,垂头说了声“是”,头也不抬,一溜烟走了。
  慕容九妹冷冷道:“顾少爷若是没事,就请在这里看着他们,否则我也不敢留你。”
  顾人玉道:“小弟没事,没事,没事……”
  他一连说了五、六句“没事”,慕容九妹早已走出了门外,小鱼儿向铁心兰挤了挤眼睛,也跟着走了出去。
  顾人玉失魂落魄地瞧着慕容九妹,铁心兰也呆呆地瞧着小鱼儿,顾人玉不由自主叹了口气,铁心兰也不由自主叹了口气,道:“你对她真好……也许太好了。”
  她嘴里在说顾人玉的事,心里想的却是小鱼儿的事,顾人玉为什么会对慕容九妹这么的好,而小鱼儿……她柔肠百折,想来想去,顾人玉说了句什么话,她完全没有听到,过了半晌,幽幽又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顾人玉茫然道:“我……我不知道。”
  铁心兰轻轻一笑,道:“你不知道?”
  顾人玉叹道:“别人都觉得我应该喜欢她,我自己也觉得应该喜欢她,但……但我……我是不是喜欢她,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怕她的。”
  铁心兰嫣然一笑,道:“你真是好人。”
  顾人玉瞧了她一眼,垂首道:“你……你也是个好人。”

□       □       □

  慕容九妹走到园中,突然回过头,冷冷道:“你跟来干什么?”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本不想跟来的,但我若不跟着你,小仙女若是乘机来将我杀了,我生死虽没什么要紧,你的面子岂非难看。”
  慕容九妹瞪了他半晌,再不说话,又往前走。小鱼儿踉踉跄跄,跟在她身后,不住喘着气,柔声道:“我走不动了,你扶着我的手好么?”慕容九妹根本不理他,走得更快。
  小鱼儿道:“好,我就累死算了,我死了之后,你把我的尸体送给小仙女,她以后就必定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慕容九妹虽未回头,但脚步却果然已放缓。
  小鱼儿道:“有些女孩子,平时看来虽比男人强,但真的见着男人,可就没用了!喂,你可瞧见过不敢扶男人手的女人么?”
  慕容九妹终于忍不住冷冷笑道:“不敢?哼,我只是……”
  小鱼儿道:“你只是不愿,是么?哈哈,世上又有那一个人会承认自己是不敢的,这‘不愿’两字,正是‘不敢’的最好托词。”
  慕容九妹突然转身,拉起了他的手,于是急行。
  小鱼儿行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跑,嘴里还在笑嘻嘻道:“你的手真小,大概还没有我一半大……”他嘴里不停在说,眼珠子也不停在转,只见花园之侧,一道浅阶曲廊,沿着山坡蜿蜒而下。曲廊之旁,便是一间精緻的屋子,每一间建筑的形式都不一样,每一间的窗纸颜色也不一样。小鱼儿数了数,这样的屋子一共有九间,想来就是慕容九姐妹的闺房,第一间的窗纸是浅黄色的,慕容九妹推门走了进去,屋子里的窗幔,桌布,被褥……也都是浅黄色的,简简单单几样东西,却自有一种优雅之意。
  慕容九妹走了进去,把每样东西都仔细瞧了一遍,瞧瞧上面可有灰尘,小鱼儿却在瞧着她,道:“这是你大姐的闺房,你大姐可是就要回来了。”
  “不回来就可以任它葬么?”
  小鱼儿笑道:“不错,虽然不回来,也要将每样东西保持干干净净,看来你们姐妹间果然是情意深厚。”他突然不再说尖酸刻薄的话了,慕容九妹一时间倒摸不到他的用意,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小鱼儿道:“你大姐想必是位优雅闲静,温柔美丽的女人,唉,这样的女人,世上已不多了,却不知她的夫婿可配得上她。”
  慕容九妹终于回头瞧了他一眼,道:“世上自然没有能配得上我大姐的人,但若有一人能勉强配得上她,那就是我大姐夫了。”
  小鱼儿道:“他武功如何?”
  慕容九妹冷冷道:“你总该知道,美玉剑客这名字。”她本来决定再也不愿和这可恨可厌的小鬼说话的,但此刻不知不觉间又说了许多,只是这“小鬼”和她说的,正是她最愿意说的话题,这小鬼虽然两句话就能将她气得半死,但两句话又可将她的气说平了。
  第二间屋子全都是粉红的,粉红的墙壁,挂着柄长弓,还挂着口短剑,连剑鞘都是红的。
  小鱼儿笑道:“你二姐脾气想必和大姐不同,她想必是个天真直爽的人,有时脾气虽然坏些,但心地却是最好的,而且最肯替别人设想。”
  慕容九妹默然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会知道?”
  小鱼儿道:“慕容家暗器之精妙,天下皆知,但你二姐偏偏要使长弓大箭,可见她脾气必是豪爽,喜欢痛快,自然就不喜欢那些精巧的玩意儿。”
  慕容九妹道:“嗯,还有呢?”
  小鱼儿道:“剑长则稳,剑短则险,你二姐用的剑短如匕首。可见她脾气发作时,必是勇往直前,不顾一切。”
  慕容九妹不由得点了点头,道:“我二姐剑法之辛辣险急,可称海内第一。”
  小鱼儿笑了笑,道:“但你二姐夫武功却不高,是么?”
  他突然间说出这话来,慕容九妹也不禁一怔,诧异地瞧着他,瞧了足足有半盏茶时分,才缓缓点头道:“我二姐夫乃是‘南宫世家’一脉单传的独子,‘南宫世家’武功虽然高绝,但我二姐夫却是自小多病,所以……唉!”
  小鱼儿拍手笑道:“这就是了?”
  慕容九妹道:“是什么?”
  小鱼儿道:“你二姐出嫁之后,仍将随身的兵刃留在这里,为的自然是不愿以自己的武功来使夫婿觉得惭愧难受,由此可见她夫婿武功必不如她,因此也可见她心地是多么善良,多么肯替别人着想。”
  慕容九妹默然瞧了他几眼,转身走到第三间屋子。
  这第三间屋子窗上竟糊着的是极厚的黑纸,屋子里自然光线黝暗,但陈设却是精緻,粧台旁有琴案,棋枰,画架上满堆着画,墙上挂着极精妙的工笔仕女,题款是“慕容女史”,想来就是她自己的手笔。
  小鱼儿目光四转,笑道:“你这位三姐,想必是个才女,只是,性情也许太孤傲了些,也未免太忧鬱,但古往今来的才子才女,岂非俱是如此。”
  慕容九妹悠悠道:“她最不喜欢见到阳光,最喜欢的就是雨声,在雨声中她画出的图画,真是不带丝毫人间烟火气,她抚的琴,在雨声中听来,更好像是天上传下来的,只可惜……只可惜我已有许久未听见了。”
  小鱼儿道:“你三姐夫呢?”
  慕容九妹道:“他也是武林中的绝顶才子,不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而且二十九岁时,便已成为两广武林的盟主。”
  小鱼儿笑道:“如此郎才女貌,好不羡煞了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一二八章 真相大白
    第一二七章 生离死别
    第一二六章 生死之搏
    第一二五章 惺惺相惜
    第一二四章 生死两难
    第一二三章 善恶一线
    第一二二章 兔死狗烹
    第一二一章 互相残杀
    第一二〇章 神功绝学
    第一一九章 幸脱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