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绝代双骄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江南大侠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八章 江南大侠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小鱼儿埋头苦吃了半个时辰,才总算放下筷子,摸着肚子笑道:“肚兄肚兄,今日我总算对得起你了吧!”
  玉面神判笑道:“酒菜都已够了么?可要再用些瓜菓?”
  小鱼儿笑道:“我很想,只是肚子却不答应。”
  玉面神判微微一笑,道:“即是如此,我等总算不负神锡道长之託,已尽过地主之谊了。”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你话里好像有话……”
  玉面神判霍然长身而起,缓缓道:“阁下不妨先推开窗子看看。”
  小鱼儿推开窗子一瞧,只见这一段街道上,竟已全无灯火行人,却有数十条劲装大汉,将酒楼团团围住。
  再瞧这酒楼之上,也再无别的食客,只有个店小二站在楼梯口,面上满是恐怖之色,两条腿不停地抖。
  小鱼儿歪着头想了想,笑道:“这算什么?”
  玉面神判脸色一沉,冷冷道:“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神锡道长託我好生招待于你,我等便尽了地主之谊,但还有一人,却託我等来取你的头颅,你看怎样?”
  小鱼儿哈哈大笑道:“我这颗脑袋居然还有人要,这倒真是荣幸之至,但要我脑袋的这人又是谁?你总该说来听听。”
  玉面神判冷笑道:“你只需知道他有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已足够了。”
  小鱼儿目光转处,只见江玉郎等人俱是满面喜色,鬼影子等人却是面色凝重,满脸杀气。
  这些人早已将他围住,这许多武林高手将他围在中央,他简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他还有只手是和江玉郎连着的,他根本连逃都不能逃。
  小鱼儿长叹一声,苦笑道:“看来,今天我只得将脑袋送给你们了……一盆蜜汁火腿就换去了我的脑袋,这岂非太便宜了些!”
  “金狮”李迪“呛”的拔出了腰畔紫金刀,厉声道:“你还要我等动手么?”
  小鱼儿笑道:“用不着了,只是不知道你的刀快不快?若是一刀包险可以切下脑袋,我倒想借来用用。”
  “金狮”李迪狂笑道:“好,念你死到临头,还有谈笑的本事,某家就把这柄刀借给你!”
  手扬处,紫金刀“夺”的钉在桌子上!小鱼儿缓缓伸出手,去拿这柄刀,无数道比刀光更冷、更亮的眼睛,都在瞧着他这只手。
  玉面神判冷冷地瞧着他,突然自怀中摸出了对判官笔,那是对十分精巧的兵器,发亮的笔杆上雕着精緻的花纹。
  小鱼儿的指尖停留在刀柄上,没有拔。
  玉面神判缓缓道:“你为何不拔?你拔出这柄刀来,就可以一刀砍向我,或是别的人,或是将刀架在江玉郎的脖子上,逼我们放走你。”
  小鱼儿的手指轻点着刀柄,没有说话。
  玉面神判道:“你不敢拔这柄刀的,是么?只因为你自己也知道,只要你拔出这柄刀,只有死得更惨。”
  小鱼儿觉得自己的手很冷,而且在流汗。
  玉面神判叱道:“念你是个聪明人,且给你个速死,咄,去吧!”
  手腕一抖,判官笔闪电般向咽喉“天突”穴点了出去,这“天突”乃是人身必死大穴之一,纵然被常人拳脚打中,也是难以救治,何况是这等点穴名家掌中的纯钢判官笔,小鱼儿历经大难不死,岂知竟要死在这里!
  眼看这发亮的笔尖已到了咽喉,他竟躲都懒得躲了,躲开这一招,第二招反正还是要来的,即然要死,何不死得痛快些。
  那知就在这时,突听“叮”的一声,一只酒杯自窗外直飞进来,不偏不倚套住了判官笔的笔尖。
  那判官笔去势是何等凌厉,酒杯又是何等容易破碎,奇怪得是,酒杯远远飞来,套住笔尖,居然还是完整的。
  玉面神判手腕反似被震得麻了麻,大惊之下,后退三步,厉喝道:“什么人?”
  这时新月方自升起,淡淡的月光下,只见对街“老介福绸缎庄”的招牌上赫然坐着一个人。
  这人满头蓬发,敞着衣襟,手里提着个特大的酒葫芦,正在嘴对嘴地狂饮,酒葫芦遮去了他的面目,也看不出他是谁。
  但小鱼儿却已瞧出来了,暗道:“此人来了,又有好戏瞧了。”
  玉面神判手腕一震,笔尖上的酒杯直飞出去,直打对街那人的胸膛,他自信手上劲力,无论是谁,只要被这酒杯击中,身上必定要多个窟窿,只听又是“叮”的一声,酒杯打在那人身上,片片粉碎。
  那人却竟似全无感觉!
  玉面神判面色更变了,花惜香、白凌霄、李明生等人,拔刀的拔刀,拔剑的拔剑,一时之间刀光剑影大作。
  “鬼影子”何无双身子也不见动弹,人突然飞了出去,此人号称轻功江南第一,身手之轻捷,果然不同凡俗。
  只见他人在空中,手里已有十馀点寒光暴射而出。
  对街那人突然哈哈一笑,一股闪亮的银光,自口中射了出来,暗器立刻被打飞,银光直射到何无双身上。
  这轻功第一的鬼影子竟也被打得飞了回来,回时比去时更快,直飞入窗子,飞过桌面,“砰”的撞在墙上。
  那股银光到这时才四溅散开,玉面神判远远便觉得酒气扑鼻,那人嘴里喷出来的,竟只不过是口酒!
  他一口酒竟然就将何无双击退,众人不禁都变了颜色,白凌霄等人初生牛犊不怕虎,各展刀剑,便要扑过去。
  只听“呼”的一声,接着“劈拍劈拍”一连串声响,白凌霄等人手里刀剑已全不见了,一个个捂着脸,半边脸色红得像是茄子,就在这刹那之间,这几个人竟已每人重重挨了个耳掴子。
  再瞧对街那人,不知何时已端端正正坐在何无双方才坐过的位上,左手仍拿着那酒葫芦,右手却杂七杂八拿了一大把刀剑,白凌霄等人认得,这些刀剑正是自己的,但若问他们怎会到别人手上?他们只怕谁也回答不出。
  江玉郎瞧见这人,面色变得毫无人色,玉面神判心计最深,在未知道这人来历之前,生怕李迪等人鲁莽闯祸,当下抢先一步,干笑道:“这位兄台贵姓大名?为何无端出手伤人?”
  那人眼睛一斜,冷冷道:“谁是你的兄台,你是什么玩意儿?”
  玉面神判勉强忍住怒气,铁青着脸道:“在下萧子春,江湖人称玉面神判。”
  那人哈哈大笑道:“好个响亮的名头,你配么?”
  笑声中手一送,将一大把刀剑全送到萧子春面前。雪亮的刀头剑尖,在灯光下像是猛虎的僚牙。
  玉面神判一惊之下,不由得伸手去接,再看自己手里那对判官笔不知何时已到了对方手里。
  那“金狮”李迪没有吃过苦头,浓眉一轩,便待发作。江玉郎在桌下扯了扯他袖子,悄悄说了句话。
  李迪面色立刻也变得全无人色,失声道:“你……你便是‘恶赌鬼’轩辕三光!”
  轩辕三光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却自桌上拔起了那柄紫金刀,反手一刀,向旁边一个茶几砍了下去。那茶几上点着只儿臂般粗的蜡烛。
  轩辕三光这一刀砍下,蜡烛仍是蜡烛,烛台仍是烛台,茶几仍然是茶几,他这一刀像是根本砍空了。
  但突然间,烛光竟缓缓分了开来,接着蜡烛、烛台、茶几,全都分成了两半,向两边直倒下去。这一刀出手,众人更是面如死灰。
  轩辕三光一扬紫金刀,“夺”的钉入梁上。梁上积尘,簌簌而落,他再也不瞧一眼,一屁股坐下,冷冷道:“儿子们眼见老子来了,怎地还不快摆上酒菜!”
  他这句话说的虽然无理,但听在众人耳里,再也无人敢顶撞于他。
  李迪“砰”的一拍桌子,大喝道:“小二,瞧见老子来了,为何还不摆上菜来。”他看来人虽最是粗豪,但做保镖的人,究竟能屈能伸。
  那店伙魂魄早已骇飞了,此刻那里还禁得起这一声大喝,口中刚说了声“是”,人已直滚下楼去。
  少时酒菜摆上,萧子春、李迪抢着要来斟酒。
  轩辕三光眼睛一瞪,道:“谁要你斟酒,除了对面两个姓江的娃儿,全给老子远远站开。”
  他居然拿起酒壶,替小鱼儿倒了杯酒,又替江玉郎倒了一杯,小鱼儿满怀欢喜,江玉郎却已骇破苦胆。
  轩辕三光端起酒杯,道:“喝!”
  小鱼儿一饮而尽,江玉郎也不敢怠慢,他刚放下杯子,只见轩辕三光眼睛已在盯着他,咯咯笑道:“你可知道这酒叫什么酒?”
  江玉郎道:“弟……弟子愚昧,实在不懂。”
  轩辕三光大声道:“这一杯叫赌酒,无论谁喝了老子倒的酒,都得和老子赌一赌。”
  江玉郎骇得手一抖,酒杯也摔在地上。
  轩辕三光眼睛一瞪,道:“怎么?你不赌?”
  江玉郎道:“吐……吐……吐……”
  他骇得舌头都麻了,竟将“赌”字说成了“吐”。
  轩辕三光大笑道:“好,你龟儿子要赌啥?”
  江玉郎道:“吐……吐什么……都可以。”
  轩辕三光道:“好,老子就赌你这条手臂。”
  江玉郎两腿一软,从椅子上滑了下去。小鱼儿笑嘻嘻将他拉了起来,道:“你怕什么?反正也未必一定输的。”
  轩辕三光厉声道:“坐直了,说,你要怎样赌?”
  江玉郎目中竟流下泪来,转眼去瞧萧子春等人,但这些人此刻那里还敢替他出头?
  突然间,一人朗声笑道:“轩辕先生若要赌,在下可以奉陪,寻这等黄口孺子来赌,岂非无趣么?”
  小鱼儿转眼望去,但觉眼睛一亮。
  一个青衫秀士已飘飘走上楼来。

□       □       □

  灯光下,只见此人眉清目亮,面如冠玉,他含笑走过来,风神更是潇洒已极,小鱼儿自出道江湖以来,除了那无缺公子外,就再未见过如此令人着迷的人物。
  萧子春等人见到他来了,都不禁在暗中长长松了口气,喜动颜色,江玉郎更是欢喜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轩辕三光目光闪电般在他身上一转,也不禁为之动容道:“你是谁?”
  这人微笑一揖,道:“在下江别鹤。”
  轩辕三光目光闪动,厉声道:“江湖传言,江南一带,出了个了不起的英雄,乃是燕南天之后第一个当得起‘大侠’两字的人物,莫非就是你?”
  江别鹤笑道:“那只是江湖朋友抬爱,在下怎担当得起。”
  轩辕三光指着江玉郎摇头叹道:“虎父犬子……虎父犬子……”
  突又一拍桌子,大喝道:“他即是你儿子,你莫非要代他与我赌一赌?”
  江别鹤道:“轩辕先生若有兴致,在下自当奉陪。不知轩辕先生赌注如何?”
  轩辕三光微一思索,浓眉轩起,大声道:“你我两人无论谁输了,便任凭对方处治!”
  这赌注说出来,众人不禁俱都失色。这“任凭对方处置”,委实令人心惊,胜的一方若令败的一方去做件绝不可能,甚至丢人现眼之事,那岂非比“死”更痛苦百倍,尤其以江别鹤这样的身份,他若输了,就算想死,也先得做了对方要求之事才能死的。他就算死也不能食言背信。
  众人只道江别鹤绝不会答应,那知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就是这样也好,但如何赌法,还请见告。”
  轩辕三光见他如此轻易便答应了这赌注,也不禁为之动容,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大笑道:“好,江南大侠果然豪气干云,我定了赌注,如何赌法便由得你,这是我的规矩。”
  江别鹤笑道:“即是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走过去,搬了张小圆桌来,又将一大碗满满的鱼翅羹放在桌子中央。轩辕三光瞧得奇怪,道:“这又算什么?”
  江别鹤缓缓道:“你我依次往桌上击一掌,谁若将这碗鱼翅震得溅出,或是使得碗落下去,那人便算输了。”
  他口中说话,一掌向那桌面拍了下去。
  他这一掌似乎也未用什么气力,但那坚硬的梨木桌面在他掌下竟像是突然变成了豆腐似的。
  他一掌切下,竟穿透了桌面,桌上那碗盛得满满的鱼翅羹,果然还是纹风不动,没有溅出一滴。
  江别鹤微微笑道:“你我一掌击下,必定穿透桌面,是以就算你我两人都未将这碗鱼翅羹震倒,到了后来,桌面上俱是掌痕,那中央一块,总要落下去的,谁击下最后一掌,谁就输了,是以桌子越小,胜负便越早。”
  众人都已被这种掌力惊得呆了,直到此刻才喝出采来,就连小鱼儿也不能例外,他实也未见过这种掌力。
  轩辕三光面色也已变了,站在那里,怔了许久,喃喃道:“这样的赌法,倒真连我也未曾见过。”
  江别鹤笑道:“在下已击下了第一掌,此刻该轮到轩辕先生了。”
  轩辕三光突然仰首狂笑道:“我‘恶赌鬼’平生与人大赌小赌,不下万次,从未有一次还未赌时,便已先认输了……”
  他突又顿住笑声,目光凝注江别鹤,道:“但这次,我不必赌,已认输了……我掌力纵能穿透桌面,却万万不能令这碗见鬼的鱼翅羹一滴也不溅出来。”
  众人长长嘘了口气,大喜欢狂。
  轩辕三光惨然一笑,背负双手,道:“现在,你要我怎样,只管说吧!”
  江别鹤微一沉吟,走过去倒了两杯酒,笑道:“在下且敬轩辕先生一杯。”
  轩辕三光仰首一饮而尽,“砰”地放下酒杯,厉声道:“现在轩辕三光是生是死,往东往西,但凭阁下吩咐!”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一二八章 真相大白
    第一二七章 生离死别
    第一二六章 生死之搏
    第一二五章 惺惺相惜
    第一二四章 生死两难
    第一二三章 善恶一线
    第一二二章 兔死狗烹
    第一二一章 互相残杀
    第一二〇章 神功绝学
    第一一九章 幸脱死劫